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委曲为求全 万丈冰原消误会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章 委曲为求全 万丈冰原消误会

荆芸听杜人龙分析得头头是道。忍不住插口问道:“青青师姐与我六师姐最为投缘,五师兄说她要找亲近之人,倾吐所受满腹委屈,怎的并未见来?”

杜人龙笑道:“我方才只是以普通女孩儿家论,青青师姐则与众不同、她那性格是强中之强,与三师兄的这段美满良缘,又是武林传为佳话、人人艳羡的神仙眷属。一旦平地风波,情天生障,请想她怎敢把这自认为莫大羞辱、极不光彩之讯,先告诉我们平辈的师兄弟姐妹们?必然要找更亲近的……”

话犹未了,谷飞英点头插口说道:“五师兄越分析越合情理,越猜也越近事实,你是说青青师姐去了庐山冷云谷么?”

葛龙骧闻言蓦地一惊,暗骂自己大概真是急昏,怎的连庐山冷云谷岳父龙门医隐之处,均未想到?

杜人龙摇头说道:“满腹辛酸,庐山谒父,这当然是可能途径之一。不过我据青青师姐的平素性格判断,甚至于在她老父面前,都不愿提及此事。最比较接近事实的,还是我方才所分析最后一途,直接赶赴大雪山玄冰峪,单人独剑,邀斗心目中的情敌冉冰玉。而且败了还好,她定然苦练绝技,再图报复。倘若万一得势,不怕三师兄伤心,我要作个惊人判断,青青师姐极可能在毁却情仇之后,把忍蕴已久的伤心痛泪付诸一流,然后抛下一切,横剑自绝。”

杜人龙越说越忘了顾忌,谷飞英、荆芸听得都有些入耳惊心,生怕葛龙骧禁受不住。两人均自暗使眼色,命杜人龙不要再作这些颇为刺激的凭空判断。但偷眼看葛龙骧时,却反而神色平静起来,正在相顾诧异,葛龙骧已自说道:“五师弟为此事所作分析,均极其近情事理、但你认为最可能的最后一途,我却认为最不可能!”

杜人龙诧然问故,葛龙骧皱眉说道:“你青青师姐根本不认识冉冰玉、幽壑以内发生误会之时,彼此又一语未通,她怎知道人家是七指神姥的弟子而跑到大雪去横剑寻情仇呢?”

杜人龙自鸣得意地分析了半天,闻言不觉默然。葛龙骧又苦笑一声说道:“她真要去往大雪山中,倒也好找。如今却茫茫海角,渺渺天涯、难道真教我葛龙骧就这样的有口难分,毕生负义?”

奚沅听了半天,委实觉得此事大伤脑筋。但如今见众人一齐弄得心烦起来,遂含笑慰道:“是非终有别,拂逆不须掠:龙骧老弟平素行事宽仁厚德,上沐天庥。你们这一对神仙眷属,纵然梢受折磨,到头来必定依旧月圆花好。依我之见,不管四妹是否会去庐山。我们也应该先到冷云谷一行,一来天心谷既出此事,龙骧老弟不能不禀告你恩师及龙门医隐柏老前辈;二来不老神仙的先天易数,多少可为我们指点迷津。不是比这样乱猜乱急要好得多么?”

众人闻言,一齐觉得自己在武功方面虽然成就颇高,但遇上大事,究竟不若奚沅老成持重想得周到。杜人龙第一个鼓掌赞成说道:“我只顾自作聪明,真忘了渚师伯灵验无比的先天易数。但各位师伯、师叔闭关潜修,是否允许我们相扰?不要到了地头,对着冷云谷的一壑冷云空自发愕才好。”

谷飞英笑道:“五师兄又作无谓多虑,冷云谷是我受恩师抚养教育之地,一草一石均所身经,难道还怕找不到下谷去处?”

计议既定,葛龙骧等天心四剑加上侠丐奚沅,共计一行五人,遂自甘肃乌鞘岭赶往庐山冷云谷。

甘肃,江西虽然相距颇远,但五人全是一等一的劲功。葛龙骧更是爱侣难寻,沉冤待雪,一路上哪得不放足脚程?约有十日左右,便已由湖北小池口过江,见那有“天子都”之称的庐山,雾郁云封,隐隐在望。

除了奚沅之外,葛龙骧等四人默计自黄山论剑诸老归隐以来,不见师颜已有三载如今冷云一壑就在目前,但来谒恩师,不是陈述这行道三年来有何重大建树,却是风波骤起,求指迷津。尤其是葛龙骧心中,简直觉得惶恐已极。

过得黄石岩,便见双剑峰巍然夹立,冷云谷中站着一个姿态曼妙如仙的青衣女子。谷飞英老远便即认出,那是在黄山始信峰头,对自己和玄衣龙女柏青青呵护救命之恩的风流教主魏无双,不由提气高呼一声“魏姐姐”,两个纵步,便自当先扑去。

葛龙骧见魏无双也正伫立遥望,并向自己一行招手。那神情分明是早在谷口等待,以为爱妻柏青青果在谷中,不由沉吟,少时这番解释,究竟应该怎样开口? 

众人到得冷云谷旁,相互施礼。魏无双手挽谷飞英,向葛龙骧笑道:“龙弟弟,你这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怎地也闯下了风流罪过?那位来自大雪山的冰玉美人,究竟美到了什么程度?你魏姐姐真想看上一看。”

葛龙骧见魏无双三年不见,出落得更俏更美。但一见面便对自己谑以词锋,不禁大皱眉头,知道这位曾与自己偎肌贴肉,一夜风流未下流的魏姐姐,辩才无碍,语利如刀,千万招惹不得。方想避开话头,请她转禀恩师,准自己五人下谷参谒,但忽然心头一惊,诧然问道:“魏蛆姐,昔日大雪山中,冉冰玉只与我一人相识。此次虽生莫大误会,但青妹和她一语未交,怎知她是大雪山七指神姥的弟子?”

魏无双一笑道:“你那位玄衣龙女,亲眼看见薄幸郎负义变心,一怒出走之时,路遇冉冰玉未杀完的西昆仑星宿海黑白双魔门下弟子,才知你怀中所拥的白衣美人,是来自西藏大雪山中……”

葛龙骧想起自己发现身中透骨神针的另一具黄衣尸体之事,恍然顿悟。不等魏无双话完便自急急问道: 罢战憬阏庋捣ǎ嗝萌嗽诠饶冢俊

魏无双看他一眼,摇头笑道:“天心谷唱随啸傲,你怎地还没有彻底了解玄衣龙女?丈夫变心,跑到老父面前撒娇使气,那是寻常世俗女子所为,不是你傲骨冰心的青妹行径。”

葛龙骧被魏无双逗得哭笑不得,央声说道:“魏蛆姐,小弟心内如焚,你别再急我!青妹倘若未到冷云谷,恩师的先天易数纵然再妙也推算不了这样详细。”

魏无双说道:“你的那一位,来是来过,但连她老爹爹全未求见,只把详述此事经过并痛责阁下负心薄幸的一封长信,投下谷中,便自……”

葛龙骧想到坏处惊魂皆颤,俊目之中,珠泪莹然,抢着问道:“姐姐,便……便自怎……样?”

魏无双又瞟他一眼,依旧不慌不忙地说道:“瞧你如今急得这副样儿,当初不馋嘴多好?对了,把你这老姐姐叫得亲热一点,我便痛痛快快地告诉你伊人何处。”

杜人龙等人,见这位平素老成,道貌岸然的师兄,遇到了魏无双,简直啼笑皆非,不禁一齐有点忍俊不禁。

葛龙骧看魏无双的轻松神色,虽暗料爱妻不至有甚不幸,但真相未明,毕竟心乱如麻、苦笑连声,向魏无双一揖到地叫道:“姐姐!好姐姐……”

魏无双摆手笑道:“够了!够了!这两声要是被玄衣龙女听到,可能又是一场醋海风波。而且你这样愁眉苦脸叫好姐姐,做姐姐的听着,却实在并不好受。”

谷飞英掩口葫芦,推了魏无双一把笑道:“魏姐姐,别再取笑,你看三师兄业已被你逗得俊脸通红。假如你是敌人,他不以散花手法加弹指神通,让你吃上莫大苦头才怪,青青师姐来此投书以后,究竟何往?我们大家都等着听呢。”

魏无双向葛龙骧笑道:“事情确实闹得不但不小,而且难辩之极,但总须慢慢设法解决。我是看你满面愁容,焦急过度,特地说几句笑话,让大家略为缓和情绪、要知道积郁伤肝,再好的武功,也禁不住病魔侵扰,你那一位,今日远赴边陲,假如中途病倒,真要弄得不可收拾呢。”

葛龙骧吃了一惊,问道:“青妹难道已去西藏大雪山中向人无故取闹?”

魏无双“哼”了一声,说道:“你认为是无故取闹,但在玄衣龙女心中认为是仗剑寻仇,她要斗杀冉冰玉之后,横剑自绝。令你这薄幸负义之人两头落空,抱撼终身,情天难补。”

葛龙骧“咳”的一声,右足重重一跺, 向魏无双说道:“多承姐姐指教,青妹既然负气前往大雪山,我必须立时赶往,解释误会,并阻止地胡乱肇事。姐姐替小弟代叩恩师。师母及诸位师叔金安,我立时动身,不再妄渎老人家们的清修了。”

魏无双看了一眼山石上被葛龙骧跺出的足印,笑道:“慢走慢走,你不下谷参谒你恩师,你恩师却已有渝传下。”

葛龙骧听说恩师有谕,肃容恭聆。魏无双说道:“不老神仙、龙门医隐均对此事一笑不理,法谕是你师母冷云仙于所传,命六妹,七妹暂留谷中。奚兄也来得正好,独臂穷神正要叫白鹦鹉雪玉传柬穷家帮中找你,你们三人可由六妹引路下谷。至于龙弟弟和五弟,却要略为得罪,冷云仙子把一桩难办透顶的差事,交我全权处理。由此前往藏边大雪山,漫漫万里长途,一切可得听我这老姐姐发号施令呢。”

葛龙骧此时方自恍然,怪不得魏无双香肩之上,居然小负行装,原来师母派她主持调解此事,暗想爱妻落人黑天狐宇文屏手中之时,性命等于是魏无双所救,一提起这位姐姐来,总是感激得沦肌陕骨。由她开导,确实是最好人选。而且魏无双足智多谋,万一柏青青已与七指神姥师徒闹翻,自己真还想不出怎样应付。遂又是一揖到地说道:“有姐姐主持大局,再困难的事也可迎刃而解,小弟先谢过。”

魏无双“哟”了一声,说道:“三年不见,龙弟弟居然会灌迷汤。但这一套别对我来,留着对你那位青妹妹屈膝赔罪之时,再慢慢施展。”

谷飞英噘着小嘴说:“我早就想看看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冰天雪地,七妹也正想去往潮海流沙,一温儿时旧梦、却偏偏要把我们留在冷云谷中作甚?青青师姐之前,多两个人劝不也好么?”

魏无双笑道:“六妹,七妹,不要不知好歹。冷云仙子留七妹,是怕她在天心七剑中功力最弱;留你则是对乾清罡气有进一步的心传。诸位老人家既已归隐,这种旷世奇缘极其难得,不比跑那万里长途,去到穷边绝塞的冰天雪池之中挨冷受冻强得多么?”

杜人龙闻言笑道:“七妹身兼龙门医隐柏师叔及卫天衢卫老前辈的两家之长,天心七剑之中,应该数我最弱才对。怎地诸位老人家这种殊恩,降不到小弟头上呢?”

魏无双笑道: 袄湓葡勺釉缇椭滥慊嵊姓饩淅紊В氐孛掖停凳乔按味辣矍钌裥∽±湓乒戎保鹣勺釉湍阋环蛎罟樵的д确ê笫哒型冀狻痪帽愕娇尤掌凇T偃裟茉诤谔旌钗钠潦种校讯玖碚榷峄兀共皇钦昭莺崽煜拢俊彼档酱舜Γ嫒菀徽值溃骸按笱┥叫咧干窭盐溲С玻辉诩肝焕先思抑拢郧槠囊嘞才蕹!G嗝们啃兄茫巳ヒ蛟诩迸校磺芯俅刖疵馐С#共恢嵘龆啻蠡鋈穑酱帐啊N颐亲翊臃ㄚ停葑餍”鹆税伞!

不提魏无双、葛龙骧、杜人龙万里西行和奚沅。谷飞英、荆芸至冷云谷参谒诸位长老之事。且先表述那位情天生变、柔肠寸断的玄衣龙女。

柏青青自在龙门的幽壑之中,发现丈夫葛龙骧居然把一个白衣美貌少女抱在怀中亲吻,并在人家身上胡乱摸索,这种旖旎风光,看在自己眼中,哪得不柔肠寸断,芳心欲碎?而最令人无法忍耐的是,葛龙骧明明听到自己发话责问,并曾微抬眼皮看了自己一眼,却仍不但不加解释,反而把怀中美女楼得更紧。一怒之下,回到天心谷中,略为收拾随身所用各物,出走以后,因夫妻平日爱情过深,一旦生波,伤心自然也较常人更甚。

柏青青刚强特甚,眼中点泪全无,但心头却感觉到一片茫然,空空洞洞,说不出来的难过已极。正在思潮起伏得如同乱丝一般,不知道自己离谷以后,究竟应该怎样做法之际,突然听得有一人在顿足自语叹道:“我师兄弟三人,奉命自西昆仑星宿海远下中原,探听武林各派情形。不想来到龙门,天心谷尚来找到,便遇到大雪山玄冰峪七指神姥的门下弟子。两位师兄全丧生在那丫头掌下,剩我一人却怎样回转昆仑,在师祖修罗二圣前交代?”

柏青青一听方自恍然,那白衣女子原来就是大雪山求药之时,慨赠葛龙骧“朱红雪莲实’的七指神姥弟子冉冰玉。自己当日就觉得颇为奇怪,冉冰玉在萍水相逢之下,竟肯把这类功能起死回生的稀世灵药平白送人。此时回想起来,分明这冉冰玉也荡妇淫娃一流,与葛龙骧早有私情。今日才会在久别重逢之下,迫不及待地作出那副不堪入目丑相。

玄衣龙女柏青青醋火中燃,杀心顿起。加上听出自语之人是西昆仑星宿海黑白双魔门下,派出刺探中原武林秘密。遂脚步略为放重便自崖后,姗姗转出。

那西域门徒已成惊弓之鸟,一见石崖后又转出一个妙目笼威,柳眉含煞、丰神绝代的玄衣女子,也不问情由,手中修罗棒向柏青青一指,暗拨机簧,“噗”地一声轻响,一团带有腥味异香的黄色浓烟,便向玄衣龙女迎面飞到。柏青青见这黄衣人,不问青红皂白,见人便施毒手,不由杀心更切。左手以“少阳神掌”的罡风劲气,劈空击散黄烟,左手甩一把透骨神针,化成一蓬银雨,电射而出。

西域门徒不防这位天人仪态的玄衣龙女比自己下手更毒辣。黄烟散处,透骨神针的精光银雨已到面前,哪里还躲避得及?立即满脸开花,狂吼一声,便即了账。

柏青青杀了一人,怒火稍泄,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定心细想今后作法。但想来想去,总觉得山盟海誓,转瞬成空,人生实在乏味。遂决定西行万里,仗一柄青霜剑,决斗情仇冉冰玉。不问胜负如何均自行横剑伏尸,使负心郎葛龙骧难补情天,终身抱憾。主意打定,人已走出三十余里,忽然想起自己此去蓄意绝不生还,丈夫葛龙骧虽然薄幸负心,老父龙门医隐的养育之恩,却不能不亲自拜别。但老父若知此情,又绝不肯允许自己西藏寻仇。想了半天,终于血泪交集地写了一封长信,奔到庐山冷云谷,绑上一块大石,投入谷中的冷云浓雾之内,望谷再拜,便即离去。

由赣赴藏,万里迢迢。但玄衣龙女这一股妒火情仇翻腾心底,哪管什么叫披星戴月?什么叫路远山长?日夜狂驰,终于望见了横障西藏南疆大雪山的一片冰天雪地。

柏青青几经周折,才进入玄冰峪晶花洞,只见洞中一张五色异草编织的软床上,盘腿坐着一位身穿银光闪闪长衣,满头白发披拂下垂约有二三尺长,但面色红润得宛如婴儿的老妇,柏青青眼见老妇左手拇指之旁,另外歧生了两只小指,知道果是情仇冉冰玉之师——七指神姥。心头虽然怒火狂炽,但身属正派名门,而七指神姥昔日又与爹爹相识,不得不先执后辈之礼,遂躬身裣衽说道:“晚辈柏青青,家父龙门医隐。老人家可是七指神姥?晚辈特来玄冰峪拜谒,请令高徒冉冰玉姑娘一会。”

七指神姥听说是故人龙门医隐之女,先则一喜,但发现柏青青虽然口称后辈,脸上神色却难看已极,好似有莫大怨毒含蕴其中,不由诧然说道:“此地正是玄冰峪,小徒冉冰玉因事己赴中原,并将令尊前绘天心谷地图要去,欲往访旧,与姑娘汀交,想来早应到达,怎地姑娘反会万里西来?老妇倒有点心中难解。”

柏青青听说冉冰玉要到天心谷与自己订交,心想订交确是订交,但不是与自己,是与丈夫葛龙骧投怀送抱,偎颊接唇,害得恩爱夫妻,遽然仳离,恨海难填,情天莫补。遂寒着脸儿冷冷说道:“晚辈业已见过令高徒,令高徒是否也见过晚辈则说不定。总之晚辈单人独剑,万里奔波,不见令高徒一面,绝不甘心。冉姑娘如在峪内,敬请老人家令其与我一会。柏青青只要求她与我鏖战百合,不论胜负,晚辈均在老人家面前,横剑自绝。”激动情绪,忍泪不流,脸上神情及口中语气,却分明是怀有如山之恨,来此寻找爱徒问罪,不由诧声说道:“柏姑娘有话尽管明讲,我徒儿作出何事?把你如此气苦。只要你说得义正理直,休看老妇仅此一徒,相依为命,在她回峪,当面对质确实后,照样不劳姑娘动手,老妇自行按照天理人情及江湖规戒,予以严厉处置。但如你所说不实,或情屈理亏,则休看你爹爹与我有旧,也一样不能轻恕你侮辱我门下清白之罪呢。”

玄衣龙女柏青青冷笑不已,玉面铁青地把自己亲眼目睹龙门山幽谷之内的那一段旖旎风光,细述一遍。

七指神姥也自听了个目瞪口呆,沉思半晌以后,摇头缓缓说道:“此事未免太奇怪,因你既然亲眼目睹,又气得夫妻离散,万里寻仇,所说想来不臻有虚。而我又确信我门下玉洁冰清,不会做出任何败德秽形。至于你丈夫的品格,你应深知,他可是那种儇薄之辈?”

柏青青芳心之中,虽已恨透了负义薄幸的葛龙骧,但在七指神姥面前不肯输口,仍然要为丈夫辩护:“哼”了一声说道:我丈夫顶天立地,磊落轩昂,素行极为端正!若不是外人加以勾……”

七指神姥打断柏青青话头,沉声叱道:“在我徒儿与你们夫妻三曹对面、弄明事实真相以前,你如信口胡言,滥加侮辱,老妇不能容忍,可莫怪我欺凌后辈。小徒最近必回,你且先以我故人之女身份,作几天玄冰峪晶花洞内嘉宾,等冉冰玉回山之后,再为仇为友。”

柏青青听这七指神姥居然毫不护短,只要在事实真相弄清以后,才任凭自己寻仇。情理均已站住,自己无法再驳,遂如言暂住七指神姥的晶洞内,静等冉冰王回山。

五日以后,那位冉冰玉姑娘尝了葛龙骧一碗闭门羹后,自然意兴阑珊,遄程西返。一到玄冰峪晶花洞中,竞见自己想见不得的玄衣龙女柏青青,赫然在座。

她满怀高兴,一声“姐姐”扰未出口,恩师七指神姥已自面带秋霜地沉声问道:“玉儿!你中原之行,可曾与这位柏青青姑娘之夫,不老神仙诸一涵的门下弟子葛龙骧相晤?”

七指神姥一面问话,一面细朝爱徒脸上端详,觉得冉冰玉依旧神比冰清,骨如玉挺,眉目之间一片纯真,丝毫不带邪荡之意。分明童贞来破,心头已自放了一半。

冉冰玉从来见相依为命的恩师对自己有过如此严厉词色,不由眼圈一红,泫然欲泣地把龙门中毒、巧遇葛龙骧之事,娓娓细述一遍。说完满腹怀疑地,向七指神姥问道:“思师如此神色,弟子做错了什么事么?”

因为冉冰玉无疚天心,磊落陈辞。那副纯真神态,别说七指神姥本来就信得过自己弟子,连来此仗剑寻仇的柏青青,也感觉到人家所言不虚。但冉冰玉只能说到闻到黑白双魔门下自修罗棒内发出的黄色毒烟,晕厥为止,以后事情连她自己也不明了,自然无法详加叙述。

柏青青听完以后,向七指神姥说道:”令徒冉姑娘所说,当然也不致有假。但如照此情形,晚辈在半崖叱问,我丈夫葛龙骧岂不稍加解释便可无事?所以晚辈意欲暂且告辞,去把拙夫寻来,彼此当面对质清楚。”

七指神姥一阵森森冷笑说道:“照你所说葛龙骧把我徒儿那般轻薄,便你不找他,我也要找他要点公道。但大雪山玄冰峪,外人擅入境内,即须略受惩戒,何况你妄肆我门户清誉?事情弄清,倘错在冉冰玉,我把她一掌震死。倘错在你夫妇二人,一样不能轻饶,我料你丈夫可能也会赶来此地,且在玄冰峪山等他一月,若时过不来,我亲率门下到庐山冷云谷找他师父诸一涵问罪。你此刻要走,却是休想!”

冉冰玉自此以前,深居雪山,与世隔绝,根本对男女间事不大了解、她竟然越看柏青青越爱,皱着秀眉,诧声问道:“柏青青,我老远跑到洛阳龙门,就是想去找你,不料被坏人迷倒。多蒙葛大哥相救,这有什么不对呀?你和我师父生气作甚?”

柏青青本来恨不得一见情仇之时,便把她立斩在青霜剑下。但如今觉得冉冰玉丰神秀绝,一派纯真,语音皆是未经人道,娇憨柔婉,极惹人怜。不独一句重话讲不出口,几乎怀疑自己那日龙门幽谷之中所见的旖旎风光,是否事实?但听七指神姥不许自己离开玄冰峪,她那性格向来宁折不弯,也自傲然答道:“老前辈不许我在拙夫未来之前离开玄冰峪,倘若柏青青不服尊渝,又待如何?”

七指神姥微微摇头,一阵晒笑道:“你既不服,且随我来!”

七指神睹起身走出洞口向东北方一大片高逾百丈的冰壁一指,对柏青青说道:

罢馄叽蟊谥螅褂幸黄闲”冢谏显溆芯鸥龆纯冢俏蚁欣炊铰恃┽舯埽胨程烊弧爰尤斯げ贾玫摹殴笳蟆耗愦幼竺娴谒母龆纯诮耄灰芄煌ü渲械幕匦跃叮憧勺猿鲅┥剑揖辉偌幼枥埂7裨蛭乙裁┓鹈咳展└秤糜铮氲雀鹆酱耍俜拍愠隼矗舜说泵娑灾省!

柏青青何尝不知道若凭武功硬抗,自己绝非七指神姥敌手。闯闯什么“九宫玄冰大阵”,总较容易,遂对七指神姥点头说道:“晚辈遵命一试‘九宫玄冰大阵’奥秘;但我如闯不出阵,却不劳供给什么食用御寒之物。”说完,微一施礼,便向东北方纵去。但在纵起之时,仿佛看见侍立七指神姥身边的冉冰玉,向自己微伸右手三指。因不明其意,也未放在心上。

转过那片高大冰壁,果如七指神姥之言,还有一片较小冰壁,壁上凿有九个三四尺方圆,形势完全一样的洞口?柏青青如言自左面第四个洞口进入,只觉得洞口路径极其曲折迂回,而且颇似洞洞相通。走了好大半天,才出洞外,周外却是无数差不多形式的冰山雪谷。

山谷之间根本就没有道路可寻,柏青青翻过一山又是一山,越过一谷又是一谷。冰天雪地之中,四顾茫茫,方向途径均无从辨别。也不知走离七指神姥师徒所居的玄冰峪多远,但始终走不出去,把个玄衣龙女柏青青就这样地困在了冰天雪海之内。但每日均有一只雪拂,远远现身发啸,留下一点食粮,或是兽皮等御寒之物。不等柏青青赶到近前,便自电疾逸去,不知所往。柏青青除了在自己所带的干粮吃完之后,才略取食物充饥以外,因自己内功火候业已炼到寒暑难侵,囊中灵药又多,御寒之物却始终任其弃置不用。

不提这位刚强任性的玄衣龙女,在七指神姥半天然、半人工的“九宫玄冰大阵”之中,辗转寻觅出路。且略表白庐山冷云谷万里西来的魏无双、葛龙骧及小摩勒杜人龙三人。三人均因顾虑柏青青满腔急怒与妒火情仇之下,容易过分开罪七指神姥,以致弄得难以收拾,故而昼夜兼程,往藏边大雪山玄冰峪猛赶。

葛龙骧在脚程上,早巳感觉出这位魏无双姐姐冷云谷三年隐居,不知得了师父、师母多少真传。一面奔驰,一面向魏无双叹道:“魏姐姐这三年以来,居留冷云谷洞天福地,不但从我师父、师母处获得不少武学精髓,便连容光方面,也比先前焕发不少。可见得一心湛然,万福自至,委实令人羡煞。小弟则功无寸立,技无寸进。如今竟连青妹也对我如此不肯相谅起来,还要劳动姐姐,万里奔波……”

言犹未了,魏无双瞟他一眼笑道:“这一趟大雪山万里奔波,虽然是奉了冷云仙子之命,但你这老姐姐也实出自愿来为你们一对欢喜冤家效劳,根本用不着对我加以奉承。你怎怪得着我那位玄衣龙女青青小妹?女孩儿家,本来就希望对方以十分的‘痴’报答自己一分的‘爱’。何况青妹与你,是经过多少折磨才月圆花好?居然让她亲眼看见你在幽谷之中,把一个年轻貌美的陌生女子抱在怀中,亲吻抚摸。当时不给你一把透骨神针,我已觉得玄衣龙女的气量太大。”

葛龙骧简直被这位俏皮透顶、舌利如刀的魏姐姐说得哭笑不得。

魏无双见他这般窘状,一笑又道:“不过青妹也稍嫌莽撞,她不会细心想想你平素的为人。譬如说昔日滇池渔舟,只风流未下流的一夕偎肌,贞关不破……”葛龙骧听这位风流放荡的魏姐姐,根本不管还有一个杜人龙在侧,竟把当年那一段香艳隐秘,畅言无忌。不由满面通红,赶紧插口叫道:“魏姐姐!小弟心乱如麻,请勿再加取笑。来来来,我们赛赛脚程,看你到底得了我师母冷云仙子多少心传秘授?”说话之间,一身功力已自尽量施为,快得如同一缕轻烟,在崇山峻岭之间,飘忽飞驰。魏无双微微一笑,翠袖轻扬,竟自与葛龙骧追了个肩肩相关。

耶位在天心七剑之中排行第五、徒负“小摩勒”之名的杜人龙,被葛龙骧、魏无双这一大展轻功,自然甩得落后甚远,心中暗暗不由好笑。转过一座岭角,前行葛、魏二人行踪忽杳,杜人龙不禁生疑:暗想自己脚程虽然稍慢,但三师兄及魏姐姐也不至于快到眨眼不见的这般地步。遂驻足打量四周,只见这座岭头颇高,前望数里均无人迹。心中不由越发起疑,自忖适才顶多不过被三师兄,魏姐姐甩下了里许之遥,难道这一转岭角,他们便会飞上天去?

眼前虽有一条极为深幽的大壑横阵,杜人龙断定葛,魏二人不会下壑。因为不仅葛龙骧心急赶往西藏大雪山,与玄衣龙女解释误会,中途无端不肯停留、就算当真发生要事,明知自己在后,必然出声招呼自己,不会不声不响地便自纵落、但葛、魏二人,突然无影无踪,除了双双驰下这条形势颇为险恶的幽壑之外,几乎别无其他解释。

杜人龙正在怀疑万端,思潮起伏之时,忽听得壑下传来一种怪声,绝似自己大哥虬髯昆仑杜人豪及二哥铁笔书生杜人杰,在这壑下呻吟呼救。起先还以为是耳中幻觉,后越听越像。杜人龙手足关怀,也不再理会其他,便自施展轻功,附葛攀藤,直下千寻幽壑。下到一半,那种怪异声息业已若有若无。杜人龙自然不肯中途罢休,把心一横,立意探出究竟。

到得壑底,怪声业已完全停止。杜人龙只得顺壑前行,但刚穿过一大片嵯峨怪石,便看见山壁之间有一松萝垂拂大洞,洞前一块大青石头上,盘坐着一个身穿惨绿色长袍,满头白发,面容狞厉的老妇。葛龙骧,魏无双也坐在离老妇身前约八九尺远的石上,各舒一掌与老妇的一只右掌凌空相对。

杜人龙一到,葛龙骧面上顿现惊容,魏无双也嘴角一动,还未来得及彼此招呼,绿袍老妇怪笑连声,左手屈指轻弹,一点五色彩光,便照准杜人龙面前电射而至。

原来葛龙骧因怕魏无双当着杜人龙肆无忌惮地谈那一段风流往事,遂假意比赛脚程,打断魏无双的话头。他如今功力,业已进到天心七剑之中数一数二。魏无双则三年来在冷云谷中亲受诸老训诲,冷云仙子并曾对她特垂青眼,加以传授,所得又多又高。见葛龙骧与自己比赛脚程,微微一笑,追了个电掣风飘,以致把小摩勒杜人龙甩得老远。

魏无双一面与葛龙骧并肩疾驰,一面笑道:“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龙弟弟,你我当年滇池渔舟的那一段常人绝办不到的风流韵事,可以质诸天地鬼神,而毫无愧色。你还总是遮遮掩掩,反而显得无私有弊则甚!”

葛龙骧剑眉微皱,苦笑答道:“姐姐原谅小弟心乱如麻……” 一言未了,俊脸之上,突然变色,因为此时已到那条幽壑,壑中传出一种怪声,葛龙骧听在耳内,太已惊心,分明是爱妻玄衣龙女柏青青在壑下颤声呼救,反反复复喊的就是“龙哥”二字。

恩爱夫妻,本已关怀,何况更在晦角天涯遍寻未获之下?葛龙骧声一入耳,根本就未曾考虑其他问题,便施展“凌空虚渡”神功,往幽壑之中一纵而下。魏无双何尝不曾听见这种异声?但在她耳内所闻又自不同,仿佛是自己亲手昧戮的七个淫浪弟子,凄声哭叫“风流教主还命来!”心中自然奇异。再加上葛龙骧当先纵落,怕他有所闪失,遂不及等待落后颇远的小摩勒杜人龙,也自随同下壑。

两人到得壑底,循声以寻,居然那种怪声并不是玄衣龙女的婉转呻吟,或魏无双七个孽徒的凄号索命,却是出自洞外大石上盘坐的绿袍老妇口内。

葛龙骧看清之后,心蓦地一惊、想起恩师曾经说过,有一种极高邪门武学名为“夺魄魔音”。这种魔音一经施展,能随各人心意,幻成最亲近或最畏怯等喜怒哀乐之声。定力稍若不坚,心神立时丧失,如醉如痴,任人摆布。眼前绿袍老妇口中所发,可能就是这种“夺魄魔音”。此人素不相识,看她年岁甚高,装束却颇为怪异,好瑞端地发声诱人下壑作甚?

绿袍老妇本在垂头盘坐,听二人到来,霍地猛一抬头,目光犹如两道冷电,在魏无双、葛龙骧脸上来回一扫,似因对方虽被自己所发魔音诱来,心神却未迷惑,有所诧异。

魏无双也看出这绿袍老妇难斗异常。彼此既无夙怨,能不结仇,自以不结仇为是。遂一拉葛龙骧,躬身施礼说道:“武林末学魏无双、葛龙骧,拜见前辈。”

绿袍老妇“哼”了一声,宛如枭鸣似的说道:“我在这幽壑之中,整整四十三年未见外人,好不容易才遇见你们两人。既然自称武林末学,向你们打听两个人物,不知你们知否?”

魏无双含笑说道:“前辈旧友何人?若有所知,无不奉告。”

绿袍老妇怪眼一翻,目光深注魏无双,冷冷说道:“第一个我要问的是玉簪仙子。”

魏无双听这绿袍老妇,居然问起东诲神尼未归佛门以前的江湖行道之名,而且目中隐蕴凶光,不由好生诧异。见葛龙骧嘴角欲动,生怕他万一答言不当,惹出无谓麻烦,遂抢先说道:“玉簪仙子久谢江湖,闻说已归佛门,但不知禅栖何处,前辈要问的第二位是淮呢?”

绿袍老妇冷笑一声说道:“我在你眼光之中,看出所言不实。那葛姓少年也还有话想说未说。在我面前想弄玄虚,莫非自讨苦吃?”

葛龙骧见这绿袍老妇,语气态度均颇凶横,不由剑眉双挑,朗声叫道:“前辈与玉簪仙子纵有不共戴天之仇,也当了结。她老人家近四十年来,在东海觉罗岛坐参苦禅,人称东海神尼,三年以前,便已功德圆满……”

绿袍老妇不等葛龙骧话完,凄声怒吼,急急问道:“玉簪仙子居然会归入佛门?她——她——死了么?”

葛龙骧合掌躬身向西一拜,说道:“神尼勘透真如,已归极乐。”

绿袍老妇“哼”了一声,眼角隐含泪光,点头切齿说道:“死了一个,还——还有一个!”

葛龙骧这时见绿袍老妇对东海神尼衔恨甚切,判断出此人来历不正,不愿过分执礼谦恭。一拉魏无双,就老妇身前八九尺远的一块大石之上坐下,岸然问道:“前辈名号,先请见告。”

绿袍老妇听葛龙骧问到自己名号,面容从凄苦之中转回凶狞,冷笑连声说道:“我昔年立有规例,必须能接得住我一掌之人,方告名号。你真愿意问么?”

葛龙骧、魏无双这回几乎是同时答话:“葛龙骧、魏无双敢问敢当,前辈请尽管发掌吧!”

绿袍老妇那既凶且冷的目光,又复扫视二人一遍,冷笑几声说道:“我还有话要问,先不得不给你们一点便宜‘只以五成真力发掌,你们联手相接吧:”说完,右掌一舒,缓缓推出。一股重如山岳的无形劲气,便向二人涌到。葛龙胶默运神功,也以右掌一推.硬把对方慢慢逼来的无形劲气,中途遏阻。

绿袍老妇哪里料到这英武俊美少年,能有如此功力?真气一凝,劲力加到六成,葛龙骧依旧神色自若,绿袍老妇眉头略皱,暗地再加一成劲力,葛龙骧身躯一晃,右掌略缩,赶紧猛聚师门绝学“乾清罡气”,又复遏阻敌势。

老妇见自己七成真力尚制服不了这年轻后辈,羞怒之念一生。怜才之意遂减,阴阴长笑说道:“少年人真算难得,我索性考考你到底有多大功力?”满头白发一飘,右掌连推三次,葛龙骧右臂渐往里弯,额上已见汗渍。

魏无双知道这绿袍老妇果然厉害,不敢再让葛龙骧逞强,也自一舒右掌,加上一股潜力、葛龙骧如释重负,暗自把真气略为凋匀,与魏无双合力遏阻对方掌风,不令前进一步。正在这算是接住对方一掌、准备请教绿袍老妇名号之时,小摩勒杜人龙自己寻到。

绿袍老妇正自无法下场,见又有人到,念头一动。左手屈指轻弹,一点彩光,便向杜人龙面门飞去。杜人龙见这绿袍老妇好不讲理,才一见面,就对自己突然下手。默运师门绝技“七步追魂”,劈空一掌,便向那点彩光击去。

那点彩光来势虽快,却似不堪一击、杜人龙掌风到处,“波”的一声,彩光便被击爆,化作一团淡淡彩烟。那彩烟中心虽被“七步追魂”掌力冲破,变成五色轻丝,随风飞散,但四围却反而往中一兜。杜人龙立时感觉到有一股异香人鼻,知道不妙,脑际一昏,便自晕倒。

这时绿袍老妇因所发真力加到九成,葛、魏二人依然仍可相抗,不愿久耗,已自收掌.葛龙骧遂抢步赶过,把杜人龙抱起,欲以囊中灵药救治。

绿袍老妇森然一笑说道:“他已中了‘销骨五云丹’,非我门解药不可,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答完我问话再说。”

葛龙骧俊目闪光,冷冷答道:“别说是什么‘销骨五云丹’,就算是黑天狐宇文屏的‘万毒蛇浆’,葛龙骧一样能救。你见面之下骤发毒手,已失前辈风仪,但因有言在先,知所必答。要问哪位人物快问,我们不愿多奉陪了。”说罢,便自身旁药囊之中,取出一粒当代神医龙门医隐以干岁鹤涎及朱藤仙果合炼的半红半白解毒灵丹,塞入杜人龙口内,并用半瓶益元玉露喂他慢慢化下。绿袍老妇似乎不信葛龙骧能冶自己所发“销骨五云丹”之毒,但片刻过后,见杜人龙居然醒转,眉头微皱,方想发话,魏无双却已笑道:“魏无双自这种‘销骨五云丹’的名称之上,已然知道前辈就是昔年的勾魂玉女绿发仙人崔妙妙。灵山幽谷,曾几何时,绿鬓红颜化作了鸡皮鹤发!以前辈之功力应不致如此,无非嗔心未退,意气催人、可知道昔年与前辈同时行道的诸、葛,双奇,如今仍然保持着绝世丰神、驻颜不老么?”

绿袍老妇静听魏无双说话,脸上神色屡变,听到末后数语,矍然问道:“你们与堵一涵、葛青霜有何关联?他们还是像四十年前一般的神仙眷属?”

魏无双含笑答道:“我这位龙弟弟是不老神仙的得意弟子,魏无双则曾叨冷云仙子恩光,略获传授。尘世光阴,虽然百年弹指,但诸、葛两位老人家却因久泯名利之念万事无争,再加上修持有素,功力精深,到如今依然是绿发朱颜的神仙眷属。龙弟弟,你且把你师门绝艺“弹指神通”,显露一手给崔老前辈看看。”

葛龙骧知道魏无双既认出对方来历,此语必有深意。遂默运“乾清罡气”,助长“弹指神通”威势,以九成功力屈指一弹。八九尺外,岩壁之间一根极为坚韧的粗长藤蔓,竟自应指而断。

洞口盘坐的绿发仙人崔妙妙,认出葛龙骧所发“弹指神通”,正是不老神仙诸一涵的独门家数,但也颇为惊异葛龙骧年纪轻轻,居然能有如此精纯功力,喟然一叹说道:“当年天下武林中人,全不谅解我的一件无心之恶,竟集众威迫我自尽谢罪。只有不老神仙,冷云仙子夫妇力排众议,仗义直言,才罚我在这小相岭深谷之中,立誓不出人世。数十年谷中幽居,想来想去,这口恶气委实难消。我虽立誓不出谷中,难道不能邀他们来到谷中一斗?我恨之最切的共有两人,但屡次用魔音诱人下谷探询,均答以江湖之中久不闻此二人讯息、今日你们既已告知我玉簪贼婢死去,又是昔日对我有恩的诸,葛双奇弟子,崔妙妙绝不对你们存有恶意。只请告诉我另一深仇踪迹,倘能再代我传上一信,便深感大德,必有以报的了。”

葛龙骧对这位勾魂玉女绿发仙人崔妙妙的事迹,虽不了解,但仅从这外号看来,昔年必是一位风姿绝代人物,魏无双则因出身邪教,曾听乃师天欲真人说过这一段往事的大概情形。知道崔妙妙当年曾以绝世容光,诱得一位武林大侠,磨尽壮志雄心,甘伺眼波,终于背叛师门,死在石榴裙下。那位武林大侠的师门长者,遂纠合群雄,逼令崔妙妙自尽谢罪。诸、葛双奇则因崔妙妙平素既少恶迹,此次也是出于男女双方情爱过浓,亦非有意为恶,才出面讲情。由崔妙妙立誓幽居,不履尘世,而了却此事。

这时听崔妙妙要打听另外一个她所痛恨之人,魏无双依然含笑答道:“魏无双等早已有言,知无不告。崔老前辈的第二位仇家是谁?”

勾魂玉女绿发仙人崔妙妙脸上闪现出一种奇异光辉,眉目之间深笼极度愤怒,发齿说道:“是我嫡亲胞姐——‘雪衣神婆崔逸’”。这六字太陌生,葛、魏两人仿佛耳中从未听过。

崔妙妙一看二人神色,便又微喟一声说道:“我这胞姐太已冷酷无情。以她那身绝世功力,当年若肯稍加援手,我何至在这小相岭幽谷之中,独受凄凉达四十多年之久?看你们情形,目前想是不知。倘万一江湖行道相遇之时,请代为传语,约她来此一会,崔妙妙便感激不尽了。”

魏无双、葛龙骧均是性情中人,见崔妙妙说话神情凄苦已极,不由暗想这样一位老人,独居幽谷之中四十余年.从绿发朱颜变成鸡皮鹤发,委实可怜。昔年一件无心之失,理应足以抵偿。所以几乎同声问道:“崔老前辈所立是何誓言?竟致四十余年不出幽谷。”

崔妙妙双睛微闭,好似回亿无穷往事”少顷过后.徐徐睁目说道:“当年誓言,是玉簪仙子所撰,要我当众朗读。

崔妙妙摇头说道:“那誓言是:‘泰山之石不倒.东海之水不干.我便不能重履尘世!’清想泰山何时才倒?东晦万载不干!虽承你们一片好心,但这种恶言也是永世难解的了。”

葛龙骧闻言之后,也为之长嗟。但魏无双妙目一转,却向崔妙妙笑道:“崔老前辈且放宽心,晚辈等因身有急事,目下必须告辞;但半年之内,必然来此,为老前辈设法解除此誓。”

崔妙妙似听如此重誓,魏无双仍然自称能解,不由惊奇得“哦”了一声,说道:“看你们根骨气质,虽然是瑶池仙品一流,门户宗派亦高。但绝不会旋转乾坤,有推倒泰山、煮干东海之术。”

魏无双笑道:“晚辈虽然年轻,但绝不轻于然诺。老前辈且再明心见性地苦修半年,或者不等我们来此,誓言便会自解,晚辈等就此告别。”

崔妙妙此时脸上的凶戾之气,业已化作了一片祥和,含笑说道:“彼此风萍相聚,颇有因缘。我独居幽谷,身无长物,且各赠昔年所用的‘销骨五云丹’一粒,此丹虽非你们正派名门弟子所愿应用,但一旦急难临头,以之对付异派凶邪,却定然出其不意,或可收莫大效果。”

魏无双、葛龙骧称谢接过。小摩勒杜人龙则因一见崔妙妙之面,就挨了这“销骨五云丹”一下,此时面上犹有愤色,站在一旁,并末伸手、魏无双见状,代他接过,向崔妙妙躬身施礼作别。

三人上谷以后,记清周围形势,仍向西藏大雪山疾驰、杜人龙却向魏无双问道:“魏姐姐,我倒要看看你在半年之内,怎样把泰山推倒、东海填平,去向那老妖婆交代?”

魏无双笑道:“我不但到时准能办到,并已对崔妙妙暗透禅机。或者她先期脱困,也说不定。反正途中无事,龙弟弟与杜师弟且各凭聪明才智,猜猜我怎样替崔妙妙解除此重誓?”

杜人龙皱眉苦思,久久未得。葛龙骧却从魏无双“暗透禅机”四字,想到她要崔妙妙再明心见性地苦修半年之语,心头豁然一悟,口中吟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杜人龙也自欢然叫道:“三师兄猜得对,玉簪仙子不过为这崔妙妙打了一个禅机,泰山何曾有石?东海又哪里有水?”

魏无双摇头笑道:“你们参了半天禅理,仅是皮毛。非但泰山有石,东诲亦自有水。不过石非此石,水非此水而已。”

葛龙骧知道魏无双冷云谷居留三年,不但武功大有成就,连心性修持也进境不小,含笑问道:“小弟等灵光已昧,且请姐姐当头棒喝!”

魏无双道:“我在未听崔妙妙说出誓言之前,就奇怪以东海神尼前身玉簪仙子为人,怎会逼着她起甚毒誓?但一听誓言,略为参详,便知玉簪仙子对这崔妙妙,实在是有意成全。誓言之内的泰山之石,指她心头恶念,东海之水则指她往昔邪行。只要她能潜修苦炼,明心见性,把恶念邪行除若山石之崩,涤如海水之逝,还得湛净洁白之身,随时均可重新做人。可笑的是这位崔老前辈,徒费四十多年光阴,竟未参透此旨。把绿发朱颜,凋敝在嗔念仇火之上。”

葛龙骧觉得魏无双这种解释,确实比自己所想的菩提无树、明镜非台,更高一层,不由钦佩无已。

自此以后,途中未再出事,餐风露宿,昼夜枉驰。葛龙骧在望见大雪山的皑皑白景之后,心头便自加深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还是难过的滋味。他们三人同行,互相汁议研究,自然比玄衣龙女柏青青独闯稍好。入山并不太久,便即找到玄冰峪左近。

那知七指神姥自他们一入大雪山,不但又获所豢灵兽密报,并在暗中亲自加以察看,觉得葛龙骧神仪朗彻,器宇翩翩,内外功行均达上乘境界,自己总不能叫一个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爱徒冉冰玉,在这冰天雪地之间永伴自己。女孩儿家,终要有个良好归宿。他们既在天心谷幽壑之中,有了像柏青青所说的接唇偎抱的肌肤之亲,自己何不就势稍加压力?爱徒不嫁此人,天下哪里去找更好的男子?主意既定,暗中遂加安排。回到玄冰峪中,立命冉冰玉开始在自己师徒习练“冰魄神功”的后洞“水晶界”之中,静坐一月。说是要传授她“冰魄神功”之内的最厉害手法“冻髓搜魂”。其实只是把她支开,好让自己对付万里西来的三位年轻人物。

魏无双、葛龙骧、杜人龙三人,好不容易地找到玄冰峪内。但一进峪口,便看见四只雪拂抬着一张五色异草所织的软席,席上坐着一个不怒而威,神情冷峻异常,身着银色长衣,白发盈头的红颜老妇。

三人均未见过七指神姥,但葛龙骧认得那形似巨猿的通灵雪佛。见兽知人,一整衣冠,便以后辈之礼,恭谨下拜说道:“衡山涵青阁不老神仙门下弟子葛龙骧,拜见老前辈。请问拙荆柏青青可曾到此烦渎?”

魏无双在一旁却越看这七指神姥越觉得面相好熟,但苦思不出是在何处见过。如今听葛龙骧一开口便问柏青青,心中不禁暗自点头赞许。

七指神姥长眉微扬,用冷得像四周冰雪也似的声音答道:“衡山洒青阁不老神仙?你以为拿堵一涵这点名头就唬得住我么?”

葛龙骧见七指神姥如此语意神情,倒真弄得不知怎样应答才好。

魏无双裣衽施礼,和声笑道:“身受师恩,无时或忘,原属武林大义,尤其是拜谒尊长之时,不通宗派,岂非失礼?晚辈魏无双,奉冷云谷葛仙子之命,致候神姥,并请对后辈无知之处多加凉宥。”

七措神姥“哼”了一声,这才答复葛龙骧先前所问说道:“柏青青之女业已早来,现正困在我的‘九宫玄冰大阵,之中。你要见她么?”

葛龙骧觉得这位七指神姥,一开始就不容分说的满含敌意,如今又听说爱妻被困,不由两道剑眉几度轩扬,但终于按下一口盛气,依旧躬身答道:“晚辈便为拙荆万里远来,别说是被困阵法之中,就算是剑树刀山,何辞一往?”

七指神姥眼皮微翻,冷电似的光芒,在葛龙骧脸上来回一扫,说道:“我这边荒老妇,依着天然冰雪,再稍加人工布置的浅俗阵法,当然不在你这名门弟子眼内。”接着用手往东北方一指说道:“转过这片高大冰壁,还有一片凿有九个洞口的较小冰壁,便是我所谓的‘九宫玄冰大阵,。柏青青便在阵中,你要去自去。”

葛龙骥自天心谷平地生波,这些时来,魂牵梦萦,想煞爱妻容颜。一听柏青青就在阵内,根本就未考虑其他,肩头一晃,飘身便是四五丈远,往那东北方高大冰壁扑去。但他找到“九宫玄冰大阵’入口时,是从右面第一个洞门进入,不但同样为这种自然奥秘所述,与玄衣龙女柏青青咫尺天涯,无法相会、并因所闯,无巧不巧地是这九宫之中的惟一“死门”,几乎骨髓成冰,葬身一片雪海之内。

葛龙骧当局者迷,魏无双、杜人龙却旁观者清,觉得这“九宫玄冰大阵”既然困得住玄衣龙女,奇幻可知。葛龙骧冒冒失失地抢人阵中,不知有无差错?

七指神姥则因葛龙骧身形一杳,便换了一副和蔼颜色.含笑说道:“魏姑娘与这位小侠,洞内待茶。”魏无双此时也未猜透,主人忽冷忽热,所为何来?代杜人龙通名之后,便随着七指神姥进入她所居洞内。

落座以后,雪佛献上一种乳白色的美酒,清香宜人、七指神姥举杯属客,魏无双、杜人龙人口一尝,香冽异常,但冰凉得几乎令人齿舌皆颤。正在诧异冰天雪地之中,何以不用热酒,七指神姥已自笑道:“我师徒久居此间,以冰雪练功,业已习惯酷冷。你们系自中原远来,老妇特地各敬杯回春雪酒,以祛寒威,此刻好些了吗?”

魏无双、杜人龙本来正觉得洞内似较外面更冷,但那小小一杯雪酒下喉以后,即有一股温和热力自心头散布,充沛周身。便不运内功相抗,对彻骨寒威,亦无所怖。魏无双谢达厚赐,便即笑问七指神姥,冉冰玉想已返藏,是否业已报知天心谷之事真相?

七指神姥点头示意冉冰玉已回,并含笑反问魏无双道:“老妇请问魏姑娘,葛龙骧虽因心切救人,才不恤小节,但我徒儿经他这样肌肤相亲,并传扬江湖之中,多人知晓,是否对将来……”

魏无双何等聪明,早就觉得七指神姥忽温忽厉的神情可疑,再略为寻思话中含意,恍然顿悟。不等七指神姥话完,便自皱眉扼腕说道:“晚辈已知老前辈用意,但极好一桩美事,却因一上来步骤走错,恐怕还要大费周折。”七指神姥方自瞠目不知所谓,魏无双又已说道:“我这两位师弟妹,均是一身傲骨,只可以情义相动,不可以威势相迫。尤其是青青师妹,刚强更甚。被困‘九宫玄冰大阵’之中这么久,恐怕极难对此事点头。而葛师弟心中本已觉得愧对爱妻,此事如非由青青师妹主动,则无疑定必谢绝老前辈美意。”

七指神姥面上笑容一收,冷冷说道:“他们自命清高,难道我徒儿的终身就从此断送了么?”

魏无双心想,无怪武林传言,都说这七指神姥难缠、既知天心谷一段旖旎风光,是葛龙骧急欲救人的权宜之举,却仍以此事斤斤于口作甚?因曾从葛龙骧口中听出他对冉冰玉不但衔恩,印象亦好,心头一转,含笑答道:“此事虽然甚难,魏无双仍愿尽力玉成这一段良缘。但请老前辈须认明此事本质,我葛师弟绝非轻薄之徒。他不过是因昔日大雪山中衔恩图报,才不顾一切地救治令高徒冉姑娘,而致引起自己爱妻的莫大误会。”说到此处,侧对杜人龙笑道:“杜师弟,老前辈心意,你也应已知晓、且在此间等待.我要到‘九宫玄冰大阵,之中,先与你青青师姐一谈,看看她对此事如何看法?”

七指神姥因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冰山雪谷之中,若不知路径,找人甚难,遂命每日与柏青青送食物的一只雪佛为魏无双引道。

玄衣龙女柏青青被困在冰山雪谷之中,为时已久。起初未免盛气难平,但毕竟久经艰险,在四方硬闯均告失败以后,竟然索性把此事暂时撇开,就在这“九宫玄冰大阵”之内,像平日一样,静心参究自己的少阳神功与璇玑剑法、她一身内功锻炼,已然能耐酷暑严寒,而少阳神功又是一种纯阳绝学。并因这阴阳冷热的相克之理,练来竟比平日习练之时更为精进。

魏无双一到,柏青青不由大感意外。她当初与谷飞英落入黑天孤宇文屏手中.被点天残重穴以后,自忖必死:但由于魏无双假意与宇文屏亲近,而对她们悉心照料维护之故,终于在黄山论剑时得庆重生,心内自然始终对这位姐姐感激到了极处。所以一见魏无双之下,妙目凝光,拉住她双手笑道:“魏姐姐,你怎么不在冷云谷中参究上乘功课,万里西来,又是为了我么?”

魏无双仔细打量玄衣龙女,看出她因误会葛龙骧薄幸负义,伤心断肠而引起的憔悴之色,不由楼住柏青青香肩,轻叹一声说道:“常言道,‘欲成好事总多磨’,而你们却是‘已成好事复磨!,可知道你这位姐姐万里西为,连我那龙弟弟也被困入这‘九宫玄冰大阵’之内、你们还未见面么?”

柏青青此时何尝不知道冉冰玉所说乃是实话,但一来尚不明白葛龙骧既然问心无愧,何以在自己出声责讯之时不理不睬?当姥举杯属客,魏无双、杜人龙人口一尝,香冽异常,但冰凉得几乎令人齿舌皆颤。正在诧异冰天雪地之中,何以不用热酒,七指神姥已自笑道:“我师徒久居此间,以冰雪练功,业已习惯酷冷。你们系自中原远来,老妇特地各敬杯回春雪酒,以祛寒威,此刻好些了吗?”

魏无双、杜人龙本来正觉得洞内似较外面更冷,但那小小一杯雪酒下喉以后,即有一股温和热力自心头散布,充沛周身‘便不运内功相抗,对彻骨寒威,亦无所怖。魏无双谢达厚赐,便即笑问七指神姥,冉冰玉想已返藏,是否业已报知天心谷之事真相? 七指神姥点头示意冉冰玉已回,并含笑反问魏无双道:“老妇请问魏姑娘,葛龙骧虽因心切救人.才不恤小节,但我徒儿经他这样肌肤相亲,并传扬江湖之中,多人知晓,是否对将来……”

魏无双何等聪明,早就觉得七指神姥忽温忽厉的神情可疑,再略为寻思话中含意,恍然顿悟。不等七指神姥话完,便自皱眉扼腕说道:“晚辈已知老前辈用意,但极好一桩美事,却因一上来步骤走错,恐怕还要大费周折,”七指神姥方自瞠目不知所谓,魏无双又已说道:“我这两位师弟妹,均是一身傲骨,只可以情义相动,不可以威势相迫。尤其是青青师妹,刚强更甚。被困‘九宫玄冰大阵’之中这么久,恐怕极难对此事点头。而葛师弟心中本已觉得愧对爱妻,此事如非由青青师妹主动,则无疑定必谢绝老前辈美意。”

七指神姥面上笑容一收,冷冷晓道:“他们自命清高,难道我徒儿的终身就从此断送了么?”

魏无双心想,无怪武林传言,都说这七指神姥难缠、既知天心谷一段旖旎风光,是葛龙骧急欲救人的权宜之举,却仍以此事斤斤于口作甚?因曾从葛龙骧口中听出他对冉冰玉不但衔恩,印象亦好,心头一转,含笑答道:“此事虽然甚难,魏无双仍愿尽力玉成这一段良缘;但请老前辈须认明此事本质,我葛师弟绝非轻薄之徒、他不过是因昔日大雪山中衔恩图报,才不顾一切地救冶令高徒冉姑娘.而致引起自己爱妻的莫大误会、”说到此处,侧对杜人龙笑道:“杜师弟,老前辈心意,你也应已知晓、且在此间等待.我要到‘九宫玄冰大阵,之中,先与你青青师姐一谈,看看她对此事如何看法?”

七指神姥因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冰山雪谷之中,若不知路径,找人甚难,遂命每日与柏青青送食物的——只雪佛为魏无双引道。

玄衣龙女柏青青被困在冰山雪谷之中,为时已久.起初未免盛气难平,但毕竟久经艰险,在四方硬闯均告失败以后,竟然索性把此事暂时撇开,就在这“九宫玄冰大阵”之内,像平日一样,静心参究自己的少阳神功与璇玑剑法、她一身内功锻炼,已然能耐酷暑严寒,而少阳神功又是一种纯阳绝学。并因这阴阳冷热的相克之理,练来竟比平日习练之时更为精进。

魏无双一到,柏青青不由大感意外。她当初与谷飞英落入黑天孤宇文屏手中.被点天残重穴以后,自忖必死:但由于魏无双假意与宇文屏亲近,而对她们悉心照料维护之故,终于在黄山论剑时得庆重生,心内自然始终对这位姐蛆感激到/极处。所以一见魏无双之下,妙目凝光,拉住她双手笑道: 拔航憬悖阍趺床辉诶湓乒戎胁尉可铣斯危蚶镂骼矗质俏宋颐矗俊

魏无双仔细打量玄衣龙女,看出她因误会葛龙骧薄幸负义,伤心断肠而引起的憔悴之色,不由楼住柏青青香肩.轻叹一声说道:“常言道,欲成好事总多磨’,而你们却是‘已成好事复多磨!,可知道你这位姐姐万里西为,连我那龙弟弟也被困人这,九宫玄冰大阵’之内、你们还未见面么?”

柏青青此时何尝不知道冉冰玉所说乃是实话,但一来尚不明白葛龙骧既然问心无愧,何以在自己出声责讯之时不理不睬?当时倘一稍加解释,岂非一天云雾皆散,哪里引得起如许风波?二来女孩儿家的自尊心特强,纵然明知误会,也照样要等对方来向自己认错赔礼,所以嘴角微撇,向魏无双凄然笑道:“姐姐上次在黄山始信峰顶对我的恩情,小妹业已深铭肺腑。如今竟又劳你远来,心内实在难安。你既然能够找得到我,想已知晓路径。我们先出了这老妖婆的什么‘九宫玄冰大阵’,再谈其他好么?”

魏无双见柏青青只对自己感激,分明听到葛龙骧也陷身阵中,却连一字未提,知道她余愤犹存,微笑答道:“这‘九宫玄冰大阵’,妙用不在九宫八卦等奇门生克,而在于这万古未化的无边冰雪,所以才困得住龙弟弟和你。我也不知道出入之法,是七指神姥命所豢灵兽雪佛引来相见。青妹既欲先出此阵,我招呼雪拂领路如何?”

柏青青秀眉微挑,摇头说道:“哪个这样没出息,要仗老妖婆畜类之力?……”活犹未了,想起大有语病,不由玉颊微红,向魏无双笑道:“小妹口不择言,姐姐不要怪我。咦,老妖婆命她那孽畜把姐姐引来则甚?”

魏无双笑道:“此事太已凑巧。在未明事实真相以前,本来任何人也会与你同一想法,所以不能怪你误会,但七指神姥认为经你这样一闹,她徒弟冉冰五今后清名有玷,难以洗刷,却也不无道理。我先问你,那冉冰玉人品如何?”

柏青青尚不明魏无双话中含意,点头答道:“冷艳高华,比我美得多了。”

魏无双笑道:“此事弄得双方均自难以下台,七指神姥想令她徒弟也嫁给我龙弟弟,来个双风伴凰,化一桩无谓误会为百世良缘。你若能委屈点头,我再找龙弟弟说去。”

柏青青真未想到七指神姥会有这种意思,柳眉一剔,应声答道:“在葛龙骧未能完全证明天心谷之事,毫无暖昧成分以前,小妹根本就不认他是我丈夫,姐姐问我这些干什么?”

魏无双自微微一笑,柏青青又已说道:“再说一句老实话除了魏姐姐你甘心下嫁,小妹自愿侍奉以外……”

魏无双听玄衣龙女竟然扯到自己头上,遂打断她话头笑道:“青妹这样说法,我也不必找龙弟弟了。你且仍在此间,再忍受些委屈,容我研究一个善了之策要。”

柏青青这些日来,在冰天雪地之中,苦习少阳神功,阴极阳生,大有进境,除了心中那件莫大愤怒之外,并不以此为苦。听魏无双叫自己委屈些时,只含笑看了魏无双一眼,妙目垂帘,竟在冰崖凹洞之内,又复悄然入定。

魏无双知道女子本来善妒,何况彼此尚在敌对情形之下,柏青青怎会答允此事?只得召来灵佛引路,回转玄冰峪,并边行边自琢磨,如何才能打破目前僵局。

魏无双身形杳后,在冰崖凹洞之内静坐入定的玄衣龙女柏青青,忽然听到身前有人叫了一声:“柏姐姐!”心中暗诧魏无双刚走,怎地又有人来?妙日微睁,不由更觉愕然。面前俏生生地站着一位高华冷艳。美绝天人的白衣少女,正是七指神姥的弟子冉冰玉。

原来冉冰五在后洞静静用功两三日后,忽然觉得恩师何以要自己在这“水晶界”中静坐一月?越想越觉可疑,终于偷偷掩往前洞,恰好听到七指神姥与魏无双的一番谈话。冉冰玉虽然涉世未深,并对那位武功卓绝、丰神潇洒的葛龙骧,颇具好感,但也觉得恩师这种乘人于危,强行逼迫的“霸王硬上弓”做法,太不妥当。

她自昔日龙门医隐率领葛龙骧、柏青青大雪山求药,暗晤一面以后,便对玄衣龙女的倜傥英姿,颇为心折。如今心头暗转,照恩师如此做法,不管演变到何种程度,自己均将由清白无辜而落人有意勾引葛龙骧的嫌疑之内,这位玄衣龙女柏姐姐,更必对自己衔恨入骨、葛龙骧则更不是世俗的见色忘义之辈。弄到后来,不但恩师那种想法必然成虚,甚至闹成武林中一件难解之仇,也说不定。

冉冰玉人如其名,品洁如玉,方寸之间连半丝渣滓全无。想明白恩师做法不当以后,立即悄悄掩往“九宫玄冰大阵”,进入左面第四个洞口。

魏无双刚走,冉冰玉恰恰赶到。一声颇为亲切的“柏姐姐”,叫醒玄衣龙女,跟着便是坦白无私的尽情倾吐。她心无愧怍,说来自然一片纯真,再加上那副极惹人怜的绝吐容光,真强过七指神姥的压力不知多少。

柏青青静静听完,拉住冉冰玉一双纤手笑道:“柏青青绝不是善妒之人,我且托大叫你一声玉妹妹。昔日大雪山求药,你已对葛龙骧有赠药复容及相助却敌大德,再加上龙门山中的一段巧合因缘,本来便由柏青青主动为葛龙骧万里求婚,也无不可。但尊师七指神姥老前辈,倚仗绝世武功及这种人工,天然的双重险阻,对我加以压力,却无法使人心服。虽然腐草流萤,难比中天皓月,但柏青青生平个性不畏强暴,偏要斗斗这位盖世奇人。这样如何?我们把恩、仇二字分开来谈,我们交我们的手帕之交,与你师父则另作别论。玉妹妹天姿国色,我见犹怜。只要七指神姥老前辈对这无端禁我月余之事有了交代,龙门山天心小筑之中,柏青青定为拙夫,以十二万分的诚心,恭请鸾轩下降!”

冉冰玉睁着两只澄澈无比的大眼看着玄衣龙女笑道:“嫁人有什么好处?我真不懂我师父为什么要有那种想法?不过小妹自昔年一面之后,便对姐姐景慕已极,才趁有事川边,特地跑趟洛阳龙门,想去看你,姐姐既然不再怪我,你能不能不要怪我师父,免得我左右为难好么?”

说到后来,冉冰玉几乎是腻在玄衣龙女怀中,含泪而言。柏青青低首看着这样一位天真无邪的玉琢佳人,不由想到自己先前怀疑她品行不检之念,有点愧恧。轻抚她如云秀发。刚待启唇说话,冉冰五突然跃而起笑道:“我真糊涂,这些话应该先请姐姐与葛大哥出阵以后再谈,其实在姐姐人阵之时,小妹曾暗示你逢三向右便转,即可安然出阵。想是姐姐未曾注意,请随我来。”柏青青想起自己玄冰峪扑奔此处之时,冉冰玉果在七指神姥身后暗伸右手三指,颇足证明她对自己,果是始终均怀好意。

十来个转折过去,前面冰崖之上生着一株朱红雪莲。冉冰玉自幼生长此间,对攀援冰雪自具专长,手足并用地轻轻摘下,把莲实强行塞进柏青青口内,将花瓣交在她手中笑道:“当初小妹不知道姐姐内功业已练到能耐酷暑严寒的境界,所以想你如照我暗示行走,一定会发现这株朱红雪莲。只要能够服下莲实,不但不怯四外寒威,并对本身的真力武功也颇大有助益呢。”

柏青青口中莲实,化为一股清香玉液人腹以后,顿觉阳和之气弥漫周身,便不运内功,也不觉得四外的万年积雪能有多冷。昔年为葛龙镶求药复容,几乎踏遍大雪山中,若非雪塌冰坍,经历奇险,巧遇冉冰玉赠药,几乎连一株千年雪莲也找到,何况这种功效更强的朱红雪莲?知道别说所服莲实妙用无方,就是这几瓣花瓣,也都是疗冶重伤奇毒的起死回生无上妙花、满怀感激地深深看了冉冰玉一眼,把那些朱红花办仔细藏入药囊,便自双双走出原来人口之处。

因这“九宫玄冰大阵”洞洞均不相连通,冉冰玉带着这位化嫌修好的柏青青一边找了六洞,均未见葛龙骧丝毫踪影,心头猛地激灵灵一个寒颤,暗叫不好、向柏青青秀眉紧皱说道:“这‘九宫玄冰大阵’,只仗着天然形势完全相似的冰山雪谷,难以分辨方向,困住入阵之人,并无其他凶险。但右边第一个洞口,却是阵内的惟一‘死门’,因为此洞不同于其他诸洞,其中是条深达千里的天然幽谷,并因谷中每逢朔望,会在子午两时产生一种几乎无法抗拒的‘子午寒潮’,倘若不知底细之人,妄入此洞,再恰巧遇上‘子午寒潮’,以为只是普通冷风,不知趋避,欲以内功纯阳之气相抗,则不消半个时辰,便可能冻得骨髓成冰,葬身雪海之内。我们连搜六宫,不见葛大哥丝毫踪影,他不要无巧不巧地跑到右边第一个洞的‘死门’之内去了。”

柏青青此时因从冉冰玉身上看出事实真相,对于葛龙骧,除了尚不明白他何以当时不加解释以致弄出这么多事以外,已不存丝毫恨念。听说到“九宫玄冰大阵”之中,尚有如此险境,自然关心爱侣,急声问道:“你葛大哥何时人阵?我被困已久,未记时日,不知距离朔望还有几天?”

冉冰玉因葛龙骧。魏无双、杜人龙等人是昨夜到此,立即入阵,如今听柏青青问起时日,一想之下,当夜正是九月初一。倘若他真人此洞,却正好遇上半月一次的“子午寒潮”。不由惊魂皆颤,拉着柏青青便往右边第一个洞中急急蹿去。

柏青青因冉冰玉神色剧变,猜出事情不妙。芳心之内,当然更是一阵腾腾乱跳。

冉冰玉幼居雪山,练的又是“冰魄神功”一类武学,自然不怯寒威。柏青青则仗着适才服过朱红雪莲实,只觉得入洞未几便即遍体生寒,比起别洞似乎冷得多多。她哪里知道,“子午寒潮”退去不久,余威尚未尽泯。常人到此,业已难耐奇寒,可能早已冻死。

此处形势也与别洞迥异,两边全是陡立千仞的刺天冰峰,中间一条丈许幽谷,终年冻云弥漫,不见阳光,冰壁整个都成了玄色、冉冰玉边行边自四外注目,但行约十里开外,仍然未曾发现葛龙骧的丝毫踪影,柏青青芳心之内更如小鹿乱撞,但转过一座冰峰,突然惨叫一声,望后便倒、冉冰玉赶紧扶住,她不知柏育青何故突然晕倒,还以为是禁不住谷内严寒,急忙又喂柏青青一粒御寒灵药“回春丹”,并替她略为推拿抚拍。

柏青青悠悠醒转,一声悲惨娇啼,宛如泣血杜鹃,巫峡哀猿,令人不忍卒闻,听来断肠、

倚在冉冰玉怀中,手指一片冰壁根际,颤声说道:“玉妹,你——你——料—得不——差!——他——他可能业——业已——葬身雪——雪海——之——内——”

冉冰玉闻言大惊,一面紧抱柏青青,一面向她手指之处看去:只见冰壁之内,嵌着一柄紫光巍巍的长剑。她虽不认识那就是前古仙兵紫电剑,但也猜出是葛龙骧的随身之物,剑既冻在冰壁之内,则剑主人必遭厄运,尚有可疑?柏青青自然睹剑惊魂,急晕倒地、但细一瞩目之下,眉头略解,回头向柏青青叫道:“姐姐别急,冰壁外有裂痕,这剑是插进去的。可能是葛大哥有意留在此间,作为什么汛号?我们先弄出来看看。”

柏青青虽然知道葛龙骧若无差错,绝不会将这珍逾性命的紫电剑遗留在此,但也只能暂时强忍奇悲,照冉冰玉所说拔出自己的青霜剑,往那冰壁根际砍去。

万载玄冰纵然坚逾钢铁,但也禁不住青霜剑这等前古仙兵。青色精芒连挥之下,冰壁应手而裂。柏青青此时心神稍定,瞥见冻在冰中的紫电剑穗之上尚缠有一卷白绢,遂赶紧再以青霜剑砍碎余冰,慢慢抽出紫电剑,解下那卷白绢细看。脸上神色也由愕而喜,但终于依旧深笼一片重重忧虑。

原来那块白绢之上,不知用何物所书,写满了淡绿色蝇头般大的一片字迹。柏青青仔细辨认,认出竟是前在陕西蟠冢,自己曾对他援手因而挨了青衣怪叟邝华峰夹背一掌,西昆仑星宿晦黑白双魔二弟子活尸邬蒙所留。写的大意为:思师修罗二圣黑白双魔,以数十年苦修,在西昆仑星宿海练成几般绝世神功,欲与中原武林各派一较长短。此次分派三代弟子多人远下中原探测各派虚实动静。但回转西昆仓之时,据报有三人命丧洛阳龙门山中,其余弟子曾就近仔细探察,发现是死在七指神姥的弟子及龙门山天心谷女主人玄衣龙女柏青青的透骨神针之下。修罗二怪赫然震怒,立命大弟子麻面鬼王呼延赤与自己南来大雪山玄冰峪,邀约七指神姥师徒至西昆仑星宿海一会、意欲先争得“西疆无敌霸王”之号,然后再往中原创教,制服天下群雄。

麻面鬼王呼延赤本是藏人,对这大雪山中地形极熟,并因略惧七指神姥威名,仗着西昆仑星宿海一样也是奇寒绝冷,雪地冰天,师兄弟不但身怀灵药,并还练具奇功,御寒有术,竟自百里之外,就从这条明知内有“子午寒潮”无人敢走的幽谷死门之中,悄悄掩进。但把百里长途将近走完之际,突然发现昔年旧识葛龙骧在此幽谷之中巧遇“子午寒潮”,冻得遍体皆僵。

邬蒙见状以后,赶紧用一粒修罗二圣特炼御寒灵药“温元护心丹”塞入葛龙骧口中,但知他因不明白这种“子午寒潮”生生不息,厉害无比,妄用本身纯阳真力抗拒,反而引发生克之理,终于越抗越冷,以致受损极重、照此情形,一粒“温元护心丹”仅能保住葛龙骧暂时不死,非得把他带回星宿诲,先浸在普通冷水之内,等到水结微冰,然后移到星宿海特有的灵石温乳之中,等人慢慢苏醒,知觉渐复以后,再服以修罗二圣秘制的“一阳丹”,才可完全复原,末后邬蒙又草书几行,请发现插剑留言之人转告七指神姥,三月以内命驾至西昆仑星宿海一会,并说明自己生平知恩必报,此去必然尽力维护葛龙骧,但也绝不肯背叛师门,务请赴会之人,委曲求全,避免掀起绝大风波,弄得不可收拾云云。

玄衣龙女柏青青起先以为葛龙骧业已葬身在“子午寒潮”之下,不禁芳心寸裂,欲以一死殉夫。如今看完活尸邬蒙留言以后,虽然知道葛龙骧陷身西昆仑星宿海修罗绝域,并受寒极深,但玉颜之上,已自重忧以内略现一丝希冀神色。

冉冰玉则见自己在龙门杀人肇祸,以致引得黑白双魔遣人来此向师父邀战,乘势把葛龙骧掳劫而去,心头好生难过歉疚。见玄衣龙女面上一片茫然无措神色,凄惶已极,不由也自眼角含泪,泣声说道:“姐姐莫急,全怪小妹不好,闯下这种祸事。但若非巧遇这黑白双魔门下的活尸邬蒙,则葛大哥此时业已由‘子午寒潮’冻得骨髓成冰,彼此抱恨终身,返魂无术。我想我们一面立即扑奔西昆仑星宿海,一面留书禀知恩师,请她老人家赶来接应,免得万一夜长梦多,葛大哥又出其他变故。”

柏青青想起葛龙骧自未结缡前,崂山大碧落岩百丈危崖撒手,寄身鱼背,飘流千里鲸波,及自己陷身黑天狐宇文屏手中,被点“天残”重穴等等奇灾大难,均终于一一化险为夷,心头也自略为宽解。及见冉冰玉这副盈盈欲泣的惶急神情,知道此女委实一片纯真,不由长叹一声说道:“这事都是我脾气过分暴急所致,怎能怪你?既承仗义相助,就用这邬蒙留书再加上数语,禀告令师,岂不较为详尽省事?”

冉冰玉点头赞好,遂与柏青青出得“九宫玄冰大阵”,潜回玄冰峪中,收拾应用之物,并留言禀师。然后连夜星驰,扑奔南疆西昆仑星宿诲,黑白双魔所居的修罗绝域而去:

魏无双在“九宫玄冰大阵”之中,劝不动玄衣龙女柏青青以后,一面踅回玄冰峪,一面筹思,但始终想不出什么面面俱到的十全之策,回到七指神姥所居洞内,又与小摩勒杜人龙详商好久,然未得善法,忽见一只通灵雪佛自后洞把那冉冰玉留给七指神姥的郎蒙留书送来。

七指神姥爱徒如女,看完书信以后,面容倏冷,眉梢微微一剔,目射神光说道:“此事不论曲在何方,及将来如何了断,葛龙骧不应在我的玄冰峪范围之内被人掳走。西昆仑黑白双魔如此狂妄,倒真要逼得我不顾昔日誓言,再出江湖,与他们周旋一二了”

魏无双自从初见七指神姥,就见她相貌好熟,如今听她也因昔日有誓不出江湖,忍不住地问道:“老前辈为何立誓不出江湖,能否为魏无双一道?”

七指神姥叹道:“我有一胞妹,昔年身受群敌追逼,飞函求救,我因事延误,一步去迟,人已不知生死。寻访近二十年均无下落,因此闷心自责,立誓从此不出江湖。”

魏无双闻言心头一动,再对七指神姥身披的银白长袍略一注目,越发惊然顿悟,出口叫道:“老前辈请恕魏无双冒昧,你可是四十年前威满江湖的雪衣神婆崔逸?”

七指神姥闻言颇似大出意外,诧声问道:“此名我自己都淡忘已久,江湖之内更绝少人知,你从何处听得?”

魏无双微微含笑,不答再问:“老前辈寻访二十年不见的同胞妹,可是那位人称勾魂玉女绿发仙人崔妙……”

七指神姥不等魏无双说完,自座上一跃而起,急急问道:“正是崔妙妙,你在何时何处见过此人?”魏无双遂把小相岭幽谷的一段奇逢,及自己参透玉簪仙子禅机等情,向七指神姥细说一遍。

七指神姥听完叹道:“玉簪仙子是我生平至友,当年出事之前,她特意把我支往辽东,原来欲以一片苦心度化我那不成材的妹子。四十年幽谷潜修,对灵性修为必有大益,再能因你临别留言,消除仇心嗔念,自行参透那泰山之石、东晦之水禅机,或可从此修成正果。蒙你相告我妹子下落,旦日誓言自然对我再无约束,但目前尚不能与黑白双魔过早动手,因为葛龙骧体内所蕴的“子午寒潮”寒毒,确实如邬蒙之言,非用星宿海特产的“灵石温乳”及黑白双魔所炼“一阳丹”疗治不可?若在葛龙骧未经邬蒙治愈之前,正式成敌,岂非为邬蒙增加困难?间接也对葛龙骧不利。所以我需立即起身,追上柏青青、冉冰玉二女,不令她们轻举妄劝。”说到此处,目注杜人龙笑道:“黑白双魔武功绝世,崔逸自思,能敌其一,难当其二,杜小侠可随同行,魏姑娘却想烦你尽快赶回冷云谷,把诸、葛双奇随便请来一位,才可稳操胜算。”

魏无双知道七指神姥此言不虚,以黑白双魔威名,又在他们占有地利的西昆仑星宿晦巢穴之内,委实非有绝世高人助阵,己方实力才不致太单薄。遂起立躬身答道:“庐山冷云谷离此非迩,魏无双敬如老前辈之命,即刻启程。”又转面向小摩勒杜人龙笑道:“五师弟好好听从崔老前辈差遣,不可任性胡闹。我要展尽脚程,奔向庐山冷云谷,求请诸,葛二老到西昆仑星宿海助阵。”

小摩勒杜人龙知道求援之事急如星火,自己脚程比魏姐姐相差甚远,若与同行,反添累赘。方一点头领命,魏无双已向七指神姥躬身一拜,宛如飞燕穿帘一般,纵出洞外。

当年滇池泛舟,这位前风流教主魏无双与葛龙骧一夕偎肌,缠绵极致。尽管贞关不破,尽得风流,但那不过是彼此灵性绝高,强以礼义之防压制住了人生大欲而已。要说是真个双方毫无绮念,实是欺人之谈。所以魏无双对她这个龙弟弟特别关垂,葛龙骧也对他这位魏姐姐特别听话。

龙弟弟身蕴寒毒,人陷魔巢。这位魏姐姐表面上虽对七指神姥笑语从容,实际上早巳芳心欲碎,柔肠寸断。一出七指神姥所居洞口,那强自克制、蕴积巳久的两线珍珠,便自大眼眶中流得胸前尽湿。

好个魏无双,分得清利害缓急,丝毫未因情怀激荡有所迁延,只是忘饥忘渴,星夜飞驰,把满怀相思关切,完全交代在一身轻功和两双纤足之下。好不容易望见庐山冷云谷巍然插云的双剑高峰,魏无双业已心力交瘁,勉强走到谷边,觉得足软神疲,非好好休息一番,否则无法下这有几层云带封锁、深逾百丈的冷云谷。

魏无双择了一块大石盘膝坐好,方待垂帘调息,运用真气流转四肢百穴,略为驱散这连日忘命飞赶的疲劳之际,冷云谷中倏地冲起一眯银星,冷云仙子葛青霜豢养的那只慧鸟灵禽——白鹦鹉雪玉飞来,不由心中一喜,还未开言,雪玉毫不嗝顿地清圆语音,已先叫道:“魏姐姐!不老神仙的先天易数已算出你来,特地命我传言,冷云谷从此关闭二十年,无论天大急事,均不许任何人下谷烦渎。世俗恩仇,完全由你们相机自了。我和你素所投缘,长别在即,还有什么可以替你效力的么?”

-------

无名氏 扫描,乡愁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