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5 回 奉旨访师方魁跋涉 应诏除害白眉登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五回 奉旨访师方魁跋涉 应诏除害白眉登程

话说胡继祖定要为父报仇,前往少林寺哭诉至善禅师。他母亲陈氏听他一番议论,也甚至情至理,因即答应准他前去。胡继祖欢喜无限,当下整了行装,也不多带物件,只扎束了一个小小包裹,内藏盘费,过了一天,次日即拜别他母亲动身,暂且休表。

再说方魁自苏州奉旨前去四川延请白眉道人的首徒马雄,在路行程不只一日,这日已到四川,当至四川总督衙门,递呈圣旨。宣读已毕,即将方魁传进,问明一切,又派令县衙门差官各处探听。方魁出了衙门,就寻了客店住下,终日在茶坊酒肆各处打听白眉道人及马雄二人住处。探访了三五日,这日正在一座酒楼上饮酒,忽见楼下走上一人,远远看见,好似马雄的模样,他却不敢冒昧,恐怕误认,及待那人走至近前,再一细看,真是马雄。方魁心中喜出望外,因站起来,极口喊道:“马兄久违了,小弟这厢有礼了。”

马雄见有人招呼,随即抬头一看,见是方魁,因诧异道:“贤弟因何至此?”方魁答道:“一言难尽,容小弟细细告知。”于是便邀马雄入座,又招呼小二添上酒菜。马雄团即问道:“向闻贤弟在原籍做了都头,现在不远千里而来,却是什么公干?”方魁见问,便道:“只因至善禅师的徒弟胡惠乾,在广东西禅寺招聚门徒,专与机房中人作对,逐日寻仇,斗得不成事体,万民受害,敢怒而不敢言。近由白安福、陈景升等人,具禀抚辕,请饬两首县派人捉拿,小弟当奉南海、番禺两县差遣,又奉抚宪面谕,特今小弟前往捉拿,小弟既是公门中人,又是快头,安能辞这差事?无奈胡惠乾这厮武艺精强,非小弟所能擒获。因此小弟面禀本县,非求兄长前去协助不能为力。当奉两首县允准,又至抚辕面禀了抚台,当时抚台大人,也就答应。并赏给川资,嘱令小弟飞赶至此,不料走至苏州,忽患小病,稍歇两日,那日散步街头,走入元妙观,遇见相士高铁嘴,小弟就请他代相终身。高铁嘴代小弟相了一回,他说小弟目前就有大难,不在己身,却应在家人,恐遭惨杀之祸。小弟见说,心中便有些疑虑,恐怕胡惠乾这厮知道风声,要往小弟家中寻事,小弟虽在疑虑,却是半信半疑。哪里晓得,还有一人也站在那里,高铁嘴代小弟把相看过,一见那人,他便把所有的物件全行收去,别的话一句也不说,但问了那人客寓的住处,便要往那客人寓里,有话面说。那人也不推辞,就请他前去,高铁嘴又叫小弟同去。及到了那人客寓里,进了房间,只见高铁嘴复向房外望去,见是无人走过,便向那人纳头便拜,口中称道:‘罪民不知,跪迎圣驾,罪该万死。’小弟见了,更是不解。那人见高铁嘴如此情形,也觉暗暗吃惊道:‘你切莫如此,勿要错认,我系姓高,名天赐,顺道至此游玩,你何得如此称呼。’高铁嘴又道:‘圣上切勿隐瞒,除却当今天子,哪里有这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圣天子见他所说已经道破,只得自认因微服南巡,改名高天赐,恐怕地方上惊扰百姓。当下圣天子又谕令高铁嘴切勿声张,彼时高铁嘴又命小弟叩见,圣天子因问他如何知道小弟家中恐遭大难,他便说了许多话,圣天子听他言语,便问小弟到四川峨眉山何事,小弟就将胡惠乾恶霸一方,倚仗少林支派,无恶不作。因奉抚台差遣前去捉拿,因自己力不能敌,去请兄长来助的话,奏了一遍,当下高铁嘴插口说道:‘原来方兄是白眉师尊的门徒,我等幸列同门,真是幸会,但是方兄此去,白眉师尊及马道友均不在峨眉,现在四川。若非途遇小弟,方兄徒劳跋涉了。’此时圣天子听见他说,当又问了他名字,他说叫高进忠,与小弟同门。天子又向他说道:‘你既与方魁同门,又知他家中有难,何不相助他赶往四川,请了兄长,驰回广东,协拿胡惠乾,解他家中之难。’高铁嘴又道可令小弟一面先往四川请访兄长,一面让他去到广东,见机行事。圣天子因此随即写了两道旨意,一道交给他去,往广东巡抚那里投递,一道交给小弟,前来四川总督衙门投呈,旨意上并有令本省督抚赶即传旨着白眉师尊及兄长赶紧前去。并着令本省督抚,延请师尊与兄长即日会同小弟就道。因此小弟奉了圣旨,赶急前来,已经到总督衙门呈递进去,制台已饬令在省印委各官访寻师尊。并饬令辕门差官,各处探听所在。小弟到此已经六日,今得途遇,真是万千之幸,但不知师尊现在何处?请兄长指示。”

马雄见他说了这一番话,当下也就说道:“原来高进忠现在江南,但是他相法如神,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既相贤弟家中有难,此话定然不差,可幸他已前去,或者尚可无碍。若问师尊,现在此地南门外广慧寺。且稍停,便与贤弟一同前去。所虑师尊不肯出门,只好临时再作计议了。”方魁听了大喜,彼此又饮了一回酒,算明酒饭钱,下得楼来,即一同前往广慧寺而去。不一会已到,一齐进入方丈,马雄先进去与白眉说知。白眉道人闻方魁前来,即传他进见,方魁入内,行礼已毕,先叙了些寒喧,然后将奉旨来请他的话,说了一遍。

白眉道人听了微笑道:“你今既竭诚前来,况又系明泰圣旨,本师亦何敢违逆谕旨,不看吾徒之情?却奈为师的已发誓在先,再不多管闲事。好在马雄身手也过得去,可即着他与你同行,想来一个胡惠乾,也还不难处置。”方魁又哀求说道:“非是徒弟敢劳师父的大驾,奈圣上一再吩咐,嘱令徒弟务将你老人家请出去同破少林寺,以绝后患,为无下除害。并且圣旨上,有着令本省督抚传旨请师父赶速驰往江南,并着督抚躬身延请。师父决意不去,不但徒弟有负圣意,就是督抚,也难复奏。至于发誓在先,再不多管闲事,此事是扫除恶霸,消灭凶徒,为天下除害。此系有功于民,有德于世,再系奉旨前往,亦谁敢议论师父的不是,还请师父三思,若蒙俯允同行,不但不违君命,且于地方施惠不浅。”

白眉道人闻方魁说了这一番话,仔细想来也觉有理,因道:“尔等且先前往,先将胡惠乾这厮拿着治罪,若随后少林寺有人出来报仇,或至善禅师维护门徒,自己出来寻仇,那时尔等却非他敌手,为师再出来帮助尔等。到了那时,不但为师前去,还要将五枚大师及冯道德清出来一起同往,才可破他的少林寺。尔等但知至善禅师本领高强,还不知他有个首徒,叫做方世玉,亦极其厉害,浑身筋骨自小炼就,如铜铁铸造的一般,不但铁打不伤,便是刀枪也不可入,虽如至善禅师那么本领,也不过是比他略胜一筹,其余还有好些人,皆是武艺精强,功夫出众。胡惠乾这厮,还算是下等呢。”方魁闻言,越发请求他出去帮助。白眉道人也就答应。方魁见白眉道人已允,即告辞出去。

次日,便又亲至总督衙门禀明一切,四川总督也甚喜欢,当日即差中军府县前往广慧寺传旨,白眉也望阙谢恩。中军以次,皆在广慧寺略坐一会而回。四川制台又赏给了方魁的川资。凡事已毕,只待动身,方魁这夜,便得了一梦,欲知所梦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