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3 回 徐良首盗鱼肠剑 二寇双探藏珍楼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三回 徐良首盗鱼肠剑 二寇双探藏珍楼

且说徐良对地方说:“你竞见着团城子人,可别提起尼姑庵之事,余者就按我那言语办理去罢。”地方说:“此时天尚未明,明天早晨再把他解官罢。我给老爷们预备点酒去。”徐良说:“不必。”等到次日天明,地方找了一辆车来,把赵保口中塞物,放在车上,把庙门倒锁。几位爷奔五里新街,俱上徐良店中去了。地方朱三解着差使,奔衙门见官回话去了,不提。

徐、艾、卢、韩四位进了店中,伙计过来,开了西院房门,到里面,伙计给烹茶打洗面汤,然后开饭,大家用毕,谈了些闲话,晚间又用了晚饭。

徐良说:“众位,我今天入团城子里面,探探东方亮他们共有多少贼人,白菊花在与不在。等我回来,我们再定主意。他们若是人多地险,你我弟兄还不可轻动手,等一天半日,展大叔等也就到了,咱们俱都会在一处,那可就好办了。”艾虎说:“我今晚同三哥一路前往如何?”徐良说:“我今晚又不动手,要许多人去何用?你要去,等明日再去。”艾虎无奈,只可点头答应。天交二鼓之半,徐良换上夜行衣靠,背后勒上大环刀。卢珍说:“小心了。”徐良一点头,就在院中纵身跳在西墙之外,直奔团城子而来。到了团城子城墙下面,掏出飞抓百练索,搭住上面城墙,倒着上去,用手一扳上面城砖,用了一个骑马势,跳将上去。摘了抓头,往下一看,只见从东北来了两条黑影,直奔城墙而来,也都是一身夜行衣靠,到城墙之下,把百练索搭住了城墙上面,导绒绳而上。到了上边,复又扔下绒绳去,叫那个倒绳而上。

可巧墙头之上,有一棵小榆树儿,徐良就在树后隐住了身子,将二人相貌仔细一看:一个是一张黄脸,上面有一层绿毛;一个面似瓦灰,在印堂处约有鸭卵大小一块紫记,全都是背插单刀。这二人也是把抓头扣住城砖,那一个黄脸绿毛的先下去,那一个有紫记的后下去。徐良就转过来瞧着,见头一个下去,一手一手倒着绒绳,看看快脚踏实地,就见他把腿往上一卷,复又用脚蹬住城墙,回头往下看,透着惊慌之色,低声说:“兄弟你要小心,这城墙脚下,有护墙壕,宽够六尺,全是翻板,一块搭住一块,要是蹬上,可就坠落下去了。可不定多么深呢,千万留神。你下来时可得倒腰,非蹿过七尺去不行。”上面那个点头说:“哥哥放心罢,我知道了。”那人踹城墙,一勾腰蹿出,足够七尺,方才脚踏实地。第二个这才要下来,徐良忽然想起一个主意来了,赶紧跑将过去,就把他那个飞抓百练索一手揪住,一手把那挠钩一摘,看看那人刚要着地,一撒手,那人噗咚一声,就掉进护城壕内。原来这团城子里所有的脏水连下雨的雨水、尿屎秽水,全归在这护城壕里面。

这人落在濠中,骚臭难闻。先下去的那个,把翻板给他蹬住,把他拉将上来,抱怨他说:“我连连告诉与你,你还是不留神。少刻要到了藏珍楼,你更不定怎么样了。”那人说:“你别抱怨我,非是我不留神,是百练索抓头断了,怎么怪我呢?”那人说:“抓头万不会断,总是你蹬在翻板上了,不信咱们看看抓头。”徐良在墙头上暗笑。那黄脸的一赌气,将绒绳拿过来一看,一丝儿也未动,说:“你来看,一丝儿也未动。”那有紫记的说:“这个事情实在的奇怪,像上头有人摘了的一样。”上边老西暗说:“你算猜着了,是老西多了一把手儿。”那黄脸的说:“你说的真不像话,上面又没有人,焉能给你摘钩儿哪。你往那里去的时候,可多要留神就是了。”说毕,二人施展夜行术,一前一后,扑奔正南去了。

山西雁方才下来。也是百练索抓头,抓住了城砖,四面八方细细瞧瞧有人没人,他也怕的是再有人给他摘了,也闹身尿泥。然后这才导绒绳而下,离地约有三四尺的光景,看准了翻板,一踹城墙,往后一倒腰,撒手倒出七八尺光景,方脚踏实地。用力一扯绒绳复又往上一抖;抓头方才下来,将百练索绒绳绕好,装在百宝囊之内,也就施展夜行术,跟下那两个人来了。此处原本是东方亮的大花园子,过了月牙河,就是太湖山石。刚一拐竹塘,遇见两个打更的,当当当上交三鼓。忽听打更的哎哟一声,徐良就知道被那两个人拿住了。往前一探身躯,见那两人捏着打更的脖子,绕在太湖山石洞之内,往下一摔,噗咚一声,摔倒在地,四马倒攒蹄,把两个打更的捆上,把刀亮出来,扁着刀乱蹭脑门子。只吓得那两个更夫魂不附体,哀哀求饶。二人说:“我问你们几句言语,只要你们说了真情实话,我就饶你们。”更夫说:“只要饶命,我们就说。你们二位是为冠袍带履而来,是为鱼肠剑而来,是为借盘费而来?”二人说:“我们就为鱼肠剑而来。这个东西在什么所在?

只要你们说了实话,我们将此物得到手中,不但饶恕你们,还要大大的周济你们两个哪。”更夫说:“只要你们饶恕,就足感大恩大德,哪里敢讨赏呢?

你们二位既要打听鱼肠剑,我把这道路与二位说明。由此往西,有个果木园子,穿果木园子而过,北边一段长墙,那里叫红翠园,可别进去。一直往南,就看见西边一段短墙,那栅栏门子可在西边,似乎你们这样能耐,就不用开门了。跃进短墙,路北有座高楼,说楼可又不是楼的形象,类若庙门相仿,七层高台阶上边,有三个大铜字,是藏珍楼,外边明显着一条金龙,脑袋冲下,张牙舞爪,这鱼肠剑就在楼的内面。”二人又问:“听说这藏珍楼有些消息儿埋伏,可是什么消息儿?”更夫说:“埋伏是有,我们可不知道是什么个消息儿。自从我们上工,我们大太爷三太爷亲身嘱咐,前后打更,红翠园不许进去,东北角上有一个小庙儿,不许进去。这藏珍楼院子倒许我们进去,但得离着楼周围一丈,倘若走到离楼一丈之内,弄出什么舛错来,或死或带伤,大太爷可不管。我们可也不知是什么消息儿。”二人对更夫说:“你的言语,也无凭可考,等着我们得剑回来再来放你。”说毕,撕衣就把他们口来塞住。

徐良看着那二人往正西去了,自己过来,把那一个年长的更夫口中之物,掏将出来,也把大环刀抽出来,扁着刀,往脑门子上一蹭。更夫连连哀告说:

“好汉爷爷饶命,你老人家问什么,说吧。方才那二位,可是一同来的?”徐良说:“是一同来的,他们是上藏珍楼去了是不是?”更夫说:“他们上藏珍楼找宝剑去了。那二位是你老人家的什么人?”徐良说:“算起来他们是我孙子。我另问你一件事情,你要不说,我打发你上姥姥家去。”更夫说:

“你老人家问什么言语?”徐良说:“你们员外这里,现在住着多少朋友?”更夫说:“刻下住着朋友不甚多。”徐良问:“都是什么人?姓甚名谁?”更夫说:“金头活太岁王刚,急三枪陈振,墨金刚柳飞熊,菜火蛇秦业,独角龙常二怔,病獬豸胡仁,就是这些朋友。”徐良问:“火判官周龙上这里来没有?”更夫说:“没来。”徐良说:“有个白菊花来了没有?”更夫说:

“姓晏哪?先前在这里,如今不在。”徐良说:“我也暂且屈尊屈尊你们,待事毕之后再来放你们两个。”也就把他口塞住。徐良自己一忖度,这藏珍楼有险,让他们两个去罢,我先到前边看看,恐更夫言语不实。白菊花果在此处,设法拿他;他如不在此处,更不可打草惊蛇。再看这两个贼人把宝剑盗出来盗不出来,他们若将宝剑得到手内,我跟他们到外边与他们要剑,他如不给,量这二人不是我的对手。主意已定,直奔前边去了。

单提那二人过了果木园子,看见这红翠园,直奔正南,迎面有一大柏树,往西一拐,蹿进短墙,一看藏珍楼,与更夫说的一样。二人直奔七层台阶去,离阶石有七八尺的光景,二人将要拉刀,就觉足下一软,登在翻板之上,两个人一齐坠将下去。要问他们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