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也不佩服大主笔:前文的案语(乐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也不佩服大主笔:前文的案语(乐雯)

这种“不凡”的议论的要点是:(一)尖刻的冷箭,“令受者难堪,听者痛快”,不过是取得“伟大”的秘诀;(二)这秘诀还在于“借主义,成大名,挂羊头,卖狗肉的戏法”;(三)照《大晚报》的意见,似乎应当为着自己的“主义”——高唱“神武的大文”,“张开血盆似的大口”去吃人,·虽·在·二·十·岁·就·落·伍,·就·变·为·僵·石,·亦·所·不·惜;(四)如果萧伯纳不赞成这种“主义”,就不应当坐安乐椅,不应当有家财,·赞·成·了·那·种·主·义,·当·然·又·当·别·论。可惜,这世界的崩溃,偏偏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小资产的知识阶层分化出·一·些爱光明不肯落伍的人,他们向着革命的道路上开步走。他们利用自己的种种可能,诚恳的赞助革命的前进。他们在以前,也许客观上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拥护者。但是,他们偏要变成资产阶级的“叛徒”。而叛徒常常比敌人更·可·恶。

卑劣的资产阶级心理,以为给了你“百万家财”,给了你世界的大名,你还要背叛,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实属可恶之至”。这自然是“借主义,成大名”了。对于这种卑劣的市侩,每一件事情一定有一种物质上的荣华富贵的目的。这是道地的“·唯·物·主·义”——名利主义。萧伯纳不在这种卑劣心理的意料之中,所以·可·恶·之·至。

而《大晚报》还推论到一般的时代风尚,推论到中国也有“坐在安乐椅里发着尖刺的冷箭来宣传什么什么主义的,不须先生指教”。这当然中外相同的道理,不必重新解释了。可惜的是:独有那吃人的“主义”,虽然借用了好久,然而还是不能够“成大名”,呜呼!

至于可恶可怪的萧,——他的伟大,却没有因为这些人“受着难堪”,就缩小了些。所以像中国历代的离经叛道的文人似的,活该被皇帝判决“抄没家财”。《萧伯纳在上海》。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甓率呷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馕断舨伤獭罚鹈渭腋伞

玻病诚舨桑ǎ牵拢樱瑁幔鳎保福担丁保梗担埃┯⒐缱骷摇⑴兰摇3錾诎级及亓帧T缒瓴渭庸⒐牧贾饕宓恼巫橹胺驯呱纭薄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谴责帝国主义战争,同情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一九三一年曾访问苏联。但他始终未能摆脱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观点。主要作品有剧本《华伦夫人的职业》、《巴巴拉少校》、《真相毕露》等,大都揭露和讽刺资本主义社会的伪善和罪恶。一九三三年他乘船周游世界,于二月十二日到香港,十七日到上海。〔3〕“和平老翁”一九三三年一月六日《大晚报》曾载萧伯纳将到北平的消息,题为《和平老翁萧伯纳,鼙鼓声中游北平》,其中有希望萧伯纳“能于其飞渡长城来游北平时,暂使战争停顿”的话。〔4〕“路透电”即路透通讯社的电讯。路透社由犹太人路透(P.J.Reuter)一八五○年创办于德国亚琛,一八五一年迁英国伦敦,后来成为英国最大的通讯社。它在中国的活动,始于一八七一年前后。这里所说的“路透电”,指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四日该社由香港发的关于萧伯纳发表演说的电讯,曾刊登于十五日《申报》,题为《对香港大学生演说——萧伯纳宣传共产》。

玻怠彻げ烤志墒庇ⅰ⒚馈⑷盏鹊酃饕逶谏虾!⑻旖虻鹊刈饨缒谏枇⒌耐持位兀堑酃饕逋菩兄趁裰饕逭吆团壑泄嗣竦墓ぞ摺

玻丁场疤乇鸸椤痹揽跄备幢俚壑剖鄙⒉嫉囊恢置邸R痪乓凰哪曛烈痪乓晃迥昙洌揽南芊ü宋省⒚拦斯诺屡担ǎ疲剩牵铮铮洌睿铮鳎┕拇抵泄小疤乇鸸椤保灰耸敌忻裰髡危缢谝痪乓晃迥臧嗽率毡本堆窍秆侨毡ā飞戏⒈淼摹豆埠陀刖髀邸芬晃闹校荡又泄摹袄废肮呱缁峋弥纯觥崩纯矗耙跃髦菩兄住薄5笔敝泄翟频鄣姆炊屏θ绯锇不岬龋布π肮埠筒皇视诠椤敝唷U庵帧疤乇鸸椤甭郏晌炊勺枘釉谥泄敌忻裰鞲母锖头炊越缴缁嵫怠⒀怪聘锩慕杩凇!玻贰场罢缙纾袢缫奥埂鄙暇涑觥独献印返诙拢骸捌绮恢粘栌瓴恢杖铡!毕戮浼蹲印ぬ斓亍罚骸吧先绫曛Γ袢缫奥埂!

玻浮忱嘱┰锹逞傅谋拭R痪湃甓拢那锇自谏虾Q∑诩洌逞柑嵋楹托训笔鄙虾3霭娴闹型獗ǹ衔葡舨傻街泄⒈淼母髦治恼拢伞断舨稍谏虾!芬皇椋鹞袄嘱┘籼氩⒈嘈!保陕逞缸餍颍痪湃耆乱安菔槲莩霭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