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三章 诡变莫测 步步凶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三回 诡变莫测 步步凶险

金萍轻轻一闪,避了开去,白天平长剑收回,却不料金萍长剑突出,随着白天平收回的长剑,剑锋已逼上了白天平的咽喉。

白天平呆了一呆,道:“好快的剑法。”

金萍道:“过奖,过奖,这一招叫作‘随风飘’,手中之剑,随着敌人的长剑进退,只要你出剑有路,收剑有序,我就能乘虚而入。”

白天平道:“真是从未听闻的剑法,高明啊!高明。”

金萍道:“白兄,我如一剑把你杀死,那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白天平笑一笑,道:“好吧!你如只是想杀死我,那就可以下手了。”

金萍格格一笑,道:“白兄,天皇教这出戏,已快唱完了,你白兄少年英雄,这一次剿灭天皇教,你白兄应授首功,这一身荣耀眼看就要到手,死了岂不是太过可惜。”

白天平道:“姑娘如是只说这几句话,在下已经听到了,金萍姑娘,如是你要我白某人选择,似乎是就该告诉我详细情形。”

金萍道:“先答应我一句话如何?”

白天平道:“姑娘请说吧!”

金萍道:“你怕不怕死?”

白天平摇摇头,道:“不怕,不过,我不想死的糊糊涂涂。”

金萍沉吟了一阵,道:“你闭上眼睛。”

白天平道:“为什么?”口中说话,人却依言闭上了双目。

金萍低声说道:“白兄,你要和我合作,听我之命去行事。”

白天平道:“那要看姑娘告诉我的什么事……”

话未完,突觉后脑一麻,被人点了穴道。

金萍动作快速,点了白天平穴道之后,立刻,抱起了白天平的身子,直向一处密林中行走。

江堂一直望着两人的去处,久久不见动静,心中突生警觉,低声道:“袁老前辈,他们应该有消息了。”

袁道道:“不错,怎么不见动静。”

江堂道:“会不会出了意外之变。”

袁道道:“你说被那司马宽设下的埋伏暗算了?”

江堂道:“这个自然可能,不过,那位金萍姑娘如是想暗中算计白少侠,得手更易了。”

袁道一扬双眉,道:“这个,不太可能吧!”

田无畏道:“晚辈过去瞧瞧。”

洪承志道:“我和你一起去。”

袁道道:“好,速去速回。”

田无畏、洪承志飞身而起,疾奔过去。

江堂低声道:“白少侠是一位很谨慎的人,而且,武功高强,如是遇上了司马宽的埋伏施袭,咱们早可听得警讯了,晚辈如是料断无错,毛病可能出在那金萍姑娘身上。”

袁道皱皱眉头,道:“你的意思是……”

江堂接道:“晚辈觉着,咱们似乎是用不着再等下去了,不如召集玄支剑士,正面攻了上去。”

袁道道:“左右两面的人手,不知是否遇上了阻拦?”

江堂道:“没有。”

袁道道:“你怎么知道?”

江堂道:“晚辈观察情形,天皇教中人似是已全面撤退,而且,晚辈也派人监视着两侧的举动,如若他们动上手,立刻就会有消息传来。”

袁道回顾了天侯七英等一眼,道:“咱们也上去瞧瞧吧!”当先举步行去。

何玉霜的神色很难看,但这位身经大变的少女,却一直静静的站着,一语不发。

她紧紧追随在袁道的身后,双手中各握着两枚飞铃。

洪承志和田无畏,以极快的速度,奔入一片林木之后,早已不见金萍和白天平的影子。

洪承志四顾了一眼,道:“不在这里。”

田无畏伏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眼,道:“他们在这里停了一下。”

洪承志道:“人呢?”

田无畏道:“走了。”

洪承志道:“人到哪里去了?”

田无畏未立刻回答洪承志的问话,却伏在地上,仔细察看了一阵,道:“可恶的很。”

洪承志愣了一愣,道:“什么事?”

田无道:“两个人的脚印,变成了一个,而且,那脚印是女人的脚印。”

洪承志道:“这表示什么?”

田无畏道:“可能是白师弟遭了暗算,被她带走了。”

洪承志道:“什么人暗算了白天平?”

田无畏道:“不知道,可能是天皇教中人。”

洪承志道:“此地还有什么人的脚印吗?”

田无畏道:“没有了。”

洪承志道:“那一定是受了金萍的暗算了……”语声一顿,突转严厉,道:“那金萍是你的丫头?”

田无畏道:“很惭愧,这多年中,我竟然没有发觉她特殊出之处,也不了解她真正的身份。”

洪承志道:“现在,你知道了吗?”

田无畏摇摇头,道:“不知道。”

洪承志哦了一声,道:“刚才那丫头拿了一封信,那封信上写的什么?”

田无畏道:“不清楚。”

沪承志道:“这么说来,咱们还得回去问问袁老前辈她的出身了。”

田无畏,直:“不用了,就现在的足迹、情势判断,已然十分明显,那位金萍丫头,暗算了白天平,然后,把他带离了此地。”

洪承志回顾了一眼,道:“带往何处?”

田无畏伸手一指前面的密林,道:“就在那树林之中。”

洪承志道:“好!我去搜查一下。”

田无畏急急叫道:“站住。”

洪承志愣了一愣,道:“干什么?”

田无畏道:“白天平受了她的暗算,这丫头的手段,自非小可,你如行入林中,也可能受她暗算。”

洪承志对别人十分自负,但他对白天平,却是中分敬服,略一沉吟,道:“说的是,她能暗算白少侠,也就能暗算我。”

田无畏缓缓说道:“咱们有两个办法,应该如何?请你洪兄决定一下。”

洪承志道:“说来听听。”

田无畏道:“一是咱们立刻归报袁老前辈,调动玄文剑士来此,你该巳知道玄支剑士的威力,无论多么高强的武功,都无法逃避那玄支剑士的围袭。”

洪承志道:“这样,时间上岂不是太晚了一些?”

田无畏道:“在下也想了时效上的问题,所以,还有一个办法。”

洪承志道:“请教。”

田无畏道:“咱们两个人配合,一前一后的搜入林中,就算她隐身施用暗算,至多也只能算计咱们之中的一人。”

洪承志道:“对!事不宜尽,咱们这就进去。”

田无畏道:“我走在前面。”

洪承志对田无畏,似是有着一种不服气的味道,一皱眉头,道:“为什么?”

田无畏笑一笑,道:“论落刀威势,你可能比我高明,但如讲临敌应变,我似乎是要强过你了,所以,我应走前面。”举步向林中行去。

洪承志手执长刀,紧随在田无的身后。田无畏步入林中之后,十分谨慎,丝毫不敢大意。

洪承志忍不住低声说道:“这片树林虽然不大,但如咱们这样搜查,只怕也要半天时间。”

只听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应道:“不用找,我在这里。”二人循声望去,只见金萍站在不远处。田无畏道:“姑娘在武家堡住了两三年,在下竟然不知道来历,当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但姑娘的隐蔽功夫,实也高明得很。”

金萍道:“客气,客气,堡主事务繁多,无暇顾及到我这个丫头罢了。”

田无畏道:“往事已矣!不谈也罢,目下的事,还要姑娘给咱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金萍道:“那要看什么事了?”

田无畏道:“敝师弟白天平现在何处?”

金萍笑一笑,道:“我说他去探视敌情了,两位信是不信?”

田无畏道:“不信。”

金萍道:“啊!为什么?”

田无畏道:“因为,那里只留下你姑娘一个人的脚印。”

金萍笑一笑,道:“看来,堡主还是一位很细心的人。”

田无畏道:“姑娘还没答复在下的问话。”

金萍冷冷说道:“我用真真正正的武功胜了他,你们信是不信?”

洪承志道:“不信。”

金萍道:“不信,你就自己来试试。”

洪承志唰的一声,抽出单刀,向前行去。金萍笑一笑,举起了手中长剑。

田无畏伸手拦住了洪承志,低声道:“洪少兄,暂请稍息。”

目光转注到金萍的身上,道:“金萍姑娘,不论你是暗算,或是用真实武功,制服了白天平,但你用心何在呢?”

金萍道:“很简单,他不肯听找之言,从我之意,那就只好制住了。”

田无畏道:“姑娘用什么手法制住了他?”

金萍扬一扬手中的长剑,道:“这个!”

田无畏道:“姑娘的剑术很高明了。”

金萍道:“可以当面试过。”

田无畏淡淡一笑,道:“姑娘,能不能让我们见见他?”

金萍笑一笑,道:“可以,他就在那株巨松之后,你们自己去吧!”

田无畏、洪承志,大步行了过去,果见一株老松之后,盘坐着白天平。

洪承志心中大急,快步行了过去,道:“白兄,你……”伸手抓去。

田无畏急急说道:“洪少兄不可造次。”

洪承志也觉出情形不对,手还未触及衣服,已然收了回来。

金萍谈淡一笑,道:“他被一种特殊的点穴手法,制住了穴道,如是两位自信能够解开时,何妨一试。”

田无畏心中暗道:“这丫头口气如此托大,定然是别有所恃了。”

洪承志已大步行了过来,伸手在白天平身上推拿了一阵,竟然全无作用。

金萍道:“那是一种独门点穴手法,我想两位解开他穴道的成份不大。”田无畏一面伸手止住了洪承志再度试行解穴的举动,一面缓缓说道:“姑娘,你知道白天平是我的什么人吗?”

金萍道:“你的师弟。”

田无畏道:“你早知道了?”

金萍道:“在武家堡中,你对他特别纵容,自然是有原因了。”

田无畏笑一笑,道:“这么说来,姑娘也早知道在下的出身了?”

金萍道:“你们都是无名子的门下,对吗?”

田无畏轻轻吁一口气,道:“姑娘真是一位有心人,知晓在下出身的人,放眼江湖,并不太多。”

金萍道:“你的武功很高,除了无名子外,别人也很难教出你这样的弟子。”

田无畏道:“姑娘,此情此景之下,已到了非说实话不可的地步,似乎是,用不着再隐藏什么了。”

金萍道:“我如还想隐藏自己,也不会算计白天平了。”

洪承志道:“你的用心为何呢?”

金萍道:“我不愿彼此打的鲜血淋漓,所以,只好用点手段了。”

洪承志道:“你认为,你暗算了白天平,就可以使这一场搏杀平息?”

金萍目光转注到田无畏的身上,道:“你!怎么说?要不要你这位师弟的性命?”

田无畏道:“我想,那一定有很苛刻的条件。”

金萍道:“这要看你怎么想了。”

田无畏道:“试试看吧,能答应,我再答应。”

金萍道:“其实,简单得很,我希望两位能帮我个忙。”

洪承志道:“什么忙?”

金萍道:“听我令谕行事。”

田无畏道:“在下有些不明白了,你是否要帮助天皇教主?”

金萍道:“是!”

田无畏道:“你在武家堡多时,对他的罪恶,早已了若指掌,此人不除,天理何在,姑娘为什么还要帮他?”

金萍道:“田堡主,我想咱们如何辩论,也无法求得一个结果出来,对吗?”

田无畏道:“嗯!姑娘的意思是……”

金萍道:“你们是否还要白天平的性命,要他活下去,那就接受我的令谕,如若你们不管白天平的生死,就只好另作打算了。”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金萍姑娘,别忘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伤害到白天平了,他目下情形,似乎只是被你点了穴道,就算是独门手法,只要咱们有时间,相信总可以慢慢的解开。”

金萍笑一笑,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是说我用暗算伤了他?”

洪承志道:“不错,难道你是用真实的武功伤了他。”

金萍道:“你可要试试看,我要用对付白天平的同一招武功,来对付你。”

洪承志怔了一怔,道:“那是说,你用的真实武功,对付了白天平?” 

金萍道:“亮你的刀吧!我要让你先机。”

洪承志被激起了怒火,手握刀柄,冷冷说道,“在下的刀法很凌厉,只怕姑娘很难接下。”

金萍道:“白天平的武功,不会比你差,但他一样伤在了我的手中。”

洪承志道:“我不信。”

金萍道:“你一出手,就可以证明了这件事。”

洪承志拔刀一挥,横斩过去。但见寒芒一闪,拦腰劈到。

金萍娇躯微闪,避过一剑,右手一抬,长剑突然刺出。

洪承志一刀落空,一收长刀。金萍随着洪承志收回的刀势,长剑一闪,忽然间,逼向了洪承志的咽喉。

洪承志怔了一怔,放下了手中的长刀,道:“你这是什么剑法?”

金萍道:“白天平也败在这一招中。”

洪承志道:“只因在下心中存了一分仁慈。”

金萍道:“和人动手,最好别存仁慈之心,多一分仁慈,你就可能会伤在了对方的手中。”

洪承志道:“如是姑娘不信……”

金萍道:“我很相信,用不着再试了。”

长剑微微一紧,剑尖已刺入了洪承志的肌肤。

一缕鲜血,淋漓而下。

田无畏吃了一惊,道:“姑娘手下留情,不可伤人。”

金萍笑一笑,道:“田无畏,现在,咱们之间,已不是主人和丫头的身份了,君子自重,不要自找没趣。”

田无畏轻轻吁一口气,道:“姑娘,在下早已无此想法,只恨当年目不识人,致不能认出姑娘,说起来,惭愧得很。”

金萍笑一笑,道:“你说的这么客气,倒叫人有些不好意思了。” 

田无畏道:“姑娘请移开洪承志身上的剑势,有话好好商量。”

金萍笑一笑,道:“田堡主,你想的太轻松了。”

田无畏道:“姑娘,袁老前辈和玄支剑士,很快就要赶到了。”

金萍道:“玄支剑士,确是一支不可轻侮的力量,但除非你不顾及洪承志和白天平的生死……”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接道:“姑娘,这是为了什么?”抬头看去,只见袁道带着天侯七英,和十二玄支剑士及江堂、何玉霜等一大批人赶到。另一侧,人影闪动,丐帮申帮主,和武当派掌门人闻钟道长,也率人赶到。原来,袁道已打出信号,召集各路人马,向此地集中。

金萍身子一转,左手疾出,点了洪承志的穴道:“老前辈,为什么你来得这样快?”

袁道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老夫如是晚来一步,岂不是看不到你暗中算计人了。”

金萍道:“看到了有什么好,你不觉着很伤心吗?”

袁道叹一口气,道:“这些年来,老夫遇上的怪事太多了,所以,谈不上什么伤心了,只不过,我觉着有些奇怪!”

金萍道:“奇怪什么?”

袁道道:“你师父为人,一向谨慎,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弟子?”

金萍道:“你能受骗,我师父就也可能受骗。”

袁道道:“好吧!现在,咱们可以说清楚了,是吗?”

金萍道:“嗯!”

袁道道:“告诉我,你究竟为了什么?”

金萍道:“你知道天皇教主是谁?”

袁道神情肃然,道:“你知道?”

金萍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也不满他的作为,但我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袁道道:“你知道,他伤害了多少人?”

金萍道:“我知道,所以,我也很伤心,但我又不能不帮助他。”

袁道道:“为什么?难道这也是你那师父的意思吗?”

金萍摇摇头,道:“不是,完全是我的意思。”

袁道道:“你!很大的胆子。”

金萍道:“情非得已,还望老前辈多多的原谅。”

袁道冷哼一声,道:“原谅,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别人岂能原谅你们。”

金萍哦了一声,道:“所以,晚辈自己也有了准备。”

袁道道:“你准备什么?”

金萍道:“他们都被我用独门手法点了穴道。”

袁道道:“白天平、洪承志,也牵入了这场恩怨之中?”

金萍道:“他们两位,只是晚辈用来对抗玄支剑士的帮手。”

袁道道:“帮手?”

金萍道:“是!我见到了玄支剑士的威力,我想不出对付玄支剑士的办法,只好借重他们两位了。”

袁道笑一笑,道:“你要他们两位帮助你吗?”

金萍道:“他们不会帮我对付玄支剑士,但他们两位却能使你老前辈投鼠忌器。”

袁道冷哼一声,道:“如是老夫不顾忌你的威吓,下令玄支剑士追杀呢?”

金萍道:“你最好别试,我见识过玄支剑士的威力,所有的人,都不能抗拒,所以,我会先杀死洪承志和白天平。”

袁道道:“这个么……”

金萍道:“老前辈,我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也不是有心要助纣为虐,更不敢故意和你老人家作对,只希望老前辈,能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证明几件事。”

袁道道:“你要多少时间,又要证明些什么事?”

金萍道:“我要十二个时辰,在这段时间内,你们不能攻这片翠谷。”

袁道道:“这个,一十二个时辰,是不是太久了一些。”

金萍道:“在晚辈而言,这已是非常紧迫的期限了。”

袁道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想查明什么?”

金萍道:“这个,在未证实前,晚辈不便说,一旦证实,那就非要告诉老前辈不可了。”

袁道回顾了江堂一眼,道:“你看,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江堂道:“看形势这片翠谷是一片绝地,也是一处好战场,天皇教主选择此地,很可能准备和咱们决一死战。”

袁道沉吟了一阵,望着金萍,道:“令师一世清白,希望你不要玷污了她。”

金萍道:“我会尽力维护师门清白。”

袁道道:“好吧!既明细节,要我们如何?”

金萍道:“你们驻兵谷口,我先进谷中去问个明白,至迟十二个时辰内,我会带讯出来。”

袁道道:“当真是诡异莫测,告诉我,你是不是去见天皇教主?”

金萍道:“是!”

袁道叹口气道:“难道天皇教主,也会牵入你师门关连之中?”

田无畏突然接道:“金萍,你选白天平和你同来时,可是已有此打算?”

金萍道:“堡主原宥。”

江堂道:“你决心入谷,求证存疑,袁老前辈已经答允,但你是否要把白天平和洪承志交还我们?”

金萍沉吟了一阵,道:“这件事很为难,我相估袁老前辈一言九鼎,但我又不能太过冒险。”

江堂道:“冒什么险?”

金萍道:“我交出白天平和洪承志,如是你们一旦不守信约,那将如何?”

袁道怒道:“老夫一生之中,从未失信於人,难道还会失信於你一个后生晚辈不成?”

金萍道:“好吧!我留下他们两人,但我不能解开他们穴道。”

田无畏道:“我们能不能替他们解开穴道?”

金萍道:“最好不要,我是一种很特殊的独门手法,一旦失手,会造成他们很大的痛苦。”

田无畏道:“这就不劳姑娘费心了。”

金萍未再多言,转身直奔翠谷而去。

江堂望着金萍的背影,道:“这丫头,不知要去查证什么?”

袁道叹息一声,道:“她意志如此坚决,查证之事,一定对她十分重要了。”

江堂道:“翠谷中,有着天皇教中余下的全部精锐,她一个人,只怕是能去难回来了。”

田无畏道:“那丫头的剑法诡异,叫人看不出一点来龙去脉。”

江堂道:“能够一下子制住了白少侠和洪少侠,自然非同小可。”

袁道道:“你们如是知道她出身何人门下,那就不足为怪了。”

田无畏道:“她是何人门下?”

袁道道:“八手观音邱仙子的亲传弟子。”

江堂、田无畏,都听得脸色一变,道:“八手观音,当年手诛八凶,找上天下英雄大会,一口气连败了四十八位高手的八手观音!”

袁道道:“当世高手中,只有一个八手观音,那次英雄大会中,我也在场,她连败了四十八位高手中,就有老叫化子一人,我平生中,不服别人,只有对那位八手观音,一身成就敬服莫名,她为人清高自持,虽然,性情稍微有些偏激,但她对是非分的非常清楚,决不会教出胡作非为的弟子。”

江堂道:“但这位金萍姑娘的择恶性固执,实又教人不堪领教。”

田无畏回顾了袁道一眼,低声道:“师伯一生未说过一句不算数的话,既然答应了对方,自然是不能说了不算,现在,咱们先看看白师弟和那洪少侠的穴道,是否能够解开,再作道理。”

袁道点点头,道:“希望金萍那丫头能有一个完全的解释,否则,就算是开罪了八手观音,老夫也不能轻易把她放过……”

口中说话,人却直对白天平和洪承志行了过去。

江堂低声道:“田兄,兄弟有一事不明,请教田兄。”

田无畏道:“什么事?”

江堂道:”田兄看到了他们动手经过,那丫头怎会一下制住了这样两位武林中年轻高手?”

田无畏道:“她如何制服了白师弟,我没有看到,我只见到她制服了洪少兄。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剑法,随着动手刀势的收发,就攻了上来,洪承志就是这样受人所制,一招后,就被人所制。”

江堂道:“有这等事?”

袁道道:“很可能,天下如有一个人能参悟对付无名子的剑法,那人就是八手观音。”

田无畏道:“我虽没有见过白师弟如何受制,但想来,和那洪少兄的情形相似。”

几人谈话之间,人已到了白天平和洪承志的身前。

两人都被点了穴道,瞪着眼瞧着几人,却无法开口说话,也不能转动身躯。

田无畏伏下身子,仔细在洪承志身上查看了一阵,伸手施展推宫过穴之法,推解洪承志身上的穴道。

但见洪承志神色一变,似是承受着很大的痛苦,但却又无法出口。

袁道摇摇头,道:“快些住手,八手观音独门点穴手法,岂是轻易能够解的!”

田无畏长吁一口气,道:“袁师伯,难道咱们真的袖手坐待,等上十二个时辰,候她回来,再解去两个披点穴道吗?”

袁道道:“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只有委屈他们一下了。”

田无畏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惭愧啊!惭愧。她混入武家堡数年之久,我竟然不知道她是八手观音的弟子。”

袁道道:“你们武家堡太夏杂,混集了各方高手,谁也无法完全了解他们。”

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田无畏急啊了一声,道:“这个,全由她学去了。”

袁道道:“什么事?”

田无畏道:“这位金萍姑娘,在武家堡中的丫头之中,排行甚高,负责管理脑部手术之事,想来,被她知晓了不少的隐秘。”

袁道低声道:“关於在人头开刀的事,你知晓好多?”

田无畏道:“他们那些大夫,在天皇教中,自成一系,直属教主,别人无法干预,所以,弟子对此知晓有限。”

江堂低声接道:“兄弟的手段,可能有欠光明,但很实用,金萍姑娘武功奇高,不论她出身何人门下,但目下情形,咱们无法预测她的行踪,也无法料断她是敌是友,所以,最好的办法,先把她制服住,然后,再作计议。”

袁道道:“如何把她制服住呢?”

江堂低声说出了计划。

田无畏道:“江兄,咱们就这样作了,你要他们准备。”

江堂道:“袁老前辈还未答允。”

田无畏笑一笑,道:“但老人家也没有反对。”

江堂点头一笑,道:“说的是!”立刻下令暗作布置。

丐帮帮主申三峰、武当掌门人闻钟道长,都已带人赶到。玄支剑士的前锋,也都集中了一处。

袁道辈高望尊,自然以他为发号施令之人,为了白天平、洪承志的安全,他无法不忍耐一些,使全部人手,都停了下来。

直等到日过中午,仍然未见动静。袁老心头火起,几度要下令攻袭,但却强自忍耐下来。

江堂冷眼旁观,瞧出了袁道的躁急,低声道:“老前辈,那丫头说过要咱们等上十二个时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多一些。”

袁道道:“难道她真要咱们等足十二个时辰吗?”

江堂低声说道:“老前辈,目下的情势是,咱们只有耐心些等下去,如若咱们全力攻入,很可能激起那丫头的敌对,晚辈这一着苦心安排,也就算自费心机了。”

袁道一皱眉头道:“八手观音,固然是艺业精纯,已达登蜂造极之境,但她一个丫头,能有多大的成就,我不信,咱们制不伏她。”

江堂道:“如若咱们全力施为,对付她也许不难办到,但白天平和洪承志,都是这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才,两人并未搏战,就被点中穴道,这丫头自是有过人之能,再说,晚辈心中还有一些怀疑……”

袁道回顾了江堂一眼,道:“你怀疑什么?”

江堂道:“我追随天皇教主时日极久,对他本身之秘,虽然了解的不多,但对他身外的事务,却是知道的不算太少,但却从未听闻过金萍的事,所以,晚辈的想法,这不可能是一件早经筹划的阴谋,可能只是一件偶发事件,牵扯出来的一些麻烦。”

袁道闭目沉思了一阵,道:“她要去查证一些事情?”

田无畏道:“不错。”

袁道道:“她这点年纪,自然不会和天皇教主扯上什么关系,何况八手观音那封书信上说的明白,要她混入天皇教中,也是为了武林大局,要她潜伏在天皇教中……”

田无畏心中怦然一动,接道:“袁师伯,八手观音退出江湖已久,怎会对天皇教如此留心?”

袁道呆了一呆,道:“说的是啊!她给我那封信上,有两句词意不明,似是隐含有别的用意。”

田无畏望了袁道一眼,欲言又止。

袁道笑一声,道:“你师父说你心眼太活,阴沉多疑,看来,你这老毛病是永远不会改了?”

田无畏脸上一热,道:“晚辈……晚辈……觉着……”

袁道接道:“你想问问那句话是怎么写的,对吗?”

田无畏道:“正是此意。”

袁道道:“那你为什么不名正言顺的说出来,吞吞吐吐的,自作聪明之态。”

田无畏道:“晚辈怕话说得太直,惹你老人家生气。”

袁道道:“那两句话是说,萍儿年幼,恐难顾识大体,要我多费心机,予以照顾。这代表什么呢?”

田无畏道:“袁师伯,会不会和他的身世有关?”

袁道神色一变,道:“那是说八手观音,早已知道天皇教主是谁了?”

田无畏道:“袁师伯,八手观音老前辈,已退出了江湖,会对江湖中事,如此关心,派遣她关门弟子,混入其中?”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这么说来,金萍似是已体会到师父的用心,所以,她要去查证一下。”

田无畏道:“师伯,好的想法是,金萍对师父的交代,有了很多的怀疑,所以,她要去查证一下;坏的地方想,这件事,确和她身世有关,她也许不满天皇教主的作为,但她却无法斩断那些错综、绵连的关系。”

江堂突然插口,道:“田兄的意思,可是说那金萍姑娘,和天皇教主,有什么亲情,是吗?”

田无畏道:“不错,咱们不能不多此一疑。”

江堂神情肃然地说道:“江湖上,确有不少父子、母女,对面不相识,因出身不同,有时,会造成父子对阵,母女操戈,但天皇教主和金萍姑娘,绝不会是父女关系。”

田无畏道:“江兄怎能如此肯定?”

江堂道:“很肯定,那位金萍姑娘的年龄,至多不过二十岁吧!但二十年之前,我就和天皇教主司马宽混在一处了,我们做了很多的坏事,但天皇教主,并未留下骨肉子女……”

袁道接道:“你们虽然在一起很久,但你对司马宽并不了解。”

江堂道:“那是以前和以后的事,照金萍姑娘的年龄算,那几年,司马宽正应该和我混在一起的时间,这一点,在下可以肯定了。”

袁道长长吁一口气,道:“果真如此,咱们可以放下一件心事了。”

江堂道:“只是那司马宽来路不明,可能和八手观音有什么牵连。”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就算他和八手观音有什么牵连吧!但他如此作为,咱们也不能轻易的放过他,就算和八手观音为敌,那也顾不得了。”

田无畏道:“对!咱们制住了金萍,再作计议。”

江堂轻轻吁一口气,道:“老前辈,田兄,在下尽力而为,如是那丫头太机警,咱们无法得手时,还望两位能及时出手。”

袁道道:“有备无患,如若那丫头真的不肯听命,那就对付她了。”

田无畏道:“对金萍太过份,会不会开罪了八手观音?”

袁道道:“自然可能,但咱们顾不了那么多啦,她一定要出头,只好连她也算进去。”

田无畏道:“袁师伯,我想到了一件事。”

袁道道:“什么事?”

田无畏低声道:“如若咱们发觉了那八手观音和天皇教主有着特别关系的话,咱们应该如何?”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无畏,你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看你现在一心为江湖正义效力,和昔年被逐出门墙之事,实叫老叫化感慨万端。”

田无畏道:“想起当年之事,弟子十分惭愧,有劳师伯费心了。”

袁道道:“唉,无畏,反正金萍那丫头还没有来,老夫倒想和你谈谈?”

田无畏道:“师伯指教。”

袁道道:“你这一生中,心中最崇敬的是什么人?”

田无畏道:“师父,和你老人家。”

袁道道:“无畏,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心中先有一点准备。”

田无畏怔了一怔,道:“什么准备?”

袁道道:“唉!事情牵扯上八手观音,老叫化确也有点迷惑,但愿别再牵扯上别的人。”

田无畏怔了一怔,道:“师伯的意思是……”

袁道接道:“无畏,目下的情况很复杂,我希望咱们的心理上,都有一点准备。”

田无畏道:“师伯,弟子一直想不明白,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

袁道摇摇头,道:“我只能告诉你,咱们心理上要有些准备。” 

田无畏还未来得及接口,江堂已沉声喝道:“金萍姑娘来了。”

抬头看去,只见全身青衣、手执长剑的金萍,疾步奔了过来。片刻间,已到了几人身前。

袁道居中而立,两侧站着田无畏和江堂。

金萍停下脚步,抬头望了袁道一眼,道:“老前辈。”她神情平静,叫人瞧不出一点喜怒之情。

袁道冷哼一声,道:“你的点穴手法十分高明,连老叫化也解不开。”

金萍道:“那点穴手法,是家师的独门绝技,除了家师和晚辈之外,别人都无法解开这独门手法。”

袁道道:“你的作为,和令师的信上,有很多不同之处。”

金萍道:“事实上,晚辈就是在奉命行事。”

袁道道:“说清楚吧!你要干什么”

金萍道:“我要查一查那天皇教主的底细。”

袁道道:“查出来没有?”

金萍点点头,道:“查出一部分。”

袁道道:”啊!哪位天皇教主,究竟是什么人?”

金萍道:“老前辈,晚辈还有很多事,没有查明,暂时无法奉告。”

袁道冷笑一声,道:“那你赶来此地的用心何在呢?”

金萍道:“我怕老前辈等得焦急,特地赶来,说明一声。”

袁道道:“好!这件事老叫化谢了,你还有什么事?”

金萍流目四顾,缓缓说道:“老前辈知道了,希望你再等一阵。”

突然间,人影闪动,分由四面八方围上来七八个人。

金萍笑一笑,道:“老前辈,你们安排下了埋伏,是吗?”

袁道一皱肩头,道:“你自己不觉着,太过神秘了吗?”

金萍道:“所以,老前辈设下了埋伏,咱们就算是扯直了是吗?”

袁道道:“就这么说吧。”

那环围在四周的人突然射出了毒粉来。

金萍身如闪电,纵身一跃,已脱出圈外。

江堂大喝一声,纵身而起,挥袖击去。一道寒芒,由袖中激射而出,一道弧形的寒芒,卷飞而去。

她动作快速至极,那一大片四面八方射来的毒粉,竟然无法圈得住她。

田无畏大喝一声,纵身而起,劈出一掌。金萍娇躯一侧,左手疾挥而出。砰然一声,双掌接实。

金萍借机一收双腿,凌空打了一个跟斗,翻出了三四丈远,轻飘落着实地,笑一笑,道:“老前辈,承教。”转身疾步而去。

袁道叹一口气,道:“这丫头,好一身轻功。”

江堂摇摇头,道:“不但轻功超凡绝俗,而且,内功也很强大,刚才我们硬拚了一招,竟然把我全力一刀,硬给封挡开去。”

袁道回顾了田无畏一眼,道:“你和她硬对了一掌,觉着她的掌力如何?”

田无畏道:“掌势很雄浑,我们那一掌,势均力敌,彼此还保持了平分秋色的局面。”

袁道回顾了江堂一眼,道:“白天平、洪承志穴道未解,咱们应该先要她解去两个人的穴道之后,再算计她。”

田无畏道:“她如若存心和咱们为敌,怎会解去两人身上的穴道呢……”

但闻一连串破空的铃声传来,打断丁田无畏未完之言。

江堂低声道:“飞钤。”

回头看时,何玉霜早已不知去向。

田无畏道:“这是至少一手双铃的绝技。”

江堂道:“恐怕不止双铃。”

袁道道:“是不是何玉霜所出手?”

江堂道:“是她!她一发数铃,可能是对付那位金萍姑娘了。”

田无畏脸色一变,道:“听说何玉霜的飞铃,中人必死。”

江堂道:“不错。”

田无畏道:“如若她用飞铃杀死了金萍,那可能是一桩很大的麻烦了。”

江堂道:“什么麻烦?”

田无畏道:“白天平和洪承志的穴道,就很难解开,而且,这还会开罪八手观音。”

袁道道:“想她不会那么糊涂吧,你们问问她去。”

田无畏抬头看去,只见何玉霜挟持着一个人,疾奔而来。

三人料断的不错,那被挟持而来的人,果是金萍。

田无畏急急问道:“玉霜,她死了没有?”

何玉霜摇摇头,笑道:“活得好好的,只是被我点了几处穴道。” 

袁道道:“听说你那飞铃中所含毒针,中人必死,怎会留下活口?”

何玉霜点点头,道:“飞铃因为制造奇巧,打制不易,所以,个中藏针,极为歹毒,见血封喉,中人必死,但晚辈觉着,其中藏针,太过霸道,就更换了一些藏针,但也经过药物淬制,中人之后,全身麻木,一时间,失去反抗之能,否则,以这位能力,晚辈自然不能轻易的生擒於她了。”

田无畏道:“现在,那针上的药物,是否已失效了。”

何玉霜道:“失效了。”

田无畏道:“能不能解开她的穴道,我们要问她几件事。”

何玉霜道:“可以,不过药物作用已失,解开她穴道之后,她就有反击之能了。”

田无畏伸手点了她双臂穴道,拍活她被点的晕穴,道:“金萍姑娘,想不到吧!咱们这么快又见了面。”

金萍缓缓睁开双目,望了田无畏一眼,未作理会,目光又转到何玉霜的脸上,道:“何姑娘,是你用飞铃伤了我,是吗?”

何玉霜道:“是!”

田无畏冷冷说道:“金萍姑娘,咱们很敬重姑娘,也希望姑娘能敬重我们,免得彼此之间,伤了和气。”

金萍笑一笑,道:“田堡主可是在威胁我吗?”

田无畏道:“不是威胁,在下说的很真实,如是姑娘不肯和我们合作,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在下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金萍冷冷说道:“你说吧!我在洗耳恭听。”

田无畏道:“请姑娘先解开白天平和洪承志的穴道。”

金萍道:“然后呢?”

田无畏道:“交换条件,咱们就放了姑娘。”

金萍道:“好!两命换一命,你们也不算吃亏,把他们两人带过来。”

田无畏吩咐从人,带来了白天平和洪承志。

金萍望望右手,道:“解开我右臂上的穴道。”

田无畏依言解开金萍右臂穴道,但却顺手又点了金萍右腿上一处穴道。

金萍冷然一笑,缓缓说道:“看来,阁下是一位很细心的人。”

田无畏道:“目下的变化太诡奇,在下不得不小心一些。”

金萍右手挥动,连点出三指,拍了五掌,解开了白天平的穴道。

她动作太快,田无畏、何玉霜,虽然看的很细心,但也未看清楚他掌指落着之处。

金萍淡淡一笑,道:“田堡主,看清楚了没有,依法施为,可以解洪承志的穴道。”

田无畏道:“姑娘点出三指,拍了五掌,大约是有意混淆我们的耳目了。”

金萍冷笑一声,又点出三指,拍了五掌,解去洪承志的穴道。

白天平伸展一下双臂,道:“金萍,你找到了证据吗?”

金萍道:“还未齐全……”目光一掠田无畏,接道:“你是否准备变卦?”

田无畏冷哼一声,拍活了金萍身上穴道,道:“姑娘请吧!”

金萍突然叹息一声,道:“希望你们能再耐心的等候一两个时辰。”

袁道高声说道:“咱们似乎是用不着再听姑娘的吩咐了。”

金萍道:“老前辈,晚辈实不愿和诸位冲突。”

袁道冷哼一声,道:“姑娘暗算了白天平和洪承志,难道那是应该的吗?”

金萍道:“晚辈不是暗算,而是堂堂正正的和他们动手搏杀。”

袁道回顾了白天平一眼,看他并未出言反驳,心中大为奇怪,暗道:就算她武功高强,暗算这两个各擅刀剑绝技的人物,也非易事,如是堂堂正正动手,必须一番激烈绝伦的搏杀才是,这丫头如此口气,似是不像是夸大其词了。心中念转,改变话题,道:“你究竟要求证些什么?咱们也不愿和你为敌,更不愿和令师结仇。”

金萍神情严肃,缓缓说道:“晚辈离开师门之时,师父曾经告诉晚辈你老为人正直,菩萨心肠,义侠生性,要晚辈对你老人家多多敬重……”

袁道冷哼一声,接道:“少戴高帽子,老叫化不理这一套。”

金萍道:“理与不理,是老前辈的事情,但晚辈不能不说……”沉吟了一阵,接道:“至於晚辈要查证什么,在未能确定之前,无法奉告。”

袁道道:“为你师父求证呢?还是为你求证?”

金萍道:“奉家师之命,但和晚辈,也有牵连。”

江堂道:“可是查证天皇教主的身份?”

金萍冷笑一声,道:“这和阁下无关,不劳动问。”

江堂碰了一个钉子,只好退下不言。

袁道道:“是不是查证你的家世?”

金萍道:“我说过无法奉告。”

袁道冷笑一声,道:“你可以去了,下次,咱们最好别再遇上。”

金萍道:“不论晚辈查证如何,只要求得结果,自然先行奉告老前辈。”

袁道连连挥手,道:“你快走!别让老夫改变了心意。”

金萍谈淡一笑,道:“希望诸位再给我一些时间。”转身疾奔而去。

望着金萍远去的背影,袁道才回头望着江堂,道:“江堂,你瞧出点门路没有?”

江堂道:“晚辈还没有瞧出来什么可疑之处。”

袁道道:“老叫化怀疑那丫头查证之事,可能和她身世有关。”

田无畏道:“但愿她查错了,如是真个查出什么,这一架就非打不可了。”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金萍似是已得八手观音的真传,她在剑术上的成就,决不在你师父之下。”田无畏道:“啊!”

袁道道:“你那牛鼻子师父,和八手观音,纯以剑术上的成就而言,令师以正统自赏,八手观音却别走蹊径,创出了很多奇异怪招,只可惜,她这一身绝世技术,传授的人却不多。”

田无畏低声道:“袁师伯,那位八手观音收过弟子吗?”

袁道道:“有,就老夫所知,连那位金萍丫头,八手观音似乎是收过三个弟子,前面两个,似乎是也被人诱入邪路,不过,八手观音不像你师父那么沉得住气,她亲自下山出手,追杀了两个弟子。”

田无畏道:“那两个弟子,可是都被她杀了?”

袁道道:“是否杀死了,老叫化没有瞧到,但那两人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不见,却是千真万确的事。”

田无畏道:“师伯,那位八手观音的背景,并不复杂,朋友也不多……”

袁道嗯了一声,道:“你师父还有老叫化这个朋友,白玉山一位知己,那位八手观音呢?连一位处得来的朋友,也是没有。”

站在一侧的江堂,突然接口说道:“老前辈,咱们是否还要再等她一阵?”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不等了,咱们赶进去吧!”

田无畏道:“如是金萍那丫头帮助对方呢?”

袁道回顾了闻钟道长一眼,道:“安排一部分玄支剑士对付她。”

闻钟一稽首:“贫道遵命。”

面对着武当掌门人的身份,袁道辈份虽尊,也不得不一抱拳,道:“掌门人言重了。”目光转到申三峰身上,接道:“申帮主,你对目下情势,有何高见?”

申三峰道:“这个么?由前辈做主了,丐帮中人,一切从命。”

袁道道:“掌门人和申帮主,既然这么看重我,我就自作主张了。”

闻钟和申三峰,齐齐微笑不语。

袁道道:“设法把所有的人手,集中於一路,搜入谷去,这一战,希望能尽歼天皇教中的首脑人物,给武林二十年太平岁月。”

田无畏道:“弟了当先开道。”

讧堂道:“我和田兄同行。”

白天平、洪承志,齐齐抬头望了袁道一跟,欲言又止。

两人想到身受金萍点穴之辱,竟不好意思再开口请命。

袁道似是已瞧出来两人心情,轻轻叹息一声,道:“八手观音的武功,向以奇诡见称,不知她武功之能的人,一下子就会被制。”

白天平道:“那是一种很怪的剑法,有如飘风飞絮,一下子就缠到了身上,叫人防不胜防。”

袁道啊了一声,道:“不错,八手观音,最擅长这样的武功,如影随形一般,一下子就把兵刃,指上了要害。”

白天平道:“平儿就是被她这样制服。”

袁道微微一笑,道:“可以小心应付,但不要害怕,那种怪异的武功,虽然有效,但如早有准备,并非是不可克制。”

白天平道:“平儿受制於一剑,我一直在思忖破解之法。”

袁道道:“想出来没有?”

白天平道:“想出来了。”

袁道道:“那很好,再见到金萍那丫头时,就由你和她动手。”

白天平突觉脸上一热,缓缓说道:“平儿想是想出了破解之法,但却不知道是否有用?”

袁道道:“你在剑法上成就很高,无名子、金剑道人,都是剑上成就卓越的人,你似乎是已得到他们全力的指点。”

白天平道:“平儿很惭愧,虽有良师、奇遇,但却没有什么成就。”

袁道道:“孩子,不要这样自暴自弃,如是你那牛鼻子老道师父,肯再在江湖上出现,承继他剑道成就的人,非你莫属了。”

忽然想起来闻钟等也是身着道装的人,不禁哈哈一笑。

田无畏低声道:“师弟,咱们走一起。”

洪承志和江堂走在一起,四个人,分行两面,向山谷走去。

袁道率领着丐帮和武当门下的玄支剑士,以及天侯七英等大批人手,随后跟进。

田无畏脚步微停,和白天平并肩而行,一面低声说道:“兄弟,你觉出哪里不对吗?”

白天平怔了怔,道:“什么意思?”

田无畏道:“小兄总觉着情势有些不对,却又无法说个所以然来……”

白天平接道:“你是指哪方面说?”

田无畏道:“我是说耶位天皇教主,可能是……”

白天平道:“是什么……”

田无畏叹口气,道:“兄弟,这么说吧,我并不能肯定是什么人,不过,一旦遇上了什么意外时,师弟最好能镇静一些。”

白天平轻轻吁一口气,道:“师兄的意思是,天皇教主,和小弟有关吗?”

田无畏笑一笑,道:“目下,还不知道,兄弟,以不变应万变,不论情况如何变化,咱们都应该勇敢承受下来。”

白天平望着田无畏,道:“师兄,你说的话,似乎是都有着一种别的含意,小弟确是无法了解,师兄,是否可以说得清楚些?”

田无畏道:“这么说吧,白师弟,如是我们对一个很崇敬的人,一旦发觉了他不是我们心目中那样的可敬人物,你心中有何感觉?”

白天平道:“那要看他和我之间,关系的深浅了。”

田无畏道:“白兄弟当今之世,你觉着哪些人和你的关系最为亲密?”

白天平沉吟了一阵,道:“生我者父母,教养我成人的却是师父,对我全心爱护的,是我义父,至於师兄,咱们……”

田无畏哈哈一笑,接道:“别算我这个师兄,我这个作师兄的不成器,你能认我,我就很满意了……”语声一顿,接道:“就拿这些人说吧!如若有一天,你忽然发觉这些人中,有一个,和天皇教主很亲近,甚至是暗中主持的人物,那时,你将如何?”

白天平怔了一怔,道:“这个,不太可能吧?”

田无畏道:“兄弟,小兄的意思是说,假如有了这么一件事,那将如何?”

白天平道:“这个么?小弟无法预料,但小弟的感觉中,这些都不太可能。”

田无畏道:“兄弟,你别放在心上,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这时,两人已深入树林数十丈,奇怪的是,竟未遇到任何拦阻。

田无畏道:“看来,他们巳不准备在林中伏击咱们了。”

白天平道:“小弟一直担心,他们会不会逃走了。”

田无畏道:“不会。”

白天平道:“那么,他们准备如何呢?”

田无畏道:“穿过这片树林之后,就是翠谷,大约那天皇教主,准备在那里和咱们决战了。”

白天平道:“师兄,你对天皇教中事,知晓好多?”

田无畏道:“以江堂和天皇教主的渊源之深,仍无法知晓他的底细,小兄怎能知晓……”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来人是田堡主吗?”

白天平抬头看去,只见那说话之人,身着青袍,五十上下的年纪,一张死板板的面孔,神情冷肃中带着一股阴森之气。

田无畏道:“不错,在下正是田无畏。”

青袍人道:“你认识老夫吗?”

田无畏道:“虽然未会见过面,但却闻名人久矣!”

青袍人道:“别太自狂,说说看我是什么人?”

田无畏道:“久闻教主身侧,有一只豹子,一只鹰,阁下是那只鹰。”

青袍人双目盯注在田无畏的身上瞧了一阵,道:“老夫的行踪,一向隐秘,阁下怎的一眼就瞧了出来?”

田无畏道:“那又何足为奇,阁下虽很少露面,但你的名,早已传入了天皇教中上下各层了。”

青袍人淡淡一笑,道:“应该是分食成果的时候了,在下不得不现身出来了。”

田无畏哈哈一笑,道:“阁下,不觉着这些话,说得有些夸大吗?”

青袍人道:“田堡主有何不同的高见?”

田无畏:“在下觉着,如其说分食二字,倒不如说是困兽之斗。”

青袍人呆了一呆,怒道:“你是说,我们在困兽之斗?”

田无畏笑道:“诸位已被包围,大军压境,诸位如是不肯罢手,那自然是困兽之斗了。”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隐鹰现身,如若没有几分把握,那岂不是很大的笑话吗?”

田无畏道:“袁老前辈望重武林,登高一呼,天下响应,以玄支剑士为主的大批武林高手,已经逼到林外了。”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这个,老夫早已知晓了,这只是一个陷阱,等待着猛兽入网,鱼儿上钩。”

这时,江堂和洪承志等,也从旁则围了过来。四个人,立刻形成了对那青袍人的合围之势。

白天平当先发难,拔剑喝道:“先杀了你这只鹰,再去捉豹。”

那青袍人肃立不动,右手挥展,由袖中飞出一把玉尺。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白天平攻出三剑,尽被封开。

洪承志长刀出鞘,暗中运气,缓缓举起。一股凌厉的刀气,直逼过去。

青袍人忽然转过身子,玉尺平举,护住前胸。显然,那青袍人对洪承志的刀势,有着很大的顾忌,脸色铁青,手中玉尺,平平举起,但看神情,他巳看出洪承志刀法的不凡,不敢有丝毫大意。

白天平低声说道:“洪兄用不着全力和他相拚。”

洪承志沉声说道:“白兄,如不和他硬拚一场,这人气势,只怕是压不下去。”

白天平笑一笑,道:“洪兄摆出的刀势,已使他对咱们有了认识,这一位是天皇教主手下的一只恶鹰……”

洪承志道:“既是一只恶鹰,咱们何不借这个机会把他除去?”

白天平笑一笑,道:“杀鹰、斩豹,岂不把天皇教主给骇住了么?”

洪承志一皱眉头道:“白兄,你这么说,倒叫小弟迷惑了,咱们应该如何?”

白天平道:“如是兄弟的推想不错,在这只恶鹰的身侧,必然有着监视我们的人,咱们不能让他们看出咱们的虚实。”

洪承志道:“总不能不理会这只鹰吧?”

白天平:“把他交给玄支剑士,让他尝尝玄支剑士的厉害。”

两人谈话间,已有两个玄支剑士直奔过来。

这两个道人,面孔冷肃,各执着一柄长剑,奔到了身前,一语不发,就把那青袍人给包围了起来。

青袍人玉尺高举,道:“你们……”

对两个玄支的剑士的奇厉剑法,心中暗惊,忖道:“这些道人的剑法平实、稳健,朴拙实用,看上去,不具花俏,但却是剑剑都攻人必救之处。”

那青袍人手中的玉尺,舞出一团白光,上下飞舞,完全改采守势,竟把两个玄支剑士的猛攻挡住。

白天平回顾了田无畏一眼,道:“师兄,暗豹、隐鹰是两个人吗?”

田无畏道:“不错,是两个人,咱们已经见这只鹰,小心着那头暗豹就是了。”

白天平道:“师兄认识他们?”

田无畏道:“如是人人认识他们,自然也说不上什么暗豹隐鹰了。”

白天平道:“他本是隐秘身份,怎会突然间,现身出来?”

田无畏道:“这说明了天皇教主,准备在此和咱们决一死战了。”

白天平道:“所以,他们不惜把隐於幕后的人,暴露出来。”

田无畏道:“大概是如此了……”语声一顿,接道:“他似是还有很多的话,要对咱们说,所以我要玄支剑士,把他困住。”

白天平道:“为什么咱们不听他说呢?”

田无畏道:“唉!如是他把咱们说动了,又将如何呢?”

白天平道:“这个,不可能吧?”

田无畏道:“可能,他如是没有一点把握,怎会现身出来呢?”

白天平道:“小弟想不明白,他用什么方法,能把咱们说服?”

田无畏笑一笑道:“兄弟,咱们向前冲吧!我相信,愈深入,咱们会愈发现很多出人意外的事。”

这时,袁道也率领着大批人手赶到。

望了那青袍人一眼,只见他玉尺纵横,力敌两个玄支剑士,仍然是有守有攻,占尽了上风,但自己却认不出他的身份,不禁一皱眉头,暗道:“江湖上后起的人才不少。”

田无畏似有着很沉重的心事,神情严肃,举步向前行去。

白天平似是受了一种感染,也皱着两道眉头,向前行去。紧行两步,追在了田无畏的身后,道:“师兄,我看那只鹰有些不对。”

田无畏道:“哪里不对了?”

白天平道:“他武功的路数……”

田无畏道:“兄弟,别想得太多,世上本有很多武功,都在伯、仲相似之间。”

白天平没有被说服,但他也未再问,只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江堂和洪承志联抉行了过来,道:“田兄,咱们还要不要再搜下去?”

田无畏道:“大概天皇教也早准备好了,眼看就是一场火拚,噢!这一战的惨烈,必然是打的情意断绝,骨肉离散。”

白天平怔了一怔,道:“情意断绝、骨肉离散,那又是怎么回事啊?”田无畏笑一笑,道:“兄弟,我们心里只要有最坏的打算,免得临时震惊过甚,无法应付。”

白天平道:“师兄,可不可以说的清楚一些?”

田无畏正待接口,袁道已带着几个人,快步行了过来,接道:“快冲过去。”

当先向前奔了过去,白天平和田无畏紧随袁道身后奔去。

穿过了一片浓密的森林之后,景物忽然一变。只见一片平整的小崖前面,有着一片数百丈的平原,短草如茵,间以小花,看上去十分俊美的一片翠玉般的绿地,也是一片动手搏杀的好战场。

在那片美丽的平原之上,分摆着十二张本椅,本椅上坐着十二个黑衣人,而且,这些人的脸上都蒙着黑色面纱。十二个人,像十二尊雕刻的木像一般,都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动。

但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件兵刃。这情形,不但十分诡异,而且也十分神秘。

除了那十二张木椅上,端坐的十二个黑衣人外,再无别人。

十二张木椅平排的放着,每人相距,大约三尺左右。山风吹起他们身上的黑色长衫。

袁道在那些黑衣人身前一丈左右处,停了下来。

田无畏、白天平、江堂、洪承志、何玉霜,分别站在袁道两侧。

申三峰和闻钟道长,带着丐帮弟于和玄支剑士,也都赶到了现场。

田无畏长长吁一口气,低声道:“袁师伯,这十二位黑衣人,可能都是江湖道上很有名气的人物。”

袁道道:“他们面前放着兵刃,显是准备对付咱们的杀手了。”

洪承志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肯取下脸上的面纱呢。

袁道提高了声音,道:“各位,老叫化子袁道,诸位如还活着,那就请站起来和老叫化子说话。”十二个黑衣人端坐不动,没有一人接口。

洪承志长刀一摆,道:“我不信他们连刀也不怕,我先去杀他们两个。”

袁道一挥手,道:“慢着。”

洪承志人已行出两尺,闻言又退了回来。

袁道冷冷说道:“诸位之中,至少有半数都是老叫化的故识,为何不肯回答袁某之言呢?”

十二个黑衣人,仍然静坐不动。

袁道长长吁一口气,道:“诸位,老叫化想不明白,天皇教主有什么能力,使诸位这样情甘效命?”

十二个黑衣人还是没有一个答话。

白天平道:“义父,也许他们都已受了暗算,无法回答。”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好,老叫化子过去瞧瞧。”

白天平抢先一步 道:“让平儿出手吧。”

袁道道:“好!小心一些。”

白天平抽出长剑,平举胸前,缓步向前行去。由左向右数,第一个木椅上的黑衣人面前放了一把金背大砍刀。那是一把很少见的大刀,至少有六十斤以上的重量。

袁道高声说道:“平儿,挑开第一个人脸上的面纱,我要看清楚他的身份,是不是老叫化心中猜想之人?”

白天平一面答应,一面举步向前行去。他走得很小心,任何人,只要一见到那六十斤重的大刀,都该提高一些警觉。行近那黑衣人还有三四尺时,白天平停下了脚步。暗中运气戒备,缓缓举起了手中长剑。

黑长入不知是否闭目而坐,对那近身长剑,竟似视若无睹。

白天平长剑接近面纱时,忽然向上一挑。凌厉的剑气,削碎了蒙面黑巾,飘落一地。

好沉着的黑衣人,面纱被挑飞仍然是端坐不动。

白天平凝目望去,不禁为之一呆。只见那端坐的黑衣人,脸色蜡黄,任何人,一眼就可以瞧出他戴着面具。

原来,那黑纱之下,仍然戴着面具,所以,他不在意别人挑去面纱。

袁道微微一怔,道:“平儿,再挑开那脸上的面具。”

白天平应了一声,刷的一剑,削了下去。

那黑衣人右手一探,迅快无比的抓起了大砍刀,横里一封。

当的一声,震开了白天平手中的长剑。

抓刀、出手、封剑,手腕摇挥,刀招绵连,一口气攻出了五刀。

那黑衣人大刀轻摇,全身闪起了一片刀光,封住了白天平的剑势。

田无畏低声道:“师伯,这施刀的是什么人?”

袁道道:“好像是中州大……”突然住口不言。

那黑衣人手中大刀耍的熟极,人坐在椅子上面不动,大砍刀泛起的刀光,连人带椅子,一齐护住。白天平一连攻了十几剑,都被那刀光挡住。奇怪的是,他一直静坐不动。

这人显示了很高明的刀法,和深厚无比的功力,显然具有着封开白天平剑势起身迎敌的能力,但他却一直坐着不动。

田无畏低声说道:“师伯,这人是中州大侠洪士高?”

袁道道:“除他之外,当今之世,谁还有如此高明的刀法。”

田无畏道:“想不到啊!”

袁道回顾了洪承志一眼,只见他圆睁双目,正在全神贯注於白天平和那黑衣人的搏杀之中。

一则是两人谈话的声音很低,二则是,洪承志全神贯注於动手搏杀之中,竟然未听到两人的谈话。田无畏道:“师伯,这十二个黑衣人,想来都不是江湖上无名人物了?”

袁道道:“至少有一半是的,不论他们戴上什么样的面具,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但老叫化仍然能由他的身形、气势,瞧出是故人、相识。”

田无畏道:“师伯,咱们应该如何?”

袁道苦笑一下,道:“老叫化心中的震惊和激动,不会在你之下,老实说,我心中纷乱的很,确也想不出该如何处置。”

田无畏道:“要不要弟子去挑开第二位黑衣人的面纱?”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等一等,洪士高一直不肯起身反击,不外两个原因,一个是他无法站起来反击,一个是心中有惭,不愿全力还击。”

田无畏心中一动,低声道:“师伯,设法把天平师弟调下来,让洪承志和他动手如何?”

袁道道:“咱们还未明内情,两人都用的洪家刀法,岂不是要引起一方的震动,也可能吃亏的是洪承志……”

话未说完,突闻洪承志大声喝道:“白兄,住手。”

白天平停下手来,退后了五步,道:“洪兄,有什么吩咐。”

洪承志道:“这人的刀法,和在下有很多相同之处。”

白天平哦了一声,道:“有这等事?”

洪承志道:“是!白兄请把这一阵让给兄弟。”

白天平道:“洪兄,这人的刀法,雄浑精奇,虽然他没有还手,但他的刀势中,可以看出他高明的成就。”

洪承志道:“我知道,我早已看出了他的刀路。”

他神情沉重,脸上是一片凄苦之色,显然,他内心有着无比的沉重。

洪承志平剑胸前,缓缓说道:“在下洪承志,领教老前辈的高招。”

黑衣人点点头,仍未开口。

洪承志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前辈可否见告姓名?”

黑衣人摇摇头,仍未答话。

洪承志神情激动,高声说道:“老前辈,你是否姓洪?”

黑衣人仍未答话。

洪承志黯然说道:“老前辈,你可是姓洪吗?”

黑衣人身子微微抖动,但他仍然没有开口。

洪承志神情肃然,冷冷说道:“你要和我动手,是吗?你已经六亲不认了。”

黑衣人轻轻叹息一声,垂下手中的金背刀,缓缓闭上双目,左手微微摆动,示意那洪承志,去和第二个坐位上的人动手。

洪承志只觉伤心千万,悲痛莫名,忍不住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黑衣人神情也有些激动,全身都在微微发抖。

洪承志哽咽说道:“我出门找你,找到了现在,总算找到了你,想不到你竟然不认我们了!你既然能叹气,就能说话,为什么不肯开口,为什么不肯回答我一句话?”

黑衣人突然厉声喝道:“不要哭,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算什么名堂?”

洪承志道:“你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是吗?”

黑衣人又不说话了。

洪承志突然弃去了手中的长刀,大喝一声,向前扑去。

丐仙袁道高声说道:“停下来。”

洪承志向前奔行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道:“为什么?”

袁道冷冷说道:“他责备你哭哭啼啼,有失男子气概,但他自己呢?却是一点也不像一个作长辈的样子。”

洪承志道:“他是长辈,我不能责备他……”

黑衣人突然冷冷说道:“我没有承认。”

洪承志高声说道:“你也没有否认。”

袁道突然越众而出,行到了洪承志的身前,道:“洪士高,你可以欺骗别人,但不能连自己也欺骗了,是吗?”

洪承志道:“老前辈,这是我们自己的事,还是由晚辈自己解决了。”

袁道道:“自己解决?他可能杀死你。”

洪士高神情激动,怒道:“臭叫化子,你管的什么闲事!”

袁道哈哈一笑,道:“士高兄,你有些恼羞成怒了,是吗?”

洪士高怒道:“老夫不会为你这个老叫化恼羞成怒。”

袁道道:“洪士高,你既然能够开口,何不和老叫化子谈谈?”

洪士高道:“咱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袁道叹一口气,道:“承志,捡起你的长刀,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我希望你能够自己戒备,免得他突然出手,伤害到你。”

洪承志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袁道道:“中州大侠,当年在武林之中,是何等受人的敬重,是何等的英雄,如今,他自觉无颜再见江湖同道,所以,他遮起自己的脸。”

洪士高突然站起了身子,道:“你这臭叫化子,别人怕你,我却不怕,亮兵刃出来,咱们一决生死。”

袁道哈哈一笑,道:“你果然是洪士高,因你为什么不敢认自己的孙子?”

黑衣人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冷冷说道:“臭叫化,我要一刀把你劈死。”

袁道道:“哦!洪兄如若真有这样的自信,你就劈出一刀试试。”

黑衣人突然又坐下下去,道:“我是洪士高,袁兄,你说的不错,我无颜再见天下英雄,无颜再对故友相识,更羞於认自己的儿孙。”

大刀一挥,反向颈上抹去。

袁道道:“不可轻生。”呼的劈出了一掌。掌力雄猛,击中了黑衣人的右臂。

黑衣人回刀自杀,全无戒备,被袁道一掌击偏了刀势。

白天平长剑疾出,一剑横伸,封住了洪士高的长刀。

洪士高冷泠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袁道道:“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洪士高道:“我不怕死,因为我不想活了。”

袁道道:“这么简单吗?”

洪志道:“你有什么痛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晚辈,我们苦苦寻你,想不到,见了面竟不肯认我们。”这洪承志也是心性高傲,对方不肯认他,他竟也不肯称叫对方。

洪士高道:“承志,你不该出来,我不带你在江湖上走动,就是不希望你在江湖上闯荡。你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在家中过一辈子安乐日子,为什么要跑出来?” 

洪承志道:“一个人除了吃饭穿衣、睡觉之外,还有别的事,不知道你对和我们兄妹想过没有?”

洪士高道:“江湖人有什么好?” 

洪承志道:“江湖上既然不好,你就不该在江湖走动。”

洪士高道:“你也对我如此无礼。” 

洪承志冷冷说道:“我已经记不得是否见过你了,也许见过,但我已没有记忆,我们没有承受过你的教训,所以,我们不知道你有意让我们别人江湖……”

洪士高接道:“现在你知道了,还不回去?”

洪承志冷冷说道:“晚了,不但我入了江湖,妹妹也进了江湖,而且,投入了天皇教中。”

洪士高呆了一呆,道:“她进入了天皇教?”

洪承志道:“我出来,就是要找妹妹,自然,也希望找到你。”

洪士高道:“你妹妹现在何处?”

洪承志道:“你为什么不问问天皇教主?”

洪士高呆了一呆,半晌说不出话。

袁道冷冷说道:“洪兄,事情已经很明白了,你准备怎么办?也该有个决定了。”

洪士高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我怎么办?”

袁道道:“洪兄怕不怕死?”

洪士高沉吟了一阵,道:“不怕。”

袁道道:“好!你既然不怕死,为什么还不敢抗拒天皇教?”

洪士高叹息一声,目光一掠另外十一个黑衣人,道:“就是老夫帮助你们,你们也无法见到天皇教主。”

袁道道:“咱们一个一个的来,洪兄请稍坐片刻,老叫化去问问他们。”

洪士高道:“你不用问,他们也不会答应你什么。”

袁道道:“这个老叫化心中有些不服,我倒要试试看了。”

洪士高冷笑一声,未再多言。

袁道大步行到第二张木椅之前,一拱手,道:“你认不认识我这个老叫化子?”

那黑衣人木椅旁边,靠着一柄奇大的长剑,那黑衣人没有回答袁道的话,但却伸手抓起了椅子旁边的长剑。

袁道一皱眉头,道:“你准备和老叫化子动手?”

黑衣人缓缓站起了身子,道:“不错,你亮兵刃。”

黑衣人右手一抬,刷的一声,剑如打闪,直刺前胸。

袁道右手一挥,一道金芒,一闪而逝,当的一声,封开了黑衣人的长剑。

黑衣人长剑挥动,一连刺出三剑。这三剑威势有如巨浪排空一般,硬把袁道逼退了三步。

----------

一兆 扫校,旧雨楼独家连载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