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新药

说起来就记得,诚然,自从九一八以后,再没有听到吴稚老〔2〕的妙语了,相传是生了病。现在刚从南昌专电中,飞出一点声音来〔3〕,却连改头换面的,也是自从九一八以后,就再没有一丝声息的民族主义文学者们,也来加以冷冷的讪笑。为什么呢?为了九一八。

想起来就记得,吴稚老的笔和舌,是尽过很大的任务的,清末的时候,五四的时候,北伐的时候,清党的时候,清党以后的还是闹不清白的时候。然而他现在一开口,却连躲躲闪闪的人物儿也来冷笑了。九一八以来的飞机,真也炸着了这党国的元老吴先生,或者是,炸大了一些躲躲闪闪的人物儿的小胆子。

九一八以后,情形就有这么不同了。

旧书里有过这么一个寓言,某朝某帝的时候,宫女们多数生了病,总是医不好。最后来了一个名医,开出神方道:壮汉若干名。皇帝没有法,只得照他办。若干天之后,自去察看时,宫女们果然个个神采焕发了,却另有许多瘦得不像人样的男人,拜伏在地上。皇帝吃了一惊,问这是什么呢?宫女们就嗫嚅的答道:是药渣〔4〕。

照前几天报上的情形看起来,吴先生仿佛就如药渣一样,也许连狗子都要加以践踏了。然而他是聪明的,又很恬淡,决不至于不顾自己,给人家熬尽了汁水。不过因为九一八以后,情形已经不同,要有一种新药出卖是真的,对于他的冷笑,其实也就是新药的作用。

这种新药的性味,是要很激烈,而和平。譬之文章,则须先讲烈士的殉国,再叙美人的殉情;一面赞希特勒的组阁,一面颂苏联的成功;军歌唱后,来了恋歌;道德谈完,就讲妓院;因国耻日而悲杨柳,逢五一节而忆蔷薇;攻击主人的敌手,也似乎不满于它自己的主人……总而言之,先前所用的是单方,此后出卖的却是复药了。

复药虽然好像万应,但也常无一效的,医不好病,即毒不死人。不过对于误服这药的病人,却能够使他不再寻求良药,拖重了病症而至于胡里胡涂的死亡。

四月二十九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晡逶缕呷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取

玻病澄庵衫现肝庵申停ǎ保福叮怠保梗担常春悖瘴浣耍竦痴汀T缒暝群罅粞毡尽⒂⒐R痪拧鹞迥瓴渭油嘶幔亲什准睹裰鞲锩械挠乙恚雎艄锩哒绿住⒆奕荨R痪哦哪旰螅喂竦持醒爰嗖煳钡戎啊R痪哦吣晁蚬竦持醒胩岢觥扒宓场卑福墙槭撑迅锩⑼郎惫膊橙说陌镄住!玻场持肝庵申驮谀喜孕挛沤绲奶富埃痪湃晁脑露湃铡渡瓯ā贰澳喜ǖ纭保骸拔庵申吞福┤涨只ざ苹灰蛭彝巳枚砘虻挚苟坑玻椅┎患粕溃账赖挚埂!庇捎诠竦痴敌胁坏挚拐撸耸闭湍鹋汕兹辗肿踊欺鄙希虢富钡娜毡厩致哉咄仔虼恕洞笸肀ā贰靶瞧谔感肌痹亍段庵申涂谷铡芬晃模晕獾奶富凹右猿靶Γ闹兴担骸白跃乓话艘院螅欢艘院螅颐蔷靡巡晃盼庵申拖壬慕庖每炻哿耍罱瓯ǖ哪喜纾亲盼饫舷壬囊欢翁富啊保氨闶俏饫舷壬囊徽抛彀停彩俏薮涌梢跃裙恕保拔饫舷壬慕庖每炻邸保徊还恰啊┦灼シ颉乃姹闾柑付眩 

玻础骋┰宕胰嘶瘛都狃ひ┰罚骸懊魑峥ぢ教斐夭┭芪模谝袈伞S性⒀栽唬耗车凼保硕嗷炒杭玻秸咴唬骸腚肥倌暌┲!廴缪浴:笫眨私匝帐嫣迮郑莸墼唬骸鸵┘灿餍欢鳎 钌倌旮┓诤螅蓠珲牵薷慈俗础5畚适呛挝铮慷栽唬骸┰ 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