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4 回 绝后患议拿家属 报父仇拟请禅师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四回 绝后患议拿家属 报父仇拟请禅师

话说胡惠乾、三德既死,自然人人称快,个个欢欣,当下抚辕中军各官将搜出的几个徒弟,捆缚起来,又留了百十名亲兵在寺看守,其余的兵卒,皆押着胡惠乾的徒弟解往抚辕。中军各官及高进忠、方德等也回辕销差。此时抚台曾必忠已经得报,好生喜悦,及闻中军各官与高进忠、方德等回来缴令,当即传他们进来,问了一遍。高进忠便细细将自己如何擒捉,如何杀死的话,也就详细禀知。曾必忠大加赞赏,中军又禀道:“现在还有胡惠乾的几个徒弟,也已捆缚前来,在辕门外候示。”曾必忠即着发交南海县审问,收监定案详报。随后由南海拟了个秋后处斩的罪名,等候秋临处决。中军又与抚宪说道:“胡惠乾虽死,还有家属住在省城,求大人示下,可用再去擒获?”曾必忠道:“随他去罢!古来圣王在上,罪不及妻孥,当今圣天子,也是仁爱为怀,胡惠乾既已格杀身死,也算为地方上除了一个大害,何必再去拘拿他的家属呢?何况首犯就是他一人,首犯既除,家属便可思免了。”

高进忠在旁说道:“以民人愚见,大人之意,固有仁爱为怀,但是胡惠乾正身虽死,他的家属断不以他是罪有应得,一定怀恨方德及白安福等人,此时若不一网打尽,将来仍有报仇之患。因胡惠乾的师父唤做至善禅师,现在少林寺称强无匹,门下众徒弟亦复不少,难保胡惠乾的儿子不去福建,面求至善禅师,代他父亲报仇。况至善禅师又专门包庇徒弟,一听此言,自然应允,那时又不免要费一番周折。若趁此时一网打尽,将他家眷永禁监牢,也不问他死罪,他们便不能去福建少林寺,求他的师父前来报仇。民人所见如此,不知大人意下如何?”曾必忠听他这议论也甚有理,即仍命中军官率同高进忠、方德前去捉拿胡惠乾的家属,及至到了那里,发现早已闻风逃走,无处寻拿,只得回辕销差,以后出了一道拘捕文书,着令各地方官拿着,此亦不过奉行政事,只要上完不紧,过一两个月,各地方也就松懈下来,此是千占一律。

闲话体提,抚宪又着两县去到西禅寺,查明一切,将寺中所有田产物件,细细查明祥报,以便另招高僧主持。南、番两县,当即前去查勘完毕,详报上来,抚宪也就命南、番两县,出示招僧前去主持不表。曾必忠又因高进忠奋勇可嘉,当即赏了个千总,俟随后再行上奏请赏,并着高进忠就在抚辕充当巡捕,高进忠也甚愿意。当下诸事已毕,中军各官仍然回行。次日白安福、陈景升这一干人又至抚辕道谢,赏发勇兵,捉拿凶徒,为民除害。抚宪曾公接见之下,即将高进忠如何勇猛:如何本领精强的话告诉众人。白安福等才知道胡惠乾、三德之死乃亏高进忠协助之力,当即告退出来,随至巡捕衙拜会。高进忠也就请见,彼时见过礼,分宾主坐下。白安福首先谢道:“某等方才知道,特地过来趋谢,今胡惠乾已死,不独敝机业中人仰感大德,即合省人民也莫不受高冕之惠。如此大害,竟为高兄独力除去,真是万千之幸。”高进忠道:“小弟有何德何能,敢劳挂齿,只因前在苏州,偶遇师兄方魁,初时并不相识,因相他面带恶煞,知他当有大难,后来说起,方知他是白眉大师的门徒,却与小弟同门。彼时适值圣天子还在那里微服游玩,小弟本稍知相法,一见圣天子的龙颜,自是与众不同,因此问明圣天子的客寓,圣天子还掩饰其词,惟恐有人知觉,不免惊扰乡绅士庶。小弟仰体圣意,未敢声张。后来圣天子知道胡惠乾作恶多端,方师兄前往四川请白眉家师,因此圣天子一面饬令方师兄前往四川延请,一面饬今小弟到此协助,今幸不负圣旨,上体圣天子为民除害之意。但胡惠乾现已除去,惟恨他的家属,闻风在逃,未经拿获,恐防以后又起风波,诸君仍宜小心防范。”白安福道:“惠乾既死,还有什么意外之事?敢请示知!”高进忠道:“诸君有所不知,他的师父至善禅师为少林首屈一指,他家属见他被害,断不肯就此甘心,必然会前往少林寺,向至善禅师哭诉,这禅师平时又专门包庇徒弟,一闻此言,又必恃自己武艺精强、功夫纯熟,前来与他的徒弟报仇,这不是另起风波么?惟愿方师兄将白眉家师请来,便可无虑,不然虽有小弟在此,亦无能为力也。”

白安福等听了这一番话,本是欢喜无限,因此便又顿起愁肠,因道:“尊兄既为白眉大师的高徒,方魁能将令师尊请来,当然极好,设若不来,可否相烦辛苦一次?”高进忠道:“且待方师兄回来再说,好在少林寺远在福建,旦夕亦未必即到。方师兄前往四川,计算日期,回来亦复不远。万一家师不到,那时再作商量便了。”白安福等又复道谢了一回,这才告别而去。次日,又备了许多礼物送来,高进忠见他们来意甚殷,不便回却,只得收了。隔了一日,白安福又请高进忠筵宴,从此以高进忠为泰山之靠。

话分两头,再说胡惠乾的家属,当日闻风逃走,先在一个省城以外极僻静的地方暂住了几日,暗请人打听风声。后来闻说抚台于胡惠乾被杀死的次日,即派人前往捉拿家属,后因业已逃走,只得出了追捕文书,严饬各州县访拿。胡惠乾的家属听了此话,不敢出面,又不敢搬往别处,恐怕有人察觉不便。在此住了有两三个月,又打听得各处松懈下来,抚台亦并不再催紧。

这日,胡惠乾的儿子胡继祖,便与他母亲陈氏说道:“现在外面风声已稍稍平静,儿子想父亲被害,此仇岂可不报?拟想前往福建少林寺,面求至善禅师,代父亲报仇雪恨。但是儿子走后,母亲在家无人侍奉,还望你老人家自己格外保重。儿子此去,多则一月,少则半月便可回来。能将至善禅师请来,则是血海深仇,不难报复了。”他母亲道:“我儿有此孝心,固然好极,但恐至善禅师未必肯来,我儿此去岂不空跑一回?况且外面风声虽然稍觉平静,万一沿途有个不测,叫为娘倚靠何人?你父亲虽然身死,也是他平日过于恃势,以致激成众怒,造成今日自食恶果。在为娘之意,以为冤家宜解不宜结,就此算了罢。只要我儿随后一心向上,也可过日。虽然父仇不可不报,还是忍耐为高,况且你父亲死有余辜、咎由自取,也不能怨恨你不代他报仇。”

胡继祖听了这话便道:“母亲说哪里话来,父亲若不为机房中人将祖父杀死,父亲也不会与他们等人作对,今日父亲虽被高进忠所害,追本穷源,还是机匠留下来的祸根,眼见得父亲身遭惨杀,放着儿子不能代父报仇,还要儿子作什么?若说至善禅师不肯前来,儿子自然有法可想,即使至善禅师不念父亲与他有师徒之情面,还有三德和尚亦被惨杀,他两个徒弟同遭杀害,他岂有不怒之理?况至善样师又极重师徒之情,儿子此去,包管他一定前来。这件事母亲倒可不必虑他,若说沿途恐怕为人觉察,只要儿子处处分外小心,也无妨碍,就使粉身碎骨,是为代父报仇,也是甘心情愿,还可留一孝名。而况自古以来,官场中无论什么案件,皆是上不紧,下不追,千古如是。现在风声既已稍平,儿子此去,也是断断不妨的。望母亲准儿子前往才好。”不知陈氏果准胡继祖前往请至善否,且看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