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不求甚解

文章一定要有注解,尤其是世界要人的文章。有些文学家自己做的文章还要自己来注释,觉得很麻烦。至于世界要人就不然,他们有的是秘书,或是私淑弟子,替他们来做注释的工作。然而另外有一种文章,却是注释不得的。譬如说,世界第一要人美国总统发表了“和平”宣言〔1〕,据说是要禁止各国军队越出国境。但是,注释家立刻就说:“至于美国之驻兵于中国,则为条约所许,故不在罗斯福总统所提议之禁止内”〔2〕(十六日路透社华盛顿电)。再看罗氏的原文:“世界各国应参加一庄严而确切之不侵犯公约,及重行庄严声明其限制及减少军备之义务,并在签约各国能忠实履行其义务时,各自承允不派遣任何性质之武装军队越出国境。”要是认真注解起来,这其实是说:凡是不“确切”,不“庄严”,并不“自己承允”的国家,尽可以派遣任何性质的军队越出国境。至少,中国人且慢高兴,照这样解释,日本军队的越出国境,理由还是十足的;何况连美国自己驻在中国的军队,也早已声明是“不在此例”了。可是,这种认真的注释是叫人扫兴的。

再则,像“誓不签订辱国条约”〔3〕一句经文,也早已有了不少传注。传曰:“对日妥协,现在无人敢言,亦无人敢行。”这里,主要的是一个“敢”字。但是:签订条约有敢与不敢的分别,这是拿笔杆的人的事,而拿枪杆的人却用不着研究敢与不敢的为难问题——缩短防线,诱敌深入之类的策略是用不着签订的。就是拿笔杆的人也不至于只会签字,假使这样,未免太低能。所以又有一说,谓之“一面交涉”。于是乎注疏就来了:“以不承认为责任者之第三者,用不合理之方法,以口头交涉……清算无益之抗日。”这是日本电通社的消息〔4〕。这种泄漏天机的注解也是十分讨厌的,因此,这不会不是日本人的“造谣”。

总之,这类文章浑沌一体,最妙是不用注解,尤其是那种使人扫兴或讨厌的注解。

小时候读书讲到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5〕,先生就给我讲了,他说:“不求甚解”者,就是不去看注解,而只读本文的意思。注解虽有,确有人不愿意我们去看的。五月十八日。

玻薄场昂推健毙灾敢痪湃晡逶率彰拦芡陈匏垢6允澜缢氖墓追⒈淼摹队跚胧澜绾推奖U闲允椤罚闹饕谌菔窍蚋鞴粲跛跫蹙覆⒅浦刮渥熬拥挠庠焦场!玻病场爸劣诿拦け谥泄钡扔铮锹匏垢7⒈硇允保拦俜轿约鹤け泄⑽シ凑庖恍缘男芯侗缃馐彼档幕啊!玻场场笆牟磺┒┤韫踉肌辈慰幢揪淼冢保常匆匙ⅰ玻础场!岸匀胀仔衷谖奕烁已裕辔奕烁倚小保且痪湃晡逶率呷栈欺谔旖蚨约钦叩奶富啊

玻础车缤ㄉ绲南⒌缤ㄉ纾慈毡镜绫ㄍㄑ渡纾痪拧鹨荒暝诙┐窗欤痪湃暧胄挛帕贤ㄑ渡绾喜⑽松纭5缤ㄉ缬谝痪哦鹉暝谥泄虾I韫纭4嗽蛳⒌脑氖牵骸岸┦呷盏缤ǖ纾汗赜谥泄矫嬷U浇簧嫖侍猓站醒氩恳庀蛉缦拢溆型U浇簧嬷楸ǎ黄涑弦饪梢伞V泄谝幌呔樱兄崔旨绦粽剑本本郑曳⒌挚鼓酥辆稣街睢MU叫胗删略鹑握撸匀肥抵椒ㄌ锰媒簧妫粲刹怀腥衔鹑握咧谌撸貌缓侠碇椒ǎ钥谕方簧妫瞬还币皇焙突喝站嫒穸选V泄本郑锕鄱谴笫疲逅阄抟嬷谷眨似浼蔽瘢虼诵胂仁导时硎境弦狻!保ň菀痪湃晡逶率呷铡洞笸肀ā罚

玻怠场昂枚潦椴磺笊踅狻庇锛赵鳌段辶壬罚骸昂枚潦椴磺笊踅猓坑谢嵋猓阈廊煌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