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兄妹重逢 劫取解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三回 兄妹重逢 劫取解药

铁成刚道:“他身在魔教,心存正义,我们早就说通了,我们能突出同侪,当了副总巡主,还是他帮的忙。”

白天平有些抱疚地说道:“我斩落他几个手指……”

铁成刚接道:“他和我们谈过了,对你的剑法和那位洪兄的刀法,都赞扬不已,誉为举世少见的奇学。”

白天平道:“兄弟很惭愧。”

但见软帘微动,那蓝衫人缓步而入,接道:“不知者不罪,何况在下抱疚在先,两位出于自保……”

伍元超接道:“总巡主,此刻寸阴如金,白兄和洪兄的来意,是希望能取得一些解药,以解救玄支下院的武当弟子。”

白天平道:“玄支下院中的剑士,都是武当门下的精锐剑士,就在下所见,可能是唯一能和天皇教中高手抗拒的剑士,他们只有数日生命了,如不能早些解去他们身中之毒,天皇教一旦发动,只怕我们很难有抗拒之力。”

蓝衫人沉吟了一阵,道:“对武当玄支下院施毒一事,在下亦曾参与,只是控制解药的人,为本教第二副教主……”

洪承志奇道:“第二副教主?贵教中,一共有几位副教主?”

蓝衫人道:“四位,第二位副教主,专以掌管各种毒药、解药。”

伍元超道:“第二副教主,可也在这座森林中吗?”

蓝衫人摇摇头,道:“不在,他住在另一处地方。”

铁成刚道:“咱们这里住的一位副教主,又是第几副教主呢?”

蓝衫人道:“第三,还有第四副教主,也在此地,四位副教主,来了三个。”

白天平道:“贵教主也就要到了,是吗?”

蓝衫人点点头,道:“是的,教主亲身到此,大约就要对武当派发动攻势了。”

白天平道:“总巡主在天皇教中身份很高,想必早已知晓那位教主是何许人了?”

蓝衫人道:“我能分辨出是不是他,但他是谁,在下就无法说出来了。”

白天平道:“他的武功很高吗?”

蓝衫人道:“高强得神鬼莫测,但最重要的是他的杀人飞铃。”

白天平呆了一呆,道:“飞铃!”

蓝衫人道:“是的,那飞铃共分为有声,无声两种,各极玄奇,杀人于一刹那间,如是有声、无声配合施用,威势更为强大。”

洪承志道:“小小的飞铃,能有这么厉害吗?”

蓝衫人叹口气道:“两位最好相信,他的飞铃之技,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盘飞伤人,有如通灵之物。” 

洪承志道:“听起来,迹近神话,在下倒希望有机会见识一下。” 

蓝衫人道:“阁下刀法的凌厉,在下是从未遇过,武林有此造诣的,很难找出几个,不过,以刀法和飞铃对抗,乃是大为不智的事。”

白天平见过何玉霜的飞铃,那真是铃声入耳,追魂夺命,如若何玉霜的飞铃之术,是天皇教主传授,自然是比那何玉霜更为可怕了。飞铃的神奇,打出的手法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还是它本身的精密构造,和那中人必死的细小毒针。”

担心洪承志和那蓝衫人再起争执,白天平接口说道:“洪兄,那飞铃兄弟见识过,确有杀人于无形的神奇。”

洪承志道:“飞铃总不会是一种活的东西吧?”

白天平道:“它虽然不是活的,但它厉害处却在那精密的构造,和它内中奇毒之物,以及那精妙无伦的旋飞手法。”

对白天平,洪承志似是十分信服,听他如此解说,也就未再坚持。

但闻蓝衫人说道:“我虽然加入了天皇教中很早,可算得开创此教的元老之一,但我受自身造诣限制,无法进入本教核心,我出身昆仑门下,对天皇教中的诸般作为,十分不满,但我明白,以我这点能耐,留在教中,比叛离天皇教的用处更大,所以,我就一直留了下来。”

白天平道:“总巡主可否把姓名见告……”

蓝衫人摇摇头,道:“目下的形貌,并非我真正的形貌,我也不便说出自己的身份,有一天,我能以真正的面目和诸位相见时,我自合说出身份。”

白天平双目凝注在蓝衫人的脸上,瞧了一阵,道:“总巡主,如若在下没有看错,你似乎没有戴人皮面具。”

蓝衫人道:“没有。”

白天平道:“那总巡主又如何隐去本来的面目呢?”

蓝衫人道:“我们用手术改了形貌,不但是我,凡是早年进入天皇教的人,都要革面洗心,一种高明的易容手术,改变了一个人的形貌,另一种洗心之术,也就是控心的药物。”

白天平道:“总巡主的心,似是并没有被他们控制。”

蓝衫人道:“前几年,我们也在冷酷的制心药物下,为天皇教做了不少的恶事,近两年,我们才由制心法中解脱出来。”

白天平啊了一声,道:“这么说来,连那几位副教主,也经过手术易容了?”

蓝衫人点点头,道:“不错,但我们都是开教的元勋,比别人已受到了很多的优容。”

洪承志突然接口说道:“总巡主,在下有一事,想不明白,不知可否请教?”

蓝衫人道:“阁下只管请说,在下知无不言。”

洪承志道:“你既是手术改变的容貌,怎的还能还你本来面目?”

蓝衫人苦笑一下,道:“自然是不能恢复故我,但我如把移动的位置再恢复过来,那可能看出真的面目,那也是我让江湖同道验明正身的时候……”话题一转,接道:“现下要紧的事,就是如何取得解药,诸位心中是否有了想法?”

白天平道:“事关武当玄支下院,数十位一流剑手的生命,这解药,必得想法取到,如何取法,倒要老前辈替我们策划一下了。”

蓝衫人沉吟一阵,道:“就我所知,那解药保管严密,就算我这总巡主的身份,也无法轻易混入那放置解药的地方,除了教主的令谕之外,无人能取得解药。”

白天平道:“那里有多少个防守的人?”

蓝衫人道:“一位副教主,专门管理各种药物,整个的天皇教中,除了教主之外,还有什么人能高过副教主的身份,这就是一种很巧妙的安排,至于防守的人手,在下也不太清楚,不过,十分森严定然是不会错了。”

白天平道:“老前辈,时机紧迫,贵教中的高手,都正调集此处,一场惨烈的搏杀,很快就要展开,如是玄支下院的剑士们,不能早获解药,武当派只怕要被屠杀净尽,永绝江湖了,老前辈身沦魔境,心怀大志,挽救武林大劫,此其时了。”

蓝衫人叹口气,道:“他们确然计划了一场惊人的屠杀,不但要把抗拒他们的武当派中人,一一杀死,就是投降过来的人也要斩尽杀绝,要一举震惊武林,使其他门派中警惕,抗拒天皇教,整个门户,都将溃散、覆亡。”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在下听说,丐帮中很多精锐高手,已经赶到了武当山。”

白天平道:“丐帮中人,虽然可和天皇教中一般的人手对抗,但却难对抗在魔功之下训练的杀手,玄支下院的剑士,才是这一场搏杀中的主力。”

蓝衫人道:“抱歉的是,我也没有良策,唯一能够帮助你们的是,把你带我那藏药之处。”

洪承志道:“如是无法取得解药,那就只有硬抢了。”

蓝衫人道:“这样做,成功的机会不大,何况,天皇教主就要赶到。”

白天平道:“最好是能够巧取,如是情势迫人,只有明夺了。”

伍元超道:“总巡主,你能不能混入那藏药之处?”

蓝衫人道:”那位副教主,和在下都是早年投入天皇教中的人,相处了十余年,所以,那地方虽然门禁森严,我大概可以进去……”目光一掠四人,接道:“不过,那也只能限于我一个人,决无法带入一个从人。”

白天平道:“这么办吧!如是真的无法巧取,咱们只有明夺一途了,老前辈请指点我们,如何下手,由在下及洪兄设法混入。” 

蓝衫人叹口气道:“不容易啊!就在下所知,那藏药之处,除了一位副教主掌理之外,还有十二位护药的高手,他们据险而守,两位的武功虽然高强,但一时间也无法冲过那重重拦截。他们只要能拒拦两位片刻工夫,就会有大批援手赶到。”

伍元超道:“总巡主,除你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进去?”

蓝衫人道:“教主。”

白天平忽然脑际中灵光一闪,道:“教主的从卫,那些红带的从卫,能不能进去?” 

蓝衫人道:“教主手下二十四个红带从卫,如有要事面传教主令谕,也许可以进去。”

白天平道:“那就行了,我和洪兄,扮作教主的从卫,混进去如何?”

蓝衫人道:“这个,也得有人带两位同去才行!”

伍元超接道:“我去,但不知那些护药武士,是否认识我这个副总巡主。”

蓝衫人道:“你只要亮出腰牌,他们就可以辨认出你的身份。”

伍元超道:“事不宜迟,教主随时可到,总巡主指点一下,我们立刻动身。”

蓝衫人道:“目下第一件重要的事,先要设法找出两条红腰带来。”

伍元超道:‘供应那班花女之用的红缎,存放甚多,我去取来就是……”

蓝衫人摇摇头,道:“不行,教主从卫的红带,都是精工特制而成,随便取一条,如何能派上用场,一眼就被人瞧出真伪了。”

伍元超道:“这个,这个……”

蓝衫人道:“唯一办法,就是设法由两位侍卫身上,取得此物……”

语声一顿,接道:“你们记着,取得腰带之前,先要留心瞧他们系在腰上的形式,因为,他们改变什么形式,都由两位领班,于当日晨间下令,如是你系法不对,一眼间就被他们自己人瞧出破绽。”

洪承志叹口气,道:“想不到系上一条腰带,也有如此大的学问。”

蓝衫人道:“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才能诱杀两个教主的从卫,而不让他们很快发觉。”

白天平道:“教主抵达之前,是否他的从卫先到?”

蓝衫人道:“常例如此,但有时间,教主只遣派从卫知会一声,命我等赶往指定的地点会合。”

谈话之间,闻得一阵急促的步覆声,传了过来。蓝衫人摇摇手,示意几人不可轻举妄动,自己却缓步出室。只见一个腰系红带的武士,快步行了过来。

蓝衫人不一定认识这些从卫,只能从腰带上辨别他们的身份。

但这些红带从卫,却似乎对那蓝衫人十分熟悉,叫抱拳,道:“总巡主。”

蓝衫人一拱手,道:“方才听得属下传报,教主大驾即将光临,特地留此恭候。”

红带卫士微微一笑,道:“教主已改变心意,要在下通知总巡主,立刻随我离此。”

蓝衫人嗯了一声,道:“到哪里去?”

红带卫士道:“由区区为总巡主带路,巡主就不用多问了。”

隐在小屋中的白天平等,看那红带卫士,只有一人,忍着没有出手,把两人对答之言,听得十分清楚。

但闻那蓝衫人道:“教主传召,只限我一人呢?还是要两位副巡主同往听命?”

红带武士沉吟了一阵,道:“要两位副巡主一同去吧!教主召集大会,似要对武当发动总攻,由两位副总巡主同行,贵属人手,行动也可快速一些。”

蓝衫人扬了扬右手,道:“唉!本座遇上了丐仙袁道,右手三指被削,虽无大碍。但对敌时有些不便,不知本座是否可以带两个从卫同行?”

望望蓝衫人的右手,红带武士微微一颔首,道:“既是总巡主右手不便,那就不妨带两个属下同行便了。”

蓝衫人一拱手,笑道:“阁下格外优容,本座十分感激,但不知可否见告姓名,也好使在下日后报答……”

红带武士微微一笑,接道:“我是左剑从卫中八号剑手……”

语声一顿,接道:“自从编入红带从卫,对外早已不用姓名,这一点总巡主想必早知道了。”

蓝衫人道:“不错,左剑,右刀,本座自然知晓了,阁下稍候,我立刻通知他们登程。”

返身入室,低声说道:“玄支下院的剑士,还有多少时间,毒性发作?”

白天平道:“还有三日以上。”

蓝衫人道:“咱们时间还多,再等时机吧!现在,四位请随我去见见教主。”

四人跟在蓝衫人的身后,离开了那枝叶蔽天的原始森林。翻越了四道山岭,才到了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离武当的三元观,至少有三十里以上的行程。

山谷不大,但形势很险恶,谷口处站着四个腰柬红带,佩着刀、剑的红带从卫。问明了四人的身份之后,指令白天平和洪承志,在谷中休息,蓝衫人和铁成刚、伍元超却沿着一条小径,登上峰腰。

敢情,白天平和洪承志只是从卫的身份,根本没有晋见教主的资格。

山谷中已然有七八十人,大都佩带着兵刃。这些人,一眼可以看出,都是天皇教下各级头目的从人。其中,有两位身着青衣的年轻少女,身佩长剑,独自站在一株古松下,显得和别人有些格格不入。

洪承志低声道:“白兄,那位姑娘,你认识吗?”

白天平摇摇头,道:“不认识。”

洪承志道:“我想她们定然是我那不成材妹妹的从人,我要去问问她们。”

白天平道:“她们远离众人,自站松下,似是不太合群。”

洪承志道:“那才给咱们一个机会。”

白天平道:“洪兄,如今咱们是取药第一,其他的事,都不妨往后一些。”

洪承志叹息一声,道:“兄弟虽然心切私怨,但也不愿因私误公,兄弟答应白兄,决不引起事故,只过去向问她们就是。”

白天平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不过洪兄要多忍耐,万一她们言语间冒犯洪兄,洪兄也不可发作。”

回目一顾,聚坐于谷中的人,不下数十位之多,个个佩着兵刃,点缀得这一片绝谷中,充满着杀气。

洪承志点点头,道:“这么办吧,白兄,由你开口,向她们搭讪如何?”

白天平苦笑一下,道:“如若兄弟没有涂易容药物,还真没有这份勇气。” 

洪承志道:“好的是,咱们都不是本来的面目。”

白天平点点头,当先向二女行了过去。也许是两人的举动太扎眼,引得全场中人的目光,都投注了过来。

在众目注射之下,洪承志突然生出了畏惧之意。

倒是白天平昂首同步的行了过去,一抱拳,道:“两位姑娘。”

两个青衣少女,四道美目,一齐转了过来,双目神光闪动,道:“什么事? 

白天平心中坦然,在二女逼视之下,并无畏怯,说道:“咱们想请教姑娘,洪堂主来了没有?”

两个青衣少女撇撇嘴巴,道:“你找万花堂下的人间吧!我们不知道。” 

站在白天平身后的洪承志,道:“你们不是万花堂中人?”

二女陡然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声喝道:“你是哪一堂中人?” 

白天平已确定二女非万花堂中人,急急一抱拳,道:“姑娘既不是万花堂中人,咱们失言了,两位请勿见怪。”转身向前行去。

突然觉着肩上一沉,一双细细的玉掌,已然搭在了白天平的肩头之上,拿住了“肩井穴”。白天平没有反攻,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子。

另一个青衣女长剑一震,冷森的寒芒,已然抵在了白天平的咽喉之上。

白天平淡淡一笑,道:“姑娘,咱们认错了,并无他意。”

执剑青衣女冷冷说道:“你瞎了眼吗?你姑娘身上佩有标志,你是本门弟子,怎么瞧不出来?”

白天平暗暗忖道,看来,我们对天皇教了解得太少,她身上佩有标志,我们竟然无法分辨。心中念转,口中急急说道:“咱们确是无意,希望两位姑娘多多原谅。”

洪承志眼看对方的剑尖,指在白天平的咽喉要害,心中极是焦急,但白天平身陷危境,洪承志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大约是白天平的轻语相求,说动了那位执剑女婢,长剑轻轻在白天平脸上拍了两下,才收了回去,冷冷说道:“看在你们确似出于无心的份上,我不愿再追究了,以后,招子放亮一些,不要见了女人就认为是万花堂中的人。”

白天平连声应了几个是字,道:“两位姑娘大度大量,咱们兄弟感激不尽。”

那按在白天平肩头上的青衣少女,也缓缓收回了右手。

白天平一抱拳,道:“多谢两位姑娘的宽宏大量。”也不待两个青衣少女的答话,转身就走。

拱承志大行一步,走在白天平的身后,低声道:“白兄,你这份忍耐的精神,好生叫兄弟敬服。”

白天平微微一笑,道:“洪兄,此时此地,咱们决不能和她们动手,一旦动上手,势必要露出马脚不可。”

洪承志叹口气,道:“白兄也许你是对了,有一句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看着你白兄这份气度,兄弟惭愧得很。”

白天平笑一笑,道:“兄弟也受不了这份气,不过,我想到了玄支下院中那数十位等待咱们解药的玄门剑士,和武林大局,就算是再委屈一些,兄弟也可以忍受下去。”

洪承志点点头,双目中流现出无比的敬佩之色,道:“白兄,咱们相处这短短几日,兄弟已感觉到获益非浅了。”

白天平微微一笑,正待答话,暼见两条人影,直对谷中奔来。

两人来势奇快,一眨眼间,人已经到了谷中。来人竟然是主持武家堡的田无畏。紧随在田无畏身后的人,是武家堡中早走一步的笑面阎罗谷飞。

白天平心中暗道:以这田无畏武功之高,在天皇教中,应该甚具身份,怎的不到那山腰密室中参与会商,跑入这山谷中,和一批从卫混什么呢?

心中念转,暗中却时洪承志道:“这两人都不是好与之辈,洪兄小心一些,咱们别多瞧他。”

田无畏双目中闪动着凌厉的神芒,缓缓由白天平的脸上掠过,停留在拱承志的身上。

洪承志心中暗道:人家白兄,遇事镇静,我闯出祸来,也都由人家出面了去,我也不能专门闯祸啊!

心中念转,顿然消去了惹事生非之心,急急垂下头去,暗作忖思:奇怪,我和白天平,都是易容改扮,怎的我好像有什缺点似的,每个人都看着我有些不顺眼一样。

但闻步履声,传入耳际,田无畏竟然直对他行了过来。田无畏的身后,紧随笑面阎罗谷飞。

洪承志心头凛然,忖道:“看起来,我定然有什么不对,所以,人家都瞧我不顺眼。”一面暗中运气戒备,一面向后退了三步。

只听田无畏舌绽春雷,大喝一声:“洪承志。”

洪承志呆了呆,抬头望去,只见田无畏两道目光,有如冷电一般,凝注在自己脸上。

白天平也觉出情形不对,暗自提聚真气,这一次,洪承志倒是沉着得很,并没有立刻答话。

田无畏冷厉地说道:“你是不是叫洪承志?”

洪承志心中暗道:看起来,他还不能确知我的身份,此事,千万不能承认。

心中有了打算,人也镇静了下来。摇摇头,道:“洪承志,谁是洪承志?”

田无畏道:“你是不是?”

洪承志道:“不是。”

田无畏目光转到白天平的脸上,冷厉地说道:“你是了?”

白天平道:“不是。”

田无畏回顾了笑面阎罗谷飞一眼,道:“谷兄,你瞧瞧,谷中还有哪些可疑人物?”

谷飞脸上一直带着笑意,道:“照说呢?这两个小子最可疑。”

田无畏道:“但洪姑娘说那洪承志是一条直来直往的汉子,只要咱们一吼,他就会挺胸而出,兄弟刚才那一声大吼,大概在场之人,都听到了,如是洪承志在此,岂有不应之理?”

谷飞道:“洪姑娘说的是她记忆中的哥哥,现在那小子也许变的没有一点英雄气概了,唾面自干,不识天下羞耻事了。”

这几句话,骂的尖刻至极,洪承志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但他已学会了忍耐,竟然忍耐下没有发作。田无畏皱皱眉头,向前行去。

白天平待两人去远之后,行到洪承志的身侧,低声道:“洪兄,真是一通百通,高明的很啊。”

洪承志低声应道:“兄弟不愿给白兄找来麻烦,只好忍下去了,那小子把我骂苦了。”

白天平道:“看样子,这两个人,似乎已经知道咱们混了进来。”

洪承志道:“似乎是他只晓得我一个,还不知白兄也混了进来。”

谈话之间,田无畏和笑面阎罗,重又行了过来。行经两人身前时,突然停下脚步。

田无畏两道目光,投注在白天平的身上,道:“我听令妹说,你武功了得,本教中目前正需要洪兄这样的人。”

白天平不是洪承志,尽量可以装作。他没有回答田无畏的话,只是茫然的望着田无畏。

笑面阎罗谷飞,笑嘻嘻的举起右手,道:“洪兄,咱们洪堂主已经认出了你,洪兄不用再装作了。”右手一挥,向白天平的右肩,拍了过去。

白天平心知此人既称笑面阎罗,自然是手段恶毒的很,定有着错杀一百,不漏一人的恶毒,虽然是笑着出手,这—掌是暗含杀招。

白天平装出一片慌急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一掌,道:“你这是干什么?”

谷飞笑一笑,道:“不错,阁下是哪一个的新从?”

白天平道:“总巡主。”

如若他们此刻,目光凝注在洪承志的身上,必可看出异常的神情。但两人都注意在白天平的身上,忽略了洪承志。但白天平的神情却是一片沉静。

谷飞道:“原来,两位是彭兄的从卫。”

田无畏回顾了谷飞一眼,低声道:“这小子倚老卖老,什么人的帐都不买,咱们如是杀伤了他的从人,只怕惹出一身麻烦。”

谷飞笑一笑,道:“其实,彭老儿除了入教早一些之外,那几招三脚猫的武功,滥充总巡主的位置,实也叫人心中不服。”

田无畏道:“不服气也得服,教主极重视此人。”

白天平心中暗道:“他们二人当我之面,骂那总巡主,我如是总巡主的心腹,岂能坐视不理。”心中念转,口中大喝道:“住口。”

田无畏笑一笑,道:“你这么大呼小叫,对谁说话。”

白天平道:“对你们二位。”

谷飞哦了一声,笑道:“你准备怎么样?”

白天平道:“两位和敝上冲突,属下们管不着,但敝上不在此地,两位如若在我们面前辱及敝上,那就不应该了。”

谷飞嘻嘻一笑,道:“难道从卫还敢以下犯上?”

白天平冷冷说道:“本人既是总巡主的从卫,只要总巡主一声令下,在下就算明知非你之敌,也要舍命一拚。”

谷飞脸上一直带着笑容,道:“你小子很有种。”

白天平道:“情非得己,死也得认命了。”

田无畏皱皱眉头,低声道:“谷兄,我瞧这两个小子,都不是洪兄了。”

谷飞道:“照堂主的说法,这两人确都不像洪承志。”

田无畏道:“咱们回去吧。”

谷飞道:“田兄,找洪堂主来如何,他们既是兄妹,不论那洪承志如何改扮易容,都无法逃过她的双目了。”

田无畏道:“说得也是,咱们去请洪堂主来。”转过身,联袂奔去。

直待两人去远,洪承志才低声对白天平道:“白兄,舍妹如是真的来了,定然会认出我来了。”

白天平道:“咱们的易容术不错,你不讲话,她无法辩识你的声音,也许认不出来。”

洪承志道:“不行,她认得出找这把刀。”

白天平转目四顾,只见四周的人,似是移远了不少,显然是害怕找上麻烦,心中暗道:看来,田无畏和谷飞在天皇教中,有着使人心颤的威名。要知,这谷中之人,都是天皇教中有头脸人物的从卫,各有靠山,但对田无畏和谷飞,似还是十分畏惧。

白天平沉吟了良久,道:“洪兄,你用剑顺手吗?”

洪承志道:“兄弟从未习过剑术。”

白天平道:“这就难了,咱们把兵刃换过,令妹就算认识你这把刀,但听我声音不同,或可蒙混过去。”

洪承志道:“不行,她识出这把刀,必然会逼你出手。”

白天平苦笑一下,道:“真要如此,岂不是要逼咱们出手一拚吗?”

洪承志道:“咱们顾虑的是解药,如若那位铁兄和伍兄,愿意替咱们盗取,不妨和他们放手一拚,先除去天皇教中几个高手,对咱们有益无害。”

白天平沉吟一阵,道:“好吧!如是咱们无法逃避,总不能坐以待毙,不过,可以忍的,还是忍下去的好。”

洪承志点点头,道:“这个自然。”

白天平长吁一口气,道:“洪兄,咱们坐下吧!先调息一下,谷飞武功如何?小弟不太清楚,但那田无畏一身成就,决不在你我之下。”

洪承志依言坐了下去,闭目调息。白天平紧靠洪承志身侧坐下。

这时,原本十分热闹的山谷,突然间,变得十分冷清。散布谷小的几十人,都躲在山谷一角,尽量集中在一起。站在原地未动的人,只有两拨人,一拨是白天平和洪承志,另一拔是那两个青衣少女。

片刻之后,田无畏和谷飞,果然去而复返。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

白天平低声道:“来了,洪兄,看看那人是不是令妹?”

洪承志抬头望丁一眼,道:“是她。”双目电闪,神情微现激动。

白天平低声道:“沉住气,洪兄,咱们不能自暴形迹,也许令妹认不出你。”

洪承志缓缓闭上双目,尽量使心情平静下来。

田无畏等来势很快,片刻间,已到了白天平等身前。

谷飞的脸上,永远带着笑容,只是他的笑容中充满着杀机,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受。

只听他呵呵两声,道:“洪堂主,瞧瞧看,这两位中,可有令兄?”

白天平望了望那女子一眼,只见她生得十分秀美,柳眉星目,粉面朱唇,一身素雅的天蓝色劲装,背上斜插一柄柳叶形的长刀。

从表面上看去,这位姑娘不带一点淫邪之气,不知何以竟甘愿沦落在天皇教中做为万花堂的堂主。

星目转动,望望白天平和洪承志,又看过两人的兵刃。

她看得很仔细,白天平大为担心,只要一下揭露了洪承志的身份,双方立刻就得展开一场凶恶的搏杀。

她既认识洪承志的长刀,自然一口能够说出洪承志的身份。

哪知事情大出了两人的意料之外,洪姑娘仔细的打量两人之后,摇摇头,道:“这两人都不是我哥哥。”

田无畏嗯了一声,道:“洪堂主没有看错吧?”

洪姑娘摇摇头道:“没有,我自己哥哥,岂有认不出的道理。”

谷飞笑一笑,道:“田兄,兄弟看这两个小子,很不顺眼,不论他们是不是洪姑娘的令兄,咱们都应该教训他们一顿才是。”

田无畏道:“也好,只要谷兄不怕开罪了彭老儿,但请出手。”

谷飞道:“怕我倒是不怕他,只不过,他倚老卖老,闹起来,叫人轻重不得。”

田无畏道:“谷兄,兄弟也是担心这一点。”

谷飞道:“担心归担心,但我还是要教训他们这两个小子一顿。”

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白天平的衣领。

白天平整个人都被撮起来。这对白天平,自然是极大的羞辱,但白天平,竟然也忍了下去。

谷飞一插手,啪的一记耳光,紧接着一松手,掌力把白天平击出了七八尺外,摔在地上。

白天平挣扎着爬起来,右手按在了肿起的左颊之上。两道清澈的目光,凝注在谷飞的脸上,道:“阁下欺人太甚,敝上定会找你算帐的。”

谷飞嘻嘻一笑,道:“彭老儿又真能把我奈何?”

只听衣抉飘风,划空而至,两条人影,出现在丈余外处。来人正是伍元超和铁成刚。

眼看白天平被打的满脸浮肿,铁成刚怒火暴起,怒声喝道:“谷飞,是你下的手吗?”

谷飞嘿嘿笑道:“不错,你是铁成刚?”

铁成刚道:“不错,在下现在是副总巡主的身份。”

谷飞道:“失敬,失敬……”

目光一掠伍元超,接道:“你呢……”

伍元超接道:“副总巡主。”

谷飞道:“两位荣升,兄弟也与有荣焉。”

铁成刚道:“我们当副总巡主,与你有什么关系?”

谷飞道:“两位总算受到过在下的传艺之恩。”

铁成刚道:“你不过是代教主传法罢了,我们要感谢,也是感谢教主之恩。”

谷飞呵呵一笑,道:“话是说的不错,不过两位这意思是否别有用心呢?”

铁成刚道:“你觉着咱们有些什么用心呢?”

谷飞道:“两位似是想替贵属下做主。”

铁成刚道:“不错,别说他是我们总巡主的从卫,就算他是本巡主的人,阁下也不该出手羞辱于他。”

谷飞微微一笑,道:“田兄,我们只想到彭老儿难缠的很,却没有想到,这两位副总巡主,竟然也要出头。”

田无畏望望铁成刚和伍元超,道:“算了,两位,都是自己人。”

铁成刚道:“都是自己人,姓谷的为什么要出手伤人呢?”

谷飞笑一笑,道:“两位副总巡主的身份,虽然不低,怛还够不着对我谷某人兴师问罪,要彭老儿给我说说话吧。”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老夫可是受气的人吗?”

谷飞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蓝衫,右手包着白布的中年人,站在身后八尺左右处。

来人正是天皇教中总巡主彭长家。

谷飞笑一笑,道:“彭老,这两人几时当了副总巡主,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彭长家冷冷说道:“难道老夫用两个副总巡主,还要向你报告不成!”

田无畏一拱手,道:“彭老,咱们多有得罪,现在兄弟们事情忙,改日再向你彭兄赔罪。”转身向前行去。

谷飞大概也不敢招惹彭长家,跟在田无畏身后,向前行去。

铁成刚冷笑一声,道:“站住,两位打了敝上从卫,就这样一走了之吗?” 

彭长家心中也知道两个人难缠的很,所以未有生事之心,铁成刚这一叫,两人果然停了下来,彭长家想拦阻时已自不及。

谷飞回过头来,冷笑道:“铁成刚,你在叫什么?”

铁成刚道:“叫你,有什么不对吗?”

谷飞笑一笑,道:“铁成刚,咱们对彭老虽然有些敬重,但对你铁成刚,却未放在心上,你要小心一些。”

铁成刚道:“谷飞,你是威胁我吗?”

谷飞嘻嘻一笑,道:“铁成刚,老夫不是威胁你,你学得那一点武功,老夫都很清楚。”

铁成刚冷冷说道:“在下既然拨在了总巡主的手下听差,如若能有总巡主的令谕,在下立刻可以和你动手试试。”

谷飞笑道:“你小子好大的口气。”

铁成刚回顾了彭长家一眼,默然不语。

谷飞似乎是已经被铁成刚激起怒火,哈哈一笑,道:“彭老,怎么样?要不要你这位属下,和兄弟动手试试。”

铁成刚道:“总巡主只要一声令下,铁某立刻可奉陪。”

谷飞笑道:“你小子的口气,是愈来愈大了。”

铁成刚回顾了彭长家一眼,道:“总巡主,你……”

彭长家究竟是老成持重的人,经过一阵沉思,道:“算了,算了,都是自己人,不沦哪一个打出伤了,都不太好。”

田无畏道:“彭老说的是,我们也是公事,情非得已。”

彭长家道:“打伤我属下的事,找也不再追究了,不过,我倒希望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打伤我的属下?”

田无畏道:“不瞒彭者说,咱们的用心,在找一个人……”

彭长家接道:“找人,找什么样的人?”

田无畏道:“一位姓洪的人……”

彭长家一掠万花堂主,道:“和洪堂主有关吗?”

洪姑娘道:“不错,田、谷两位金牌大护法,是应小妹之请,特地追寻一人。”

彭长家道:“那人是……”

洪姑娘道:“一位姓洪的男人,小妹的兄长。”

彭长家道:“堂主的令兄?”

洪姑娘道:“是的,田、谷大护法,发觉了这两位有些可疑,但又无法肯定他们两位的身份,所以,把小妹找了来,准备认认他的身份。”

彭长家道:“姑娘的鉴定如何?”

洪姑娘道:“他们两位都不是。”

谷飞一拱手道:“彭老,咱们得罪,改天给你老兄敬酒。”一拉田无畏,转身而去。

目睹几人去远,铁成刚快行几步,低声道:“天平兄,伤的很重吗?”

白天平道:“还好!伤的倒是不重,但被他打了一记耳光,打的很伤心。”

铁成刚道:“以后有机会和他们算账。”

这时,只见谷中之人,纷纷向外奔去,想是已经开完了会,这些从人都已追随主人而去。

彭长家道;“咱们快些走了。”急步向外奔去。

铁成刚、伍元超、白天平、洪承志追在身后。行出了山谷,转入一道僻静的山道上,

白天平四顾无人,低声说道:“总巡主,现在情形如何?”

彭长家道:“现在,整个的武当派,已然瓦解了十之八九,三元观中已无抗拒之力,武当掌门人,现在玄支下院。”

白天平道:“玄支下院,不但是武当派中的精锐,就天下武林而言,也算得是武林中的精锐之师了。”

彭长家道:“教主已知他们中了毒,三两天内就要发作,所以,不准备强行硬攻,但却在玄支下院外面,设了很多的埋伏。”

白天平道:“如若我们无法取得解药,玄支下院,自然就要瓦解……”长长吁一口气,接道:“不过,这些剑士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如若在下今日还无法送回解药,他们就会冲出玄支下院,准备硬拚一场了,他们要在毒发身死之前,希望能消灭贵教中一些精锐。”

彭长家道:“他们真的具有那样强大的实力吗?”

白天平道:“是的,他们在剑术上,都有很深的造诣。”

彭长家轻声道:“刚才,我和那位管理药物的副教主打了一个底子……”

白天平道:“什么底子?”

彭长家道:“我告诉他,有几件药物上,发生了问题,希望他能指教一二。”

白天平道:“他怎么说?”

彭长家道:“他答应了,今、明两天,我随时可去拜访。”

白天平心中一动,道:“总巡主,那位副教主的医道如何?”

彭长家道:“医术很精深,不过,他很少给人看病疗伤,除非是那么巧的被他遇上了,或是教主下了手谕,或是身份很高,和他有过交往,才可能会为你疗伤治病。”

洪承志道:“总巡主,这天皇教中的组合,似是很复杂,又是巡主,又是堂主,还有什么金牌护法的,叫人眼花缭乱,而且,这些人的身份,都相差不多。” 

彭长家笑一笑,道:“听起来,确是有些复杂,但如是知晓内情的人,那就一点也不复杂了,教主下面,分设堂主,各有所为,人数不定,有的由教主调派,有的是他们自己收罗而来,堂下又有香主、舵主之设,组队分组,各有领队之人。”

洪承志道:“你这总巡主的身份,比起各堂堂主如何?”

彭长家道:“这总巡主,原来是个闲散的差事,但后来天皇教势力愈来意大,原本的教名,也不叫天皇教,因势力大了才改成现在的天皇教之名,我这个总巡主,事情也逐渐的多了起来,教主不愿各堂的实力过大,所以,我这总巡主,也沾了光,下设四大巡主,各率高手,四下巡视,每七日必要有一份巡视情报,上呈教主。”

白天平道:“那些金牌护法呢?”

彭长家道:“怕各堂势力太强,不受控制,以后,进入教中的高手,大都收入总坛,面且由总坛直接派在各处,总坛中人手愈来愈多,就设下了金牌、银牌护法,至于金牌护法,大都是教中武功奇高之士,临时调入总坛的本教高手,各执金牌,代教主执法,势力很大。”

洪承志道:“但他们对你总巡主,还是有些敬畏。”

彭长家道:“其实,他们不用怕我的,只不过,我是教中最老的元老之一,所以,他们都让我一些吧了。”

白天平道:“彭老,谷飞为人如何不去提它,那田无畏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才,不知何以竟然为贵教所用。”

彭长家轻轻叹息一声,道:“自有原因……”

白天平心中忖道:这原因定然十分重要,如能问出一些内情,在对付天皇教,定然大为有用,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彭老,可否把原因解说一下呢?”

彭长家道:“自然,有很多事是情非得已,不过,也有很多是别有用心,像田无畏这等人,因为做下了一件错事,身陷泥淖,不克自拔,而且越陷越深。”

白天平道:“他做了什么错事呢?”

彭长家叹声道:“说来话长,自然他的错误,是我们有意的安排……”

但闻蹄声得得,由身后传了过来。彭长家突然住口不言,转脸望去,只见两匹快马,如飞而至。

那是两匹罕见的好马,在崎岖不平的小道上,竟然飞驰无阻,如履平地一般。

片刻之间,快马已到了两人的身前。洪承志目睹来人之一,顿感情绪激动,不能自已。

来人意然是田无畏和洪堂主。马近身前,突然停了下来。

铁成刚冷笑一声,道:“两位快马追来,是何用心?”

口中说话,人却迎了上去,大有立刻动手之意。

洪承志手握刀柄,也缓缓迎了上去。

田无畏翻身下马,淡淡一笑,道:“诸位想动手,也得待在下把几句话说完之后,再动手不迟。”

铁成刚道:“你有什么话,快些请说。”

白天平四顾了一眼,发觉这地方十分荒凉,心中暗道:这田无畏是一个很大的劲敌,如若不能说服于他,那就杀之以除后患了。心中主意暗定,缓缓移动身子,隐隐间布成了合击之势。

田无畏一拱手,道:“彭老,刚才咱们事有得罪,现在兄弟给你赔礼。”

彭长家道:“不敢当,田兄和洪堂主快马迫来,大概不会只为了讲这两句话吧?”

田无畏道:“不错,咱们快马追来,最重要的是告诉彭兄两件事。”

彭长家道:“兄弟洗耳恭听。”

田无畏目光一掠白天平和洪承志,道:“这两位不是咱们天皇教中的人。”

彭长家冷笑一声,道:“田兄这话,可有什么根据?”

田无畏道:“如是没有根据,兄弟怎敢来找彭老……”

铁成刚冷冷接道:“咱们的属下,只要咱们敢用,他就没有问题,你阁下是十里河的地保,未免管得太宽了。”

田无畏道:“你是铁成刚副总巡主吧!不知你是否知道我的身份?”

铁成刚道:“你是位金牌护法。”

田无畏道:“不错,金牌护法,比你副总巡主的身份,似乎高一些吧!“

铁成刚笑道:“就算高很多吧!又能怎么样呢?”

田无畏有些意外,沉吟了一阵,道:“彭老,有一件事,兄弟要先行说明,凡是和金牌护法抗拒的人,视同叛帮论罪。”

铁成刚道:“教主也没有教你们这些金牌护法,随便出手欺人。”

田无畏冷冷地望望铁成刚,不再理会,目光却转向洪承志的身上,道:“这位兄台,请过来一步说话。”

洪承志艺高胆大,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是叫在下吗?”

田无畏一指洪堂主,道:“那位洪堂主请你。”

洪承志心中暗道:这可好!我也正需找她算账。大步行了过去,长刀已脱鞘而出,森寒的刀气,阵阵逼人。

洪堂主低声道:“大哥,不要欺人太甚了。”

洪承志道:“你叫谁大哥?”

洪堂主道:“你呀。”

洪承志道:“咱们骨肉之情,早已断绝,你不用认为兄了,亮兵刃吧。”

洪堂主低声道:“大哥,一定要动手,也等小妹把几句话说完。

洪承志道:“请说吧。”

洪堂主道:“在那谷中,小妹一眼就认出了大哥,但我不敢承认,那地方人数众多,一旦闹开了,必将弄成一番不堪收拾的恶战……”

洪承志冷冷接道:“只是这些话吗?我瞧那就不必再说了。”

洪堂主叹口气,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投入天皇教中?”

洪承志道:“你想当堂主,聚集很多人,耍耍威风……”语声一顿,接道:“但你瞧瞧,你都带些什么人?像妓女一样的人,你还似沽沾自喜。”

洪堂主低声道:“我没有,大哥,我是不得已加入的。”

洪承志道:“你胡说,我们都在家中,为什么我能好好的做人,你却加入了天皇教?”

洪堂主道:“那是因为你妹妹进入了天皇教之后,保护了你们。”

洪承志道:“什么?”

洪堂主道:“你不相信,是吗?天皇教放过了什么人?何况,你是一代刀法大家洪士高的传人。”

洪承志道:“你在说些什么?”

洪堂主道:“我在说如是没有你妹妹的牺牲,你怎么会有今日的成就。”

洪承志似有所悟的沉吟不语。

洪堂主缓步行近洪承志,低声说道:“大哥,练成那一刀了吗?”

洪承志点点头,没有答话。

浜堂主又低声道:“娘好吗?”

洪承志突然转过脸来,双目暴射出冷厉的寒芒,道:“娘很好,不过,她老人家要我带你回去。”

洪堂主有些神情黯然地说道:“我不能回去,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娘还交代了为兄一句话。”

洪堂主道:“那句话定然不很好听。”

洪承志道:“是的,娘交代我如不能把你带回去,那就把你的人头带回去!”

洪堂主苦笑一下,道:“哥哥,你知道,娘一直很疼我,这话是假的。”

洪承志道:“娘说的很认真。”

洪堂主道:“你忍心杀我吗?”

洪承志道:“你作恶多端,沾辱家门,我做哥哥的杀了你,也不算什么,何况,我还奉了母亲之命。”

洪堂主低声说道:“哥哥,你相信我一次好吗?我投身天皇教,实非得已,为了娘,也为了你,眼下寸阴如金,我没有时间仔细说蛤你听,日后,我自会向娘和你解说,娘如不肯原谅我,用不着哥哥你动手,我会自绝在她老人家的面前。”

洪承志叹口气,道:“好吧!我相信你这一次。”

洪堂主道:“哥哥,那一位是什么人?”

洪承志道:“你不相信我的话。”

洪堂主道:“哥哥,你想到那里去了,我问明他的身份,才能帮你们的忙。”

洪承志道:“我既被你认出来了,那也不骗你了,他叫白天平。”

洪堂主道:“听教主提过他,是一位后起之秀,现在,他是天皇教中的劲敌。”

洪承志道:“你问完了吗?”

洪堂主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

洪承志道:“我想取得解药,以救武当门中的剑士。”

洪堂主道:“他们中的什么毒?”

洪承志摇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

洪堂主道:“快去问问白少侠,也许我能帮你们取到解药。”

洪承志转头望去,只见田无畏停身三丈开外,正在和彭长家大声交谈。白天平却站在一侧,似是正在冷眼察着情势的演变,当下举手一招,道:“白兄,请过来。”

白天平已然看出情势有了很大的转机,快步行了过去。

洪承志望了洪堂主一眼,道:“舍妹洪玲。”

白天平一抱拳,道:“在下白天平。”

洪玲道:“家兄多承白少侠的照顾,小妹这里谢过。”

白天平微微一笑,道:“不敢当,洪姑娘,令兄帮了咱们很大的忙。”

洪承志道:“舍妹想问问武当门下弟子们中的什么毒?”

白天平道:“在下也无法说出那毒药的名字,只能说出他们中毒后的情形。”

洪玲道:“希望白兄能说的详细一些。”

白天平点点头,把中毒经过,很仔细地说了一遍。

洪玲凝神听完,点点头,道:“是一种延期发作的毒药,就小妹所和,这种药物,共有数种之多,小妹只有根据那药物形状去找这解药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最好的办法,白兄先带一两个中毒的人来,分别试服一下。”

白天平道:“听姑娘的口气,似乎是很有把握取得解药。”

洪玲道:“小妹只能告诉白兄,我会尽力,但我不能告诉白兄有把握取到。”

白天平道:“这就够了,在下多谢姑娘,不过,事情很紧急,咱们希望三天内,就把这件事弄清楚。”

洪玲点点头,道:“我会尽力,小妹不宜久留,就此别过。”

白天平道:“一切拜托姑娘了。”

洪玲笑一笑,高声说道:“田护法,你和彭老谈完了没有?”

田无畏道:“谈完了。”

洪玲道:“咱们走吧!”

田无畏道:“好!”一抱拳,接道:“彭老,兄弟去了。”转身和洪玲联袂而去。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洪承志摇摇头,道:“白兄和舍妹谈过之后,兄弟有很多的感慨。”

白天平道:“什么感慨?”

洪承志道:“一件事,一个人,都不能单从表面上看,兄弟的阅历太浅了。”

白天平道:“洪兄,令妹具大智慧,尤其,她那等忍辱负重的高贵精神,实非常人能及万一了。”

洪承志叹口气,道:“白兄,咱们目下应该如何?”

白天平道:“取到解药,不计一切手段、代价的取到解药。”

洪承志道:“白兄是否已胸有成竹?”

白天平摇摇头,道:“没有,但在下觉着,所有可以取得解药的机会,应以令妹的希望最大。”

洪承志怔了一怔,道:“你真的很相信她?”

白天平微微一笑,道:“是的,令妹舍身救世的伟大精神,都非我们能及万一。”

洪承志正待答话,彭长家和铁成刚、伍元超,已大步行了过来。

伍元超神情奇异,似是有什么话要对白天平说,但几次欲言又止。 

白天平正待询问,彭长家却已轻轻咳了一声,道:“田无畏这个人和咱们一般用心,大可合作。”

洪承志道:“他和彭老谈些什么”

彭长家道:“他没有明显的说出来,要背叛天皇教,但言语中,却已隐隐有这样的用心,所以老夫觉着他可以合作。”

白天平道:“他和洪姑娘快马赶来,大概也就是这番用心了,不过,他没有明说出来,可能还有所顾虑。”

彭长家轻轻叹息一声,道:“天皇教中,似是已有不少人生出了叛离之心,这一点,恐非教主始料所及。”

白天平话题一转,道:“彭老,咱们谋取解药的事,彭老是否已有计划?”他为人持重,在未能确定的了解到彭家长用心之前,不愿把洪姑娘答允帮忙取药一事,先说出来。

彭长家道:“时机太迫促,看来,只有冒险一行了。”

白天平道:“彭老要如何一个冒险法?” 

彭长家道:“我想到那放置药物所在,随机应变,能够巧取,那是最好不过,如是不能巧取,那就只有豪夺了。”

白天平沉吟了一阵,道:“彭老准备如何布置。”

彭长家回顾了一眼,道:“就咱五个人,两个随我入内,一个守住洞口,另一个在外面把风,那地方十分险峻,易守难攻,只要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守住那处险道,就可以阻挡援手了。”

白天平点点头,道:“目下似也只有如此了。”

彭长家道:“至于你们四个人如何分配,你们自己商量一下。”

白天平道:“彭老准备何时动身?”

彭长家道:“自然是愈快愈好,现在就动身赶去。”

白天平心中暗道:“这作法不知会不会妨害到洪姑娘取药的计划。”这是他心中的想法,并没有说出口来,但却试探着问道:“彭老和那田无畏谈些什么?”

彭长家道:“我们讲的话虽然不少,但却没有一点内容。”

铁成刚道:“总巡主,那存放药物的所在,都有什么布置?”

彭长家道:“临时找的一个山洞,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关消息布置,不过,那位副教主,擅用药物,可能会在存放药物的地方,布些毒粉。”

铁成刚道:“总巡主能够识辨吗?”

彭长家摇摇头,道:“不能,所以咱们入洞之前,还得不露声色。”

白天平眼看那彭长家如此帮忙,心中甚是感动,忖道:这彭长家向善之心,极是恳切,看来,人世间,真正的十恶不赦之徒,究竟不多。

彭长家当先带路,铁成刚、白天平等四人,并肩紧随在身后。

伍元超似是有意避开白天平,常常移动位置,似是极不愿和白天平走在一起。

这些天江湖走动,白天平似是真的极为细心,很快发觉了伍元超的举止有异。

横跨两步,越过了洪承志,和伍元超并肩而行,道:“伍兄,你很好吧?”

伍元超道:“我很好。”低头加快了脚步,紧迫在彭长家的身后。

白天平一皱眉头,低声说道:“伍兄,兄弟少不更事,如有开罪伍兄的地方,还望伍兄指点指点。”

匝元超摇摇头,道:“你对我好极了。”他话完,又加快一步,几乎和彭长家走在一处。

白天平已肯定了伍元超对自已有什么误会,有意的回避自己,对方既是不愿多讲,只好忍下不再追问。

几人奔行极快,片刻间,已翻越过了两座山头。彭长家熟悉形势,在一处断崖下停住脚步。

铁成刚低声道:“总巡主,到了吗?”

彭长家点点头,道:“看到了吗?那三丈左右处一座大岩石,那大岩石之后就是了。”

白天平抬头望了一眼,只见四面石壁光滑如削,暗道:如若一人守在大岩之上,确有一夫当关的气势。

铁成刚低声道:“哪个留在此地把风?”

伍元超道:“我!”

彭长家一点头,高声说道:“守门的听着,总巡主探访副教主,快请给我通知一声。”

大岩石后,探出一个脑袋,向下望了一眼,道:“总巡主驾到,那就请上来吧!”

彭长家一提气,飞身而上,然后,向前逼近两步,挡住了那守在石岩上大汉的视线。白天平、洪承志、铁成刚,先后飞上岩石。

这块大岩石之上,只有不足一丈方圆的地方,上下左右,四面都是峭壁,如若要凭武功硬攻上来,实非易事。

那守护这巨岩的黑衣大汉,脸色一变,道:“总巡主,这地方严禁外人出入,他们是……”

彭长家笑一笑,道:“他们都是我的属下…””

黑衣大汉接道:“既是总巡主的属下,那就早些下令,要他们离开此地。”

铁成刚已然越过了彭长家,行近黑衣大汉,道:“你知不知道,总巡主下面,还有些什么人?”

黑衣大汉道:“巡主,和巡行武士。”

铁成刚道:“你错了,巡主上面,还有位副总巡主。”

黑衣大汉道:“那阁下是……”

铁成刚接道:“副总巡主。”

黑衣大汉道:“失敬失敬,不过,这地方住的是副教主……”

铁成刚突然一指,点中那黑衣大汉的穴道。

洞口还有十一个大汉,都被点中了死穴。

彭长家道:“前面那座石门,就是了,哪一位留在此地?”

洪承志道:“我!”

彭长家一点头,大步向前行了过去。

刚行入石洞口中,突然一个身躯瘦高,身着青缎子长衫,留着花白长髯的老者,大步行了过来。铁成刚开道而行,走在前面。

那老者迎面而来,人还未到,声音已入耳际,道:“站住。”

铁成刚暗中估计,距那老者,还有一丈多些,如若出手算计,决难得手,只好停下脚步。

青衫老者双目中暴射出两道冷厉的寒芒,道:“彭长家!”

彭长家越过铁成刚,一抱拳,道:“副教主。”

青衫人道:“你带人到此,是何用心?”

彭长家道:“属下不是早已通报过副教主了吗?”

青衫人道:“不错,但我只答应你一个人来。”

彭长家笑道:“这两人,也都是兄弟手下的副总巡主,久闻副教主,调制药物之能……”

铁成刚一欠身,接道:“特来见识一下,而且,还有一事,请教副教主。”他本是直性子人,但在天皇教下这阵历练,也把他磨出了心机来。

青衫人一皱眉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铁成刚道:“在下铁成刚,副教主是否听过?”

青衫人皱皱眉头,道:“什么事?”

铁成刚道:“副教主在加入本教之前,是一位极有盛誉的儒医。”

青衫人神情迷惑地道:“不错,老夫在入教之前,是一位名医。”

铁成刚道:“那时候,副教主定然是济世活人,受到无比的敬重。”

青衫人沉吟了一阵,怒道:“彭长家,这人真是你的副巡主吗?”

彭长家道:“不错啊!”

青衫人道:“你替我给他一些惩罚。”

彭长家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不见有什么援手赶来,微微一笑,道:“副教主,不是我彭某人护短,我觉着他说的不错。”

青衫人暴喝一声,道:“反了,反了!你们这等目无尊上的人,必得以教规治罪。”

彭长家笑道:“副教主,你觉着天皇教如何”

这句话,问的显明至极,青衫人突然静了下来,道:“你是说……”

彭长家道:“天皇教能有今日庞大的实力,副教主应该是首要的功臣。”

青衫人道:“好说,好说,彭兄的意思,在下还听不懂。”

铁成刚道:“既是如此,咱们就明说了。”

青衫人点点头,道:“请说。”

铁成刚道:“你配制了很多的迷药、毒药,帮助天皇教,扩大成今日的实力,不知有多少人,在你调制的药物下,失去了神智,不知有多少人在你药物之下殒命……”

青衫人接道:“还有别的人来访,咱们的时间不多,你什么话,可以简短一些,说个明白。”

铁成刚道:“解铃还是系铃人,现在数十位高人性命,掌握在你的手中,希望你能救救他们。”

青衫人道:“什么人”

铁成刚道:“武当门下数十位高手的生死,都在等着你出手相救。”

青衫人道:“什么人?”

铁成刚道:“武当门下的玄支剑士。”

青衫人道:“你疯了。”

铁成刚道:“我说的很真实。”

青衫人道:“你知不知道,武当派现在正在和咱们抗拒。”

铁成刚道:“我知道,但这些人是伤在你的手中,所以,要你救他们。”

青衫人道:“彭长家,这人在说些什么?”

彭长家道:“他说的很认真,所以,你最好能细心些听。”

青衫人脸色一变,道:“彭长家,你带人来,就是为了威胁我吗?”

彭长家道:“副教主言重了。”

青衫人道:“彭总巡主,你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须知你这等作为,一旦被教主知道了,只怕要身受严厉的帮规制裁。”

彭长家笑一笑,道:“副教主,这洞外门户,都已经换了我们的人,你如是有些不信,那就不妨招呼一声试试。”

青衫人右手举起,正待挥动,突然腕脉一紧,右腕竟被人紧紧扣住。

是白天平,他早已选择了最有利的位置,青衫人一举手,已被他扣住了脉穴。

铁成刚右手一扬,刀光闪动,刀刃已架在了青衫人的脖子上。

青衫人冷冷说道:“彭长家,你真要造反了?”

铁成刚冷哼一声,道:“你这么一叫,咱们不造反也不成了。”刀势一沉,锋刃入肌,在青衫人的颈子上,划了一道血口。

青衫人突然间,泛现出畏缩的神色,望着彭家长,道:“彭总巡主,你这是干什么?”

彭长家笑道:“副教主,你只有一个法子自救,拿出解药来。”

青衫人道:“拿出解药之后呢?”

彭长家道:“立刘可以释放了阁下。”

青衫人道:“这话算数吗”

彭长家道:“自然是算数了。”

青衫人道:“好!放开我,我拿解药给你。”

答应的太利落了,叫人有些不敢相信。

白天平突然接道:“副教主,这是一命换一命的事,你要特别的小心。”

青衫人呆了一呆,道:“怎么一命换一命?”

白天平道:“副教主给咱们的解药,咱们心中有些存疑,自然要先找—个中毒的人来服用,如是那人毒发而死,咱们对副教主的手段,那就很难仁慈了。”

铁成刚接道:“你最好相信我铁某人的话,如是解药不真,咱要杀你—千刀,还不让你死。”

忽听彭长家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取到解药了……”

白天平心知有变,出手点了—青衫人的穴道,起身向外行去。

只见彭长家已行到洞口,正低着头向下瞧着。 

铁成刚低声道:“出了事啦。”加快脚步,行出洞外。

低头看去,只见伍元超长剑舒展,独拒四面八方十几个大汉的攻击。

洪承志、彭长家,都全神贯注,看下面搏斗的情势。

白天平望望身前包好的一包玉瓶、瓦罐,暗暗忖道:看来,想把这一批药物带走,恐非易事,只有拿它当全暗器施用了。

----------

一兆 扫校,旧雨楼独家连载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