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0 回 淤泥河罗成死节 长安城秦府兴兵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回 淤泥河罗成死节 长安城秦府兴兵

诗:

蹑足危机肇子房,将军不解避锋芒。

成功自合归真主,守土何须乞假王。

汉祖规模应豁达,蒯生筹策岂忠良。

荒坟埋骨山腰路,驻马令人一叹伤。

牝鸡声里紫宸空,几树花飞满地红。

当代媚娘居北阙,一朝天子寓东宫。

树房倡乱皆张氏,社稷中兴赖狄公。

人事未形先有数,至今追忆李淳风。

烽火遥遥三径深,胡兵入寇势难禁。

偷生有丧君臣义,舍死能全节操心。

云暗雎阳天寂寂,月明灵武夜沉沉。

污青尚有流芳在,耿耿英名抵万金。

朝进忠言暮谪官,潮州远去夕阳残。

自将公道扶名教,肯惜雄文辟异端。

秦岭云横天漠漠,蓝关雪拥路漫漫。

百年身系纲常重,俯仰无惭到处安。

且停吊古闲中趣,重整兴唐鉴内词。

不题唐营计害功臣,且说苏定方回营,聚下众将,商计道:“唐将骁勇,不可力战,须用计谋。明日出军,可设天罗地网之计,必擒获矣!”着萧规领一支兵,伏于周希坡东;王院领一支兵,伏于周希坡西;常克新领一支兵,伏于中道左;董康迈领一支兵,伏于中道右;高雅贤领一支兵,伏于明桥东岸。待唐兵走绝之时.扎住阵脚,断其归路。王赛虎领兵挑战,许输不许赢!

苏定方自领一支兵殿后,调拨已毕,众将全装披挂。

茜红鸭绿,紫罗绣袄战裙新;翠帻黄巾,凤翅兜鍪缨簇绛。鱼鳞龟背,连环雁翅甲铺银;百宝狮蛮,鸾带板条绒织彩。擎戈执刀,陆地上拥出魔君;跨马乘骖,南山内驱来虎豹。

各领兵出营埋伏。到了次日,王赛虎发兵出营,鸣锣擂鼓,喊杀如雷。唐营报马飞报二王。罗成奏说:“殿下!臣今日出兵,务要决一胜负!”齐王说:

“敌兵此来,其势正锐,且捱数日,待兵威稍缓,然后发兵,战无不克。今日不可出兵!”罗成再不敢言。齐王拣下恶煞红沙忌兵之日,传令聚集众将,着罗成出兵。罗成奏说:“殿下!今日犯十恶红沙,猖鬼败亡,不利出师,望殿下容过今日,明日发兵!”齐王大恼:“你这贼!岂不闻朝中天子三宣,阃外将军一令!我要发兵,故意邪言惑众,阻挠军法!”喝刀斧手:“快绑出营,枭首示众!”正绑间,程咬金说:“罗士信!你就领兵死于阵上,也不失为英烈,怎么甘弃英雄,丧于二王之手?”罗成说:“程将军!你替我一言,若不受死,情愿领兵!”程咬金当驾叩头道:“殿下!罗成情愿领军!”

英王说:“既愿领兵,饶他一死!”取转驾前,齐王说;“与你半千人马,要全师取胜!”分付:“乔公山、程知节领一支人马,止许在明桥督阵,不许擅自举动。如违定按军法!”三将披挂上马,领兵出营。

不说二将明桥督兵,且说罗成一骑马,拥奔阵前,应声搦战。只听得一声锣响,门旗开处,闪王赛虎出马。战不数合,那汉将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王赛虎诈败,往前就走。罗士信不舍,后面追赶。不上数里,听得两哨里锣鸣,闪出常克新、董康迈,二将挡住,喝一声:“唐将休走!”

抡刀砍来,士信举刀就迎!

交锋未够十余合,接败漳南虎贲军。

士信整鞭追汉将,马嘶人喊似云腾。

舍身报主勤王事,追至周希坡面存。

罗成好似鸾和凤,苏帅如同撒网人。

多方设下漫天计,要害唐朝忠勇臣!

将近周希坡,信炮一声,萧规向东杀来,王院往西杀来,罗士信奋勇战斗。杀得烟笼银叶甲,汗透白花袍。二将战有十余合,往前又走,只听得画角齐鸣。罗成瞧见四面八方,重重叠叠,都是汉朝人马,铁桶一般,三面远远围定,前面周希坡挡住。周希坡有一带河,水浅泥深,号为淤泥河。罗成心下自想:“我今中计,总然杀出重围,兵亦不保,吾命难逃英、齐之手!”

纵马行至岸边,只见苏定方擎刀勒马,站在那岸边,吆喝一声:“唐将你敢跳过来,与我交战么?”土信大恼:“你这贼!怎么这早晚才来?”忙摇虎韂,急整丝鞭。那马跃身一跳,不防失脚,陷落淤泥河内。

虎将难逃今日难,将军怎躲这时迍!

平胸陷倒银鬃马,污水淹翻白虎神。

宝镫战靴泥糊紧,素袍银甲水中沉。

鞘内昆吾光失色,壶中宝箭没雕翎。

罗成怎把长枪使?士信难将铁简抡!

苏定方说:“唐将!你若归降东汉王,衣紫腰金,不失公侯之位!料今日有翅决难飞去!”那罗成听说大恼,急挽雕弓,乱拊刘军,中箭倒者六七人。苏定方说:“你这贼!我不伤你,你却先射我的军士!”

苏帅观罢忙传令,开弓箭发似流星。

柳叶射穿袍共铠,金镵凿透甲襕裙。

穿彻素袍流血水,凿开银叶溜红津。

初时中箭还摇战,射后多时不动身。

顷刻三魂归地府,须臾七魄丧幽冥。

英名未上凌烟阁,忠愤先归白玉京。

尽叹英雄年纪小,皆怜勇烈正青春。

晓来两捧鸣天鼓,白虎星官坠落云!

那乔公山暗差心腹报马,探知罗成阵亡,哨马回营,报知英、齐二王。

齐王说:“大哥!这番才遂你我之意!”传令取明桥督阵人马回营。乔公山、程咬金回至中军,齐王说:“咬金!你知道罗成消息么?”咬金说:“殿下有令,不许发兵,臣不知道!”齐王说:“探马来报,罗成兵败,投降东汉王了!你众将分付军士,各要小心防备!”散了将官。再表罗士信,十八岁降唐,二十岁身故。在生勇猛,死后英灵显魂到家:

夜晚夫人归画阁,怀中抱子甫三龄。

独上牙床浑不寐,伤心想起小将军。

边庭未卜凶何吉,哪讨传书寄信音。

去日叮咛怀怨恐,英齐恨我要伤身。

楼头鼓打三更半,月照离官正子辰。

矇眬合眼方才睡,听得人行手击门。

猛唤妻儿忙启户,夫人闻语便抽身。

倒撒绣鞋离画阁,反披罗■出房迎。

门开两下才方进,一阵腥红血喷人。

胁肋数枝狼牙箭,浑身射满皂雕翎。

看来果是亲夫主,吓得夫人半晌昏。

虎将近前忙叫苦:“娇妻听我诉原因。

昔日我随唐太子,东征西讨立功勋。

漳南反了刘黑闼,齐王差领马和军。

设计怀仇谋我命,拣将恶日要行兵。

走方诈败吾当赶,赶到周希坡下存。

汉兵乱射吾身死,行短齐王绝救兵。

句句果然冤枉事,特来家内显灵魂。

我妻从此休悬念,莫想吾生探你们。

好看三岁罗童子,无主冤家在你身。

你今若有夫妻意,守着罗童拜祖坟。

杞妻善哭城崩裂,窦女投崖诵至今。

三贞九烈全名节,地府重完未了姻!”

夫人惊醒南柯梦,斜倚围屏哭到明。

就是当夜三更时分,现魂与秦王。其日,秦王正领军将,到天晚安营。

半夜间,似睡不睡,似醒不醒,见罗成进营参驾,一十二拜,拜毕就往外走。

秦王问:“罗士信!你哪里去?”口内不答应,手中拿着一口剑,望东南上一指,就不见了,到了天明,秦王把梦中之事,说与李勣,问主何吉凶?李勣奏说:“此应罗成在边发兵,只候主公人马接应!”秦王传令起军。云行雨霁,风送水流。大军直到交河界口。英、齐二王分付众将士远远迎接。秦王进中军帐,英、齐二王见毕坐下,两下将官,俱各参驾,屯放人马。秦王问说:“罗成怎么不见?”齐王说:“这贼兵败,投降黑闼!”秦王问茂功:

“你说罗成出军,候人马接应,缘何归降黑闼?想夜来参见之时,就君臣分别了!”茂功说:“主公!罗成非不忠谋叛,因兵败阵亡!那日参驾,将星已坠,恐殿下忧烦,臣不敢言!”秦王见说:

仰面望天呼义勇,眼倾痛泪哭罗成。

投唐三载存忠义,未得封侯受帝恩。

盖世英雄瓶坠井,兴王壮士火熔冰。

老年慈母何人养?幼小妻儿空倚门!

似虎离山逢阱陷,如鸾遇网竟亡身。

擎天玉柱归何处,架海金梁哪里存。

纸棺屈陷忠良将,毒计冤埋展土臣。

伤情怨恨多时节,孱愁英齐两个人。

英、齐二王见秦王伤感,坐立不安,连忙把兵权交与秦王,道:“二哥!

我们到河间府屯扎,待奏凯之日,一同班师回朝!”英、齐二王去后,天色已晚。次日早晨,秦王升下中军帐,发放军情,众将参见已毕。且说漳南苏定方,差常克新、董康迈发兵。二将全装披挂,领军出营,排兵列阵挑战。

有唐营巡哨马报入驾前。秦王遣段志玄、高士廉出兵迎敌,殷开山督阵策应。

众将结束完备,领军出营,骤马临阵,各不通名交战。

两下里正战之时,见漳南阵后,愁云黯黯,冷雾漫漫,只听得半空中兵戈嘹亮,人马喧嘶,吓得汉兵魂不附体,口内齐叫:“逃命!空中有神兵杀下来了!”常克新、董康迈回头一看,东南上白袍银甲,一尊神将,随后阴兵一伙,神号鬼啸,杀将下来。二将大惊,拨转马就走。汉兵大乱,被唐将砍倒帅旗,把人马浑杀一阵。二将收兵回营,参见秦王。段志玄说:“臣等正与汉将交战,只听得那边一齐喊叫起来,说半空中有神兵杀下来了。彼兵大乱,杀了他一枝人马。”秦王见说,又惊又喜,问茂功:“不知何方神圣助阵?”茂功说:“此乃罗成阴魂不散,助阵杀贼!这次出军,主公亲自督阵,如有神兵,就得见了!”

惨惨流星坠碧空,齐王何自陷英雄。

只缘未建兴邦绩,怨气时看贯白虹!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