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 回 长笛暗飞声 明月梅花联爱侣 流霞腾幻影 疾风雷雨斗妖人(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回 长笛暗飞声 明月梅花联爱侣 流霞腾幻影 疾风雷雨斗妖人(3)

没走多远,出了桃林,前面现出一道清溪,右侧一座长板桥横卧水上,残月如弓,照得清波粼粼,阴影交错,颇有幽致。隔溪三五人家,大都数间茅舍,环以竹篱,门外稀落落种着几树桃花。内中一家,青帘高挑,尚未收市,门外桃树上还挑着一盏红灯。因这一家房舍较多,右侧又有一座土山挡住,便就山脚弯转过来,一头恰好临水,因势利建,颇具匠心。二人知是酒家。刚刚过桥,便见一个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道士,用大木盘端了两大盆酱蹄熏鸡,由门内跑出,并未过桥,到了溪边,两丈多宽的水面,双足微点,便即纵过落地。略朝二人回顾,便往寺观那一面跑去,其行如飞,人影在沿途花树之间连闪几闪,便即无踪。绿华道:“这点年纪,武功却也不弱。”崔晴道:“以前观中是个老尼住持,怎会换了道士?看小道士神气,不似什么好人,我们少时看看去。我母子却不容左道妖邪,在此盘踞为恶哩。”绿华笑道:“我不喜欢和人争斗。寄母又不在家,要是他们人多,邪法厉害,一个不敌,岂不无事找事?由他去吧。”崔晴道:“观中如有妖邪,我不寻他,日久他必寻我,势难并立。以我观察,还不至于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妹妹不愿,改日再去,也是一样。”

说完,恰到酒家门口。主人金嫂,是个中年胖妇,人甚和气。崔晴以前来过几次,居然认得,见面笑问:“客人怎么两年未来?可是往都天观赴会烧香的么?”说时忽朝绿华看了又看,眉头微皱,口虽说话,笑容顿敛。二人也未做理会。崔晴笑答:“我出门去了。这是我的亲妹妹,同来游山,先在后山亲友家中居住。今晚想起,你这里的酒食甚好,乘兴至此,不知什么都天观赴会。可有什好吃的么?”金嫂又朝绿华看了看,答道:“原来你们没往观里去,那就莫怪了。酒菜尽有,并且比以往准备得多。且请里间坐,我喊阿小端来吧。”崔晴道:“临水那间,可有人么?”金嫂略微沉吟,又探头门外看了看,转身低语道:“天都快半夜了,酒客倒不会有。只是这几天会期中,观中住了不少香客,俱是附近各县的官绅内眷,常有小道士来买酒菜,个个厌气,喜欢惹事欺生,又都有本领。客人游山,未往观中去过,不值遇上怄气,故此想请到里间去坐。”二人见她言动神色,已经觉察,料定这伙道士必非善良。

崔晴口说无妨,执意非要临水那间不可。金嫂笑道:“我因临窗对饮,过于明显,想请换上一间。好在夜深,小道士刚取了不少酒菜,未必再来,就请进吧。”随引二人入内,临窗坐下。跟着一个年约十五岁的童子阿小,端来杯著酒菜。金嫂因崔晴以前曾作俗家打扮,手头又松,自称家住金华城里,癖嗜烟霞,每喜以道装野服游山,不肯吐露姓名,极似一个贵介公子,加上连日备得酒菜又多,不等招呼,先摆了一桌子,有心巴结。意犹未足,又去里面把特制轻不出卖的笋脯、松菌油、凤鱼、凤鸡之类取了出来。绿华一尝,果然腴美非常,笑道:“这么多的菜,我们怎吃得下?”崔晴笑道:“我每次来,都不点菜,只随她便,样数并不多。今日想是主人特意款待妹妹,并兼为我庆贺呢。吃不完,剩下何妨?”说时,金嫂刚由外取酒进来,说:“这是去年酿的仙桃百花酒,刚刚开坛,客人和这位小姐尝新吧。”二人一尝,果然清醇,俱各夸好。

崔晴故问:“观中老尼可在?”金嫂闻言,似颇失惊,低声答说:“老尼师徒已然死散,观名已改都天,由一魏真人接掌。观主道法甚高,师徒六人多能平地上天,呼风吐火,城内官绅和远近人民个个信服。近设七天都天法会,明日子夜功德圆满,听说有好些男女弟子到时俱有成仙之望。不过我们老实人终觉害怕,好好日子不过,上天作什?新收那些徒弟,贫富不论,俱是童身。凡人既能由他一度便成了仙。他是师父,为何还要住在观中,不上天成仙去?我实在明白不过来。我们在此年久,以前观中老尼师徒真守清规本分,结局那么可怜;他们终日酒肉,却会个个仙人:我也不服。这口气闷了一年多,不是深知客人太好,也决不敢出口。就这样,有好些话仍不敢说。最好客人吃完回去,观中热闹不看也罢。”二人听金嫂口气,越知那姓魏的道士是左道妖邪弄巧,正借妖法害人,所收童男女,大是可疑。崔晴本心直想当时寻去,因恐绿华胆小,先已答应不去,不便再说,引她不快,意欲明日抽空来探,只笑了笑,便未再问。绿华虽然激于义忿,但素日谨慎,见崔晴不说,以为对方势大,有什顾虑,自身法力不济,崔晴又是惟命是从的人,怎可提议使其涉险?也就没有开口。

金嫂原和老尼师徒年久交厚,见受妖道欺逼逃亡,隐忿已久;又因崔晴人好,绿华美艳如仙,恐被妖道看见,必要生心,故加警告。见二人听完,仍然从容饮酌,不以为意,事不关己,心已尽到,正要退出,忽见门外有人探头。绿华坐处斜对房门,看出是个小道士。金嫂已忙赶出去,随听外屋双方争论之声,由近而远,往别室走去,金嫂声低而急,来人语音钩辀,一句也未听出。这时二人临溪对酌,隔溪大片桃花烂漫,月影昏黄,望将过去,宛如大地上浮起一片彩雾。竹屋清洁,八窗洞启,净几不华,灯火青荧,配上旨酒佳肴,彼此殷勤劝酌,含情无限,其乐融融。崔晴固是喜对玉人,别无所思;绿华也是略微一看,不曾在意。山居清苦,难致兼味,加以酒逢知己,人共素心,这一顿酒,真吃得杯盘狼藉,残月欲堕,虽然停著,兴犹未阑。中间金嫂曾经进来数次,绿华见她面色不快,以为山中人多起早,连日会期,不愿客人久留,便告崔晴,吃完快走,免误主人收市。崔晴贪和绿华相对,说:“主人爱财,昔年初来,也是如此,后见给得钱多,便自高兴奉承。似此良宵胜游,人生能有几日,且不理她,先自尽欢,少时多加钱便了。”绿华虽觉出言不祥,自己也实不舍走,心中微动,并未答话,就此因循下去。

哪知金嫂实是好意,先想催走,既一想,走也无用,又不敢轻易泄机,只好急在心里。挨到夜深,见二人尚无行意,惟恐事变出在当地,忍不住凑向桌前,低语道:“天已不早,客人可还再要添酒么?”绿华也觉夜深,不等崔晴答话,先自起立道:“人家还要安睡,哥哥走吧。”崔晴给了酒资,提议踏月归去。金嫂见他付银多出好几倍,于心不忍,先去门角一看,匆匆跑回,悄声说道:“客人回去,最好不要过桥,由土山后绕出两里,便是上流水源瀑布,崖下有一小洞,穿将过去,便是对岸。这条路最僻静,知道人少,难得今晚天阴。详情我不便说,请你也不要问我。来路桃林,却万走不得呢。”绿华方要开口,崔晴已经明白,悄道:“我们不怕,暂时依你好心。我们走后,如有人问,你说我兄妹俱会法术。并说今日不曾尽欢,日内必来,还要往观中寻人。等一出门,人影一晃,立即无踪。包你就没事了。”说罢,不俟答言,便同走出,果照所说,往土山后绕去,行约丈许,身形立隐。金嫂本觉二人装束奇特,后山荒险,素无人迹,半夜来此对饮,不畏虎狼崎岖,心中奇怪。见状方知竟是异人,好生欣喜,放心回去不提。

绿华见崔晴行法隐身,却不飞起,走的又是僻径,笑道:“你看天色阴沉,有什月亮可踏?你先还要往观中除那妖道,此时既是避地隐迹而行,偏又不肯飞起,是何原故?”崔晴笑道:“那妖道实是可恶,我们不去寻他,反来招惹,依我心性,本要寻上门去。只因先前答应妹妹,不愿拂你心意。此时飞回,妹妹必定回洞安歇,又舍不得分手,想步行踏月回去,多玩一会。但妖道必会邪法,此时深浅难知。如今原路花林,我那隐身法虽看不见,如人禁制埋伏,遇见邪法高的,仍难免被其觉察,乐得依了主人,走这条路。如嫌天阴路黑,看不真切,过溪之后,索性多走几里,一到山那面,包有月亮照路。妹妹你看可好?”绿华点了点头,沉吟未答。

一会寻到瀑布下面小洞,照金嫂所说,穿洞经过,果然绕出水源。再走不远,便有小山矗立。崔晴虽是修道人的法眼,黑夜看人,终比月下要差得多,急于望见玉人颜色,才一绕过山脚,立即把手一扬,当时飞起一团皎月般的圆光,悬向前路,照得左近溪谷林抛清澈如画。绿华见天色阴沉低湿,已有雨意,忽然明月升起,斜挂林梢,照得低空弥漫的黑云边上,各幻出一层乌金色的异彩,有的还映出片片红霞。虽只有数十丈方圆一片,不能照远,但那月华随人进止,移步换形,云物诡丽,为生平未见之奇。不禁喜道:“哥哥,我回洞不睡,情愿多陪你玩,快将这法子传我。”崔晴见绿华奖赞喜笑,越发卖弄精神,刻意求工,伸手一指,天空层云便似刚开锅的沸水,又似海涛怒翻,春云急展。不是玉溅珠喷,散了一天花雨,便是纨卷绡飞,涌起千层霞影,绚丽无伦,目不暇接。喜得绿华不住拍手夸好。这类旁门中驱遣烟云,变幻星月的法术,为防生事,原忌卖弄。崔晴一心讨好;又因修道虽已多年,从未独自在外交游走动,只凭幼时随母一点经历;加之乃母在旁门中法力甚高,家学渊源,已得真传十至七八:未免心粗自恃。先前并非没有防备,但所畏并非妖人,只防有正教中人走过,引起误会。故除却假月明光所照数十丈以外,依旧暗雾沉沉,阴云低压,什么也看不见。如今以云为戏,远方路过虽看不见,近处就易露出形迹了。

二人并肩游行,指点云岚,正在兴头上。当空行法幻起的彩云,好似受了大力波动,有什东西冲荡神气。同时又听雷声殷殷。那一带云层,原有法力禁制,崔晴法力颇高,差一点的外力决冲荡不开。只因二人正在缓步前行,云也随同变幻移动,不是固定,为讨绿华欢心,再一刻意求工,随时把云层吐出放进,一遇对头,自然乘虚而入,易显形迹也由于此。警兆一来,崔晴立即觉察,心疑有正教中人路过,发现旁门炫弄,意欲冲入禁圈,查看盘诘。此时如与绿华说明,用乃母所传隐形飞遁之术飞回山去,不问对方是邪是正,均可无事;就凭崔晴自身法力,带了绿华飞回,也可无碍。偏因好胜,不愿当着心上人示怯;又见来人并未将禁网冲破,雷声自远传来,也与正教中的太乙神雷有异,不像对己而发:因而只在暗中戒备,并未现于词色。绿华更未觉察,反笑问道:“哥哥,我们行时天阴欲雨,你听雷声这么密,莫不是要下了吧?”崔晴才想起只顾讨绿华欢喜,却忘了当时天阴。静心查听,果是暴雨欲来之兆,并非人为。当空云层只荡了两三次,便不再有动静。心料就有人作对,照此形势,也足能应付,益发心定。

方想设词飞出云外,查看来人是否离去,忽听震天价一个大霹雳,在左近空际炸裂,震得山摇地撼,轰隆之声响彻岩谷,半晌不绝。紧跟着便听禁圈外面狂风暴雨,一时大作,林木呼呼,声如潮涌。绿华知雨已下,外面海倒山崩一般,声势甚是骇人,内里行处却仍是滴雨全无,微风不扬,安安静静的,不禁喜夸道:“哥哥以云为幕,竟能障御这等狂风暴雨。快些回去传我,你如不肯,我便生气了。”崔晴笑答:“妹妹的话,我还有不听的么,此是旁门末技,所荫蔽处,只在一二十丈以内,不能及远,有什希罕?目前你根基已固,只等伯父伯母开山出来,仙业成就,自然为期尚远,如论法术,妹妹所学,真比我强得多呢。”绿华笑道:“将来我如真比你强,也必教你。只是你今晚却非教会我不可,最好此时便传,还可就便演习。”

二人边说边走,四面漆黑,只当中禁地一片光明,再不理会方向,只顾说笑高兴,随着山路,曲折前行,不觉把路走岔,当时也不知道。崔晴如照原意,升空查看一下也好,偏是分秒不舍离去。再听绿华学法心急,明知这一就地演习,如有外人在侧,立被看出,无如心上人正在兴头上,不忍拂她心意。心想:“自从先前层云微荡之后,虽只走出十来丈远,因是缓步徐行,也有盏茶光景,更无异兆。多半来人知难而退;或是正教中高明人物路过,始而疑心旁门闹鬼,后用法力,透视云雾,看出自己结伴游山,行法遮蔽风雨,不是妖邪一流,临发又止,没有冲入禁圈,便即走去。否则,决无如此太平。”越想越以为是,不特没有飞起查看,反到格外讨好,尽情传授。绿华自是颖悟,一学便会。

等把口诀用法记完,正待上路演习,忽见前面山路积潦,遍地泞湿,明光所照之处,一股股的山泉纵横交错,上下流走,势甚猛急。绿华笑道:“我们走进雨地了。才下雨不久,怎会有这么多的雨水?”崔晴笑道:“你不知今晚的雨有多大呢。自我和妹妹初见那两天,便看出天色不久必要剧变,不想挨了好几天,因是无关,故未在意。照理这类风雨发作越晚,蕴蓄越厚,一旦暴发,声势也越发浩大。现吃我禁法逼住,四面包没,此时尚看不出外面雨势之猛。只等走向高处,我把禁法一撤,只留当空片云遮雨,再把明光放大一些,管保满山都是白龙飞舞,才叫壮观好看呢。”绿华喜道:“‘山中一夜雨,树梢百重泉。’这两句诗真好,但这还是雨后美景。常想深山大雨之际,景物必更豪快。无如身是凡人,不具慧眼,休说夜间沉黑,能听而不能见,青灯苦雨,转惹愁思;便在日中,也只见到水烟迷漫,四顾混茫,不能放开眼界,一豁心胸,纵有奇景,也难看到。尤其身立雨中,遍体淋漓,水泥污湿,更是不堪承受。难得你禁法神妙,上面不被雨淋,又能在雨地里大放光明,纤微毕现,雨势再大,更必好看极了。我正嫌地上水湿,积雨之处大多,这一段虽是石地,鞋袜保不浸透,快到高处去吧。”崔晴悔道:“只顾说话,忘了走入雨地。妹妹鞋子想已水湿,这却怎好?”绿华笑道:“无妨,义母前年为我备办了好几双,因是山中藤草所织,买回时本就工细,又经义母修饰,看去光洁如锦,我脚步轻,山居不常走动,且穿不完呢。”

崔晴往绿华脚底一看,脚长不过六寸,看去又瘦又薄。鞋果细藤所制,宛如锦织,秀丽非常。虽是雨天,那一双罗袜雪也似白,不着一点尘污。想见里面底平指敛,白足如霜,暖玉生香,柔若无骨之美,由不得心中痒痒,想要抚摸一下。但恐触怒,便设词哄她道:“妹妹这双鞋子,多么干净秀丽,湿泥污损,未免可惜。请稍抬起,我在妹妹脚底上画一道符,就能凌虚而步,水泥不沾了。”绿华此时对他本无猜忌,心又好奇,果然把脚抬起了些。崔晴就势用手托住,先在左脚上画了两画,又把右脚托起画完。越看越爱,偷觑绿华,正仰望当空云彩,不曾在意。一时情不自禁,偷偷低下头去,把脚尖轻轻咬了一下。绿华本就觉他这回手握较紧,有点疑心,恰巧低头看见,连忙挣脱,已经无及。气道:“你原来千方百计欺我,被人看见,什么样子?我不理你了。”崔晴见绿华满面娇嗔,好似动了真怒,自觉不该如此轻狂,又悔又急,又无法分说,期期艾艾地答道:“妹妹我真该死!实在不是欺你,任凭多重的罚,情甘领受,千万饶恕我这一回,下次再也不敢了。”绿华见他窘急得脸涨通红,又觉不忍,佯嗔道:“我也知你爱我太甚,但实不愿你这等爱法。固然我们修道人无什男女嫌疑,夜雨空山,又有法术禁制,不会被外人看见,但你我日后还想长聚不散,你又立志想拜在我爹爹门下。我爹爹性情古怪,人又机警,什事也瞒不了他,而且最恨年轻人没有品行志气。你如常和我在一起,这等行径,未必能改得了,只要被爹爹发现,我又是引进的人,必不免于重责,你更不得了。到时反正分开,我想理你也不能。莫如趁这日子还浅,回去从此各不相见,免得情分越厚,将来分离,也更难受。我也不要学什么法术,省你挟惠胡来。我们回去吧。”崔晴闻言,越发惶急,不住口告饶。力言实是爱极,情不自禁,并无他念,下次决不敢再犯。

绿华近来虽仍天真稚气,因和崔晴相处日久,渐渐省悟对方用意,虽觉彼此交友原可,不应效那世俗儿女之爱。无奈情根已固,本非真个决裂,当第二次发话时,已然宽恕,再听苦口求告,心肠越软。把小嘴一撇道:“你当我呆子吗?从喂你药,咬我手指起,连今夜三次了。哪一次都说再不敢了,过不多时又犯。这么大一个人,亏你也不害羞。一只旧鞋,帮底上短不了沾有泥污,想起都脏,又不是糖,咬它一口有什好处?总算咬得还轻,我素来怕痛怕痒,真把我咬痛了,任你会说好话,要理你才怪。是否欺我,且看我能凌虚不能再说。”崔晴喜道:“妹妹对我真太好了,怎敢欺你?妹妹这等仙根仙骨,只要照我这法诀略一施为,便凌虚而起了。”

绿华照他所教诀印一试,果然平空高起数尺,脚底似有东西托住,自在浮游,无不如意。喜道:“我昔年要家母传授飞行,始终不肯,只传我一点防身隐遁之术。除去遇事逃回,或是预定去往别处,也可运用。但是飞行极快,一经施为,晃眼到达,什么景物也看不出,想在空中闲游浏览,俱办不到。壁立高险的山,便难上去。我又最喜登临,久闻附近鼎湖峰乃前古黄帝骑龙升仙的胜景灵区,久欲一往,均未如愿。父母寄母均是神仙中人,我却连想走远一点,上个高山危崖都难,想起心就烦闷。今习此法,就可自在游行上下,不畏艰险难行了。”

崔晴最爱绿华春生玉靥,一笑嫣然。知这类旁门蹑空之法,仗着绿华骨根深厚,照样也能游行高远之处,但比玄门隐形飞遁,顷刻千里,快慢相差,直不可以数计。似此凌空而行,仅比常人奔驰快不多少,一日之游,不过二三百里,迹近炫弄,人又如此美丽,极易生事。有自己相随,或者无妨,却又用不着;孤身仗以远出,万万不可。见她正在喜欢,不愿扫她兴趣,只笑答道:“妹妹常把旁门末术当作神奇,有我随侍,尚可偶然游戏,如真远游,实无用处,何况妹妹他年比我强呢。”绿华道:“你不要管,也许有离开的时候呢。”崔晴惊道:“妹妹,你将来还是不要我么?”绿华笑道:“没见你一个男人家,这样多疑。你我心性相投,情分又深,自从初遇到今天,从没和我强过,我有时犯点小孩脾气,你也无不容让。我本来性情温和,不愿得罪人,都被你宠惯坏了,一点没有小妹对长兄的道理,常时使你难堪,你也不怪我,反说好话,爱护恭顺,更是无微不至。这样好哥哥,哪里去找?我是想你有功课,我是闲人,不能一年到头,日夜都在一起,一任交情终古不渝,终有暂时分离之日。我恰在那时出游,习了此法,不方便么?怎说是不要你呢?”崔晴本在多疑心酸,及听绿华自吐情愫,又觉美人恩重,浃髓沦肌,当时万虑皆忘,快活欲死,大喜道:“妹妹原来对我真好,我此时才把心放定,说不出的喜欢感激。父母而外,此恩难报,也没法说。只盼连那暂时分离都没有,就更好了。”

绿华见他诚中形外,脸上满是喜容,丰神本极英秀,这一高兴,越显俊朗,知是中心喜极,也甚感动。故意逗他,佯嗔道:“你先前还当我是假的呢。”崔晴慌道:“我不会说话,妹妹不要怪我,实在爱你太深。近日既恐伯父的话难说,更恐日后妹妹看我不起。尤其今日言动失了检点,经我求说,虽蒙宽有,毕竟有了不好痕迹,不知妹妹是否不念旧恶,母亲回山,能否再似今日畅聚,老担着心事,闹得六神不安,忧喜无常。我也清修多年,平日自问颇有定力,有时也自警觉,不知怎会如此,一颗心无时无刻不系在妹妹一人身上。休说从此永诀,弃我如遗,便只是短时日的分别,也必相思忧急欲死。本来这些话不敢说的,我除痴想终身常相厮守外,别无妄念,对于妹妹,爱固爱极,敬也敬极,你喜我乐,你愁我急,你离我死。偶因爱极忘形,情不自禁,未始不想稍亲香泽,只要见出妹妹稍有不快,也决不敢惹你生气。适才听出妹妹对我深情,感恩刻骨,心想隐藏胸中,易使妹妹误会,不如沥胆披肝,尽情一吐,彼此把话言明,反可泯却猜嫌,只得说了出来。”说时偷觑绿华,欲言又止,笑容渐敛,误认生出反感,惟恐对方说出决绝的话,不好分说,急于表明心迹,慌不迭抢口说道:“妹妹不要多疑,我崔晴虽然爱你胜于性命,但决不效那世俗儿女之爱,并连似古仙人那样神仙美眷,合籍双修的妄想,俱都没有。但求永承颜色,为一永古不二之臣,已是心满意足。此后如若口不应心,甘受三生惨劫,死于非命。”

绿华先前,本因崔晴之言,想起父亲性情古怪,不喜旁门左道,这次母亲托寄母照看自己,均非所愿。异日引进崔晴,未必一请即允,这人偏又如此情痴,万一不准,如何是好?为此犯愁,并未着恼。及见崔晴错会了意,急于剖白,声音都颤,目注自己,满面惶急悔恨之容,又在赌着重咒,越发觉他可怜,不知怎的,心中一酸。当时未等话完,忙伸玉手,将崔晴的嘴捂住,微笑道:“你的心,我已知道。既能发情止礼,言动偶然失检,只要不存心故犯,又有何妨?赌这样的恶咒作什?亏你修道多年,还是我的哥哥呢,一点没有丈夫气概。”如在平日,崔晴得亲玉手,又是心上人款款柔情,自然流露,定必心跳欲融,神魂皆醉,就势执手亲热,不舍放开了。这时竟因感激过甚,只觉神旺身适,心头舒服万状,通无丝毫遐想,也未举手抚握温存,双目望着绿华,明波莹活,似要流下泪来。绿华手早缩回,心中却老是酸酸的。见他目蕴泪光,凝望未答,笑问道:“你还伤心么?”崔晴明明喜极,偏会答不上话来。停了一停,才答道:“我从此便是天地问第一个快乐人,喜欢还来不及,哪有伤心之理?”说到这里,猛想起:“终日盼想心上人这双粉铸脂凝的纤纤玉手,几时能够亲它一亲;便死也值,好容易至情感动,送到口边,竟会忘了亲它一亲,良机坐失。再向请求,看今夜相待情厚,也许答应,无如适才言犹在耳,如何又犯?心上人素来端庄娴静,也许为己发情止礼之言所动,此举不特不好意思出口,万一误会,连适才所说,俱当假话,岂不冤枉?”想了又想,虽然又悔又借,但因心上人已经钟情于己,自是喜极。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