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7 回 茂功智说秦叔宝 世民义释程咬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七回 茂功智说秦叔宝 世民义释程咬金

诗:

紫泥封诰下金銮,御笔题名墨未干。

虎节生风天上别,豹韬翻月帐前看。

三秋紫塞笳声断,万里黄沙剑气寒。

鱼海洗兵烽火息,会看飞捷报长安。

阴风猎猎满旗竿,白草飕飕剑戟攒。九姓羌浑随汉节,六朝翻落纵戎鞍。霜中入塞鹏弓硬,月下番营玉帐寒。今日路旁谁不指,穰苴门户惯登坛!

歌两首出塞诗,说一回兴唐传!

且说家童背了双简,出了宅院,过长街,穿短巷。自古说:宝剑卖与烈士,红粉赠与佳人!出得一千贯钱的不会使简,会使简的,又出不起钱。高来不成,低来不就。正行来到云阳闹市,站住了脚,聚下许多人丛着看简。

恰好茂功行来,口上自语:“这一丛人在此看什么?”也挤到人丛中去看。

只见是镔铁劈楞简,茂功心下自想:“这简好似秦叔宝的,怎么在这个人手里?”连忙走近前来,打个稽首,问说:“善哥!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

那人回说:“先生!是镔铁劈楞简,乃安邦定国之宝!”茂功说:“既然是贵宝,怎么舍得卖与人?”那人答应说:“我家大人体官闲住在家,如今卖了这简,要修行办道去也!”茂功说:“会使简的这位将军,料不是等闲之人家!”童笑说:“天下有几个秦叔宝!”茂功听说了姓名,心中暗喜:“我正要访他,凑巧遇在这里!”再不闲言细问,他往东去,跟他到东;往西去,随他到西。那家童卖来卖去,不遇着一个买的,撤身转回宅院。茂功一路跟着,直至秦叔宝门首。茂功说:“大哥!你替我通报,说有乡亲相访!”家童行进厅前,叔宝问:“这简怎么不卖去?”家童说:“只有看简的,也有闲问价的,不曾遇着个买者!”叔宝说:“明日卖罢!”家童说:“外面有个道士,说是大人的乡亲,特来拜访!”叔宝心下想了一会:“我平昔没有什么道士是我的亲友!”唤家童出去:“问他姓什么?”家童走出外面问说:

“先生尊姓?”先生说:“大哥识字么?”家童说:“我不识字。”先生道:

“我说一个字与你记着,双立人加一余字。”家童走入里面说:“大人!那道士也不说姓张姓李,只说双立人加个余字。”叔宝道:“双立人加个余字,是徐字,什么徐道士,止有当初同在金墉魏王驾前徐茂功!他便惯行这等的诡道,只恐是他!你去请他进来。”家童把先生请进厅前,叔宝远远瞧见,微微冷笑,果然是徐茂功!

二人相见施礼。茂功说:“长兄大人!别久情悬,曷胜欣仰!”叔宝说:

“先生不聆教益,鄙心生尘!这一向在何处?”茂功说:“大人!我小弟守拙在家,因念长兄,乘兴远来。”叔宝说;“先生来得甚好!我如今喜隐林泉,懒趋富贵,蒙贤弟下顾,聊且烹茶煮酒,叙阔言怀!”正是:石鼎烹团月,金樽泻玉浆。二人饮酒论文,情欢意洽。

茂功问道:“长兄大人!如今在东郑王驾前掌什么兵权?”叔宝说:“这里是长随营,闲住在此。俸粮也不受他的,何兵权可掌?”茂功说:“东郑王这等轻贤慢士,把兄闲住在此,正谓有眼无珠,不识泰山沧海!目下各国招贤,长兄何不别投一邦,择主而事,何苦淹留在此?”叔宝道:“徐弟!

虽则各邦招贤,我想起来,龙蛇混世,玉石同山不辨真假。想魏王这等基业,转盼间身死国亡,何况尔我!”茂功说:“长兄!岂不闻治极生乱,乱极生治?一朝革命,必生治世之君。如今唐秦王,却不是真命紫微星?”叔宝说:

“唐朝虽是真命天子,若论你我,不该投唐!想魏王四马投唐,被秦王数次羞辱,直逼到断密涧而亡。你我若去投唐,就不忠了!”茂功说:“长兄之言,甚是有理!只一件,想昔日秦王在老君堂,被程咬金拿住要杀之时,你为何把劈楞简架住宣花斧,救秦王性命?那时节食魏王俸禄,受魏王恩荣,倒不尽忠,如今魏王死后,却要尽起忠来?”叔宝说:“徐弟!似你这等言语,想必你归顺唐朝了?”茂功说:“逢乱离之世,遇真命之主,我不归顺,是不智也!实不相瞒,长兄!唐朝高祖,封我调兵军师,掌生杀之权。今因山后定阳王刘武周一员大将,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枭勇绝伦,武艺无敌。唐朝将官,尽被杀败。小弟在秦王驾前,举荐长兄的威名。主公思念兄之大恩,恨不能插翅相会。因统兵在边,不得亲谒,特命小弟奉请,万惟降重!”叔宝说:“徐弟!你早来三日,我就奉命同去。今来迟三日,不可去了!”茂功问:“怎么早三日去,迟三日不去?有何缘故?”叔宝说:“因世乱兵荒,不愿出仕。三日前发下誓愿,永不扶一邦,掌一国!誓愿已出,便难改了!”茂功问说,“秦大人所恨甚么,立誓不移?”叔宝说:“我自己心上的事,说与贤弟知道!”

叔宝开言告友人,对天立誓不相争。

荒荒世乱无真主,虎斗龙争各并吞。

世事猬毛空叹息,枪刀林里度时辰。

追忆当年成画饼,寻思往事暗消魂。

披霜带月空劳力,跨马抡枪枉用心。

数载雄图甘罢手,几年汗马总飞尘。

兴亡好似花开谢,富贵犹如聚散云。

魏王兵丧神师计,四马投唐谒李君。

岂被秦王怀旧恨,邢公山下叠亡魂。

范蠡归湖因远害,张良弃职为全身。

闲临云水邀风月,静掩柴扉玩古今。

吾今避乱埋名姓,守分随缘学隐沦。

茂功说:“长兄!你是四海驰名大将,何出此畏缩之言?惹人谈笑!我小弟也有衷肠,说与长兄知道!”

语罢茂功抄定手,“秦王传告长兄闻,本欲登堂来奉聘,奈因征讨在边庭。

怀恩时刻图衔结,仰莫豪雄过宝珍。

商临版筑求贤士,汤聘能臣起有莘。

弓旌已到河南境,轮帛初临洛蕊城。

邮亭宿处时看剑,莫使尘埃蔽斗文!”

叔宝说:“徐弟!你岂不知我为人?发愿不为官,心已成灰,莫误你军国重务!望贤弟替我拜复秦王,乞恕不恭之罪!”茂功说:“秦大人!古语说得好,人生不富亦不贵,空作堂堂一丈夫!小弟还有一言,说与长兄。

曾闻伊尹归汤帝,韩信图王别楚君。

吴起杀妻求拜将,燕昭乐毅破齐城。

良禽栖宿寻高树,猛虎潜藏择远岑。

玄豹成文新气象,神龙得雨任飞腾。

改邪归正为贤士,弃暗投明是俊英。

叔宝如同贪睡虎,茂功权做采珠人。

长兄若不投唐去,羞耻难回见储君!”

茂功说:“秦大人!唐高祖宽洪海量,仁德之君。秦王每在众总管面前,夸兄义气英勇,如人中之龙。尊兄若不归唐,只恐今时挫过,后日难逢。既不去罢!”连忙起身,口便说去,脚步不动。又说:“秦大人!还有一件事,只闻得尉迟恭杀法利害的名,却不曾见面。我有敬德形像在此,与大人瞧一瞧!”茂功身边取出来,挂在壁上。有一顿饭间,那叔宝正眼儿也不看。茂功依先收卷,放在身边,口内自言自语:“好尉迟!把唐朝将官个个唬倒,今日秦将军见了,也不敢抬头,果然天下有一无二!”叔宝说:“徐弟!你言差矣!当日我逢大阵,直杀得丧魄亡魂;逢小战,如摧枯拉朽,你岂不知道?”茂功说:“秦大人!小弟便知道,那时将军不曾逢着这等一个对手,若与他对敌得的,方是一员名将!

说起敬德无比赛,刚强世上少同伦。

全凭鞭马争天下,惯使长枪定太平。

四海闻名皆丧胆,三军题起尽消魂。

阵前发怒如雷响,震得山河彻底浑。

欺敌贼人离洛蕊,若存惧怯总休论!”

茂功说罢秦琼怒,虎将心头冒火云!

叔宝说:“徐弟!你拿那影像来我看!”茂功说:“秦大人!才看得不耐烦,怎么又要看?”茂功故意把影像一半,笼在衣袖里,一半露出外边,把眼瞧着别处。那叔宝冷地夺过手来,扯得粉碎,分付家童:“打磨劈楞简,投唐去也!”

火上浇油重长焰,怒发冲冠口咬唇。

英雄队里吾为首,虎将丛中我是尊。

上阵交锋无对手,攻城略地鬼神惊。

八方尽识秦琼字,四海咸闻叔宝名。

分付家童磨利简,不擒黑贼枉为人。

时来虎向深山去,运至龙腾大海门!

秦叔宝正准备投唐,家童来报:“外边有牛进达、牛进雄来相访,”叔宝说,“先生少坐,我出去相见他弟兄。”叔宝走出厅前,施礼坐下。牛进雄说:“秦大人!如今趁唐兵乍退,我们须寻一个去处,在此守些甚么?”

叔宝说:“贤昆玉尊意,要往哪里去?”牛进雄说:“凭大人明见,我兄弟特来请教!大人若去归顺一邦,愚兄弟随伴同去;大人若自立一国,我二人情愿执鞭;大人若去修道,我二人共隐烟霞!”言绝,程咬金也来相访,入厅施礼。咬金说:“你二人来访秦将军,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你们在此计议甚么事?”叔宝说:“我们计议要寻个安身所在。”程咬金道:“我今日来,正为这一桩。如今大人尊意,往哪里去好?”叔宝说:“我欲归顺一邦,不能够遇着真命天子,所以犹豫不决。”牛进雄说:“秦大人!往往闻人传说,唐朝是真命帝主。”叔宝说:“我也曾闻来,就归了唐罢!”咬金见说投唐,闭口无言。叔宝说:“程制节,你来要商量去向,如今有了所在,又不言语,莫非你不欲归唐?”咬金说:“将军!你岂不知道,我与秦王有一斧之仇,怎么去得?”叔宝说:“不妨!我寻一个人,替你在秦王驾前讨得饶,保得你无罪,你心下如何?”咬金说:“将军怎么能够?”叔宝说:“不难!其人见在家下。”叔宝入书院内,请出茂功来相见。牛进雄说:“原来徐先生在此!”茂功说:“我已归顺唐朝,蒙高祖官封调兵军师,先斩后奏。今随二殿下征讨列国,秦王因思慕秦将军,特着我来相请,天幸遇着列位将军。

趁此机会,一同归唐何如?”叔宝说:“程制节,有军师在唐,保得你无罪!”

咬金说:“既蒙救护,小弟愿随!”叔宝说:“你三位回去收拾家眷,今晚到我家里会齐,明早五更出城。”茂功问:“罗士信在此么?”叔宝说:“士信远出未回。”

各人辞归,整理行装停当,将次更阑人静,都来到秦叔宝府内聚下。到了五更时分,秦叔宝说:“你各人管着家小,先出南门,我去辞一辞东郑王就来。”咬金说:“你我非是他臣子,辞他怎么?”叔宝说:“大丈夫行事,怎么来不参,去不辞?”叔宝全装披挂,手执劈楞简,跨下呼雷豹,直至东华朝前,应声高叫:“东郑王!我是长随营的秦叔宝,投唐去也!”雷震相似,吆喝一声,兜转马就走。

正值早朝时分,遇着单雄信入朝,问说:“秦将军哪里去?”叔宝举起劈楞简,口称:“我投唐去!”吓得单雄信撩斜一骑马,跑进朝门。叔宝来到南门下,见众人还未出城,叔宝说:“你们来了多时,怎么还不出城?”

咬金说:“守城军因天早,不肯开门!”叔宝说:“终不然不开门,就不去了?”举起劈楞简,看定三横锁,响亮一声,砍断锁,把门大开,齐拥出城。

正是:撞碎玉笼飞彩凤,掣开金锁走蛟龙。

再说东郑王驾设早朝,聚下文武,朝贺已毕,郑王问说:“寡人正出分宫楼,听得外面甚么人喊叫?”近侍官答应:“是长随营的秦叔宝,今去投唐,特来辞主人!”东郑王见说大恼:“这贼故意如此,分明轻觑寡人!”

差锦衣武士:“快到长随营看的实回报!”不多时来奏:“一总去了四家!

秦叔宝、程咬金、牛进雄、牛进达,家小尽去了!”郑王见说大恼:“不知哪一门上放了细作进城,透漏去的!”一面分付管营统兵官,用心防守城池,恐生内变。

不题东郑王防备,再说茂功众将,行至伊州城馆驿歇下,茂功来至帅府启复秦王。秦王分付:“摆半朝銮驾,迎接秦将军!”不多时,驾至馆驿,把叔宝接进帅府。秦王请叔宝正面金校椅坐下。

太子躬身尊虎将,将军施礼答储君。

相逢未论君臣礼,且尽求贤聘士心。

父皇思念兄恩重,辱弟何由得见君。

筑坛拜将非今日,报答当年活命恩!

秦王拜叔宝为皇兄,叔宝转身行臣礼,一十二拜,三声千秋。牛进雄、牛进达俱各朝拜。止有程咬金远远自缚,俯伏在地。秦王问:“那俯伏的是谁?”徐茂功答道:“是程咬金!因当初斧劈老君堂,有弥天大罪,未经恩宥,不敢近前朝拜!”秦王说:“为人臣该尽忠效力,此是各为其主,赦卿罪犯!着他上来。”那咬金膝行上前,叩头朝拜。秦王道:“我便饶了咬金,父皇恨写在御屏风上,如见朝廷,倘不肯饶赦,何以解救?”茂功说:“不妨!臣有几句话,教他答应朝廷。”秦王说:“既有良策,早须教他!”一面分付厨司设宴,庆贺秦将军。不多时,筵席完备。你看皇储席上擎金斝,虎将筵前进玉卮。饮宴已毕,众将都到驾前谢恩,各出帅府。秦王止留下叔宝、茂功二人在府。秦王问:“皇兄!将帅之道,何者为先?”叔宝说:“为将用兵,必须仁智勇兼备,方可无失。臣记得一篇兵家捷要,奏闻殿下。

干戈肇制轩辕氏,兵法相寻孙武子。

周朝尚父《六韬》书,汉代黄公《三略》史。

用兵之法如作文,纵横变化麾三军。

法无定体要圆活,临锋决胜成奇勋。

上胜以仁中胜智,下胜惟恃勇为利。

凡为将有此三能,可作皇朝梁栋器。

不贪不杀爱黎民,惜物存公赏罚均。

守静发扬机莫测,刚柔相济更存仁。

运筹帷幄奇谋应,千里兴师能取胜。

强横剧盗要先除,万世洪基然后定。

勇敢挥戈敌万人,摧坚破锐是雄图。

有谋有勇堪为将,有勇无谋非丈夫。

出其不意攻无备,死地屯兵须要忌。

晦冥淫雨莫兴师,鸟兽风云止存细。

要知贼寇暗偷营,仰察天文早备兵。

为将若能明此道,狼烟早息见升平!”

秦王听罢,大喜。谈论间,不觉斗转星移位,更阑月近西。各回寝帐安歇不题。

老天有意助秦王,虎将贤臣接踵降。

沧海骊珠苍水玉,不教遗失尽归唐。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