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我谈“堕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谈“堕民”

越客

六月二十九日的《自由谈》里,唐皘〔2〕先生曾经讲到浙东的堕民,并且据《堕民猥谈》〔3〕之说,以为是宋将焦光瓒的部属,因为降金,为时人所不齿,至明太祖〔4〕,乃榜其门曰“丐户”,此后他们遂在悲苦和被人轻蔑的环境下过着日子。

我生于绍兴,堕民是幼小时候所常见的人,也从父老的口头,听到过同样的他们所以成为堕民的缘起。但后来我怀疑了。因为我想,明太祖对于元朝,尚且不肯放肆〔5〕,他是决不会来管隔一朝代的降金的宋将的;况且看他们的职业,分明还有“教坊”或“乐户”〔6〕的余痕,所以他们的祖先,倒是明初的反抗洪武和永乐皇帝的忠臣义士〔7〕也说不定。还有一层,是好人的子孙会吃苦,卖国者的子孙却未必变成堕民的,举出最近便的例子来,则岳飞〔8〕的后裔还在杭州看守岳王坟,可是过着很穷苦悲惨的生活,然而秦桧,严嵩〔9〕……的后人呢?……

不过我现在并不想翻这样的陈年账。我只要说,在绍兴的堕民,是一种已经解放了的奴才,这解放就在雍正年间罢〔10〕,也说不定。所以他们是已经都有别的职业的了,自然是贱业。男人们是收旧货,卖鸡毛,捉青蛙,做戏;女的则每逢过年过节,到她所认为主人的家里去道喜,有庆吊事情就帮忙,在这里还留着奴才的皮毛,但事毕便走,而且有颇多的犒赏,就可见是曾经解放过的了。

每一家堕民所走的主人家是有一定的,不能随便走;婆婆死了,就使儿媳妇去,传给后代,恰如遗产的一般;必须非常贫穷,将走动的权利卖给了别人,这才和旧主人断绝了关系。假使你无端叫她不要来了,那就是等于给与她重大的侮辱。我还记得民国革命之后,我的母亲曾对一个堕民的女人说,“以后我们都一样了,你们可以不要来了。”不料她却勃然变色,愤愤的回答道:“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千年万代,要走下去的!”

就是为了一点点犒赏,不但安于做奴才,而且还要做更广泛的奴才,还得出钱去买做奴才的权利,这是堕民以外的自由人所万想不到的罢。

七月三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昶咴铝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玻病场√瓢| 浙江镇海人,作家。著有杂文集《推背集》、《短长书》等。他曾在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九日《申报·自由谈》发表《堕民》一文,其中有“辱国者的子孙作堕民,卖国的汉奸如果有子孙的话,至少也将是一种堕民”的话。

玻场场《堕民猥谈》 应作《堕民猥编》,作者不详。清代钱大昕编纂的《鄞县志》中,曾引录该书关于堕民的记载:“堕民,谓之丐户,……相传为宋罪俘之遗,故摈之。丐自言则云宋将焦光赞部落,以叛宋投金故被斥。……元人名为怯怜户,明太祖定户籍,扁其门曰丐。……男子则捕蛙,卖饧……立冬打鬼,胡花帽鬼脸,钟鼓戏剧,种种沿门需索。其妇人则为人家拗发髻,剃妇面毛,习媒妁,伴良家新娶妇,梳发为髟也。”(卷一《风俗》)

玻础场∶魈妗〖粗煸埃ǎ保常玻浮保常梗福┲葜永耄ń癜不辗镅簦┤耍┡┟衿鹨辶煨渲弧R蝗四晖品持危⒚魍醭脑槲洌砗盘妗

玻怠场∶魈娑杂谠星也豢戏潘痢∶鞒醵源杏嗯κ敌薪烁Ъ媸┱撸荨睹魇贰ぬ姹炯汀吩兀汉槲淙辏ǎ保常罚埃┪逶拢浣钗闹夜タ擞Σń衲诿勺灾吻耸部颂谄欤茉壑勇虻睦锇素荨A拢虻睦锇素葜辆┦Γ撼记搿跋追保魈娌恍恚⒎饴虻睦锇素菸缋窈睢M庇忠蛭钗闹业慕荼ü诳湟栽紫嗨担骸霸髦泄倌辏抻肭涞雀改福岳灯渖魏挝烁”≈裕礁闹!焙槲淦吣昃旁拢职崖虻睦锇素莘呕兀皇荒晁脑拢靼嗍独泶锢八溃魈嬗诹虑彩怪录馈B逞杆得魈娑栽安豢戏潘痢保蟾胖傅恼饫嗍虑椤

玻丁场“教坊” 唐代开始设立的掌管教练女乐的机构。“乐户”,封建时代罪人妻女被编入乐籍者,其名称最早见于《魏书·刑罚志》。

两者实际都是官妓,相沿到清代雍正年间才废止。〔7〕 反抗永乐皇帝的忠臣义士,有景清、铁弦、方孝孺等人。朱元璋死后,由皇太孙朱允吧继位,即建文帝;不久,他的叔父燕王朱棣起兵夺取帝位,即永乐帝。当时景清等人效忠建文反抗永乐,他们的妻子儿女及族人多同遭杀戮或被贬为奴(但未见到贬为堕民的明确记载)。反抗洪武(明太祖)的忠臣义士,未知何指。〔8〕 岳飞(1103—1142) 字鹏举,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南宋名将。因坚持抗击金兵而被投降派宋高宗、秦桧杀害。岳飞被害后,初被偷偷草葬于杭州钱塘门外荒塜中,宋孝宗时改葬于杭州西湖西北岸。

玻埂场∏罔恚ǎ保埃梗啊保保担担∽只嶂ń衲暇┤耍胃咦谑痹卧紫啵侵髡沤到鸬哪诩椋焙υ婪傻闹髂薄Q厢裕ǎ保矗福啊保担叮罚治┲校鞣忠巳恕C魇雷谑惫僦撂犹Γ腔龉昝竦娜椤

玻保啊场【萸宕兼搿抖肌吩兀河赫辏ǎ保罚玻常┚旁隆俺憬苄烁槊褙ぜ薄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