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0 回 烧夜香秦王明祷告 遣刺客元吉暗行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回 烧夜香秦王明祷告 遣刺客元吉暗行谋

词:

扰扰劳生,待足何时是足?据素性,随家丰俭,何劳拘束。得意浓时休进步,提防世事多翻覆。等闲白了少年头,空碌碌。谁不愿千钟粟?谁不爱黄金屋?奈五行,不是这般题目。枉使身心多计较,儿孙自有儿孙福。不须采药往蓬莱,但寡欲。

休题论俗闲词赋,再整伤伦古传文。

话说秦王,自从二妃诳奏妄诬,高祖怀疑之后,闷闷在宫,每日只在西书院内,观二典三谟。一日寝睡间,却得南柯一梦。梦至荒郊旷野,只见亡人死马,不知其数,向秦王伸冤啼哭。秦王梦中惊醒,问宫官什么时候。宫官答应说,“三更时分。”秦王分付记着天明圆梦。到了次日,秦王升聚事堂坐下,召李淳风近前。秦王说:“我夜来三更时分,梦中行至旷野荒郊,有许多亡人死马,围住我啼哭伸冤,不知主凶主吉?我想起来还是不祥之兆。”李淳风说:“不妨!这是主公东荡西除,南征北讨,杀戮生灵,冤魂相聚,无依无倚,以此形于梦寐,迁善则吉。”秦王说:“我知道了!”散却宫官,分付近侍:“打扫花园洁净,准备香案,停当来启。”不多时,宫官来奏:“香案俱已完备!”秦王斋戒沐浴,换了素袍,来至后花园内焚香,祷告天地,许下一百夜香愿,祈保寝睡安宁,免见凶魂惊恐。立愿已毕,径进西书院安歇,不进宫中。每日至晚,后花园焚香不提。

话说齐王元吉,一日驾到东府,来见英王说:“大哥!秦王自从回来,闻知每日在后花园烧夜香,不知他压镇朝廷,也不知压镇你我?明日是秦王诞辰,你我准备礼物,去他府中庆贺。大哥府内,有伶俐家将带一员,暗藏利刃,到他府中。饮酒之间,大哥开言,要看他的花园,多带些人役进去,着家将暗躲园中,待秦王出来焚香之时,乘机行刺。家将越墙而回,岂能干涉你我?他日大哥登位,安如泰山!”建成大喜,说:“三弟好计!事果得成,我登位之后,就传与三弟。我府内家将中有宇文宝,可以重用。”即忙宣宇文宝至殿,参见齐王。齐王备细分付。宇文宝说:“臣知道了!”一壁厢齐王辞别英王回府去了。宇文宝打磨利刃,准备不题。

不觉天色已晚,雾烟迷古道,星月满瑶空。次日早晨,高祖设朝已毕,英、齐二王上殿奏说:“今日是二哥寿诞,臣兄弟聊备礼仪,到二哥府中欢庆一日,特奏闻父皇!”高祖宣秦王近前道:“你大哥与元吉,今日到你府中庆寿,欢乐一日。”秦王奏说:“父皇!今日正值母难之日,不忍宴饮欢乐!”高祖说:“吾儿不要推辞!”着驸马柴绍监筵主席。四人辞驾出朝,来至天策府,下马离鞍,行至前殿,施礼坐下。一壁厢筵席齐备。但见:

麝兰喷宝鼎,仙乐彻云衢。妖娆翠袖品笙■,浅斟低唱;袅娜红裙供玉斝,妙舞清歌。美馔奇羞仙子府,珍羞异品帝皇家。

酒饮十巡,食供百味。齐王说:“二哥!大哥喜的是花木山水,把席面移进花园中如何?”秦王说:“屡因征讨在外,不曾葺理花木,无甚整齐。”

齐王说:“无过适兴而已,何妨?”秦王即时分付宫官,打扫花园,整置席面,在百花亭上。不多时,宫官来奏:“花园收拾齐备了!”四人起身离座,带了众官校,俱进花园,周围观看。只见:

凿池浚沼,叠石移山。艳丛丛有千品奇花,翠郁郁植多般异木。峰峦缥缈,不夸金谷风流。

台榭参差,端胜华林景致。地连岛屿烟霞外,花映楼台锦绣中。

看罢花园景致,来到百花亭内,锦墩坐下,四人开怀宴饮。那宇文宝寻一个隐身之所藏过了。英、齐二王是有心之人,饮不至醉;柴驸马尽情而饮,酩酊大醉,坐立不安。秦王说:“呀!驸马醉了!着宫官快扶向西书省安歇。”

天色已晚,英、齐二王起身辞回。秦王送出前殿,各人手执玉斝,又饮三巡。

英、齐二王相别去了,秦王散了众总管。

竟日御筵歌舞罢,酒阑人散各归门。

鼓打三更三点正,秦王思把夜香焚。

香汤沐浴重冠整,遍体龙袍别样新。

不用嫔妃和彩女,烧香只带二童跟。

龙行虎步投前进,直至花园里面存。

沉香桌放黄金鼎,白玉盘盛紫绛真。

虔告上苍尊王帝,端非为己保荣名。

专祈父皇增福寿,君正臣贤四海宁。

张尹二妃同善念,侍皇同享百年春。保兄建成常安乐,齐王元吉少灾迍。

年丰国泰民生乐,万里江山让二人。

分明天意,祝告之间,把宇文宝凶恶念头,化作良善心肠。那宇文宝听见秦王祷告,都是忠孝之言,心下自想:“秦王这等有仁有义,教我怎么下手?

不如投首了罢!”

正是秦王祝语罢,花阴深处闪来人。

一条大汉提钢剑,凛凛身躯八尺盈。

月下秦王呼:“壮士!你今到此为何因?”

宇文近前抄定手:“殿下千秋听诉闻。

臣是东宫宇文宝,英齐令旨谨遵行。

暗留臣在花园内,要刺秦王殿下身。

适听拈香祝告语,声声孝义尽忠心。

愚臣不忍伤王命,当驾真情剖诉明。

殿下早朝如奏帝,臣宁甘罪奏朝廷!”

秦王当时呼:“壮士!何似专诸事必成?

聂政毁形甘自刎,吉平三拷不扳人。

略将近日家邦事,说与将军仔细听。

隋亡四海刀兵起,数载勤劳为救民。

困来曾枕鞍鞒卧,渴饮刀头血水津。

化家为国俱荣显,反害同胞共母人?

今朝我死犹余事,万里江山不太平!

细想一番谁不是,皇天后土自分明!”

真心说透无遮隐,文宝心中暗忖论:

若还不杀秦王去,难见英齐二主人。

不如舍死全忠义,手举纯钢剑似银。

花园自刎宇文宝,万古流传作话名。

秦王说:“宇文宝空把一命丧却!谁替你凌烟阁上标名,丹凤楼前画影?”

秦王转身来到前殿,唤值宿总管过来,分付把园内尸首,撩出墙去,此事不要外面声扬。分付已毕,秦王自回西书院安歇。次日早晨,众总管俱至天策府伺候。秦王进朝,个个交头接耳,说昨夜主公险些儿被刺客杀了,天幸此贼自刎而亡!那柴驸马夜来醉酒,睡在西书院,直至五更,方才酒醒。起来也要去赶早朝,听见众总管丛着说话,连忙闪在背后。听众人说罢,便走出来问众总管:“说什么话?”众总管说:“皇亲大人!我们不说甚的。”驸马说:“我才听见说,二殿下险些儿被刺客杀了,这是怎么?”众总管只得把实情说与驸马。“因主公分付,不许声扬于外,以此不敢就言!”驸马见说大惊:“朝廷旨意,着我监筵主席,若非天佑,如杀了秦王,我也有罪了!”

且说高祖设朝已毕,各人按住不题,百官朝散。那英齐二王,出了朝门,并驾而行。齐王说:“大哥!想是夜来不曾动手?”建成说:“或因夜来,吃了荤酒,不去降香?且看今夜消息。”二王分别,各回府去不题。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将有半月光景,一日,英、齐二王相会,齐王说:“大哥!

想是宇文宝这贼,投首了秦王,就在他府中过活了?事又不成,反被他识破你我的勾当!如今也说不得好歹,再寻个计较,杀了他,才得安稳。不然,反要被他谋害!”说罢,各转王府去了。

话说平阳公主,一日宫官进午膳,公主分付宫官,去请驸马来食膳。不多时,驸马进宫,与公主坐下,饮膳已毕,公主问:“驸马!闻知建成、元吉,常要谋害秦王,这一向没有什么事么?”驸马把英、齐二王,遣宇文宝刺秦王的话,细说一遍。公主问:“你曾奏闻朝廷么?”驸马说:“因秦王分付,不许传言于外,所以不曾奏闻。”公主说:“父皇着你监筵主席,也恐弟兄有意外之事。若坏了秦王,家国皆休,怎么半月前的事,隐藏不奏?”

那公主桃腮喷火,杏眼圆睁,连忙打扮齐整,带了彩女宫娥,自到金銮宝殿,奏高祖去。只听金钏响,玉环鸣,值官大使吆喝:“近侍回避,公主上殿!”

直到驾前,花枝招展,绣带飘扬。朝拜已毕,高祖问:“孩儿有何事奏?”

公主说:“有不平之事,特来奏知父皇!”

凤语茑声呼万岁,直言正色见明君:

“因家突有不平事,特到金銮奏父闻。

一母胞生人四个,本来同气共枝生。

竟忘手足天伦重,反起贪谋妒害心。

父在金銮为帝主,建成守阙正储君。

受封元吉齐王府,女为公主步金门。

满门大小俱荣显,皆仗秦王创业成。

万里江山才一统,人心不足起谋争。

自从武德六年事,张尹英齐乱大伦。

私通宫掖真禽兽,笑杀群僚武共文。

女不对皇言此事,朝中谁敢再开唇?

近来数事皇知否?驸马监筵是证盟。

前遇秦王华诞日,故将羊酒贺生辰。

英齐暗带宇文宝,隐匿花园杀世民。

暗室亏心天早鉴,贼徒投首自亡身。

骨肉相残邦不幸,父皇决断这桩因。

齐家治国平天下,不治其家怎治民?”

公主诉罢衷肠话,高祖听言反怪嗔!

高祖说:“前日朕差驸马监筵,既有此事,缘何不来奏朕?况世民又没有此话来奏朕,你自回宫去,朕还要察访!”公主辞父回宫,一口不平之气,染病在宫。高祖闻知公主染病,着张、尹二妃探望。公主闻知,分付宫娥:

“闭了宫门,不许放二妃进宫。你说我病忌生人,免见罢!”

公主才闻发怒嗔,忙呼彩监共宫人:

“腰拴上了金钉户,休放偏妃到寝门。

我今染病因闲气,恨杀冤家是你身。

我本金枝皇帝女,不比红尘下贱人。

■炫裙钗忘礼义,朝晨送旧暮迎新。

妖狐枉把金笼罩,养杀终无报主恩。

埋怨内臣裴副监,晋阳宫里献佳人。

自从张尹为妃后,蛊惑吾皇半世昏。

人皮裹着飞禽性,粉面包藏野兽心。

无耻丧心来探我,从今不与再相亲!”

二妃被公主数落一场,心中大恼,喝令宫娥,把砖石乱打宫门,也把公主毁骂一番。

人怨语高声彻外,不妨惊动二妃身。

急呼彩女砖抛户,忙唤宫娥瓦击门:

“父皇着我来相望,何故无由毁骂人?

四人俱是同娘养,偏你如何向世民?

巧语花言贪宝贝,翻黄道黑爱金银。

挑唆兄弟伤仁义,搬调宫闱乱礼伦。

不记三从遵女训,全忘四德失闺箴。

孽口恶言污蔑我,有朝报应祸临身!

自从今日分颜后,再不将身踩你门!”

数落一番回宫去,公主心头忿不平。

公主郁病在宫。一日,与驸马说:“可着宫官,到天策府请秦王来见我,自有话说!”宫官径到天策府,见了秦王,启奏来意。秦王见说,也不摆驾,上马就行,径入后宰门,进宫见了驸马、公主,施礼坐下。公主说:“秦王!

请你来别无话说,有几件紧要之物,交付与你,日月龙凤袄、山河社稷裙、赐斩偏妃剑、金镶传国玺。你收回去,送与长孙娘娘,待朝阳掌印之日取用。

今建成、元吉与后宫合谋,觊觎宝位,不时设谋妒害。虽有天理,百凡也自要小心!我病体若好,凡事还有主持;恐天命不常,免被他人窃取!所以请你来,把镇国之宝,交付收藏。”一壁厢宫官进膳。驸马与秦王饮宴已毕,秦王辞谢公主、驸马出宫。宫官捧了御用之宝,跟随秦王,径回天策府不题。

悼古伤今涕泪流,同胞手足反成仇。

如何薄俗轻仁义,却把天伦扫地休!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