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宋公明慷慨话宿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十一回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宋公明慷慨话宿愿

话说《水浒正传》末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之後,梁山泊一百零八壮士均已上应天象,排定位置。当时何道士辩验天书,教萧让写录出来,读罢,众人看了,俱惊讶不已。宋江与众头领道:“鄙猥小吏,原来上应星魁,众多弟兄也原来都是一会之人。上天显应,合当聚义。今已数足,上苍分定位数为大小一等天罡地煞星辰,都已分定次序,众头领各守其位,各休争执,不可逆了天言。”众人皆道:“天地之意,物理数定,谁敢违拗?”宋江遂取黄金五十两,酬谢何道士。其余道众收得经资,收拾醮器,四散下山去了。有诗为证:

月明风冷醮坛深,鸾鹤空中送好音。

地煞天罡排姓字,激昂忠义一生心。

且不说众道士回家去了,只说宋江与军师吴学究,朱武等计议,堂上要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字;断金亭也换个大牌扁,前面册立三关。忠堂後建筑

台一座,顶上正面大厅一所,东西各设两房。正厅供养晁天王灵位,东边房内,宋江,吴用,吕方,郭盛;西边房内,卢俊义,公孙胜,孔明,孔亮。第二坡左一代房内,朱武,黄信,孙立,萧让,裴宣;右一代房内,戴宗,燕青,张清,安道全,皇甫端。忠义堂左边,掌管钱粮仓廒收放,柴进,李应,蒋敬,凌振;右边花荣,樊瑞,项充,李衮。山前南路第一关,解珍,解宝守把;第二关,鲁智深,武松守把;第三关,朱仝,雷横守把。东山一关,史进,刘唐守把;西山一关,杨雄,石秀守把;北山一关,穆弘,李逵守把。六关之外,置立八寨:有四旱寨,四水寨。正南旱寨,秦明,索超,欧鹏,邓飞;正东旱寨,关胜,徐宁,宣赞,郝思文;正西旱寨,林,董平,单廷 ,魏定国;正北旱寨,呼延灼,杨志,韩滔,彭。东南水寨,李俊,阮小二;西南水寨:张横,张顺;东北水寨,阮小五,童威;西北水寨,阮小七,童猛。其余各有执事。

从新置立旌旗等项。山顶上立一面杏黄旗,上书“替天行道”四字。忠义堂前绣字红旗二面:一书“山东呼保义”,一书“河北玉麒麟”。外设飞龙飞虎旗、飞熊飞豹旗,青龙白虎旗,朱雀玄武旗,黄钺白旄,青 皂盖,绯缨黑纛,中军器械外,又有四斗五方旗,三才九濯旗,二十八宿旗,六十四卦旗,周天九宫八卦旗,一百二十四面镇天旗。尽是侯健制造。金大坚铸造兵符印信。一切完备。选定吉日良时,杀牛宰马,祭献天地神明,挂上忠义堂断金亭牌额,立起“替天行道”杏黄旗。

宋江当日大设筵宴,亲捧兵符印信,颁布号令:“诸多大小兄弟,各各管领,悉宜遵守,毋得违误,有伤义气;如有故违不遵者,定依军法治之,决不轻恕。”

计开:

梁山泊总兵都头领二员:

昂舯R濉彼谓ⅰ坝聍梓搿甭∫濉

掌管机密军师二员:

爸嵌嘈恰蔽庥谩ⅰ叭朐屏惫锸ぁ

一同参赞军务头领:

吧窕Α敝煳洹

掌管钱粮头领二员:

靶⌒纭辈窠“扑天 崩钣

马军五虎将五员:

按蟮丁惫厥ぁ“豹子头”林

芭ɑ稹鼻孛鳌“双鞭”呼延灼

八菇倍

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八员:

靶±罟恪被ㄈ佟“金枪手”徐宁

扒嗝媸蕖毖钪尽“急先锋”索超

懊挥鸺闭徘濉“美髯公”朱仝

熬盼屏笔方“没遮拦”穆弘

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

罢蛉健被菩拧“病尉迟”孙立

俺罂ぢ怼毙蕖“井木犴”郝思文

鞍偈そ焙稀“天目将”彭

笆ニ钡ネⅰ“神火将”魏定国

澳υ平鸪帷迸放簟“火眼狻猊”邓飞

敖趺ⅰ毖嗨场“铁笛仙”马麟

疤Щⅰ背麓铩“白花蛇”杨春

敖醣印毖盍帧“小霸王”周通

步军头领一十员:

盎ê蜕小甭持巧睢“行者”武松

俺喾⒐怼绷跆啤“插翅虎”雷横

昂谛纭崩铄印“浪子”燕青

安」厮鳌毖钚邸“拼命三郎”石秀

傲酵飞摺苯庹洹“双尾蝎”解宝

步军将校一十七员:

盎焓滥酢狈稹“丧门神”鲍旭

鞍吮勰倪浮毕畛洹“飞天大圣”李衮

安〈蟪妗毖τ馈“金眼彪”施恩

靶≌诶埂蹦麓骸“打虎将”李忠

鞍酌胬删敝L焓佟“云里金刚”宋万

懊臁倍徘ā“出林龙”邹渊

岸澜橇弊奕蟆“花项虎”龚旺

爸屑ⅰ倍〉盟铩“没面目”焦挺

笆笔

四寨水军头领八员:

盎旖崩羁 按鸲闭藕

袄死锇滋酢闭潘场“立地太岁”阮小二

岸堂伞比钚∥濉“活阎罗”阮小七

俺龆打浴蓖“翻江蜃”童猛

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

东山酒店

靶∥境佟彼镄隆“母大虫”顾大嫂

西山酒店

安嗽白印闭徘唷“母夜叉”孙二娘

南山酒店

昂档睾雎伞敝旃蟆“鬼脸儿”杜兴

北山酒店

按呙泄佟崩盍ⅰ“活闪婆”王定六

总探声息头领一员:

吧裥刑!贝髯

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四员:

疤凶印崩趾汀“鼓上蚤”时迁

敖鹈倍尉白 鞍兹帐蟆卑资

守护中军马饶将二员:

靶∥潞睢甭婪健“赛仁贵”郭盛

守护中军步军饶将二员:

懊沸恰笨酌鳌“独火星”孔亮

专管行刑刽子二员:

疤鄄病辈谈!“一枝花”蔡庆

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二员:

鞍呕ⅰ蓖跤ⅰ“一丈青”扈三娘

掌管监造诸事头领一十六员:

行文走檄调兵遣将一员 笆ナ质樯毕羧

定功赏罚军政司一员 疤婵啄俊迸嵝

考算钱粮支出纳入一员 吧袼阕印苯

监造大小战船一员 坝瘛「汀泵峡

专造一应兵符印信一员 坝癖劢场苯鸫蠹

专造一应旗袍袄一员 巴ū墼场焙罱

专治一应马匹兽医一员 白削撞被矢Χ

专治诸疾内外科医士一员 吧褚健卑驳廊

监督打造一应军器铁筵一员 敖鹎碧缆

专造一应大小号炮一员 昂涮炖住绷枵

起造修缉房舍一员 扒嘌刍ⅰ崩钤

屠宰牛马猪羊牲口一员 安俚豆怼辈苷

排设筵宴一员 疤茸印彼吻

监造供应一切酒醋一员 靶γ婊ⅰ敝旄

监筑梁山泊一应城垣一员 熬盼补辍碧兆谕

专一把捧帅字旗一员 跋盏郎瘛庇舯K

宣和二年四月初一日,梁山泊大聚会,分调人员告示。

当日梁山泊宋公明传令已了,分调众头领已定,各各领了兵符印信,筵宴已毕,人皆大醉,众头领各归所拨寨分。中间有未定执事者,都於 台前後驻扎听调。有篇言语,单道梁山泊的好处,怎见得:

八方共域,异姓一家。天地显罡煞之精,人境合杰灵之

美。千里面朝夕相见,一寸心死生可同。相貌语言,南

北东西虽各别;心情肝胆,忠诚信义并无差。其人则有

帝子神孙,富豪将吏,并三教九流,乃至猎户渔人,屠

儿刽子,都一般儿哥弟称呼,不分贵贱;且又有同胞手

足,捉对夫妻,与叔侄郎舅,以及跟随主仆,争 冤雠

,皆一样的酒筵欢乐,无问亲疏。或精灵,或粗卤,或

村朴,或风流,何尝相碍,果然识性同居;或笔舌,或

刀枪,或奔驰,或偷骗,各有偏长,真是随才器使。可

恨的是假文墨,没奈何著一个“圣手书生”,聊存风雅

;最恼的是大头巾,幸喜得先杀却“白衣秀士”,洗尽

酸悭。地方四五百里,英雄一百八人。昔时常说江湖上

闻名,似古楼钟声声传播;今日始知星辰中列姓,如念

珠子个个连牵。在晁盖恐托胆称王,归天及早;惟宋江

肯呼群保义,把寨为头。休言啸聚山林,早愿瞻依廊庙。

梁山泊忠义堂上号令已定,各各遵守。宋江拣了吉日良时,焚一炉香,鸣鼓聚众,都到堂上。宋江对众道:“今非昔比,我有片言。今日既是天星地曜相会,必须对天盟誓,各无异心,死生相托,患难相扶,一同保国安民。”众皆大喜。

各人拈香已罢,一齐跪在堂上。宋江为首誓曰:“宋江鄙猥小吏,无学无能,荷天地之盖载,感日月之照临,聚弟兄於梁山,结英雄於水泊,共一百八人,上符天数,下合人心。自今已後,若是各人存心不仁,削绝大义,万望天地行诛,神人共戮,万世不得人身,亿载永沉末劫。但愿共存忠义於心,同著功勋於国,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神天鉴察,报应昭彰。”誓毕,众皆同声其愿,但愿生生相会,世世相逢,永无断阻。当日歃血誓盟,尽醉方散。看官听说,这里方才是梁山泊大聚义处,有诗为证:

光耀飞离士窟闲,天罡地煞降尘寰。

说时豪气侵肌冷,讲处英雄透胆寒。

仗义疏财归水泊,报雠雪恨上梁山。

堂前一卷天文字,休与诸公仔细看。

起头分拨已定,话不重言。原来泊子里好汉,但闲便下山,或带人马,或只是数个头领各自取路去。途次中若是客商车辆人马,任从经过;若是上任官员,箱里搜出金银来时,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纳库公用,其余些小,就便分了折莫。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钱粮广积害民的大户,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谁敢阻当。但打听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 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如此之为,大小何止千百余处。为是无人可以当抵,又不怕你叫起撞天屈来,因此不曾显露,所以无有话说。

再说宋江自盟誓之後,一向不曾下山,不觉炎威已过,又早秋凉,重阳节近。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会众兄弟同赏菊花,唤做“菊花之会”。但有下山的兄弟们,不论远近,都要招回寨来赴筵。至日,肉山酒海,先行给散马步水三军一应小头目人等,各令自去打团儿吃酒。且说忠义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次坐,分头把盏。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语笑喧哗,觥筹交错,众头领开怀痛饮。马麟品箫,乐和唱曲,燕青弹筝,各取其乐。不觉日暮,宋江大醉,叫取纸笔来,一时乘著酒兴作《满江红》一词。写毕,令乐和单唱这首词,道是:

喜遇重阳,更佳酿今朝新熟。见碧水丹山,黄芦苦竹。

头上教添白发,须边不可无黄菊。愿樽前长叙,弟兄

情如金玉。统豺虎,御边幅;号令明,军威肃。中心愿

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

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乐和唱这个词,正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只见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黑旋风”便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把桌子踢起,颠做粉碎。宋江大喝道:“这黑厮怎敢如此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众人都跪下告道:“这人酒後发狂,哥哥宽恕。”宋江答道:“众贤弟请起,且把这厮监下。”众人皆喜。有几个当刑小校,向前来请李逵,李逵道:“你怕我敢挣扎。哥哥杀我也不怨,剐我也不恨,除了他,天也不怕。”说了,便随著小校去监房里睡。

宋江听了他说,不觉酒醒,忽然发悲。吴用劝道:“兄长既设此会,人皆欢乐饮酒,他是 卤的人一时醉後冲撞,何必挂怀,且陪众兄弟尽此一乐。”宋江道:“我在江州醉後,误吟了反诗,得他气力来,今日又作《满江红》词,险些儿坏了他性命!早是得众兄弟谏救了。他与我身上情分最重,因此潜然泪下。”便叫武松:“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鲁智深便道:“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 了,洗杀怎得乾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宋江道:“众弟兄听说:今皇上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有日云开见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何不美!因此只愿早早招安,别无他意。”众皆称谢不已。当日饮酒,终不畅怀,席散各回本寨。

次日清晨,众人来看李逵时,尚兀自未醒,众头领睡里唤起来说道:“你昨日大醉,骂了哥哥,今日要杀你。”李逵道:“我梦里他不敢骂他,他要杀我时,便由他杀了罢。”众弟兄引著李逵,去堂上见宋江请罪。宋江喝道:“我手下许多人马,都是你这般无礼,不乱了法度?且看众兄弟之面,寄下你项上一刀,再犯必不轻恕。”李逵喏喏连声而退,众人皆散。

一向无事,渐近岁终。那一日久雪初晴,只见山下有人来报,离寨七八里,拿得莱州解灯上东京去的一行人,在关外听候将令。宋江道:“休要执缚,好生叫上关来。”没多时,解到堂前:两个公人,八九个灯匠,五辆车子。为头的一个告道:“小人是莱州承差公人,这几个都是灯匠。年例,东京著落本州,要灯三架,今年又添两架,乃是玉栅玲珑九华灯。”宋江随即赏与酒食,叫取出灯来看。那做灯匠人将那玉栅灯挂起,安上四边结带,上下通计九九八十一盏,从忠义堂上挂起,直垂到地。宋江道:“我本待都留了你的,惟恐教你吃苦,不当稳便,只留下这碗九华灯在此,其余的你们自解官去。酬烦之资,白银二十两。”众人再拜,恳谢不已,下山去了。

宋江教把这碗灯点在晁天王孝堂内。次日,对众头领说道:“我生长在山东,不曾到京师,闻知今上大张灯火,与民同乐,庆赏元宵,自冬至後,便造起灯,至今才完,我如今要和几个兄弟私去看灯一遭便回。”吴用谏道:“不可,如今东京做公的最多,倘有疏失,如之奈何!”宋江道:“我日间只在客店里藏身,夜晚入城看灯,有何虑焉?”众人苦谏不住,宋江坚执要行。正是猛虎直临丹凤阙,杀星夜犯卧牛城。毕竟宋江怎地去东京看灯,且听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