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4 回 是真豪杰傲王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回 是真豪杰傲王侯

夏侯坚道:“上人大名,如雷贯耳,老朽也久仰了!”百优上人哈哈笑道:“今日幸会,咱们亲近、亲近!”蓦然伸出手来,似是要与夏侯坚握手为礼,实是一招极历害的大擒拿手法,而且暗藏着极阴柔而又极强劲的小天星掌力。

符不疑忽地站了起来,嘻嘻笑道:“我老符也不是无名之辈,上人你就不久仰我么?来,来!咱们也亲近亲近!”他摇着一把折扇,插进两人中间,刚好百优上人向夏侯坚一抓抓下,被符不疑一挡,但听得“嘘暖”一声,火花四溅,符不疑那把折扇乃是百炼精钢所打成的,被百忧上人一抓,竟然折断了两根扇骨,而且铁扇和他的手指接触,竟然发出金属的罂鸣之声,迸出火花,百优上人的铁指功夫,当真是到了震世骇俗的地步。

符不疑怒道:“好呀,我与你亲近,你竟损坏了我的扇子,无礼如斯,我老符还未见过!”铁扇一合,向百忧上人一戳。他说话之时,好像生气之极,身躯剧烈颤抖,那一柄铁扇,随着他手婉的颤抖,登时化成了十几柄扇子,就在这眨眼之间,连袭百忧上人的十三处大穴。百忧上人也不禁心中一凛,他一抓抓去,这一次竟然没有抓着,但听得“卜“卜”两声,百忧上人左腰的“展谬穴”和小腿的“阳陵穴”,已吃他戳了一下,百忧上人怒吼一声,左掌迅即连环拍出,符不疑用的是重手法打穴,想不到百优上人的内功已练到差不多近似“金钢不坏”之体,虽然被他戳中两处大穴,也不过仅仅一阵酸麻而已。

符不疑的铁扇急切之间收不回来,眼见他这一掌有如迅声击到,无法躲避,不假思索,只有硬接,双掌相交,只听得“篷”的一声,符不疑给他震得倒退了五六步,而百忧上人的身躯也晃了两晃,所披的大红袈裟,好像遇至强风,翻卷起来!

大汗忙道:“两位请慢动手!上人,这是怎么一回事?用梅花针杀死两个使臣的究竟是谁人?”百忧上人指着夏侯坚道:“就是这个老儿!”又指着符不疑道:“这是他的党羽,请大汗传旨,将这两人拿了。”

夏候坚道:“大汗圣明,老夫只会医人,不会毒人。”大汗因夏侯坚医好龙爪树,又曾听说默蹑太师的儿子也是他医好的,对他颇有好感,当下半信半疑,问百忧道:“上人怎么知道是他?”百忧上人道:“他号称金针国手,能用金针救人,也能用金针杀人,我看一定是他,准错不了!”武玄霜悄悄在大汗耳边说道:“那两个使臣死时,百忧上人还未来呢!”大汗一听,心中想道:“不错,他并未眼见,莫要冤枉了好人。但又不好驳斥百忧上人,正在这时,忽听得殿下一声尖叫。

武玄霜一看,却原来是李逸受了伤。由于百忧上人在指证夏侯坚暗杀使臣,众人对李逸的恶战不大注意,如今听得李逸的惨叫声,又把目光集中这两人身上。

李逸是给程达苏的铁烟杯戳伤的,他恶战了五十来招,李逸陷入困境,周围都是敌人,饶是他如何胆大,也不免有点心慌,一个疏神,避开了程达苏一记打穴,却不料他突然倒转烟杆,拿来当作小花枪用,一戳戳中了李逸的腰部,登时血流如注,染红了半边衣裳。

武玄霜目睹李逸受伤,禁不住心头大震,花容失色,大汗以为她不敢看流血惨象,见李逸还在拼死恶斗,程达苏在一时之间,似乎尚未能将他拿下,便对百忧上人说道:“请国师把这姓李的拿下吧,妃子心慈,不忍见那人再流血了。”武玄霜听得大汗这样吩咐,更是吃惊。百忧上人甚为不悦,淡淡说道:“杀鸡焉用牛刀?暗杀使臣这桩事情还未处置呢,请示大汗,这两个人究竟要不要拿来审问?”大汗本来不大相信是夏侯坚杀害的,他刚才吩咐百忧上人去拿李逸,用意就在暂时缓和他们的争执。但百忧上人迫得甚紧,大汗只得说道:“好吧,那就请夏候坚先生与天恶道长对质。”话中之急,认为天恶道人也有嫌疑,故此要他们二人“对质”。

天恶道人心头火起,朗声说道:“贫道诚心来助大汗,不想反令大汗见疑,既然如此,贫道告退!”夏侯坚也趁势发怒道:“符老兄,咱们远迈投奔,却被人当作犯人,你说如何?”符不疑嘻嘻笑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咱们都走了吧!那位大和尚要来捉拿,尽管来吧!”

百忧上人一把拉着天恶道人,怒气冲冲的说道:“大汗请早定夺,究竟是要他们还是要我们?若不将这两个凶手拿下,咱们三人都走!”

混乱中,忽听得“咕呼”一声,程达苏忽然被李逸刺中,倒于地下。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程达苏本已占尽上风,却忽然中剑重伤,大出众人意外,菩提上人更加留神,看得清楚,失声嚷道:“唉,当真是那老头发的梅花针!”

大汗呆了一呆,他虽然不满意百优、天恶二人的无礼态度,但一想到底是他们可靠得多,符不疑与夏侯坚与他们相比,总是“外人’,即算不是凶手,也不能为了两个外人而将百优上人得罪。于是当机立断,呛嘟一声,掷杯于地,喝道:“将这两人拿下!”

众武士纷纷拥上,符不疑哈哈大笑,说道:“老子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你们留得住么?”大袖连挥,啪啪两声,将两个身材高大的武士甩出一丈开外。夏侯坚趁这混乱的形势,把手一扬,飞起了一团烟雾。

烟雾迷漫之中,只见黑影瞳幢,四处乱窜,面目真相,不能分辩,众武士又怕这是毒烟,纷纷走避,夏侯坚便趁这时机擒李逸。是殿内人数太多,拥挤推塞,一时之间,还不能抢到李逸的身边。

百优上人一声吼道:“哪里走?”一连发出几下空掌,掌力将烟雾荡开,天恶道人喊道:“不是毒烟,不用收!”夏侯坚的舱襄中,本来也有有毒的药散,但他不愿多伤无辜,所以不用。

说时那时快,百忧上人身形一起,倏然间就到了,符不疑铁扇一挥,疾点他的虎口寸脉,百忧上人手腕一翻,飞脚踢去,符不疑趁他换招之际,脚步一滑,立刻向后滑出丈余,他头也不回,在他身后的两个突厥武士便给他的肘锤撞晕,身法之怪,招数之奇,令得百优上人亦是不禁暗暗佩服。

百优上人一击不中,侧身绕步,又抢到夏侯坚身旁,夏侯坚骈指一戳,但听出“卜”的一声,夏侯坚凌空飞起,在半空中接连翻了两个筋斗,落到一张桌上,登时把那张桌子踏碎,桌上的杯盘碗碟,如冰雹一般飞落,周围七八个武士都给碎片割伤,符不疑哈哈大笑,与夏侯坚并户外闯,闯出了大殿。

原来百忧上人用的是金掌力,夏侯坚用的是一指掸功,百优上人闭关十年练就“金刚不坏之躯”,哪知夏侯坚的“掸功”有如开金裂石,指掌相交,百优上人心头大震,全身酥麻,夏侯坚也给他的掌震了起来,双方换了这招,可以说恰好是棋逢敌手,不分上下。

百优人上人真气一运,解了夏侯坚的指力,喝道:“太华,你去捉那小子,天恶、灭度,咱们三面合围,绝不能让这两个老匹夫走掉。”

阳太华是百忧上人的首徒,听得师父的吩咐,刚刚迈动脚步,在他身边的谷神翁忽然一声笑道:“我替你效劳吧!”手掌一按,阳太华大吃一惊,叫道:“谷老盟主,你,你也是他们一路的吗?”话犹未了,已给谷神翁一掌打翻。

谷神翁拔出双剑,吞吐抽撒,左右盘旋,俨如玉龙天矫,灵蛇飞舞,但听得一片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近着他的,给他的双剑一磕,兵刃登时脱手飞去,谷神翁是名震宇内的三大剑客之一,展开了精修数十年的蹑云剑法,真是如臂使指,不论宽敞之地、狭窄之处都可运用自如,大殿内虽然挤满了人,但他专拣敌人的间隙进攻,翻身进剑,飘忽如风,剑到人到,见影而不见人,左面一兜,右面一绕,似东实西,似南实北,移步换形,发招易位,殿中武士虽多,竟然拦他不住!

灭度神君见势不好,他本来是奉了百忧上人之命,要他去参加围捕符不疑和夏侯坚的,这时见谷神翁突然发难,殿中并无高手阻拦,生怕他乘机伤了大汗,只好暂时将百忧上人的命令搁下,赶上前去对付谷神翁。

谷神翁喝声“来得好!”抢先踏上一步,一脚踢翻一个武士,阻了他一阻,迅即反手一剑,刺灭度神君的胸口“领饥穴”,他在以寡敌众,形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拙剑刺穴,竟是不差毫黍,灭度神君赞道:“谷老儿的蹑云剑果然名不虚传!”药锄霍地一劈,“哨”的一声,双方那讨不了便宜。谷神翁身形一闪,迅即变招,眨眼之间,连攻了灭度神君三剑,灭度神君将辟云锄的锄法展开,上使“雪花盖顶”,下使“枯树盘根”,把全身防护得风雨不透。谷神翁的剑法虽然凌厉之极,却也无隙可入。谷神翁心想:“灭度神君是域外三凶中最弱的一个,居然也这么了得,看来今日非舍了性命,不能冲出去了。”

以谷神翁的本领,本来稍胜灭度神君一筹,但非到三五招之后,也不易分出胜负,在这样情形之下,谷神翁哪敢恋战了他眼光一瞥,见李逸也已逃出了门外,心头一宽,立即施展移步换形,避强击弱,连伤了旁边的几名武士,殿中人数太多,自相拥挤,灭度神君有所颤忌,反而受了牵制,拦不住谷神翁,不久,便给他冲出殿外,灭度神君紧跟着追了出去。

这时,夏侯坚与符不疑早已到了外面,外面乃是大汗的御苑,众武土堵塞各处通道,让出了一大片空地,百优上人与天恶道人抢过前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但听得百忧上人大喝一声,袈裟一展,俨如一片红云,首先向夏侯坚当头罩下,夏侯坚刚才以指换掌,虽然并未吃亏,但他自知这是百优上人轻敌所致,论到功力的深厚,自己尚是不如百优上人,见百优上人拼了全力,猛扑而来,不敢硬接,当下施展了一招最上乘的轻功身法,一个“细胞巧翻云”向后倒,哪知百忧上人竟如影随形,叱咤一声,跟着他也纵起来,掌势凌空打下,符不疑发声怪笑,身形如箭,忽地平空窜起,扇头点他的虎口大穴,这一来,百忧上人的掌势若然按实,夏俟坚非得重伤不可,可是百优上人也必然要被符不疑点中穴道,他刚才领教过符不疑重手法点穴的功夫,自己虽然练有“金刚不坏”的身法,在这样凌空硬接,无可卸力的情形之下,也是不易抵挡,这几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大家的本领都已到了能发能收,随心所欲的境界。心念一动,倏然间便即分开,三人分向三个方向落下,其中夏侯坚恰好落在天恶道人的身边。

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天恶道人乘他立足未稳,拂尘一展,立即向他迎面拂去。这一招正是天恶道人的杀手绝招,便见拂尘迎面散开,千丝万缕,一齐罩下,尘尾虽然是极轻柔之物,但由于他内力所注,竟似化成了无数利针,刺夏侯坚的面、睛、耳、鼻窍,这一下突如其来,狠之极,天恶道人料想夏侯坚武功虽高,一无防备。哪知夏侯坚在半空中翻身落下之时,早已觑难了天恶道人,料到他有此一招,有心要给他一点厉害,就在拂尘罩下,间不容发之际,他忽地张口一吹,登时尘尾飘飘,有如柳絮随风,都挑了开去。说时迟,那时快,夏侯坚反手一掌,“篷”的一声,打中了天恶道人的身体。

天恶道人晃了两晃,面色灰白,却怪声笑道:“夏侯老兄,真有你的,我再试试你的解毒本领。”原来以天恶道人的本领,夏侯坚一掌虽然厉害,他也还可以避开,他是有意让他打中,令他中毒的。

夏侯坚一掌打下,但觉掌心麻痒,登时手臂肿了起来,夏侯坚取出三枚金针,一插脉门虎口,一插臂弯“曲池穴”,一插腋窝玉虎穴,手法干净利落,冷笑说道:“你的腐骨神功,岂能奈我何哉?”把手一扬,掌中扣着的一篷金针,倏的飞出,化成了十数道光芒,向天恶道人射去。

天恶道人料不到他中毒之后,出手还这样快捷,百忙中也打出了一篷透穴神针,但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金针银针互相碰击,纷纷落地,他们二人的功力本来旗鼓相当,可是天恶道人因为适才曾与菩提上人比拼内力,有所损耗,较量起来,稍稍吃亏,他的透穴神针没有一枚能近得了夏侯坚,而夏侯坚的金针却有几枚射到他的身上。

百忧上人正在与符不疑恶战,一见天恶道人形势不妙,立即飞身掠起,人未落地,半空中一个劈空掌便把夏侯坚的金针都震落了,天恶道人这才不至于被金针射入穴道。

符不疑功力稍逊于百忧上人,但天恶道人受伤之后,却稍逊于夏侯坚,而灭度神君又因要对付谷神翁,以至域外三凶合围的计划不能实现。百优、天恶合战符不疑与夏侯坚,刚好旗鼓相当,打成平手。这四人都是领儿尖的角色.掌风起处,打得砂飞石走,其他的武士,只有旁观的份儿,哪敢插进手来了。

这时李逸也已打出了御苑,但他在数十突厥武士围攻之下,也未能与符不疑他们会合一齐,李逸拼死恶斗,加上他所使的又是一把削金切玉的宝剑,当者披靡,恶斗多时,他虽然又受了好几处伤,可是突厥武士中剑倒地的竟有十数人之多,人人胆寒,都不敢过份迫近。

激战中忽见阳太华追了出来,谷神翁吃了一惊,心道:“他吃了我的一掌,居然没有受伤,这回李逸可要糟了!”他和李逸的师父尉迟炯乃是八拜之交,这回是特为救李逸来的,可是他被灭度神君缠得甚紧,他的功力虽然稍胜灭度神君一筹,急切之间,却是摆脱不了。

阳太华一到,围攻李逸的武士两边让开,阳太华冲到了李逸的面前,左掌划了一个圆弧,右掌倏的穿出,用的正是一招极厉害的大擒拿手法,要硬抢李逸的宝剑,李逸反手一剑,但听得“哨”的一声,宝剑竟给他的手指弹得歪过一边,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他的手掌已拍到胸前,李逸拼了全力,左掌猛击,右手的宝剑一提一翻,同时疾刺他的膝盖,双掌相交,李逸大叫一声,虎口竟然震裂流血,方道不妙,却听得“咕冬”一声,阳太华先已倒在地上。

阳太华是百忧上人的首徒,若论功力,比李逸要胜一筹,何以他眼看便能取胜,却反而败了?原来他吃了谷神翁一掌,元气大伤,不过仗着百优上人所授的独门内功,提起精神,凝聚真力,表面上看不出受伤的迹象。这一下和李逸硬碰硬接,李逸身上虽然也受了几处伤,伤的不过皮肉,真力没有怎样耗损,所以硬碰之下,阳太华吃亏更大,不但口吐鲜血,膝盖也被李逸一剑刺穿。

可是李逸也伤得不轻,他左手虎口破裂,只剩下一条手臂好用,突厥武士趁势猛攻,李逸咬紧牙根,拼死血战,仗着他那柄无坚不摧的宝剑,又杀伤了几人;那些突厥武士见他如此凶猛,倒是不敢过份逼近。但李逸自己知道,他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气力衰竭,无论如何也不能突出重围了。

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得南宫尚叫道:“殿下休慌,南宫尚护驾来了!”声到人到,哩、哩、哩几口飞刀,掷入人丛,将围攻的武士逼开,李逸大喜,叫道:“好,咱们并肩冲出,与符老前辈会齐。”

话犹未了,南宫尚已到了他的面前,忽地一声冷笑,说道:“请你与大汗会面吧!”蓦地把手一扬,一柄飞刀,电射而出,李逸做梦也想不到他突然叛变,施用诡计伤人,距离又近,如何躲闪得开?百忙中,他一个“盘龙绕步”,身形刚刚转了半个圆圈,只听得“嘘”的一声,飞刀已插进了他的背脊。李逸叫道:“南宫尚,你好!”登时像一根木头般跌倒了!

南宫尚笑道:“殿下请恕我无礼!”俯下身躯,把李逸扶起,就在这刹那间,忽听得李逸一声大喝:“叛贼拿过命来!”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剑光一闪,“波”的一声,宝剑竟自南宫尚的前心插入,穿过后心!

李逸拔出宝剑,哈哈大笑,众武士见他身受重伤,仍然一剑把南宫尚杀了,相顾骇然,一时之间,被他吓住,竟不敢上前。阳太华却听出他的笑声中气不足,见众武士不敢上前,骂声“脓包”,他功力深湛,膝盖虽被李逸宝剑刺穿,单足支地,仍能一跃而起,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用了一招七禽掌法,向李逸后心狠狠击下,李逸倏的转身,飞剑出手,化成一道长虹,

阳太华料不到他竟会扔出手中的兵器,在半空中闪身不易,幸他应变得快,本领也确属高强,百忙中左脚朝右脚脚背一踏,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倒退数尺,饶是如此,左掌掌心也被李逸的飞剑穿过了!

李逸哈哈大笑,笑声却越来越弱,就在阳太华倒地之后,他身躯摇晃,也在笑声中倒下地了。武士们起初还以为他是诱敌之计,后来见他动也不动,又见他宝剑已经出手,减了顾忌,这才敢一拥而前,李逸毫无抵抗,原来他已力竭筋疲,在杀了南宫尚、重伤了阳太华之后,再也无能为力了。

谷神翁距离较近,见李逸被擒,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双剑疾起,左一剑“客星犯月”,右一剑“划破天河”,这双剑连环疾刺,正是他蹑云剑法的杀手神招,灭度神君抵挡不住,但听得哨的一声,火花四溅,他手中的辟云锄几乎给震掉跌落,谷神翁剑身随进,大喝道:“你让不让路!”灭度神君见他神威凛凛,不禁心怯,连忙退步,退得稍慢,“嗤”的一声,臂膊竟给他的剑锋划过,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可是谷神翁也迟了一步,李逸已给武士们架走了,他正待追去,百忧上人已赶了到来,袈裟一展,搂头罩下,谷神翁力透剑尖,一招“举火撩天”,双剑齐出,忽觉剑锋所触之处,软绵绵全不受力,吃了一惊,倏然间一股极大的潜力压来,谷神翁用尽全力,双剑竟然不能移动。

灭度神君见百忧上人来援,胆气又壮,举起药锄,便向谷神翁的背后袭来,可是就在这时,符不疑亦已赶到,灭度神君忽觉微风飒然,急忙抵挡,说时迟,那时快,但听得“卜”的一声,他的手腕已给符不疑的铁扇敲了一下,辟云锄登时坠地,符不疑嘻嘻笑道:“一个抵一个,你也给我拿过命来!”铁扇一合,肩头戳向他胸口的“巨阔穴”,这“巨阔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若给戳中,焉有命在?

这时百优上人对谷神翁,已是完全占了上风,只要再加重功力,不难将谷神翁制服,可是灭度神君遭危,他岂能坐视不救,这几个人的武功都已到了炉火纯胄之境,心念一动,各自使出绝险的奇招!

但见百忧上人呼的一声,转了一个方向,将袈裟抛出!裟挟着劲风,宛如一片惊涛急浪,向符不疑疾卷而来,符不疑硬生生的在半空中一个转身,避开了驶裟的突袭,改了方向,翩如飞鸟般的向百忧上人冲去,百忧上人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出指搭着符不疑打来的铁扇,登时将符不疑猛冲之势阻住,但他的上身也不禁晃了两晃。

谷神翁身上的压力一松,登时使出了移步换形,变招易位的功夫,一剑向灭度神君溯去,灭度神君也好生了得,就在符不疑被袈裟逼开的那一瞬之间,他已拾起了兵器,辟云锄横胸一挡,架开了谷神翁的长剑。天恶道人与夏侯坚相继赶来,三对高手,会合一齐,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域外三凶这边,灭度神君和天恶道人都受了伤,虽然不很严重,内力却已不继,这一边,夏侯坚中了天恶道人的“腐骨神功”,虽然他立即用金针解毒,但在激斗之下,真气难以凝聚,毒势渐渐的在体内蔓延,时间一长,亦自觉得头晕目眩,暗叫不妙,而谷神翁因为适才与百优上人硬拼内力,亏耗甚大,招数发出,也渐渐觉得力不从心。不过,双方都有了两个人受伤,仍然是个相峙之局,难分高下。

激战中符不疑突然使出两记狠招,猛袭灭度神君,灭度神君是域外三凶中最弱的一环,招架不住他那神妙无方的点穴手法,被迫连连后退,符不疑嘻嘻笑道:“酒醉饭饱,架也打得够了,多谢主人盛情招待,咱们告辞。”夏侯坚与谷神翁心想,李逸在今日是无论如何也救不出来了。他们都受了伤,寡不敌众,再战下去,只怕自己也脱身不了,于是夏侯坚施展金针刺穴的绝技,谷神翁施展移形易位的功夫,由符不疑殿后,抵挡百忧上人的追击,三人合力,齐向外闯。

武玄霜伴着大汗坐在殿上,她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形,但听得高呼酣斗之声,震耳欲聋,心中着急之极,好在大汗这时也在全神注视外面的激战,没有留意她的面色,过了一会,有人上来报道,李逸已重伤被擒,武玄霜这一惊非同小可,突厥大汗则喜气洋洋,急忙吩咐道:“不要伤了他的性命,这个人我还有用,赶快将他抬进宫里去,吩咐御医给他急救。”吩咐完毕,斟了一杯酒给武玄霜道:“妃子你喝一杯酒压惊!”忽见武玄霜面色苍白,大汗道:“别怕,别怕,这场乱事就过去啦!”武玄霜道:“外面厮杀之声太过骇人,首恶已擒,其他的人就让他们走吧。”大汗道:“妃子说得是,是不必迫他们作困兽之斗了。”便传令下去,叫百忧上人不必追赶。

百忧、天恶、灭度三人之中,只有百忧上人尚未受伤,其实他们亦已有点心怯,不过为了身份威名,不得不作势追赶而已,大汗传下令来,正合他们的心意,立即回转大殿,向大汗复命。其他的人,谁敢去拦阻符不疑他们?虑张声势,闹了一会,符不疑等一行三人,早已打破了御苑的角门,闯出去了。

这一场盛宴被他们一闹,当然是兴味索然,不过,幸而擒了一个李逸,挽回了些少面子,大汗当即传旨罢宴回宫,武士大会,要留到明日再正式举行了。

武玄霜陪伴大汗回到内宫,大汗对她甚是抱歉,说道:“今日是你我佳期,想不到在华堂之上,盛筵之中,被那几个南朝蛮子胡闹一场,真是大煞风景,现在我又要审问那个李逸,不能陪伴于你,妃子你纵然不埋怨我,我心中亦觉不安。”

武玄霜道:“大汗你有正事要办,不必顾我。那个南朝蛮子是个很重要的人么?大汗你要独自审讯他?”大汗道:“他是唐室的王孙,我是怕你不耐烦听我审问,看你也有点疲倦了,所以想让你歇息歇息,待我审问完毕,立刻回来陪你。”

武玄霜道:“大汗对我这样体贴入微,我非常感激。但今日是你我佳期,若大汗不嫌我在旁阻碍的话,我愿意陪你审问。”大汗心中甜丝丝的,笑道:“我只是怕你不感兴趣而已,难道还怕你泄露机密么?你愿意陪我审问,那是最好不过,我其实也是不愿片刻离开你啊!”说着说着就挨近过来,将武玄霜的玉手轻轻揉搓,武玄霜但觉大汗身上那一股膻腥气味,直冲鼻观,暗暗皱眉,心中想道:“现在让你占点便宜,等下可要你大吃苦头。”

大汗叫一个侍卫去将李逸提来,过了一会,那侍卫回来报道:“那个南蛮子的血已止了,现在正替他裹伤,等下就来。这是缴获的宝剑,献给大汗。”

大汗接过李逸那把宝剑,拔剑出鞘,随手一挥,将一个三足铜鼎斩断了一足,暗暗称赞道:“真是宝剑!”武玄霜心想:“李逸的宝剑可不能落在他的手中。”便也笑道:“大汗盖世英雄,有了这把宝剑,真是相得益彰。我虽然不懂宝剑,但看这把剑鞘,也知是价值连城的宝物。”那剑鞘缕金刻玉,缀以明珠,宝气珠光,耀人眼目,武玄霜拿起来看了又看,作出一副爱极不忍释手的神气。

大汗哈哈笑道:“可贺敦爱它,我就将这把剑赐你佩戴吧。”武玄霜道:“嗯,这怎么成?”大汗道:“反正佩在你的身上,也就等如在我的身上一般。汉人说宝剑赠英雄,我而今以宝剑赠美人,哈哈,岂不更是千秋佳话?”

武玄霜嫣然一笑,接过宝剑,道了声:“多谢大汗。”突厥大汗眉开眼笑,说道:“汉人有句成语,大意是:美人一笑,足以倾国倾城,我只用一把宝剑,就赢得了妃子的欢心,那是太值得了。”

武玄霜故意问道:“那个李逸适才大闹宫廷,大汗可要处死他么?”大汗道:“不,我留着他还有用处呢。他是唐室的王孙,若能归顺于我,将来我打进中原,那些效忠唐宝的臣民,一定会帮我打现在在位的中国的女皇帝。你大约也听说过吧,现在中国的女皇帝名叫武则天,唐朝的皇帝宝座就是给她篡夺了的。”武玄霜道:“听说过了,武则天以一个女人而能做到皇帝,也算得女中英杰了啊!”大汗道:“可不是吗?所以我才想到要利用李逸。”武玄霜道:“这个李逸,不知他可肯依从?”大汗道:“我正为此担忧,看来这个李逸倔强得很。我曾派人去请他出山,他不接纳,今日反而来给我大闹一场。”武玄霜道:“他敢在武士会上大闹,当真是一个不怕死的人!既然他死都不怕,那么还有何事可以令他屈服?”大汗道:“他不怕死,但是我也还有法子治他。”武玄霜道:“什么办法?”大汗道:“他的儿子,在我掌握之中。”当下,便将他怎样设计,怎样派遣武士劫走了李逸的儿子等等事情,都对武玄霜说了。

武玄霜眼珠一转,装作替大汗想计策的神气,说道:“这个法子很好,那么,等下大汗审问李逸之时。不如就把他的儿子也拿来,让他瞧见。父母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他瞧见自己的孩子,心肠还不软吗?”大汗拍掌笑道:“妃子,你设想得真周到。对,就是这个办法,不怕他不就范了。”当下,立刻派人去提李逸的孩子。

过了一会,一个宫女将李逸的孩子送来,武玄霜一看,这个孩子清瘦了许多,但一对眼珠还是骨碌碌的灵活得很。武玄霜好生怜惜,微笑说道:“这个孩子倒很可爱呢。”正想拉他的手,那孩子忽然自动向她走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大汗笑道:“这个小孩子也给你的美貌迷着了!”

那孩子看了一会,忽然对武玄霜说道:“姑姑,我认得你!”武玄霜吃了一惊,心想:“这孩子的记性真好,我在天山山脚见过他一面,如今隔了个多月了,我又已改容易貌,他居然还认得我。”要知小孩子心神专一,那一晚武玄霜给他的印象太深,而他又是那一晚被武士掳走的,所以他看多了一会,就认出武玄霜来。

这孩子记起武玄霜曾给他果脯吃,又记起了他被武士绑架之时,武玄霜惊惶大叫,追去救他。虽然没有追上,但这小孩子的心灵已感到武玄霜是爱护他的人,这时他一瞧见了武玄霜,就像瞧见了亲人一般。

大汗听孩子说他认识武玄霜,笑道:“真是孩子话,你几时见过我的可贺敦的?”那孩子见武玄霜穿的是维族王妃服饰,他说的也是维语。武玄霜婉然一笑,将他楼入怀中,亲了他的面颊一下,却趁此时机,低声在他耳边用汉语说道:“不要说认识我,等会儿你的爸爸会来,我会设法救你们出去,明白了吗?”武玄霜内功深湛,她贴着小孩子的耳边说话,声音细若游丝,那孩子听得清清楚楚,旁边的人,却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话。

那孩子点了点头,面向着大汗说道:“她长得真像我的妈妈,和我妈妈一样好看,嗯,我欢喜她。”大汗笑道:“原来如此,你把她当成你的妈妈了。”武玄霜心中暗赞这孩子机灵,拉着他的手道:“我也欢喜你。”大汗哈哈笑道:“你们两人真是有缘,若是李逸降顺我,我就让你收他做干儿子。”

说话之间,只听得外面镣铐曳地的叮哨声响,武玄霜心头一震,但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武士,已把李逸押了进来!分别了八年,他们终于在突厥的皇宫中会面了,这番会面,如此离奇,两人都是梦想不到!

李逸眨眨眼睛,这时他与武玄霜相距不过三丈地,比刚才看得更真切了,他心中叫道:“呀,没有看错,千真万确,绝对是武玄霜!”更奇怪的是他的儿子倚偎着武玄霜,竟似母子一般的亲热。

那孩子尖声叫道:“爹爹”扑了过去,李逸见孩子清瘦许多,心中酸楚,说道:“敏儿,爹爹来得迟了,令你受苦了。”

武玄霜凝神细看,李逸面色苍白,但却不似受了内伤,心中稍稍放宽。但是他身上受了五六处伤,背上的刀伤尤其厉害,虽然裹好纱布,血水还浸透出来。武官霜心中隐隐作痛,想道:“这班奴才们也太可恶了,他受了重伤,还怕他逃走吗?竟然给他带上这样沉重的镣铐。”

押解李逸的那个武士是麻翼赞,他见孩子扑了上来,便想拦阻,大汗说道:“就让他们父子叙一会吧。”麻翼赞道:“菩提上人恐防有失,亦己来了,要不要召。”大汗道;“就委屈他在外面暂作守卫吧,提防刺客入宫。”菩提上人是突厥的第一高手,大汗曾经想封他做国师,所以对他甚为客气。

武玄霜知道麻翼赞武功甚好,心中一凛。想道:“有麻翼赞在此。又有菩提上人在外面监视,这却如何是好?”

那孩子叫道:“爹爹,他们为什么绑你?我想你抱抱我。啊!”大汗笑道;“好孩子,你劝你的爹爹听我的话,我马上就放了你的爹爹。”李逸沉声说道:“敏儿,不要听坏人的话!”

那孩子道:“我当然不会听他们的话。”他挺了挺胸。面向着大汗说道:“爹爹教训过我,对坏人不可屈服。你对我的爹爹这样凶。你是坏人!”

大汗面色一沉、但随即便笑道:“好个伶俐的孩子,可惜你年纪太小,你还未明白我对你的爹爹实是一番好意。好,麻翼赞,你把这孩子拉开,让我和他的爹爹说话。”那孩子不想走开,但他怎抵抗得了麻翼赞,武玄霜道:“不要难为这个孩子!”亲自将孩子接了过来,低声说道:“好孩子,不要吵闹。”那孩子果然很听她的说话,服服贴贴的依偎在她的身旁。

李逸如在梦中,觉得奇怪极了,武玄霜怎么会变成了王妃?敏儿为什么肯听她的话?他咬了咬舌头,很痛,这的确不是梦呀,但这种种奇怪的事情又该如何解释?但事态尽管离奇难解,他心中却有一个信念,武玄霜绝对不会叛国投敌,她也绝不会对自己存有坏心。

大汗斟了一杯酒,对身旁的宫女说道:“你替他抹净脸上的血污,再请他喝一杯酒。”李逸带着手铐脚镣,只好由她摆布,那宫女将一条湿透了的丝巾,轻轻替他揩脸,揩拭之后,突然发觉李逸容光焕发,如同换了个人!宫女吃了一惊,大汗道:“把他的须子拔下来!”宫女大着胆子一扯,李逸的胡须应手而落,突厥大汗哈哈笑道:“一点不错,果然是大唐的李殿下,你改装得真巧妙啊!”原来大汗早藏有李逸的画像,那是武承嗣使者封牧野送给他的,所以他要宫女拭去李逸脸上的化装,与画图对照。是否相符。

李逸傲然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便是李逸,以本来面见你,又有何妨?”大汗道:“我佩服你的胆量,先请你喝一杯酒,提提精神。”李逸料他还要利用自己,不至于在酒中下毒,张开了口,将官女送来的美酒一喝而尽,朗声说道:“大丈夫不怕山剑树,也不怕美酒甘言,你还有什么花招?”大汗伸出拇指道:“好,确是一条汉子,我正要用你这样的人!”

李逸“哼”了一声,道:“武承嗣之流可以为你所用,我李逸却不是那样的人。”大汗道:“咱们慢慢谈吧。你说过,对坏人不可屈服,这话说得很好。那我问你,武则天她是不是坏人?”李逸看了武玄霜一眼,想了半晌,道:“她是不是坏人,我不能断定。”大汗道:“最少她总是你的仇人?”李逸道:“不错,她篡夺了我家的皇位,当然是我的敌人!”突厥大汗听了,哈哈大笑。

李逸道:“你笑什么?”大汗道:“笑你不识好坏!”李逸双眉一竖,道:“我怎么不识好坏了?”大汗道:“武则天抢了唐室的江山,你也承认她是你的敌人,如今我要进兵讨伐她,也就是帮你打倒你的敌人,咱们正该同仇共敌,你却为何与我作对?这岂不是不识好坏么?”

李逸喝道:“住口!”大汗道:“怎么,我说错了么?”李逸从容说道:“当然是说错了!纵许我们姓李的与姓武的争夺江山,那也是我们中国人争夺中国的江山,与你何干?你借讨伐武则天为名,分明是想占夺我大唐的花花世界,锦绣乾坤。凡是大唐子民,都该执千戈以御社稷,何况我是唐室的王孙!”

武玄霜听他说得大义凛然,芳心大慰,想道:“他虽然尚有一家一揽的观念,但对大是大非之处,却看得甚是分明。怪不得姑姑也想请他回去。”

突厥大汗怔了一怔,笑容顿敛,换了一付面孔,冷冷说道:“原来你是为了这样,才与我作对么?”李逸怒道;“你要占夺大唐的江山,我还不该与你作对么?”大汗忽地又哈哈笑道:“你还是错了!你不要忘记,武则天早已改了你大唐的国号了。你知道我请你前来,是为了什么吗?”李逸冷笑道:“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吧?”大汗大笑道:“所以我说你错了!你总是对我猜疑,可知我是想把中国皇帝的宝座奉送给你么?兴的是仁义之颐,给你们中国除掉胆敢以女子做皇帝的妖孽,打倒武则天之后;我就扶助你做皇帝,大唐一统江山,全归你管。你还要怎样?你还说这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么?

李逸冷笑道:“你这番说话,只好哄骗三岁的小孩!哼,哼,也许骗三岁的小孩也骗不到!你妄动干戈,却原来是为了请我做皇帝?哈,哈!你自己就不想得点好处?你何必为了我的原故,耗损你的突厥的国力,牺牲你突厥的士兵?”

大汗侧目斜瞧,接声说道:“不错,你问得好!若说我不想得到一点好处,难怪你不相信。好,我就告诉你吧,我不过是要中国成为我的属国而已,中国的士地百姓,仍然归你治理。你所得的好处,不是比我更大么?”

李逸仰天大笑道:“大汗,你看错人了,我李逸不是做皇帝的人!”大汗道:“吓,皇帝的宝座你都不要?你要什么?”李逸道:“我是中国人,住在贵国,但愿见到贵我两国和睦交好,我所要的,便是想请你息了干戈。”

大汗哼了一声,道:“你真是不识抬举,你想清楚了,可别后悔!”李逸大声说道:“我本来就不想做皇帝,何后悔之有?你要动干戈,以卵击石,又不是我而是你!你想清楚了没有。”

突厥大汗面色铁青,冷笑说道:“我威临万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必你为我担心,请你不要忘记,你现在乃是在我的掌握之中,你不肯依从我,那就是我的敌人了!”

李逸淡淡说道:“大不了你把我杀掉,我何须怕你?”大汗道:“好,你是好汉,你不怕死!你的儿子呢?你不顾自己,连儿子也不爱惜了么?”李逸的儿子忽地大声叫道:“爹爹,我也不怕死!”李逸笑道:“好,敏儿,你是我的好孩子!”

突厥大汗一皱眉头,心想:“天下竟然有这祥倔强的人!”脸上的杀气忽隐忽现,片刻之间一转了好几个念头,兀是打不定主意:是立即杀了李逸呢?还是把他囚禁起来,再想法软化他?

正在大汗踌躇未决之际,守门的武士忽在外面拉动铁环,敲了几下,大汗喝道:“有何事禀报?”那武士道:“百优上人与天恶道人在宫门外候见!”原来突厥大汗宫禁森严,他秘密在寝宫里审讯李逸,麻翼赞是他最亲信的武士之一,他让他在寝宫里防范李逸。寝宫紧闭大门,另一位亲信心腹在门外警戒。即以百忧上人之尊,也只能在三重门外,通名候见。

大汗扬声说道:“你说我现在正有事情,请国师过一个时辰再说。”

武玄霜暗暗吃惊,心想:“百忧、天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求见?”过了片刻,只听得门外的武士又拉动铁环,禀道:“菩提上人已向国师传了大汗的谕旨,但国师说,他有非常、非常紧要的事情,非得立即谒见大汗不可!”

原来天恶道人在宴会散后,想起了新王妃的种种可疑之处,他是和武玄霜交过几次手的,当时不敢想到是她,过后越想越疑,又想到封牧野临死之时!面对着新王妃说出的那句未说完的话:“你、你是武则天的……”这个“你”料想不是指李逸而是指新王妃,他大胆推想,忽然想到了这必定是武玄霜无疑。但兹事体大,他不敢独担干系所以邀了百忧上人同来。菩提上人虽与天恶不睦,但一听到这是与大汗性命倏关的事情,也就不敢拦阻他们了。

但听得百忧、天恶二人的脚步声已在外面传来,大汗甚为惊诧,喃喃说道:“奇怪,他们有非常紧要的事情?”正想麻翼赞开门,就在此时,武玄霜突然跃起,出指如电,倏的就点了麻翼赞的穴道!麻翼赞的武功本事不在武玄霜之下,但他做梦也想不到新王妃竟会袭击他、冷不及防,但觉胁下一麻,未曾叫得出声,立刻便全身僵硬,有如一尊石像,前脚尚未踏下,便僵在那儿了。

感谢网友海天植字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