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1 回 急调兵拟困西禅寺 请会议协拿胡惠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一回 急调兵拟困西禅寺 请会议协拿胡惠乾

话说曾必忠命南海、番禺两县,打听西禅寺究竟有多少拳棒的凶徒,南海县仍命方魁之子方德,前去打听,方德却不敢去,另又请了别人去打听清楚,实在西禅寺内除了三德和尚与胡惠乾之外,其余都是胡惠乾的徒弟,无甚厉害,本领也是平常,不过平时借着胡惠乾的势,在外行凶作恶,宴在叫做狐假虎威而已。方德即时将此话先到南海县据实禀报,南海县又转据方德此话,去到抚院禀报,巡抚曾必忠接报后,密令中军及三大营,各带亲兵、弓箭手,多备强弓硬弩,即于今夜三更,悄悄衔枚疾走,驰往西禅寺,将该寺团团围住,如见寺内不论何人出来,即用箭射去,务令寺内任何人等,俱不得一人逃脱,又令方德带领有技艺膂力的人,随着中军暨三大营的统兵官,一齐进去搜捕,格杀勿论,又令内外人等,不得稍泄风声,如有半点泄漏,定当军法从事。曾必忠分拨已定,真个是关防严密,军令森严,不必说,自然一点风声皆不知道。就令本署内,除中军三大营,及南海、番禺两县而外,也是一个都不知道。各官奉了密令,专待夜静出兵,进围西禅寺,捉拿胡惠乾不提。

再说高进忠,自从苏州元妙观卖相,认出天子来,后来同着方魁到了客寓,说出胡惠乾的话,因要去清白眉道人,高进忠又说出白眉道人现在不住峨嵋山,已到成都府,马雄也住在那里。方魁因问他如何知道,他才说出也是白眉道人的徒弟,方魁因此就认了师兄,请他写信,由自己带往。高进忠又说,胡惠乾虽然勇猛,自己尚可助一臂之力,能将他捉住,也可为广东省城百姓除害,不过方魁的家中,恐怕会有大难,即使前去,也恐来不及相救。圣天子听了这话,一面即写了一道谕旨,着方魁带去交予四川总督。并谕令白眉道人赶紧前来,前去福建破少林寺,一面写了一道谕旨,着高进忠即日动身,火速前往广东,将旨意交与广东巡抚曾必忠,令他火速调兵。并派今高进忠协拿西禅寺三德和尚并胡惠乾等人。

高进忠奉了圣旨,即日动身,往广东而去。在路上行程不止一日。这日一到,当即到了巡抚衙门,先与辕门巡捕官说明原委,请巡捕官进去禀报。那巡捕闻有圣旨,哪敢怠慢,立刻禀报进去。曾必忠闻得圣旨到来,即赶着命人备了香案,将高进忠请进。高进忠此时将圣旨捧在手,曾必忠行了三跪九叩礼,高进忠将圣旨请下,摆在香案之上,曾必忠敬谨拆开,宣读一遍,当将香案撤去,高进忠便给他行了礼。曾必忠即邀高进忠至内书房款待,因他是奉圣旨前来,不敢怠慢,当又命人设宴相待。筵宴之间,高进忠问道:“民人有一事奉问,此间南海县快头方魁,现在家属有无被胡惠乾残害?”曾必忠见问,惊异道:“足下何以得知?”高进忠就把在元妙观代方魁相面的话,说了一遍。

曾必忠因叹道:“足下不必提了,只因方魁前往峨嵋去请白眉道人,不知怎的漏了风声,被胡惠乾知道,带了门徒先至白安福家寻找白安福。哪知方魁次子,当在白安福那里,一见胡惠乾去,便上前阻拦,竟被胡惠乾这恶贼杀死。还不甘心,复又寻至方魁家中,将他的家属成行杀死,所幸方魁长子未遭残害。事后由方魁的长子方德去县里禀报,由南、番两县前来面禀,本部院闻言以省城重地,竟有此等凶徒,白日杀毙快差一家数口,如此横行,实属不法已极,若不严拿正法,何以为民除害?拟即发兵去西禅寺捉拿,后又知他系少林一派,这西禅寺内,不知有多少凶徒,若不审慎周详,又恐画虎不成,反受其害。因此面饬两县密令干差,细为探听,今日两县来报,已探听清楚,西禅寺内只有胡惠乾与三德和尚武艺高强,不易擒捉,其余皆是他门徒,不过是些狐假虎威之辈,不难就获。本部院闻两县这样说法,当即命令本标中军及三营统兵官,命他们带领亲兵一干,弓箭手一干,多备强弓硬弩,于今夜三更暗暗前往,将西禅寺围住,捉拿胡惠乾及三德和尚,如寺内有人出来,不论何人皆用箭射去,务使不放一人逃去。又令各统带,不准稍漏风声,务要机密,惟恐胡惠乾等闻风逃脱。现已派令停当,专待夜间前去。今足下既奉旨前来协助,旨意又示明足下系白眉道人门徒,与方魁是师兄弟,则足下的武艺自然高强,但愿此来即将胡惠乾擒住,正了国法,除了民害。本部院定然为足下具奏进京,请旨给奖,将来也可为朝廷一员武将。惟望足下不避矢石,竭力协拿,本部院甚有厚望也。”

曾必忠说了这一番话,高进忠躬身说道:“民人既奉天子面谕前来,又蒙大人如此恩待,民人敢不努力?惟胡惠乾武艺精强,拳棒出众,民人不敢言操必胜之权,惟有竭尽人力,上报圣天子赏识之恩,即以副大人恩待之德便了。”曾必忠见高进忠虽是个白衣,出言甚是不俗,甚为赞赏,于是又饮了一回酒,用饭已毕,就留高进忠早为安歇,以备夜间前去西禅寺协拿胡惠乾。高进忠就同曾必忠说道:“大人既派今各位统兵大老爷前去,这一番布置,民人甚是钦佩,惟求大人能否再将各位统兵大老爷传来,俾民人统见一见,然后前去行事,方保无错认之误,并可会议各节,如何围困,如何进内捉拿,那时小民方有把握。”曾必忠见他说得有理,也就答应,立即命人仍是密传中军及三大营统领暨方德到院面议。

当有差官,分头前往,一会子中军及各官、方德等均齐到辕门,由巡捕官禀报,曾必忠即命传他们进来,由中军以至各官,一闻传见,一个个登时进来。曾必忠先与中军各官说明高进忠奉旨前来协拿胡惠乾的话,各官自是欢喜。曾必忠又将方德喊到面前,方德便向曾必忠叩下头去,口中说道:“蒙大人赏赐发兵,捉拿凶徒,代小的母子妻弟报仇雪恨,小的虽万死,皆感激大人的大德。”曾必忠听了方德的话,也觉颇惨,因道:“现在有个高进忠,在苏州遇见你父,说起原委,他也是白眉道人的门徒,与尔父是师兄弟。适值圣天子微服南巡,也在苏州,高进忠会相面,识破圣天子,后来谈起胡惠乾所作所为,他又相尔父家中应遭大难,因此圣天子命他前来协拿胡惠乾正法,今日才到这里。待本部院令他出来,与诸位及尔等会议一番,究竟如何拿法,也应早作好准备。”

方德一见说有父亲的师兄弟奉旨前来协拿,心中好不欢喜,恨不得即刻见了来人,问明父亲现在何处。不一刻,高进忠已由书房内出来,曾必忠先命他与中军各官大家相见,高进忠便行下礼去。中军各官见他虽是白衣,却是钦奉圣旨,不敢简慢,也就还了礼。然后方德上来,与高进忠见礼已毕,说明原委,因又认了世谊,便喊高进忠为师叔,又问明他父亲曾否往四川。高进忠又将已往的话说了一遍,方德感激不已。于是高进忠便向中军各官说道:“民人方才闻得抚宪大人见谕,胡惠乾不法已极,拟请诸位大老爷带兵前往西禅寺围住,并用乱罚,以备射他寺内逃出的人。抚宪大人的布置,民人钦佩之至。但是胡惠乾不但拳棒精强,而且身体便捷,万一他见事不妙,即升高逃遁,虽周围皆有弩箭,亦不足济事。民人的愚见,莫若分三百名弓箭手,暗伏西禅寺附近民家屋上,专防他升高逃脱,一见他蹿上房檐,即一齐放箭射去,方可使他插翅难飞,不知大人及诸位大老爷,意下如何?”毕竟曾必忠能从其议否,且看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