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江湖伎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回江湖伎俩

难怪这个好事者挺身而出,难怪这个好事者大言炎炎,原来他的手底上跟嘴巴上一样的厉害、一样的强硬,果真比丢掉洒坛的中年人高出了许多。但是,金耿煌毕竟是名门之后,幼承庭训,经过了苦练,遵循着秘本,所施出来的招式,每每叫人难以意料,实非中原一般武林人物所能想象得到的、防御得了的,以故,还是二十招不到,好事者照样的手在忙、脚在乱了。

袁吉恩一见情形不对,立即悄悄地窜了上火,他算事主,有这个权利讨赔偿、要金钱。

这乃理之所在、情之所属,一个人讨不了,两个人一起讨也无可厚非,旁观的人一样的寄与同情之心,没有人出来说他们不对。

何况,何况这些旁观者多半是他们一伙之人!

这样一来,形势变了,并不是金耿煌不是这二人的敌手,而是受财物之累、黄金之碍所使然。

一个人身上背着八百两黄金,到底使行动感到不便,出招受到牵制,他前后受敌,他左右逢源,受敌是真,“逢源”是假,这是能要人命的泉源!

其实,就算金耿煌不受身上黄金的的影响,就算金耿煌战胜了对方又能怎么样呢?因为对方谋定而动、看中而施,一个不行,两个不行,还有三个、四个,他双拳能敌四手,六手、八手吗?

看样子这个包袱不给人家是过不了关了!

正在应付困难的时候,人群中意外地响起了一阵黄莺的鸣声。

“堂堂的万里船帮,竟然会以多为胜,以众凌寡,以势欺人二朵花,二朵花移了过来。

一只蝴蝶,二只蝴蝶飞了出来,是两个二九年华的姑娘。姑娘的面貌似鲜花,姑娘的身形似彩蝶,施施然、翩翩地踱到了打斗的场子中。

“花蝴蝶!”

旁观之人群中,不知是准这么叫了一声。

不错,姑娘们衣锦披翠,“花蝴蝶”,姑娘之体态轻盈,也像“花蝴蝶”,而她们两个人之其中一个外号果真叫做“花蝴蝶”!

穿大花衣衫的就是“花蝴蝶”石素心,穿小花衣裳的则是她的贴身婢女“小彩蝶”。

石素心乃是宇内三庄一帮之首石家庄庄主石镜涛的掌上明珠,“花花公子”石子材的同胞兄妹。

但是,她不像她的父亲骄扬狂傲,她不像她的巳长执挎浪荡,她温婉,她善良,她富正义感,她有巾帼之风!

场子中搏斗的人听到了声音、看见了人影就停下手来了。

“哦!是石姑娘,石姑娘好。”

开口说话的人竟然会是那个好事者、抱不平者。

“白舵主无恙。”

“白舵主”?白舵主是谁?

原来那个好事者就是千里迢迢护送安南贡品由岭南来宁波的人,万里船帮宁杭总舵舵主白立帆!

这就难怪了,难怪他们明知金耿煌的来历而仍敢贸然下手,他们倚仗人多,难怪货运码头的上头一看见他们就变颜变色,此地本是他们的地盘。

“石姑娘误会了。”白立帆心中一阵转动,他借着喘气的机会徐徐地解释说:“是这位年轻人把别人的东西碰落在运河中,他说好要赔给人家的,结果却食言了。”

“原来如此。”

石素心美门瞟了金耿煌一眼,而金耿炽竟然也在愣愣地凝视着她,姑娘的芳心中陡地—震,粉脸上倏然一红,她略—摄神,略—秆持,然后随口说:“碰落了谁的东西呀?”

“我的……”

袁吉恩迟迟疑疑、期期艾艾地说着。

“噢!那位……相公会碰落了袁堂主的东西?不简单呢!”“花蝴蝶”石素心的语声带着强烈的挪揄味。

“是真的,不信你问他就知道了。”

袁吉恩立即强声的说着,但是,语气之中透有描龙点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与气息来。

“何必一定要问他呢?问你不也一样吗?”石素心只是再次的瞥了金耿煌—眼,却仍然朝袁吉恩说:“碰落了什么东西呢?”

“一只酒坛。”

花朵在石素心的粉脸上盛开了起来,她笑容可掬地说:“酒坛?—只酒坛人家怎会赔不起而食言?那内中一定装了什么稀世之珍了。袁堂主,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聪慧、她伶俐,一听到对方说要赔而食言了,其中,必有文章,也一定有其不赔的道理,她果然—猜就中。

“是的。酒坛中装有东西。”

袁吉恩实在是不想说,但又不得不说。

“你还没有说是什么东西呢?这么神秘兮兮的。”

石素心打破砂锅,好奇的追了下去。

“是……”

袁吉恩转过头看看白立帆,他是在征询,在请示。

白立帆心中也是感觉到十分的为难,事情既然遇上了,说假不行,不说也不行,你说假,人家会更正,显得无气魄,不光明,反被讥笑,看不起;不说呢?对方又个是哑狗没嘴巴,你不说,他也会说呀!

因此,唯—的办法,只有昴着头,来个假痴假呆、不理不睬,任由袁吉思去处理,去应付。

“是什么?说呀!”

“是黄金。”

袁吉恩说得很轻、很轻,但还是说出了口。

银铃声由石素心的樱口中绽了出来,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听,尤其是在金耿煌的心灵中。

“黄金?黄金装在酒坛中已经是一件罕有的事,而万里船帮会将黄金装在酒坛中那更是天下奇闻!”

袁吉恩到底也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物,他立即掩饰说:“这与万里船帮无关。那是我多年的积蓄。”

“哦!有多少?”

人群中又走出两个壮年汉子来,是外堂堂主丁元龙、刑堂堂主营乃斌,白立帆却抬手把他们给召了过去。

“一千两。”

石素心不由嘘出了一口兰麝之气,她了然了,她了然这位相公为什么说要赔而又食言了,原来他是不受对方的讹诈。

“真有一千两?”

“真有—千两!”

话既然说出了口,袁吉恩就沉着声音说到底了。

“好,那你叫人下去捞,酒坛中若真装有你的积蓄,不管里面有多少两黄金,姑娘锦上添花,再赔你一千两!”

“这位年轻人亦曾经悬赏雇过人,但谁都没有闲暇的工夫。”

“那是别人,别人在此地雇不到人,你们却不会,我说的对不对?”

石素心圆睁着杏眼,微挑着柳眉,她似愠不愠,似嗔却也不嗔,有时候,女人家的心意还真难摸,难猜呢!

“风急浪高,也无人敢下去。”

“靠水吃饭的朋友,个个都是‘浪里白条’,这点风又算得了什么?”

火药之味浓重了起来,气氛紧张了。

白立帆三个听了也不由脸色连连的变着,丁元龙和管乃斌年轻气盛,他们身形一动,双双的拟着出去。

但是,白立帆又伸出手臂阻止了他们,同时他也抑制着,平息着自己翻搅的心湖,因为,他毕竟年纪大了,年纪一大,相对的经验丰富了、阅历多了。

金家钱庄是财神,财神只会在家中坐守着金银财宝,江湖上的一切一切,他们鲜有接触,很少了解,是以万里船帮能碰、敢碰,而石家庄呢?石家庄之人经常在江湖上走动,并且还大有君临天下的气势和欲望。

撇开石镜涛有惊人的功力不说,其庄院中又延聘着、广蓄着不少的奇人怪杰、武林魔头。这惹不得,万万的惹不得,一旦惹火烧身,岂不是自找麻烦了?

“这……”

袁吉思的眼光又投射来了,他实在是应付不下去,说真的,他不是不会应付,而是怕有所闪失,打不过人家,最多双手一摊,拍拍屁股走路,但是,上头有人,焉敢擅作主张,一个不好,岂非要受帮规处分?

这里的主人是白立帆,白立帆就再也装不下去了,他走了过来,于打着一声哈哈,涎起笑脸说:“石姑娘,万里船帮和石家庄一向是井河不犯,为免伤二家和气,姑娘能否不管这一档之事?”

石素心一听心中不由微微凝了一下,她说:“哦!我们二家果真是素不相干,各行其是,但是,这位公子他犯到你们了?你们又何必非讹他—千两黄金不可呢?”

“诚如姑娘昔才所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万里船帮靠着河海而生活。”

“你们不是凭藉生意、劳力而换取温饱?”

“是的,我们大致是靠着生意、劳力,但生意劳力却养不活如许庞人的帮众,是以多少也要有其他额外收入作贴补,只要没有干着过份伤天害理的勾当。”

石素心芳心中一阵转动,她实在也不想结下这么—门仇怨,但是,不知怎的,她内心里对这个年轻人有着一份微妙的好感,并且事情既然插上了手,若再半途而废,拔脚而走,在颜面上未免也不太好看。

因之她温婉地说:“白舵主,湿面粉一旦糟上了手,多少总会留上一点,能否看在石家庄的面子上放过这一次?”

“这……”

白立帆心中也是电转连连,远虑可以暂且将它拦在—边,但近忧却是不能不顾。惹上了石家庄,那是以后的事,眼前的事呢?若金耿煌和石素心彼此联上了手,再加上一个悄丫环“小彩蝶”,自己一方能否战得下来也大成问题。

好,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长线,此地不行,换个地方,此时不宜,换个时间,面子给了而煮熟的鸭子也不怕它会飞上天去,除非那石家丫头一直护送他到地头南京。

“好吧!就看在石姑娘金面,我们今天就此罢手。”

石素心莞尔了,石素心开怀了,她微一抱拳说:“多谢白舵主。”

“石姑娘客气了。”白立帆转向其余的人说:“走,我们回去。”

两个人分别的、成行的朝渡船那边而去了。

金耿煌立即双拳当胸,满心感激地说:“多谢姑娘解去了在下之围……”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你还是快点走吧!免得他们又临时变卦。”

金耿煌略一迟疑,双眼却紧紧盯在那鲜花之上,口里呐呐说:“在下金耿煌,家住南京……”

石素心发觉了,石素心震动了,她美目也在金耿煌脸上游移了一下,红着面孔惊喜地说:“可是金氏山庄的‘珠玑公子’?”

金耿煌只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却不叩问对方的名号,因为,在刚才两相对白的时候,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人了。

“正是区区在下,金氏山庄的大门永远为姑娘开启着,金耿煌也日夜企盼姑娘能来金氏山庄作客。”

石素心芳心中的麇鹿不禁跳撞了起来,她喜悦,她羞赧,她还有一点局促不安呢,以往的豪气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小妹石素心,如有机会,如有闲暇,一定会去南京拜访公子的。但是,也希望公子能来石家庄走动走动。”

轻声的、含蓄的,但也是明确而露骨的,这莫非就是缘分、就是一见钟情?

“姑娘再见了。”

金耿煌有着不舍。

“公子珍重。”

石素心也有依恋。

这里还是运河,但此运河已非彼运河厂。

金耿烨埋着头由江南河走到了北运河,他满脑子都是石素心的倩影,伊人的一颦—笑,伊人的一举一动,萦绕在他的心坎中。

浑浑噩躯,糊糊涂涂,不知是什么时候,不知是什么地方,他心中想着、想着,他脚下走着、走着,如此而已。

“金耿煌,地头到了,时间到了,你把背上的包袱卸下来吧!”

骤闻警声,金耿煌不由悚然而醒,他抬起了头,有四个人的形影映入了他眼帘之中,多么的熟悉呀!

是他们,是他们,他们乃是万里船帮白立帆那几个人。

精神了,振作了,他已经拂去了心魔,他已经赶走了幻觉,虽然,那是令他恋惜的心魔,令他沉缅的幻觉。

“是你们,你们真是锲而不舍呀!”

“当然,凡是经万里船帮看中了的东西、决定的了意念,就算是长出了翅膀,它也很少会逃出手掌心。”

白立帆蹇然的、居傲的,白诩的褒夸着。

这叫矫言不惭,这叫做夜郎自大!

“白立帆,你妄顾誓言,毫无信义呀!”

“谁说的!万里船帮言出如山,决无反悔。”

“那你说过‘就此罢手’,怎又再次拦劫?”

“不错,本座的确说过就此罢手,但那是午前,那是上次,上次我们不是已经罢手了吗?”

“这……”

金耿煌为对方的歪理而憋住了、呛住了,他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既然如此,要我自动将东西奉给你们,那是作梦,动手枪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千古名言,有的人山获财丧命,有的人为护宝伤身,他们俩也算是个例子。

白立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胜利的笑容,他喝叱一声:“上!”

三个人一起围过来了。

他们是内堂堂土袁吉恩、外堂堂主丁元龙、刑堂常主管乃斌。

金耿煌摄收着精神、运调着血气,力保财物、为维颜面而战了。

他的双拳,不一定抵不过四手,也许能胜六手,八手也说不定,只是背上的包袱影响了他、苦恼了他。使功力大大的打了折扣,他立即紧—紧背上的包袱。

白立帆已经尝试过了对方的技艺,个别的,他们之中没有—个人会是金耿煌的敌手,就是两个也未必行。

他们既然有先见之明,是以,一不敢做作,二不敢托大,事情必须以达到目的为原则,遂商定了由三堂堂主戮力而上,若再战不下来,自己也会插上一脚。

三堂堂主,以内三堂袁吉恩为主干、为灵魂,袁吉恩沉稳,袁吉恩老练,而丁元龙和管乃赋二人只不过是皮粗肉厚,只不过是血气盛,这就叫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这三个人之功力,当然比下上他们的舵主,但是,一经配合起来,倒也凌厉十分,威力无穷!

金耿煌韧初并未在意,战来轻松得很,他穿插、他游移、他周旋在三个人之中间,奇招屡见,绝式时现,袁吉恩他们还真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但是,时间一长,彼此也就适应了,也就拉平了……

这样下去岂是办法?白立帆欲想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万一像上午一样,又冒出了一个、两个甚至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或者令人头痛的人来,那不就是又要麻烦了?

“停——”

又是一阵低沉的喝叱声起自白立帆的口中。

袁吉恩三人闻声即退,但仍然环立在金耿煌的四周。

“金耿煌,识时务者为俊杰,该给的总是要给,该丢的还是要丢,又何必非要累得筋疲力尽,气断血流才肯放手呢?”

白立帆刻意数说着。

“那要看对象是什么人了?钱财原是身外之物,放赈济贫,拯难恤危,金某人决不吝啬,若落入你们手中,岂不等于助纣为虐?何不如沉入运河之内,任由它逗鱼虾,为窝为穴,倒也舒展人心。”

金耿煌慨然诮答着。

“万里船帮虽然不列侠义门中,但也没有如你所说的那么丑陋呀!”

“讹诈强劫,言而无信,就可见—般!”

“那只是权宜,追根诘底,莫非想得那批金黄罢了。”

“噢!这么说就可以枪?就可以诓?”

金耿煌露出不屑之神色,语气中有浓重挖苦的滋味。

管乃斌红着面孔瞠着目,他气呼呼地说:“舵主,何必与他多费唇舌……”

白立帆抬手阻止他再说下去,讪讪地说:“万里船帮经济拮据、资金短绌,有此能掩捉襟之窘、燃眉之急,而金家豪门,钱庄广设,当不会在乎这区区之数,金少侠如能略施援手,薄予资助,敝帮弟兄俱皆九内铭感。”

“你若事先情商,或可如你所愿,们现在晚了,你自作聪明,设局在先,掠夺在后,金某人爱莫能助。”

白立帆脸色一变,他见对方软硬不吃,顿时咬着牙齿说:“金耿煌,那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你若有种,何妨下来较量一场,只要你能胜一招半式,金某立即将背上包袱双手奉上。”

白立帆是老姜,焉会上这黄口孺子的圈套?他诡谲地笑笑说:“你这算是策略?算是激将?既然已经耗上了,而你背上的包裹我们志在必得,当然是竭尽所能了、竭尽其极了。”

金耿煌心中果真有这么意思,他想将话把对方扣住,然后遽出奇招,予以各个击破,如今计既不成,也就冷冷地说:“就算你们全体同上,也未必能得到包袱。”

“好,那你就试试。”白立帆大声说:“堂主们,不得顾忌,不计后果,以达到目的为目的,上!”

他这话的意思是伤身在所不惜,断肢在所不惜,丢掉了性命也是在所不惜,这就是万里船帮所订的法则。

四个人一起拥了上去,像走马灯似的把金耿煌团团围在中间,掌影翻飞,身形游移,这是一场罕见的激战!

霎时间,尘扬灰腾了,砂滚石走了,霎时间,太阳失色了,霎时间,路树摇曳了……

白立帆是一舵之主,他的功力的确要比他手下三个堂主高出了许多,过不多久,金耿煌双手显得忙乱了,双脚显得凌落了,气在喘、汗在流,玉面也胀得红彤彤的。

就在这个时候,大路上出现了一个年轻人。

金耿煌已经长得够英俊了,但这个年轻人比金耿煌还要英俊,金耿煌已经很有名的了,但这个年轻人的名气比金耿煌还要大。他会是谁?请看吧!请听吧!身份马上就要揭晓了。

“群殴为武林所不齿,劫掠为国法所难容,你们住手吧!”那个年轻人说得淡然却又显得严谨。

白立帆所顾虑的果然又应验了,他们闻声全都跳了开来,定睛细瞧,当看清了来者是准的时候,每个人脸上一致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是你,麦小云!”

说话的人依旧是白立帆。

他是麦小云,他正是麦小云,麦小云离开了南浔,正拟取道杭州而直奔安徽九华,却在此地遇上了这档子事。

“不错,正是区区,我不为己甚,你们走吧!”

像斗败了的公鸡,像受惊吓的兔子,白立帆他们二话没说,掉头就走,更像是丧家之犬!

金耿煌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他抹去了头上的汗水,他吐出了胸中的浊气,惊奇的、庆幸的走了过来,钦羡地袍起了拳头。

“多谢麦少侠施加援手。”

“没有什么,兄台还是快些走吧!出了吴兴,也就脱出万里船帮宁杭总舵的势力范围了。”

金耿煌哪里肯走!他正期待着这个机遇呢,不禁有意拖延着说:“小弟金耿煌,家住南京……”

果然,人的名,树的影。麦小云听到对方报出了姓名,玉脸上立即展开了喜悦说:“哦!是金兄,小弟麦小云,亦曾经专程去过贵府,晋谒过令尊大人,蒙令尊悉心指示了小弟欲拟知晓的事宜,真是感激不尽呢!”

“麦兄忒谦了,小弟为家业长年奔波在外,返家后一经听说,正感遗憾未能识荆而懊恼,却在此地相遇而拜识,这才是三生有幸呢!”

“金兄言重了。”

他们惺惺相惜,他们相见恨晚……

“有暇还望时常光临,以增舍下蓬荜之辉。”

“当然,一有空闲,当会前去拜访金兄。”麦小云说:“小弟尚有事在身,就此别过了,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他们互相抱着双拳,互相依依而别。

金耿煌心中感到十分的高兴,虽然他这次出门担惊受怕,却是觉得此行不虚,遇到了他仰幕的人,又遇到厂他景幕的人。

夕阳摇摇欲坠了,彩霞满天绚烂了……

麦小云拟在夜色尚未掩盖下来的时候赶到“清德”。

古人说:“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这是出门行旅者的座右铭,积多少经验所谱成的名句呵!

趁着行人稀少,他施上了“迷踪步”,他展开了“陆上飞行”,像一阵风,像一股烟……

忽然,间歇的,似乎有微弱的呻吟声从左旁一条岔路巾飘送了过来,麦小云略一趄趑,倾耳暗听起来了。

不错,是久,那是人的声音,他毫下犹豫地弯了进去。

果然,有一个人蜷伏在油油绿绿的菜畦之中。

黑色的上衣,灰色的长裤,裤脚臂卷得高高的。

小路旁有斗笠,田畦中有锄头,他该是一个稼穑人。

那个稼稿人已经上了年纪,五十多岁,生得精瘦矮小。

他黄纸般的脸上起着痉挛,他鹰爪般的双手抱着肚子,汗水如珠若豆,口小哼哼哈哈……

“老人家,怎么啦?”

“肚子……肚子痛。”

“吃坏了东西?”

“大概是吧……哎唷……”

“你是来巡田的?”

那个稼穑人点了一点头。

“家住在哪里……”

稼穑人立即伸出右手朝—座小山坡指了一指说:“就在那个山坳中。”

麦小云抬头一看,小路的尽头果然有一个小山谷,山既然不高,谷必定也不太深了。

“我扶你回去吧!”

“谢……谢……”

稼穑人由牙缝逼出了两个字。

麦小云一手捡起了斗笠,又转身提起了锄头,一手就将稼穑人扶了起来。

那个稼稿人看似瘦小,但身体还真不轻,麦小云心中不由动了一下,遂之起了怀疑。莫非他身上全是骨头?

一步一脚的朝小路尽头走去,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

待他们将到山谷口的时候,那个佝搂着的稼穑人倏然长身而起,右手闪电般的向麦小云的腰肢掬下!

麦小云早有防备,他本能的将稼墙入朝前一送,自己相反的疾退了二步,但是,还是被对方扫中了一指。

“你……”

他立即暗暗运起了功力,默默调起了真气。

“哈……”那个稼穑人细省细气地笑了—会说:“麦小云,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竟然还管起金家庄的闲事!”

“你是谁?”

“看不出我是谁来,那你的气数该要尽了。”

麦小云略一迟疑,略一思忖,他心中突地又是一动。

“金丝猴!”

“哈哈……”稼穑人又笑了几声说:“真难为你了,不错,老夫正是侯四津,你若能事先想起,也许会脱过这场大难。”

麦小云完全明白了,从对方突袭开始、从对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大概,是万里船帮。

侯四津乃是万里船帮“万坛”中二大护法之首座,功力铣炼,心胸狭窄,他的名堂最多,他的点子最阴,是个令人头痛的人物!

“你要干什么?”

“哼!明知故问。”侯四津冷冷地说:“把东西拿出来吧!”

“什么东西?”

果然明知故问,麦小云又明知故问起了。

“当然是翡翠玉如意喽?”

“我哪来的翡翠玉如意?”

刚才是侯四津在拖时间,如今换了人,如今换麦小云在拖时间了,他必须要先将指伤给调治好。

“麦小云,你不必装羊,也不必拖延,我老人家那一点虽然要不了你的命,但是你看,你能走得了吗?”

侯四津左手一摆,山丘上陆续冒出了不少的人来。

这次麦小云果真吃惊了,诚如侯四津所说,对方那一指的确是要不了他的命,当时有所警觉,却失了大部分的力量,并且经过了调息,大致已经复元了,但山丘上冒出来的那些人的确令他吃惊呢!

他们是白立帆和他手下的三堂堂主,三堂堂主不怎么样,白立帆也不怎么样,麦小云并未挂在心上。

他们是洪振杰和一个身材高大的人,那个人必定是万里船帮“万坛”上的另一个护法“迦蓝神”孙立加,这倒叫麦小云心头沉重了下来。

若是个别相遇,若是单打独斗,这三个人中的一个,麦小云都有胜算的把握,二人联手,他也能应付裕如,全身而退。如今,如今他们却有三个人,这样一来,白立帆四个也得要算上一份了。

洪振杰举步踱了过来,其余的人也就亦步亦趋跟随在他身后五尺之处,是众星拱月?是鸨领群鸿?

“麦小云,世界何其小啊!”

“唔!说得也是。”

麦小云随口敷衍着。

“翡翠玉如意呢?”

“翡翠玉如意已经送回了岭南。”

“什么时候送回去的?”

洪振杰冷冰冰地说着,一点也找不出生人的气味。

“月前。”

“你能提出证据?”

麦小云摇摇头说:“不能。”

晒了一下,皮动肉不动,一粒一粒水珠子又从洪振杰口中爆了出来,能寒肌、能砭骨,它也能冻心!

“麦小云,你还是交出来吧!”

“我说过……”

“你说的全是谎话,你根本未曾离开中原一步!”

“我是托人送去……”

“狡辩,废话!”洪振杰沉声说;“侯护法——”

“在!”

侯四津利落地躬下了身子。

“拿他下来!”

“是。”

侯四津一个转身,就朝麦小云走了过去。

侯四津、金丝猴,看他矮小的个子,瞧他蜡黄的面容,果然像是一只金丝猴!

“麦小云,识相一点,把东西拿出来吧!我老人家看在你刚才的好心,上了当而仍不出恶言,说什么也会放你一条生路。”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麦小云只有把铁锤吞下去了。

“我实在是无物可交,随你怎么办吧!”

“你既然是良言不听,敬酒不吃,那就别怪我老人家要动手硬榨了。”

侯四津揉身欺了上去,他学的是猴拳、是鹰爪、是……反正都是属于轻功方面的武功也就是了。

麦小云凝神敛气,他动起来了,他也飘起来了。

~潇湘书院校对收集整理~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