加书签
第 74 回 得宝剑冯渊快乐 受熏香晏飞被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十四回 得宝剑冯渊快乐 受熏香晏飞被捉

且说冯渊与艾虎商议,借一宗物件,又与他下了一跪。艾虎问:“你要何物?”冯渊说:“我见了白菊花,若论两个人交手,我并不惧他,也不怕他那暗器就是一宗,他那口宝剑,我可实在不行。今日在美珍楼你与他交手,你们二人刀剑一碰,大概是把他宝剑磕伤,我见他就与你刀剑碰了一次,再也不敢与你交手,净是封闭躲闪,这必是你那宝刀的好处。你若乐意让我取胜,你将宝刀借我,一用。”艾虎一听,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在大相国寺给我刀时节,你也看见了,训教我之时,你也听见了,说刀在我的命在,刀不在我的命就休矣。自从我得了这口利刃,昼夜不离左右,慢说是你,就是我师傅也不能借。我方才说过,你我亲兄弟一般,除这口刀之外,任你借我所有的东西全行,你可别恼。”冯渊说:“你我自己弟兄,焉有恼你的道理。我再与你借件东西行不行?”艾虎说:“除刀之外,没有不行的。”冯渊说:“把你那熏香盒子借我一用。”艾虎暗道:“他实在的有心,怎么他还怀记着熏香盒子哪!”欲待不借,又不好推辞,无奈何说:“大哥,我这熏香盒子,大概你也知道,是小诸葛沈仲元的东西,我是偷他的。我借给你,可得有人家的原物在,别给人家丢失了。”冯渊说:“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怎么能够丢失此物?我要丢失此物,我有一条命陪着他呢!”艾虎把熏香盒子拿来,交与冯渊,还教他怎样使法,连堵鼻子的布卷都给了冯渊。

圣手秀士别了艾虎,出公馆,直奔白沙滩来,见人打听,到了五里屯东口外头,见一老者,手扶拐杖,年过七旬。冯爷说:“借问老丈,哪里是五里屯?”老者道:“这就是五里屯。你找谁?”冯渊说:“这里有个糕饼店,在于何处?”老者瞪了他一眼,说:“不知道。”冯渊说:“唔呀!怪不的他们不来。”自己无奈,进了五里屯的东口,路北有一个小巷口,见有许多人在那里蹲着,俱是年轻的,连一个上年岁的都没有,俱都是面向着北看。

那北头有一个铺子,是五层台阶,并没有门面,是个风窗子,上面有个横匾,上写着发卖茯苓糕吴家老铺。自己扑奔正北,要上台阶,就有人说:“没出来哪,你不用进去。”冯渊看着这些人,暗骂道:“这些个混帐王八羔子,一个好东西没有!”也不与他们说话,拉开风门子,奔了柜台,说:“你们这里卖糕不卖?”那怯王三说:“既是糕饼铺,怎么不卖糕?”冯渊刚要往下说话,忽听外边一阵大乱,众人往北直跑。冯渊不知是什么缘故,也就出来,见那些人,顺这小胡同直奔正北,冯渊也就跟着,到了北边,就见了吴必元的大门。见那门半掩半开,里面站着个妇人,头上乌云戴了许多花朵,穿着一件西湖色的大衫,葱心绿的中衣,红缎弓鞋,系着一条鹅黄汗巾,满脸脂粉,虽有几分人材,却是妖淫的气象,百种的轻狂。一手扶定门框,一手扶定那扇门,得意的把那条腿跷在门槛之外,不然如何看得见弓鞋哪。有一块油绿绢帕,往口中一含,二目乜斜,用眼瞟着那个相公。虽然瞧着她的人甚多,惟独单对一个相公出神。那个相公,约有二十余岁,文生巾,百花袍,白绫袜子,大红厚底云履,面白如玉,五官清秀,一手握着那文生中的飘带,一手倒背着,拿着一柄泥金折扇,也是二目发直,净瞧着那个妇人。

众人看着,全是哈哈大笑,这男女尽自不知,类若痴呆一般。正在出神之际,忽听正北上痰嗽一声,冯渊抬头一看,却是白菊花到了。

冯渊见了白菊花,就不敢在那里瞧看,进了小胡同,撒腿就跑。出了小巷口,回头一看,幸而好没追赶下来,料着白菊花没看见他。又一想,是与他们送信去好哪,还是自己捉拿淫贼好哪?想了想这贼人今日晚间必然在这里住宿,若等他睡熟之时,我这里有的是熏香,就把他熏将过去,不费吹灰之力伸手可拿,我为什么与他们前去送信,自己拿准了这个主意,就不肯回公馆去了。找了一个小饭店,饱餐了一顿,给了饭钱,直待到人家要上门板的时候,方才出来绕到五里屯后街,探了探糕饼铺后面院子的地势,自己找了一块僻静所在,把夜行衣靠包袱打开,通身到顶俱都换了,背插单刀,百宝囊内收好了熏香盒子,把白昼衣服俱都用包袱包好,奔了糕饼铺后院。东隔壁有一棵大榆树,冯渊蹿上墙头,爬上大树,骑在树上。前边枝叶,正把自己挡住,往下瞧看逼真,下面人要往上瞧看,可有些费事。随手将包袱挂在树上,呆呆往下面看着。

不多一时,有人用指尖弹门,里面妇人出去,将门一开,细细一看,原来是白昼那个相公。那相公姓魏,叫魏论。万贯家财,父母双亡,跟着叔父婶母度日,不喜读书,最爱奢华。到二十岁的时节,外面交了些狐朋狗友,卧柳眠花。与他叔父吵闹,把家私平分了一半,也不娶妻,终朝每日秦楼楚馆,看看要把家私花尽,如今又听说了糕饼铺这个妇人,他要到此处领教领教。可巧一来就会上了这个妇人,两个人正在发怔时节,被白菊花来冲散。

妇人把门关上,魏论无奈,也就奔了饭铺。用了晚饭,天到初鼓之后,竟自奔了吴必元的门首而来。在门前转了两个弯儿,一横心,用指尖弹门。妇人出去,那相公对着吴必元的妻子,一恭到地,说:“大嫂,今日学生目睹芳容,回到寒舍,废寝忘餐,如失魂魄,今晚涉险前来,与娘子巫山一会。”妇人一听,微微的一笑,口尊道:“痴郎,你我素不相识,夜晚叫门,你这胆量,可就不小。”相公说:“但能得见芳颜,虽死无恨,倘能下顾,赏赐半杯清茶,平生足愿。”妇人说:“我见世上男子甚多,似你这痴心也太少,如此就请进来。”妇人前边引路,相公就跟将进去。似乎这个人胆子实在不小,也不问问他家丈夫在家不在家。也是活该生死薄上勾了他的名字,阎王殿前挂了号了。进了院子,妇人就把大门关上,来至屋中。冯渊在树上看得明白,他倒替这个人提心吊胆,暗说:“要是白菊花一来,只怕此人难逃性命。”果然不大的工夫,唰的一条黑影,由墙上来了一个人,冯渊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白菊花。见淫贼飘上身来,直奔窗前,用耳一听、男女正在里边讲话。恶淫贼把帘子一掀,见双门紧闭,一抬腿当的一声,把门一开,哈哈一笑说:“贱婢,你作得好事。”满屋中一找,就见那床帏子底下,露脊一点衣襟,妇人站在那里挡着。晏飞过来,把妇人一揪,噗咚一声,摔倒在地。晏飞一伸手,把相公拉出来,回手一亮宝剑,噗哧结果了他的性命。回身往倚子上一坐,说:“贱婢,他是何人?”那妇人机变最快,爬起来说:

“晏大爷,这可是活该我们家不该出事。你要问这个男子的来历,白昼之间,我就看见他在咱们门外头,两只眼睛发直,净瞧着我。这必是我方才倒水去时节,可瞧见有个黑影儿一晃,我打量这是一条狗哪,我也没留心细看,必然是他先钻在床底下来了。要不是你来,我关上门一睡觉,他要从床底下钻出来,净吓也要把我活活吓死。这个事情我是情实不知,岂不屈死我了。”白菊花又哈哈一笑,说:“贱婢,你真狡辩的好。”妇人又百般的一哄,晏飞可就没有杀害妇人的心意了,就问妇人:“你可给我预备下酒菜没有?”妇人说:“今日白昼见着你,我就算计着你今晚必来,早把酒菜给你安排停妥。可就是一件,这地下扔着个死尸,这酒如何喝的下去哪。”白菊花说:

“这个不难,待我把他抛弃河中。”先教妇人把门开了,晏飞一伸手把相公提起来,出了街门,直奔河沿。一路并没遇见行路之人,转身回来,复又关上大门,妇人已预备下酒菜。把个冯渊在树上等的不耐烦。好容易等至二人吃毕酒,安歇睡觉,吹灭灯烛,还不敢下来,料着不能这就睡着。又等了一个更次,天交四鼓。把包袱摘下来,往腰中一系,盘树而下,到了窗棂之外,听了听,就知二人睡熟。先把布卷掏出来,堵住自己鼻孔,把熏香盒子摸出来点着熏香。要知这段节目,且听下回分解。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