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善人

老舍

汪太太最不喜欢人叫她汪太太;她自称穆凤贞女士,也愿意别人这样叫她。她的丈夫很有钱,她老实不客气的花着;花完他的钱,而被人称穆女士,她就觉得自己是个独立的女子,并不专指着丈夫吃饭。

穆女士一天到晚不用提多么忙了,又搭着长的富泰,简直忙得喘不过气来。不用提别的,就光拿上下汽车说,穆女士——也就是穆女士!——一天得上下多少次。哪个集会没有她,哪件公益事情没有她?换个人,那么两条胖腿就够累个半死的。穆女士不怕,她的生命是献给社会的;那两条腿再胖上一圈,也得设法带到汽车里去。她永远心疼着自己,可是更爱别人,她是为救世而来的。

穆女士还没起床,丫环自由就进来回话。她嘱咐过自由们不止一次了:她没起来,不准进来回话。丫环就是丫环,叫她“自由”也没用,天生来的不知好歹。她真想抄起床旁的小桌灯向自由扔了去,可是觉得自由还不如桌灯值钱,所以没扔。

白杂桑抑龈滥愣嗌倩亓耍 蹦屡靠戳丝粗樱丫炀诺懔耍说闫晃鸬模窍不蹲约耗芤黄骄诺悖硖宥ㄈ皇遣淮恚凰梦缁岫奶圩约海枰な奔涞乃摺

安皇牵浚 弊杂上虢馐鸵幌隆

八担惺裁词拢”鹉ツゲ洳涞模 

胺较壬俊!

澳母龇较壬糠较壬啥嗔耍慊够崴祷把剑 薄袄鲜Ψ较壬!

八衷跹耍俊

八邓奶懒耍 弊杂伤坪鹾芴娣较壬压!安挥盟担质且 蹦屡看诱硗返紫旅鲂∑ぜ欣矗骸叭ィ舛兴熳撸桓嫠呙靼祝以诔栽绶挂郧安患恕!

自由拿着钱要走,又被主人叫住:“叫博爱放好了洗澡水;回来你开这屋子的窗户。什么都得我现告诉,真劳人得慌!大少爷呢?”

吧涎Я耍俊!

傲觯耄椋螅蠖济桓遥妥撸玫模蹦屡苛牡阃罚系呐秩庵倍

按笊僖盗耍卵С晕绶乖俑桓觯耄椋螅蟆!弊杂啥级檬裁唇校耄椋螅螅穑椋搴停猓幔簦琛

翱烊ィ鸱匣埃徽飧隼腿司⒍ 

自由轻快的走出去,穆女士想起来:方先生家里落了丧事,二少爷怎么办呢?无缘无故的死哪门子人,又叫少爷得荒废好几天的学!穆女士是极注意子女们的教育的。博爱敲门,“水好了,女士。”

穆女士穿着睡衣到浴室去。雪白的澡盆,放了多半盆不冷不热的清水。凸花的玻璃,白磁砖的墙,圈着一些热气与香水味。一面大镜子,几块大白毛巾;胰子盒,浴盐瓶,都擦得放着光。她觉得痛快了点。把白胖腿放在水里,她楞了一会儿;水给皮肤的那点刺激使她在舒适之中有点茫然。她想起点久已忘了的事。坐在盆中,她看着自己的白胖腿;腿在水中显着更胖,她心中也更渺茫。用一点水,她轻轻的洗脖子;洗了两把,又想起那久已忘了的事——自己的青春:二十年前,自己的身体是多么苗条,好看!她仿佛不认识了自己。想到丈夫,儿女,都显着不大清楚,他们似乎是些生人。她撩起许多水来,用力的洗,眼看着皮肤红起来。她痛快了些,不茫然了。她不只是太太,母亲;她是大家的母亲,一切女同胞的导师。她在外国读过书,知道世界大势,她的天职是在救世。

可是救世不容易!二年前,她想起来,她提倡沐浴,到处宣传:“没有澡盆,不算家庭!”有什么结果?人类的愚蠢,把舌头说掉了,他们也不了解!摸着她的脖腿,她想应当灰心,任凭世界变成个狗窝,没澡盆,没卫生!可是她灰心不得,要牺牲就得牺牲到底。她喊自由:“窗户开五分钟就得!”

耙丫脊睾昧耍浚 弊杂苫卮稹

穆女士回到卧室。五分钟的工夫屋内已然完全换了新鲜空气。她每天早上得作深呼吸。院内的空气太凉,屋里开了五分钟的窗子就满够她呼吸用的了。先弯下腰,她得意她的手还够得着脚尖,腿虽然弯着许多,可是到底手尖是碰了脚尖。俯仰了三次,她然后直立着喂了她的肺五六次。她马上觉出全身的血换了颜色,鲜红,和朝阳一样的热、艳。“自由,开饭!”

穆女士最恨一般人吃的太多,所以她的早饭很简单:一大盘火腿蛋两块黄油面包,草果果酱,一杯加乳咖啡。她曾提倡过俭食:不要吃五六个窝头,或四大碗黑面条,而多吃牛乳与黄油。没人响应;好事是得不到响应的。她只好自己实行这个主张,自己单雇了个会作西餐的厨子。吃着火腿蛋,她想起方先生来。方先生教二少爷读书,一月拿二十块钱,不算少。她就怕寒苦的人有多挣钱的机会;钱在她手里是钱,到了穷人手里是祸。她不是不能多给方先生几块,而是不肯,一来为怕自己落个冤大头的名儿,二来怕给方先生惹祸。连这么着,刚教了几个月的书,还把太太死了呢。不过,方先生到底是可怜的。她得设法安慰方先生:“自由,叫厨子把‘我’的鸡蛋给方先生送十个去;嘱咐方先生不要煮老了,嫩着吃!”

穆女士咂摸着咖啡的回味,想象着方先生吃过嫩鸡蛋必能健康起来,足以抵抗得住丧妻的悲苦。继而一想呢,方先生既丧了妻,没人给他作饭吃,以后顶好是由她供给他两顿饭。她总是给别人想得这样周到;不由她,惯了。供给他两顿饭呢,可就得少给他几块钱。他少得几块钱,可是吃得舒服呢。方先生应当感谢她这份体谅与怜爱。她永远体谅人怜爱人,可是谁体谅她怜爱她呢?想到这儿,她觉得生命无非是个空虚的东西;她不能再和谁恋爱,不能再把青春唤回来;她只能去为别人服务,可是谁感激她,同情她呢?

她不敢再想这可怕的事,这足以使她发狂。她到书房去看这一天的工作;工作,只有工作使她充实,使她疲乏,使她睡得香甜,使她觉到快活与自己的价值。

她的秘书冯女士已经在书房里等了一点多钟了。冯女士才二十三岁,长得不算难看,一月挣十二块钱。穆女士给她的名义是秘书,按说有这么个名字,不给钱也满下得去。穆女士的交际是多么广,做她的秘书当然能有机会遇上个阔人;假如嫁个阔人,一辈子有吃有喝,岂不比现在挣五六十块钱强?穆女士为别人打算老是这么周到,而且眼光很远。见了冯女士,穆女士叹了口气:“哎!今儿个有什么事?说吧!”她倒在个大椅子上。

冯女士把记事簿早已预备好了:“今儿个早上是,穆女士,盲哑学校展览会,十时二十分开会:十一点十分,妇女协会,您主席;十二点,张家婚礼;下午,”

跋鹊鹊龋蹦屡坑痔玖丝谄罢偶业暮乩袼凸ッ挥校俊

耙丫凸チ耍欢韵驶ɡ海丝榍芴迕妗!薄鞍。丝榈睦裎锊惶 

吧洗瓮粝壬魇伲偶宜偷氖且欢耸籴ぃ⒉弧薄跋衷诓煌耍畔壬牡匚槐仍雀吡耍凰懔税桑院笤僬也拱伞O挛缫还灿屑讣拢俊

拔甯龌崮兀 

昂撸”赂嫠呶遥壹遣蛔 5任矣烧偶一乩丛偎蛋伞!蹦屡康懔烁涛牛瓜胱耪偶业暮乩袼坪跆×诵!胺肱浚慵窍吕矗滦瞧谖寤蛐瞧诹胝偶倚路蚋境苑梗叫瞧谌阍偬嵝盐乙簧!

冯女士很快的记下来。

氨鹜宋饰艺偶野诘氖裁淳葡鹜恕!

笆牵屡俊!

穆女士不想上盲哑学校去,可是又怕展览会照像,像片上没有自己,怪不合适。她决定晚去一会儿,顶好是正赶上照像才好。这么决定了,她很想和冯女士再说几句,倒不是因为冯女士有什么可爱的地方,而是她自己觉得空虚,愿意说点什么……解解闷儿。她想起方先生来:“冯,方先生的妻子过去了,我给他送了二十块钱去,和十个鸡子,怪可怜的方先生!”穆女士的眼圈真的有点发湿了。

冯女士早知道方先生是自己来见汪太太,她不见,而给了二十块钱,可是她晓得主人的脾气:“方先生真可怜!可也是遇见女士这样的人,赶着给他送了钱去!”

穆女士脸上有点笑意,“我永远这样待人;连这么着还讨不出好儿来,人世是无情的!”

八恢琅康拇壬朴肴刃哪兀 

鞍ィ∫残恚 蹦屡苛成系男σ饫┱沟酶硇牧诵

岸僖氖橛值没姆霞柑欤 狈肱亢芄匦乃频摹!翱刹皇牵喜唤形倚木惨换岫 

耙晃蚁群么醯慕套潘课铱墒遣缓苄醒剑 薄澳阍趺床恍校∥一拐嫱苏飧霭旆兀∧阆冉套潘昧耍野撞涣四悖 

澳鹩指冶ǔ辏凑褪羌柑斓氖拢较壬峦炅嘶菇蟹较壬獭!

穆女士想了会儿,“冯,简直这么办好不好?你就教下去,我每月一共给你二十五块钱,岂不整重?”

熬褪怯械愣圆黄鸱较壬 

澳敲皇裁矗凑チ似蓿抑械慕拦刃×耍挥龌嵛以俑鍪钒丝榈氖拢荒敲皇裁矗∥铱筛米吡耍ィ∫惶煲惶斓模胬鬯廊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