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回 相见争如仍不见 多情却似总无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回 相见争如仍不见 多情却似总无情

杨婉做梦也想不到“孟明霞”突然对她袭击,大惊之下,只好和衣一滚,“呼”的一声,飞爪从她头顶掠过。杨婉用的是“燕青十八翻”的身法,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才避开的。男人在地上打滚还不怎么,一个少女被迫使用这种身法,可就显得十分狼狈了。

杨婉大怒,一个“鲤鱼打挺”跳起,宝剑已是出鞘,说时迟,那时快,那红衣少女的飞爪又已来到。

杨婉喝道:“孟明霞,你怎可这样不讲道理!”“铛”的一声,宝剑削出,红衣少女的飞爪损了一个缺口,火星蓬飞。红衣少女也不禁吃了一惊,叫道:“你识得孟明霞么?”

李思南急忙在龙刚的人中一掐,这是急救的方法,龙刚醒了过来,叫道:“师妹,住手,他们是我的恩人!”

红衣少女这才知道误会,收了飞爪,向杨婉赔了个礼,说道:“我在路上得知师兄遭受围攻的消息,赶到这儿,看见师兄这个样子,只以为他已是遭了你们的毒手。姐姐,你莫见怪。”

杨婉道:“好在我也并没受伤,你快去看你的师兄吧。”心里可是很不高兴,想道:“纵是出于误会,你也不该不问青红皂白。”

殊不知这个红衣女子乃是自小在绿林中长大的,性格和杨婉自是大不相同。她做事素来当机立断,由于误会李、杨是杀害她师兄的敌人,是以她必须先抓住一个人,以便各个击破。如果换了李思南,设身处地,也会这样做的。

龙刚缓过口气,兴奋的情绪支持着他,说话的声音也比较响亮了:“这位是李公子李思南。”红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你就是李思南?”李思南道:“姑娘想必也是从孟大侠那儿听过我的名字吧?不错,我就是李思南,但却不是‘为虎作怅’的李思南。”

龙刚道:“起初我也颇有误会,如今方才明白李公子确实是个好人。”红衣女子点一点头,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孟姑娘相信得过的人怎会不是好人?”

龙刚掉过头来看着杨婉,说道:“这位是——”想要介绍杨婉,但杨婉并未和他通过姓名,龙刚说到一半,这才蓦然省起自己也还未知道她的名字。

杨婉淡淡说道:“我姓杨,单名一个婉字。”红衣女子又是一怔,心里想道:“原来他们不是兄妹。”

杨婉从她惊愕的面色可以猜想得到她在想些什么,心里不觉有了几分酸溜溜的味道,暗自寻思:“孟明霞不知和她说了些什么?她一定以为南哥是孟明霞的情人,而我却是插在他们之中抢了南哥的坏人了。”杨婉自己觉得是受了委屈,虽然没有发作,但对这红衣女子却是不知不觉地更冷淡了。

红衣少女不知是否觉察,但却似毫不在意,叫了一声“杨姐姐”,说道:“小妹姓屠,单名一个凤字。多谢你们救了我的师兄。”

龙刚道:“我的师父就是她的爹爹。”李思南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红衣少女正是屠百城的女儿,心想:“怪不得她有这样好的本领。”

屠凤无暇和李、杨二人叙话,互通姓名之后,就走到师兄身边,说道:“二师哥,你伤得如何?我给你看看。”

龙刚苦笑道:“师妹,你不必费神了,我不成啦。杀你爹爹的仇人是阳天雷。”

屠凤道:“是谁伤了你的,我给你报仇!”

龙刚道:“我已经亲手报仇了。”指一指荣彩的尸体,说道:“你认得他吧?他是阳天雷的大弟子,我已经用师父的毒龙镖把他杀了。”

杨婉是个细心的人,发现龙刚的说话有很大的破绽,心里想道:“他是在受了重伤之后,才碰上荣彩的。起初他还不知道他是谁呢,是这姓荣的和我们交手之后,他才看出他的家数来历。奇怪,他为什么要对师妹说谎?”

心念未已,只听得屠凤已在说道:“我不相信,荣彩有多大的本领,怎能给你以致命之伤?”

龙刚道:“我是给他们围攻的。”

屠凤半信半疑,说道:“我给你救治,我带有专治内伤的小还丹。”

说话之际屠凤的一只手已经搭上了龙刚的脉门,给他细察伤势。龙刚挣扎着说道:“伤是医不好的,你、你——”

屠凤道:“医不好我也要看,我一定要知道谁是你的仇人!”龙刚不想给她检查伤势,屠凤却是非看不可,而且面上露出非常古怪的神色,似是惶惑,又似惊慌,惊慌惶惑之中还带着几分忧愤。此时连李思南也是大为惊愕,隐隐感到事情走有蹊跷了。

龙刚挣扎不过,叹口气道:“这仇是不能报的,师妹,你忘记了这件事吧!”

屠凤面色啊地变得苍白如纸,叫道:“原来是我的哥哥给你以致命之伤!他是在半个月前用毒掌伤了你的,此时方始发作!他、他为什么要对你下此毒手!”

龙刚苦笑道:“除非是你爹爹复生,天下无人能够解你哥哥的毒掌,所以,你是不必费神了。我身上有一封信,是三师弟给你的。你拿去吧。”他并没有回答师妹的问题,但屠凤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已是明白。

屠凤接过了那封信,手指颤抖,眼角挂着泪珠,说道:“二师哥,这都是我们连累了你。唉,你受了冤枉,为何却不分辩。”

龙刚惨白的面上绽出一丝微笑,说道:“我不以为我是代人受过。其实,这也不是你们的过错。我能够为你们尽一点力,我很高兴。只要你明白我的心事。”

屠凤道:“我明白的。”握着龙刚的手说道:“二师哥,我会感激你一辈子。你有什么未了之事要交代么?”

龙刚道:“你不要恨你哥哥,但却要提防他。我死了之后,请你把我的骨灰带回去,我不愿意埋骨异乡。师妹,你放心,石师弟会回到你的身边的。”说到后面两句,声音已是弱不可闻,屠凤把耳朵凑到他的唇边才听得清楚。

屠凤感到他的嘴唇冰冷,一触他的鼻端已是没有了气息。屠凤缓缓地把龙刚的尸体放了下来,挥一挥手,示意李、杨二人走开。李思南和杨婉不知道他们的隐情,想劝慰她也无从劝起。

屠凤倒没有号陶大哭,只见她咬着嘴唇,探手入暗器囊中,突然把手一扬,一颗小小的弹子打了出来,碰着龙刚的尸体,“波”的一声,弹子裂开,火光喷出,转眼间身体已是着火焚烧,化为灰烬!原来这是屠家独门暗器之一,名为“火龙珠”,是用猛烈易燃的药剂混和了硫磺粉制成,能发烈焰,露风即燃。

杨婉吓了一跳,转过了头,不敢观看。当时汉人的风俗习惯,死人是必定土葬的,火葬之事,杨婉还从未见过。但屠凤却似并不在乎火葬她的师兄。

屠凤这才把那封信拆开了,含着泪看了一遍自言自语地叹口气道:“二师哥,可怜你担了虚名,我是对不起你了。”

烈焰熊熊之中,龙刚的尸体化为灰烬。待到火光媳灭,屠凤腾出了暗器囊,装了龙刚的骨灰,挂在马旁,跨上马背。

李思南道:“屠女侠,你走了么?你爹爹的两个手下宋铁轮、柳三娘夫妇现在蒙古。”

屠凤道:“多谢你给我报讯,不过,我们不准备到蒙古去了。对啦,有一件事我应该告诉你。”说至此处,突然停了下来,望了一望杨婉。

李思南猜想得到她要说些什么,心头“卜卜”乱跳,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屠凤说道:“孟明霞在我那儿,离此不远。你若是想要见她,可以和我一道去。”

李思南虽然和杨婉订了婚,但对孟明霞总还是有着知己之感,也是一直未能忘怀她的。但此际,屠凤突然邀他去见孟明霞,却是叫他为难了。

一来因为屠凤并没邀请杨婉,李思南怎能抛下杨婉,独自去会孟明霞?二来李思南又已经订了婚,他暗自思量,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与孟明霞也是“相见争如不见”的了。当然,他见了孟明霞,可以解释有关于他父亲的误会。但即使他不亲自解释,屠凤也会和她说及他救龙刚之事的,只凭这件事情,就可以证明他没有辜负孟明霞的期望了。难道孟明霞还会不相信他是好人吗?何况她们将来见了宋铁轮夫妇,真相也定能大白。

“红颜知己长相忆,不落言诠亦大佳。孟明霞是女中英杰,我和她也算得是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淡如水,本来就不必用言语表达出来。我又何须多此一行。”李思南心想。

屠凤不知李思南心情的紊乱,见他讷讷不语,很是不耐烦,心里想道:“这个人怎的如此婆婆妈妈?”禁不住双眉微蹙,说道:“你怎么样,究竟是去也不去?”

李思南面上一红,说道:“我们急于回国,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忙。还是请你在孟姑娘面前,代我道个歉吧。”

履凤大不高兴,说道:“并不是孟姐姐要见你,是我因为知道你们相识,所以才问你要不要见她的。你既然不要去,那就算了。有什么道歉不道歉的?我爹爹的仇,我自己会报,当然也用不着你来帮忙!”说罢,“唰”的虚打一鞭,胯下的桃花马展开四蹄,绝尘而去。

李思南吃她一顿排揎,满面通红,强笑说道:“我固然是不会说话,这位屠姑娘的脾气也是真难伺候。”

杨婉笑道:“她爹爹号称冀北人魔屠百城,大魔头的女儿嘛,脾气当然是不和常人一样的了。不过,好在你又不必做她的丈夫,她难于伺候也罢,容易伺候也罢,你也用不着担心的了。好啦,天已大亮,咱们也该走了。”

李思南笑道:“我又说错话了,好,走吧。”

两人并辔同行,杨婉久久不语。李思南搭讪道:“真想不到龙刚是给他的师兄杀的,却不知是何缘故?”

杨婉道:“屠百城的儿女和门下弟子,少不免都带着一点邪气。他们的门户纠纷,咱们不必理会。”

李思南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谁要去理会他们的事情。不过,屠百城虽然是有魔头之称,倒也不是邪派人物。”

杨婉道:“我知道金国的贪官丧在他手里的不少。但他喜怒随心,出手狠辣,和正派的侠义人物,究竟也还不是完全一样。”

李思南知道杨婉怀有心事,但他不愿挑起话题,只好找些不痛不痒的闲话来说。

杨婉终于忍耐不住,说道:“南哥,你为什么不去。”

李思南道:“你是说……”杨婉笑道:“你还装什么糊涂?我说的当然是那位孟姑娘。人家对你念念不忘,难道你就把她忘了?”说话虽然带笑,笑得不是很自然。

李思南面上一红,苦笑道:“婉妹,你心上的结还没解开?难道当真要我掏心出来?”

杨婉啐了一口说道:“你把我看作什么人?我是醋娘子么?孟明霞与你相识在前,于你又有救命之恩,你去看她,难道不该?”

李思南道:“不是不该。但你别忘了,咱们还是刚刚摆脱追兵,尚未脱出险境,我撇下你,又怎能放心?”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诚恳,杨婉心里虽然仍有几分酸溜溜的味道,却也不经受了他的感动,低下了头,说道:“南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缘故不去看她,但我也知道你是想见她的。我不愿意你留有遗憾,更不愿意给你那位孟姑娘误会,以为是我气量狭窄,不许你去,对啦,屠凤刚才曾说她们所在之处离此不远,不如你就去找她。我可以在一个约定的地方等你。”

李思南道:“只要咱们的心里没有芥蒂,旁人的闲话算得了什么?不错,我是欠了孟明霞的思情,应该向她道谢。但这却不是什么必须立刻去办的大事。彼此都是江湖儿女,同道中人,想来孟明霞也不会怪我失礼的。再说友情固然紧要,总比不上夫妇之情。婉妹,我累你一路陪我担惊受险,但盼和你早点回到家乡我才能放得下心,嗯,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杨婉眼中含着泪水,笑道:“我不过问你一句,你说了一大车子的话。好啦,不去就不去,也不用多解释了。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难道我还不相信你吗?”

话虽如此,但要说杨婉心里毫无芥蒂,却还未能。不错,她是信得过李思南,但她也隐隐感觉得到,李思南对孟明霞那段感情,即使没混有杂念,但却也未能做到“君子坦荡荡”的胸怀。“要不是他还有一点儿心病,他就不必回避孟明霞了。”杨婉心想。

李思南倒是有点害怕在路上碰见孟明霞,于是一路纵马疾驰,杨婉跟他不上,笑道:“跑这样快干吗?你不去看她,难道怕她追来看你?嗯,南哥,我倒是替你有点可惜,孟姑娘就在附近,你一阵快马路过去,把她甩在脑后,以后可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难道你就没有‘咫尺天涯’之感么?”

李思南苦笑道:“婉妹,你又来了。”杨婉笑道:“和你说笑的,你着急什么?走吧,但却不必快马加鞭了。”

李思南虽然决定了不去与孟明霞相会,但却也是给杨婉说中了心事,蓦地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知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记东西?”想起杨婉说的“咫尺天涯”四字,不觉一片惘然。

李思南在这里怅怅惘惘,另一条路上,屠凤也正在为着友谊与爱情而感伤。

胯下马儿飞跑,心中旧事重翻。记忆跑得很远,比马快得多了。它跑过了万水千山,跑过了十几年岁月,回到了屠凤的儿时,回到了屠凤的故园。

屠凤清楚记得,二师兄龙刚是她七岁那年来的,三师兄石璞是她九岁那年来的,他们三人自小就在一起游玩、练武,形影不离。两个师兄对她都很好,她对两个师兄也是一样。但在渐渐长大之后,在她的小小心灵之中,对三师兄的感觉就好似有些不同了。

龙刚年纪比她大七岁,石璞则仅仅比她大两岁,两个年纪比较接近,大家同在一起游玩的时候,她和石璞不知不觉地也似乎亲近一些,但争吵却也较多。她和二师兄龙刚却是从未吵过嘴的。龙刚好像她的长兄一样,总是让着她。

两个师兄对她都很好,她的亲哥哥反而是和她合不来。她的哥哥名叫屠龙,与龙刚同年,自小跟随父亲,比龙刚早几年练成武功,人又聪明能干,因此在十八岁那年便开始出道了。

屠龙出道得早,在他的妹妹还在和两个师兄练武的时候,他已经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头,交结了许多朋友。他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有几个作风很不正派,他曾经带过他的一些朋友回家,屠凤瞧着就不顺眼。屠龙一向也不理睬妹妹。

因此在屠凤的心里,倒似乎觉得龙刚更像她的长兄。至于石璞,有时候她觉得他像哥哥,处处照料她;有时候又觉他像弟弟,还需要她的爱护。这份奇特的感情,后来待她懂得人事之后想起来,也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屠龙的父亲屠百城很以儿子的滥交为虑,但一来儿子已经长大,二来屠百城也是经常不在家的,只好由他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屠凤从一个拖着鼻涕的小姑娘长成了一个明艳动人的少女,她母亲开始为她的婚事思量了。母亲曾经不只一次地偷偷问过她,在两个师兄之中她更喜欢的是哪一个,每次母亲这样问她,屠凤总是红着脸回答:“我不知道。”或者是说:“我对两位师兄都是一样。”其实她自己心里知道是并不一样的!

龙刚老成且兼干练,石璞纯厚而又聪明,屠夫人向来对他们也是一视同仁,难分轩轻的。她想在这两个徒弟之中,挑选一个作她女婿,但因女儿迟迟不肯表示态度,屠夫人委决不下,婚姻之议只好暂且拖延。她打算待丈夫回来,才作最后的定夺。

屠百城临行之时,曾经和妻子说过:此去蒙古,快则三月;迟则半年,就会回来。不料三个月过去了,半年也过去了,半年又加半年,一年都过去了,她的丈夫还是不见回来!水远山遥,吉凶难测。屠夫人隐约听到风声,说是她丈夫在蒙古已遭不幸,只是还未能证实而已。屠夫人忧急成病,在这样情形之下,当然更是无心进行女儿的婚事了。

母亲这边冷淡下来,屠凤的哥哥却来关心妹妹的婚事了。屠龙有个朋友,名唤淳于膑,三年之前,曾经和屠龙来过一次。淳于膑的父亲淳于周是黑道上的著名的人物,声名仅次于屠百城,但两人的作风却颇有不同。淳于周不但手辣,而且心黑,他对黑道白道全不卖帐,没有一定的朋友,也没有一定的敌人,唯利是视,好恶随心。淳于膑“青出于蓝”,在江湖上的声名比他父亲更坏。

不过,屠百城和淳于周虽然很少来往,也没有过公开的冲突。所以那次淳于周的儿子到他家里,他还是把他当作一个“世侄”招待。淳于膑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个“世伯”不很喜欢他,来了一次就不再来了。

不知不觉过了三年,屠凤因为从未把这淳于膑放在心上,差不多都己忘记他了。不料就在她父亲的死讯证实的前两天,她的哥哥屠龙忽然又和这个淳于膑一同回家。

屠龙这次回来,对妹妹的态度大大不同,拉着妹妹,问长问短,送她一些明珠,还有一对玉簪,这两样礼物,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宝。屠凤并非看重礼物,但却很高兴哥哥对她的关怀,因此也就收下了。

屠龙说来说去,渐渐就说到淳于膑身上,大大为他吹嘘。说到后来,图穷匕见,竟是要为淳于膑做媒。屠凤当然不肯答应,兄妹争吵起来。

兄妹争吵,惊动了后堂的母亲。屠夫人扶病出来,问明所以,也是不值儿子所为,狠狠地数说了屠龙一顿。说地不该强逼妹妹,尤其不该在父亲生死未卜之际,回家惹是生非。

屠龙老羞成怒,竟然和母亲顶撞起来,他说父亲不知何时回来,倘若十年八年不回来,难道妹妹也不出嫁?他替妹妹主婚,又焉能说是惹是生非?

屠夫人只有这一个儿子,自小就把他宠惯了的。屠龙生平只怕父亲,母亲可管他不了。不过,屠龙以往虽然也是经常不听母亲的话,但像今天这样的顶撞他的母亲,过去却还是未曾有过的。

屠凤心里阵阵绞痛,那一日吵闹的情景,如在眼前。

母亲气黄了面,骂道:“你爹生死未卜,即使你爹死了,也还有我呢。轮不到你作主!”

哥哥见母亲动了气,初时倒也不敢反唇相讥,但他狡猾得很,却用试探的口吻说道:“我也不过是为了妹妹的好,俗语说:‘女大不中留’,迟早总是要把她嫁出去的。妈,你若是给她找得好的婆家,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可以少操心事。就不知你心目里有了好的人家没有?”

母亲给哥哥的几句好话一说,不觉就露出了口风:“放在眼前的她的两个师兄,就都是好人家的子弟。不管是龙刚或者石璞,哪一个都要比你的那位朋友强得多!”

哥哥纵声大笑,说道:“妈,你有许多年末出过家门了吧,怪不得你这样糊涂!你可知道淳于膑在江湖上有多大的声名?你可知道他的武功已经尽得家传,甚至强爹胜祖?你可知道他走遍大江南北,许多武林中的成名人物都折在他的手里?嘿,嘿,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叫龙、石两位师弟和他试试!你把你这两个徒弟当作宝贝,在我看来,他比淳于膑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呢,妈,不是我说你,试过之后,你就知道你这是井蛙之见了!”

母亲气碍双眼翻白,骂道:“你讥笑我见闻不广,不错,我是见闻不广,但我却知道淳于周、淳于膑两父子都是同一个模型铸出来的,在江湖上声名狼藉,不是为了你的缘故,我还不会招待他呢!武功再好也没有用,最紧要的是行为正派。我的女儿决不能嫁给淳于膑这一种人!”

哥哥居然还在冷笑,说道:“不招人忌是庸才,我和他是多年的好朋友,如果他不正派,我还能和他结交?”

母亲气得喘着气骂:“你这是近朱者亦,近墨者黑!你再说我就把你和你的好朋友都赶出去!”

屠凤插不进口去,但也气得肺都炸了,正要指斥她的哥哥,屠龙却忽地在她的身上做起“文章”来:“妈,你不喜欢这个淳于膑,妹妹可收了他的聘礼呢!”

屠凤一时间尚未明白,大怒跳起,骂道:“胡说八道,我收了他什么聘礼?”

忽听得“咕咚”一声,母亲叫道:“畜牲,你给我滚!”母亲的手杖一摔,跌倒地上。

屠凤这一惊非同小可,失声叫道:“妈给你气死啦!”忙把母亲扶了起来,回头待与哥哥算帐,却已不见了屠龙的人影。

婢仆闻声赶来,七手八脚地慌忙施救。幸亏屠夫人只是一时转不过气来,以致晕倒的,不久也就醒了。

屠夫人醒过来,气还未过,一睁开眼便即喝问:“那孽畜呢?”婢仆们面面相觑,不敢回答。

屠夫人道:“把拐杖给我拿来!”屠凤道:“妈,你身体要紧。犯不着为哥哥生气。”

屠夫人重复道:“拿来,拐杖拿来!”屠凤道:“妈,你要拐杖做什么?我扶你上床歇息吧。”屠夫人道:“我找那孽畜去,我非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可!”

屠凤心想:“也只有把哥哥找来,要他向母亲赔罪,才能消得她心头之气。”于是说道:“蚂,你先歇歇,我这就去把哥哥唤来。”

屠凤把母亲扶入卧房,出来问婢仆道:“你们有谁看见我的哥哥没有?可知他躲在哪儿?”

一个小丫头悄悄说道:“小姐,刚才我不敢说,现在是不能不说了,少爷他、他和那位淳于公子……”屠凤道:“怎么样?”小丫头道:“他们两人在前山那块草坪与龙爷和石爷比武。”

原来屠龙在闯了祸之后,起初心里还是有点担惊害怕,溜出去躲在窗外偷看,后来看见母亲醒转,知道她死不了,心里恶念又生,一不做二不休,为了给淳于膑清除“障碍”,不惜与外人联手,想以“比武”为名,逼走两个师弟。

屠凤大惊道:“他们动手了没有?”那小丫头道:“我来的时候,经过那儿,看见少爷正在把龙爷推上前去。龙爷好像不愿比武,少爷却非逼他比武不可。当时尚未动手,后来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屠凤无暇细问,连忙跑出草坪,只见淳于膑使一对虎头钩,已是和龙刚的一柄长剑打得十分炽烈。可是草坪上也只有他们一对厮杀,却不见屠龙和石璞。

虎头钩善能克制刀剑,在兵器上淳于膑先占了便宜,龙刚沉着应付,兀是给他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淳于膑背向屠凤,不知屠凤已经来到。他占了上风,得意洋洋,大肆轻薄,嘿嘿地笑道:“龙刚,怪不得你的师兄说你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原来你果然是只有这么一点功夫,你的师兄本来要我惩罚你的,但咱们就要是一家人了,我也不能将你难为,只要你给我磕头认输,从今之后,不许你再亲近师妹,你答应下来,我就饶你。”

淳于膑不住口对龙刚冷嘲热讽,手上的攻势也是连绵不断,越发凌厉。钩光霍霍之中,只听得“嗤”的一声,龙刚的衣裳给他右手的虎头钩撕去了一幅。龙刚身躯一矮,一招“举火燎天”,长剑向上一拨,荡开了淳于膑左手的虎头钩,斥道:“你杀了我不打紧,我可不许你污蔑我的师妹!”

淳于膑哈哈大笑,“你以为我是胡说八道么?嘿,嘿,你的师妹都已经收了我的礼物了!她的亲哥哥都为这门亲事高兴,你却居然敢用‘污蔑’二字!”

屠凤按捺不住,一跃而上,喝道:“住嘴!”淳于膑愕然回顾,只见屠凤已是杏眼圆睁地站在他的面前。

淳于膑满面通红,双钩一剪,将龙刚逼退,嘻皮笑脸地说道:“我这是和龙兄闹着玩的。”

屠凤“哼”了一声,板起脸说道:“闹着玩的?闹着玩的是这样打法吗?哼,你刚才说了些什么?”

淳于膑尴尬之极,赔笑说道:“没、没什么。嗯,屠姑娘,我托令兄送给你的明珠和玉簪不知可合你的心意?”心里想道:“难道屠龙还没有和她说好,怎的她如此泼辣,一点不顾颜面,竟然明刀亮所地这样问我?”他哪里知道,屠凤可并不是“娴静”畏羞的小姐,而是一个性情刚烈,饶有父风的巾帼英雄,“泼辣”的还在后头呢。

淳于膑话犹未了,只见屠凤把手一场,那串明珠已是劈面掷来。淳于膑惊道:“屠姑娘,你——”刚说得一个“你”字,那对玉簪也似箭一般的射过来了!

这串明珠和这对玉簪乃是淳于膑费了许多心血才能到手的宝物,如今给屠凤当作垃圾一般的抛掷,令他又是吃惊,又是心痛!

吃惊、心痛也还罢了,淳于膑还得提防给她打伤。原来屠凤是用“天女散花”的打“暗器”手法,把串珠的线扯断了,这串珠共是三十六颗又圆又大的明珠,变作了三十六颗打穴的暗器,每一颗明珠都是打向他的穴道。

淳于膑一面闭了穴道,一面腾出一只手来,施展接暗器的手法,希望多收回几颗。正在手忙脚乱,玉簪又已射到,这对玉簪是屠凤当作袖箭射出的,劲力更大。淳于膑无可奈何,只好用虎头钩遮拦,“铛”的一声响,那对玉簪碰着了他的精钢所铸的虎头钩,断为四段。淳于膑忙于遮拦,身上有三处穴道给明珠打着,虽然是闭了穴道,也是痛得难受!

屠凤冷笑道:“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说你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那不成材的哥哥收了你的东西,现在我都还给你了,你给我滚!滚!”

淳于膑平素风流自负,几曾受过如此难堪,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

屠凤喝道,“你走不走?”淳于膑恼羞成怒,冷笑道:“我是你哥哥请来的,我偏不走,你怎么样?”屠凤道:“我哥哥认得你,我认不得你。我认得你,我的剑认不得你!你有本领就赖在这儿吧,看剑!”

淳于膑气得双眼喷火,头面青筋暴露,大怒道:“臭丫头,不识抬举!”话犹未了,屠凤已是唰地一剑刺到他的面门,淳于膑霍地一个“凤点头”,还了一招“腾蛟起凤”,双钩盘旋飞舞,反锁屠凤的剑锋,钩尖又刺向她胁下的“愈气穴”。

龙刚曾经在这一招吃过亏,叫道:“师妹,小心!”屠凤笑道:“你放心,他这点玩艺吓不倒我!”青钢剑疾刺过去,使出了一招“大漠孤烟”,其直如矢,淳于膑的双钩尚未锁着她的剑锋,她的剑锋已经指到淳于膑的胸口。淳于膑招数使老,急切间难以撒回双钩招架,只好急攸后退。

原来屠凤也是不识如何破解淳于膑这招“腾蛟起凤”的,但她聪明绝顶,龙刚在这一招上吃了亏,她看在眼中,胸中已有成竹。于是在交手之时,便采取以快打慢的方法,制敌机先,不求破解敌招,却自然就破解了敌招。

淳于膑的本领本来高出屠凤许多,但一来因为给屠凤先用珍珠打着他的穴道,功力业已减了几分;二来他又正在给屠凤气得七窍生烟,高手比斗岂容心浮气躁?三来屠凤刚才冷眼旁观,大致已摸到他的家数,收到了知己知彼的功效。淳于膑一出招就受她的掣制。有这三个原因,淳于膑自是难逃一败。不过十余招,只听得屠凤喝道:“着!”剑光过去,淳于膑衣裳染血,一片殷红,肩上已是给划开了三寸多长的伤口。

淳于膑一个倒纵,跳出数丈开外,暴怒如雷地喝道:“好呀,我淳于膑今生不把你这臭丫头弄到手,誓不为人!”口中在骂、脚底却已抹了油飞跑。

屠凤冷笑道:“你本来就不是人!”气怒交加,还想追下去再给他一剑,龙刚说道:“师妹,何必和这样的龌龊小人生气,由他去吧。”

屠凤霍然一省,插剑人鞘,说道:“石师哥呢?”龙刚道:“跟大师哥走了。”屠凤吃惊道:“什么?他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怎的会跟哥哥走了?”

龙刚道:“我也不知道,我给这厮逼我比武,却不知大师哥和他说了些什么话,他们两人就向后山走了。”屠凤心中惴惴不安,连忙说道,“咱们快到后山看去。”

屠凤担忧的是:她的哥哥心狠手辣,从今日之事看来,他已是只图巴结外人,丝毫不顾同门的情义了。他把石璞拉开,不问可知,定是不怀好意。而石璞的性情又是相当倔强的,屠凤只怕他们两人一言不合,她的哥哥会下毒手。

屠凤飞快的向后山跑去,一面跑一面叫:“三帅哥,三师哥!”忧急之情,表露无遗!龙刚当然也是为石璞担忧的,可是屠凤惊惶地叫喊,却也拔动了他的心弦,令他茫然若失,随即恍然大悟:“小师妹喜欢的是石师弟。唉,其实我也应该早就明白的了。”

跑到后山,只见石璞已在向他们走来,一张本来是英气勃勃的面庞好像被抹了灰似的,变得十分颓丧。屠凤吃了一惊,连忙问道:“石师哥,你怎么啦?可是受、受了伤了?”

石璞笑了一笑,说道:“没什么,你瞧我不是好好的吗?好在二师哥不是外人,要不然你这样大惊小怪,岂不教人笑话?”说罢还有意地伸了伸拳,踢了踢腿,证明自己并没有受伤。屠凤这才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但屠凤也觉察得到,石璞面上的笑容,实在是笑得十分勉强。

屠凤嗔道,“人家关心你倒是关心错了?好啦,以后我也不敢再理你啦。”石璞叹了口气,说道:“本来你就不该理我的。”屠凤怔了一怔,忍不住问道:“我的哥哥呢?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石璞道:“大师哥和淳于膑这厮下山去了,他已经知道了淳于膑受了你的伤。”屠凤恨恨说道:“哥哥真是不该,妈几乎给他气死了,他也不回去赔罪,也不知他着了淳于膑的什么迷,交上了这样一个下三流的朋友,连妈妈都不要了。但他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你还未曾告诉我呢。”

石璞讷讷说道:“没说什么。”屠凤道:“我不相信。你们去了这许多时候,说的话还会少么?”石璞苦笑道:“师妹,你不要问了。你哥哥会说些什么话,你猜也应该猜得到的。”

屠凤心中一动,不由得杏脸泛红,暗自想道:“哥哥一定是盘问他和我的私情了。却不知这傻小子如何回答?”屠凤碍着龙刚在旁,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屠夫人得知儿子已经和淳于膑下山的消息,少不免又生了一场大气,当真就病起来了。屠凤整晚服侍母亲,顾不得私下找石璞说话。她本来准备第二天去找石璞的,不料第二天已是找不着石璞了。石璞对谁也没有说,也没有留下片纸只字,竟然就这样地悄悄走了。直到今天,她才从龙刚的口中,听了石璞的消息。正是:

舍己为人情义重,鸳鸯两地会何时?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