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章 凤亭表诚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凤亭表诚

展若尘沉默了一会,有感而发:“对于楼主的关爱与赏识,我深觉惭愧,我实在不值得她如此嘉许……”

微微一怔,施嘉嘉道:“为什么?”

展若尘苦笑道:“在我而言,这是一种负担,精神上的负担,沉重又痛菩……”

施嘉嘉迷惑的道:“怎么会呢?我娘向来极少夸奖人家,像对你这样器重的情形更为难得,展大哥,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我不明白,如何会使你生起相反的感觉来?”

搓搓手,展若尘道:“施姑娘,承受的恩德大多,并不是一桩惬意的事,那总会令人觉得站在一种不均衡的地位上,想什么,做什么,都不能以平等的立场为原则,现在,你是否多少明白了一点?”

思索了片刻,施嘉嘉笑了起来:“我想我大概能够体会一些,但我却认为大可不必,展大哥,我娘对你这么好,绝不是只为了曾经施恩于你的原故,此中,缘份占了很大的比重,我娘说,她一见你就觉得你顺她的眼,怎么看怎么合意,就是对少强,她老人家还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呢……”

展若尘感动的道:“楼主待我,实在情深义重,我不知要如何来报答楼主,才能略尽对她的感怀于万一……”

睬视着展若尘,施嘉嘉轻轻的道:“我娘不是告诉过你吗,只要你顺着娘点,就比什么报答都使她满意了……”

展若尘喃喃的道:“是的……楼主曾经这样说过……”

施嘉嘉诚恳的道:“展大哥,我娘是个很孤单,很寂寞的老人,你别看她是‘金家楼’的主宰,是辽北的巨镇,平时威严冷肃,高高在上,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前呼后拥,气势十足,但她内心却是异常落寞的。她要维护她的尊严,顾及她的身份,她必须和四周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或是发号施令,或是运筹帷幄,她总是那么凛然,那么刚毅,又那么果决,她不能随便接近哪一个,别人更不敢随便接近她,久而久之,她就被她的权威与地位铸成了一尊偶像,供人敬仰、畏惧的偶像,然而,却也隔绝了她与人们之间正常关系的发展;她是高踞尊位的,她也是最孤寂的……”

点点头,展若尘道:“我可以想像得到,位高权重的人,往往倍觉寥落,因为尊严与权势必须要以表面上的威仪来强化或衬托,然则,也就因此而孤独了……”

施嘉嘉道:“展大哥,所以娘希望能有个合她心意的人多陪陪她,让她悒郁的情绪多少得以渲泄些,娘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诉说心事的人……”

展若尘不解的道:“但,你不是很合宜么?”

轻喟着,施嘉嘉道:“我是,展大哥,然而你不要忘了,我只是她老人家的义女,辈份上有差,渊源上有别,她有许多活,也不便和我说,况且有些需要对她提供意见或是帮她拿定主意的事,我就无能为力了……”

展若尘道:“楼主手下谋士如云,悍将如雨——”

施嘉嘉道:“你错了,展大哥,娘从来对于她的手下们只是发号施令,当她决定了,她就吩咐下去执行,极少征询过他们有什么意见,‘金家楼’一贯的传统皆是如此,娘的话,便是最后的断论。”

展若尘低沉的道:“这是楼主的个性使然?”

施嘉嘉道:“是她的个性,也是贯彻权力和威信的必要手段,娘不喜欢主张分歧的场面,也厌恶意见杂沓的商议,她一向只往下传谕施令,而不容许下面的人,另生枝节——纵然那将比她原案更为完美!”

展若尘道:“这是一位霸主乏所以能够成为地方之雄的要诀——独断专行,铁腕执掌,但是,这样的人,也就兔不了离群孤单了……”

施嘉嘉道:“娘需要有个身份立场上比较超然的人陪伴她,而这个人又要是她所赏识的,展大哥,譬如你,娘最近的心情极坏,少强的死,对她是个很重的打击,我已不能给予老人家什么慰藉,展大哥,全靠你了……”

话已说到这种程度,展若尘还能再表示什么呢?他舐舐唇,嗓音略微有些沙哑的道:“既然楼主这么看得起我,任何可使楼主稍稍解忧法郁的方法,我无不乐意全为遵从……”

施嘉嘉满意的道:“展大哥,相信我娘十分高兴听到这样的话,等她老人家回来,我会马上去向她禀告……”

展若尘强笑道:“只怕打扰过甚……”

施嘉嘉笑了:“这算得了什么呢?展大哥,我们欢迎还来不及……”

于是,展若尘走到蛇尸那边,伸手拔回透过蛇身,钉入岩石之内的“霜月刀”,当刀刃扬起,蛇尸也被挑挪向绝崖之下,“霜月刀”浮亮莹寒的锋刃上,却是半抹血污不沾!

收妥家伙,展若尘方始转回身来,亭子的另一侧,已传来“蹦猴”玄小香的呼叫声:“展爷、展爷,你在哪里?我业已将吃的喝的都带上来啦……”

望着展若尘,施嘉嘉小声问:“这是谁?”

展若尘走上前来,边道:“贵‘金家楼’的人,玄小香玄兄。”

施嘉嘉笑道:“原来是这只‘猿猴’呀!”

展若尘提高嗓门道:“玄兄,我们在亭了前面——”

一条身影跃腾而至——果然正是玄小香,他左手挽着一只上覆着罩的紫竹篮,右手提着一把中长铜壶,壶嘴里,犹还冒着热气哩。

脚未沾地,玄小香已喘吁吁的咧嘴嚷嚷开来:“这一阵好跑,来回我皆是全力奔走,生怕展爷你等久了,厨下的热食都还现成,只这冲茶的开水得耐住性子等它烧沸,耽搁了些时——”

说着,他一面转脸打量那头的施嘉嘉,施嘉嘉对他嫣然一笑,静静的道:“玄小香,看你跑得满头大汗,歇会吧。”

玄小香赶紧向前跨近几步,躬身哈腰,堆起满脸的笑:“小姐,玄小香这厢向你请安,方才只顾着和展爷说话,一时竟未察觉是小姐在此了。”

施嘉嘉肃雅的道:“没关系,你是和展大哥一起上来的?”

玄小香仍然哈腰道:“是的,展爷来到咱们‘金家楼’老久了,咱们这‘金家楼’第一风景‘长春山’他却尚未游过,今晨展爷游兴勃发,我便陪同展爷上来走走……”

施嘉嘉微笑道:“展大哥的伤势痊愈了吗?”

玄小香忙道:“都好了、起先我也生怕展爷身子尚弱,太过吃力,但展爷看来似乎相当利落,健朗一如常人。”

展若尘笑道:“玄兄,恐怕你流的汗比我还要多呢?”

玄小香打着哈哈道:“本来嘛,论体气之厚,我就远不如展爷来得扎实哪。”

施嘉嘉道:“玄小香,你都带来些什么吃喝的?”

双手的物件微微上举,玄小香笑道:“篮子里盛的是油炸春卷,玫瑰酥糕、鲜肉包子,铜壶中是冲好的极品‘铁观音’香茗,瓷杯两件,便在竹篮杆罩下面……”

施嘉嘉芜尔道:“你倒设想得颇为周全,不过,经你这一说,我也觉得饿了。”

玄小香立道:“这样正好,小姐,我便将吃食在亭中摆整舒齐,侍候小姐与展爷进用——”

施嘉嘉道:“不,我们一起来。”

咧咧嘴,玄小香有些局促的道:“这……小姐,玄小香岂敢如此冒失?…

施嘉嘉落落大方的道:“不要过于拘泥戒规,这里不是堂口之内,大家随便点,自然愉快得多,再说,是我打扰二位,并非你们沾我的光,哪有强宾压主的道理?玄小香,你若不吃不喝,叫我如何下咽?”

玄小香呐呐的道:“小姐,我看还是……”

打断了他的话,施嘉嘉道:“好了,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一起来吧……”

展若尘也笑道:“施姑娘说得对,玄兄,礼数体制自当遵行,但也要看环境时地,施姑娘已经请你一同用膳,你若再加推托,反倒成为抗命啦。”

玄小香躬身道:“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三人来至亭中,在那别致的,形同环状的石桌上,玄小香将素竹篮里的食物一一取出摆好,焦黄浅红与柔白的三式点心,尚衬以纹边的精细瓷盘,香喷喷热腾腾,别说吃了,光是看着闻着,已令人食指大动,再来饮上两杯滚烫芬芳的热茶,那等光景,就越发诱得人唾沫暗吞,迫不及待了。

施嘉嘉先坐下之后,展若尘于旁落坐,玄小香到底还是觉得拘束,只挨着凳边沾靠半截屁股,微欠着身,模样的确受罪。

深深吸了一口气,施嘉嘉笑道:“晨间山景,原已爽气沁心,清氢盈怀,再加上这样的口腹享受,真可说得上是十全十美了……”

展若尘道:“如此十全十美,施姑娘,还得感谢我们玄小香玄兄的一番往来辛苦呢!”

玄小香忙道:“理该效劳,嘿嘿,理该效劳……”

点心的滋味丰美可口,茶水香醇,吸饮之下自是更加甘饴,只是,只有两只茶杯,只好分开来用,施嘉嘉是女孩子,自然独占一只,剩下的一只,便由展若尘与玄小香合用了。

在这样的环境,如此的情调里,原该是多么和祥安逸,宁静满足,但展若尘内心的感受却酸涩又迷茫,有一股说不出的怔忡,难以言喻的怅失,以及,隐隐的刺痛……

这已形成了怎样的一个形势,造成了怎样的一个局面?世问事难道果真像此般变幻无常又不可预料么?他用双手抹遍了血腥,以锋刃铸炼出一桩惨祸,但是,报应却竟然是恁般的亲切又仁厚,和悦又真挚,他完全不似一个仇敌,不似一个与这些人结怨的对头,他所受的款待,即使是这些人的恩人,也不过如此的了——“金家楼”固然不明白其中的曲折同真相,而越因其不明白之下的厚待,就越令展若尘困窘不安,以德报怨的滋味,却也这等的苦涩!

咽下去一小块玫瑰糕,施嘉嘉诧异的望着展若尘:“你怎么不吃呀?展大侠,我看你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展若尘吸了口茶,顺手拈起一条春卷咬了一半:“我会有什么心事?我向来是个很豁达的人,肚里难得隐藏一点东西……”

施嘉嘉笑道:“那就多塞一点东西进肚里吧,展大哥,我看你吃得很少。”

展若尘道:“怕我胃口太大,连你的一份也装到肚子里去啦。”

施嘉嘉柔和的道:“展大哥,最好你多吃些,我已经差不多饱了。”

扭过头来,展若尘道:

拔铱葱值故窃诤臀颐强推兀缘谜獾人刮姆ā!

玄小香正在用牙齿咬下一个鲜肉包子的外皮,闻言之下,不由笑了起来:“展爷,你就别逼我的架子了,这可不是同伙计们在一道,容得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小姐面前,真假总得扮个样子不是?”

施嘉嘉轻笑道:“不要紧,玄小香,你爱怎么吃就怎么吃,吃相好看与否无须顾虑,我先前已告诉过你,眼前并非正式场合,用不着太过拘礼。”

玄小香道。

笆牵〗恪!

施嘉嘉又向展若尘道:“展大哥,平日在下面,你都做些什么消遣呀?”

展若尘道:“我?睡觉,吃饭而已,偶而在住处四周溜溜腿,小香兄倒是陪着我消磨了不少辰光,若非他时常过来与我聊聊,日子可真不好打发……”

施嘉嘉皱着眉道:“这怎么成?娘回来我得禀告一下,叫他们多陪你到外面走走。”

玄小香接口道:“小姐,展爷在咱们这里大概也住不长啦,他说过,伤势一好,便待向老夫人告辞离开……”

笑笑,施嘉嘉道:“他是什么时候说的?”

玄小香道:“今天大早,我们一齐朝山上来的时候展爷半路还提过。”

轻轻呷了口茶,施嘉嘉道:“展大哥已经改变主意了,就在你到来之前。”

意外的一怔,玄小香问:“展爷,当真?”

展著尘无奈的道:“方才,施姑娘给我说了许多事,我觉得就这样离开似乎大不近情理,尤其楼主对我的关爱与厚望更不可拂逆,再三斟酌,决定暂时住下,等过一段时期始行辞别比较合宜。”

一拍手,玄小香兴奋的道:“好极了,展爷,我可是巴不得你能留下,哪怕只多住十天半个月也是好的,这样一来,我们老夫人就更会欣慰啦………

展若尘道:“怕只怕不能帮助楼主什么,反倒为楼主及各位凭添累赘。”

施嘉嘉道:“你又来了,展大哥,希望你留下来,是我娘的意思,她赏识你,看重你,你在我娘的身边,至少能使她老人家心绪开朗些,这已是莫大的功德,怎么谈得上累赘不累赘上面去?”

玄小香也道:“而且我们大家也都和老夫人一样的心意,欢迎展爷能够留下来。”

展若尘道:“楼主及各位盛情可感,我再不答应,就是不识抬举了,玄兄,刚才我已向施姑娘表明,自将陪侍楼主一个时期。”

哈哈一笑,玄小香道:“这才像话;能够挽留展爷住下来,全是小姐的功劳,我磨破了嘴皮子,展爷也硬是不肯答允呢……”

施嘉嘉平静的道:“我也费了不少唇舌,展大哥并不是一位容易妥协的人。”

展若尘道:“施姑娘言重了。”

舒了口气,施嘉嘉道:“只要娘能顺心,就比什么都好……”

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玄小香道:“小姐,你也是一大早上山来散心的?”

点点头,施嘉嘉道:“最近我常来。”

玄小香道:“小姐都是独自上山么?”

施嘉嘉道:“只有我一个人。”

咽了口唾沫,玄小香道:“小姐未曾练过功夫,单身来去,大有不妥,最好能有人陪侍左右,也免得老夫人知道了挂心。”

施嘉嘉道:“说真的,这是‘金家楼’的产业之内,我倒不怕有什么歹人出现,没有料到的却是歹人虽然没有,竟然遇上了另外的凶险。”

吃了一惊,玄小香愕然问:“遇上了另外的凶险?小姐,在哪里?是什么等样的凶险!”

施嘉嘉似是一想起来就有余悸,她指指亭前阶下,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就在那儿,我碰上了一条‘乌赤斑蛇’,本来我是站在崖边眺望的,一直没发现那条毒蛇就盘踞在阶前附近,直等我走回阶下,才猛的闻及‘嘘’‘嘘’怪声而察觉。当时,我吓呆了,一定是失声惊呼出口,方始引来了展大哥、正在那条蛇作势噬扑我之前,被展大哥及时斩杀了,好险啊。”

玄小香连道侥幸,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可不是险!小姐,那‘乌赤斑蛇’毒得很哪,万一被它咬上一口,半个时辰也活不到,据我所知,几乎就没有解药可救,小姐,这还真叫巧,若展爷晚来一步,事情就不得了啦……”

施嘉嘉道:“假如不是展大哥自蛇口下相救,我这条命早完了,玄小香,你到来的时候,正好替我收尸。”

抹了把额头沁出的冷汗,玄小香笑得有点吃力:“小姐吉人天相,自当逢凶化吉,冥冥中有神佛庇佑,便遭灾难,亦是有惊无险,但话又说回来,小姐如果真个遇上了什么不测,我们可都惨了……”

班圻辍毙Τ錾矗┘渭蔚溃骸翱茨阏飧督粽叛樱虑橐丫耍褂惺裁粗档么缶」值模俊

玄小香又向展若尘沙着嗓子道:“我的展爷,你倒沉得住气,发生了恁大的事情,居然只字不提,你可知道这是一桩多大的功德哪?你不只是救了小姐,也救了我们一大帮子人啊……”

展若尘淡淡的道:“适逢其会罢了,玄兄,何足挂齿?”

玄小香忽然又变得形态兴奋,眉飞色舞:“这一来更好了,展爷,看你往哪里走吧,你以后留住下来,岂不益发名正言顺啦?”

名正言顺么?展著尘不由苦笑起来。

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