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6 回 侥幸脱虎穴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六回:侥幸脱虎穴

萧翎道:“我双手各拒一方。”

红衣女道:“七幻步妙用无穷,我如若幻起三个幻影攻你呢?”

萧翎道:“双掌之外,我还可以踢出一脚。”

红衣女道:“如是我幻起四条人影攻你?”

萧翎道:“我可以双手双足并用。”

红衣女道:“如是我能幻起五条人影……”

萧翎道:“武功一道,并非说来轻松,在下料姑娘也难幻现四条以上化身。”红衣女叹道:“我不能,但我爹爹却能,他可以幻出五个化身。”

萧翎道:“旁门左道,不足为奇,纵然能幻起七个化身,又该如何。”

红衣女道:“这只是一种奇幻的步法,进退之间,都有一定路数,练得纯熟,再加上快速的转动,就可以幻出化身,你自己不懂也就罢了,竟敢信口开河的诬为旁门左道,如若让我爹爹听到,准会把你碎尸万段!”

萧翎冷笑一声,道:“令尊那七幻步纵然高明,但也未必就能把我萧某人碎尸万段。”

红衣女怒道:“你可是不信我爹爹强过你吗?那就先试试我的手段。”欺身急攻而上。

萧翎挥掌一封,还了一掌。

人展开了一场抢制先机的快攻,掌指变化,各极迅辣。

萧翎一连和她抢攻了二十余招,竟然未占得丝毫便宜,这才知道对方不仅只会那扰人耳目的“七幻步”,而是有真功实学。

这一阵互抢先机的快攻,竟未退后一步,让避一招。

那红衣女亦为萧翎的武功,暗生倾倒,忖道:这人口气很大,一身傲气,但却不是吹牛,确实有一点真实本领。

突听一个沉重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冰儿,你们是在比试武功,还是在真的打架?”

红衣女收掌疾退,回身笑道:“我和玉兄弟在探讨武学。”

萧翎抬头看去,只见北天尊者和钱大娘并肩而立,望着自己和红衣女出神,显然,他并未被那红衣女言语瞒过,神情间流现出满怀疑虑。

钱大娘似是亦瞧出两人不似探讨武学,脸上神色变化忽惊忽怒,莫可捉摸。

她素知那北天尊者为人,一翻脸全不念故旧之情,出手就要杀人。

只听那红衣女娇笑道:“玉兄弟原是深藏不露,如非我迫你出手,现在我只怕还不知你具有此等身手。”

谈笑之中,走近萧翎,牵着他的右手,奔回房中。

北天尊者望着两人的背影,缓缓说道:“令孙的武功是何人传授?”

钱大娘道:“除了家传的武学之外,他受到几位老前辈的指教,学的十分庞杂,老身亦曾为此数说过他,要他不可务多,应该选择几种武功,专心练习,或许有些成就。”

北天尊者道:“据老夫观察,令孙的武功,不但受过高人指点,而且已然升堂入室,老夫虽然未能窥得全貌,但自信不会走眼。”

钱大娘心中暗暗震惊,口中笑道:“尊者看他有些成就,那真是钱门之喜了。”

北天尊者语气冷漠他说道:“因此,老夫可以断言,他一身所学绝非你能调教出来。”

钱大娘道:“老身退出江湖,隐居田园,全为此子,再加上他爷爷生前几位故友,都很欣赏他的才气,经常莅入寒舍,指点他的武功,有时三日而去,有时数月才走,老身知他们都无恶意,是以,也没有干涉他们……”

北天尊者道:“原来如此,那是无怪令孙的手法指掌,和你们钱家武功路数,全然不同的了。”

钱大娘道:“那些人只肯传他武功,却无人肯答应收他为徒。”

北天尊者道:“那是他们自知一己之能,难为他师。”

钱大娘道:“那是尊者过奖他了,老身的看法,可能和辈份有关,和老身往来之人,大都是和他爷爷同辈,如若收他为徒,岂不是乱了称呼。”

北天尊者道:“武林无长幼,尊者为高,老夫之见,和大娘不同,那些不肯收令孙为徒之人,都有自知之明,老夫看他适才和小女动手相搏时的数招,掌法的佳妙,变化的快速,招招都可以称得上绝技二字……”

钱大娘笑着接道:“你不过只看到他数招手法,如何可作这等评断?”

北天尊者道:“如是他不具那等精博的身手,只怕早已被小女制服了。”

钱大娘道:“原来如此……”

北天尊者不顾钱大娘未完之言,自行接了下去,道:“小女武功,已得老夫大部真传,所差者,不过火候而已,北海拳掌,素以凌厉见长,适才老夫目睹他们过招,小女似已全力施为……”

钱大娘接道:“令爱武功,强过小孙甚多。”

北天尊者道:“不然,以老夫所见而论,钱世兄招数稳健至极。

任小女攻势千变万化,他都能从容破解,这就使老夫不得不心生疑问。”

他缓缓回过头来,两道森寒的目光;凝注在钱大娘的身上,接道:“来人当真是钱世兄吗?”

钱大娘道:“世间哪还会有人冒充他人晚辈之理。”

北天尊者道:“老夫也和那钱世兄有过数面之缘,适才心中坦然,也就未作深思,如今想起来,那和老夫记忆中的钱玉,似有甚多不同之处。”

钱大娘道:“孩子们最多变,令爱如今也和老身记忆中大不相同了。”

北天尊者道:“不然,老夫略通星卜相人之学,钱世兄留在老夫记忆中,并不是他的形貌,而是他的骨格、气度……”

钱大娘道:“小孙见得尊者时,尚不足十岁,完全是一副孩子气,哪里能谈到什么气魄两字。”

北天尊者道:“但那与生俱来的骨格,却是不会变吧?”

钱大娘心中震动,暗道:此人武功惊人,想不到料事之能,竟也有如此能耐,只要能找出一点微未之疑,就苦苦追问不休。

忖思间,只听那北天尊者说道:“嫂夫人可否把钱世兄叫过来,让老夫再仔仔细细的瞧他一阵如何?”

钱大娘正待想一个婉言推托之法,却见萧翎和红衣女已缓步走了出来。

北天尊者不容钱大娘开口,抢先说道:“钱世兄,请到这边来,老夫有几句话,要问个明白。”

钱大娘暗里吃了一惊,但见北天尊者对自己十分留心,别说出言招呼了,就是暗中打个招呼,示意他说话小心一些,也是无法办到。

那红衣女轻轻一扯萧翎衣袖道:“我爹爹叫你了。”

萧翎道:“不知他有何见教?”放步向前行去。

红衣女两道目光,一直盯注在北天尊者脸上,人却紧随在萧翎身后而行,相距尚有七八尺时,那红衣女突然伸出手去,一扯萧翎衣服,低声说道:“你要小心了,我爹爹存心不良。”

萧翎怔了一怔,举步向前行去,在距那北天尊者还有四五步时,停了下来,抱拳一揖,道:“老前辈有何见教?”

北天尊者道:“你过来,老夫有话问你。”

萧翎想起那红衣女的警告,不禁动了怀疑,暗中一提真气,缓步向前行去。

钱大娘居然轻轻咳了一声,道:“玉儿……”

北天尊者冷笑一声,道:“嫂夫人不要多口……”

钱大娘对那北天尊者,似是十分敬畏,果然不敢多言。

北天尊者两道冷厉的目光,凝注在萧翎的脸上,打量了一阵,道,“小娃儿,你不是钱玉。”

萧翎正待答复,突见红影一闪,那红衣少女已挡在了萧翎身前,娇声说道:

“谁说他不是玉兄弟呢?”

北天尊者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不错啊!是老夫双目昏花,瞧错了人!”

目光一转,望着钱大娘道:“嫂夫人不用见怪,儿女们的真真假假,用不到咱们做长辈的费心。”

两人相视而笑,隐入大厅。

红衣女眼看两人隐入烟雾之中,才回头擦了一把冷汗,道:“好险啊!好险啊!”

萧翎茫然说道:“哪有什么危险?”

红衣女道:“人家救了你们老小两条命,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萧翎道:“你是说令尊吗?”

红衣女道:“不错啊!如若你刚才答我爹爹问话,错上一句,此刻已经横尸厅外了。”

萧翎心中不服,忖道:我倒不信你爹爹出手一击,我便伤在他的手下,口里却缓缓应道:“在下早已有备了!”

红衣女道:“我未料到爹爹见你面就动杀机,忘记告诉你我爹爹已练成了一种绝世神功,名叫‘阴风摄魂掌’。”

萧翎心中暗道:只听这名字,就可知是一种阴毒的武功了。

红衣女看他既无惊奇之感,亦无诧愕之意,不禁心中有气,暗道:总有一天,我要你尝尝那“阴风摄魂掌”的味道。

口中却接着说道:“那摄魂掌已经是威力奇大,出掌搜魂,被击中不死必伤,我父亲除了练成摄魂掌外,又加上自己的寒阴气功,所以,易名为‘阴风摄魂掌’……”

她突然轻轻叹息一声,接道:“我爹爹和你谈话时,已暗中运起‘阴风摄魂掌’的功力,只要回答他相询之言,一分心神的刹那,我爹爹即将借机暗中发出‘阴风摄魂掌’置你于死地。”

萧翎心中暗道:我就不信那“阴风摄魂掌”能够一击致人于死地……心有所思,不觉间形诸神色。

那红衣女似已看出了萧翎心意,摇摇头叹息一声,道:“你可是不信我的话吗?”

萧翎道:“在下不是不信,只是有些奇怪。”

红衣女道:“奇怪什么?”

萧翎道:“姑娘刚刚知道在下不是钱玉时,激愤之容,形诸神色,似乎要立刻把在下处死,才得称心,不知何故,见得令尊之后,却又激愤尽消,化敌为友,反而保护起在下来。”

红衣女嗤的一笑,道:“女人心,海底针,这忽喜忽怒之情,连我自己都捉摸不定,你自然是摸不透了……”

她突然一整脸色,庄严他说道:“你告诉我那萧翎之名,不会再是假的了吧?”

萧翎道:“干真万确。”

红衣女道:“你可知道我的姓名吗?”

萧翎摇摇头道:“还未请教公主。”

红衣女道:“那你现在可以请教了!”

萧翎无可奈何的一抱拳,道:“请教姑娘上姓!”

红衣女欠身施了一礼,答道:“不敢,不敢,贱妾复姓百里。”

萧翎心中暗忖:好啊!当真是要我问一句,她才肯答一句,只好接着问道:

“姑娘的芳名?”

红衣女道:“有劳相公下问,贱妾单名一个冰字。”

萧翎道:“百里冰,好冷的一个名字。”

百里冰嫣然一笑、道:“我虽很少涉足中原,但却常读中原诗书,那贱妾二字,也不知用的当是不当?”

萧翎道:“用的很好。”

百里冰微微一笑,道:“如若我日后冒充中原儿女,定是行得通了?”

萧翎道:“姑娘讲话字正腔圆,举止神态,无不神似中原儿女,哪里还用得着冒充。”

百里冰笑道:“那是因为家母是中原人氏,我自幼禀承母教,喜爱中原事物。”

萧翎仰脸望望天色,道:“在下要告辞了!”

百里冰忽然垂下头去,幽幽地问道:“你虽然是冒充钱玉而来,但我却一直无法改变……”

萧翎道:“那不要紧,在下承姑娘数番相救之情,心中感激不尽,此后定当帮助姑娘访查那钱玉下落,转达姑娘对他的怀念之情,要他不分昼夜,赶往冰宫去见姑娘。”

百里冰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幽怨,望了萧翎一眼,欲言又止,伸手由头上拔下来一根雕琢精致的玉簪,说道:“萧兄请收下此簪。”

萧翎呆了一呆,道:“姑娘之意……”

百里冰接道:“日后萧兄若见着我那钱兄弟之时,请把玉簪交付于他,要他持此簪赶往北海冰宫见我。”

萧翎接过玉簪,说道:“姑娘但请放心,万一在下寻不到钱玉,定当把玉簪壁还公主。”

百里冰答非所问地接道:“我那玉簪乃是天山千年寒玉制成,可测百毒,你带在身上,也许不无小助。”

萧翎抱拳一礼,道:“在下就此别过了。”转身向厅中走去。

忽听百里冰低声喝道:“站住,你要到哪里去?”

萧翎道:“我要去接那钱婆婆。”

百里冰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不用去了,家父已然对你生出怀疑,去了恐难免要生事故!”

萧翎沉思了一阵,坚决地道:“在下亦不能弃置那钱老前辈而不顾。”

百里冰道:“我替你带她出来……”

回过身子,举手一招,一个身穿白衣的婢女奔来,百里冰一指萧翎,道:“香雪,你送这位萧爷先离此地,在三里外那座山神庙等我。”

香雪应了一声,回眸笑道:“萧爷请。”

萧翎道:“在下不识途径,姑娘请吧!”

香雪道:“小婢有僭,先行一步带路了。”转身当先而行。

出得大门,立时有两个白衣人,由壁角跃出,拦住了去路。

香雪迎上前去,低言数语。

两个白衣人,点点头退回。

短短三里行程中,连遇四道拦截。

但均为香雪几句软百温语,劝说的退避开去。

香雪说退了最后一拦截伏兵,人已到山神庙前,长长吁一口气,回目望着萧翎一笑,道:“幸未辱公主之命。”

萧翎道:“有劳姑娘了。”

香雪道:“萧爷太谦……”

微微一顿,接道:“在三四里之内,有我们冰宫中卫队,组成的三十六班巡视哨,不分昼夜,不停的巡视,但以三里为限,三里之外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们也袖手不管,但限界内的一举一动,他们也不肯放过。”

萧翎道:“但姑娘却能从从容容,刀不出鞘的把在下送了出来。”

香雪笑道:“他们都知我是公主的心腹婢女、对我有些忌惮,不敢开罪于我。”

萧翎道:“你们那公主为人很凶吗?”

香雪道:“在我们冰宫之中,最凶的是夫人。”她未等萧翎答话,顿了一顿,又道:“夫人就是公主的母亲,我们老爷最怕夫人了……”

她话未说完,忽然瞥见两条人影奔了过来,赶忙住口不言。

奔来人影,势如闪电,眨眼间已然到了两人停身之处,正是那百里冰和钱大娘。

萧翎一抱拳,道:“有劳公主。”

百里冰道:“两位一路顺风,恕贱妾不远送了。”

钱大娘叹道:“劳公主上复尊者,就说老身情非得已……”

百里冰道:“老前辈您尽管放心,家父面前有晚辈一力承担,绝不会因为此事,而对老前辈有所记恨。”

钱大娘道:“明日老身即将整装就道,天涯海角寻找我那孙儿,见他之面,老身定带他同往冰宫一行,面见尊者谢罪。”

百里冰溜了萧翎一眼,接道:“不用了吧!老前辈见着我那玉兄弟时,代我问他一声,也就是了,唉!儿时游戏,如何能当真,晚辈此刻已然清醒多了。”

钱大娘道:“公主为他奔波万里,他去冰宫谢罪,那也是应该的事,老身如能寻得到他,定当往冰宫一行,公主请回,老身就此别过了。”

一拱手,带着萧翎转身而去。

百里冰望着两人的背影消失之后,才和香雪无精打采的联袂而回。

钱大娘带着萧翎一阵急奔,回到那老榕树下,只见景物依旧,金兰正倚门张望,见萧翎平安归来,急急迎上去,道:“二位此行安好?”

萧翎道:“还好,可有人来过这茅舍?”

金兰摇摇头道:“没有,自从三爷去后,从无人来惊扰过此地。”

萧翎点点头道:“真信人也。”

玉兰和唐三姑联袂由室内走了出来,先对钱大娘欠身一礼,接道:“三庄主称赞何人?”

萧翎道:“马文飞。”

钱大娘道:“马文飞怎样了?”

萧翎道:“他答应今夜之前,劝阻天下英雄,不得相犯此地,果是言而有信。”

钱大娘道:“他如没有一点信义,如何能够服人,统率豫、鄂、湘、赣四省武林人物。”

金兰插口说道:“三爷和老前辈,跋涉而归,快请休息一下。”

钱大娘想起了萧翎和马文飞相约的期限,只怕还得一场恶战,轻轻叹息一声,道:“老身真得去休息一下了。”扶杖步入茅屋。

萧翎目光一掠唐三姑和玉兰,缓缓说道:“两位的伤势好了吗?”

唐三姑道:“全好了,听金兰姑娘谈起经过,当真是苦了你了。”

玉兰盈盈一礼,接道:“妾婢何幸,受三爷如此大恩,今生今世,也是难以报答得完。”

萧翎笑道:“同舟共济,生死同命,不用谈什么受恩相报的话了。”

唐三姑接道:“这些人和咱们无仇无恨,竟然苦苦逼迫,今宵再来,我要他们试试四川唐家的毒药暗器滋味如何!”

萧翎急急挥着双手,道:“使不得,此时此情之下,咱们不宜伤人,虽然咱们无错,错在咱们投效了百花山庄,别说咱们几人之力,无能和天下英雄对抗,就算有此能耐,也不能妄杀好人,如非性命交关,姑娘最好不可妄用淬毒暗器……”

语声微微一顿,目光扫掠了三人一眼,道:“两位能解开‘化骨毒丹’之毒,只怕出了大庄主的意外,今宵不论是和是战,咱们都要兼程赶路,趁此空暇,三位也该好好的养息一下体力。”

金兰和玉兰相视一笑,齐齐应道:“三爷也该好好调息一下,过关斩将,全凭三爷,妾婢等不过是摇旗呐喊而已。”

半日时光,匆匆而过。

转眼间日落西山,东方天际,捧出一轮明月。

萧翎缓缓站起身子,低声对金兰等说道,“只要来人不侵入茅舍,三位最好是不要出手。”大步出室而去。

月光下,只见马文飞一身蓝色劲装,手执折扇,早已在相约之处等候。

萧翎一抱拳,道:“兄弟来迟一步,有劳马兄相候。”

马文飞道:“不是萧兄来迟,是兄弟来得早了。”

萧翎仰望了皎洁的明月一眼,道:“兄弟初出茅庐,识人不多,自思尚不曾和武林人物有怨恨,何以群雄毕集;处处和兄弟为难?”

马文飞道:“萧兄坦荡君子,言而有信,兄弟深信不疑,但济济群豪,并非是为了萧兄个人,只为萧兄来自那百花山庄……”

他长长叹息一声,道:“沈木风在武林之中,手造了无数的杀孽,结仇之多,可算得前无古人,以后沈木风突然归隐,消失江湖,下落不明,虽经群雄明查暗访了数年之久,仍是寻不出一点蛛丝马迹,唉!大家都知道,他隐身之地,定然是人迹罕至的深山大泽,是以,大都偏重在深山幽谷之中,追寻他的下落,久寻不遇,江湖又传出他的死亡,这消息不知从何人口中传出,但很快的传遍了江湖,追寻他下落的武林同道,才松懈下来,逐渐散去,却不料他却隐居在百花山庄之中……”

萧翎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马文飞轻声一叹,接了下去道:“如今想来,沈木风死去之讯,定是他自己编造出的谎言,在群豪苦寻他两年不遇之际,传播于江湖之上,极容易使人相信这消息的正确,可惜,那时竟无人想到这是沈木风的遁身谎言,否则,也不会再有沈木风重出江湖的惊人之事了。”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那时马兄已经出道江湖了吗?”

马文飞道:“兄弟出道之时,那沈木风虽然早已归隐,但此等往事,都是由家师口中说出,自然是不会假了。”

萧翎道:“马兄才气纵横,武功过人,令师定当是一位大有名望的风尘奇人。”

马文飞黯然说道:“家师已然谢世了……”

他仰首望月,长长吁一口气,道:“亡师因中了沈木风一记重掌致内腑受伤剧重,终生不能再习武功,为了把他一身武功传授兄弟,忍受那缠身的病魔,苦受五年,五年来,兄弟亲目看到他伤势发作的痛苦,日必一次,这痛苦在兄弟心中凝结成一股强烈的复仇怒火。”

萧翎道:“原来如此,那是难怪马兄对那沈木风恨入刺骨了。”

马文飞道:“兄弟衔恨那沈木风,虽是种因恩师之仇,但和百花山庄为敌,却并非全是旧恨,承得豫、鄂、湘、赣四省武林同道抬爱,推举兄弟出来主盟,就兄弟所知,四省中不少武林同道,都受过那沈木风的茶毒,萧兄途中所遇,大都是满怀激愤,闻声而来的武林同道,当知兄弟之言非虚了。”

萧翎道:“在下面见耳闻已多,也确信马兄所言非虚,但在下一步失足,回首已迟,沈木风虽无行,但在下不能无义,不过,兄弟可指月为誓,绝不助百花山庄行恶。”

马文飞沉吟一阵,叹道:“间不疑亲,萧兄既然声言在先,兄弟也不敢再以大义晓辩,但得萧兄牢记今宵誓言,也不在咱们今宵一晤。”

萧翎道:“兄弟日后见过那沈木风时,定当竭尽所能,劝他迁过向善。”

马文飞接道:“沈木风陷溺已深,想非萧兄之力能劝得醒,但望萧兄能独善其身……”他顿了一顿,接道:“兄弟言出肺腑,尚望萧兄三思,咱们后会有期,兄弟就此别过。”

抱拳一礼,转身而去。

萧翎急道:“马兄留步。”

马文飞回身说道:“萧兄还有何见教?”

萧翎道:“在下还有一事烦请马兄。”

马文飞道:“但得力能所及,马某绝不推辞。”

萧翎道:“百花山庄结怨大多,兄弟以百花山庄三庄主的身份,出现江湖,自是难怪天下英雄纷纷出手拦劫,只是见得兄弟之人,一个个激愤慎胸,恨不得要把我萧翎立毙当场,兄弟纵然是费尽口舌解释,他们也是听而不闻,此等情势,兄弟是只有被迫还手,但在下实不愿因此误会,闹出流血惨事,还望马兄代为向天下英雄解说一下,马兄一言九鼎,想必能使天下英雄信服。”

马文飞沉吟一阵,道:“一言九鼎,兄弟是愧不敢当,就事而论,兄弟确无劝阻天下英雄不和萧兄为难之能,但我当尽我之力,能够劝阻几人是几人了。”

萧翎道:“兄弟一样拜领盛情,为了避免无端的杀劫,兄弟已决定兼程赶路,尽量避开阻拦道途中的武林人物。”

马文飞微微一叹,道:“萧兄珍重。”

转身几跃,人已消失不见。

萧翎回到茅舍中,唐三姑和金兰。玉兰,已经整好了行装。

萧翎环掠了三人一眼,道:“咱们即刻上路。”当先奔出了茅舍。

内室中传出来钱大娘的声音,道:“四位一路顺风,恕老身不送了。”

萧翎道:“老婆婆一番相助之情,萧翎牢记不忘,日后有缘,定当图报。”

室中又传出钱大娘的声音,道:“四位上路,老身亦将弃置蜗居而去,我已是风烛残年之身,今后四海为家,天涯飘零,不知还能活得多久时光,萧相公日后如能遇得老身幼孙钱玉,还望多多照顾。”

萧翎道:“但得力能所及,自当尽我之能,我等就此别过。”

对茅舍抱拳一揖,大步而去。

一男三女,施展开轻身提纵身法,有如四道轻烟,闪奔在原野上。

突然间,响起了一声断喝道:“什么人?”

三丈外树丛暗影中,箭风掠空,一道流矢划空而来。

强弓长箭,静夜中带起了慑人心神的怪啸。

萧翎长剑上蓄集真力,一招“浮云掩月”,划起一道银虹,击打在长箭之上,口中却沉声喝道:“快走!”

萧翎拍在那长箭之上,长箭只不过微微一偏,不禁心中一动,暗道:他这强弓长箭,力道如此的强猛,势必不远,如不先把这人制服,后患无穷。

心念突至,一提真气,施展出“八步登空”的上乘轻功身法,急向那树丛暗影中冲去。

啸风突起,树丛暗影中飞荡起一柄银锤,横里扫了过来。

萧翎虽然知那银锤来势中,蓄力奇大,但眼下情势,利在速战速决,不得不冒险求胜,长剑振起,疾向银锤之上点去。

暗影中传出一声冷笑,道:“小子找死!”

语声未落,银锤已击在长剑之上。

萧翎只觉右腕一麻,长剑脱手而出,但那银锤吃萧翎剑势一阻,来势缓慢了不少,萧翎右手长剑脱手,左手却闪电而出,抓住了银锤软索,只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一带银锤,萧翎随着手中软索,离地而起,直向暗影中撞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由树后转了出来,脸色赤红,正是那神箭镇乾坤唐元奇。

只见他左手握着软索,右手一起,蒲团一般的巨灵之掌,迎着向萧翎劈了过来。

萧翎右掌疾出,硬和他对了一掌,腕臂又是一麻,心中暗道:此人好雄浑的劲道!左手一松软索,发出修罗指力。

一缕指风,击在唐元奇右膝要害。

那唐元奇万没料到,萧翎这点年纪,竟然练成了武林最难有成的指上功力——“隔空打穴”,只觉右膝一软,全身平衡顿失,向前栽去。

萧翎身手何等快速,右手借势而出,连点了唐元奇三处穴道,心中暗道了一声:侥幸!返身一跃,掠回小径,向前奔去。

行过十丈左右,忽听金铁相击之声,心知是唐三姑等遇上了拦劫之人,不禁暗暗一叹,忖道:看将起来,今宵要想冲出重围,只怕要得大费一番手脚了。

心念转动之间,人已绕过了一片丛林。

抬头看去,只见三个劲装大汉,拦住了唐三姑和金兰、玉兰动手。

六个人打的十分激烈,刀光剑影,月光下难分敌我。

萧翎长剑被那唐元奇银锤震飞,为了赶路,无暇找它,看六人恶斗凶猛,才想起手中没有兵刃,怔了一怔。

忽然想起,离开三圣谷时,柳仙子相赠一付千年蛟皮手套,可避刀枪,当下探手入怀,取出蚊皮手套戴上。

那蛟皮手套,色如人皮,带在手中,很难瞧得出来。

只听唐三姑娇声喝道:“放手!”

手中长剑倏然一紧,削向正中大汉右腕。

这一剑去势奇快,如果那大汉不弃剑,就得伤腕。忽然间,刀光一闪,斜里伸过来一柄单刀,封开了唐三姑急劲的剑势。

但唐三姑借这一削之势,人已腾开了手,探入怀中,摸出一把毒针,喝道:

“三位可要试试四川唐家的七毒黄蜂针吗?”

萧翎急声喝道:“唐姑娘不可出手。”喝叫声中,人如一阵急风,疾冲而至,左手一挥,挡开了劈向金兰的一刀,右手一式“神龙探爪”,迅即抓住了那大汉的右腕,微一用力,已把那大汉的单刀夺入手中。

那大汉看他用手封架了兵刃。竟是毫无损伤,不禁吃了一惊,暗道:这是什么武功……心念还未转完,单刀已被夺了过去。

萧翎一刀在手,大奋神威,当当两声,封开了两柄单刀,喝道:“快走!”

唐三姑握在手中的一把七毒黄蜂针,重又放回袋中,长剑一摆,当先开道。

金兰、玉兰,紧随唐三姑身后向前冲去。

眨眼间,三人已奔出三丈开外。

萧翎单刀飞舞,奇招连出,三个大汉被他变化万端的刀光,迫的手忙脚乱,哪里还敢分心顾到唐三姑等人。

激斗之中,萧翎突然飞出一脚,踢在一个大汉腰间,那大汉闷哼一声,滚摔到五六尺外。

萧翎一招得手,单刀一紧,一招“狂蜂浪蝶”,单刀幻起了一片银芒,迫落另一个大汉手中单刀,冷冷说道:“我萧翎如若想取你们性命,十合之内,可让你们横尸当场,但咱们无怨无仇,我萧翎不愿造此杀孽。”投去手中单刀,大步向前行去。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