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杀手的慈悲》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杀手的慈悲

温瑞安武侠短篇系列

上头有令,要他杀了这个女子。

孙式郎这名字很平凡,但他在“杀手壕”中有另一个代号:“无赦”。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代号。他要杀的人,无有不死的。

接到命令之后,他觉得轻而易举,但又十分兴奋。

因为那是个美丽女子。

这是位弱女子,大家闺秀,美得清丽脱俗,娇羞可人,却不知组织为何要杀她?

孙式郎杀人从不失手,能够做到这点,除了他真的武功高强之外,他总能在动手之前已把握了必杀的契机。

他每次都很小心谨慎。

每次都把要杀的对象调查得十分清楚。

这女子有一次到庙里上香,他先去朝过相了。

如果一般女子的美丽都有个谱儿的话,这女子之美,已全然离了谱。

美的清、美的丽,美得那么美,还让你感觉到她是个爱娇的小女儿一般的爱娇小妻子。

她的确是个小家碧玉。有次她在阶上岔错了脚,几乎就要一路滚落下去,幸是旁边的奴婢及时将她扶住。

孙式郎在旁看到,几乎想立即抢先而出,将她扶上一把。

从那时开始,孙式郎心里开始“交战”不已。

一是想入非非。

这么一个含羞答答的女子,看她窈窕的身子,白皙的颈腕,腰身和奶子定必很柔腻漂亮的了。

反正都要杀死的了,下手之前,何不先要了她的身子?

跟她来上一乐,才让她死,才不枉费她来世上这一遭——看她婀娜的步姿,秀窄的乳肩,细碎的莲步,想定还是个处子呢!

另一个念头,也在杀手脑中盘旋不去。

这么个可怜可人的少女,不如放过她吧!

如果组织不许,不如把她掳走,娶她为妻吧?自己在世上浪荡多年,也该有个服侍的伴儿了。

从来没有回家的想法,就是个没有家的人;浪子浪荡了这许多年,他可不想一个人再面对江湖的惊风骇浪了。

——到底该杀了?奸了?还是放了、饶了,抑或是要回来当老婆呢?

为此,孙式郎颇为为难。

她正在照镜子,镜子中的人儿,美得不近情理,她自己都不相信那镜里那眯着眼在笑的美人便是她呢。

忽尔,独影一摇。

窗板碎裂。

一人长身而入。

英郎颀长,俊气堂堂的一个男子,剑花映着灯火,一抖,寒亮剑尖已指着她的咽喉。

她还不及发出半声惊呼。

他决定杀她。

——一个杀手身边是不该有负累的。

更不能有眷属。

剑已亮。

剑尖已指着女子的咽喉。

但他刺不下。

他看见泪。

泪自丝缎般的脸庞徐徐滑下。

他真想扶住一颗无力的泪。

但他的手指却触及她的脸庞。

那一张姣巧发烫的脸。

芙蓉的脸。

她的眼眸对翦许多惊慌。

他的指也微颤。

他呼吸出来浓重的雾气。

他却听到她轻颤的呼吸。

两人就似安抚着振动和颤动。

她胸襟起伏。

他忍不住要扒开她的胸臆,使她了无遮掩。

他垂下了剑。

叹了一口气。

拥住了她。

他也想占有她。

但他终于没这么做。

——这桃花般的女子很可怜,前发有几丝还飘到她零落的眼色里去。

他只好将叹息挂落如同她的发丝。

他轻吻她一下,就像蜻蜓在她鼻尖的柔肤上轻轻一沾:

“我不知道他们为啥要下令杀你,你这么个柔弱无依的女子……”他轻抚她柔顺的发丝,生怕有一丝惊吓了伊:“……我不杀你——”

这话没有说完。

她自袖中拔刃。

刃霜寒,在烛光中抖弹出迅疾的惊心。

一刀刺入他的心脏。

在孙式郎差愕莫已,抚胸枪退之际,那女子艳笑着说:“我是女杀手‘一点青霜’凌笑霞,这就是他们杀我。和我杀你的原因。”

稿于九二年五月中旬;收到江苏文艺出版社《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合约书

校于九二年七月十日石山畅游;

七月十一日为海庆生辰

黄金屋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