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3 章 魔窟救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三回魔窟救娇

晌午,太阳与物体上下成了一条直线的时候,麦无名也已经由城隍庙里回来了,他们共同的用过了午餐。

这顿饭,是沈家庄院几天来吃得最愉快、最舒服的一餐了,这些日子,他们都是忧心挂虑、食不下咽!

饭后,客厅中又摆了开来,摆什么?不摆什么,只是摆出了茶,摆斤了话题,“龙门阵”!

“无名,城隍庙之行如何?”

沈逸峰随意的问着。

“哦!张保元已经飞骑报了上去,一切由菩萨做主安排。”

麦无名竟然会说溜了嘴。

“报了上去?菩萨安排?”沈老三讶异地说:“怎么?难道你是‘灵霄宝殿’中的‘武曲星君’临凡?”

“不是灵霄宝殿,而是阳曹地府。”

麦无名似真似假的回答着,他是想造成混淆。

“什么时候能到此地?”

“四五天吧!”

“这么说我们要等四五天后才去石家庄?”

“晚辈拟在今夜或者明日先去探看探看。”

沈老四霍然站了起来说:“好,我带你去!”

“为避免打草惊蛇,使他们起了防范之心,小侄以为沈家庄暂时不宜出面,由我一人前去比较妥当。”

“怎么说?这本来就是沈家庄的事!”

“沈石二庄尚未正式扯破颜面,而小侄则为了玉如意已经向对方动过几次手,万一闹上了,也没有什么顾忌,因为那与娴姑娘她们搭不上关系。”

沈老四讷然了,他不由怏怏地坐了下去。

未几,麦无名走了。

他快马加鞭,直朝石家庄方向飞驰而去……

石家庄。

石家庄得“天”独厚,它倚山倚岗。

石家庄“地”理雄奇,它水围带绕。

石家庄经“人”精心规划,它攻守俱佳!

钟灵毓秀,三才齐备,难怪石家庄显赫一时了。

悬崖高隐云天,河流浊浪滚滚,丘岗绵亘百里,只有前方,只有左旁,则是良田千顷,则是碧波万里。一望而无际……

石家庄唯一的出路、通道,就是前面的河流,河流上面横贯石桥,石桥画宽达二丈,能行驷马,能排仗仪!

步下石桥,外端可通省城、可达京畿,步下石桥,内向即是大门。大门栅栏巍峨,篱藩迄逦,每隔十丈,就设班房—处、碉堡一座,八班人马轮流当值,轮流主持着各地警戒守卫,凭藉天天险屏障,加以人工心血谋策,石家庄犹如不倒的金汤廓垒!

基实,石镜涛虚骄恣睢,孤标傲世,江湖宵小人人望而却步,武林英豪个个敬而远之,他们有事经过石家庄也多绕道而行,不守也安稳得紧!

这天酉牌将尽,乌金西坠了,玉免东升了,又是—个清明的夜晚。

星继续在转,斗不停在移,眨眼间,二更时分到了。

凡是做无本钱生意的人都信守着他们祖师爷传下来的座右铭,那就是“偷星偷云不偷月,偷风偷雨不偷雪。”

所以,嫦娥的脸笑得越甜越圆,他们的心就会越苦越忧,因为,狂风骤雨会混淆响动跫声。

因为,星夕云夜能掩蔽身形,月就不能,月只会暴露他们的行藏,雪就不能,雪只会留下他们的足痕。是以,古时候有一位神偷,为了要达成一件重要的任务,但雪却是下个不停,在走投无路之下,在逼不得已之中,灵光一闪,就倒穿着步履,使人们追错了方向,他才顺利的突了围、过了关。

这个时候,石家庄的石桥那端大路上有一团灰色的影子在滚动着。这团灰影快得像风,疾得似云但在碧空万里之下,但在禾浪起伏之间,显得很,明得很,在月色映照之下也耀眼得很,当然已彼石家庄的门卫发觉了。

“什么人?”

他们吆喝了,他们戒备了,但是,—来双方距离尚远,二来物体飘动太快,三来嘛!三来也是他们心中有一份自大、有一份疑虑,不相信会有不长眼睛的朋友敢任意的往石家庄里瞎闯!

因此,他们只是虚应事故,因此,他们只是聊尽职责,心中以为那必定是—只外出觅食的山兽!

喝声岑寂了,戒备松弛了,而那个灰色的影子也已经滚到石家庄的藩篱外面了……

他必定是风,他必定是云,因未见这团灰影有所作势,只笔直的、冉冉的,却沿着栅栏平升而起。

其高拨过于栅栏,其形越过了篱藩,然后就平淡无奇的、就悄无声息的飘落在尘埃之上了。

这不是风,风不会有影;这也不是云,云不会坠地。那像什么?像—阵烟雾,像一只狸猫,守值的人不是把他当作山兽了吗?

当然,他什么都不是,什么也只是想象而巳,他是人,他乃是午间由沈家庄院赶来的那一个人一—麦无名!

麦无名在里面略—停顿,然后游目四顾,发现庄院拱门上面的屋角处有二颗头颅在伸展着、在摇晃着。

他微微一笑,立即身形一矮,在地上拾起了几颗石子,右掌倏张,继之长身而起,二粒碎石犹如二条黑线,牵引着二道劲风,二道劲风又拥簇着一团黑影,串联结札似的跃上了供门的脊梁顶端。

“啤、咚、咚……”

二粒石子分别跳动了一会,势竭力尽之后,就变成“咯落、咯落”的在瓦楞中翻滚起来了。

一裸萝卜长出来了,双目正凝望跳动石子的时候,紧跟在后面的劲风刚刚吹着他的衣领、他的头颈。

萝卜叶子飘了几飘,萝卜身子怔了一怔,然后领悟而释然了。

“哦!是山风。”

“老杜,是什么东西?”

另—方又长出了一棵萝卜,发声探询起来了。

“没什么,只是山岗上头吹过来一阵山风,刮下了二颗碎石而已。”老杜身子一缩,随口顺答着。

“山风?”另一棵萝卜听了似乎不太满意,他疑惑的说:“我看不是吧?山风成天的在吹,但丘岗离大门少说也有七八丈之遥,却从来也没听说过有碎石被吹下来?”

老杜不禁转头看看右方的山岗,黑呼呼、阴戚戚,想想刚才吹在头颈上的那股凉风,心中顿时感到一寒。

“小庐,别胡说!那明明是山风,那明明是碎石。”

他心怯了,心头一怯,疙瘩就起,疙瘩起了,汗毛就竖了,声音就瘠,声音一瘠,心就更虚……

小庐似乎逗上了,他有意无意的说:“老杜,你要小心啊!说不定是‘狐大仙’,狐大仙看上了你,换班后赶快前去烧香拜拜,若是气运到了,必有横财,假如桃花犯了,那似乎不太好,你不见小施那个样子,面黄肌瘦,骨立如柴,一天到晚病恹恹的使不上力气……”

“去你的娘!瞎三话四,二粒砂石哪会有这般的严重。”

色厉内荏,声颤身僳,老杜手心中在淌汗,老杜的脚尖好像也有麻麻的感觉、冻冻的感觉。不知道它在也不在?

“就是因为沙石才会严重呢!决不会错,你看,今夜睛空万坐,星斗满天,月亮又圆又大,哪里来的山风?”

“唉!胡说八道……”

“我才不胡说呢!这种日子正是狐大仙出来参仙修道的时分,它摄取月华,它练丹吐纳,大慨你无意中犯着了它,或者是冲着了它,它才会找上了你。”

小庐一本正经、若有其事的数说着,不知是在调笑还是故意恫吓?因为老杜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

“狐大仙”就是狐狸的别称,江南多山,因之城镇、村庄的屋瓦上经常会看见狐狸大模大样、肆兀忌惮的在走动着,还有猴子,猴子被称为“张九官”。

它们都是邪神,有不少的家庭还祭祀着它们的画像,尤其是在抗州—带。杭州人管叫它们为“五通”。五通会通财,五通也会移物,人们为求发财,人们为祈降福,最最虔诚的乃是靠赌吃饭的人,佩带着它,供奉着它,当成财神作为护身符,还真灵呢!

这是指雄狐狸或者是牡猴子,一旦有雌狐狸,牝猴子迷上了人,那被迷的男人就会茶不思、饭不想,一天到晚浑浑噩噩的、失魂落魄的成了痨病鬼、神经病,俗语所称风尘女子为“狐狸精”或“猢狲精”就是这么来的。

“去你娘的蛋,闭上你的乌嘴!”

老杜吼起来了,嘶起来了,他这是在发威,他这是在壮胆,虽然眼睛闭着、脖子缩着,心里依旧在毛着。

“老杜,你可不要‘狗咬吕洞宾’呵?我是好心的在提醒着你。”这个死小庐不肯放过对方,他又磕牙了:“其实,狐大仙或张九官找上你也并不一定是坏事情!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也许你祖上积了德,也许你命中有财运,大仙、九官想通一笔钱财给你,到时候可不要过河拆桥,忘了我小庐喽?”

老杜恨得牙齿起了痒,但是,这样一来,他心头倒是安定下来了,顿时狠声地说:“算了吧!有横财就给你,犯桃花也是你,你的年纪比我轻,你的睹瘾戒不掉,你正好两相需要。”

小庐听对方的口气,知道这戏已经唱不下去了,他就见风使舵的说:“好、好、好,既然你不爱听,我不说总可以吧!”

麦无名的嘴角浮起了笑意,他趁对方二人斗嘴的时候就顺着回廊掠了进去。当然,就算老杜和小庐聚精会神的把守又能怎么样?不是它?石家庄的方位和其他地方的暗桩他也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

投石问路,是江湖中人最最常用的方法,也是无人不知、没人不晓的最浅俗的方法,但是,尽管常用,尽管浅俗,投石问路依旧是夜行人最最有效的路数。

蓦然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守卫的人不会不感到怀疑,不会不觉得惊奇,一怀疑一惊奇,也就不会不出来探看原因了,就这样,暴露了他们的方位,就这样,指明了他们的处所,结果,乾坤倒转,主客易位,他们原在暗处,反而变成明处了。

麦无名越过了幢幢楼宇、层层屋脊,后楼终于到了,但是,后楼一到,他的难题也随之来了。

因为,后楼很大,房间很多,他虽然听说了沈如娴姐妹住在后楼,但却不知道她们住的是哪一间房间?

是“卧龙”沈逸峰当时忘记了询问对方所住的处所?抑或“凤雏”沈如娴认为没有告知这点的必要?

不对,沈逸峰当时并没有忘记这一点,对的,沈如娴果然以为无此必要,他们双方彼此还曾经商量过呢!只是都没有想列会有人夤夜前去窥探,遑论搭救了,这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嘛!

没办法,麦无名只有用上了老法子,用上了笨方法,那就是一间一间的探。

他身轻如燕,他快速如风,虽然穿着的仍旧是那袭白衫,但一经展开身形飘动,犹如一缕轻烟,好像一只夜禽,看见他的人在略一怔神之间,就会立即失去了踪影,失去了凭藉,还以为自己是眼花、是幻觉哩!

第一间,有一个年在半百、身着锦衫的老妇人,安详的、舒坦的坐在太师椅上,右手双指拨动,脸上双唇歙动,在干什么?正数着佛珠念经。

第二间,两个花样年华的姑娘家,一个伏在书桌上习字画画,一个则站在一旁凝神观望着、欣赏着、侍候着!

虽然她们也是青春貌美,虽然他们也是年岁相若的姑娘人家,但麦无名在瞥见之下却一点也没有异样的感觉。为什么呢?因为她们的妆扮不同,因为她们的气质不同,因为她们服饰、色泽也与沈如娴姐妹截然不同,她们二人寄的乃是彩花衣衫,而沈如娴姐妹当然是—白一黑了。

麦无名并不认识这二位姑娘,但在思维中,但在传说上,他知道对方必定就是“花蝴蝶”石素心主婢无误。

第三间,无光。

第四间,也是漆黑一片。

第五间,第五间他得小心一些了,因为这里插有两个暗桩。

麦无名心动了,麦无名展颜笑了,这不是告诉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沈如娴姐妹必定是就在这里!

他翱翔了,像鸿雁?似狸描?不,应该喻之为云朵更为恰当,也更为妥贴。

是吗?是的,因为鸿雁屣动翅膀时会有声响,因为狸猫纵跃扑跳时不会回旋,只有云朵,只有云朵会飘逸、会浮游、会恬静无声,会悄无痕迹!

麦无名手抓脚钩,已经平平的紧贴在屋檐之上,非但屋瓦上的两个暗桩懵然无觉,连房间内的人儿也—点感不出来、听不出来,他已经确切的断定这间房间中住的有人,而且必然就是沈如娴姐妹,凭暗桩显示,凭灯光摇曳,凭倩影闪动……

大热天,这用宣纸谱成的窗棂却是紧闭着,不是里面的人不怕热,不是里面的人不嫌闷,因为她们是宾客,被软禁中的宾客!

麦无名腾出了右手,蘸上了唾液,用小指轻轻的在右上角溶去一孔,凝目细视,这次,他震动了,差一点连整个身子即将坠落下来!

他吸气,他摄神,他转身,他挂钩,虽然再次的稳住在原处,但汗渗,但声起,但碎泥积尘已经洒上了他满头满脸,当然还有满身。

是什么东西使麦无名失神忘形?是什么事情令麦无名血沸心震?她们当然是沈如娴姐妹了。

姐妹二人,一人一边,分坐在桌子—旁,中间对着一盏微弱的油灯。

沈如娴在看书,状况看来还算沉稳、还算镇定,沈如婉则大大的不同了,她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托着香腮,二颗眸子却睁得又圆又大,怔怔的凝望如豆的灯光,摇曳的灯光,意兴阑珊,无精打彩,一副焦虑的模样。

麦无名见状心中一酸,因此就险些忘了自身的安危,曾几何时,他见过沈如婉沉默若比?曾几何时,他又见过沈如婉消瘦如斯?哦?沈家庄原有—撄一兰,如今已是黄花成对了。

沈如娴心静,沈如娴耳聪,窗外那细碎之声似乎已经震动了她的注意,但是,须臾间,平视的目光又俯射在书本之上了,因为,她以为那必然是石家庄守卫的人们。

麦无名略一沉思,心意陡变,不由毅然改作了决定!

首先,血回周天,气贯丹田,运起了从未施展过“束音成丝”的神功绝艺,将话语化成了游丝,将声音变作了花针,由窗缝中钻了进去,由小孔中透了进去……

“如娴,我是无名,你听到声音切莫惊慌或有所挪动。”

沈州娴明里是看书,其实她哪里会有这份闲情逸致?她只是在打发时间,她只是在制造气氛,以期缓和、安定二妹焦躁烦闷的心情。

如今,她突然听到了麦无名的声音,先是一怔,继之,果然是震惊莫名了,但她预先得到对方的意示,是以安坐如故,阅书依旧,但口中却在轻轻的出声了。

“你是无名?”

“是的。”

“你在窗外?”

“是的。”

“只你一个人来吗?”

“也是的。”

“那你快走,伙同着沈家庄所有的人再一起前来,还有小云。”

沈如娴语气之中有着关切,却也有失望的感觉。

麦无名听出来了,他不由加强了他的决定,反问说:“你们都好?”

“晤——还好。”

“如婉怎么样了?”

沈如娴转眼瞟了痴痴然的二妹一眼说:“没有什么,她只是心中忧郁。”

麦无名在窗外又瞄了沈如婉一眼,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又继续说:“石家庄中情况如何?”

“哦!你得小心一些,尽快出去。”沈如娴幽幽地说:“石家庄中的守备、巡查,原由‘四大金刚’所带领,所负责,昨天,龚天佑回来了,‘石家五蟹’也回来了,戒备无形中就更见森严了。”

麦无名心中却是有数,他在几天之前才知道这些人在“馆头”之北的官道上分的手,自己到了,他们当然也应该到了,假如没打其他的事以外。

“龚天佑住在哪里?”

“山岩旁的‘福寿堂’中。”

麦无名回首观望,见山岩离后楼并个太远,幸而后楼分建东西二幢,东边上房中住的乃是男主人石镜涛和石子材他们,西边上房住的是女主人,沈如娴姐妹就被并住在一起,这倒给麦无名方便了不少。

“‘四大金刚’他们呢?”

“就住在这西楼下层两个房间之中。”

“你们的休力如何?”

“我们姐妹虽感渡日如年,心意凄伧,但体能却一如平常。”沈如娴忽然惊觉到对方的话语不对,芳心顿时震惊地说:“怎么?你想干什么?”

“我想带你们离开这里。”

“这……这太冒险了。”

沈如娴口中这么说,心中也是这么想,但另外却怀有满心的希望。

“我试试看,若是不成,应该也与大局无碍,你们不妨收拾一下、准备一下,然后把灯火熄了,把窗户开了,我等会就来。”

麦无名话声甫落,身形犹如一缕淡烟般的混和在夜色中,有时波形,有时迂回,有时变作一条直线……

沈如婉本来呆呆的凝视着桌子上的油灯,油灯上的火焰,忽然间,听见她大姐轻声的自言自语起来了,她不由转移了目标,视线从灯光换向沈如娴的面孔上了。

她感到惊奇,她觉得讶异,大姐失了神?大姐落了魄?还是看书看得入了迷?不应该呀!大姐一向不曾是这个样子的!

除了两个不加也可以的惊叹号以外,沈如婉的芳心中全部都是问号!

她恐慌了,她紧张了,她的心中立时惶急了起来,这怎么办?沈如娴乃是她的“灵魂”、她的马首,马首是胆,对姑娘家来说似乎不太好听,改为“龙头”?龙头也不太合适,那就暂且的称作“凤冠”吧!

“姐!你怎么啦?”

沈如婉举起了柔夷,不住的朝她大姐的眼前晃动着。

沈如娴清醒了,她及时的清醒了过来,向着她二妹谈淡的一笑,却没头没脑的说上这么的一句话。

“二妹,我们要走了。”

沈如婉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但是,她还是疑生心头。

“走?像上次一样,刚刚跳下地面,就立即又让人家给请了上来?”

“这次不—样。”

“怎么个不一样?我看省省吧!”

沈如婉却提不起精神。

沈如娴粉面上的笑容依旧,但显得有点神秘的感觉。

“姐姐刚才是不是嘴巴在说话?”她不答反问。

“是的。”

“你是不是也听见了说话的声音?”

“是的。”

沈如娴闻了心中不由一怔,地犹豫地说:“既然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怎会不知道他来了呢?”

“他?他是谁?”沈如婉一头雾水的说:“我听到的只是姐一个在自说自话,正在耽心你有了毛病呢!”

沈如娴释然地说:“他,他是无名,你的无名来了。”

这—下沈如婉精神了,醒了,她芳心震动,她美目发光,这句话何异一贴“十全”大补剂?

“无名?无名他在哪里?”

“他在窗外……”

沈如婉听了身形顿时一动,她正拟上去推窗观看,沈如娴早就防着了,立即把将她给按住了。

“姐,你……”

沈如婉脸上有困惑、有疑虑。

沈如娴温婉的、柔和的解释着说:“二妹,不要冲动,以免破坏大计,无名他已经走了。”

“走了?这……”沈如婉一脸幽怨,她泫然地说:“无名也太冷酷、太残忍。他怎么连活也不同我说一句就这么的走了。”

“别怪他,”沈如娴劝慰着说:“他曾经衷心的,炽热的问候着你,而我们却是在急切中商量一些对策。”

“那他怎么又走了呢?”

“他只是去探看动静、去寻觅出路。”

“这么说,他们真的要带我们出去喽?”

“不是他们,只有一个他。”

沈如婉却懒得去理会这一套,他们也好,他也好,只要他来了就好,只要能出去就好,她立即理一理秀发、整一整衣衫,欣然地说:“走,那我们走呀!”

“你看,你就是这副性子,无名还没到来,你走得成么?”沈如娴也顶上了她二妹一句说:“我看省省吧!”

沈如娴抬起玉手,扇熄了桌子上的油灯,然后欠身缓缓的推开了纸窗,静等着左无名的来临。

沈如婉笑了,羞涩的笑了,若不是桌上灯光已灭,她的粉脸上必定看得出有二朵淡色的红云升着。

麦无名徐徐的吸满—口真气,他双腿倏然一弹,鲤鱼打滚,哦!他既被人称为“飞天玉龙”,那是龙返瑶池。

然后,化作一鹤冲天,不,这应该称之玉龙腾空。

一个倒翻,一个回旋,犹如一气呵成,守在后楼二旁的暗桩瞳瞳然还没有看清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双双的失去了知觉,若是就此死去,那是两个莽憧鬼!

麦无产,奔腾了,麦无名飞跃了,他绕着庄院一阵游行,石家庄安插在上房暗处的桩钉就统统地睡着了、统统的休息了。

没有声,只有影,而这个影又快速如风、飘逸似烟,因此,地面上的守卫也就懵然而无知。

他返回来了,在后楼的屋瓦上略一停顿,虽然是目光不能拗折倒视,但他的心中却确定沈如娴必然已经将窗户给打了开来,房里的灯光不也已熄灭了。

麦无名匀均了气息,正拟再次的纵身回旋穿向第五间窗口一刹那的时候,一道灵光忽然在心田中闪耀了起来,不由立即沉身安桩,钉立在原地不动了。

“不妥呀!”沈如娴姐妹困顿多日,其精神难免不振,其体力也难免不济,万—出了差错,万一出了声息,惊动底层的“四大金刚”或地面的人,“四大金刚”的声名虽然业已挤入一流高手之林,倒还不在他的心上,若是给山岩边的供奉们发觉了,那就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

麦无名这一顾虑,第二个念头又随之而起了。

“不如未雨绸缪,免掉后顾之忧,预先将‘四大金刚’也给料理了,但听说‘四大金刚’的身手兀自不弱,到时候必须见机行事,骤下杀手,可不能给对方有出手的机会。”

他计算定当,一颗石子又丢下地面。

“咚、咚、……”

后院的地面是用青石板所铺成的,因此,石子跳得特别的高,声音也就特别的脆,又是在更深人静的夜晚里。

四个角落,分别的、先后的竟然一口气窜出了四个身手矫捷的人影来,他们朝着那颗跳动的石子凝视观望了一会,却看不出所以然来,就彼此的交换着眼色,还是找不出答案,遂抬头胡上房每一个窗子巡视起来了。

上房中一无动静,四个人又分别的无言的向来处退了回去,隐了进去。

莫非就是“四大金刚”?看功力,像,瞧身材似乎不是,听说“四大金刚”个个生得魁梧得很。

麦无名暗庆侥幸,幸好自己没有孟浪,不然会打草惊蛇,自己飘身而逃是易事,但想救援“黑白双娇”就感困难了。

他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沿壁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个别的放倒了那四个人,这四个人竟然乃是回来不久的“石家五蟹”中的四只毛蟹!

还有一只呢?还有只蟹必定就在近处无疑,因为石家五蟹平时都是同进同出、不稍相离!

麦无名未敢大意,他小心翼翼的举步跨过了圆圆的月洞门,欲去前面的住房找寻“四大金刚”,突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由另一边传了过来。

“谁?”

语气虽沉,声波不高,大慨是本能所发,直觉而出。

麦无名止步不走了,他索兴背起了双手,那么的平静、那么的随意,又是那么的悠闲坦荡。

“莫非是少爷?”

“唔——”

这—着果然混淆了对方,看形状,瞧衣色,而又在清淡的月光中和粉墙的遮掩下,来人却误以为麦无名是石子材,因为石子材经常的在此地打转、在这里逗留,为子沈如婉嘛!

距离近了,那个人又开口说:“少爷,你……”

雷先闪了,脱兔跃了,而那个人的声音也就此打住了,是“病蟹”,“石家五蟹”中的“病蟹”孟永昌。

麦无名左手一挽,将垂软欲倒的孟永昌就近安置在墙角边,与“醉蟹”周亦生并靠在一处,醉吧!

风也吹,虫在鸣,月亮也正张着满脸朝他傻笑着、娇笑着。

他是夜行人,但他却不是做无本钱买卖的夜行人,那算不算梁上君子呢?他不知道,也只打照样的朝月亮回笑了过去,也是傻傻的,却又讪讪的。

转出了墙角,前面后楼的下层有二间房屋内透出了灯光,麦无名紧贴着墙壁掩下过去,墙是粉色,他的衣衫也是白色,在此时、在此地,倒是甚难为旁人所发觉。

但是,俗话说得好:“小心不蚀本。”麦无名双眼还是四处环视,足下依然一步一脚轻蹑着、巡察着。

第一间房门虑掩着,他探了一探,里面有两个人在,这两个人正是“四大金刚”中的两个金刚,但他们四平八稳的都在睡觉。

麦无名并末见过“四大金刚”几个,但却能一眼肯定就是他们,都是根据沈如娴的叙述,第二则是看看对方的个子、模样,也就错不了。

麦无名进去了,麦无名又出来了,一切如常,没有声音,也没有动静,办事的人依旧要办事,睡觉的人还是在睡觉,两顺其便,各安其状。

他更探向第二个房间,这个房间之中也有两个人,他们当然是“四大金刚”的另两个了,这两个人虽然不是在睡觉,但相差无几,一个托着脑袋,一个倚着桌面,在打瞌、在困盹,他们拒绝着“周公”,但“周公”却是刻意的诱惑着他们,主要的,他们信得过五蟹的艺业!

哈!真是出乎意料之外,顺利得很,麦无名依佯画葫芦,一人按上了一掌,就这么毫不费力的摆平了该摆平的人。

他傲然的、潇洒的由楼梯迈了出去,当然,脚步仍旧下得很轻,因为上房的第二间或许第三间还住着“花蝴蝶”她们主仆哩!

“哔剥!”

第五间的房门突然响起了弹指之声。

这间房间就是沈如娴姐妹所住的那一间,房间中的沈氏姐妹听了不由的吃了一惊,她们姐妹原本是静静的、怔怔的倚着窗棂等候麦无名的到来,但要命的却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前来打扰她们、探访她们,真是要命。

“是石素心主婢二人!”

沈氏姐妹相互对望着,虽然她们口中默默无语,但沈如娴心中是这么想,而沈如婉的心中也是这么想!

因为,这主婢二人已经与沈如娴姐妹结成莫逆之交,义及金兰,彼此经常的过往,彼此经常的攀谈昼夜不分。

她们年岁相若,她们的个性相投,她们的家世也是并称于世,双方是“英雌”相惜也是门当户对,奈何月下老人红线不牵,沈如婉一见石子材就讨厌,不然正如沈四爷气话所说:“沈如婉嫁给石子材并不算委屈。”

当然,沈氏姐妹困在此地的这一段日子中,也受了石素心很大的帮助,很多照顾,否则哪有这么舒适和随意?

“是谁呀?”沈如娴有意娇慵的说:“我们已经安寝了呢!”

“是我,如娴。”麦无名在房门外面轻声说:“我是无名。”

房门霍然打了开来,人影急速的闪了进去,然后,房门又轻轻的掩上了、闩上了……

“你,你怎么会从前面来?”

沈如娴口气中有着疑虑、有着困惑,也有着埋怨的意味,还有质问的成份,不过都是善意的、温和的。

麦无名笑笑说:“怎么?你们以为我是梁上君子?”

“没有人将你当成偷儿。”沈如娴也是微微的一笑:“你却害得我们心中一阵紧张、一阵不安。”

“对不起,二位姑娘。”

麦无名洒脱的、含蓄的、风趣的说着,在龙潭虎穴之内,在危机忧虑之中。

房间内是黝暗漆黑一片,但麦无名身蕴神功,沈氏姐妹则已习惯自然,是以他们彼此都看得十分清楚。

沈如婉突然悄无声息的扑了过来,伏在麦无名的肩膀上泫然而泣,她心里有无限的委曲,她胸中有满腔的幽怨,这下子全都发泄出来了,内中还包含着很多很多的相思……

麦无名心中一阵激荡、一阵歉疚、一阵怜惜……

“如婉,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害你吃了若,害你受了罪……”

他的脸颊也靠着沈如婉的螓首,贴着沈如婉的秀发,左手轻揽,右手拍着伊人的肩头,微微的、轻轻的。

沈如婉更是不能自制,她含悲、她抽搐,春潮泛滥,泪珠如泉,濡湿了自己的衣袖,也湿透了麦无名的衣衫。

麦无名感到酸楚,麦无名感到心痛,他默默的紧拥着沈如婉轻颤的香肩久久又久久。

沈如娴终于又开口说话了:“二妹,好了,别耽误时间,别惊动了旁人。”

她沉稳睿智,因为这个时候不适叙情,叙情太久会延误大事;她通情达理,因为这个时候不宜悲苦,悲苦过份会伤害身体。是以,她及时的提醒着当事人。

沈如婉一点就透,她猛地抬起了头,泣声也随之嘎然而止。热泪盈眶,披颊横颐,但她毕竟是出身名门,眼波在麦无名的脸上转了一圈,嫣然的破涕为笑,雨后的鲜花,更是娇艳,花朵沾露珠,更见妩媚。

麦无名心头陡地一震,继之荡漾,他好骄傲,他好满足,感谢上苍待他忒厚,感谢月老对他不薄,如此美眷,夫复何求?莫怪石子材痴缠不休哩!

“我们走吧!”

“你真要带我们出去?”沈如婉还在明知故问。

“当然!”麦元名答得一脸毅然。

“从前而走?”

“从上房走。”

麦无名移开了窗边的桌子,然后二手双挽沈氏姐妹的玉臂,神功潜提,真气暗运,使心湖澎湃,使血脉湍流。未曾几时,他的口中突然轻喝出声了。

“起!”

三位一体,平射而出,身形刚刚超逾屋檐之一刹那,好个麦无名,只见他双腿剧蹋,只见他衣衫暴涨,三个人的去势,竟然不可思议的回折了过来,他们倒拗而上,翻窜起踩在瓦楞上面!

沈氏姐妹,艺出名门;“黑白双娇”,技惊江湖。但在这个时候,她们不由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们原以为麦无名先会跳下地面,然后再纵身上房,哪里知道他二步并作一步,二式化为一式,而手上又挽着两个人在一起,虽然这两个人也是身轻如燕,但多少总是累赘呀!

麦无产却有信心,却有把握,他毫个犹豫的做了,并且已经成功的屹立在瓦楞之上。

这等身手,这种功力,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找不出有第二个人来,自然,他的师门在外,也自然,麦小云的师门亦不在此列。

“黑白双娇”呆住了,她们芳心怦怦然,她们眸子怔怔然,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吊桶还是未卸,迷雾依旧不退。

是在乘云,是在驾雾,这件事假如下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任你说什么,她们也不会相信。

“我们走吧!”

麦无名调息了一会,然后淡淡的说。

“哦!好。”

沈如娴由迷幻中惊醒了过来,然后轻轻的应着。

他们一路飞奔,如入无人之境。月亮在微笑,大地在沉睡,石家庄中的人们也是。

沈如娴的疑心又起了,她迟疑地说:“怎么?今夜他们没有布暗桩?”

“有,只是暗桩在休息了,包括‘石家五蟹’和‘四大金刚’。”

沈如娴又是一脸的震惊说:“你把他们给料理了?”

麦无名笑笑说:“只是侥幸。”

沈如婉横睨了他一眼说:“难怪你敢大模大样的由前面进来。”

她的忧郁巳经舒畅了,她的心扉也已经开朗了。

麦无名朝着她愉悦的笑笑,欢欣的笑笑。

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这不是石家庄无能,这是麦无名的功力通天?还是石家庄的防卫有所疏漏?严格的评论起来,应该都不能算是,石家庄只能算是失了策,第—,他们不应该托大,他们也不应该矫情,让沈逸峰叔侄两会晤,结果,机密泄漏了,结果,地形也暴露了。第二,石家庄的防卫可以算铜墙,也可以算铁壁,别说一般江湖人物轻易难越雷池一步,就连沈氏兄弟也无法全身而进、全身而退,但是,石家庄总不能夜夜灯火辉煌,宵宵如临大敌,又何况身手不弱的“石家五蟹”全都守在后院要地,只要风吹草动,—个哨音,“福寿堂”中的接应立马就到;第三,麦无名虽然不是什么神圣天人,但是,他胆大,他心细,他聪慧,他的功力又是高人一等,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凤凰脱出了牢笼,娇女放弃金屋,飞了,跑了,枉花费对方一片心机!

~潇湘书院校对收集整理~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