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言论自由的界限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言论自由的界限

看《红楼梦》〔2〕,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结果怎样呢?结果是主子深恶,奴才痛嫉,给他塞了一嘴马粪。

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罢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3〕,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三年前的新月社〔4〕诸君子,不幸和焦大有了相类的境遇。他们引经据典,对于党国有了一点微词,虽然引的大抵是英国经典,但何尝有丝毫不利于党国的恶意,不过说:“老爷,人家的衣服多么干净,您老人家的可有些儿脏,应该洗它一洗”罢了。不料“荃不察余之中情兮”〔5〕,来了一嘴的马粪:国报同声致讨,连《新月》杂志也遭殃。但新月社究竟是文人学士的团体,这时就也来了一大堆引据三民主义,辨明心迹的“离骚经”。现在好了,吐出马粪,换塞甜头,有的顾问,有的教授,有的秘书,有的大学院长,言论自由,《新月》也满是所谓“为文艺的文艺”了。

这就是文人学士究竟比不识字的奴才聪明,党国究竟比贾府高明,现在究竟比乾隆时候光明:三明主义。

然而竟还有人在嚷着要求言论自由。世界上没有这许多甜头,我想,该是明白的罢,这误解,大约是在没有悟到现在的言论自由,只以能够表示主人的宽宏大度的说些“老爷,你的衣服……”为限,而还想说开去。

这是断乎不行的。前一种,是和《新月》受难时代不同,现在好像已有的了,这《自由谈》也就是一个证据,虽然有时还有几位拿着马粪,前来探头探脑的英雄。至于想说开去,那就足以破坏言论自由的保障。要知道现在虽比先前光明,但也比先前利害,一说开去,是连性命都要送掉的。即使有了言论自由的明令,也千万大意不得。这我是亲眼见过好几回的,非“卖老”也,不自觉其做奴才之君子,幸想一想而垂鉴焉。

四月十七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晁脑露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渭腋伞

玻病场逗炻ッ巍烦て∷怠G宕苎┣壑Mㄐ斜疚欢鸹兀笏氖匾话闳衔歉唣市鳌=勾笫切∷抵屑旨业囊桓鲋沂档睦掀停谱砺钊吮蝗矸嗍录檬榈谄呋亍V挥辛礁鍪ㄗ痈删坏幕埃诹兀盗硪蝗宋锪媪怠

玻场城ㄔ记埃常矗啊记埃玻罚福┟剑衷肿至榫焦笃诔恕3惩跏惫僦磷笸剑捎谒恼沃髡挪患萦诠笞寮哦旁馄群Γ蟊磺晗逋醴胖鸬姐洹⑾媪饔颍叨鞒な独肷А罚允惴⑵浞呒ば那楹妥非罄硐氲木鲂摹

玻础承略律缫砸恍┳什准吨斗肿游诵牡奈难Ш驼瓮盘澹加谝痪哦暝诒本┏闪ⅲ饕稍庇泻省⑿熘灸Α⒊略础⒘菏登铩⒙蘼』取8蒙缭允缑逵谝痪哦晗脑诒本冻勘ǜ笨烦龉妒罚ㄖ芸R痪哦吣暝谏虾4窗煨略率榈辏痪哦四耆鲁霭孀酆闲缘摹缎略隆吩驴R痪哦拍晁窃凇缎略隆飞戏⒈硖溉巳ǖ任侍獾奈恼拢びⅰ⒚栏鞴ü妫岢鼋饩鲋泄挝侍獾囊饧庠谙蚪槭撞哐琛5恼路⒈砗螅竦潮ǹ追字墓セ鳎邓恰把月凼凳舴炊保竦持醒胍榫鲇山逃慷院始右浴熬搿保缎略隆吩驴饪哿簟K羌潭浠皇侄危卸痢肮竦车木洹保囊荨暗骋濉币员婷餍募#沼诘玫浇槭纳褪丁

玻怠场败醪徊煊嘀星橘狻庇锛独肷А罚骸败醪徊煊嘀星橘猓葱挪鞫!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