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7 节 乃女首先力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十七、乃女首先力主

万彰续道:“莫如先不明言选婿,明年端午恰是大哥七旬双庆,率性将会期延至此时,由我们一班朋友出面,代发寿柬,将各地宾朋,以及镖行武师,凡是成名人物,全请到场。祝寿之外,另搭一台,以武会友,你父女暗中选看,如若中意,便即上场,否则旁观,我也决不为我儿子稍存私见。万一两小对心,我也洗手归隐,小儿入赘,更无庸说。你我情胜同胞,事求公正,决不为了小儿求婚,稍存私意。”

蔡氏夫妻,山居十年,闲得难受,人又耿直好高,本就想明年整寿,热闹一下,显他老来人缘威望,又想这样应选的人很多,必获快婿。入内和妻女一商量,乃女好胜喜事,首先力主,万彰再以巧词怂恿,把事情全揽下来,大发请帖,一面添建宾馆,又约了几个与主人相熟的死党,借筹办为名,移居蔡家,旦夕怂恿,使其场面闹大,无法中止。

贼子事前却不令其子上门,以示全凭人品武功求婚,不成作罢,并无私意。实则暗约能手,施展毒手,准备人财两得,伺便还将两老害死。

蔡氏夫妻无什心机,性又刚愎,一经认定,不信忠言,万贼防备又极周详,所以至今阴谋未泄。

那与木尊者订约两妖人,一名龙爪罗汉法源,一名恶法师倪长和,本是万氏父子约来暗算害人的。因胡、孟二恶,近拜妖道为师,恃作护符,也想就此一会扬名立威。本年端午接来看龙舟,不料遇见木尊者,先颇凶横,飞剑一接,自知不敌,才订嵩山之约。

听说妖道有一师叔,是个道姑,邪法甚高,另外约有几个妖党,不特要报木尊者之仇,并还想将到场镖头武师,全数制服,以便日后横行为恶。此外好武功的盗党,也有不少。

本来阴谋甚秘,乃是梁成栋自明远走后,越想越觉不妙,设法买通胡、孟二恶家中贴身小童,问知底细,因已答应那人不为泄漏,未便传扬。明远久出,不知踪迹,正自愁急。何、杨二人,便将三侠之言告知,成栋心始稍安,断定事决无害,还是寻人要紧。

欢聚到新正十六,仍是二人起身,先往陕州双桥镇鲍义家去,见面一谈,鲍义已接到请帖,不过是个寿柬,未提比武之事。

鲍义刚直好义,又和蔡家交厚,闻说前情大怒,欲往告密。被二人力阻,说对方有妖人相助,防备甚严,主人已为奸党所惑,说必不信,甚或取辱,方始中止。

恰好嵩洛一带,均有鲍家田庄,由此二人商定,往来各地寻访,有时也分道各行,一连三数月,均无所遇。时在鲍家遇到一般接帖赴会的人物,也只接到寿帖,并不知底,好在机密早得,异人不见,除盼期前能寻见木尊者外,更无良策。

眼看四月将尽,各地入山祝寿赴约的人,日常都可见到两三起,料木尊者必在此时到来,二人移居山脚不远田庄内,终日奔走访寻,至夜方归,正自苦盼。

这日二人又出,分路寻访。明远志坚心苦,每出必先背人向空祝告,至为诚敬。独自一人由麦陇中走岔了路,先想折回,继一想,仙人难测,如有缘福,终可遇见。现在嵩洛城邑市镇,已然访遍,征兆毫无,反正渺茫,只以至诚感格,莫如就此寻去,到了前面再计。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