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9 章 狠挫旧仇 强豪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十九章 狠挫旧仇 强豪胆

一拐一拐地,包要花走上前来,他拍了拍申老四的肩头,挫着那口黄板大牙道:“甭嚎啦,申胖子,收收泪吧,留点精神起来好准备对付‘双义帮’那些邪龟孙,再说,我们也够累够乏了,得歇上一歇!”

抹着泪,申老四呜咽着道:“包老哥,你不知道,我心里难过……我惭愧啊……我惭愧啊……我实在太对不住项……项兄了……直到现在,我才算真个明白了什么叫‘以德报怨’四个字……”

笑了笑,项真道:“言重了,其实,申老四,我还没那么深的涵养,更谈不上对你们是‘以德报怨’,你看,我不是仍旧取了你的两只耳朵做抵偿么?”

拧了把鼻涕,申老四感激的道:“项兄万莫如此客谦……以你我所结的怨,岂是一双耳朵便能抵消的?只怕要用两条命去顶也顶不满啊……我哥俩又落得这般山穷水尽的地步,换了个人,还不早就棒打落水狗了,但项兄你非但未曾乘我哥俩之危,更饶过我们两条性命,又竟慨然允诺帮助我们解此大难,项兄啊,甭说我们对你素来有亏无益,便是一些无怨无仇的老朋友,只怕他们也不肯冒险帮这个忙啊……‘疾风如草劲,患难现亲朋’,如今,可就是这两句话了……”

走了近来,项真道:“罢了,申老四,不用再客气啦,你的左右耳伤需要立时上药包札,以免沾了秽物引起其他毛病,老包,麻烦你了……”

包要花吁了口道:“我晓得,你又要朝我身上派主意了!”

想了想,项真又道:“还有,你跟着去探探贾取欣的伤情,看看该如何医治?需要些什么药?马上叫那店掌柜到药铺去抓,办完了这些事,我们三个身上的这些零碎也得拾缀一下,说真的,我早就痛得有些挺不住了。”

包要花哼哼着,嘀咕道:“现在你才挺不住?我在老久以前就要躺将下去了……”

转向申老四,项真又道:“申老四,烦你带引包要花到你与贾取欣的房中,为你们二位上药治伤,还有,那店掌柜的独生女儿你马上给人家放出来,不要再折磨她父女俩了,这并不高明,知道吗?”

申老四唯唯诺诺,一个劲的点着头答应,项真催促他与包要花进房去了,他又叫过那瑟缩一偶,吓得面青唇白的店掌柜,和善的道:“掌柜的,现在全没事了,你的女儿那个大块头会马上为你放出去,如今我们全在你店里暂歇着,当然,一切费用照算之外我们还会加赏头,你用不着怕,我包管不会伤你毫发,你立时去给我们烧水弄饭,并另开一间较大上房出来——”

说着,项真探手入怀,取出一锭重有五两的小金元宝来,一把塞进那如皇恩大赦般的黄脸掌柜手里,又道:“这是五两金子,先拿着作我们的膳宿之用,等一下,可能还得麻烦你出去买点药材——”

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也看多听多了江湖中事,这位黄脸掌柜从侧旁观察,已经大略看出一个梗概来,那两个挟持他女儿的凶神,与后来的这三个人似有旧仇,又恰巧在这陋店狭路相逢,那先来两个中的磊亿头不是后至三个人的对手,被逼着自行削去双耳,后来的三个人便饶了他,如今已尽释前怨,结成朋友,后来的三个人还为先来的这两个人看病治伤,而且,他们好像更联成一致,准备合起来再对付另外的什么的江湖帮会中的人……现在,他看得出项真颇似这些人中的为首者,而项真非但仗义释放了他被囚的女儿,又付给他超过现价多多的费用,更对他如此和颜悦色,此际项真吩咐他做事,店掌柜的休说满怀感激,一心情愿,就算叫他跳火坑,只怕他也会高高兴兴的往里跳呢……

连声答应着,店掌柜诚惶诚恐的道:“是,是,小的全省得,你老放心便了……”

点点头,项真笑道:“好了,你先去忙吧——”

店掌柜刚刚走出去几步,项真又叫住了他,望着他那张迷惘的黄脸,项真低沉的道:“外面还有三匹马,掌柜的,请你多加照料,入厩喂食,另外,在我们离开之前,你最好不要挂起招牌做生意——我恐怕会有点小麻烦会发生,当然,在这段期间,你所有的损失,我们会加倍赔偿!”

呵着腰,店掌柜忙道:“便如你老交待,小的全照着办……”

挥挥手,项真疲乏的打了个哈欠,这时,静立一侧良久的西门朝午才徐步踱了过来,他笑吟吟的道:“项兄,方才这件事,你处置得完善极了,真个仁义兼顾,面面俱到,又周全,又干脆,如果我这‘千骑盟’交给你来带,一定比我领着他们更有规律,更有成效多了!”

项真摇头道:“当家的休要高抬了我,这点小小手段又算得了什么?而断私怨与率众人又自截然不同,完全是两回事,如若我去带你的‘千骑盟’,当家的,不给你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才怪……”

哈哈大笑,西门朝午道:“几曾何时,我们的‘大煞手’还是这等谦怀若谷的啊,哈哈哈……”

拱拱手,项真道:“客气了。”

阒这家客栈的前厅与甬道之间,他们随意闪聊的片刻,店掌柜的已匆匆过来请他们到收拾好的房间休歇,跟在店掌柜后面的,还有一个二八年华的布衣裙钗,这个少女生得瘦瘦伶伶的,却还白净,眉宇之间,依稀有店掌柜的神韵生像,嗯,这便是那位曾被申老四囚禁过的店主独女了,她如今显得有些憔悴与疲累,还有惊恐未消的余悸,店掌柜叫他女儿叩谢过项真与西门朝午之后,父女两人,又急着另行张罗菜饭去了。”

进入那间拾夺得十分整齐的宽敞上房中,合着衣,项真便小心翼翼不使身上伤口触动着躺到床上,他长长吁了口气,沙着嗓子道:“当家的,我先小睡片刻,等下你别忘了叫醒我……”

坐在桌前,西门朝午笑道:“就凭你那种机灵法,还用得着人叫呀?只怕有个风吹草动也便吵醒你了……”

懒洋洋的,项真道:“如今不敢说了,我实在够困够乏,而这一身大小创伤,也拖累得我像散了骨头样……”

点点头,西门朝午道:“你睡吧,我在这里静坐一阵,有事我会叫醒你的。”

徐徐闭上眼,项真轻轻的道:“当家的,记得我们等会要一同换药扎伤,只怕今晚就会有事!”

西门朝午道:“好的,项兄,你可知道‘双义帮’有些什么好手能人?”

项真躺在床上,话声有些朦胧了:“没有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但我也并不轻视他们,阎王好对,小鬼难缠……”

无声的一笑,西门朝午不再说话,他取下他隐于长袍内的“铁魔臂”来搁在桌上,找了一块旧布,开始静静的,仔细的擦拭起来……

夜,深沉。

靶“膊骸敝皇且桓雒涫档男⌒≌蚣挥卸嗌偃思遥У胤降拿穹缑袂橛质谴酒佣睾竦模窍肮咦咆ü乓岳吹拇成罘绞健粘龆鳎杖攵ⅲ慰觯衷谟终侨鹧┓追桑蟮乇车难隙窘冢挥谢羁筛桑蠹乙簿托蓓酶缌耍飧鍪焙颍靶“膊骸鄙鲜且黄啪谗铟觯壹一ЩЫ舯彰糯埃值郎希跻肮返挠白尤挥校绱倒巫牛粜ス切┤思也芯傻奈荻ィ┗ㄧ头祝贫烀忝嗝嘞⑾⒌钠洌谀强瓷先ビ质敲览觯质瞧嗔沟难┯爸校挥小靶“膊骸鼻敖趾笪驳牧秸祷杌品绲疲乖诜缪├锕铝媪妫星械囊“∫〉摹

没有悬挂招牌的“大福客栈”里。

项真、包要花、西门朝午三个人全已显得精神奕奕,容光焕发的闲坐在前厅里低声谈着话,在不妨碍伤处的情形下,他们都已仔细而谨慎的洗了个痛快热水澡——或者说擦了个热水澡更为恰当,三个人身上的创痕全已重新上药又紧密包扎妥当,然后,他们各自先后睡两个时辰,再进了一顿丰盛的晚膳,现在,他们虽说仍然不如平时的强悍矫健,称心自如,但至少已比白天受伤之后的那一段时间利落得多了,也舒适得多了。

此刻——

西门朝午轻轻往椅背上一靠,端着手中那杯滚烫的热茶在面颊上熨贴着,低沉的道:“‘双义帮’的追骑到现在还没有到达,我想,今夜他们大约是不会来了。”

翻翻眼球子,包要花道:“我想也是如此,操的,谁还有这么个好兴致?冒着恁大的风雪赶路追人?姓单的又不是给他手下一人一座金山,哪个还肯这般卖命挨苦?”

摇摇头,项真道:“很难说,我们还是熬过今夜再下断语,好在大家下午睡过一阵子了,该也容易挺,申老四与取聂欣两人这些天来也受够了罪,担足了惊,让他们休歇半宿亦是对的……”

说到这里,他又向包要花道:“老包,你去替贾取欣诊病探伤,情形如何?”

拿起前面的茶杯先辍了口热茶,包要花才道:“这小子能活到现在,真算他命大,不错,昔日你给他的那几下子,果然极重,他的内腑受损,心脉遭震,旧创并未完全复原,却又遭到了新的掌伤,依我诊视,是那属于一种阴柔性内家劲道的杰作,贾取欣的腑脏被震得出了血,而经脉也扭了道,血气逆涌,真力难畅,再加上受了风寒,担足惊恐,那病情,可就够瞧的了……”

项真平静的道:“能治得好不?”

哧哧一笑,包要花道:“幸亏他遇上了我,这和遇上了救命活神仙岂有二致?但就算医术精湛高明如我,假如再晚来两天,只怕也只有喊天的份了,好在我们到得及时,还不算太晚,贾取欣那条老命侥幸尚可保留,不过,这非但要大费我的周章,时间上,也需要很长一段日子的疗养了,而且,就算他日后痊愈,他的一身功夫,至少也要打掉一半的道行,因为他已再也不能妄动真力,持久应招了……”

摇摇头,项真道:“可惜……”

包要花又吸了口茶,道:“我已替他彻底的将周身穴道经脉以一口内家真力疏导推拿了一遍,然后,又将我囊中所携的专治内伤灵药给他连服三付,此外,再叫店掌柜买回十味大补珍药来煎了,此时他大概已由那位掌柜的宝贝服侍着吃下啦……”

西门朝午笑道:“这样就行了么?”

哼了一声,包要花道:“哪会如此简单?他那一身伤病,还要连续七日,每日给他以真力打通经脉两次,我配的几味草药,也得每天服下三付直到一月之后,此外,那十味补药更要一直吃下去,亦得吃到他能起床为止,假如这种麻烦病痛就那几下便算完事,任谁也都可以夸称医道高明了!”

低低的,项真道:“这样一来,我们至少还需要留此七天了……”

怔了怔,包要花道:“我的公子爷,你可真要等到把姓贾的服侍舒贴了才走?”

微微一笑,项真道:“听过两句话吗?‘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

眼皮子一吊,包要花咕吹道:“妈的,杀人的是你,救人的也是你,一头摆人家登极乐,一头踢人家下地狱,全由你一个人在耍弄了……”

吁了口气,项真道:“老包,什么时候你这急毛蹿火的脾气才能改——”

话未说完,项真已蓦然停住,立即侧耳静听,神色亦在刹那间转为严酷冷凛,紧接着,西门朝午和包要花也察觉了情形有异,两个人顿时屏息如寂,细心静虑的倾聆注意起来。

冷语如丝,项真道:“马蹄声。”

西门朝午颔首道:“相当不少,约有三十余骑之众。”

包要花沙着嗓子道:“正是他妈的往这里奔来。

看着项真,西门朝午道:“等他们找上门来,还是由我们先杀过去?”

毫不考虑的,项真道:“我们杀将过去!”

搓搓手,包要花叹了口气:“又苦了……”

傲恕弊衷诳吞目掌星崆崞ⅲ萃庠洞Γ徽笳蠹本绲兀良钡兀薰囊菜频穆硖闵芽穹绨阃靶“膊骸毖杆倬砹私矗股钊司玻闵椒⒈┝仪辶粒浠蛟幼怕矶呐缟瞧退簧嗣堑倪澈壬骱羯饩昂貌唤粽趴植溃

甬道那边的一扇房门启开了,申老四庞大的身影映了出来,他惊惶焦的的奔到这头,晃着他那颗缠满了白色棉布的脑袋,急切又紧迫的道:“三位兄台……可是那话儿来了?”

镇定逾恒的,项真一笑道:“我想应该是他们,否则,谁会有这么大的兴致在这大雪夜里冒雪奔马?”

申老四干巴巴的咽了口唾沫,惶然道:“项兄……呃,要如何应变,我,我全听你的吩咐了……”

站了起来,项真淡淡的道:“走吧,我们一道去找他们!”

笆裁矗俊鄙昀纤牟挥梢欢哙拢械溃骸拔摇颐枪フ宜牵俊

点点头,项真道:“不错,申老四,记得攻击攻击再攻击才是致胜之道,光躲躲藏藏,缩头缩尾是赢不了人家的……”

大睁着那一双龟眼,申老四提心吊胆的道:“就……就只我们四个人,项兄,成吗?”

项真走到门前,一笑道:“便是栽,也有我三个陪着你,申老四,你怕什么?”

猛一咬牙,申老四一个字一个字迸自唇缝:“好,我,我跟着闯了。”

包要花与西门朝午也到了门边,西门朝午哈哈笑道:“别含糊,申胖子,天塌下来,有项公子爷替你使脖子挺着!”

缓缓的吸了口气,项真道:“准备了——”

傲恕弊只乖诤目掌刑咀牛钫嬉盐⒁环钟昧Τ槌雒陪牛谑牵昂暨辍币簧橇缴却竺乓驯磺苛业姆缪┒タ诙得啪斫难┗ㄆ柚校岩徊教こ觯苯鬃苛ⅲ

对街上。

数十支火把正吐闪着青红色的熊熊舌焰,三十几个彪形大汉便一人一支火把在街旁往来忙碌着,他们竟然挨家挨户开始擂门叫人,而那些被惊醒的住户,有的刚于睡眼惺讼中将门启开,擂门的汉子们便粗暴的把启门人推在一边,个个有如凶神恶煞般冲了进去搜查翻寻,这些人态度之张狂,行为之悍野,真已到达无法无天,如狼似虎的地步了,就算官兵捕捉逃犯,声势只怕也没有他们来得跋扈!

雪仍在飘着,雪花中,三十几匹健骑便排成一列于街心,参加挨户搜查的大汉们约有二十五六个左右,尚有十个人静静的默立一侧,注意着那些大汉们的挣查进展,这些人,无论是正在擂门人户的也好,站着静观动静的亦罢,全是一袭纯灰色的紧身衣裤外加灰衣大氅,在火把的青红光芒映照下,越发把那些汉子们形容幻闪得狰狞凶恶,酷厉如鬼!

那十余个挺立不动的人物里,嗯,项真到认识一多半,靠右街沿上站着,面色阴沉冷森的那一位,不正是“双义帮”帮主“三目秀士”单殉么?单殉旁边,站立着他的三堂首要,“明意堂”堂主“一臂相心”余廉,“清心堂”堂主“袖里针”崔喜,“澄朗堂”堂主“紫髯”万百侯,而三位堂主之中,那“澄朗掌”堂主“紫髯”万百侯竟然还像是带着伤,左臂正用一条白布垂吊在胸前,此外,其他六人中,项真倒认得两个——“双义帮”六舵中的两舵舵主,剩下四位,他即全不相认了,莫不成,是“双义帮”在损失了四名舵主之后,又最近才加盟的新舵主么?

虽然,擂门的膨膨震响,人们的暴叱厉吼,马儿的低嘶刨蹄声搀杂成了一片,但是,雪后毕竟是沉静而萧索的,当项真突然开门现身,“双义帮”的那一批人已立即惊觉,尤其是单殉以下的身边各人更是反应得快,他们才觉有异,已各自招呼一声,炊然分掠四周——掠开的位置,刚好把那座客栈围成半圆!

客栈前厅的昏黄灯光映照了项真瘦削的身影,也映照着他苍白而冷酷的面庞,他卓立在石阶上,看去就有如一个索命的厉魄,一尊魔神的雕像,寒瑟极了,也阴沉极了

在目光投注到项真脸上的同一刹那,单殉已陡然一震,心惊胆颤里,他大出意外的脱口低呼:“项真!”

两个简简单单的字音:“项真”,已顿时把“双义帮”每个人都慑窒住了——不论是认识项真的抑或不认识的,他们心中所承受的恐惧与压力毫无二致!

在一双双惊震怔愕的目光注视中,项真缓步走上台阶,他冷森森的看着单殉,话声阴沉而厉烈:“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相连,又碰上了,嗯?”

心头猛的一跳,单殉竟掩饰不住他内在的畏怯与瑟缩,他硬着头皮,嗓门沙哑道:“姓项的……你,你忽然在此现身,可是,可是冲着我‘双义帮’来的?”

项真生硬的一笑,道:“此时此地此景,单大帮主,我又是这种态度,你说,我不是冲着你们又是冲着谁来的!”

神色大变之下,单殉又惊又怒的道:“为了什么?”

微微爷头,项真平静的道:“一点旧怨,再加上点看不顺眼。”

强压着心中的愤恨者惶恐,单殉艰涩的道:“姓项的,不错你与我‘双义帮,是有着梁子,但……但其咎并不在我,几次都是阁下你先行启衅有意找茬,而今夜我们来此,并不是为了你和我们以前的那笔旧隙,是别有原因……”

冷冷的,项真道:“不要转着圈子说话,把你想讲的直接讲出来!”

舐了舐干裂的嘴唇,单殉忍气吞声的道:“项真,我们以前的帐,可以留待日后再算,今夜,尚请你抽身抬手,让过一边,我们还要办一件十分重要的大事!”

毫无笑意的一笑,项真冷沉的道:“追杀申老四和贾取欣?”

大出预料的一惊,单殉有些张口结舌:“你,你怎么知道?”

微拂衣袖上沾着的雪花,项真淡漠的道:“方才,我曾说过我之所以在此时出现的原因,除了和你们有点旧隙之外,不是另还带着有些看不顺眼吗?这不顺眼,便是指的此事!”

仍然不太明白,单殉恨恨的道:“什么地方会令你不顺眼?又是谁叫你不顺眼?”

冷冷的,项真道:“是阁下及‘双义帮’!事情很简单,我在此地恰巧遇上申老四与贾取欣两人,他们业已十分狼狈潦倒,而且,贾取欣还身受重伤,原因呢?是你们正凭借着人多势大围杀他们,逼迫他们濒临绝地,我听了,觉得看不过去,便决心伸手管下这件闲事,等到方才一见你们这种跋扈张狂的气焰,我就更是看不过去了……”

颈子正中的喉结不停的上下移动着,单殉突然道:“项真,我听说申老四与贾取欣与你并不友善,昔日你们之间还有梁子未清,你,你怎的却帮着仇人来了。”

摆摆手,项真道:“你用不着使这一套来稳住我,单殉,不错,申老四他们和我也并不愉快,但是,以前那段纠葛已经化解了,他们已用一双耳朵还给我所欠的债!”

顿了顿,他又道:“恩怨了了,剩下的,便和平常情景无异,而在寻常的情景下,我若看见有人受欺受逼如此,也自会挺身出来抱以不平,何况需要打击的对象还和我并不怎么亲热呢!”

单殉额际青筋暴起双目圆睁,他怒道:“项真,你不知道他们两个曾经硬闯‘二郎山’本帮总坛?又伤了我们‘澄朗’堂侯堂主,杀死我手下一名舵主及十数名儿郎,这还不说,我的好友‘九绵掌’苏照波也栽在贾取欣手中,这些血债,我岂能不报,岂能不索?我们费了天大功夫,才侦知他们这对狗头逃奔于此,顶着风雪连夜赶来,你,你想我们就会这么简单的抽身转回?”

项真面色冷酷,狠厉的道:“单殉,我并没有叫你们转回,愿不愿意收手息战,全在你们,我,在这里恭候着了!”

客栈的门后人影微闪,西门朝午与包要花已分开左右来到项真身侧,同一时间,头扎白布的申老四也颤巍巍,肥耸耸的鼓着肚子站到一边,单殉以下‘双义帮’的每一个人都将火一样愤怒的目光投注到他身上,而他,也毫不含糊的狠狠还瞪着对方……

一出来,包要花就怪叫开了:“不要罗嗦,是是非非,手底下见真章,早就想和你们干上一场,今夜的时间正好!月黑风高,果然适合拼命宰杀!”

猛然看见了包要花,单殉及单殉手下认识他的人又禁不住心头发毛,昔日他们曾和包要花在项真残舍之前有过一面之雅,而且那一面,包要花的蛮横泼辣,已给他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了!

抹去额上的冷汗,单殉以最大的努力控制着自己道:“项真……我答应你以前我们那笔旧帐从此勾销,你该知道,那一次,除了你毁掉我的大事,更杀害了我多名手下及三名舵主——其中一个是你在脱走时以大庞角所伤的……这些我全不计较了,只请你高抬贵手,不要帮助这两个曾经火焚了你贵舍的恶徒!”

申老四蓦然大吼道:“放屁,你才是劫人辛苦私蓄,又残杀‘一心镖局’十数名镖师,更为了不义之财而翻脸不认朋友的畜生!”

双目中怒火如焰,单殉暴烈的道:“申老四,我马上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猛一挥拳,申老四咆哮:“你在做梦,你他娘不信就试试,看谁能把谁摆平!”

低声一笑,包要花悄悄向西门朝午道:“当家的,这不是叫‘狗咬狗一嘴毛,么?操的……”

无声芜尔了,西门朝午眨眨眼没有吭声,目注情况的演变。

现在,项真微微有些不耐了,他阴森的道:“你们和申贾两人并无不同,全都一样,那一天,若是你们赶在他们之前找到我,只怕我与我亲人的血仍需流溅,我的房舍仍然难逃火焚!”

一仰头,项真木然道:“而如今,申贾两人已还清了欠债,你们,却并未偿还,我们之间怨隙仍在,现在话已说尽,你们答应自此退走,并永不再寻他二人启衅,以往纠葛,我同意就此消弥,否则——”

双瞳里闪射出一片煞光,项真歹毒的道:“我们就彼此以血溅血!”

单殉僵立不动,他实在是进退两难了,翻脸动手吧,项真的厉害他固然深为忌惮,而包要花与他所不认识的西门朝午,看上去也不是好惹的人物,自己这边可以说毫无制胜把握,但是,如若就此退去,非仅面上涂灰,失尽颜色,那一口怨气,又是怎生咽得!

对面,项真已冷冷的道:“我们时间并不多,单殉,而我的耐心也不够,可是我要奉劝你几句话,以你,和你目前的人手,只怕占不了我们的上风!”

就在单殉还犹豫着未曾下定决心作那痛苦的抉择前,他的侧边,一条人影已悄无声息的暴闪狂扑而上,在一溜烈焰也似的金光猝射里,那人的攻击已到了项真头顶!

反应的迅捷在每个人的意念转动之前,项真的身影刹时幻做黄蒙蒙的光影一抹,当人们的视线尚不及追摄,他的“八圈斩”绝招已同时狂展猛出,有如八个项真在齐齐应敌,而八个项真又俱皆看不真切,只有黄影一抹,于是,漫空的掌影如刃,臂干似桩,在幻化着交织的、飞泄的、层叠的、纵横的、回撞的条线与弧形,那么绵密,那么凌厉,又那么凶悍,没有人看得出其中的过程,其中的趋势,其中的形态,只是炫闪的一片,暴凌的一片,而在光影猝晃下,那偷袭者已惨怖的号嗥着像块殒石一样重重的摔出了两丈之外!

当那人仰卧在雪地上寂然不动的一刹,人们才看清楚他是谁——“双义帮”的首座堂主“明意堂”堂主“一臂掮山’,余廉!此刻,余廉的面孔已是血肉模糊,身上骨骼纷折,一根根突出了肌肤之外,连他的躯体,也扭曲得不像是一个人的躯体了,他的手上,却仍然紧握着他方才用以暗袭的兵刃——“双环金刀”!

每个人的视线,刚刚投注在余廉死尸的瞬息,单殉悲愤欲绝的狂吼一声,身形猝旋之下,他的家伙“蝎子钩”已到了手上,微晃斜掠,反手十九钩暴戮已经卓立石阶下的项真咽喉!

瘦削的身躯一闪,项真已神鬼莫测的在蓦然间移动了十九个不同的方位,单殉看着落空,狂怒里,连步紧随,有如一阵旋风般猛跟不放,“蝎子钩”带着锐响,又闪电也似飞刺了二十一钩!

在那溜溜,点点,条条,片片的晶莹蓝光里,“蝎子钩”的攻势已布成了一面严密而血腥的罗网,而这面罗网方待追罩过去,项真前掠的身影已猝地翻折,他翻折的速度之快,就和一道超越千万年的流光毫无二致,当人们看见这道流光,这道流光早已到了眼前,或者已成过去了!

翱浴钡囊簧瓶再垦铮嗡裁挥锌辞逭馐窃趺匆换厥拢叭啃闶俊钡パ骋汛蜃抛恿鍪嗖饺ィ忠黄ü勺寡┑厣希∷种械摹靶庸场币苍谒沟耐蓖咽址沙隼显丁

此刻——

八灏铩狈矫嬖谝徽笏姥某良胖螅滞蝗换┙泄脑肫鹄矗凇扒逍奶谩碧弥鳌靶淅镎搿贝尴病ⅰ俺卫侍谩碧弥鳌白削住蓖虬俸睿澳橇戮啥嬷鞯穆柿熘拢胄未蠛阂挥滴希怯械氖种谢游枳疟校械模蚴殖肿拍侵忠残蔚幕鹨├鳎拖褚蝗悍杌⒊迳鄙侠矗

同一时间,包要花、西门朝午也狂笑着暴扑迎上,一侧,“驼山神”申老四亦拔出他的“双刃铲”,怒吼如雷般扑将过去!

就在这大厮杀展开前的千钩一发之际,坐倒地下的单殉已突然声如位血般惨厉尖叫“住手——”

机智绝伦的项真也立即出声招呼:

案魑磺衣 

眼看着就要交刃的双方闻声之下,马上便各自停止了冲势,他们硬生生控制住了自己,一个个全站在那里发愣,有些迷惘,更有些怔仲……

单殉的面色惨白如纸——或者,更像地下的白雪,他喘息着,抽搐着,连额心正中那一块铜钱大小的菱形疤痕,也在这时泛了乌青!

急匆匆的,“袖里针”崔喜和两名舵主过去将单殉搀扶起来,单殉浑身痉孪着,抖索着,目光怪异而苍凉的投向项真,项真正双臂抱胸,也毫无表情的在远视着他!

冷瑟的空气里,漾浮着太多的凄伦,大多的沉痛,大多的悲愤,及大多的绝望与空茫……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