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4 章 劳燕分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章 劳燕分飞

何可人竖起一个指头,微笑道:“关于第一桩如何对付‘方外三魔’合练‘销魂化魄百毒魔功’的问题,看似困难,但实际上却甚为简单……”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俱不禁为之一亮,张太和哦了一声,注目问道:“八妹果然成竹在胸,但不知如何着手?”

何可人娇笑道:“这着手之法,说来容易,但实行起来,却又颇为难哩!”

李玄怪笑道:“八妹兜了个这大圈子,到头来仍然离不开一个‘难’字,请问,究竟怎样难法?”

何可人微微一笑道:“首先,大家必须要先了解这种邪门功夫乃是练功之人以本身的真气,将提炼出来的百毒植华吸入体内,然后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使之与本身真气化合为一,练成以后,所发出的内家真力便含有剧毒,伤人于无形,是以严格说来,这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淬毒暗器而已,对于习练之人的功力并无多大助益……”

张太和插嘴道:“关于这一点,我们所困扰的是怎样才能够防御他们这种伤人于无形的内家真力而已!”

何可人笑道:“他们的内家真力并不足惧,我们只要做到不惧百毒所侵就够了!”

张太和点头笑道:“八妹之言有理,莫非你已有御毒之法?”

何可人点了点头,笑道:“不错,但御毒之法虽有,而所需的药物却要麻烦大家辛苦一趟,分头寻觅哩!”

李玄怪笑道:“没有关系,我们的腿素来是跑惯了的,只要八妹说得出名堂来,我们就是把腿跑断了,也要照办不误!”

何可人娇笑道:“二哥太客气了,好在最主要的一样已经天缘凑巧地得到了,其余几样大概还不致于如你说的那般严重!”

吕慕岩接口道:“八妹得到了什么灵药?”

何可人摇了摇头,笑道:“我是说你和丹姐姐身上那‘三叶紫芝’的芝叶!”

吕慕岩恍然笑道:“想不到一次偶然的收获,竟有这么大的用处,可见天道好还,邪终不能胜正的了!”

话声微顿,注目问道:“那么,其余几样是什么呢?”

何可人笑道:“第一样是南粤罗浮山万梅谷中的‘千年绿萼梅花蕊’,第二样是武夷山绝顶所产的‘云雾野茶’,第三样是青海柴达木河源头的‘灵泉水’……”

话声微顿,又道:“有了这三样东西,再加上‘三叶紫芝’的芝叶,合练成灵药,服了之后,便不惧任何毒物毒气了!”

张太和沉吟道:“这三样东西,头两样倒不难获得,但那第三样却远在青海,且据闻那柴达木河源头乃深处蛮荒不毛之地,险恶异常,为人迹所罕至……”

言犹未了,李玄业已纵声怪笑道:“大哥也未免太多虑了,在我辈眼中,什么蛮荒不毛之地,还不是如同康庄大道一般么,这趟差事算我老二的便了!”

何可人娇声笑道:“二哥这份豪气的确令人佩服,但这趟差事并不需要万里跋涉地远赴蛮荒,据小妹所知,离此不远就有现成的‘灵泉水’……”

群侠闻言,俱不由大喜,齐声截口问道:“在什么地方?”

何可人微微一笑,伸手朝东一指道:“就在桐柏山麓的施家堡中,那‘逆天魔医’施不施便藏有一瓶!”

此言一出,群侠却是一怔!

李玄纵声怪笑道:“好好好!我早就打算找这魔头讨点旧债,这一趟差事,仍然算我的好了!”

何可人目注李玄,含笑道:“听二哥的口气,莫非打算硬讨?”

李玄怪眼一翻道:“同这帮魔崽子打交道,还讲什么客气!”

何可人摇了摇头道:“这柴达木河源头的‘灵泉水’,乃炼药的圣品,那施不施自然也十分清楚,同时,群魔既有结盟之议,则‘方外三魔’合练‘销魂化魄百毒魔功’之事,施不施极可能也有预闻,凭他对医道上的造诣,当然也会想到我们这种措施,因此一来,倘若二哥向他硬讨时,他可能会不顾一切,把那瓶‘灵泉水’毁去,那就麻烦了!”

李玄浓眉一皱,方待开口,蓝启明已接口笑道:“这样看来,也许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二哥不讨厌的话,我们难兄难弟再走一趟如何?”

何可人笑道:“六哥肯去那是再好不过,相信二哥一定不会讨厌的!”

李玄怪笑道:“八妹既然大力推荐,我自然不便婉却,但却有一个附带条件……”

话声一顿,转注蓝启明道:“这一回,凡事得听我的,不准你乱抬杠,你干不干?”

蓝启明笑道:“抬杠归抬杠,行动归行动,不抬杠可以,但到了实际行动时,你却不准乱出些馊主意!”

李玄哼了一声,不再开口。

施雯想起施不施的血海深仇,当然不愿放弃这个机会,遂乘机要求同行。

何可人略一沉吟,同情地目注雯姑娘道:“雯妹一道前去,当然并无不可,但报仇之事,此行恐怕不会顺利达到目的,必要时望你稍微忍耐才好!”

施雯听得一怔,只好含泪咬牙,点头答应了。

何可人这才转身对吕慕岩笑道:“四哥曾经南游百粤,如今就麻烦你轻车熟道,带了丹姐姐再复一游,同览罗浮胜境好么?”

吕慕岩笑道:“这种好差事,当然求之不得,哪有不好之理!”

张太和掀髯笑道:“两路大军既已派定,剩下武夷山一路,我想……”

何可人摇头娇笑道:“不!这一路的人选已经内定了!”

张太和愕了一愕,随即恍然微笑道:“很好很好!这种寻幽探胜的风韵雅事,对我这样的糟老头儿确不相宜,不过,我和曹三弟总得派点事情做做,免得将来坐吃现成灵药才不好意思呢!”

何可人笑道:“大哥且慢高兴,你和三哥的差事并不轻松呢!”

曹长吉哦了一声,笑道:“敢情八妹见我和大哥没事可做,想要我们去顶石臼,搬那些石头不成?”

何可人娇声笑道:“三哥这一猜,可完全猜对了,小妹正是要请你和大哥去搬几块大石头,造一付石炉石鼎,作炼药之用!”

张太和呀了一声,叫道:“你这是成心想折散我和老三的两付老骨头么!”

何可人笑道:“大哥何必谦虚,岂不闻老当益壮,能者多劳么?”

张太和摇头叹道:“惨惨惨!罢罢罢!谁教我是老大哩!老三呀,我们只好认了!”

叹息之声微微一顿,目注何可人道:“石炉石鼎并不难做,但炼药的地方却隐秘一点才行,八妹心目中可有妥善的处所么?”

何可人点头道:“大哥在衡山的新居颇为合适,就……”

张太和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我那三间破草房子,早就给诸葛飞琼放火烧了,逼得我无出可以栖身,才跟着老三他们流落江湖的,难道你要我和老三做了石工,还要做泥水匠不成!”

何可人笑得花枝乱抖地说道:“大哥人不怎样老,怎的听觉这样差?”

张太和诧道:“我一点都没有听错呀,你不是说要在衡山我的……”

何可人紧接道:“新居!”

张太和更是莫明其妙地瞪目说道:“新居?我哪来的新居?”

何可人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大哥回去自然知道了!”

张太和凝目瞧着何可人,半晌,仿佛若有所悟地长长地哦了一声,含笑不语!

韩剑平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这时忍不住开口道:“八妹,大家都派了差事,我呢?”

何可人瞟了他一眼,还未开口,蓝启明已抢着笑道:“五哥呀五哥,我今日才知道你竟是这样笨,你这一问,岂不是问得有点多余了么!”

李玄怪笑一声,目注何可人道:“如今第一个难题总算解决了,至于第二个问题,八妹又有何高见?”

何可人方待开口,张太和已捻髯笑道:“这第二个问题,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李玄哦了一声,不大相信地问道:“答案是什么?大哥不妨说来听听!”

张太和神色一整道:“我相信那‘魔铃公主’诸葛飞琼必然不会和这帮魔头沆瀣一气、参加‘八魔之盟’,所以我们大可放心!”

李玄怪眼一翻道:“大哥凭什么敢这般肯定?”

张太和瞧了何可人一眼,微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到时自见分晓!”

李玄哼了一声,转对何可人道:“大哥之言,八妹认为是否有一点一厢情愿?”

何可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地微微一笑!

李玄怪眼连翻道:“好吧!但愿大哥仙机妙算,诸事大吉!”

张太和微微一笑道:“二弟放心,我虽然不是真的,八洞神仙,但这事却颇有十分把握的!”

话声微顿,转身对何可人道:“倒是如何争取那钟离秦过来之事,八妹是否已有对策?”

何可人沉吟道:“这桩事情目前尚无一定对策,须在见到他本人时看情形而定,但最主要的原则是一个‘诚’字……”

韩剑平忽然想起一事,目注蓝启明,笑道:“我记得在黄鹤楼上见到钟离秦之时,六弟似乎说过有办法对付他的,如今何不说出来让大家研究?”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俱不禁一齐集中在蓝启明脸上!

蓝启明微微一笑道:“我认为像他那种言行神情冷漠、心高气傲之人,最好的对策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切都要显得比他更冷、更傲,才能够逼他乖乖认输!”

李玄怪眼一翻,嘴唇一撇,冷笑道:“我以为你有什么高见,若依你这办法时,恐怕非把人冷跑不可,还争取个屁!”

蓝启明冷冷道:“二哥之言大为有理,不过嘛……想当日二哥对人家大献殷勤,左一个佩服,右一个佩服地认败服输,但换来的是什么?二哥何妨说给大家听听!”

李玄怪眼连翻,怪叫道:“好个小六子,竟敢揭我的疮疤,看我……”

何可人慌忙伸手拦住李玄,娇笑道:“二哥且慢恼火,我认为六哥的办法倒也颇有道理呢!”

李玄目注何可人,忿忿怪叫道:“小六子这份馊主意有什么道理?我倒要听听你的解释!”

何可人含笑道:“这种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同时,六哥的办法,也只是许多种对策之一而已,届时如何运用,仍得看实际情形,二哥素来足智多谋,聪明透顶,只要一想通了,就不难运用自如了!”

李玄哼了一声,转眼瞧着蓝启明,冷笑道:“瞧在八妹的面子上,暂且饶你这一遭!”

蓝启明“嘻嘻”笑道:“想不到八妹这顶高帽子的灭火妙用,竟比我的‘水火明珠’还要神奇得很哩!”

李玄怪眼一翻,又待发作,张太和忙摇手止住,目光一扫,缓缓说道:“如今我所提出的这三个问题,总算解决了,不知大家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何可人樱唇嗫嚅了一下,却没有开口。

张太和笑道:“八妹还有什么意见?”

何可人略一沉吟道:“算了,等把药炼成以后再说吧!”

张太和闻言,又复看了大家一眼,见都没有开口,遂一整衣衫,便待起身……

何可人忽然娇笑一声道:“且慢!”‘张太和笑道:“八妹还有什么?”

何可人笑道:“今日乃是大年初一,又是我们兄妹的首次欢聚,我想来个余兴节目,作为纪念,大哥你说好么?”

张太和一愕道:“什么余兴节目?”

何可人笑道:“今夜之会,既无酒,又无肴,颇为乏味,我提议由大家显显身手,猎些野味以博大家一粲,不是很好么?”

张太和心头一怔,暗忖道:“天寒地冻,哪有什么野兽可猎?”

但也知她这番提议,其中必有些什么用意,遂含笑问道:“八妹提议颇为有趣,但不知怎样猎法?”

何可人笑道:“我们一共有九人,由我来发号司令,一喊开始,便请哥姐们就在原地倒纵而出,看谁身手最快、最先发现猎物,来分高下,不是很有意思?”

众人经她这么一说,心中俱已了然,遂同声赞好!

何可人一声娇笑,举手一挥道:“开始!”

话声一落,张太和等人立即一提真气,腾身倒纵而起!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他们方自飞起,便瞥见附近的枯草丛中,猛然窜出八条人影,飞也似的向峰下逃去!

李玄怪笑一声,凌空一掌拍下!当先将一人击倒,张太和等人也不怠慢,各展奇功,相继将逃走之人制住,抓了回来!

李玄纵声怪笑道:“八妹果然神机妙算,我们不是愁找不到‘方外三魔’的窠穴,这几个狗东西正好合用,只要给他们吃点苦头,不怕他们不乖乖说出来!”

何可人摇头道:“没有用,这几个家伙恐怕已经完蛋了!”

李玄闻言,低头看了一看,只见手中抓着之人,七孔流血,果然已经气绝身亡,不由得一怔,怪叫道:“岂有此理,我这一掌并没有击中他的要害,怎么就死了?”

何可人笑道:“这是预防他们失手被擒之时,受刑逼供的最好办法,乃黑道中人最常用的一套,难道二哥不曾想到么?”

这时,张太和等人也发现所擒之人果然都同样的七孔流血,气绝身亡!

李玄气得把死人朝地上一掷,恨恨道:“魔崽子们好狠辣的心肠,害我空欢喜了一阵!”

何可人叹道:“心肠不狠不辣,就不成其为魔了!”

话声一顿,目光一扫道:“如今这四周围业已干净,我们也该离开了!”

当下,群侠一齐动身,下了孤峰,张太和便提议分手,各照预计行事。

何可人却摇头道:“不行,我们须得出了这雪峰山区,再秘密分手才好!”

张太和讶然道:“为什么?难道还怕他们作怪?”

何可人点头道:“正是!因为防到在这个范围内有他们的眼线,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人手又复分散而再次施展阴谋诡计,那就糟了!”

她这一番见解,群侠自是没有话说,当下,一齐连夜动身,翻山越岭,出了雪山区,直到衡山,方才按照预计,互道珍重,各朝指定地点而去。

如今,暂时按下吕慕岩和白牡丹卿卿我我地南下罗浮寻梅花,也不说李玄、蓝启明及施雯如何到施家堡取“灵泉”,更不管张太和与曹长吉怎样准备石炉石鼎之事。

且说韩剑平伴着何可人,朝东而行,取道往福建进发。

两人采取的路线是翻越武功山,横渡江西一省,直趋赣、闽交界的武夷。

韩剑平自在衡山邂逅何可人,并蒙她独垂青眼,慨允参加“武林八修”之盟,留赠罗帕以后,他那一颗豪气干云之心,便被一缕无形情丝密密缠住,镇日价刻骨相思,恋慕至深至极!

而今,竟如愿以偿地得与心上人儿携手同行,虽然何可人仍是一袭素衣,文士打扮,未能真个得谐鸾风,但也足以魂销,这一份快慰,直非笔墨所能形容的了!

更可喜的是何可人依然是那么倜傥大方,洒脱不羁,丝毫未因单独与他相处而略显忸怩羞态。

是以一路上两人笑指烟岚,流连风景,好不得其所哉!

但他们并未忘却身负重大任务,沿途上的无限春光,也只稍为领略,便匆匆赶路,不消多日,业已安然抵达武夷山区。

武夷山绵亘于赣、闽二省之间,主峰在闽省崇安县西南,有三十六奇峰,七十二名岩胜景,又为道籍所载九大洞天之一。

时值初春,绿蕊茁芽,百花含苞待放,更显得这灵境奥区美不胜收,一溪一壑,莫不更增加了奇趣,韩剑平与何可人从赣省石城县境入山,溯岭脉而上,一路寻幽探胜,望主峰而去。

这一天中午时分,二人已置身于武夷主峰的峰腰之下,仰望祥云如带,将峰头隐入虚无飘渺的幻境之间!

韩剑平仰首望了一会,便转对何可人道:“八妹,那‘云雾野茶’究竟成长在什么地方?

何可人笑道:“顾名思义,当然是生长在云雾之中了!”

韩剑平双眉微皱道:“云虚雾渺,无处生根,又如何能寻得到?”

何可人娇笑道:“五哥不用发愁,我说它们生长于云雾之中,乃是指它们终年为雾所遮,而生根之处,却是有迹可寻的悬岩绝壁!”

韩剑平仍自蹙眉道:“悬岩绝壁既然终年云遮雾掩,也是难以攀援,更是难以寻觅……”

何可人笑着截口道:“正因为不易获得,才显得珍贵,如果容容易易就得到的话,也用不着费许多手脚了!”

二人说话之间,忽见几个山民打扮之人,背负竹篓,手持弓箭,攀藤附葛地爬上峰来。

韩剑平讶道,“这些人看来不像猎户,他们来干什么?”

何可人微笑道:“他们也是同我们一样,来采集那‘云雾野茶’的。”

韩剑平更是不解地说道:“看他们并不会武功,又怎样攀得上那云雾之中的悬岩绝壁呢?”

何可人笑道:“他们自有办法,五哥看看就知道了!”

说时,那几个山民打扮之人业已攀登上了峰腰,仍继续的在朝上攀援,直到已无落脚之处,方才停了下来。

韩剑平凝目而望,只见他们停下之后,略为歇息,便一齐张弓搭箭,仰头朝空中射去!

“嗖嗖”连声,几支长箭立即穿射入云雾之中,片刻以后,便见十数片树叶飘飘坠落下来。

韩剑平不禁苦笑道:“像这样的方法,一天能采得多少!”

何可人笑道:“这还不算是难的了,这掉下来的十几片树叶当中,还不知有几片是‘云雾野茶’,甚至有时候一箭射空,连一片也得不到,才真是难哩!”

韩剑平皱眉道:“难道我们也要用这种方法不成?”

何可人含笑摇头道:“不用发愁,你身上不是有一瓶专破云雾的东西吗?只须用几颗,就不难满载而归了!”

韩剑平一拍额头,瞿然道:“还是八妹聪明,我怎的把这东西给忘了!”

何可人娇笑道:“五哥其实也不笨,只是脑筋一时拐不过弯来罢了!”

韩剑平忽地咦了一声。目注何可人,诧道:“你怎知我身上有那东西?”

何可人神秘地笑了笑道:“我既名列仙班,当然有善知过去未来之能,这也值得惊奇么?”

韩剑平摇头道:“你这番解释,殊难令人满意!”

何可人娇笑道:“目前我只能作这样的解释,五哥若想满意的话,将来再说吧!”

韩剑平正色说道:“八妹,不但是这一次你又拿‘将来’两字来搪塞我,就是在路上我曾请问过你的师承派别,你也不作正面的答复,同时,我们几兄弟所遭遇的多次危难都能化险为夷,大家也猜测是你在暗中相助,但是你总不肯承认,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何可人略一沉吟,也自神色一整道:“五哥怪责得很有道理,本来兄妹相处,应该坦诚才是,但我的确尚有一些难言之处,所以仍是那一句老话,时候未到,还望五哥见谅才好!”

韩剑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既然八妹不便说,我也不好勉强,那么,我们且先办正事便了!”

何可人俏目一瞟那几个山民打扮之人,笑道:“等他们走了,再办不迟!”

就在二人说话之间,那几个山民已将所带的长箭射光,只射落了几片真正的“云雾野茶”,但他们似乎颇为满足,收拾好了,便匆匆离开下山而去。

何可人待他们去得远了,才领着韩剑平,展开轻功,朝峰上纵去!

二人身负绝世奇功,当然比那些山民强得多,这一路轻登巧纵,不消多时,业已进入云雾之中!

再往上登高数丈,云气弥漫中,便见峭壁当前,韩剑平估量那几个山民所发射长箭,差不多就射到此处为止,遂对何可人道:“这峭壁附近大概就有‘云雾野茶’生长,我们可以开始用那东西搜寻了吧?”

何可人摇头道:“这‘云雾野茶’生长之处愈高,灵效愈大,我们须得多费些手脚,攀上绝顶再行搜寻!”

当下,娇躯往峭壁一贴,施展“壁虎功”、“游龙术”,迅快朝上援升!

韩剑平自也不甘落后,真气一提,照样施为,与何可人并肩而上!

这一道参天峭壁,终年云封雾绕,是以又湿又滑,二人虽有一身绝世奇功,但攀升起来也十分困难,足足费了一盏热茶工夫,方才上升了数十丈!

何可人娇躯紧贴峭壁,略为歇息,又复领着韩剑平朝上攀升了十丈左右,这才停下来说道:“由此往上,所产的‘云雾野茶’便颇合用,五哥可以把那瓶东西取出来使用了!”

韩剑平依言,将那只内藏专破云雾瘴气的水晶瓶取出,顺着面前峭壁一甩!

瓶口一开,“刷”的一声,一点暗红色的火焰电射而出,“呼”的一声,立时膨胀开来,化成一团斗大红光,顿时将周围的密云浓雾消灭了一大片,眼前景物倏然开朗,清晰可辨!

何可人更不怠慢,娇躯展开,宛如游龙,在红光照耀的范围以内,上下搜索……

韩剑平因为未见过那“云雾野茶”是什么样子,只好停在原处,定睛注视着何可人的行动。

但见她迅快地上下移动了几个位置,口中忽地发出一声欢呼,左手一探,抓住了一株横生峭壁之上、虬根盘屈的小树,右手不停地将树叶摘下,塞入佩囊之中……

顷刻之间,她便将树叶摘完,同时,那团红光亦渐渐暗淡下来,四周围的密云浓雾,又复围拢过来了……

何可人迅快回到韩剑平身旁,吁了一口气道:“累死我了,快往上去换个地方看看吧!”

韩剑平依言展动身形,同了何可人又复上升了十来丈,然后再度发出第二团火焰!

消雾散之下,竟然发现左近就长着两株“云雾野茶”树,两人不由大喜,遂一齐动手,将茶叶摘了下来。

韩剑平这时才看清楚这所谓“云雾野茶”,形状与一般茶叶相仿,只是叶面上长着一层细细的白色绒毛,这才明白何可人要他一同前来的缘故。

因为这种茶叶上面长着一层白毛,是以在云雾遮蔽之下,若非怀有这专门消散云雾的火焰,便算是到了近前也很难发现,这样一来,遂令韩剑平不由暗叹造化之奇,同时,对何可人的来历,也愈觉神秘莫测起来!

他正忖思之际,眼前忽地一暗,耳听何可人笑道:“五哥!你在发什么呆,快朝上爬!”

韩剑平赧然应了一声!连忙展动身形,又上升了十多丈,然后停下来发出第三团火焰!

哪知,这次竟然一无所获,两人不由好生失望,只得另换一个地方……

如是,停停找找,手脚不闲地继续搜寻了足有顿饭光景,才约莫采摘了百数十片“云雾野茶”的叶子,但两人却已疲累不堪!

韩剑平估量目前停身之处,最低限度也离地面百丈以上,遂一面攀升,一面何可人道:“八妹歇会儿!我们不要再找了,得留些气力才好,不然的话……”

何可人笑道:“五哥不用发愁,我担保你不会跌个粉身碎骨就是了,据我估计,大约再上升十来丈高,就可以穿出云层了!”

韩剑平闻言暗道:“穿出云层,虽然不虑暗中摸索之险,但难道就有歇脚的地方不成?……”

他一面思忖,一面提足真气,鼓勇上升,倏地眼前一亮,果然穿出了云层,但见一片奇景,立时展开在他的周围!

原来,他们已置身于一片波涛起伏的茫茫云海之上!

斜阳映照之下,但见这片茫茫云海,幻起炫目的彩晕,复经天风一吹,益发壮丽无比,令人尘虑尽消,顿忘疲累之苦!

韩剑平低赞一声,却又蹙眉苦笑道:“八妹!可惜我们并非真的是大罗天仙,势不能乘云飞去,这云海之景,也无法虚悬在这峭壁之上,坐待羽化吧?”

何可人娇声一笑道:“五哥真是多愁善感,你且仰首回头,仔细瞧瞧!”

韩剑平依言,抬头回首望去,不由宽心一放!

原来,距他们停身之处约莫五六丈高的地方,峭壁上竟然有一道缺口!

何可人又复笑道:“从那缺口翻过去,便是一个好地方,五哥且随我来,包你高兴就是了!”刚说完,人已当先向上攀升!

韩剑平随后跟上,眨眼便到了那道缺口,两人翻身过去,先坐下来略为喘一口气,何可人伸手往前一指,笑道:“五哥!你看下面这风景好不好?”

韩剑平顺着她的手势纵目一看,不禁低噫了一声,身子倏地一伏!

何可人见状,情知有异,忙也伏下身来,低声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韩剑平低声答道:“你看湖边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面坐的是谁!”

何可人闻言,星目闪动,探头朝下面一扫。

这武夷绝峰之巅,乃是一块碗状的盆地,凹下约有数十丈,四周俱是陡坡峭壁,中央有一片十多亩大小的湖泊,湖滨怪石罗列,苍松翠柏耸立其间,湖水一平如镜,反映着天际白云与怪石松柏之间的倒影,另有一番出尘脱俗、如画一般的仙境。

何可人因为以前曾经到过此地登临,是以适才与韩剑平说话时,并未有仔细地观看,此际注目扫视之下,果然发现右侧的湖边有一块突然耸起、高出水面三四丈的平整巨石,石上盘膝坐着一位身材胖胖的、圆圆的脸孔、柳髯飘拂的锦衣老者!

此老者面向湖而坐,双手握着一根丈许长短的黑色钓竿,正在聚精会神地注目湖面,似乎并未发现有人偷窥。

何可人看了一会,低声道:“这老头儿是钟离汉还是钟离秦,五哥认出来了没有?”

韩剑平沉吟道:“若从他那死板板、冷冰冰的神情看来,必然是钟离秦无疑了!”

何可人不由大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会在这里把他撞着!”

韩剑平低声道:“人虽已见到,但如何进行争取工作,八妹可有把握么?”

何可人略一思忖道:“我们暂时不要惊动他,且看看他在搞什么鬼再说。”

当下,二人悄悄移动身形,另觅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双双定睛窥视着钟离秦的举动。

这时,他们藏身的地方已向前移近了许多,看得十分清楚,只见这钟离秦的神情似乎颇为紧张,并不像一般垂钓之人的悠闲自在!

韩剑平不由大为诧异,遂用“蚁语传声”道:“八妹,你看他在钓什么?”

何可人传音答道:“看样子当然不是钓普通的鱼虾,且等……”

说时,突见钓丝一动,平静的湖面立时漾起一圈圈的波纹,迅速地从钓丝周围扩散开去!

只见钓丝又是一连抖动了几次,湖水中便似乎有一股力量,牵着往下一扯!

钟离秦神情愈发紧张,双手紧握钓竿,猛地一挫,然后慢慢地往上举起来……

但是湖中那上钩之物,显然甚为沉重,只扯得钓竿成了一道弯弧,才仅仅将钓丝扯上来两三尺,同时,湖面上已然波涛大作!

韩剑平与何可人俱是大行家,虽未亲历其境,但已看出钟离秦双手之上竟运聚了七八成以上的内家真力,并且也看清楚那根钓竿居然是极为珍贵的“阴沉竹”制成,至于那根钓丝,虽未看见得很真切,但想来也必非平凡之物。

二人方自暗诧湖中究竟是什么珍贵之物,使这老家伙如此费力之际,陡听“铮”然一声!

只见钟离秦的身子猛然往后一仰,一根长达十丈的钓丝,从湖水中疾飞而起,直上半空!

可是,钓丝的尽头,竟是空空如也,显然那上钩之物业已挣脱逃去了!

那钟离秦坐正身子,将钓丝收了回来,低头注目,将断处反复看了又看,仿佛若有所得,嘴角间浮起一丝得意的冷笑!便从囊中取出一只拳头大小、状似蟾蜍之物,用钓丝系牢,然后挥动钓竿,投饵入水。

何可人若有所悟地传音说道:“五哥,我已看出这老家伙在钓什么了,可笑他只知道用饵而不明白钓法,看来这次他又要白费功夫了!”

韩剑平传音问道:“他要钓什么?八妹的口气似乎甚有把握,何不出去助他一臂,趁机结纳,岂不是很好么?”

何可人摇了摇头,传音笑道:“这种人你愈巴结他愈不服贴,我已决定采用蓝六哥的办法,待会你只随着我行事便了!”

韩剑平传音追问道:“他钓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何可人笑道:“等一会你就可以看到了,急什么!”

说话之间,只见那根钓丝又复抖动起来,并且抖得甚为急遽,只动了一动,便笔直往下沉去!

钟离秦低喝一声!双手运聚真力,紧握钓竿,猛地往上一提!

陡听“呼隆”一声!湖面浪花翻滚中,但见一条长约尺许,形似乎蟾蜍,却长了一根尾巴的金色大怪鱼,已随着钓丝离开水面,腾空而起!

讵料,这条怪鱼虽被钓出水面,但忽地长尾一甩,“铮”然一声脆响过处,竟然又将钓丝挣断,未容钟离秦五指的指力抓到,便“噗通”沉落湖中,消失不见!

钟离秦真气得吹髯瞪眼,咬牙恨了一会,又复收回钓丝,探手入囊中取饵……

何可人低声道:“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说完,娇笑一声,便自隐伏之处,姗姗走出,挽着韩剑平,朝钟离秦坐的那块巨石行去!

二人外表缓步从容,但暗地里已施展上乘轻功身法,行云流水般,一晃便登上巨石!

钟离秦耳听笑声,脸上掠过一丝诧色,冷冷地瞧了何可人及韩剑平一眼,便自低头取出一只作为钓饵的拳大蟾蜍,牢系在钓丝之上……

何可人也不过去搭讪,并故意装出不屑一顾地冷笑了一声,挽着韩剑平,在距离钟离秦约莫三丈之处,并肩坐了下来,欣赏湖光山色。

那钟离秦本来已将饵系好,正要投入湖中,乍听何可人那一声不屑的冷笑,便停了下来,两道冷冰冰的眼神,定定望着何可人,似乎等待下文,却没料到对方竟然理也不理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冷冷道:“笑什么?”

何可人睬也不睬,自顾傍着韩剑平低声笑语,游目远眺,置若罔闻!

韩剑平情知她乃是用蓝启明所说的、以冷对冷、以傲对傲的办法,来对付这冷面钟离秦,以激使他移樽就教,于是,表面上也附和着何可人说说笑笑,暗地却神功凝聚,留神戒备。

钟离秦喝问之后,等了一会,见对方毫无反应,不由双眉耸了一耸,但随即又冷了下来,低哼了一声,便转头挥手,将钓饵投入水中。

过了一会,钓丝又复抖动,钟离秦再次举竿,那条金色怪鱼果然又被钓了上来,可是,他这次依然一手抓空,又让鱼儿脱钩,不由气得咬牙切齿,恼火至极!

何可人却适时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

在这种情形之下,钟离秦再也忍耐不住了,他霍地收回钓丝,目射冷芒,凝注何可人,冷峻地大声喝道:“笑什么?”

何可人依然不理不睬,充耳不闻,自顾和韩剑平说笑不停!

钟离秦双眉连连耸动,跟中的冷芒倏地暴射出星星火焰,重重地哼了一声!便待发作……

韩剑平知道这老儿功力非凡,此际听声辨色,看出他怒火已达顶点,倘若骤起发难,来势定然十分猛厉,遂向何可人一使眼色,示意凝功戒备!

就在对方身形不动,而实际却隐蕴凶机之顷,陡地眼前一暗,一阵“呼呼”狂风当空压下,几乎令人为之窒息!

这一阵巨大狂风来得太以突然,不由双方俱为之一愕,同时仰首望去!

只见三丈高空,盘旋着两只巨大无匹的狗头怪鸟,鸟背上各坐着两人!

韩剑平忙用“蚁语传声”对何可人道:“鸟背上之人,必有一个是那甘心从魔的‘百禽祖师’,情移劳异,八妹留神一点才好!”

说时,只见两只狗头怪鸟往下一沉,背上之人身形微晃,便相继飘落在钟离秦与韩剑平等二人之间,斜斜成一三角之势!

这四个人,韩剑平完全认得,为首的当然是“百禽祖师”,带着他座下的“神枭使者”。

另外两人,一个是眉心中有粒大红痣的灰衣老叟,正是“三眼煞神”杨九思,一个是乡农打扮的白发老叟,手握一根特别长大的旱烟杆,背插一柄颜色黝黑的“芭蕉扇”!

这最后一人,韩剑平乍见之下,不禁又惊又喜,暗忖道:“这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老鬼骗去了‘芭蕉扇’,我以为他已远走高飞,没想到今日会送上门来!”

那白发老叟见到韩剑平,也是神色一怔,不由自己地抬手摸摸背后的“芭蕉扇”。

“百禽祖师”落地之后,正打算向韩剑平发话之际,遥的发现了面湖而坐的钟离秦,一时误以为是钟离汉,遂先打招呼地抱拳笑道:“钟离先生好快的脚程,好高的雅兴!”

钟离秦冷冷地哼了一声,举目望天,睬也不睬!

“百禽祖师”碰了个闷钉子,不由心中纳闷,暗道:“这老儿当真是个大魔头,脾气怎的这样怪?”当下,又复陪笑道:“钟离先生是否怪我们来迟了?”

钟离秦这次竟连哼都不哼,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百禽先生”当着同党面前,连碰两次闷钉子,顿觉面上无光又羞又怒,却又不敢发作,只好“嘿嘿”干笑了几声道:“既然钟离生不喜欢说话,我就只好先执行任务了!”

说完,掉头对杨九思等人一使眼色,便自当先朝韩剑平走近两步,冷笑连声道:“韩朋友来得好快,可惜,可惜本祖师到得也恰是时候,还不快转过身来说话,难道想我们来请么?”

韩剑平闻言,便要起身过去答话,何可人却暗地一使眼色,用“蚁语传声”说道:“不用理睬,自有好戏可看!”

韩剑平恍然明白,遂稳坐不动,自顾低头和何可人说笑,把对方的话置诸不闻!

“百禽祖师”又碰了一个闷钉子,直碰得他七窍生烟,心头火发“嘿嘿”冷笑不止道:“韩朋友这般轻松,想必是‘云雾野茶’已采到了,嘿嘿!你若是早点远走高飞,本祖师便奈何你不得,如今还不乖乖认命,束手就缚,却装聋扮哑,难道就躲得过这场劫数了么?”

他说了这一大堆,等于是废话,依然得不到对方的丝毫反应,不由双眉倒竖,一袭华服无风自动,目射凶光,煞气腾腾地厉喝一声道:“姓韩的,本祖师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样的本领,敢这般目中无人!”

喝声一落,“蹬蹬蹬蹬!”脚步移动,一步一步朝韩剑平逼近过去……

哪知,他才走了几步,陡听“哧”的一声,眼前白光一闪,不由心头一凛,硬将跨前的脚步收了回来,运功护身,定睛一看!

这一看之下,顿令他又惊又诧,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一根雪白的钓鱼丝,笔直地拦在他身前!

一根钓丝,若然贯注内家真力,当然不难使之挺直如棍,横直不坠,在一般内家高手而言,大都能够做到,本不值得惊奇,但如今“百禽祖师”发现出手拦阻之人竟然是“钟离汉”,这样一来,怎不令他惊诧至极!

“百禽祖师”一定心神,转身对钟离秦抱拳笑道:“钟离先生!这姓韩的乃是我们的敌人之一,我等奉令来阻拦他采取‘云雾野茶’,先生为何出手挡阻?”

钟离秦不理不睬,那根钓丝依然拦在“百禽祖师”身前。

“百禽祖师”由惑然不解而勃然变色,双拳一收,沉声问道:“钟离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钟离秦冷冷开口道:“滚!”

“百禽祖师”听得一愕,旋即大怒道:“本祖师乃是瞧在你的份上才加盟辅助‘宇内八魔’,并非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脚色,你怎……

说到此处,那杨九思在一旁若有所悟地轻轻一扯“百禽祖师”,附耳用“蚁语传声”匆匆地说了几句。

“百禽祖师”连连点头道:“原来有这种事!”

话声微顿,霍地目注钟离秦,厉声喝道:“弄了半天,原来朋友是个冒牌货,怪不得不敢多开口说话,快快转过身来,让本祖师瞧瞧你是什么东西变的!”

钟离秦冷哼一声!缓缓转过身子,冷冷地瞧着“百禽祖师”,那两道其冷如冰的眼神,令人不寒而自栗!

“百禽祖师”平日纵是凶横已惯,但也被瞧得有一股冷气打从丹田往上直冒,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

“瞧清楚了没?”钟离秦冷冰冰地问道。

“百禽祖师”一定心神,跨前一步,厉声道:“瞧清楚了又怎样?”

他刚刚把话说出,突然醒觉这样说法,无异已落对方下风,与自己原来的口气大不相符,当下双目一瞪,又复厉喝道:“本……”

哪知,他方自一张口,钟离秦已紧接着冷喝一声:“死!”

话声一出,那根笔直地横亘在“百禽祖师”身前的钓鱼丝,倏地掉头,“哧”的一声,电也似的朝那“百禽祖师”拦腰卷去!

“百禽祖师”做梦也未想到对方出手如此之快,那一个“死字”

刚刚入耳,连念头都还未来得及转,便觉腰间一紧,顿时被那根钓鱼丝缠个结实!

钟离秦更不停顿,右手一抖钓竿,“呼”的一声,立刻将“百禽祖师”甩上了半空!

事情的发生只不过是一瞬之间,那“神枭使者”及杨九思等人根本没有看清楚来龙去脉,一时呆在当地,不知所措!

但是,在空中盘旋的两只狗头怪鸟,目光却是敏锐无比,一见主人受制,立即齐声怪啸!

一只展翅斜飞,张开—双巨爪,去抢救被甩上半空中的“百禽祖师”,另一只却双翼一束,猛然俯冲而下,利爪箕张,朝钟离秦当头抓去!

韩剑平曾经斗过这两只狗头怪鸟,深知极为难缠,此际见这般情形,不由有点幸灾乐祸地暗暗忖道:“看你这老儿怎生打发这两口扁毛畜牲?”

他这念头才起,那只俯冲下击的狗头怪鸟业已到钟离秦面前!

只见钟离秦冷哼了一声!连手都未抬,那根“阴沉竹”制成的钓铂竿便闪电般朝上一翻一戳,冷道:“下来!”

那只狗头怪鸟眼见乌光袭到,立时双翼一张,打算躲避开去,可是已然慢了一分,只觉两侧翼根一麻,便“砰”然坠落地上,动弹不得!

就在钟离秦用钓竿迎击下扑的狗头怪鸟之际,在空中的那一只眼看利爪就要将“百禽祖师”的身躯抓住,却没料到那根钓鱼丝倏地一松开,“百禽祖师”的身子便如同大石一般猛然坠落湖中!

那只狗头怪鸟怒啸一声1 双翅一束,便待俯冲下去抢救,却陡觉身子一紧,已被钓鱼丝齐翼根之处牢牢缠住,动弹不得!

韩剑平见钟离秦举手之间便将两只狗头怪鸟制住,不由暗暗佩服得几乎要出声喝彩!

只听“噗通”一声!那“百禽祖师”的身躯已触及水面,溅得浪花四溅,迅即沉落!

这一声水响,顿时将那不知所措的“神枭使者”惊醒过来,大叫一声,双臂一抖,腾身而起,飞投入湖中!

此际,那只被钓鱼丝缠住的狗头怪鸟,因身子无法动弹,便张开利爪,打算将钓丝抓断!

钟离秦冷哼了一声!猛地将钓竿抡动,那只狗头怪鸟顿时被钓丝牵着,像风车一般在空中旋转起来!

这怪鸟平日在空中自在飞翔,虽是矫捷利落,但此刻被人捆住往来旋转,滋味却不太好受,转不到几圈,便怪叫连连了!

就在此时,陡听“呼隆”一声水响,只见那“神枭使者”业已挟着“百禽祖师”腾身出水!

钟离秦又是一阵冷哼!倏地手腕一沉,那根钓鱼丝带着狗头怪鸟,仿似流星飞锤一般,“呼”的一声,对准“神枭使者”当头砸下去!

“神枭使者”方自离开水面,眼皮尚蒙着一层水珠,视线不清,同时更没料到对方会这般赶尽杀绝,是以毫无防备之下,被自己调养的狗头怪鸟砸个正着!

只听“叭”的一声,“神枭使者”顿时脑袋开花,连吼都不曾吼得一声,便又复沉落湖中,再也冒不起来!

那只狗头怪鸟也致砸得头昏眼花,同时身上又沾了些水渍,更浑身发抖,无力挣扎!

钟离秦这才一抖手,将钓丝收回来,把狗头怪鸟松开,放在一旁。

这一连串事情,说来话长,实际上仅仅是眨眼的工夫而已,那杨九思和白发老叟做梦也没想到“百禽祖师”和“神枭使者”以及那只凶猛异常的狗头怪鸟,竟然这般不堪对方一击,不但又惊又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钟离秦冷冷一笑,两道森寒的目光,在杨九思和白发老叟的脸上来回扫射了几遍,最后,凝注在白发老叟身上,冷冷地说道:“拿来!”

白发老叟茫然应道:“拿什么?”

钟离秦冷冷道:“扇子!”

白发老叟瞿然一惊!但脸上随即掠过一丝阴狠之色,反手取下背后的“芭蕉扇”,一言不发,举步朝钟离秦走了过去!

韩剑平猛然想起这柄“芭蕉扇”中暗藏着极为霸道的飞针利器,眼见钟离秦已然伸手准备要接取,不由心中一急,便待出声警告,却被何可人暗使眼色止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钟离秦伸手去接取“芭蕉扇”之际,白发老叟牙缝中进出一声冷笑!顿时之间“嘶嘶”连声,从“芭蕉扇”中激射出一大蓬细如牛毛的蓝色光芒,疾如闪电,朝钟离秦头脸、胸腹射去!

双方距离不过数尺,按说钟离秦猝然遇袭,万无幸免之理,因此白发老叟冷笑之声一落,便接口厉喝道:“老匹夫拿命来!”

讵料,他虽已十拿九稳,但事实却完全相反!

只见那一大蓬蓝色光芒,射到钟离秦身前不过数寸之处,便似乎撞着一堵无形铁壁一般,纷纷四散飞开,跌落地上!

同时,白发老叟倏觉手上一轻,那柄“芭蕉扇”竟已到了钟离秦的手中,不由得又惊又怒,大喝了一声,右手一挥,旱烟杆猛地横扫而出!

钟离秦冷冷一哼,右手一沉,“芭蕉扇”柄迎着旱烟杆锅轻轻一点,“哨‘’的一声,立将旱烟杆荡开,同时大姆指一按扇柄上的机括,顿时又复”嘶嘶“连声,从扇中激射出一大蓬蓝色光芒,闪电般朝白发老叟射去!

那白发老叟做梦也没料到对方这样快便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距离这般近,哪还闪避得开?顿时被蓝色光芒射了个满脸开花,只惨吼了半声,便倒在地上,挣了两挣,气绝身亡!

这时,只剩下杨九思一人,眼见对方连毙三名武林高手,竟然面不改色,连眼皮也未眨一下,饶他平日凶横已惯,也不由心胆俱寒,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当下身形一晃,腾空而起!

哪知,他刚刚一展动身形,陡见面前白光一闪,那根钓鱼丝已笔直地将他拦住,同时耳边听到一声冷喝:“站住!”

在这种情形之下,杨九思只好一咬牙,心肠一狠,硬充好汉地霍然转身,神情狞厉地狠狠瞪着钟离秦,厉声喝道:“尊驾虽然功力非凡,心狠手辣,但我杨九思也不是盏省油之灯,来来来!你还有什么狠着,不妨尽量施展,杨九思绝对奉陪!”

钟离秦静静听完,也不开口,只将两道森冷的目光,凝注在杨九思脸上,半晌,方才冷冷说道:“我不杀你!”

杨九思出乎意料地一愕,随即厉声道:“尊驾既不与我相搏,为何将我拦住?”

钟离秦目注杨九思,一字一顿地冷冷说道:“回去告诉古玉奇,小心他的魔心!”

杨九思狞笑一声道:“难道你当日在我‘秘魔庄’中吃亏还未吃够?”

钟离秦双眉一耸,脸色愈发冷峻,似乎就要发作,但一瞬便冷了下来,哼了一声!霍地将钓鱼丝一收,冷冷喝道:“滚!”

杨九思没有料到对方真个手下留情,网开一面,不由得心中大喜,但是表面上却狞笑连声,双手一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尊驾若有这份豪情雅兴,杨九思随时在敝庄恭候大驾!”

话声一落,不待对方开口,人已疾掠而起,沿着湖岸飞遁而去,转眼翻上一道陡坡,消失不见!

韩剑平冷眼旁观,这时候已将钟离秦的为人看出了一个大概,知道此人脾气古怪已极,生杀只在喜怒之间,行事全凭好恶,根本没有邪正的观念,这种人最不易说服,不由得有点心灰起来!

但另一方面,由于从杨九思的话语中,知道钟离秦仍自不忘与李玄打赌输了的诺言,不由又生出一丝希望,但愿能在同仇敌忾的情形下,进行说服工作……

韩剑平正自思忖之际,忽听钟离秦冷冷道:“过来!”

韩剑平以为何可人仍然会不加理睬,却没料到她这一回竟十分听话,应声就站起来,走了过去,他只好也站起身来,留神戒备着一同过去。

何可人行近钟离秦,冷冷说道:“什么事?”

钟离秦两道森冷的目光将何可人罩住,冷冷道:“你适才为何发笑?”

何可人冷然道:“笑你不懂得钓那‘碧眼金蜍’之法!”

种离秦冷哼一声道:“你懂?”

何可人点了点头,冷然不语。

钟离秦哼了一声,冷冷道:“我不信!”

何可人冷笑道:“敢不敢打赌?”

钟离秦略一沉吟,冷然道:“赌什么?”

何可人沉声道:“赌我们两条命和你一颗心!”

钟离秦似乎颇为诧异地神色微微一变,注目道:“怎么赌法?”

何可人冷冷道:“我若输了便把两人的命交给你,你输了就得把冷冰冰的心交出来,换一颗热辣辣的进去!”

这最后两句话儿,只听得钟离秦浑身微微一震,似乎不大相信地瞧着何可人,冷冷道:“心也可以换么?”

何可人点了点头道:“可以!”

钟离秦又复冷然追问道:“如何换法?”

何可人摇头道:“目前恕难奉告!”

钟离秦又沉吟了一会,这才把头一点!

何可人见他答应了,遂换上一付脸孔,含笑道:“请将钓竿及食饵交给我!”

钟离秦从囊中取出一只蟾蜍,连同钓竿一并交给何可人,冷冷道:“食饵只剩这一只,小心你们的命!”

何可人笑道:“放心放心!你已经输定了!”

说着,便将食饵系好,玉手一挥钓竿,将饵投入那湖中!

韩剑平没料到事情竟这般顺利,何可人几句话便将钟离秦说动,甘愿打赌,当然,他也明白何可人要钟离秦换心的意义,但却不明钟离秦为何肯接受这赌约?

另一方面,他却担心何可人是否真的有把握能将那条“碧眼金蜍”钓上来,万一失手的话,难道当真把性命赔上不成?

不言韩剑平心头忐忑,脑筋乱转,一双俊目凝注湖面,不安地等候消息!

且说何可人将饵投入湖中以后,便盘膝坐了下来,右手握住钓竿,左手横搁在膝上,大姆指虚扣着中指,星目微垂,似乎是在运功聚气,又似是闭目养修,一派悠闲之状,与钟离秦适才垂钓时的紧张神态恰恰相反!

那钟离秦见她这付神情,忖知她必有几分把握。但仍然掩不住一丝得失之色,浮溢眉宇之间,两道冷漠中带着关切的眼神,与韩剑平一样地凝注湖面,眨也不眨一下!

此际,夕阳将逝,晚霞已由浓而淡,暮霭四合,周遭一片静寂,使这本来是人间仙境的武夷绝峰之巅,突然显得有些萧索起来!

就在这无声无色的时候,那根钓丝忽地抖动了一下,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紧接着就猛然地往下一扯!

显然,那条“碧眼金蜍”又已上钩,将饵吞下!

何可人似是没有料到鱼儿会这样快便上钩,手中的钓竿不但没有往上猛提,相反地被钓丝扯着往下一沉,几乎脱手落入湖中!

韩剑平见状心头顿告紧张,直恨不得伸手帮忙,将那条“碧眼金蜍”立刻拉上岸来!

那根钓竿直沉落了一丈多,何可人方才星目微睁,五指一紧,将钓竿下沉之势稳住,紧接着手腕便缓缓扭动,使钓竿的尖端划起一个接一个的圆孤!

那根钓丝于是也跟着在水中一圈一圈地旋转起来!

韩剑平方才明白,这是何可人钓鱼的手法,遂一定心神,凝目细看那条“碧眼金蜍”究竟如何被钓上岸来!

只见何可人玉腕愈扭愈快,那根钓丝在水中所划的圈儿也愈划愈大,速度跟着愈转愈快……

湖面上波涛四涌,一波接一波地扩散开去,冲击着湖岸,“哗啦”乱响,打破了适才的静寂!

足足过了半盏热茶工夫之久,何可人才陡地一声清叱,玉腕一顿,猛然往上一扬钓竿!

但见钓竿飞甩,只听“呼隆”一声水响,浪花一翻,那条“碧眼金蜍”应手而起,钓出水面!

何可人更不怠慢,玉腕一挫,钓竿一收,毫不费事地便将“碧眼金蜍”钓上岸来!

钟离秦那一付冷冰的脸上,不禁掠过一丝又喜又佩之色,迅速地取出一个特制的丝网,将那条已被转得昏然不动的“碧眼金蜍”装入网中!

何可人顺手把钓竿交钟离秦,冷然说道:“你输了!”

钟离秦冷冷地点了点头道:“悉听吩咐!”

何可人略一沉吟道:“九月初八,请驾临南海普陀如何?”

钟离秦冷冷地说了一声:“好!”便将“芭蕉扇”朝背后一插,提起丝网,收好钓竿,动身……

韩剑平忍不住开口问道:“钟离朋友费这大功夫钓这‘碧眼金蜍’,请问有何用处?”

钟离秦瞧了韩剑平一眼,冷哼一声道:“取古玉奇的魔心!”

话声一落,人已腾身而起!

何可人喂了一声,叫道:“这两只狗头怪鸟,你不要了么?”

钟离秦身在空中,冷然答道:“送给你们作见面礼好了!”

话声尚自荡漾空际,人已消失于暮色苍茫之中!

韩剑平望着何可人,皱眉道:“八妹,你在我们正式赴会之前,约他到南海普陀干什么?”

何可人笑道:“我要替他换过一颗热辣辣的心,好参加我们‘武林八修’之盟,作那七级浮屠的塔尖!”

韩剑平依然双眉紧锁道:“南海普陀是‘魔铃公主’诸葛飞琼的巢穴,她肯让你……”

何可人摇手笑道:“五哥请放心,我自然有这份把握!”

话声微顿,忽然瞧着韩剑平,俏目流波,神秘地笑道:“再说,那诸葛飞琼不是对你送箫赠袍,颇有好感的么?”

韩剑平闻言,不由俊脸通红,暗叫奇怪道:“她怎么知道这般清楚?”

何可人娇笑一声道:“用不着奇怪,她送你的那根‘阴沉竹玉屏箫’,我早就欣赏过了!”

笑语之声一顿,神色一整,目注韩剑平道:“五哥,你对她是否也有好感?”

韩剑平没料到何可人会这样单刀直入地诘问,一时间,胀红着脸,讷讷地说道:“这个……这个么……我……”

何可人紧逼一句道:“怎样?”

韩剑平一定心神,庄容道:“不错,我对她的确是颇有好感,但这一份感情,乃是感激她屡次相助而生,其中并无半点私情掺杂,我这颗心,只有……”

何可人不等他说完,便双手乱摇,笑道:“好了好了!我只要知道你对她有这么一份感激之心就够了,用不着往下细表了!”

韩剑平尴尬地一笑道:“只要八妹不怀疑我就好了!”

何可人瞟了他一眼,噘嘴笑道:“我才不管你的闲事哩!”

韩剑平讷讷地笑了笑,话题一转,指着蜷伏在地上的两只狗头怪鸟,问道:“这两只扁毛畜牲,我们要不要?”

何可人笑道:“这样现成的好坐骑,怎么不要!”

韩剑平皱眉道:“可是,我们并无驯鸟之术,又怎能使它们驯服呢?”

何可人娇笑道:“五哥不用发愁,驯鸟之术,小妹还略略懂得一点!”

韩剑平喜道:“那么,你就快点施展吧,天都快黑了!”

何可人将两支狗头怪鸟瞧了一眼道:“它们名唤‘狗枭’,据传乃山中豺狗与猛枭交配而生,因此具有枭的凶猛和狗的特长,最是忠于主人……”

韩剑平又是眉头一蹙,插嘴道:“如今它们的主人已死,虽然我们不是正凶,但它们万一误会起来,岂不是麻烦了?”

何可人笑道:“五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因为它们的原主人已死,我们才能够将它们驯服,作它们的新主人,否则的话,任你驯鸟之术如何高明,它们也是不肯背叛主人的!”

韩剑平这时才明白究竟,遂放心地瞧着何可人施展驯鸟之术……

何可人先将那只浑身水湿的狗枭,运用本身三昧真火把它的羽毛烘干,然后倏地右手中指一按,按在它的鼻头上!

这只狗枭本来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只不过生来怕水而已,及至羽毛被何可人烘干之际,便又恢复原有的凶猛之性,钢翎一抖,就要振翼飞起,却没料到全身最紧要的所在,适时被人制住,顿时身子一颤,爬伏不动!一双眼睛凶光尽敛,乞怜地望着何可人!

何可人俏目中倏地射出两道威严的光芒,定定注视着狗枭的双睛,右手的中指不停地在它的鼻头上轻轻揉搓……

过了一会,这狗枭忽地低啸一声,狗头连点三点!

何可人撮唇发出一声清啸,倏地把右手拿开!

这支狗枭也发生一声怪啸,立时双翅一张,腾空而起,绕何可人环飞三匝,然后敛翼落在何可人面前,神态恭驯已极!

韩剑平大为佩服地拇指双翘,笑赞道:“八妹这一手绝艺,使我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何可人笑道:“你用不着乱送高帽子,那一只狗枭就让你来露一手便了!”

韩剑平遂将那只穴道被制住的狗枭先解开它的穴道,然后照样施为,果然毫不费力地便将这一只也驯服了!

一切停当之后,天色已然入夜,只见一大轮明月,缓缓从山后升起,二人这才想起今天正是元宵佳节!

何可人娇笑一声道:“五哥,如此良宵,我们且权充八洞真仙,跨鸟夜游,欣赏这月下河山,定然别有风趣,你道好么?”

这一提议,韩剑平哪有不赞同之理,当下,二人略为拾夺好衣裳,各自腾身盘坐狗枭背上,齐地发出一声清啸!

两只狗枭遂在啸声中双双振翼飞起,负着新主人,直上青冥!

二人凌虚御风,俯瞰大地山河,在溶溶月色之下,果然另有一番奇景,俱不由乐得心花怒放!

在空中飞翻了一阵,韩剑平忽然心念一动,驾着狗枭移近何可人道:“我们既然有了这般迅快的飞行坐骑,何不飞往罗浮山去,看看吕四哥和丹妹是否已采到了‘千年绿萼梅花蕊’,如果凑巧碰见的话,也好请他们尝尝这御鸟飞行的乐趣!”

何可人略一沉吟,说道:“若照我们今日所遭遇的情形看来,八魔方面极可能也派人到罗浮去截劫了,事不宜迟,我们连夜赶去便了!”

当下,二人催动狗枭,比翼双飞,趁着月色,直向粤东罗浮山飞去!

---

旧雨楼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