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 回 李公子晋阳兴义兵 唐国公关中受隋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回 李公子晋阳兴义兵 唐国公关中受隋禅

卷首词:

花开禁苑春光早,万紫千红斗新巧。

偷香粉蝶艳丛飞,酿蜜黄蜂芳径绕。

秋千蹴罢玉钗横,倦倚银屏午睡清。

芳草梦成谁唤醒,绿杨枝上一声莺。

紫薇正放红葵吐,金屋珠帘雏燕舞。

绿荷池内戏鸳鸯,白玉栏前语鹦鹉。

绣窗倦倚鬓云斜,几阵熏风透碧纱。

上苑日长无个事,笑将金剪剪榴花。

梧桐叶落秋风剪,宝鸭香清门昼掩。

石盆池养锦鳞鱼,氍毹毯卧金铃犬。

香飘庭院桂开时,起向妆台画翠眉。

为爱仙花簪绿鬓,下阶轻折月中枝。

长空四野彤云堵,碎剪琼瑶风乱舞。

阴凝玉箸傍檐垂,阳转寒梅迎腊吐。

香腾宝鸭瑞烟斜,绣幙珠帘户半遮。

坐向围炉看侍女,敲冰旋煮凤团茶。

晴窗煮茗谈经史,静夜挑灯阅简编。

要识古今兴废事,分明都在话中传。

义兵严整起并州,四海烟尘一旦休。

唐为宽仁兴帝业,隋因政乱失金瓯。

龙姿日表山先定,天与人归岂妄谋。

创业洪基三百载,相承安享太平秋。

天地原从太极分,始生盘古立人伦。

有巢构屋民安业,钻火烹炮号燧人。

伏羲画卦通玄妙,始制文书代结绳。

圣德神农尝百草,耕耘五谷济饥贫。

轩辕济济衣冠盛,陆地行车舟渡津。

三皇始治蛮夷顺,五帝登基雨露均。

尧舜禹汤民快乐,夏商桀纣起刀兵。

后稷太王修圣德,文王渭水遇贤臣。

武王代纣朝歌破,一定周朝八百春。

三十六王承帝业,纷纷战国起征尘。

虎踞鲸吞十八国,七雄戈戟总如林。

始皇一统捐仁政,三世沦亡在子婴。

楚汉争锋逐秦鹿,高皇有谶定乾坤。

二十四帝相传位,汉末三分杂霸兴。

六朝社稷崇虚诞,大业当隋炀帝昏。

乱政荒淫天道灭,穷奢极欲害生灵。

扬州贪看琼花好,四十离宫接水滨。

江都县里身遭弑,三十余年社稷沉。

隋官禅位唐高祖,业创长安锦绣城。

这几句单表今古帝王相传之统,周秦休说,汉晋不题,按史实录,表一部唐秦王建国的故事。词话中褒善贬恶,贤否阐扬自词人;崇正逐邪,是非留传于今日。隋朝革命,天降列宿临凡:

角木蛟唐高祖神尧治世,亢金龙窦皇后同掌乾坤。

氐土骆是建成英王太子,房日兔杜如晦足智多能。

心月狐张贵妃唐王宠玉,尾火虎程制节勇冠三军。

箕水豹殷开山初兴唐室,斗木獬名唐俭善武能文。

牛金牛王伯当金墉虎将,女土蝠长孙后贤德夫人。

虚日鼠是尹妃西宫领袖,危月燕薛万澈驸马皇亲。

室火猪号霸王西秦薛举,壁木 名萧铣称帝江陵。

奎木狼三太子齐王元吉,娄金狗名李密巩县屯军。

胃土雉号梁王名为李轨,昂日鸡刘式周山后胡人。

毕月乌沈法兴毗陵霸业,嘴火猴名朱灿楚国屯兵。

参水猿房玄龄包藏谋略,井木犴窦建德河北称君。

鬼金羊刘黑闼汉东王号,柳土獐长孙氏无忌元勋。

星日马刘守光燕王僭号,张月鹿高谈圣混世相争。

翼火蛇梁师都延安称帝,转水蚓王世充僭国西京。

天蓬星秦叔宝开疆展土,黑杀神尉迟恭绝灭烟尘。

破军星并武曲天罡李靖,李淳风称文曲定数如神。

禄存星是魏徵忠良善谏,天机星徐世勣精晓兵文。

左辅星褚遂良托孤宰相,右弼星为萧瑀位列麒麟。

紫薇星小秦王神尧仲子,九州曜天降下济世安民。

驱士马灭烟尘一十八处,剪强染除草寇一统乾坤。

隋室颠危不可支,李渊倡义起雄师。

干戈指处烽烟息,六载功成创帝基。

大业十二年,隋炀帝荒淫失政,亲信谗邪,疏弃忠直,大兴宫室,取天下名花异卉,奇兽珍禽,充满苑囿。至秋冬,以五色绫锦,剪成花叶,缀于枝条,常如阳春之艳丽。沼内亦剪彩为菱荷。每遇月明之夕,从宫女数千骑,游玩西苑,作清夜之曲,于马上奏之。自长安至江都,置离宫四十余所,造龙舟往来游幸。酣歌宴乐,殆无虚日。胡会诗云:

千里长河一旦开,亡隋波浪九天来。

锦帆未落干戈起,惆怅龙舟便不回。

炀帝奢费无穷,民贫财尽,天下倒悬,盗贼蜂起。一十八家擅改年号。

是哪十八家?

窦建德称夏王于漳南(五凤元年),李轨称凉王于河西(安乐元年),粱师都称帝于延安(永隆元年),萧铣称帝于江陵(鸣凤元年),薛举称西楚霸王于陇西(泰兴元年),李密称魏王于巩县,沈法兴称上梁王于毗陵(延康元年),林士弘称楚王于江南,李子通称吴王于江都(明政元年),朱灿称楚王于南阳(昌达元年),刘武周称定阳王于马邑(天兴元年),高谈圣称湘王,刘守光称燕王,郭子和称永平王起榆林,王项拔称漫天王于恒定,王世充据河南后称王(开明元年),张大安称靖江王,字文化及称帝于扬州。

其余薛万澈、杜伏威、辅公拓、高开道、徐元朗、孟海公等,共六十四处刀兵,各占郡邑。天下鼎沸,民遭涂炭,各处表章,雪片相似,申奏炀帝。

大业十二年十二月,炀帝诏以唐公李渊为太原留守,以王威、高君雅为副留守,关右十三郡兵马皆从调遣,征讨各处贼寇。

话说高祖姓李名渊,字叔德,陇西成纪县人,御众宽简,人多附之。祖李虎仕西魏有功,封陇西公。父李晒佐周,世封唐公、李渊袭爵,娶窦殷之女,生四子,曰建成、世民、元吉、玄霸。玄霸幼时,被隋兵所杀,后谥楚哀王。一女平阳公主,适驸马柴绍,亦练兵万余,号娘子军,此是后话。且说李世民幼时,有一相士,见而异之曰:“此子龙凤之姿,天日之表,他日必能济世安民。”因采此语,为名曰世民。娶长孙晟之女为妻。年十六岁,应募隶屯卫大将军云定兴麾下,破虏有功。世民聪明勇决,识量过人,见隋室方乱,阴有安天下之志。倾身下士,散财结客,与隋朝右勋卫长孙顺德,右勋待刘弘基,晋阳宫副监裴寂,字玄真,桑泉人,晋阳县令刘文靖,字肇仁,彭城人,共为交友,图举大事。

刘文靖一日语世民曰:“今炀帝南巡江淮,李密围逼东都,群盗四起。

当此之际,有真主驱驾中原,取天下如反掌。今太原百姓,皆避盗入城,某为令数年,尽知豪杰,一旦收集,可得十万人,加以尊公之兵数万,一令之下,谁敢不从?乘虚入关,号今天下,不过半载,帝业成矣!”世民喜曰:“君言正合吾意,恐吾父不从,将如之何?”裴寂曰:“尊公之事易处,吾为君谋之。”言毕各散。一日,裴寂设宴于晋阳宫内,邀李渊入宫饮酒,私以张、尹二妃侍陪。李渊平素贪恋酒色,肆无忌惮,尽欢而散。次日早晨,李渊坐下帅府,世民尽退左右,“与父言曰:“今主上无道,百姓困穷,晋阳城外皆为战场。大人若守小节,下有群盗,上有严刑,危亡无日矣!不若兴义兵,顺民心,转祸为福,此天授之时也!”李渊见说,大惊曰:“妆安得为此言!”他日,裴寂又设宴于晋阳宫,邀李渊饮酒。半酣,寂从容言曰:“二郎阴养士马,欲举大事,正为寂以宫人侍公,恐事觉并诛,为此急计耳。

众情已协,公意如何?”渊曰:“吾儿诚有此谋?事已至此,当复奈何?正须从之。”

炀帝以渊等不能御寇,遣使者执诣江都。渊大惧。世民与寂等复说渊曰:“今盗贼日繁,遍于天下。大人奉诏讨贼,贼可尽灭乎?纵灭群贼,则功高不赏,身益危矣。惟前日之言,可以救祸。此万全之策也。且晋阳士马精强,宫监蓄积巨万,代王幼冲,关中豪杰并起。今若鼓行而西,抚而有之,如探囊取物耳,奈何受单使之囚,坐取夷灭乎?”李渊乃叹曰:“吾昨夕思汝之言,亦大有理。今日破家亡躯也由汝,化家为国也由汝。”乃即命世民与刘文靖等各处募兵,远近赴集。旬日之间,得兵数万。

王威、高君雅见渊兵大集,疑有异志,欲图李渊。渊使世民伏兵,立杀二人。刘文靖复劝渊以金帛相结单于王,借兵马以益兵威,兼许和亲。军务已备,众将复请李渊建国为君。李渊曰:“不可,今若称帝,人言我有篡国之心。”裴寂曰:“明公既不从,且遥尊炀帝为太上皇,立代王杨侑为帝,以安隋室。明公为大将军,居丞相府,设官分职,改换旌旗,伺朝廷动静。”

唐公从之,传檄文以达郡县。檄曰:唐因公举义兵,大将传檄,布告天下:切以炀帝坐承殷富之基,恣逞无穷之欲,信谗邪而屠戮忠良,尚荒淫而诛锄骨肉。矫情饰貌,肆厥奸回。开渠流水,生民万数死无事;筑囿营宫,征税百端残可忍。纵宫女每游月夜,御龙舟时幸江都。频用武于朔方,每兴师于辽左。戮者不知其罪,赏者未见其功。赋重役繁,民不堪命。天命垂鼎新之象,人心有革故之谣。今遥尊炀帝为太上皇,立代王为帝,以安隋室。庶消天谴,端合民心。拯溺救焚,举义兴师。矛作倡首,诛凶讨贼,同心戮力。望诸公檄文至日,主者奉行。

唐公差官校传檄各郡。郡守高德儒,接见大怒,高声喝骂:“李渊匹夫,焉敢造反!我与你皆是隋朝臣子,怎敢移檄征兵!”把檄文扯得纷纷碎,喝令军士,把来使捆打四十棍,撵出营去。高德儒一面分付各门添兵防守,选将募兵,以备征战。

且说唐使不分星夜,奔回太原城,进入帅府,把高德儒毁檄话一一启奏。

唐公听说,大恼,问刘文靖:“高德儒这贼,首挠军情,若不征讨,何警将来!吾欲先取西河郡,如何?”刘文靖说:“明公听见,正合吾机。”即议起兵,杀牛宰马,祭告天地,选日出师。以世民为行军都督,长孙顺德为左翼,刘弘基为副将,殷开山为先锋,三千人马,往河西进发。

喧天炮响,震地锣鸣。将军威武赛天神,战马雄驰如虎豹。吴戈越乾,参差霜雪舞长空;汉帜唐旗,荡漾云霞辉大地。会看齐师收即墨,何殊燕将下邯郸。

大军行至西河郡,离城十里安营,埋锅造饭,扎掂人马。李世民披挂整齐:相貌堂堂锦绣妆,威风凛凛世无双。

开基马上驮天子,创业鞍中坐帝王。

带领殷开山、长孙顺德二将,领一千军,直至城下搦战。巡城小校飞报入帅府来,高德儒升堂聚将,商议出兵。有管军校尉,姓段,名玄信,原是西河岭下猎户出身,会使飞叉,有一身花绣,绰号花斑豹,有万夫不当之勇。上前对高德儒言曰:“李渊乃反隋之臣,某愿为前部,生擒来献!”高德儒即同玄信,全妆披挂,下演武场,点三千人马,三声迅胞,拥出城来。两下里排成阵势。

世民亲自出马,喝曰:“吾父举义兵,征讨群贼,立新君,安隋室。德儒逆贼,安敢阻挠!今天兵压境,早献城池,免一郡生灵之苦!”德儒高声大喝:“我等只识隋朝。岂从逆党谋叛!”舞剑正欲出马,段玄信说:“将军且住,看某生擒这贼!”一骑马提叉飞奔出阵前。唐阵上殷开山举蘸金斧,骤马临阵。世民说:“将军少停,待我亲杀这贼!”一骑马抡定唐刀,直取玄信。玄信飞叉劈面就迎。

玄信飞叉临面刺,世民刀举唬人魂。

好似大鹏单展翅,犹如猛虎急翻身。

左盘右踅皆藏计,高去低迎须用心。

叉刺月弯寒凛凛,刀飞玉板冷森森。

寒光凛凛江山暗,杀气腾腾宇宙昏。

交锋战斗多时节,诈败隋朝好手人。

玄信打马撩斜走,世民不舍紧追跟。

好似雕鹏追紫燕,犹如鹰鹞扑鹌鹑。

望前赶了无多会,玄信施谋要损人。

眼觑世民来得近,飞又抛起望空抡。

高声大喝言教中,只见紫雾红光罩世民。

玄信把飞叉望世民掷将来,世民眼疾,早已瞧见,侧身躲过,乘势接住飞叉,看定玄信,喊震一声,把叉回掷去,正中玄信面门。

半轮明月当空漾,几缕红霞绕地飞。

玄信坠马而死。德儒见杀死玄信。手抡双刀,飞马杀出阵来。唐阵上殷开山举蘸斧来迎。战不数合,殷开山抖擞精神:

舒过拿云手,攥住锦征袍。轻舒猿臂力,把德儒提过锦鞍鞒。

生擒了高德儒,余军尽皆投降。世民入西河城,安抚百姓,秋毫无犯。

把钱粮解赴太原,挂了安民榜,委官权守城池。下令已毕,殷开山擒高德儒献功阶下。世民叱曰:“汝指野鸟为鸾,以欺人主,吾兴义兵,正为诛戮佞人!”喝令刀斧手,绑出斩首报来。其余不戮一人。远近闻之,尽皆悦服。

世民抚安地方已毕,收拾人马,径回晋阳去。

功羡西河一战成,唐朝从此定乾坤。

五龙深处飞龙现,三百年来旺气新。

兵回晋阳城屯下。世民入见李渊,把收西河话,一一禀复。渊喜曰:“吾儿兴兵讨贼,往返只九日,如此用兵,可以横行天下!”遂定入关之计。于是世民兴兵征霍县,斩宋老生,乘胜复取陇右诸郡。远近震骇,望风降附。

马邑郡丞,系三原人,名李靖,有文武才略,精通遁甲天文。温城尉房玄龄,并杜如晦,俱来归顺。世民以李靖为谋主,以房、杜二人为记室参军。豪杰从者,不可胜计。世民领兵径进长安,据长乐宫,备法驾,迎立代王杨侑,即帝位于天兴殿,年一十三岁,号隋恭帝。遥尊炀帝为太上皇,封李渊假黄钺都督中外军马,进封唐王。以武德殿为丞相府,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分拨军马,把守关要。

丁丑义宁元年四月,炀帝被宇文化及弑于江都。凶闻至长安,恭帝大惊,谓众臣曰:“今上皇宴驾,朕弱质不明。方今四海倒悬,非拨乱命世之才,难任帝业。朕闻三代择贤德者而让,心实羡慕。朕观唐王之子世民,功劳浩大,四海归心,愿将天下让他为君尔。诸大臣所见若何?”百官叩头曰:“陛下如此之为,隋庙有奉祀之永,生民有乐土之安,天下幸甚!”恭帝即命学士萧造草诏禅位于唐:维义宁三年五月戊午,皇帝诏曰:朕践祚岁余,弱龄暗质。时遭天下倾覆,国步艰危。荷祖宗在天之灵,赖李氏父子之力,爰举义兵,扶危辅政,厥功茂哉!今仰瞻天运,隋数已终,俯察民心,唐历预绍。是以树神武之迹于前朝,建补浴之功于今日。德应图谶,奚可有违。朕稽唐尧逊德,大舜传贤,实切嘉慕。今使学士萧造,持节奉天子玺绶,禅位于唐王之子世民。

幸毋固辞,永终天禄。

萧造赍诏,诣唐王府开读。世民曰:“上有父兄,岂敢背伦失序?还该父亲登基。”萧造复命。恭帝禅位与李渊。五月戊午。百官备法驾,到唐王府迎接。尚衣监捧进冠冕,头戴平天冠,身穿赭黄袍,腰系蓝田带,手执白玉圭,足趿无忧履,把唐王接进金銮宝殿,登万岁台坐下。金殿两旁,站着鸿胪大使;阶下文武,朝贺新君即位。扬尘舞蹈,万岁山呼。正是:黄金殿上龙伏虎,白玉阶前臣拜君。

怎见得设朝?

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蓬莱宫瑞气氤氲,鳷鹊殷祥光缭绕。黄金炉内,游丝袅袅喷龙涎;白玉阶前,仙乐铿铿鸣凤管。红云影里,执金瓜武士狰狞;紫雾丛中,擎宝扇宫娥袅娜。岩廊深处呜鞭响,剑戟光中珮玉声。

改元武德元年,神尧皇帝即位。立正宫窦皇后,张妃居翠华宫,尹妃居西宫。

高祖有兄弟四人,李神通封淮安王,李孝恭封赵元王,李孝纪封赵郡王,李神符封襄邑王。有两个御侄,李通玄封淮阴王,李道宗封任城王。高祖曰:“时平立长,世乱定功,合立世民为东官。”世民曰:“长幼有序,国家立长,古今不易之理。有兄在上,世民岂敢!还让兄长立东宫。”高祖大喜,立建成东宫守阙,封英王。世民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封西府秦王、天下统兵大元帅。元吉封齐王。李靖封调兵军师,袁天罡封左台官,李淳风封右台官,刘文靖封民部尚书,裴寂封工部侍郎,殷开山等俱封总管。其余在朝文武,俱加升赏。外任官员,赐爵一级。改郡为州,改太守为刺史。封隋恭帝为* 国公,赐第长安居住。百官一齐叩头谢恩。高祖传旨:“朕新即位,着三司备礼仪,祭享天地,赐宴文武。”哪三司?光禄司、御厨司、教坊司。

光禄进酒,御厨进膳,教坊进乐。

箫韶未罢品鸾笙,一国帝王排喜宴。

皇王殿上排筵宴,庆赏三台八位臣。

珍珠帘下千奇献,白玉阶前七宝陈。

筵中贵果般般有,席上佳肴色色新。

鹅顶金瓶澄琥珀,梨花玉盏泛琼瑶。

三杯竹叶流霞碧,两朵桃花脸上春。

二十四杯文武散,欢呼拜舞颂新君。

筵宴已毕。众宫都到驾前谢恩。高祖袍袖一展,群臣出朝各归。但只见:长空万里淡斜辉,瞑色寒烟四壁迷。

新月已升飞鸟外,落阳更尽夕阳西。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