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王道诗话

叭巳邸薄玻病呈谴羽叙目返摹>菟倒攀焙蛴幸恢桓叻稍蹲叩酿懈缍既挥志约旱纳搅郑醇抢锎蠡穑陀贸岚蛘鹤判┧髟谡馍缴希蝗思宜邓且坏闼趺淳鹊孟ㄕ庋拇蠡穑担骸拔易芩阍谡饫镒」模衷诓坏貌痪〉愣摹!保ㄊ鲁觥惰菰笆橛啊贰玻场常省玻础场度巳奂沸蛩#叙幕峋然穑巳ǹ梢苑凼我幌路炊耐持巍U馐遣换崦挥斜ǔ甑摹:┦康匠ど橙パ萁惨淮危谓玻怠尘退土宋迩г桃恰<矍凰阈。狻敖凶觥笔笛橹饕濉玻丁场

但是,这火怎么救,在“人权论”时期(一九二九——三○年),还不十分明白,五千元一次的零卖价格做出来之后,就不同了。最近(今年二月二十一日)《字林西报》〔7〕登载胡博士的谈话说:

叭魏我桓稣加Φ庇斜;ぷ约憾蜓鼓切┪:ψ约旱脑硕娜ɡ倘唬畏敢埠推渌锓敢谎Φ钡米欧傻谋U虾秃戏ǖ纳笈小

这就清楚得多了!这不是在说“政府权”了么?自然,博士的头脑并不简单,他不至于只说:“一只手拿着宝剑,一只手拿着经典!”如什么主义之类。他是说还应当拿着法律。

中国的帮忙文人,总有这一套秘诀,说什么王道,仁政。你看孟夫子多么幽默,他教你离得杀猪的地方远远的〔8〕,嘴里吃得着肉,心里还保持着不忍人之心,又有了仁义道德的名目。不但骗人,还骗了自己,真所谓心安理得,实惠无穷。诗曰:

文化班头博士衔,人权抛却说王权,朝廷自古多屠戮,此理今凭实验传。

人权王道两翻新,为感君恩奏圣明,虐政何妨援律例,杀人如草不闻声。

先生熟读圣贤书,君子由来道不孤,千古同心有孟子,也教肉食远庖厨。

能言鹦鹉毒于蛇,滴水微功漫自夸,好向侯门卖廉耻,五千一掷未为奢。

三月五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耆铝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伞

按本篇和下面的《伸冤》、《曲的解放》、《迎头经》、《出卖灵魂的秘诀》、《最艺术的国家》、《内外》、《透底》、《大观园的人才》,以及《南腔北调集》中的《关于女人》、《真假堂吉诃德》,《准风月谈》中的《中国文与中国人》等十二篇文章,都是一九三三年瞿秋白在上海时所作,其中有的是根据鲁迅的意见或与鲁迅交换意见后写成的。鲁迅对这些文章曾做过字句上的改动(个别篇改换了题目),并请人誊抄后,以自己使用的笔名寄给《申报·自由谈》等报刊发表,后来又分别将它们收入自己的杂文集。

玻病场叭巳邸敝浮度巳奂贰8檬橹饕慵省⒙蘼』⒘菏登锏仍谝痪哦拍昙渌吹奶溉巳ㄎ侍獾奈恼拢痪湃鹉甓律虾P略率榈瓿霭妗

玻场场惰菰笆橛啊芳础兑蚴魑菔橛啊贰C髂┣宄踔荑菰爸8檬榫矶兴担骸拔粲叙叙姆杉由剑蛏街写蠡穑叙囊<胨τ穑啥髦L焐裱裕骸溆兄疽猓巫阍埔玻俊栽唬骸⑶染邮巧剑蝗碳!焐窦胃校次鸹稹!闭庠且桓鲇《仍⒀裕偶诤阂敕鹁小0粗荑菰埃ǎ保叮保病保叮罚玻凉ぃ幽舷榉ń窨猓┤恕!玻础澈剩ǎ保福梗薄保梗叮玻┳质手不占ㄏ恕R痪哦吣暝妹拦缏妆妊谴笱Р┦垦弧K缒炅粞拦痪乓黄吣昊毓伪本┐笱Ы淌凇!拔逅摹笔逼冢切挛幕硕挠乙泶砣宋铩:罄聪群笸犊勘毖缶А⒐竦撤炊桑酃饕宓那致孕Ю汀R痪潘木拍晁脑绿用拦蟛∷烙谔ㄍ濉

玻怠澈谓负渭ǎ保福福贰保梗担叮硝妨耆耍竦尘А5笔比魏鲜≌飨R痪湃晔潞视渭匠ど辰惭荨段颐怯ψ叩穆贰罚荽嗡退奥贩选蔽迩г!玻丁呈笛橹饕逑执什准墩苎У囊桓鲋鞴畚ㄐ闹饕迮杀穑衔杏眉凑胬恚袢险胬淼目凸坌浴V饕砣擞忻拦磐取:适嵌磐难托磐健R痪乓痪拍旰试诒本┝惭菪笛橹饕濉R痪哦荒晷础抖磐壬胫泄芬晃奈敌辏闹兴刀磐恼苎Х椒ā白苊凶觥笛橹饕濉薄

玻贰场蹲至治鞅ā罚ā埃危铮颍簦瑁茫瑁椋睿幔模幔椋颍危澹鳎蟆保┯⒐嗽谏虾0斓挠⑽娜毡ǎ话肆哪昶咴乱蝗沾纯痪盼逡荒耆氯蝗胀?

玻浮忱氲蒙敝淼牡胤皆对兜募睹献印ち夯萃酢罚骸熬又谇菔抟玻渖蝗碳渌溃晃牌渖蝗淌称淙猓且跃釉垛页病!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