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二

吴荪甫那一脸不介意的微笑渐渐隐退了,转变为沉思;俄而他脸上的紫疱有几个轻轻地颤动,他额角上的细汗珠渐渐地加多。他避开了刘玉英的眼光,泛起眼白望着窗,右手的中指在桌面划着十字。

窗外有人走过。似乎站住了,那窗上的花玻璃面就映出半个人头的影子。于是又走开了,又来了第二次的人头影子。突然卖“快报”的声音从窗前飞跑着过去:“阿要看到阎锡山大出兵!阿要看到德州大战!济南吃紧!阿要看到……关外通电……”接着又来了第二个卖“快报”的带喊带跑的声音。

吴荪甫的眉毛似乎一跳,他蓦地站起来,在房中走一个半圆圈,然后站在刘玉英面前,站得很近;他那尖利的眼光钉住了刘玉英的粉脸,钉住了她那微带青晕的眼睛,好像要看到刘玉英的心。

让他这么看着,刘玉英也不笑,也不说话,耐烦地等待那结果。

坝裼ⅲ∧阋业姆愿馈

吴荪甫慢慢地说,一点游移的神气都没有,仍旧那么尖利地看着刘玉英,可是他又不一直说下去,好像在考虑应该先吩咐哪一些事情。刘玉英抿着嘴笑,知道那“结果”来了;

她快乐到胸脯前轻轻跳动,她忍不住接口问道:

翱墒俏业奈训胤剑硎宥济靼酌矗俊

拔叶济靼琢恕D阋雷爬险酝蛞豢雌屏四愕木俣阋は攘粢桓鐾瞬剑遣皇牵颗丁舛荚谖疑砩稀N颐潜纠淳痛愣祝Ω么蠹野锩ΑS裼ⅲ衷谀闾宜担耗阆劝押舷璩宰 N抑滥阌姓獗臼隆D悴灰

刘玉英又笑了,脸上飞过一片红晕。

澳悴灰俅虻缁暗酱φ椅遥膊灰俚揭嬷泄救フ椅遥∧阏饷窗欤险月砩匣嵯梦液湍阌欣赐险跃鸵滥悖

罢飧鑫乙裁靼祝裉焓堑谝惶苏夷悖缓玫酱Υ虻缁埃

以后我要小心了。”

芭叮闶谴厦魅耍∧敲矗以偎档谌耗闳フ腋銮寰驳穆霉莅ㄒ患浞浚颐怯谢熬偷侥潜吲鐾贰N依凑夷恪C刻煜挛缌阒忧昂螅阋谀抢锏群颉觳坏矫矗俊

熬褪翘焯煲群蚩峙掳觳坏健K挡欢ㄎ矣惺虑榘碜×私拧!

澳且膊灰簟D愠榭沾蛞桓龅缁暗揭嬷泄竟卣瘴揖秃昧恕!

耙悄阋膊辉谝嬷泄灸兀俊

八牡愕轿宓悖乙欢ㄔ凇M蛞晃也辉谝嬷校阄拭髁耸切胀醯摹鹾透Γ汀Γ阋部梢愿嫠咚U馕皇潜狈饺耍ぷ雍芟欤愦蟾挪换崤淼摹!

刘玉英点头,抿着嘴笑。忽然那花玻璃的窗上又有人头影子一闪,接着是拍的一声响,那人头撞在窗上,几乎撞开了那对窗。吴荪甫猛转过脸去看,脸色有点变了。这时那花玻璃上现出两个人头影子,一高一矮,霍霍地在晃。吴荪甫陡的起了疑心,快步跑到那窗前,出其不意地拉开窗一望,却看见两张怒脸,瞪出了吃人似的眼睛,谁也不肯让谁。原来是两个瘪三打架。吴荪甫耸耸肩膀,关好了窗,回到桌子边就签了一张支票交给刘玉英,又轻声说:

翱刹灰庋姆考洌√性樱∫诼ド希巴獠皇亲叩溃 薄澳惴判模乙欢ò斓弥艿健?墒牵硎澹惴愿劳炅税眨

我有话——”

笆裁椿埃俊

吴荪甫侧着头,眉头稍稍一耸。

靶炻瞿潜撸愕美粜媒欣险砸恢币尚乃恢辈焕硭D敲醋牛仪盎卦斓囊パ圆换崤艺獠拍芄怀T诶险阅抢锱埽∫悄阆蚶春托炻霾缓苁欤颓肽愀峡熳鍪焖 

吴荪甫的眉头皱紧了,但也点一下头。

窗外那两个瘪三忽然对骂起来,似乎也是为的钱。“不怕你去拆壁脚!老子把颜色你看!”——这两句跳出来似的很清楚。房里的吴荪甫也听着了,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些,看了刘玉英一眼,摇摇身体就站起来。但此时刘玉英早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

盎褂校硎澹舷栉矣蟹ㄗ映宰∷墒堑タ课乙徽抛欤不共还唬艿酶坏闶祷荨@险允呛芸匣ㄇ章虻摹1硎澹阍敢飧舷枋裁春么Γ雀嫠呶乙桓龃蟾牛液每椿徇ニ怂!

罢飧觯矍拔也荒芩刀ǎ骱筇煳颐窃偬赴铡!

澳敲矗褂幸痪浠啊

刘玉英说着就吃吃地笑,脸也蓦地红了,眼波在吴荪甫脸上一溜,却不说下去。

笆裁椿澳兀磕闼担 

吴荪甫迟疑地问,看出了刘玉英那笑那眼光都有点古怪;他觉得这位女侦探的“话”太多,而且事已至此,他反倒对于这位女侦探有点怀疑,至少是不敢自信十二分有把握“吃得住”她。

熬褪悄愕轿夷前ǖ姆考淅词庇檬裁闯坪簦 

刘玉英笑定了轻声说,她那乌亮的眼珠满是诱惑的闪光。

听明白了原来只是这么一回事,吴荪甫也笑了一笑,可是他并没感到那强烈的诱惑,他松一口气,站起来很不介意似的回答:

拔颐窃乔灼荩胰跃墒潜硎澹 

进了汽车的时候,这才回味到刘玉英刚才那笑,那脸红,那眼波,那一切的诱惑性,他把不住心头一跳。可是他这神思摇惑仅仅一刹那,立刻他的心神全部转到了老赵和公债,他对那回过脸来请命令的汽车夫喝道:

暗浇灰姿ィ】欤 

现在是将近午后三点钟了。毒太阳晒得马路上的柏油发软,汽车轮辗过,就印成了各式各样的花纹。满脸黑汗在这柏油路上喊卖各式各样“快报”的瘪三和小孩子,也用了各式各样的声调高叫着各式各样矛盾的新闻。

像闪电似的到交易所里一转而现在又向益中公司去的汽车里的吴荪甫,全心神在策划他的事业,忽然也发见自己的很大的矛盾。他是办实业的,他有发展民族工业的伟大志愿,他向来反对拥有大资本的杜竹斋之类专做地皮,金子,公债;然而他自己现在却也钻在公债里了!他是盼望民主政治真正实现,所以他也盼望“北方扩大会议”的军事行动赶快成功,赶快沿津浦线达到济南,达到徐州;然而现在他从刘玉英嘴里证实了老赵做的公债“空头”,而且老赵还准备用“老法子”以期必胜,他就惟恐北方的军事势力发展得太快了!他十二分不愿意本月内——这五六天内,山东局面有变动!而在这些矛盾之上再加一个矛盾,那就是益中公司的少数资本又要做公债又要扩充那新收买的八个厂!他自己在一个月前曾经用尽心机谋夺朱吟秋的于茧和新式丝车,可是现在他谋夺到了手,他的铁腕下多了一个“新厂”了,他却又感得是一件“湿布衫”,想着时就要皱眉头!

这一切矛盾都是来得那么快,那么突兀,吴荪甫好像不知不觉就陷了进去了。现在他清清楚楚看到了,可是已经拔不出来了!他皱紧了眉头狞笑。

然而他并不怎样沮丧。他的自信力还能够撑住他。眼前的那些矛盾是达到胜利的阶段,是必不可免的魔障——他这样自己辩解。岂不是为的要抵制老赵他们的“托辣斯阴谋”,所以他吴荪甫这才要和老赵“斗法”,想在公债市场上打倒老赵么?这是症结中的症结!吴荪甫就这么着替自己的矛盾加上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只是有一点:益中公司经济上的矛盾现象——又要做公债又要扩充那八个厂,须得有一个实际的解决才好!况且杜竹斋退出益中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了,指望中的银钱业帮助因此也会受到影响;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这难关一定要想法打开,才能谈到第二步的办法!

汽车停住了,吴荪甫的思想暂告一段落;带着他那种虽未失望然而焦灼的心情,他匆匆地跑进益中公司去了。

楼下营业部里有一个人在那里提存款,汹汹然和营业部的职员争闹。是“印鉴”有疑问么?还是数目上算错?也值得那么面红耳赤!吴荪甫皱着眉头带便看了那提款人一眼,就直奔二楼,闯进了总经理办公室。虽说是办公室,那布置却像会议场;总经理的真正办公地方,却另有一个“机要房”,就在隔壁。当下吴荪甫因为跑急了,神色有点慌张;正在那办公室里促膝密谈的王和甫和孙吉人就吃了一惊,陡的一齐站起来,睁大了惊愕的眼睛。吴荪甫笑了一笑,表示并无意外。可是兜头来了王和甫的话,却使吴荪甫心跳。

拜ジΓジΓ〕隽烁霾淮蟛恍〉牟碜恿耍∷拇Υ虻缁罢夷悴坏剑憷吹母蘸茫 

拔乙彩呛透恿父龅缁氨评吹摹N颐钦谡饫锷塘堪旆āJ虑槟兀膊凰阍趺戳瞬坏茫徊还赵谖颐茄矍罢舛挡蛔吹牡倍崭站头⑸械闾盅幔 闲瞧谖颐墙忧⒑玫脑蟮氖蛞樱裉烨巴竞鋈槐湄粤耍谄浅T不>褪钦饷匆患隆!

孙吉人接着说,依然是他那种慢慢的冷静的口吻,就只脸上透着几分儿焦灼。

吴荪甫的一颗心也定下来了。事情虽然发生得太早一些,可不算十分意外;元大庄那笔款子本是杜竹斋的来头,现在竹斋既然脱离益中,那边不肯放款,也是人情之常。于是吴荪甫努力镇静,暂且搁起了心里的公债问题,先来商量怎样应付那忽然短缺了的十万元。

这笔款子的预定用途是发付那八个厂总数二千五六百工人的工钱以及新添的各项原料。

王和甫拿出许多表册单据来给吴荪甫,孙吉人他们过目,又简单地说明道:

肮で矫孀芄参逋蚨嗫椋碌追⒎牛褂形辶旃饩埃馑悴涣嗽趺匆换厥隆R舻幕故切陆哪切┗酰鸾海」牵缌希上悖蛩幔庖焕嘧芄驳闷咄蚨嗫榍6际橇饺炷诰鸵兜摹!

吴荪甫摸着下巴沉吟,看了孙吉人一眼。是月底快到了,吴荪甫自己的厂以及现在归他管理的朱吟秋那个厂,也是要发放工钱的。他自己也得费点手脚去张罗。虽然他的企业是扩充了,可是他从来没有现在那么现款紧!就他的全部资产而论,这两个月内他是飞跃地增加,少说也有二十万;然而堆栈里的干茧就搁煞了十多万,加之最近丝价狂跌,他再不能忍痛抛售,这存丝一项也搁煞了十多万;而最后,平白地又在故乡搁住了十多万。所以眼前益中虽然只差得十万,他却沉吟又沉吟,摆布不下。

澳敲矗咄蚴敲骱筇炀鸵模缓茫胰ハ敕ò眨 

孙吉人回看了吴荪甫一眼,就很爽利地担负起那责任来;吴荪甫的难处,他知道。他顿了一顿,翻着那些单据和表册,又接下去说:

安还庋吠匆酵罚参鞔眨懿皇前旆āN颐前烁龀鞘战戳耍饧映戮艘桓龀癯ё飧颐牵贤┒艘荒辏晃颐鞘乱档姆段В荡蟛淮螅敌∫膊恍×恕N颐亲艿糜懈鐾ㄅ痰幕恪9咀橹氖焙蚴凳兆时景耸颍罄炊ソ庖嬷校章蚰前烁龀В衷诙胖裎逃植鸸赏顺觯椭挥邢挚钏氖嗤颍叫甲隽斯N以缇拖牍忠炷切┏В忠龉颐钦獾愣时静还恢茏A窖屑洌缓锰舳ㄒ谎锤桑欢训氖窍衷诹窖寂善锘⒛严隆!

暗グ炷前烁龀В氖嗤蛞簿吐砺砘⒒⒒斓霉?墒俏颐遣淮蛩憷┏涿矗课颐腔苟嘧乓桓龀戮说某癯АK氖嗤蚧故遣还坏模∠衷谡饣岫绞伦瓒狭私煌ǎЮ锍龅幕踉瞬豢颐钦飧鲈吕锞偷镁慌饪坏闭娴猛ㄅ坛锘幌拢 

王和甫因为是专管那些厂,就注重在厂这方面说。

吴荪甫一边听,一边想,陡的脸上露出坚决的气色来。他对孙吉人,王和甫两位瞥了一眼,他那眼光里燃烧着勇敢和乐观的火焰。他这眼光常常能够煽旺他那两位同事的热情,鼓动他们的幻想,坚决他们的意志;他这眼光是有魔力的!他这眼光是他每逢定大计,决大疑,那时候儿的先声夺人的大炮!

可是吴荪甫正待发言,那边门上忽然来了笃笃的两下轻叩。

八剑拷窗眨 

王和甫转过脸去对着那门喊,很不耐烦似的站了起来。

进来的是楼下营业部的主任,呵着腰,轻灵地蹑着脚尖快步跑到王和甫跟前,低声说道:

坝质且蛔⒚挥械狡诘亩ㄆ诖婊б岽婵睢N颐悄眯抡鲁谈矗膊环凰邓母龆嘣碌睦ⅲ梢晕铡帧陌旆ㄈ床恍小K诘紫鲁沉撕冒胩炝恕8迷趺窗欤胱芫矸愿腊眨 

王和甫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且不回答那营业部主任,回头看着吴荪甫他们两位。这两位也都听明白了。吴荪甫皱一下眉头,孙吉人摸着下巴微笑。王和甫转脸就问那营业部主任道:

岸嗌偈浚俊

耙煌颉!

芭丁煌颍∷懔税眨灰铡帧陌旆恕U媛榉常 

营业部主任微笑着点头,又轻灵地蹑着脚尖退了出去。装着耶耳厂自动关闭机的那扇门就轻轻地自己关上;嚓的一声小响以后,房里忽然死一样的沉寂。

罢媛榉常√焯煊心茄氖拢 

王和甫自言自语地回到他的座位里,就燃着了一枝茄立克。他喷出一口浓烟,又接着说:

罢庑┝懔闼樗榈拇婊Ф际抢瞎臼掷镒鱿吕吹模∠衷诼叫崛ビ懈隽闪恕!

芭叮 颐切伦龅哪兀俊

耙不沟值霉粕嚼戳耸嗤颍钇诙ㄆ诙加小N沾婵钫庖幻妫ズ苡邪盐铡!

王和甫一面回答着孙吉人,一面就又翻那些表册。

吴荪甫笑了笑,他的眼光忽然变成很狞厉;他看看王和甫,又看看孙吉人,毅然说道:

拔颐敲魈旆⑿磐ㄖ切├洗婊В髟诎敫鲈履谒且峄姑坏狡诘目钭樱颐强梢蕴乇鹜ㄈ冢⒄杖兆铀悖〖耍闼刀圆欢裕何颐欠覆蛔湃ゴ蛘庑┬∷闩蹋∥铱蠢茨切├洗婊Х追桌刺峥钭右欢ú皇俏拊滴薰实模」饩八翘昧耸裁雌苹滴颐切庞玫囊パ浴U圆汗呋嵩煲パ裕∷谀抢锵胫种址椒ㄍ颐堑返啊K缇退倒灰捣矫娑晕颐鞘战粢恍颐蔷鸵懿涣耍凰饣安皇撬姹闼邓档模谀抢锊贾茫谀抢镉檬侄危 

岸粤耍〗裉煸笞潜湄裕饩耙彩抢险越脸隼吹摹N姨悄强谄镉薪簿俊!

王和甫慌忙接口说。

霸倌弥裾饧吕唇舶眨顺龉镜脑颍砻嫔瞎倘皇俏乃辉蕹墒章蚰前烁龀В墒枪亲永镆参词疾皇抢险苑诺目掌兄裾撕ε隆V裾豢隙晕颐魉担墒俏铱吹贸隼础K懒嗽粕降较愀廴ィ驮偃兄倮窠础N乙欢ú淮鹩Γ诙焖途龆ㄖ饕獠鸸闪耍 

肮欢胖裎淌堑ㄐ×艘坏愣ㄐ×艘坏愣?墒嵌胖裎淌翟谝膊幌不栋焓裁闯А!

又是王和甫说,他看了孙吉人一眼。孙吉人点着头沉吟。有一个阴暗的影子渐渐在孙吉人心头扩大开来:正像杜竹斋实在不喜欢办什么厂,他,孙吉人,对于做公债之类也是没有多大兴味的,——并不是他根本憎恶这种“投机”事业,却是为的他精力不济,总觉得顾到了本行事业也就够累了;而现在,不但做公债和办厂两者都弄成骑虎难下之势,且又一步一步发见了新危险,一步一步证实了老赵的有计画的“经济封锁”已经成为事实;这种四面楚歌的境地,他想来当真没有多大把握能够冲得出去。可是除了向前冲,到底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然而孙吉人还是很镇静;他知道吴荪甫在那里等待他发表意见,他又知道王和甫没有任何一定的意见,于是冷静地看着吴荪甫那精神虎虎的紫脸孔,照例慢慢地说道:“我们自己立定了脚跟就不怕。信用自信用,谣言自谣言;我们也要不慌不忙。荪甫主张不打小算盘,很赞成!那些老存户既然相信谣言,我们就放一个响炮仗给他们听听。可是我们的脚跟先得赶快站稳起来,先把那些厂的根基打好。我们来算一算:那些厂彻底整顿一下,看是能够节省多少开支;应该扩充的扩充一下,看是至少该添多少资本;刚才和甫说原定的四十五万恐怕不够,那么,我们把做公债的资本收了回来还是差一点,我们就得另外设法。不过究竟要用多少扩充费,开支上能够节省多少,还有眼前三两个月内销路未必会好,要净赔多少——这种种,应该算出一个切字的数目。”

袄┏浞岩丫邢杆愎烁龀ё芄仓淙颉U馐遣荒茉偕俚牧耍 

王和甫先拣自己主管的事回答,心里却在讨量公债方面的盈亏,因为那三十万全都做了公债去了。他转脸看着吴荪甫,正想问他公使的情形,吴荪甫却先说了:

罢庖淮文霉纠锏淖时救孔隽斯彩遣坏靡选1驹氯牛颐侵慌壮鲆话偻颍纠词侵幌氤嘶嵝⌒「梢幌拢墒呛罄淳置姹淞耍频迷僮觯统闪恕嗤贰幌衷谖颐鞘掷镉幸磺蚬≌战裉旖灰姿缡惺张痰募鄹瘢刀嗄夭欢啵蛟拇坷独词怯械模「詹盼依凑饫镆郧埃乙丫ㄖ颐堑木腿耍裉旌笫锌蹋颐窍确懦鑫灏偻蛉ィ 

吴荪甫的脸上亮着胜利的红光,他踌躇满志地搓着手。

翱墒牵ジΓ饩盎挂前眨看邮搴诺浇裉欤皇遣讲秸敲矗克淙幻刻觳还巧狭饺恰!

王和甫慌忙接口说,也像吴荪甫一样满面全是喜气了。

澳遣灰欢ǎ 

吴荪甫微笑地回答,但那口气异常严肃。他转过脸去看着孙吉人,他那眼光的坚决和自信能够叫顶没有主意的人也忽然打定了主意跟他走。他用了又快又清晰个个字像铁块似的声调说道:

拔颐窍纫径俗约旱慕鸥】墒俏颐呛帽却蛘蹋昂蠡嵊械腥耍喝毡救丝谏虾5哪切┬」こ俏颐堑泵娴牡腥耍险允俏颐潜澈蟮牡腥耍∽艿孟却虬芰松砬吧砗蟮牡腥耍缓笪颐堑慕鸥镜梦龋∥颐悄前烁龀б欢ǖ酶峡煺伲汗芾砩弦厦埽唤慌髂芨傻闹霸比ィ辖闾2牧希玫粢慌咴保慌缓玫墓と耍∥铱疵扛龀У脑に阌Φ孟骷醵桑 

熬褪钦饷醋牛酉略缕穑に慵醵桑≈劣谠吹陌焓氯耍以缇途醯枚疾恍校墒侨瞬拍训茫皇奔涓蝗菀渍遥鸵惶煲惶旄樽牛幌衷诓荒茉侔は氯チ恕:透Γ闶翘焯煅彩幽前烁龀У模憧词怯Ω孟炔媚囊恍┤耍俊

孙吉人依然很冷静地说,并且他好像忽略了吴荪甫那一席话里前半段的主要点;但是吴荪甫眼睛里的火——那是乐观的火,要和老赵积极奋斗的火,已经引燃到孙吉人的眼睛。这个,吴荪甫是看得非常明白;他紧抓住了这机会,立刻再逼进一步:

案詹盼宜狄磺蚬颐且丫懦隽艘话肴ァN颐俏O盏煤苣兀±险圆贾玫煤芎茫急浮倍嗤贰⌒叶拿孛芙裉炀托孤K囊桓錾肀呷税颜饷孛苈舾遥角Э榍吐袅耍勾鹩ψ鑫颐堑哪谙撸8颐窍ⅲ【堇险缘牟贾茫碌捉桓钋埃幸欢让偷】墒俏颐墙裉炀头懦隽艘话肴ィ险允橇喜坏降模∶魈煳颐蔷屯耆咽郑险缘暮眉撇咭坏忝挥杏么Γ 

吴荪甫一边说着,霍地站了起来;就像一个大将军讲述出死入生的主力战的经过似的,他兴奋到几乎滴下眼泪。他看着他的两个同事,微笑地又加一句:

拔颐且院蠖愿独险跃透佑邪盐眨 

于是整顿工厂的问题暂时搁起,谈话集中在老赵和公债。吴荪甫完全胜利了。他整饬了自己一方面的阵线,他使得孙吉人他们了解又做公债又办厂不是矛盾而是他们成功史中不得不然的步骤;他说明了消极的“自立政策”——不仰赖银钱业的放款,就等于坐而待毙;只有先战胜了老赵,打破了老赵指挥下的“经济封锁”,然后能真正“自己立定脚跟”!他增强了他那两个同事对于老赵的认识和敌意。他把益中公司完全造成了一个“反赵”的大本营!

最后,他们又回到那整顿工厂问题。在这上头,他们自然要加培努力。裁人,减工资,增加工作时间,新订几条严密到无以复加的管理规则:一切都提了出来,只在十多分钟内就大体决定了。

翱と耍俚轿灏伲蝗∠瞧谌占庸ぃ谎映すぷ魇奔湟恍∈保还と私龀哦家芩巡椋怀Х矫吭驴哿艄ぷ拾俜种魑婀ぁ勐逶龋唇夤褪保Х娇梢苑⒒梗赫庖恍砩隙伎梢园臁?墒亲詈笠惶酢で蚓耪郏碌墓と嗣且制鹄矗】刹皇牵∠瞧谌占庸ぃ丫枪で洗蛄烁鼍耪郏幌衷谠倮匆桓鼍耪郏幌吕锾萘艘坏悖峙滤堑闭嬉质裁窗展さ」ぃ炊嗔酥苷邸N抑髡耪庖幌钤萸一喊欤ィ忝强词窃跹俊

王和甫搔着头皮迟疑地说,眼睛望着吴荪甫那紧绷绷的脸。

吴荪甫微笑,还没开口,那边,孙吉人已经抢先发言,例外地说的很急:

安唬唬∥颐侨险娴牡胤饺险妫糯牡胤揭脖缺鸺矣糯:透Γ忝豢醇颐腔褂薪崩墓嬖蛎矗抗ぷ魈乇鸷茫宋颐窃ざǖ墓ぷ鞅曜际保颐蔷陀刑乇鸾薄D玫婆莩Ю此蛋眨颐窍衷谠荻ǖ婆莩У墓と嗣咳嗣咳找龅婆荻僦唬飧鍪渴翟谑呛芴逍舻牧耍还と耸侄魏茫煌道粒刻熳龆傥迨灰埠苋菀祝鞘蔽颐蔷透唤俏宸值奶乇鸾保碌捉崴悖墓で皇潜仍椿苟嗝矗俊

鞍。。耍笆遣淮淼模晃颐呛苡糯>涂上Чと嗣遣缓芏恚哿说模强吹眉乇鸾保蔷涂床患

荪甫,不是我胆小怕事,当真我们得仔细考虑一下。”

王和甫的口气依然不放松;他是专门负责管理那八个厂的,他知道那八个厂的二千多工人早已有些不稳的状态。

吴荪甫他们两位暂时没有回答。这总经理办公室内又一次死一样的沉寂。外边马路上电车的声音隆隆地滚了来,又滚了去。西斜的太阳像一片血光罩住了房里的雪白桌布和沙发套。

深思熟虑的神色在吴荪甫脸上摆出来了。他并没把什么怠工罢工当作一回事;他自己厂里常常闹这些把戏,不是屡次都很顺利的解决了么?但是他自己的那些经验就告诉他,必须厂里有忠心能干的办事员然后胜利有把握。而公司管理下这八个厂还没有那样的“好”职员,又况是各自独立的八个厂,那一定更感困难。王和甫的顾虑不能完全抹煞!

这时孙吉人恰好又表示了同吴荪甫的思想“暗合”的意见:

澳敲垂で耪垡徊悖喊旄霭言拢残小?墒俏颐且欢ㄒ峡煜劝迅鞒У墓芾聿空俸茫【俣岣〉模下鹾康模家昧怂×⒖痰鹘慌玫睦矗∥蚁胼ジΤЮ镆残砜梢猿榈骷父鋈顺隼础N颐窃ざㄒ桓鲈碌墓し蛘俑鞒У墓芾聿浚傧乱桓鲈戮涂梢圆几婀で蚓耪邸N颐堑奶乇鸾崩嬖蛉词且⒖淌敌校萌霉と嗣窍戎牢颐鞘巧头7置鳎谋臼潞茫煌道粒涂梢宰ゴ蟀训那 

吴荪甫听着就点一下头。但是突然一阵急促而沉重的皮靴声像打鼓似的直滚到这办公室的门外,中间夹着茶房的慌张的呵问:“找谁呀?不要乱跑!”办公室里吴荪甫他们听了都一怔。同时那办公室的门已经飞开,闯进一个人来,满头大汗,挟着个很大的文书皮包,一伸腿把那门踢上,这人一边走,一边就喊道:

把志砍龆耍〉轮莼炻遥≡粕降较愀廴グ斓氖略跹耍忝钦饫镉忻挥兴牡绫ǎ俊

这人就是黄奋,有名的“大炮”。

吴荪甫的脸色立刻变了。王和甫却哈哈笑着跳了起来慌忙问道:

暗闭婷矗考甘钡南ⅲ俊

鞍敫鲋油非暗南ⅲ凳遣徽娴模≡粕嚼戳说绫挥校俊

黄奋气咻咻地说着,用力拍他腋下的文书皮包,表示那“消息”就装在皮包里,再也不会错的。

凹媚夏兀恳郊媚希饩白苡幸怀〈笳剑俊

吴荪甫抢前一步问,他那浓眉毛簌簌地在跳了。

八奈逄炷诰鸵蚪媚稀4笳绞敲挥械模〈笳揭诮蚱致纺隙危 

八奈逄欤颗叮〈笳绞敲挥械模『伲伲 

吴荪甫自言自语地狂笑着,退后一步,就落在沙发里了;他的脸色忽然完全灰白,他的眼光就像会吃人似的。津浦路北段的军事变化来得太快了!快到就连吴荪甫那样的灵敏手腕也赶不上呀!

孙吉人也省悟到了;他重重地吁一口气,望了吴荪甫一眼,又看房里那座大钟,正是四点。他立刻想像到交易所里此刻也许正在万声的狂噪中跌停了板。他的心跳了,他不敢再往下想。

懊挥械绫ɡ疵矗空獠攀枪郑『透Γ墙拥搅耍砩贤ㄖ液牵 

黄奋一边说,一边就转身走了,同他来时一样的突兀。

吴荪甫蓦地又跳了起来,牙关咬得紧紧地,圆睁看一双眼。他暴躁地大步走了个半圆,忽然转身站住了,面对着愕然的王和甫,和苦着脸沉思的孙吉人,很兴奋而又很慌乱地说道:

拔蚁肜粗挥幸桓霭旆恕T硕腿颂嵩缌教彀旖桓睿〔皇撬祷沟盟奈逄觳拍艽蚪媚厦矗克闶撬奶彀眨敲矗敲矗嵩缌教彀旖桓睿蘸迷诩媚舷萋湟郧啊D鞘焙颍鞘焙颍忻嫔纤淙挥幸パ裕残碚刍共恢劣诳竦√嵩缌教彀旖桓睿褪谴蠛筇焱J辛耍牵牵胀贰魈觳荒茉俎障氯ィ颐鞘O碌奈灏偻蛞彩敲魈旆懦鋈ィ蠢椿箍梢猿兑桓霾唤怀觯 ィ歉墒裁吹模亢鋈淮缶龆耍 

靶叶⒌玫脑纭I洗握殴鹁顺龀ど车牡倍刹皇俏颐窃绲孟⒕屯炀攘斯疵矗俊

孙吉人先对吴荪甫的办法表示了赞成,一半也是勉强宽慰自己。

拜ジΓ褪钦饷窗旌芎茫「峡於郑 

王和甫听明白了时,依然是兴高采烈;他很信仰吴荪甫的巧妙手段。

澳敲矗蚁却蛞桓龅缁罢衣娇锸崩矗笔略谌耍晃颐腔ㄒ桓霾萃罚残砜梢蕴崆傲教臁!

吴荪甫的口气镇定些了;他皱着眉头,一边说,一边看那大钟。现在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的紧急时期!他狞笑了一声,就匆匆地跑到办公室隔壁的“机要房”打电话去了。

这里,王和甫,孙吉人两个都不说话。孙吉人看着面前大餐桌上的花瓶,又仰脸去看墙上挂的“实业计画”的地图。他依然很镇静,不过时时用手摸着下巴。王和甫却有点坐立不安。他跑到窗前去望了一会儿,忽然又跑回来揿着电铃。立刻一个青年人探头在办公室门口用眼光向王和甫请示了。他是总经理下面文牍科的打字员。王和甫招手叫他进来;又指着靠窗的一架华文打字机,叫他坐下;然后命令道:“我说出来,你打:新订本厂奖励规则。本厂——兹因——试行——科学管理法,——增进生产,——哎!不中用的,那么慢!增进生产,——并为奖励工友起见,——新订办法如下,——哎!快一点!新订办法,听明白了么?如下,——

哎,换一行——”

霸趺囱枯ジΓ 

那边孙吉人突然叫了起来。王和甫撇下那打字员,转身就跑,却看见吴荪甫两手抱在胸前,站在那大餐桌旁边,一脸的懊恼气色。王和甫哼了一声,就转身朝着那打字员的背脊喊道:

安淮蛄耍∧闳グ眨 

办公室里又只有他们三个人了,吴荪甫咬着牙齿,轻轻说了一句:

耙丫铝税朐 

王和甫觉得全身的血都冻住了。孙吉人叹一口气。吴荪甫垂着头踱了一步,然后抬起狞厉的眼光,再轻声儿说下去:

笆张淌钡税朐N颐堑奈灏偻蚴窃诳牡氖焙蚓头懦鋈サ模鞘笨碳刍贡仍缡惺张毯闷鸢虢牵灰院缶鸵宦返耍∥颐悄俏灏偻蛩憷椿箍梢宰颍还O碌奈灏偻蚓兔挥邪盐铡D笔略谌耍墒略谔欤 

耙膊痪∪弧;褂忻魈欤∥颐腔故钦赵ò旆ㄈプ觥J略谌宋 

孙吉人勉强笑着说,他的声音却有些儿抖。

岸粤耍∈略谌宋褂忻魈欤 

王和甫也像回声似的说着,却不笑。突然他转身到那华文打字机上扯下了那张没有打好的“奖励规则”来,在手里扬了一扬,回头来大声说道:

俺Ю锏氖拢魈煳揖腿ゲ贾茫“烁龀Эと耍俚轿灏伲∠瞧谌占庸ぃ映すぷ魇奔湟恍∈保豢邸婀ぁ保褂小で蚓耪郏∶魈炀统霾几妫」と嗣且置矗亢撸∥颐枪厮璧陌敫鲈鲁旁偎担』褂形颐亲庥玫某戮四浅癯б驳谜昭跣剑と耍映すぷ鳎 

岸岳玻∈略谌宋【湍敲窗彀眨 

孙吉人和吴荪甫同声赞成了。他们三个人的脸现在都是铁青青地发光,他们下了决心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从那九个厂里榨取他们在交易所里或许会损失的数目;这是他们唯一的补偿方法!

当天晚上九点钟,吴荪甫带着一身的疲乏回到家里了。这是个很热的晚上。满天的星,一钩细到几乎看不见的月亮。只在树荫下好像有点风。吴少奶奶他们都在园子里乘凉。他们把客厅里的电灯全都关熄,那五开间三层楼的大洋房就只三层楼上有两个窗洞里射出灯光,好像是蹲在黑暗里的一匹大怪兽闪着一对想吃人的眼睛。

吴少奶奶他们坐在那池子边的一排树底下。那一带装在树干上的电灯也只开亮了一两盏,黑魆魆的树荫衬出他们四个人的白衣裳。他们都没说话。时时有一两声的低叹。

忽然林佩珊曼声唱着凄婉的时行小曲《雷梦娜》;忽然又不唱了。

阿萱轻声笑。那笑声幽幽地像是哭不出而笑的。池子里的红鲤鱼泼剌一响。

四小姐蕙芳觉得林佩珊唱的那小曲听去很惬意,就像从她自己心里挖出来似的。她想来会唱的人是有福的;唱也就是说话。有话没处说的时候,唱唱就好像对亲近的人细诉衷肠。她又想着日间范博文对她说的那些话,她的心又害怕,又快活,卜卜地跳。

沉默压在这池子的周围,在这四个人中间——四个人四样的心情在那里咀嚼那沉默的味道。忽然沉默破裂了!一个风暴的中心,从远处来,像波纹似的渐渐扩展到这池子边,到这四个人中间了。这是那边屋子里传了来的吴荪甫的怒声喝骂。

翱绲疲 褚桓龉矶矗 

接着,穿了睡衣的吴荪甫就在强烈的电灯光下凸显出来了。他站到那大客厅前的游廊上,朝四面看看,满脸是生气寻事的样子。虽然刚才一个浴稍稍洗去了他满身的疲乏,可是他心里仍旧像火山一样暴躁。他看见池子那边的四个白衣人了。‘倒像是四个白无常!”——怒火在他胸间迸跃。恰好这时候王妈捧了茶盘从吴荪甫前面走过,向池子那边去;吴荪甫立刻找到讹头了,故意大声喝道:

巴趼瑁〉侥潜呷ジ擅矗俊

吧倌棠趟嵌荚诔刈颖叱肆埂

没等王妈说完,吴荪甫不耐烦地一挥手,转身就跑进客厅去了。他猛又感得自己的暴躁未免奔放到可笑的程度,他向来不是这样的。但是客厅里强烈的电灯光转使他更加暴躁。那几盏大电灯就像些小火炉,他感到浑身的皮肤都仿佛烫起了泡。并且竟没有一个当差伺候客厅。都躲到哪里去了?这些懒虫!吴荪甫发狂似的跳到客厅前那石阶级上吼道:

袄匆桓鋈耍』斓埃 

坝小!弦 

两个声音同时从那五级的石阶下应着。原来当差高升和李贵都就站在那下边。吴荪甫意外地一怔,转脸去尖利地瞥了他们一眼,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就随便问道:

案呱「詹沤心愦虻缁暗匠Ю锴胪老壬矗蚬嗣挥校

怎么还不来!”

按蚬恕@弦皇撬到兴阒永疵矗老壬幕褂幸恍┦拢玫绞惆搿

昂担∈惆耄∧愦鹩λ惆耄俊

吴荪甫突又转怒,把高升的话半路吓住。那边池子旁四个人中的林佩珊却又曼声唱那支凄婉的小曲了。这好比在吴荪甫的怒火上添了油。他跺着脚,咬紧了牙关,恨恨地喊道:

盎斓埃≡俅蛞桓龅缁叭ィ〗兴砩侠醇遥 

说还没说完,吴荪甫已经转身,气冲冲地就赶向那池子边去了。高升和李贵在后边伸舌头。

池子边那种冶荡幽怨的空气立刻变为寂静的紧张了。那四个人都感觉到现在是那“风暴”的中心直向他们扫过来了,说不定要挨一顿没来由的斥骂。林佩珊顶乖觉,一扭腰就溜到那些树背后,掩着嘴忍住了笑,探出半个头,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阿萱在这种事情上最麻木,手里还是托着他那只近来当作宝贝的什么“镖”,作势要放出去。四小姐蕙芳低着头看池子里浮到水面吐泡沫的红鲤鱼。很知道丈夫脾气的吴少奶奶则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微笑。

吴荪甫却并不立刻发作,只皱着眉头狞起了眼睛,好像在那里盘算先挑选什么人出来咬一口。不错,他想咬一口!自从他回家到现在,他那一肚子的暴躁就仿佛总得咬谁一口才能平伏似的。自然这不会是真正的“咬”;可是和真正的“咬”却有同样的意义。他狞视了一会儿,终于他的眼光钉住在阿萱手掌上那件东西。于是沉着的声音发问了。正像猫儿捉老鼠,开头是沉着而且不露锋利的爪牙。

鞍⑤妫∧闶掷锿凶乓患裁炊鳎俊

似乎心慌了,阿萱不回答,只把手里的“宝贝”呈给荪甫过目。

斑停〖愕墓恚∷棠阃嬲獍严罚俊

吴荪甫渐渐声色俱厉了;但是阿萱那股神气太可笑,吴荪甫也忍不住露一下牙齿。

芭叮叮依瞎亟痰摹!

阿萱口吃地回答,缩回他那只托着“镖”的手,转身打算溜走。可是吴荪甫立刻放出威棱来把他喝住;

安恍碜撸∈裁达诓伙诘模《耍《诔刈永铮∈甙怂甑暮⒆樱垢烧庑┟怀鱿⒌耐嬉舛《际抢咸谑赖氖焙蛱韫吡四悖∈罴倏煲ィ训滥悴淮蛩阆掳肽杲D钍椋 诔刈永铮 

一声响——东!阿萱呆呆地望着那一池的皱水,心疼他那宝贝。

吴荪甫眉毛一挺,心头的焦躁好像减轻了些微。他的威严的眼光又转射到四小姐蕙芳的身上了。他知道近来四小姐和范博文好像很投契。这是他不许可的!于是暴躁的第二个浪头又从他胸间涌起。然而他却又转脸去看少奶奶。靠在藤椅背上的吴少奶奶仰脸迷惶地望着天空的星。近来少奶奶清瘦了一些,她那双滴溜溜地会说话的眼睛也时常呆定定,即使偶然和从前一般灵活,那就满眼红得像要发火。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咬啮她的心!这变化是慢慢来的,吴荪甫从没留意,并且即使他有时觉得了,也不理会;他马上就忘记。现在他忽然好像第一次看到,心头的暴躁就又加倍。他立刻撇下了四小姐,对少奶奶尖利地说道:

芭逖涨椎男值苕⒚茫阌貌蛔趴推∷歉尚┦裁矗悴灰前樱∥易詈拚庋鞯檬堤谔诘兀 

吴少奶奶迷惶地看着荪甫,抿着嘴笑,不作声。这把吴荪甫更加激怒了。他用力哼了一声,十分严厉地又接着说下去:

捌┤缢拿玫氖隆N也皇抢贤绻蹋橐龃笫乱部梢蕴颈救俗约旱囊馑肌?墒且驳孟热梦蚁茫戳奖呤遣皇呛鲜剑挥貌坏铰髯×宋遥】銮艺饧拢乙惨幌蚍旁谛纳希灿腥嗽谖颐媲白雒剑荒忝侵还苈髯×宋夜砘欤雌癫皇且殖鲂袄疵矗俊

班龋饩推媪耍惺裁垂砘煅剑∧懔硗饪吹糜泻鲜降娜嗣矗磕愕顾党隼词撬兀俊

吴少奶奶不能不开口了,可是吴荪甫不回答,霍地转身对四小姐正色问道:

八拿茫阈睦镉惺裁匆馑迹迷缍晕宜蛋眨∷得髁撕冒焓隆!

四小姐把脸垂到胸脯上,一个字也没有。她的心乱跳。她怕这位哥哥,又恨这位哥哥。

澳敲矗忝挥校晃姨婺阕鲋鳎 

吴荪甫感到冷箭命中了敌人似的满足,长笑一声,转身就走。但当他跑进了他的书房时,那一点满足就又消失。他还想“咬一口”,准对他的真正敌人“咬一口”。不是像刚才那样无所为的“迁怒”,而是为的要补偿自己的损失向可咬的地方“咬”一口!现在他的暴躁渐渐平下去了,心境转入了拚死命突围的顽强,残酷和冷静。然而同时也发生了一种没有出路的阴暗的情绪。他的心忽而卜卜地跳得很兴奋,忽而又像死了似的一动不动。他那飞快地旋转的思想的轮子,似乎也不很听从他意志的支配:刚刚想着益中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内那一幕惊心动魄的谈话,突然拦腰里又闯来了刘玉英那诱惑性的笑,那眼波一转时的脸红,那迷人的低声一句“用什么称呼”;刚刚在那里很乐观地想到怎样展开阵线向那八个厂堂而皇之进攻,突然他那铁青的脸前又现出了那八个厂二千多工人的决死的抵抗和反攻,——

他的思想,无论如何不能集中;尤其是刘玉英的妖媚的笑容,俏语,眼波,一次一次闯回来诱惑他的筹划大事的心神。这是反常!他向来不是见美色而颠倒的人!

斑停∧д希 

他蓦地跳起来拍着桌子大呼。

罢希 薄鞘榉康那奖谙斐隽嘶厣D鞘榉看巴獾氖髂舅账盏丶バλ男穆抑腔琛K滞侨蛔铝耍Ы糇叛莱菹胍僖欢扰指此谋菊妫鹉切┡叹嵩谛耐返牟幻呐城樱欠希约氨郏宦涞男那椤

可是正在这时候,书房门悄悄地开了,屠维岳挺直了胸脯站在门口,很大方地一鞠躬,又转身关了门,然后安详地走到吴荪甫的写字桌前,冷静地然而机警地看着吴荪甫。

足有二三分钟,两个人都没有话。

吴荪甫故意在书桌上的文件堆里抽出一件来低头看着,又拿一枝笔在手指上旋弄,让自己的脸色平静下去,又用了很大的力量把自己的心神镇定了,然后抬头对屠维岳摆一摆手,叫他坐下,用很随便的口吻微笑地问道:

暗谝淮挝掖虻缁敖心憷矗皇撬的阌械闶虑榛姑煌昝矗

现在完了没有?”

巴炅耍 

屠维岳回答了两个字;可是他那一闪一闪的眼光却说了更多的话,似乎在那里说:他已经看出吴荪甫刚才有过一时的暴躁苦闷,并且现在吴荪甫的故意闲整就好比老鹰一击前的回旋作势。

吴荪甫眼光一低,不让当面这位年青人看透了他的心境;

他仍旧旋弄手里的笔杆,又问道:

疤岛缈诩父龀樾尾缓媚兀∧憧蠢床换岢鍪掳眨砍隽耸拢岵换嵊跋斓轿颐钦⒈保俊

安灰欢ǎ 

屠维岳的回答多了一个字了;很机警地微笑。吴荪甫立刻抬起眼来,故意吃惊似的喊道:

笆裁矗∧阋菜怠灰欢ā矗课乙晕阋呐男馗担何颐浅Р慌拢 ィ溃灰欢ā也灰乙氖恰欢ā∴龋俊

拔冶纠纯梢运怠欢ā墒俏乙唤春缶托嶙乓坏愣鳎晃也孪肜慈壬幸桓隹奂豕で拿罱桓遥晕揖退怠灰欢ā恕!衷诩热蝗壬氖恰欢ā残校 

吴荪甫很注意地听着,眼光在屠维岳那冷静的脸上打圈子。过一会儿,他又问道:

澳愣疾贾煤昧税眨俊

盎共钜坏恪?墒遣幌喔伞H壬∥颐钦庖坏杜氯ィ纯棺苁敲獠涣说模豢墒且涣教欤炼嗳欤涂梢越饩觥R残怼

笆裁矗∧闶撬祷岚展っ矗炕沟萌觳拍芙饩觯坎恍校」と烁夷质拢揖鸵碧旖饩觯〉碧欤 残恚恳残硎裁矗恳残聿恢谷彀眨俊

吴荪甫打断了屠维岳的话,口气十分严厉了,态度却还镇静。

耙残泶游颐浅Ю锉隼茨且坏慊鹦腔崤闪松虾H核砍Чと说淖芡税展ぃ 

屠维岳冷冷地微笑着回答。这是最后的一瓢油,这半晌来吴荪甫那一腔抑制着的怒火立刻又燃旺了!他掷去手里的笔杆,狞视着屠维岳,发狂似的喊道:

拔也还苁裁醋芡税展ぃ∥业某Ю镉惺裁捶绱挡荻揖褪歉筛纱啻嘀灰惶炷诮饩觯 

澳敲慈壬缓糜梦淞Α

岸岳玻∥乙梦淞Γ 

靶校∧敲辞肴壬嘉掖侵埃 

屠维岳说着就站了起来,很坚决很大胆地直对着吴荪甫看。短短的沉默。吴荪甫的脸色渐渐从惊愕转成为不介意似的冷淡,最后他不耐烦地问道:

澳悴恢髡庞梦淞Γ磕闩旅矗俊

安皇牵∏肴壬靼祝液孟衩挥信鹿裁矗∥铱梢岳侠鲜凳蹈嫠呷壬何液馨乙桓鲈吕捶旁诔Ю锏囊环难也辉敢庾约呵资滞品桓鲈吕葱列量嗫嗟牟贾茫】墒侨壬抢习澹趺窗欤ū谌壬∥抑磺肴壬⒖套嘉掖侵埃∥以偎狄痪洌也⒉皇呛ε拢 

屠维岳骄傲地挺直了胸脯,眼光尖利地射住了吴荪甫的脸。

澳愕牟贾梦抑溃衷诰鸵允阅愕牟贾糜忻挥屑壑担 

凹热蝗壬敲靼椎模铱梢栽偎导妇浠啊O衷谌壬愿牢乙梦淞Γ惶炷诮饩觯晃液芸梢哉瞻臁>欤剑N劳牛际窍殖傻摹?墒墙裉旖饩隽耍舨涣耸炝叫瞧冢厦∮址⒆鳎谴蟾湃壬膊幌不叮姨嫒壬焓乱膊荒苣敲疵挥行庞茫晃液馨易约旱男庞茫 

于是吴荪甫暂时没有话,他又拿起那笔杆在手指上旋弄,钉住屠维岳看了好半天。屠维岳让他看,一点表情也不流露到脸上来;他心里却微感诧异,为什么吴荪甫今番这样的迟疑不决。

吴荪甫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又问道:

澳敲矗漳闼担迷趺窗欤俊

拔乙泊蛩阌靡坏愣淞Α?墒且舻阶詈蟛庞盟〕Ю锏墓と瞬⒉皇且桓鲇“逵〕隼吹模挥屑父鲎罨档模饩熬褪枪膊葑樱恍┖砍婢透怂桥堋4蠖嗍堑ㄐ〉摹N仪肴壬胰斓钠谙蓿痛蛩愠四前展し绯敝腥厦靼琢四募父鲇泄膊右桑煌蚓∷∧鞘焙颍靡坏阄淞Γ≌饷匆蛔蚁嘈胖辽侔肽炅鲈碌陌簿彩怯械摹R桓鲈吕矗揖妥旁谡馍贤酚昧诵难 

屠维岳很镇静很有把握地说,微笑着。吴荪甫也是倾注了全心神在听。忽然他的眼珠一转,狞笑了一声,站起来大声兴奋地喊道:

拔溃∧闼淙荒芨桑墒腔褂行┑胤侥慵坏窖剑∧遣皇亲降猛甑模∧呛帽然泼诽炱せ趵锘嵘嬉谎匀欢簧隼矗∧憬裉熳酵炅耍魈煊稚隼矗〕堑裙嘶泼诽欤】墒俏颐钦饣岫鲎拍腔泼诽欤艹ぃ艹ぃ恢赖绞裁词焙虿磐甑幕泼诽欤 懔耍∧愕暮眉撇吡舻浇丛偎怠

眼前的时势不许我们有那样的耐心了!”

屠维岳鞠一个躬,不说话,心里想自己这一回“倒霉”是倒定的了;不是辞职,就是他在厂里的“政权”倒坍,钱葆生那一派将要代替他上台。可是吴荪甫突又暴躁起来,声色俱厉下命令道:

鞍展ひ埠茫话展ひ埠茫芡税展ひ埠茫业闹饕馐谴蚨耍∠略缕穑で驼瞻苏鄯ⅲ〉人考刍卣堑骄虐俣嗔降氖焙颍颐窃偎担昧耍闳グ眨∥也蛔寄愦侵埃 

澳敲矗壬胰斓钠谙蓿 

安唬〔唬∫惶煲膊唬 

吴荪甫咆哮着。屠维岳脸上的肉轻轻一跳,他的眼光异样地冷峻了。然而意外地吴荪甫突又转了态度,对屠维岳挥手,不耐烦地接着说:

吧底樱∧阆敫叶┖贤矗靠此前障鹿だ辞樾卧跹颐窃偎担 

屠维岳微笑着又鞠一个躬,不说话;心里却看准了吴荪甫这回不比从前,——有点反常,有点慌乱。他又想到自己这一回大概要“倒霉”。但他是倔强的,他一定要挣扎。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