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我的创作经验(讲演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的创作经验(讲演稿)

好吧,假如我要有别的可说,我一定不说这个题目。

我敬爱学问,可是学问老不自动的搬到我的脑子里来住;科学实验室,哼,没进去过。我只好说经验。不管好坏,经验是我自己的,我要不说,别人就不知道;这或者也许有点趣味。

创作的经验,这也得解释一下。创作出什么,与创作得怎样,自然是两回事。格外的自谦是用不着的,可是板着脸吹腾自己也怪难以为情。我希望只说“什么”,不说“怎样”。不过万一我说走了嘴,而谈到我的创作怎样的好,请你别忘了这个——“不信也罢!”

在我幼年时候,我自己并没发现,别人也没看出,我有点作文的本事。真的,为作不好文章而挨竹板子倒是不短遇到的事。可是我不能不说我比一般的小学生多念背几篇古文,因为在学堂——那时候确是叫作学堂——下课后,我还到私塾去读《古文观止》。《诗经》我也读过,一点也不瞎吹——那时候我就很穷(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私塾的先生并不要我的钱。

我的中学是师范学校。师范学校的功课虽与中学差不多,可是多少偏重教育与国文。我对几何代数和英文好象天生有仇。别人演题或记单字的时节,我总是读古文。我也读诗,而且学着作诗,甚至于作赋。我记了不少的典故。可惜我那些诗都丢了,要是还存着的话,我一定把它们印出来!看谁不顺眼,或者谁看我不顺眼,就送谁一本,好把他气死。诗这种东西是可以使人飞起来,也可以把人气死的。除了诗文,我喜欢植物学。这并非是对这种科学有兴趣,而是因为对花草的爱好;到如今我还爱花。

我的脾气是与家境有关系的。因为穷,我很孤高,特别是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一个孤高的人或者爱独自沉思,而每每引起悲观。自十七八到二十五岁,我是个悲观者。我不喜欢跟着大家走,大家所走的路似乎不永远高明,可是不许人说这个路不高明,我只好冷笑。赶到岁数大了一些,我觉得这冷笑也未必对,于是连自己也看不起了。这个,可以说是我的幽默态度的形成——我要笑,可并不把自己除外。

五四运动,我并没有在里面。那时候我已作事。那时候所出的书,我可都买来看。直到二十五岁我到南开中学去教书,才写过一篇小说,登在校刊上。这篇东西我没留着,不能告诉诸位它的内容与文笔怎样。它只有点历史的价值,我的第一篇东西——用白话写的。

二十七岁,我到英国去。设若我始终在国内,我不会成了个小说家——虽然是第一百二十等的小说家。到了英国,我就拚命的念小说,拿它作学习英文的课本。念了一些,我的手痒痒了。离开家乡自然时常想家,也自然想起过去几年的生活经验,为什么不写写呢?怎样写,一点也不知道,反正晚上有功夫,就写吧,想起什么就写什么,这便是《老张的哲学》。文字呢,还没有脱开旧文艺的拘束。这样,在故事上没有完整的设计,在文字上没有新的建树,乱七八糟便是《老张的哲学》。抓住一件有趣的事便拚命的挤它,直到讨厌了为止,是处女作的通病,《老张的哲学》便是这样的一个病鬼。现在一想到就要脸红。可是它也有个好处,而且这个好处不容易再找到。它是个初出山的老虎,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怕。现在稍有些经验了,反倒怕起来。它没有使人读了再读的力量,可是能给暂时的警异与刺激。我不希望再写这种东西,或者想写也写不出了。长了几岁,精力到底差了一点。

墩宰釉弧肥堑诙浚峁股仙员取独险拧非苛诵墒俏淖值奶盅嵊胄鹗龅目湔呕故悄茄U饬讲渴榈闹髦际墙曳⑹率担翟谟搿逗谀淮蠊邸废嗳ゲ辉丁F渲械睦砺垡膊还切┏J叮笔狈⒊龀粑叮

抖怼肥窃谟⒐哪┮荒晷吹摹R蛭讯凉矶嘈∷盗耍哉獗臼榈慕峁褂朊栊炊汲そ艘恍N淖稚弦灿辛私剑翰辉俳柚谖难裕胪耆冒谆靶础K娜钡闶牵旱谝唬挥行赐瓯闶帐耍蛭诶肟⒐郧氨匦虢痪恚槐纠词且吹蕉蜃值摹5诙⒁馓常盒此亩窃诒冉现杏⒘焦裥缘牟煌徽庵炼嗖还侵直ǜ妫芄挥腥ぃ珊苣盐按蟆T偎的兀橹械娜瞬畈欢喽际侵械冉准兜模蚕酉琳坏恪

缎∑碌纳铡罚谖淖稚希侵档玫靡獾模何乙寻寻谆澳枚耍芤宰罴虻サ难杂镄匆磺卸髁恕U獗拘∷翟谖淖稚细一毓院蟮淖髌反蚨嘶。也辉倥掳谆傲耍晃颐靼琢说惆谆暗牧α俊U獗臼槭窃谛录悠滦闯伤姆种谏虾P赐甑摹@锩婺切┬词档牡胤剑乙晕苡Ω蒙救ィ墒堑饺缃褚裁还Ψ蛉ド靖摹

洞竺骱肥窃诩媚闲吹模叶凇耙欢恕北簧盏簦蛭谌莘浅5拿挥幸馑肌N淖钟屑付魏芎茫墒枪庹套盼淖种朗遣恍械摹N颐挥辛舻赘澹衷谝膊幌朐傩此恕!睹ǔ羌恰肥恰洞竺骱返拿妹茫裁欢啻缶ⅰ

独牖椤繁冉系暮玫悖淙挥哪捎搿独险拧反蟛幌嗤耍晃颐靼琢嗽跹刂谱约骸

至于短篇,不过是最近两年来的试验。我知道我写不过别人,可是没法不写;大家都向我索稿,怎能一一报之以长篇呢,我又不是个打字机。这些东西——一大部分收在《赶集》里——连一篇好的也没有,勉强着写,写完了又没功夫修改,怎能好得了!希望发笔财,可以专去写东西,不教书,不必发愁衣食住,专心去写,写,写!“穷而后工”,有此一说,我不大相信。

杜L齑痛肥墙衲晗奶旄铣隼吹模热皇恰案习臁保比幻缓没酰幌衷诨乖诩绦目叮也槐懵钏骱α耍缓伪馗约核拦蝗ツ亍

八、九年的功夫,我只有这么点成绩。在质上,在量上,都没有什么可以自满的。从各方的批评中看,有的人说我好,有的人说我不好。我的好处——据我自己看——比坏处少,所以我很愿意看人家批评我;人家说我不好,我多少得点益处。有时候我明知自己犯了毛病,可是没功夫去修正——还是得独得五十万哪!

我写的不多,也不好,可是力气卖得不少。这几本书都是在课外写的。这就是说:教书,办事之外,我还得写作。于是,年假暑假向来不休息,已经有七年了!我不能把功课或事情放在一边而光顾自己的写作,这么办对不起人。可我也不能干脆不写。那么,只好有点工夫就写;这差不多是“玩命”。我自幼身体就不强壮,快四十了还没有胖过一回;我不能胖,一年到头不休息,怎能长肉呢?可是“瘦”似乎是个警告,一照镜子便想起:谨慎点!所以我老是早睡早起,不敢随便。每天至多写两千多字,不多写;多写便得多吃烟,我不愿使肺黑得和煤一样!几时我能有三个月不写一个字,那一定比当皇上还美!

写两千多字,不多写:这可只是大概的说,有时候三天连一个字也写不出!我不知道天下还有比这更难受的事没有。我看着纸,纸看着我,彼此不发生关系!有时候呢,很顺当,字来得很快。可是一天不能把想起来的都写下来,于是心里老想着这点事,虽然一天只准自己写两千多字,但是心并没闲着,吃饭时也想,喝茶时也想——累人!就是写完一篇的时候,心中痛快一下,可是这点痛快抵不过那些苦处。说到这里,我不想劝别人也写小说了!是的,我是卖了力气。这就应了卖艺人的话了:“玩艺是假的,力气是真的!”就此打住。

载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五日《刁斗》第一卷第四期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