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0 回 龙畏虎三跳虹霓涧 臣救君大战落叶坡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回 龙畏虎三跳虹霓涧 臣救君大战落叶坡

诗:

燕台一去客心惊,笙鼓喧喧汉将营。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

沙场烽火侵胡月,海畔云山拥蓟城。

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收览诗篇归本传,再题名将定江山!

秦叔宝赚了敬德,看看来近,敬德大恼,也不顾追兵,放马又赶秦王。

追至美梁川、虹霓涧,秦王道:“前有涧阻,后有追兵,吾命休矣!”只得向空祝告天地:

仰面吁天忙顶礼,祝告虚空过往神:

“阳福高天青湛湛,阴司后土碧澄澄。

合在我兴唐世界,当坊神圣显威灵。

金鞭指路全吾命,圣手相扶过涧门。

若是无缘为帝主,连人和马涧中沉!”

手勒紫丝鞭指马,分付龙驹侧耳听:

“垂缰下井提高祖,踊跃檀溪救汉君。

数载功劳临阵斗,几年汗血走边尘。

一朝遇难须腾踏,今日临危莫爱身!”

龙马既闻分付语,晓似凌烟阁上人。

抖瞍身毛鬃尾乱,顿添龙性口喷云。

秦王刚把飞虎登扇一扇,连赠几鞭,只听得:

一声响亮惊天地,那马跳过虹霓那岸存!

秦王刚跳过涧去,敬德也追到涧边。秦王手指尉迟恭:“胡儿!你笑我父皇不是真命天子,怎么三五丈阔的虹霓涧跳过,不伤吾命?”

太子擎鞭呼敬德,秦王勒马唤胡人:

“若言我父非真命,怎么数丈虹霓不损身!”

敬德闻言心自恼,口喷杀气骂储君:

“不怕吾时休要走!妄言真命哄谁听!

这番定要生擒你,怎出天罗地网门!”

语罢尉迟低祝告:“虚空神圣鉴微诚,我是兴刘忠勇将,不比畏刀避剑臣。

有分身荣飞过涧,无缘此地丧残生!”

奋身打动乌龙马,定业枪鞭手内擎。

那马好如龙驾雾,尉迟一似虎腾云。

须臾跳过虹霓涧,又赶秦王李世民!

那敬德一骑马,也跳过涧去。恰好秦叔宝也追到涧边,大喝一声:“胡儿休走!勿伤吾主!”敬德说:“唐将!你过涧来!”叔宝心下自想:“他如今脚踏实地,我若跳过去,倒着贼手!得他退一箭之地,我方好跳涧。”

唐秦王走了也罢,远远地煞住马,要看皇兄跳涧哩!叔宝口中自语:“主公还不走,看些什么?”站住着,拿起弓稍,指一指,意欲叫秦王走了罢!秦王说:“皇兄叫我放箭!”连忙飞鱼袋内取弓,走兽壶中拔箭,扯开弓,搭上箭,正要射时,心内自忖:“我这箭射去,恐失一员名将。久后若得这厮归顺,愁甚江山不稳!”秦王就把箭头扭掉,箭绕身转,扯满弓,一箭射去,正中敬德乌油甲掩心镜,一声响,敬德回头瞧见大恼:“我不曾伤你,你怎么倒放冷箭!”高叫一声:“泼唐童休走!”兜转马又赶秦王。赶有四十余步,叔宝高叫:“胡儿!莫伤吾主!”

秦琼纵马方临岸,铁简钢枪手内擎。

青锦战袍笼虎体,英雄压赛二郎神。

祝告上方三界帝,虚空过往众神明:

“争名夺利因唐主,舍命忘生为李君。

合为我主擎天柱,顷刻飞腾不损身!”

祝罢加鞭牢踩镫,呼雷豹踊似云腾。

半空人马飞腾去,保驾将军过涧门!

秦叔宝也跳过涧来,一时间性急了些儿,被马鞍鞒前心只一扛,咽喉内骨碌碌泛起一口血来,又恐尉迟见了作笑话,连忙咽了下去,一连回红三口。

秦叔宝按上界天蓬星,尉迟恭按上界黑杀神,怕天蓬难为黑杀,以此天降三分病与叔宝,教他上阵常带三分病。这个是三跳虹霓涧,还有三鞭不及二简,这是怎么说?尉迟在柏壁关下,鞭打马三保、段志玄、程咬金,中伤不损其命;秦叔宝在秋风岭下,简打死魏雕儿、张赛虎,所以三鞭不及二简。散话休题,再说叔宝跳过涧来,正是三更时候,月朗风清,照耀如同白日。叔宝喝一声:“胡儿休走!”敬德回头只一瞧:“呀!这厮也跳过来了!”拨回马,挡住叔宝。两个各不通名交战!

尉迟恭举钢鞭来迎勇将,秦叔宝抡铁简对敌豪英。

正遇着夜阑天碧空如洗,彩云收烟雾散月朗星明。

初相见急抡鞭花飞雪卷,乍交锋忙举简蟒走蛟腾。

鞭打来秦叔宝飞仙落马,简挥去胡敬德凳里藏身。

一个是傲荡舟尘寰少有,一个是秦白起盖世无伦。

从子时直杀到蟾光初坠,海东头明朗朗捧出红轮。

战一百二十合不分胜负,尉迟恭生巧计智赚秦琼。

蓦然钢鞭架住劈楞简,取问唐朝保驾臣。二将从半夜斗至天晓,不分胜负。敬德举起竹节鞭,架住劈楞简。秦叔宝说:“胡儿,你输了!”敬德道:

“说哪里话!你我的武艺,岂可不知?怎么说一个输字?”叔宝说:“既不输,怎么架住我的简?”敬德说:“我与你名将对名将,怎么不通名姓,就等闲这等混战?如今你我各转山坡,把盔甲鞍马,拴束整齐,通一个名姓,好与你交战,万古也留一个英名!”叔宝说:“言之有理!”二将收了兵器,各转山坡。消停片时,整顿衣甲,结束雄威。看秦叔宝怎生打扮——戴一顶凤翅盔:

猛兽吞头嵌宝珍,银磨四缝巧攒成。视盔砌就团圆月,护顶裁成一片云。飘火焰,簇绯缨,锦鍪凤翅淡金妆。巍巍气象真雄武,皎皎光华耀日明。

盔下一条平颔带:

一块龟文玉碾成,牢拴绛缕锁盔平。蚕丝茜染绯绯色,螮 谁拈细细绳。喉下扣,颔边分,肩窝两道淡霞生。朱蛇附耳喷红雾,赤蟒沿腮吐火云。

穿一领青锦战袍:

缕缕冰丝出茧蚕,织成云锦染天蓝。平攒鸾凤销金袄,胜似鹦■绿战衫。缨络袖,缠枝边,花娇叶嫩色鲜妍。将军卸甲归营去,一片青云人洞天。

贯一副银锁甲:

五色明珠缀锦边,银铺雁翅绿绒穿。宝妆玉带牢牢系,杂彩绒条紧紧拴。欺柳叶,胜连环,玲珑乱摆响珊珊。翻波龟背经霜重,出水龙鳞带雪寒。

系一条宝妆带:

颗颗明珠细叶丛,万金苍壁也难同。鸦翎琥珀分青绛,祖母珊瑚间绿红。金灿烂,玉玲珑,束袍龙甲助威风。良工镂就斑斓兽,巧匠雕成洒墨容。

穿一双软皮靴:

四缝穿云软底帮,染成颜色淡鹅黄。麂皮砌就云跟浅,麂鹿裁成吊面长。穿玉凳,步朝堂,昔贤制就配冠衣。践开塞北三冬雪,踏遍山前半夜霜。

弯一张画鹊宝雕弓:

形势弯环似怪蛟,虎筋龙角两坚牢。铁胎稳衬宜缠束,鹊面匀铺每用胶。青玉扣,戗金梢,惯随将士显英豪。飞鱼袋内斜悬处,新月浑疑下九霄。

插一壶雕翎点钢箭:

挺挺匀匀上下齐,颈边微束桦桃皮。雕翎妆点迎风迅,朱扣深圆用更宜。通州杆,紫金镵,穿杨落雁打头围。弓开皎月离弦去,一点明星下玉梯。

悬一口太阿宝剑:

斩将降魔利刃坚,能安社稷静狼烟。暗临黑木蛟螭泣,擎出青霄鬼魅潜。欺巨阙,赛龙泉,光芒直射斗牛间。金妆靶插沙鞘里,上阵常悬宝带边。

使一对劈楞简:

镔枪磨成利更坚,冲锋戳将敢争先。寒光洼面金丝细,猛兽吞头玉靶圆。生杀气,助威严,斜钻虎眼绿绒穿。都来数尺昆吾宝,立国兴唐三百年。

擎一杆火炎枪:

久炼成钢火气融,全凭烈焰夺神工。琢磨铦利如银蟒,巧结朱缨似火红。纯锬杆,钻如锋,将军擎处建奇功。梨花乱舞飘寒雪,上下萦回弄晓风。

骑一匹呼雷豹:

王勒金鞍控紫丝,呼雷斑豹现龙姿。英雄削竹批双耳,奋迅钻风入四蹄。欺獬豸,胜狻猊,口喷红雾汗流珠。千金骐骥奔雷疾,万里神媒掣电飞。

尉迟恭怎生披挂——戴一顶铁幞头:

巧制凌云足伟观,最能避箭御锋尖。炼成刃铁凭离火,磨琢乌金赖坎泉。偏出类,果威严,他年图画在凌烟。胜如银凤盘双翅,稳似金盔不卷檐。

铁幞头下红抹额:

半幅香罗巧用工,猩猩血染赛丹枫。犹如晓日升霄汉,好似朝霞丽海东。绯焰焰,绛丛丛,火云一朵现瑶空。壮观武士威仪肃,善助将军胆气雄。

穿一领皂罗袍:

谁把冰绡墨染乌,旋教织女下工夫。名花朵朵朦胧现,翠叶枝枝惨淡铺。裁剪就,称征车,销金袖裹紫氍毹。半空黑雾笼彪体,一片乌云罩虎躯。

贯一副乌油甲:

密密排联一簇新,光华内外不沾尘。蛟头龟背烟熏就,锁子连环墨染成。寒雾起,冷光生,浑如北海老龙鳞。乌金砌就遮身宝,上阵偏笼黑煞神。

系一条狮蛮带:

巧剪金花戏水蛟,满腔镶嵌绿琼瑶。平欺苍玉镶金带,绝胜红绒勒甲绦。拴战铠,系征袍,将军结束逞英豪。一条黑蟒缠彪体,数尺乌龙恋虎腰。

穿一双抹绿靴:

海兽犀皮软更坚,裁成巧样蹑云端。条条细缝金丝嵌,朵朵云跟缟线盘。行御道,上金銮,斜飞宝凳跨金鞍。行军不畏严霜冷,出塞何愁朔雪寒。

弯一张铁胎弓:

玉靶金梢不等闲,良工巧制用心坚。高低劲直端然正,上下匀停各不偏。花鹊面,虎筋弦,曾将三箭定天山。常随将士临军阵,稳称飞熊袋内悬。

插一壶金星箭:

劲杆苗条紫竹青,攒锋似簇满壶星。狼牙利凿追人魄,柳叶尖芒取兽魂。乌犀扣,雁鸿翎,能扶将帅立功名。会看猛虎岩前丧,曾见双雕落紫云。

悬一口龙泉剑:

造就千将心力劳,纯钢锋利足吹毛。寒光皎皎凝秋水,宝气腾腾射九霄。犀角鞘,彩绒绦,将军悬带趁熊腰。崖前卞子诛双虎,水底澹台斩怪蛟。

使一条竹节鞭:

竹节匀排虎胫圆,绿绒绦扣腕边悬。宛如北海蛟离穴,却似南山蟒出岩。清虏寇,灭狼烟,受恩曾得觐君颜。坎离锻就纯钢铁,佐定唐朝三百年。

擎一杆刃铁枪:

刃铁枪横丈八长,曾经百炼锻成钢。铦铦利攥明如雪,皎皎尖锋白似霜。生杀气,长寒光,从教展土任开疆。穿胸常把征人丧,透甲能令战士亡。

骑一匹金脊乌龙马:

生向天池本异常,浑身泼墨按乾方。卷潮风势归蹄速,接尾金辉透春黄。妆玉勒,饰雕鞍,一声嘶入战争场。乌龙顿断黄金锁,黑虎掀翻白玉椿。

二将披褂完备,骤马临阵,叔宝说:“来将通名来!”敬德道:“吾乃定阳王驾下之臣,总兵官宋金刚麾下,前部先锋将,覆姓尉迟,名恭,字敬德!唐将,你通名来!”叔宝道:“吾乃大唐驾下之臣,西府秦王麾下大都督,姓秦名琼,字叔宝!”二将正要交战,叔宝见秦王远远地还站在前面,口中自语:“主公走了也罢,站着看些什么?知道谁强谁弱?”举枪望秦王一指,意教走了罢!秦王说:“皇兄教我料阵!”把马赶近前几步。

巴豆军前发怒,槟榔咬碎银牙。人参便把大刀拿,贯众交锋出马。巧伺乌头就砍,要看血溅朱砂。两骑海马阵前夸,不知谁死在川山甲下!

尖尖枪镔铁制妆成世界,黑缨枪刃铁打造就乾坤。

雄赳赳二郎神初临凡世,气昂昂黑杀曜乍离天门。

一对虎共争羊交持洞口,两条龙相竞宝戏舞波心。

明晃晃走银蛇当场赌斗,亮铮铮飞王蟒对阵交兵。

这一个要搠翻鄷都地户,那壁厢到刺倒白玉楼门。

枪击枪叮当响纷纷火焰,杆着杆声哗剥凛凛寒侵。

直杀得云惨惨雾昏昏尘笼铠甲,露涓涓烟霭霭汗湿袍新。

他两个枪对枪战有三百余合,不分胜败。二将撒下手中枪,一个举起竹节鞭,一个抡动劈楞简,两员将,鞭简相持交战!

叔宝为唐争世界,尉迟因主夺乾坤。

怪龙忿怒翻江海,猛兽生威出岭岑。

这个探背抡鞭分顶下,那个伸腰磨简望身奔。

鞭来简架叮当响,简打鞭拦哗剥声。

落马飞仙鞭打去,藏身镫里简斜临。

钢鞭扬起妖魔惧,铁简抡时鬼魅惊。

简似神䲡初出水,鞭如巨蟒乍穿林。

苦战缘何无胜败,恶争因甚没输赢。

尉迟黑煞天宫曜,叔宝天蓬帝座星。

隋朝世乱天差下,共助唐朝有道君。

暂时两处为名将,久后同归一殿臣!

陡坡前鞭抡敬德,高冈下剑舞秦琼。深乌马左盘右踅,豁刺刺张翻下水船。呼雷豹电闪星移,骨碌碌旋风随地卷。鞭迎简进火流星,简着鞭腾蛟戏蟒。使简的轻扇虎腕,犹如织女穿梭;使鞭的款动彪躯,好似舟人竞渡。鞭依三略法,虎将丛中无敌手;简按六韬文,英雄队里独为尊。

秦王见了二将杀法,不分胜败,心下踌躇:鞭来怕伤了秦叔宝,简去恐损了尉迟恭。吾今若得此一双名将,何悉天下不归大唐?但见叔宝、尉迟,枪简钢鞭,整战一千余合。叔宝心中暗夸敬德的武艺,敬德心中喝采叔宝的威风。正战之间,恰好远远的见一支兵来。叔宝连忙把简架住鞭道:“敬德!

你我的本事都知道了,如今前面有一支兵来,我与你指兵罢战。也不知是我唐朝人马,也不知是你刘朝人马。若是你刘朝人马助你,拿了我去不打紧,我唐朝好汉极多,似我等辈,车载斗量,高如我的,还有几员;若是我唐朝人马助我,拿了你去,可怜那刘武周,举眼无人。止倚着你一个!”言未绝,只见人马看看来近,旗号上写着“执金吾上将程咬金”。敬德说:“是你唐朝人马!”叔宝说:“大丈夫语在言前,终不然是我唐朝人马,又与你交战!

记兵回去,明日再来,定夺输赢!黑贼不要畏惧不下关来!”敬德道:“说哪里话?你不要怕我,缩首营内!”二将鞭简绝住,各回不题。

叔宝归唐武德年,功劳尽在美梁川。

英雄三跳虹霓涧,落叶坡前简对鞭。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