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血幡隐扬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血幡隐扬

室中的灯光,原本就颇为幽暗,那一抹晕晕的苍黄,反映得金申无痕背光的这边面颊益发显得森冷而阴寒,她低沉的道:“展若尘,这件事我就完全交托给你了,记得要干净利落,半点蛛丝马迹不能留在旁人眼里。”

展若尘道:“我很汗颜的向楼主禀告——半生以来,我一事无成,只就这类性质的行当,还堪可称上是我的老本行……”

阴森的面容上绽现出一丝笑意,金申无痕道:“你的长处很多,不止是这一样,但无疑的是,我烦你去办的这档子事,却乃你最大的长处之一,我不令圈子里的人去动手,一则怕走了消息,二则,在经验及技巧上,他们也极少有比你更高明的了……”

展若尘静静的道:“是楼主抬举。”

金申无痕道:“不必客气了,展若尘,这件事你费心去办,千万要办妥了它……”

微微俯欠上身,展著尘尊重的道:“若然事败,便以性命向楼主谢罪!”

双目的光芒闪亮,金申无痕凛烈的道:“用不着,赵双福的这条狗命还不值得拖累上你,总之,你尽力就得了!”

展若尘道:“是,楼主,姓赵的跑不了。”

金申无痕道:“那个皮货商人名叫石宗和,是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胖子,左下巴上有颗毛病,很好认,但你知道此人的外貌之后,用来辨识他则可,却别叫他看清了你;石宗和住在离此来去四百余里处的‘九槐庄’,很偏僻的一个所在、他是那里最大的一户人家,只有他的宅居前砌有石阶雕座,门上有兽环镶嵌,赵双福便住在他家西侧的厢房里,你一旦潜入,便会寻及……” 

点点头,展若尘道:“楼主,那赵双福是个什么生像?”

金申无痕道:“黑得透亮的一条壮汉,四十一岁,突额吊眼,狮鼻厚唇,一眼就能认出。”

默记了一下,展若尘又问:“这姓赵的武功修为如何?”

淡然笑笑,金申无痕道:“能够攀到‘金家楼’‘雷字级’的三把头了,本事会差吗?不过,这也要看由谁的眼光来判定,他比你,大概仍然逊上一截,但你最好全力施为,莫存轻敌之念,以免疏失之下,弄了个不可收拾。”

展若尘道:“我不会轻敌,楼主,一向不会,那就是我所以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金申无痕道:“这样最好;赵双福擅使一条‘白链锥锤’,动作纯熟而快捷,拳腿方面的火候也不弱,你都要记着了……”

展若尘道:“事完之后,可要带回点什么来做证物?”

摆摆手,金申无痕道:“不必,石宗和会详细告诉我的。”

展若尘似有所思的道:“楼主,如今只有赵双福独自一人匿居在石宗和那里?”

金申无痕沉吟着道:“照石宗和所说,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否会临时起了变化,却未能逆料,我们希望在你进行此事的时间、不会有第三者在场。”

展若尘道:“如果另外有人和赵双福搅混在一处呢?”

金申无痕不似笑的一笑,道:“一并灭口。”

展若尘道:“是,一并灭口。”

注视着对面的这位金家霸主,他又道:“请示楼主,我该何时起程?”

金申无痕早已成竹在胸般爽落的道:“今晚,就在离开这里之后。”

展若尘道:“我回去收拾妥了,即使上道。”

金申无痕道:“不用再回住处了,你的衣物及一应物件,皆已为你备妥,随时可以启程;我想,你的兵刃是随时携带不离的吧?”

展若尘道:“正在身上。”

双手互叠于几面,金申无痕带着几分歉然意味的道:“展若尘,但愿你不会埋怨我。”

微微昂脸,展若尘道:“楼主为何忽出此言?”

金申无痕道:“我是说,叫你走得这么急迫……”

展若尘坦率的道:“我认为这是应该的,楼主,因为这不是一桩适于延宕的事。”

金申无痕又道:“还有一我在未曾征得你同意之前,便已预先做了各项似已承你允诺的准备,你会不会把我看得太霸道,大专横?”

笑了,展若尘道:“楼主和我同样明白,但有所用,我是断不推辞的!”

宽慰的连连颔首,金申无痕道:“你能如此了解我的心意,我就一切释然了,展若尘,我没有白赏识你!” 

展若尘严肃的道:“多承楼主垂爱,展若尘万死不辞!”

金申无痕沉稳的道:“很好;等一会,你从北角的密径出去,易永宽会为你引路,离开‘金家楼’十里之外,再行登骑——”

展若尘点点头,没有接腔。

金申无痕解释的道、

拔颐潜匦胍埽宦度魏魏奂#谷舫荆慊乩吹氖焙蛞惨谎匦巫伲愫臀叶济靼祝鸺衣ァ镉凶耪运5耐啡耍簿褪前铀换に哪切┤耍 

展若尘道:“我知道,否则楼主前往查究那赵双福的劣迹时,他的措施及行动就不会如此快速灵便了。”

叹喟一声,金申无痕道:“待此事过去之后,‘金家楼’内外上下,少不得要整顿一番,几十年来积习大深,该要彻底振作了。”

展若尘又沉默着没有回答,涉及人家组合内部的问题时,他一个局外人最佳的态度就是置身事外,作壁上观,当然,那是说如果他不曾受到委托的话。

金申无痕抚抚额角,轻轻揉了几下,表情转变得十分慈祥亲切,似一位母亲在向儿子说话:“这次在我回来之后,嘉嘉告诉了我一件事——展若尘,你曾在山上救了她的命?”

展若尘忙道:“没有这么严重,楼主,那只是一条蛇……”

金申无痕道:“我知道那只是一条蛇、一条本地最毒的‘乌赤斑蛇’,而嘉嘉又未习武功,在蛇吻之前,毫无自保的能力,这样一来,展若尘,情形就完全不同了,碰着那条毒蛇的不是我,不是你,也不是‘金家楼’任何一个艺业在身的人,却是我可怜的小嘉嘉,而那条毒蛇乃是毒得足以致命的。”

展若尘搓着手,道:“楼主,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当时只是适逢其会。”

凝视着他,金申无痕缓缓的道:“施恩不望报吗,你?”

展若尘正色道:“然则楼主续命重生之德我又该如何?”

金申无痕感动的道:“你真是个好孩子,展若尘,我不会亏待你的……”

展若尘恳切的道:“楼主对我恩重如山,有生之年,皆楼主所赐,实不敢再有奢求……”

金申无痕道:“嘉嘉说,你已愿意留在我身边了!”

咽了口唾沫,展若尘显得有些吃力的道:“我的意思是……楼主,我是说,既蒙楼主高看,复承关爱有加,我愿尽量多做盘桓,奉侍左右,待楼主心情开朗之后,再行辞别——”

金申无痕“哦”了一声,语气颇为失望:“迟早之间,你还是要走的了?”

舐润着嘴唇,展若尘小心的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楼主,哪怕一生相聚,也总是要走的,差别的只是个早走与晚走……”

金申无痕重重的道:“那你就给我晚走,越晚越好,最好莫过于我先走了你再走,届时,海阔天空,就再也不会有人强留你,唠叨你了!”

展若尘惶然不安的道:“楼主言重——”

金申无痕似也发觉自己稍嫌激动了点,她吸了口气,态度较为和悦的道:“我只是觉得你特别顺我的心,如我的意,怎么看怎么好……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吧?似乎,在你身上,能够找到我业已失落的一些什么……”

展若尘噤声不语,他怕又说错了什么。

片刻,金申无痕沉沉的道:“可惜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一我那可怜的孩子…他如活着,一定会和你相处得很好,你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都那么孤傲、倔强,也都那么刚毅、洒脱,一付天塌下来也能使脑袋顶住的不在乎劲……”

只有一样不同,展若尘想着——那颗明辩是非,分论善恶的心!

默然良久,金申无痕抬起头来,笑得十分凄凉:“我说得大多了,展著尘,你去吧。”

展若尘谨慎的道:“楼主没有什么不适吧?”

双目是迷茫的,浮着一层薄薄的,盈盈的晶幕,金申无痕似是异常疲倦的再度缓缓垂下头脸,一边沉重的朝外挥了挥手。于是——

展若尘轻轻站起,向金申无痕抱拳施礼,微欠着身,蹑着脚步悄无声息的走向门扉之外。

中宵的风,吹得有些萧索,夜根深,透着寒意,一种令人感到落寞又孤寂的寒意……。

景况又似恢复昔往的岁月了,独自飘零于莽莽大荒中,天穹是帐幕,沙尘是席垫,追着落月,迎着朝阳,那种消遥却无定的日子,很苦,也很自在,但隐隐里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骑在这匹高大强健的骏马上,不徐不缓的往前奔驰着,缺了些什么呢?展若尘在想——一条根,一个窝么?抑或是精神上无所依托的空虚感?半生业已浪掷在江湖上了,现在才顾虑到这些、是不是嫌迟了点?

以往,他很少有过这等近乎伤感的想法,慕孺亲情;天伦之欢,似是隔着他十分遥远,好像不是他这辈子应该企盼的事,然而,为什么又会生有恁般的感触呢?莫非是居住在“金家楼”这段辰光以来所受的影响!

摇摇头,他不禁自嘲的笑了,这算什么呢?尽管金申无痕对他这么好,实际上““金家楼”又岂是宜乎他久居之处?

迎着夜风,他深长的吸了口气,决定不再去寻思这个问题,他目前需要全神贯注的乃是金申无良交付给他的这个任务——暗中狙杀那赵双福的任务。

按说,他接受了这桩委托,便等于卷进了“金家楼”内部的争斗漩涡里去了,他的本意是极不愿涉人他人是非目的,然而,这件事却不容他推拒,甚至稍有迟疑;因为委托他的人,乃是曾施大恩干他的人,天下再没有比救命之恩更浩大的了,生死的扭转,何啻性命的重造?活着的一切,也就该因循图报,何况,他对施恩者还负有如此深沉的歉疚?

仰着脸、展若尘向漆黑的夜空呢喃:“大师兄,这一次,不知你认为我是在积德还是作孽?”

幽冥的旷野里,似是对他的呢喃有了回应一展若尘听到一种不属于寂寥大地的音响,隐隐约约的向这边传了过来!

嗯,马蹄声,是他的坐骑驰行之外的马蹄声。

回头望了望,来路上一片黑暗,看不见什么,但是,他可以断定是两乘健骑,正在以全力奔跑,仿佛在追赶着前面的什么。

莫非追的是自己么?他摇摇头,自己没有被人追赶的理由,至少,目前是没有。

将马儿侧行靠边,展若尘心中坦然,他有意让路,好叫后面的奔骑抢道先走。

于是,来骑近了,果然是两匹马,两匹毛色深暗的骏马,鞍上骑士,约略看得出身形也都相当高大魁梧。

展若尘只瞥了一眼,便将视线收口,他不想招惹什么麻烦,而盯着不相识的人注视太久,在江湖上的习惯来说,往往便是轻蔑挑畔的表现,他有什么理由去无端生事呢?

他将坐骑让向一边,但是,后面的双骑竟不超越,不但不超越,更且把奔速缓了下来——极为突兀的缓了下来。

心里有些纳闷,也立即生起警惕,展若尘没有回头,依旧以原来的速度不快不慢的靠边前行,他已觉得情势不对了!

后面的两骑眼缀了一会,蓦的略微逼近,其中有个沉浑稳定的声音响了起来:“展朋友,且请稍住。”

轻勒缰绳停在路边,展若尘扭过身体,夜暗里、那两匹马也停了下来,约莫和展若尘相距十步,同时,展若尘亦发现那两个不速之客只这须臾功夫,竟已俱皆以头巾蒙住了半张面孔!

静静的一笑,展若尘道:“是在叫我么?”

马头较前的一位骑士拱拱手道:“正是招呼尊驾。”

展若尘端详着对方,道:“我们曾是相识的么?”

那人摇摇头道:“不曾相识。”

芭丁绷艘簧谷舫镜溃骸耙郧安辉嗍叮罂赡苡屑娴幕幔裨颍缓挝羧绱斯思伞2豢弦员纠疵婺肯嗍荆恐慌露恍幕秤幸彀桑俊

那人沉声道:“我们宴有难言之隐,失礼之处,尚盼尊驾包涵。”

展若尘淡淡的道:“二位找我,有何见教?”

对方缓缓的道:“请问尊驾,夜来金婆婆秘密相召尊驾至‘白石精舍’,所谈何事?”

不觉暗自吃惊,展若尘表面上却极为安洋的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道:“我们的底蕴不便泄知于尊驾,祈能见谅;方才请教的事——”

展若尘忽道:“二位也是‘金家楼’所属么?”

两个骑士互望一眼,仍由那原先说话的人回答:“不,我们不是!”

笑笑,展若尘道:“二位并非‘金家楼’所属,却对‘金家楼’的事了若指掌,神机妙算,倒令我佩服之至!”

那人的语调不禁透着尴尬:“展朋友,我们此来并无恶意,只是要向尊驾询问一桩对尊驾毫无损失的身外之事,但求能以赐告,则感激不尽!”

摇摇头,展若尘道:“非常抱歉,金楼主与我谈话的内容我在道义上有保密的责任,不能告诉二位,违命之处,也请二位多多体谅。”

两人又互视一眼,仍由这一个说道:“希望尊驾再加考虑——”

展若尘温和但却坚决的道。

安挥迷倏悸橇耍沂俏蘅煞罡妫 

僵窒了半晌,那人低沉的道:“展朋友,尊驾既不愿相示,也就罢了,但我们斗胆,却有几句忠言要向尊驾奉告……”

展若尘道:“我在洗耳恭听。” 

那人清了清喉咙,神色显得极其凝重的道:“尊驾与‘金家楼’毫无渊源可言,这次因为金婆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施恩于尊驾,并延至‘金家楼’盘桓一时,关系仅此而已,身体上,尊驾仍属局外之人,我们敢请尊驾以局外之人,切莫涉入‘金家楼’内部的是非之内,明哲保身,方为上策!”

展若尘故作迷惘的道:“我不大懂你的话,这位兄台,在‘金家楼’我也住了将近两个月,这段辰光里,我似乎并未觉得‘金家楼’有什么‘是非’在酝酿,或者有什么‘暗潮’在滋长,而我整日赋闲疗养,更不曾涉入某项‘金家楼’的私务之内,兄台忽作此言,实叫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眼神中似乎掠过一抹愤怒的光焰,但那人却忍耐着道:“尊驾如能置身事外,不牵扯于‘金家楼’某些纠纷之内,自是最好不过,但是这尚不属上佳之策——”

展若尘道:“什么才是你所谓的‘上佳之策’呢?”

那人略略提高了声音道:“为求尊驾彻底脱离牵连或避免可能遭受牵连,我们诚恳的向尊驾建议——请尊驾即时离开”金家楼’,永莫返回——”

笑了,展若尘道:“兄台是以什么立场来向我作这种‘建议’?‘金家楼’的一份子呢,抑或‘金家楼’的敌对者!”

那人窒了窒,嗓门已有些生硬:“我是以什么立场来忠告尊驾,尊驾不必深问!总之,我们是一番好意,尊驾四海消遥,五岳飞鹤,实不须凭空自招烦恼!”

展若尘颔首道:“当然,我记住就是。” 

另一个从头开始就未曾启言的朋友,蓦地出了声——火辣而暴烈:“展若尘,你现在要到哪里去?去做什么?”

展若尘不温不怒的道:“去拜访一位朋友,向他查问一件事;这个答复,你还满意么?”

这一位的火性不小,他厉声道:“去看谁?查问什么事?”

盯视着对方的眼睛,展若尘似笑非笑的以左手拇指点点自己的脑门,故意慢条斯理的道:“你要问的一切内涵,都蕴藏在我的脑子里,这位兄台,你有兴趣,何妨设法剖开来看看?”

那人双目倏睁如铃,煞气毕露:“你当我不敢?”

展若尘一晒:“不是不敢,怕你是不能!”

翱┍馈币а溃侨撕芬暗慕校骸案闾Ь倌悴话谷舫荆阋晕灸憔湍芎峁杀闭饪榈孛妫俊

展若尘心平气和的道:“也横过这许多年了,仍然活到如今,可不是?”

那人叱喝:“他娘的——”

他的同伴急忙伸手拦阻,边向展若尘陪笑道:“尊驾见谅,尊驾见谅,我这伴当就是心直口快,脾气急躁了些,尚请尊驾莫予计较……”

展若尘安详的道:“好说,二位肯抬高手放我一马,业已感激不尽,我又哪里敢向二位有所计较呢?”

这比较深沉的一位忙道:“尊驾言重了,好在我早经表明在先,我们此来,丝毫未存恶意……”

点点头,展若尘道:“我相信,否则二位早就把我放倒了,严刑逼供,还怕我隐讳不招么?”

那人干笑一声,道:“展朋友,言尽于此,取舍之间,尚请善自斟酌——”

展若尘和悦的道:“且慢,二位。”

对方眼神一硬,形色狐疑,虽仍在笑,却笑得有些牵强了:“什么意思,展朋友?”

展若尘道:“在二位到来之前,我曾聆听蹄声,知道只有双骑,换句话说,似乎除了二位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人了——当然我是指二位的同党而言!”

那人吸了口气,道:“你想干什么?”

展若尘道:“老实说,我在考虑,能不能把二位大驾留下来?”

另一个勃然大怒:“你试试看!”

摆摆手,这一位冷森的道:“以你的本领来说,展朋友,或许可能——虽然你将经过一番周折,但我劝你不必尝试,因为你会发觉此举只是徒劳无功。”

展若尘道:“怎么说?”

那人阴幽幽的道:“来此之前,我们业已考虑到这一层上,固然我们的目的不是狙击于你,但我们对你的各项可能仍做了周详的防备;第一,我们二人的坐骑都是从千百良驹中挑拣出来的,脚力极健,起步的冲势尤为猛捷,我想你已注意到我们与你之间的空隙,那是十步,待你稍有动作,我们会在你扑临以前奔出两倍于此的距离,尽你全力追赶,你亦将发现越迫越远,永不可能有接近的机会——”

展若尘道:“不见得,我的马儿或许不及你们的快,但我个人的动作却相当迅速——”

那人冷笑道:“我们相信你很快,展朋友,然而你不要忘记,当你可以接触到我们的时候,却难保证一击奏效,我们只要有一次招架的余地,便有足够的机会远逸——我想,至少我们能够招架一次!”

想了想,展若尘道:“不知你们的坐骑是否有你说的那样神骏法?”

那人凛然道:“我们会让你看到——其二,我们两人此来,都有着不可被俘的誓言,所以,我们全在事先预服了一种潜延性的剧毒,只要天亮之前不能返回服下解药,便将毒发身死;展朋友,我们也是道上称字号的人物,万一落入你手,不敢说是如何硬朗的英雄,起码熬上一两个时辰的自信还有!”

展若尘慢慢的道:“二位倒挺看得开,豁得上,听你如此一说,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概,悲烈得紧……”

那人僵木的道:“现在,你可以照照你的心意行事了!”

沉吟片刻,展若尘道:“也罢,二位请回一但我要预先声明,如果二位的坐骑不似你们形容的那般快法——也就是我可以追得上的话,我即将截留二位,而且不再相信二位预服毒药之说,因为你们在第一项对策上骗我,我就没有理由再相信二位那第二项对策——”

两人猛的唿哨出声,齐齐带缰,他们胯下的坐骑倏而人立长嘶,但人立之后并不似平常的马儿那样再行落地,却借着前蹄扬抬之势,旋风般回转冲刺,但见双骑昂啸,业已消失在黑暗中——蹄声狂骤,仿若连串的密雷一路响去!

不错,他们并没有夸大,这的确是两匹其快如飚,其疾似箭的好马!展若尘没有追,以他的坐骑性能而言,是决然追不上人家那匹马的,而他本人也不见得有把握一招之内摆平对方——设若对方要逃,不错,他只有一招的下手机会。

怔忡了片刻,他终于叹了口气,策骑上道。

一路上他在想:这两个不速之和会是什么身份的人物!他们的消息怎么如此灵通?又是受了谁的指使而来?他们的确实目的何在?

不管怎么样,展若尘至少体会到一点——从此,“金家楼”怕是要动荡不宁了……

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