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辛捷心想还未到破脸之时,装作大惊道:“原来是翁兄,小弟踏寒夜游,翁兄倒令我吃了一惊——”翁正气在心中,脸上可不能表现出来,便道:“小弟发现一个旧时仇人,是以追来,辛兄若是无事,恕小弟失陪——”话音方落,已动身。

辛捷见他当面撒谎,倒也罢了,可是翁正却并不往乱石堆中走去,却向那一望无际的崖道上直奔而去。

辛捷大惑不解,又不好动步,眼见他越跑越远,不消片刻,便消失在黑暗中,心中一动,急忙循路而去,奔得一盏茶时刻,已可瞥见道左一株树上似有一点白影,看来好像正是翁正的衣色。

辛捷不敢怠慢,猛力一奔,走到近处,定目一看,却是一袭衣衫披挂在搓枝上,远看很像一个人隐伏在树上,辛捷心知中了翁正的“金蝉脱壳”妙计,大感惭愧,忙往回程里猛追。

按下这边辛捷猛追不表,且说那金氏昆仲金元伯,金元仲二人当日别过辛捷,便赶到湖南来,他们听说鹏儿被困,心中那焦急就够受的,真可谓“足步不停”,足足赶了一天多时间,才进入省境。

金氏昆仲一踏大湖南,便直奔神霆塔,却见那塔儿四周都站满人,细心一看,却是丐帮南分舵的帮主。

原来丐帮分为二舵,一在北,一在南,北帮也就是总帮所在,内帮却在湘粤一带,这南郭听见总帮主竟然被捕,那能不急,帮主陆勇竟在一个时辰间调动全体人众,把一个神霆塔围得水泄不通。

但是神建塔一共高一十三层,崆峒派在每一层都设关卡,而在塔底的小林子中。也埋伏不少高手,陆勇功夫虽然不错,但是对方强人太多,只好僵持一旁。

这样耗了一天一夜,陆勇不再犹疑,准备单刀赴会,正在这时候,金氏昆仲赶到,三个人一会和,那还管他什么明关暗卡,奋力向上猛攻,却约束帮众不要乱打乱攻,只静静的守在下面便是。

金氏昆仲奇功过人,一夜之中连过六关,而且下手毫不留情,六关敌人,全部都打得非死即伤。

到了第七层塔上,却遇到守关的人乃是崆峒三绝剑所布的“三才剑阵”,力战之下,大约苦斗了一个时辰,三绝剑才不敌退后,而金氏弟兄和陆勇,却也是真气不济。

于是三人在塔上静息,而对方也不敢冒然动手,一耗之下,又去了大半天。

金氏昆仲心知敌人一关强似一关,自己要强闯上去,是不可能,但天生的强性和陆勇不顾死的性格,三人仍然舍命上闯。

敌人果然是不出所料,越来越强,镇守第九层塔的是四个人,金氏昆仲血战之下,连毙四人,而陆勇遭到致命的打击,只能退在一边了。

金元伯,金元仲好不悲伤,还抱着一线希望,俯身抱起陆勇,正准备继续往上闯,蓦地里祸起萧墙,上面有人用暗器打了下来,金元仲一手抱着陆勇,一手去拨打暗器,但终不料敌人的暗器中还加有飞煌镖这类可以回飞的暗器,金元仲闪躲不及,眼看那镖儿便要钉人背心上。

陆勇蓦地里大吼一声,用尽平生之力,挣脱金元仲的怀抱,跳在金元仲的背上。

说时迟,那时快,“吓”的一响,那镖儿钉立陆勇背中,陆勇狂呼一声,登时气绝,但总算救了金元仲一命。

金氏兄弟何等性情,悲极却不满泪,金元仲朗声道:“陆老弟,这笔仇我金元仲必在一刻之内报却!”

话声斩铁断钉,二人大踏步走上楼梯。

金元仲大声喝道:“这支飞煌镖儿是那个不要脸的?”

那塔上却只站有二人,金元仲识其一,却是名震东南一带的“神镖断魂”吴铭。

金元仲话己出口,那二人都不觉一怔,那另外一个人斥道:“"什么东西,嘿,看我一掌”

呼地一掌劈来。

金元仲心中隐痛陆勇之死,全部怒气发泄出来,见对方来势汹汹,“嘿”然一抓,也是全力硬撞过去。

要知金氏昆仲行道江湖,从来不用兵刃,仅凭一双手爪,施用“阴风黑沙掌”和敌人硬拼,但见金元仲单抓一翻一叩,“啪”的一震,已把那家伙的右臂活活打断。

金元仲心中怒气澎拜,抓住那人一挥,力道好大,但见那人像一支箭般被摔到塔边,登是脑壳破裂,血肉横飞。金元仲一照面便击毙对方,冷然一哼道:“吴铭,这镖儿可是你威震东南的东西?”

但觉他语气正义凛然,威风凛凛,吴铭见他打死同伴的威力,不由心怯,但闻他口气轻狂,怒火上升,有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叱道:“金老二,是又怎样——”

金元仲正要他这句话,不待他说完,已是冷笑道:“是的话,便要你命。”

懊弊植乓怀隹冢埔缓显偻拢故俏⒋缋字

吴铭不敢大意,一掌竖立,一掌横劈。

那知金元仲左肩一耸,不闪不躲,竟似要硬受一掌。

吴铭心知不妙,大吃一惊,收掌已自不及,只觉“拍”地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对方肩上,而金元仲的一抓也抓进了吴铭的天灵!金元仲形近拼命,拼着自己受创,也把敌人毙下,他受的一掌却也不轻,但觉左肩剧痛,肩肿骨硬生生被打碎。

金元仲晃了一晃,终于站定,狂笑道:“陆老弟,你看看吧,这个家伙也只比你多活了不到一刻时分啦——哈——”

金老大知道弟弟的性格,并不出言,等到他狂笑变哭的时候,才沉声道:“老二,还吃得住吗?”

金元仲微微点头,金元伯冷笑道:“硬闯!”

二人身子一晃,又直向上冲。

金氏兄弟如此硬闯,不到半刻。便到塔顶,从阶上往上看,己可见到镇守最上面的一个人,果然是一手抓住一个昏迷的孩儿——那正是被闭住穴道的丐帮帮主鹏儿。

第十三层乃是神霆之顶,“砰”的一声,金老大一脚踹开楼门,向里面黑沉沉楼梯望了一眼,一碰金老二,双双跃身而进——

两人尚未落地,忽然一声暴吼从左方响起:“滚下去!”接着一股狂风如惊涛裂岸般冲击过来——

金老大真气斗贯下盘,施出“千斤锤”的功夫,将身躯稳稳定住,单掌看都不看一记“倒打金钟”倒摔过去。

那知来人动也不动,金老大倒反被拖出两步!

兄弟俩一惊转身,和来人朝了相,只见那人勾鼻裂嘴,目光闪烁,兄弟两人都识得,来人竟是勾漏山的魔头——“青眼红魔”霍如飞!

原来勾漏山上隐居着两个盖世魔头,一个唤着勾漏一怪翁正,另一个就是“青眼红魔”,两人乃是师兄弟,也不知出自何门,但一身功夫却精绝无比,三十年前曾双双出现武林,在北固山头一夜连挫河洛十二位高手,因而师兄弟名噪一时,但不知为了什么事,突然双双隐居,那“青眼红魔头”不时出现江湖,“勾漏一怪”则卅年来未出深山半步,但在武林老一辈的心中,仍然有着不可一世的威名。

金老大一见原来竟是这个魔头,心中已知凭自己一人之力,必非其敌手,但不知这家伙怎么竟会在这儿出现!

蓦然一个念头闪过心头:“分明是崆峒派和咱们的梁子,怎么这厮却来守第十三关?那厉鹗却不露面?而且方才那些龟儿子大部份都不似崆峒弟子呢?”

青眼红魔霍如飞阴恻恻地道:“两个鬼子齐上!否则你不是对手!”

金老大一扯兄弟衣衫,更不打话,双双施出平生绝学“阴风黑沙掌”,狠毒的招式尽量往霍如飞身上招呼过去。

霍如飞冷哼一声,双拳一立,鼓劲而上——

霎时拳脚来往,呼呼风生,三个一流好手竟自战成平手。

这三个身法何等快捷,一晃就是数十招过去,金老二只觉肩上伤势愈来愈痛,简直有点支持不住的样子,但是他生来倔强的脾气,怒吼一声,竟然一跃而起,单掌排出全身功力一把抓下,身上要穴完全暴露,毫不理会——

霍如飞被这等舍命打法惊得一愕,金氏兄弟心意早通,呼的一声金老大已一招袭人,长臂一伸,冒险直取霍如飞胸前华盖——

霍如飞一见大惊,金老大竟是舍命而攻,自己虽然能任意击中其中一人,但自己却也非被点中不可,急切间只好一脚踢出——

芭椤钡囊簧鹄洗蟊惶咂鸱沙觯抛攀凳底苍谇奖谏希羧绶尚厍盎潜恢疲砻嗝嗟乖诘厣稀

金老二一见哥哥吃了亏,怒吼一声扬掌对准霍如飞脑门拍下——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阴森森的口音从窗外传入:“给我住手!”一条人影刷地飞入,金氏兄弟看得真切,只见他虬髯飘飘,身态异人,不禁齐口大呼:“勾滑一怪!”

勾漏一怪翁正功力远在其师弟霍如飞之上,金氏兄弟自知绝望,就算两人不伤一齐上,也未必是人家对手,何况这时两人都负了伤!

如果辛捷在场,他一定会更惊,因为勾漏一怪竟是和他一路同行而又以金蝉脱壳耍弄他的虬髯汉子翁正!

翁正伸手解了霍如飞穴道,对他道:“你到下面去照顾一下!”

霍如飞应了一声而去,翁正脸色一沉,对金氏兄弟骂道:“不知厉害的蠢东西!”俯身将地上的鹏儿扶起。

金氏兄弟怒极,但却不敢妄动,翁正故意大声调侃道:“你们听着,我数五下,若是没有人拦我,我可就要走了——好,我现就开始数——

金老大受伤甚重,金老二也感肩上伤愈来愈重,被勾漏一怪翁正一逼,怒吼一声,晕倒地上——

且说辛挺被虬髯汉用金蝉壳耍了一招,心头大急,急忙转身疾奔,希望能阻止那儿髯汉上塔,只要他一上塔,丐帮无一会是对手!

才奔出丛林,远远瞧见一人飞纵入塔顶,看来正是那虬髯汉子——

他心中一急,脚下更加紧,却听见塔顶传出一声惊呼:“勾滑一怪!”他听得出正是金氏兄弟的声音,心中斗然一动,暗道:“怪道这虬髯汉子恁厉害,原来竟是‘勾滑一怪’”。

敢情他也曾听梅叔叔提及此人!

接着勾漏一怪的狂言一句句都传入他耳中,他抬头一望,身距塔边尚有十丈之遥,而勾滑一怪翁正已开始一字一字的数着——

但辛捷生来偏激的性子,有的地方近乎强悍,他决定了一桩事,就是舍了命也要办到,这时他暗恨自己经验不够,才被勾漏一怪巧施金蝉脱壳摆脱,那“神霆”塔顶第十三层中勾漏一怪的话全迎风听入了耳——

这时翁正洪亮的声音:“一——二——”传了过来,而辛捷施出“暗香浮影”的轻功绝技舍命地跃起,从十丈外竟自一飘而至,但是正因为离得太远,他到达塔边时高度已不够,辛捷猛吸一口真气,双脚一荡,奇绝天下的诘摩步法已然施出——

只见他身体斗然又伸数尺,他急忙中仰首一望,自己头顶仅及塔的第十二层,距十三层顶尚差七八尺之遥,而他上升之势已竭,一口真气已逼得不能再久,而头上翁正的声音:

啊摹奔鹤源觥

他暗道:“难道真要功亏一篑?”

黑暗中,他暗一咬牙,真力贯注右臂,猛然前伸,“笃”的一声,竟将那柄带来的长剑齐柄插入印火砖的塔壁中——

他手上一借刀,身体有如一双燕子一般翩翩翻飞而上——

拔澹 

翁正“五”字才出口,忽然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吼声震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弦:“你给我站住!”

随着喝声,一条人影扶着雷霆万钧之势从窗外飞将进来,对着勾漏一怪翁正呼呼一连劈出三掌!

翁正双足钉立,下盘稳然不动,上身左晃右摆,一连闪开三招,但凌厉的掌风己令他农袂飘舞!

那人却突然后退一步,沉声道:“快将肩上鹏儿放下,否则你不是我对手!”

当然,这人正是辛捷!

翁正倒还真识得厉害,将肩上点了穴道的鹏儿放在左角,向辛捷冷然一笑,凝目以待——

辛捷知道这勾漏一怪功力卓绝,自己对他实在没有把握取胜,但是今日之势,除了一战别无第二条途径,他深吸了一口气,暗自激励着自己:“辛捷啊,尽管勾漏一怪功力胜过你,你今日之势是许胜不许败!”

他待那口真气运行了一周,忽地开声吐气,身子宛如一阵旋风一般曲身而进,双掌却似刀似剪地切向翁正两脉——

翁正早就发觉辛捷功力深厚,而且年纪轻轻就身负一身绝学,但最令他担心的却是辛捷似乎有一种内蕴的潜力,而且这潜力深不可测,奇的是辛捷本人也好像并不清楚自己具有这种潜力,当然,他是丝毫不敢大意——

辛捷双掌切下,真可说疾比奔雷,翁正心中一凛,一记“双掌翻天”奋力使出,待双方即将相碰之际,斗然一收真力,双掌上翻之式己换成穿袭之式,直取辛捷肩窝琵琶骨——

辛捷双掌落空,而翁正的攻势已到,当下微哼一声,真力下贯马步,一仰上身变为“盘弓射雕”,硬封而出。

芭摹钡囊簧闹皇终婆鲈谝黄穑蕉季跏中囊蝗龋髯酝撕笠徊健

辛捷暗思:“这真是出师以来所遇的第一个真正劲敌,今日莫要折了师门威风——”

他心中牵挂,手上自然一滞,翁正何等经验老到,双掌齐飞,封住辛捷退路,左脚起处直踢辛捷下盘——

辛捷心中一惊,正待招变,敌人招式已递足,急切中只得倒踩七星步,双掌齐挥,硬从危势中打出七拳——

辛捷的意思是要引翁正硬拼,那知翁正狡猾老到,身一屈,竟从辛捷胁下穿过,左掌引处,又是辛捷脑后死穴——

辛捷一着错迟,着着受制,一连十余招都在危险中堪堪躲过,翁正见自己稳占上风,不禁暗喜,长啸一声,平生得意绝学“开山神掌”突然施出。

辛捷被逼得心头火起,乘敌一记“玄鸟划沙”招式才尽之时,长啸一声,奋力攻出一招——

霎是满天掌影,掌风乌乌发响,似乎无所不及,正是世外三仙之首平凡大师的绝世剑法“大衍十式”中的“方生不息”,只不过辛捷此时以掌代剑而已。

本来以掌为剑威力必然大减,但辛捷在大衍十式中以这招“方生不息”最有心得,这时融会贯通之下,竟然也自威风凛凛——

翁正忽然见敌人这招奥妙无比,似乎其中变化还不止此,而且掌式奇劲,力道逼人,当下精神一凛,也自大喝一声,一招“风卷云散”缓缓拍出——

勾漏一怪的“开山掌法”本就以力为主,以巧为辅,这“风卷云散”更是横打硬碰的招式,敢情翁正见辛捷匆促发招,力蕴必不能用足,竟想以硬碰硬地速战速决。

那知辛捷这招“方生不息”看来似乎匆匆发招,实则真力内蕴,周身密布,辛捷又是含愤而发,不躲不闪地硬递出去——

轰地一声巨响,两股强极的力道荡在一处,荡起圈圈气流,有如骤起大风一般,周围窗栏一阵乱摇——

辛捷和翁正都是双肩一幌,翁正大喝一声道:“你再接我一掌试试看!”

双掌一领,又是一股狂风扫了过来——

辛捷更不答话,双膝微弯,口中低嘿一声,全身功力贯注双掌,同样是不闪不避地缓缓推出——

轰然又是一声巨响,辛捷翁正又是各自一晃,竟是依然不分胜负——

翁正心头火起,不顾一切呼呼连劈四掌——

辛捷沉哼一声,横竖连挥,也硬接四招,丝掌不用巧劲。一连六下硬碰硬,两人却始终钉立原地,双脚分毫未移,辛捷借着一轮硬仗,反将下风之势变为平持之局!

这几招真力大费,但辛捷动却丝毫不感疲累,相反的却觉胸中血流畅顺,舒畅无比。

原来辛捷自经平凡大师不借以“提糊灌顶”的功夫硬将自身功力打入辛捷穴道中后,此时他的功力已在一甲子左右,只是他自己都不知自己会有这样大的潜力,这一阵激战,真是辛捷平生最费力的一场拼斗,却把他的内在潜力给引了出来,是以几招过后,他不但不累,反觉精神十足。

辛捷想是打发了兴,更不打话,两掌再度主动劈出,翁正一怒之下,决不退让,鼓动足真力,一迎而上——

辛捷内在的潜力被这一阵硬拼硬打激发无遗,平凡上人以本身功力输入辛捷体内,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全部和辛捷的全身血脉相融而发挥出最大威力,辛捷只觉双掌运劲之际,腹内一股热流陡然从丹田处涌了上来,肺腑之间真有说不出的受用,而他那猛挥出的一掌,威力也竟大得出奇。

勾漏一怪翁正数十年前就威震武林,声名之盛并不在关中九豪,河洛一剑及南北二君等人之下,三十年来,这是头一次公然重现武林,本待仗自己多年苦修的几样绝技再振声威,那知竟碰上这样一个青年高手,不但拳法精奇,功力竟也能和自己平分秋色,这时的一掌推出也是施足了十成功力,打算将对方一掌击毙只听得轰然一声暴响,两股内家真力相撞激出的旋风竟发出鸣鸣怪响,神霆塔顶平日久无人打扫,这时地上的灰尘更是漫天飞扬——

勾漏一怪发出一声闷哼,马步浮动,哄的一声倒退半步,胸头竟感一阵血气翻腾——

辛捷也觉一股极强的力道从自己挥出的劲风中渗透进来,他双肩一摇一晃,终于努力将那力道化去,双足仍然牢钉地面——

辛捷虽觉敌人功力极高,但这时胸中真力溢漫,豪气上冲,长啸一声,左掌一圈,右掌呼地一声又自劈出。

翁正心中感到一种无地自容的难过,几十年来奋力创出来的万儿眼看即将毁于一旦。这时见辛捷举掌又是一记劈下,不禁须发俱张,双目暴睁,猛然开声吐气,双掌当胸平平推出——

辛捷是不会了解他的心情的,他怎会想到这一掌对于这怪僻的老人是何等的重要?他只知自己每一掌施出威力出乎意料地大增,心神俱快——

轰的又一声,辛捷晃了晃,踏进一步,力贯单臂,又是一掌拍出。

翁正力贯双腿,拼着没有退后,奋力又是一掌封上,只觉辛捷掌上力道一掌强似一掌,这一掌真有开山裂百之威,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掌如果接实了,自己内腑全有震伤的可能,于是他在双掌尚未碰上的一刹那间,疾如闪电地后退一步。但是砰的一声,他还是被震退一步。

辛捷只觉自己胸中力道已到了顶峰,他快然长啸一声,手起掌落——

突然,他的手悬在半空中,他看到了一张从未见过的脸孔——翁正脸上的肌肉抽搐成一种古怪的神色,又像是冷漠,又像是绝望……

辛挺虽不能完会了解这表情所包含的情绪,但是直觉告诉他,那决不是怕死,也许某种因素对于他比死更可怕多倍。

辛捷的手掌缓缓垂了下来,翁正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现在他脑海充满着的只有一个“怒”字。他冷然一哼,努力调匀了呼吸,双眼充满着杀机,狠狠地盯着辛捷,使辛捷感到一阵心寒而将目光避了开去。

安痢钡囊簧陶槌隽顺そ!

辛捷像是没有听见,他正在想:“为什么勾漏一怪要如此狠狠盯着我?哼,你盯着我我就怕了你吗?”他不服气地抬头反瞪过去——

其实他是有些心寒的,只是他天生偏激的性格令他如此。

这一抬头,他瞧见了翁正手中的长剑。

他下意识地伸手拔剑,但是拔了一个空,他忽然想起“梅香剑”仍插在塔外壁上。

敖幼牛 苯鹄隙佣盼瓷说氖直墼诘厣鲜捌鹨槐そV懒斯础

辛捷一把接过,腕上用劲一震,剑尖发出嗡的一声。

翁正剑身平击,刷的一招向辛捷左肩点到,剑势如虹,劲风扑面,到了肩前忽地嗡的一声,剑尖竟化做一片光点分点辛捷腹上三穴——

辛捷见他功力深厚,剑招又诡奇无比,心中不禁一凛,脚下稍退半步,左手剑诀一引,右手长剑一圈而出,正是“虬枝剑法”中的“梅吐奇香——”

辛捷长剑递出,剑尖嘶嘶发响,显然他腕上真力叫足,缕缕剑气直透剑尖。翁正凝目注视辛捷剑式,脸带诧异之色。

懊吠缕嫦恪毖杆傥薇龋嫘两莘⑹角崃椋尤缓蠓⒍戎粒陶<饫胄两莞股稀熬醒ā鄙杏腥纾两莩そR迅崭盏葜廖陶笊稀扒亍辈患耙淮纭

那知就在此时,突然翁正的剑尖问前暴伸,身体却往后猛退,呼的一声辛捷的长剑走了空,而翁正的剑尖己到了辛捷腹上辛捷不料他招式诡奇如斯,急切中脚下倒踩迷踪步,在千钧一发中仓促退后。

辛捷低哼一声,剑光一扬,再度猱身而上,刷刷刷三剑从三个不同方位刺出,最后剑尖却集中在翁正“气海”要穴上,全是“虬枝剑式”中的妙着。

那知翁正也是剑子连挥,招式全走偏锋,一连几个怪招将辛捷攻势消于无形。

勾漏一怪剑光连闪,主动而上,辛捷只觉他的剑法诡奇无比,令人一眼看上去就生一种“旁门左道”的感觉,但偏偏诡奇之中暗藏杀着,令人防不胜防。这正是勾漏一怪的平生绝学“令夷剑法”。

七妙神君的虹枝剑式虽然精妙远胜,但诡奇却似犹不及令夷剑法,而虬枝剑法的特点原也在“诡奇”两字,这时即然在这方面不及对方,威力也自大减,辛捷只觉好些妙招发挥不出威力。

翁正一招“厉瘴锋涌”,长剑化成一片光幕,似虚似真,向辛捷当头盖下——

辛捷不觉精神一凛,心道:“梅叔叔的‘虬枝剑式’奇绝天下,难道要输给这勾漏一怪?”当下一咬牙,侧身欺进,长剑一挥,已自抖出一片剑幕,迎将上去——

刷的一声,翁正虚招全收,一剑从偏锋疾如闪电的刺了进来。

八弧鄙肥ⅲ两萁9獗┏ぃ谷灰彩羌沧咂娑觯瞧呙钌窬难鄣摹袄涿贩髅妗薄

这两招都从偏锋出手,招式竟然大同小异,但是七妙神君梅山民心血所聚的“冷梅拂面”毕竟胜了一着,辛捷的剑子后发而先至,剑尖的剑气逼得翁正收招而退。

辛捷一招扭转局势,豪气上冲,挥剑而上。

翁正冷哼一声,紧接着第二个奇招“冷云撼宵”又自施出。

辛捷只觉他的剑招大异寻常,似乎带着一种邪毒之气,又似包含一种野蛮未开化的残厉之气,古怪已极。

只听得听声刺耳,剑尖暴伸,漫空都是辛捷的剑影,原来辛捷不由自主的施出了“大衍十式”的起手式“方生不息”。

只见他剑光由左右往中一合,疾刺而出,似缓实疾,似虚实真,宛如日光普照,无所不及。

平凡上人的“大衍十式”乃是从精奇神妙着手,使出之时自然有一种凛然正气之感,翁正的奇招诡式一碰上立刻威势全失,相反的辛捷剑招有如绵绵江水,滔滔不绝。

匆匆数十招已过,只听得“嗯折”一声,两人各自跃开,翁丘手中只剩了一只剑柄,敢情他的长剑竟被辛捷以内力震断。

他的脸上一片死灰,眼眶中竟充满着泪水,辛捷以奇异的眼光呆望着他,忘却进攻。

翁丘忽然一言不发转身飞纵出塔。

辛捷暗道:“就算打输了也不用伤心到这个样子啊!”

他怎会料到他离了翁正一招比杀了翁正还令他难堪呢——

三十年前勾漏一怪在黄山祝融峰顶和当时武林第一人七妙神君梅山民赌斗,他那诡奇的“令夷剑法”也令梅山民的“虬枝剑法”感到棘手,但是梅山民究竟凭着功力深厚,在第三百招上震断了他的手中剑,从此翁正一怒隐居边疆,苦练绝技,把“令夷剑法”练得更加怪异难防,当年他是用这套剑法失手的,他准备用这套剑法找回场面来。

梅山民被五大剑派围攻的消息不知使他多么失望,但近来梅山民重现武林的传说终于使他离开勾漏山,重入中原。

当辛捷一亮剑招时,他又惊又再的发觉辛捷是“虬枝剑式”的嫡传人,他一心要用令夷剑法衍住辛挺,但是,结果竟和三十年前一样,他被震断了长剑,所不同的是三十年前是梅山民本人,而三十后却是他的传人。

如果他知道辛挺所用以致胜的并非梅山民所授,乃是世外三仙之首平凡上人的“大衍剑式”,也许他会觉得好过一些。

辛捷可不知道这些,他怔了一怔,转身向被点了穴道的丐帮幼主鹏儿走去。

鹏儿被点了软麻穴,不能转动,辛捷力透双掌,在他脊背上一揉一拍,鹏儿缓缓苏醒。辛捷又转身走向金氏兄弟,只见金老大已昏迷不醒,而金老二仍硬撑着扶持着他大哥。

辛捷掏出刀创药递了过去,金老二默默的接过,他没有说感激的话,但他的目光中所表示的比说一百句话还要清楚明白。

辛捷注视他肩上的伤口,这时昏迷的金老大已缓缓醒转过来,金老二又掏出两粒黑色的药丸塞入他口中。

辛捷忽感背后一只小手握住他的衣角,他回头一看,只见鹏儿悄生生地站在身后,满脸灰垢,一双灵活的大眼晴溜溜地转着,辛捷忽然发觉这些日子来,这孩子似乎长大了不少,上次相遇时的那一分稚气已减退许多。

鹏儿轻唤道:“辛——辛叔叔——”这孩子记忆力不坏,还记得辛捷的姓名。他望了望金老二停了下来。

金老二点了点头,似乎认为“辛叔叔”正应该如此称谓。

辛捷应道:“鹏儿,什么事?你还是叫我辛哥哥吧。”

鹏儿道:“你的本事真好,我虽然不能动,却看见你把那坏蛋打跑了,那坏蛋真没羞,打输了就哭,这么大了还哭——”说到这里小脸上又透出一丝笑容。

金老二默默从腰中掏出两只火箭,一只红的,一只蓝的,他挑了一只蓝的,走到窗口望天上放了上去,只见一缕蓝光破空而去,到了顶点一爆而开,有如一朵盛开的蓝色花儿。

金老二转身向辛捷解释道:“咱们还有几个兄弟埋伏在外面,若是放红的火花就是咱们闯塔受阻,召他们来相助,若是放蓝的,就是打救帮主完成,唤他们来料理善后。”

其实金氏兄弟伤成这个样子,却始终不会放红火箭,只因外

面的几个丐帮兄弟本事有限,若是连金氏兄弟都对付不了,唤他们来也是送死,是以金氏兄弟拼着重伤也不放箭求援,这也是金氏昆仲侠义之处。

辛捷向塔外一望,忽见一条人影如飞而去,金老二道:“别管他,这人是勾漏一怪翁正之师弟青眼红魔,敢情他在塔下发觉不对也跑了。”

辛捷忽然想起:“丐帮乃是因一剑鞘才与崆峒交恶,怎么尽是些什么勾漏山的,却不见厉鹗露面?”

辛捷当下把这意思说了出来,金老二也拍腿道:“是呵,咱们也正在奇怪——”

辛捷陡然记起自己梅香宝剑还插在塔外壁上,啊了一声,转身从窗口跃出。

金老二忙伸头出窗一看,只见辛捷全身扁平地贴在壁上,足尖紧抵住壁上砖缝,竟然如一只大壁虎般贴在墙上,这等功夫比之一般所谓的“壁虎功”又不知高出多少,因为壁虎功只能在墙上缓缓游动,要这样停住不动地贴在墙上却是万万不能,辛捷这手功夫乃是以上乘轻功配合深厚内功才能办得到。

且说辛捷闭着一口气贴在墙上,却发现墙上的“梅香剑”已不翼而飞!

辛捷心中一阵猛震,宛如从千丈悬崖掉人深渊,但他毕竟某赋异凡,一阵慌乱后镇静下来,他暗自盘算:什么人能够贴在这塔壁上从容拔剑?我这一剑可说插得相当深了,绝不可能是它自己掉落下去的——”

事实上,当今武林中能有像辛捷这样从容贴身光墙上的功力者实是寥寥可数,那么在这寥寥可数的几人中,究竟是谁盗去了宝剑?

辛捷的目光再次落在插剑的孔上,只见坚硬的砖石上一道整齐的口,直深人三尺之多,砖缘整齐光滑,没有丝毫崩落的现象,就如切好的豆腐一般。

突然,辛捷发现这剑口旁三尺处,竟也有一个同样的口子,辛捷仔细一看,只见那口子恰如一柄剑身一般,显然也是被剑子插入的痕迹。奇的是那剑口砖缘也是平整万分,不见丝毫崩落。

辛捷本是聪明绝顶的人,脑筋一转,已猜到了几分,他暗道:“对了,梅香剑被崆峒厉鹗老贼给偷去了,他必是仗着倚虹宝剑插入塔壁,自己借力停在壁上才盗了我的剑……难怪始终不见他露面——”

他想到这里,不禁又惊又怒,真力一懈,身体顿时下落,他待身子落到第十二层的屋槽时,才伸手在瓦背一按,借力腾身而起,翻身飘入塔顶,姿势美妙已极。

金老二喝了一声采,对辛捷的功力真是佩服无比。

金老大也渐渐能扶着站起身来,他见辛捷面色不对,遂开口道:“辛兄若是有什么事用得着咱兄弟的,尽管吩咐下来就是。”

辛捷茫然摇了摇头,又强笑道:“没有什么,我有一柄普通长剑留在壁上,方才去看时却不见了,想是跌了下去吧……”

辛捷的个性高傲得很,若是朋友求助于他,他自是热忱万分,但若要他求人帮助,他却是大大不愿,是以他对失宝剑之事支吾了过去。

金氏兄弟都是豪杰之士,虽知辛捷言不由衷,但也不再多问。

辛捷抱拳对金氏昆仲道:“兄弟现在有一要事,必须立刻去办,日后两位若是有什么事要找兄弟的,兄弟千里之外必然星夜赶到。”

金氏兄弟见他脸色焦急,知他必有要事,只抱拳一礼道:“辛兄是咱们弟兄的大恩人,也是丐帮的大恩人,这个咱们终身不敢忘。”

辛捷对鹏儿道:“鹏儿好生跟着金叔叔,好好练好功夫,将来丐帮全靠你重振声威哩。”

说罢一转身飞出塔顶,几个起落已在三十多丈之外,鹏儿追到窗口叫道:

靶潦迨迨裁词焙蚶纯磁舳。俊

声音传出,辛捷身影已消失在莽莽丛林中。

辛捷满心焦急地匆匆赶路,他心中暗想:“闯上崆峒后给他大闹一场,那厉鹗总不能不露面了吧,哼,只要他一露面,我不但要讨回宝剑,还要清一清咱们之间的旧帐。”

所谓旧帐,自然是指厉鹗暗算梅山民的老案,此刻,辛捷根本不把“天下第一剑”的崆峒掌门放在眼内。

这一段路甚是荒僻,辛捷可以毫无忌惮地施展轻功绝技奔驰,他只觉自与勾漏一怪一场激战,自己功力似乎又增加了不少,这时他只是轻松地跑着,但速度却极为惊人——

忽然呼的一声,一只鸽子从低空惊过,辛捷眼尖,早瞥见那鸽子足上绑了一根红带子,显然是送信的鸽子。那年头用鸽子传信也甚普通,辛捷并不以为意。

迎面凉风吹来,带来一丝湿味,辛捷暗道:“前面必有河水。”

奔了不到半盏茶辰光,结果听见浩浩荡荡的水声,辛捷不禁微微一笑,心想自己在外面跑了这些日子,见识经验着实也增长了不少。

走得近来,果然见一条小河横在前面,河面不宽,但水流却十分湍急,只见河水浩荡,怒涛澎湃,俯视令人晕眩。

却也凑巧,正当辛捷走到河边,上游冲下一只船来,只见船中空空,除了一个梢公没有一个客人,那梢公正用长篙反撑,减低船的速度,似乎打算停将下来。

那船行甚速,似乎不可能立刻停住,但见那梢公不慌不忙从舱中取出一条大缆,头上圈成一个圈套,只见他在头上转了两圈,呼的一声抛了过来,那圈儿恰巧套在岸边一个大木桩上,辛捷不禁驻足叫了一声好。

那梢公双足钉立船板上,双手加劲一拉,船儿就缓缓靠岸。

辛捷上前问道:“敢问大哥往崆峒山怎么走?”

那梢公道:“顺这条水到了成家镇再往西走。”

辛捷道:“梢公你这船可是要到成家镇?载我一趟怎样?”

那梢公人倒不错,笑道:“俺这船正是到成家镇的,客官要搭只管上来就是,咱们路上也好多一个聊天的伙伴。”

辛捷谢了一声,步上船头,那梢公手上一抖,绳套呼的又飞回,那船立刻顺流而下。

船顺水势,甚是迅速,两岸景物向后飞倒,更显出船的轻快,梢公对辛捷道:

翱凸俨皇潜镜厝税眨俊

辛捷应了一声,反问道:“我看你也不是本地人吧?”

梢公道:“俺原籍山东。”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过了半晌他才继续道:“俺家里本是种田的,那贼厮鸟的县太爷要讨俺的妹子做小老婆,俺妹子不从,结果俺爷娘被捉进了衙门,恰巧河水泛滥,俺家里田园被淹得一丝不剩,唉,俺就流落到异乡来啦——”

辛捷也不禁长叹一声,他见那梢公默坐舱头,正在怀念北方的老家,心中不禁暗叹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看来世上快活的人固然不少,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忧愁的……”

辛捷想到自己的身世,无端端那些可爱的倩影又一一飘入脑海,一时好像天下不如意的事都浮现在眼前,他直想放声大哭一场。

忽然他想到那疯疯癫癫的毒君金一鹏,他想:“像他那样长歌狂笑,想怎样就怎样,大概总没有烦恼了吧。”

他脑海中充满着金一鹏癫狂的影子,耳朵中全是狂放的笑声,不知过了多久,那笑声忽然己变成了凄厉而阴森的冷笑,这是杀父母大仇“海天双煞”的笑声啊!

他游目四望,并无海天双煞的影子,他知道是自己的幻觉所致,但是这么一来,那些凄惨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过眼前……

这些日子来,他不想这些,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其实在他内心最深处哪一分钟哪一秒钟不在想着这些?只是一当他静下来,他就胡思乱想一些其他的事物来冲淡这些愁思,现在,这些愁思如泉水一般涌涌而出——

他想到母亲在双煞侮辱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景,那一切一切他俩清清楚楚地记着,一丝一毫也没有忘怀,他每觉得如果忘了一丝,他就是对不起父母……

往事飞快地在他眼前移动,突然他想到在小戢岛上豪放一歌的情景,他陡然惊醒,不禁浑身出了一阵冷汗,那豪放的歌词他还记得:“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他不禁力贯双足,从盘坐一跃而起,抬眼望时,江流汹涌,白浪滔滔,奔流遇到岸石阻路时,张牙渍沫地狂吼,前仆后继地卷拍,他忘却一切顾忌,振声长啸——

喷亮的啸声震得山谷齐鸣,梢公的耳膜险些被震裂,好半无,以后还在嗡嗡作声,他暗道:“这客官好大的嗓子。”

两岸从林中一阵乱动,群鸟被啸声惊起,齐飞而出,张翼达数尺的秃鹰数千只同时而起,登时蔽遮满空,壮观至极。

辛捷望着这巍然奇景,顿时宠辱皆忘,满心充满着快意,洋洋自得——

忽然梢公叫道:“客官,成家镇到了!”

天方破晓,金云甫现——

辛捷已经离开了成家镇,这一带人烟稠密,辛捷只好缓缓以常人的步伐走着,尽管他的心中焦急万分。

就这样缓缓地行着,成家镇到集庆县不过两百里,辛捷都足足走了三日半才到。

一进集庆县城门,他就觉得情形有点异样,这小县镇里竟来来往往有许多江湖人物,等到他从正门大路一转弯时,他就恍然大悟了。

原来由正门大路一转弯,第一个人眼的就是一块丈长的直条招牌,金色的字有斗大:

俺氏轱诰帧

敢情那些江湖打扮的人全是跟这镖局有关的。

辛捷走到一家酒楼中,拣了一所较清静的座位,准备客饭。忽然楼梯登登响处,上来四五个镖师之类的大汉,正好坐在辛捷的对面,大声吆喝地要了五斤老酒,十斤牛肉就开始高谈阔论起来。

左首那个大胡子道:“这次咱们兄弟算是栽到家了,幸好咱们镖头有先见之明,不然暗镖也给搜去的话,咱们哥儿们也不要混了。”

右边一个矮小的汉子咽了一口牛肉道:“谁叫咱们碰上山左双豪呢?凭人家双豪的名头咱们大伙儿一齐上也不成啊,听说他们最近加入了关中九豪呢!”

辛捷一听山左双豪,立刻注意听下去——

左首旁边的一个胖老道:“还说哩,咱们要是有‘梅香神剑’辛捷的一半本事,可就不怕什么山左双豪啦。”

辛捷一听“梅香神剑辛捷”几字不禁大惊,心想自己哪来什么“梅香神剑”的外号?莫非另有一个也叫做辛捷?

只听那首先发话的胡子汉哈哈笑道:“老李真没羞,凭你这块料再练一百年也及不上人家辛大侠一半哩,你想想勾漏一怪翁正是何等人物,在神霆塔顶和辛大侠赌斗时,讲明一场拳脚一场剑术,结果大名鼎鼎的勾漏一怪竟硬接不下辛大侠十拳——”

胡子汉说得绘声绘形,口沫乱飞,仿佛他自己变成辛大侠一般。

辛捷听得大吃一惊,心道:“这可正是说我啊,怎么我和勾漏一怪拼斗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开了,可笑这些人加油加醋地不知要把我说成什么人物了。”

只见那胡子汉仍得意地继续说:“嘿嘿,第二场翁正要比剑术,他那‘令夷剑法’可真是武林一绝,结果,嘿嘿,辛大侠用那个……那个剑法三招就将他剑子挑飞,才扬长而去,这份功力才真算得上大侠名头呢?”

辛捷心中虽然暗骂这些人喧染得太不成话,但心深处仍免不了一阵窃喜。

只听那矮子又道:“钱大哥你说这位‘梅香神剑’辛大侠强些还是‘武林之秀’强些?”

胡子汉道:“你是说‘武林之秀’孙倚重么?”

矮子点了点头道:“不是他是谁。”

胡子汉道:“这两位大侠都是一般年青,也都有一身了不起的功夫,据我看辛大侠虽然厉害,恐怕还是孙大侠强些儿。”

那胖子老气横秋地道:“何以见得?”

胡子汉道:“我说一个人你就知道了,那此君金老爷子的高徒天魔金欹你们总晓得了吧,他那手功夫真是尽得此君之传,可是半年前曾被孙倚重大侠一掌震退哩,你想想这份功夫怎么样?”

矮子点了点头道:“对也罢不对也罢,咱们还是喝酒的是。”

几个哈哈一笑,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辛捷听他们说什么“武林之秀”孙倚重,心中一怔道:“怎么出了这样一个青年高手我都不知道?呵,对了,一定是我在小戢岛的那一段时间他才扬起来的,嗯,能把金欹一掌震退,那功夫着实了得。”

想到金欹,他立刻想到那张被毁容了的丑脸,抱着吴凌风大哥一起滚落悬崖,他不禁长叹一声,难道金欹也像他师父金一鹏一样的发疯了吗?

辛捷听那几个镍局的汉子酒酣之余,开始言不及义起来,他皱了皱眉头,付帐出店。

一走出酒店,他心中有一点慌乱的感觉,他定了定神暗道:“先找崆峒要回宝剑再说。”

离开集庆城,已是黄昏的时候了。

西天红云如火,霞光四射,辛捷在官道上缓缓行着,他心想:“与其晚上在客栈里投宿,倒不如乘夜里施展轻功赶一程。”

忽然,他眼角瞥见一物,一只鸽子从头上飞过,他仔细一瞧,只见鸽腿上方又绑着一段红带儿,在夕阳下红得异常夺目。

辛捷心中不禁一动,难道仍是上次碰到的那只鸽子?

这时辛捷身后树叶忽然一阵微响,辛捷身子有如一阵旋风般转了过来,却没有看见什么。

但是辛捷从经验中判断那微响必是一个人所弄出的,辛捷装着自言自语道:“我真是疑神疑鬼,树叶动一下也大惊小怪。”

装着继续赶路,他原以为那树上有人的话,必会跟着他,那知他走了十余丈远突然一转,背面仍是没有人。

辛捷一赌气,展开轻身功夫,身躯有如脱弦之箭,霎时已去了数十丈。

这下辛捷可发觉背后着实是有人跟踪的了,而且那人轻功竟也十分了得,似乎若即若离地跟在辛捷后面。

辛捷暗中冷笑,脚下渐渐加劲,速度也随着增快,那知跑了数十丈,那人仍旧在相当距离外紧跟着。

辛捷不禁有点不忿,猛提一口真气,脚尖微点,身形飘落七八丈外,敢情他已施出了“暗香掠影”的绝顶轻功。

鞍迪懵佑啊蹦耸瞧呙钌窬那峁迹两荽耸焙蔚裙αΓ┙隼凑娉频蒙霞踩绫祭祝苯裎淞秩耸磕芗暗蒙系模蛑笔橇攘任藜浮

哪里知道当辛捷用足了十成脚程,人家还是没有被拉下来。辛捷心中一动,突然足尖用力一蹬,身子已至七八丈以外,双足刚一触,立刻打了一个转儿,反过身来。

后面跟踪的人不虞正在比赛脚程之际,辛捷还会反过身来,不由一愕,身躯却一时煞不住,向前飘了一段才停下身来,呆在当地。

辛捷见对方收不住势,但一飘却超过五丈,这等轻身工夫,实在不在自己之下,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而呼道:“阁下可是号称‘武林之秀’?”

那来人年约二十七、八,眉清目秀,相貌甚是滑稽可亲。见辛捷如此一问,呐呐道:“这不过只是江湖上抬举在下所送的号头,在下那里敢当,在下姓孙,草字倚重。”

辛捷微微点头道:“孙大侠一路跟随,可有什么见教?”

孙倚重呆了一呆,一时答不出活来,半晌才道:“若是小可眼光不差,阁下可是‘梅香神剑’辛捷——”

辛捷点首作答,孙倚重顿一顿才道:“小可跟随尊驾,是想讨教——”

辛捷自失梅香剑以来,心情便不太愉快,而且加上一种好胜的心理,听见孙倚重口气好像有点不把自己放入眼内,心中微怒,冷然道:“原来尊驾步步紧迫乃为的是讨教一二,这个在下倒也有此意——

孙倚重不料二三句便说僵要动手,也不便再解释,怔在旁,倒是辛捷最后一句话,暗示好像要和他争胜,激发他的豪性,微微跨前一步,道:“辛兄即是如此,小弟献丑了!”

说着缓缓抽出背上长剑。

辛捷冷然不语,见对方己抽出佩剑,不再怠慢,只见他右手一抬,虹光起处,长剑已跳入手中。单看他拔剑的动作,便有一派宗师之风!

这柄剑乃是他梅香剑失落后随手买的,这时长剑到手,豪气益发,随手一振——辛捷自出道以来,大小战斗已不下半百,尤其是最近一连数次都是和一些功夫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拼斗,对于拼斗已有了相当的经验。

目前面对的乃是声名鼎盛的“武林之秀”孙倚重,不敢丝毫大意,微微拈起长衫,以便打斗对比较俐落一点!他抽剑,打整衫一气呵成,再加上极自然的一振手中长剑,自然发出“嗡”的一声,这一切对他已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心中暗笑,下意识的还想用左手去弹动剑身,使剑身跳动成七朵梅花,当然,这个动作在不久以前——那时他还是七妙神君的身份出现时,是十分熟悉的。

蓦然,他忽然感到股剑风袭面,耳过听到孙倚重的声音道:“注意了!”辛捷脚步一滑,同时间长剑一挥。

孙倚重一招走空,不等招用老,反手一削,又是一招二式攻了过来。辛捷被人家抢了先机,只好先行固守,然后待机而动,以便夺回主势。

孙倚重一连几剑完全落空,不是被辛捷架回,便是避开。但见二支剑连连闪动,二个武林后起之秀互相拼斗,一时不分上下,甚是激烈。

辛捷凝神接了几剑,却始终找不着对方破绽,但却发觉对方乃是正宗少林嫡传的“达摩神剑”,心中微惊,守得更紧。

也有好几次,辛捷想用内力去硬封对方剑子,以争回主动,这个念头出于他以为他的内力修为必应较孙倚重为深,但他凝神注意那孙倚重每一剑劈出,则隐带风雷之声,这表示对方的内力造诣也已达上上之选了!

辛捷猛然想起那失落的梅香剑,心中焦急,不愿再耽搁下去,奋力削出一剑,但见剑影有如春蚕吐丝,扑涌而上,而且剑式中真力溢注,威力甚是强大。

孙倚重一时封架不住,手上招式一缓,已经给予辛捷最佳良机辛捷打算速战速决,不再拖滞,吼道:“且接我这招!”

同时间手中长剑突然使出不久前在神霆塔顶挫败勾漏一怪的“大衍神剑”来,当然,这一式是起手式:“方生不息”。

孙倚重一惊,好不容易才封住,辛捷已是奇招迭出。

拔淞种恪彼镆兄孛腿缓笸税氩剑芸两莸摹按笱苌窠!敝械牡谒氖剑骸拔锘恍且啤保呱溃骸扒易。 

辛捷一怔,用力收回再攻之势,那孙倚重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却迟迟不开口。

辛捷正奇怪间,孙倚重忽道:“打扰!咱们后会有期!”

孙倚重已腾空而起,不消片刻,便落在十数丈外。

辛捷怔在一旁,他可真不明白孙倚重这是什么意思,其实他哪里知道孙倚重此行的使命是如何的重大,几乎要影响整个武林的前途哩,这是后话不提。

辛捷不解的摇了摇首,自语道:“管他的!还是赶路要紧!”

心念一动,不再呆立,背上佩剑,飞也似的走去。

平白又被耽搁了将近一个时辰,只好放腿猛赶,好在顺路道儿笔直下去,便是崆峒山区。

又是一只绑着红缎带的鸽子飞了过去,辛捷再也忍不住,扬拳遥遥击去,“噗”地将鸽子打了下来,他取下红带一看,只见上面绘着两个骷骼,他不禁大吃一惊道:

昂L焖罚 

敢情这正是海天双煞的记号,他心道:“不知双煞召集伙伴又要干什么坏事?”

蓦然,通过人影又是一闪,有一个和尚打扮的人站在道路中间,高声叫道:

袄凑呖墒切两菪链笙缆穑俊

辛捷不料在如此荒区,竟还有出家人找自己,心中大奇,身躯一挫,定下身来,点首作答。

那和尚十分年青,年约卅左右。

只见他手上已握了一柄长剑,施了一礼道:“望辛施主多多指正——”

说着长剑已是分心刺到。

辛捷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糊里糊涂又有出家人找自己讨教,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因自己是新近成名的高手才来领教的,也懒得和他计较,右手一带,“呛哪”长剑出鞘。挥动之间,一招"闲云潭影",仍然用大衍十式出击。

那年青和尚功夫也甚是高明,连挑带削,把辛捷这招封出门外。

辛捷也不由一惊,敢情这和尚的剑路完全和刚才和自己交手的“武林之秀”孙倚重一样,都是正宗少林寺嫡传的“达摩剑术”!

那年青和尚对辛捷招式十分留神,简直可以说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辛捷的一招一式,辛捷心念一动,突然改变招式,变“大衍神剑”为“虬枝剑法”,刷刷刷刷一连四五招攻出。

那年青和尚先是凝神注视两招,接着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蓦地收剑道:

霸萃# 

辛捷见对手又是不要打了,好在自己正有事在身,反倒希望他快点停手,自己好赶路。

那年青和尚认真地沉思了好一会,才释然道:“对了!是了!”

转目瞥见辛捷还站在身旁,不由露出尴尬之色,支吾了一下,蓦然转身飞奔而去。

辛捷哈哈长笑,心中虽是不解,但总模糊知道少林寺必是很注意这“大衍十式”,这倒是甚不平凡的事呢。

心中一静,自然又想到那失落的“梅香剑”,心中焦急如焚,不敢多停一分钟,再行赶路。

山道越来越崎岖,也越来越荒僻。

天色渐渐黑暗了,黄昏已然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月儿已出来高高挂在空中。

辛捷一心一意在于那“梅香剑”,步法虽是从容不迫,但每一腾挪,便在四五丈以外,在银色的月光下,好像一条淡淡的黄线,在地面上飞快的移动着。

前面就是一个不高也不矮的山坡,辛捷猛提一口真气,决定一口气奔上山坡顶处。

但闻衣袂飘飘,带起阵阵风声,辛捷已一闪而过……

月明星稀,万赖无声——

山坡斜斜的,人影被月光照映在地上,本来是修长的影子,也由于坡斜而缩短了一截——

太迅速的原故,短短的影儿随着那飞奔的身体,好像在地面上划着一条黑线似的。

怀着十分焦急的心情,辛捷正以全速疾奔着,满心思念着唯一可以抵挡那无坚不摧的“倚虹”神剑的“梅香剑”;曼妙的身法,乍看过去好像足不点地,身体有若弹丸般在空中飞快掠过,却丝毫不带风声,仅仅那衣袂微微带着扬起来而已!

山坡上静悄悄的,偶而一两丛树木交杂生在山坡旁边,婆裟的影儿几乎要遮着整个山坡——

蓦地里那树叶款款摇动了一下,一种直觉和一种经验使辛捷升起一个不祥的念头,尽管他心中还充满着焦急,但身体仍然不由一挫。

等到他醒觉自己急停的原因而搜索那丛树木的时候,却发现树中不过空空的一片,分明是夜风微拂的原故。

辛捷哑然失笑,行动有如急箭,连点数点,已恢复了最高速度,步履仍是那么安祥,身形仍是那样曼妙!

这个山坡并不算高,但却是杂树丛生,虽然是冬季,但由于南方较为温和,是以树木并没有枯萎。

前面便是山坡顶端,辛捷猛提真力,一口气奔到山顶,蓦地里他感觉到气氛有点儿不寻常,那交错的树木好像多了一点,因为有刚才树叶无风自动的事情,辛捷的警觉提高不少,定神看去,那些树木分明是从他处移种过来的——

辛捷虽然游荡江湖仅仅一年有余,但所经历的多半是顶尖儿的玩意,耳闻目睹也有了不少经验,像这种比较稀见的“瞒天过海”手法,辛捷却能在细察之下,轻易发觉,实在不易——

正醒悟间,脚步一挫,不由往左侧踏了一步。

意外的是踏了一个空,辛捷刚刚醒悟自己是落入陷阱的时候,身子已猛往下落!

辛捷自然的一踢,在迫不急待之间,硬生生升起半尺。

双腿连环踢出,仰天斜掠出了陷阱,但也仅离地面半尺而已。“嘿”!辛捷刚才吟出一声,蓦地身体又是一个跄踉,敢情是被那第二道机关——“绊索”绊了一下。

盎纳胶谝梗恢趺椿嵊腥绱朔杓瞥稣庋嗟幕ɡ窗邓阕约海俊闭飧瞿钔啡缟恋绨懵庸两菪奶铮谂ξ茸∩碜樱鹑衅瓶丈鸫Γ腥艘殉嘶⒊霭灯鳌

辛捷辨别风声,已知发暗器者内力特强,正待跃起躲避,只闻“哄”的二声,肩头和大腿上已各中了二枝暗器,原来那暗器直到距他三尺之地才让他听出声音,是以连辛捷这等身手竟着了大道儿。

辛捷自出道以来,尚未如此栽过,竟在尚未看见对手影儿的时刻里,便吃了暗亏。

二枚暗器使辛捷宛如刀割般刺病了一下,怒火上膺,闪目一瞥,却不见一个人影儿。

暗邪滴颐鳌保两菪闹芯股鹨恢执游从械慕粽牛恢植幌榈脑じ辛肿潘嬗小八拿娉琛钡拇沉恕

疤印保∫桓瞿钔范溉簧凉两莸哪约省

他可以感觉出所中的暗器虽然没有毒,却打得很深很深。而对手的手法,又异乎寻常的好。暗器带起的风声竟能在进入三尺以内才能察觉,这种手法,江湖上可能是极少可见的了。

辛捷强忍着背上的疼痛,足上用力,身子突然一掠,直向左侧林中窜去。他并非愚蠢之人,明知敌人必是四用密布,但仍冒险一试——

果然不出所料,那密林中回过去的是迎头而击的一把暗器。

幸好是有了准备,辛捷在空中一仰,身子竟在电光火石间水平倒射而出,方向却是和刚才直奔的正反面,这种身法也只有绝传的“诘摩步法”才能够作得到的!

那把暗器来得好快,辛捷的身子和地面已成平行,饶是这样的角度,仍让一头暗器在鞋底上划了一下。

辛捷这个方法纯粹是试探的,身子刚才窜向右方,林中蓦地一声断喝,一股掌力急奔而至。

辛捷挥动双臂,猛觉一阵刺痛,肩胛上的那粒暗器竟使得他左手有如虚设。

他奋力一掌回敬过去,但威力却像是减弱了一二分。

二股狂飚一触,辛捷顿感不支。

有如一支棍子打下来一样,辛捷被别人的掌力打了一个转儿,“砰”的一声跌在地下。

辛捷早在提掌回敬之时已知自己非退不可,但唯一可以安慰的便是自己急迫间一挥之下,竟也把对手打了一个跟斗——这是由于林中一阵暴响和呻吟而知的!

试探的结果知道了,那就是——

敌人竟在这荒山上设下了十面埋伏!

而且,还像是非要取得自己性命才甘心!

两葜捞优苁蔷豢赡芰耍丝谟性嚼丛酵吹那魇疲

正在没有应付之策,蓦地里——

树叶儿簇簇一阵乱晃,出现了七八个人影。

月光下,照得分分明明,为首的人,竟然是辛捷不共戴天的仇人“海天双煞”焦氏兄弟。

自从辛捷下山以来,已经两次逢着“关中九豪”的头子“海天双煞”,尤其是在龟山一役,辛捷曾被对方打下万丈深崖,见面之下,自是分外眼红。

焦氏兄弟脸上表情漠然不惊,敢情他们早已导知那“梅山民”并没有被击毙崖下的消息了。

辛捷心中既怒且惊,闪目望去,那一堆人影中有好些熟人,

看样子正是东山再乍的关中九豪。

九豪的工夫,辛捷多半领教过,假如是对方以一对一,甚至以二敌一,辛捷都可以稳持不败,但是现在对方是九个人,而且自己又在尚未交手前便受了重创,又一阵不祥的阴影闪过辛捷的心田。

焦氏兄弟一瞬不转的注视着辛捷。

好一会焦化才自言自语道:“长得好像!差不多是一模一样呢。”

微微一顿,接着阴森森地道:“你可明白我们是什么意思?”

辛捷默然不语,他是绝顶聪明的人,已经醒悟——

原来当日在龟山绝顶,辛捷临被打下山顶时,曾被揭去面幕,双煞在急切间,也不能辨认,但总依稀觉得有点眼熟。事后辛捷击败勾漏一怪翁正,名声大振,双煞自然也听到,由于辛捷是姓“辛”,提醒双煞这孩子酷似从前的伙伴“辛九鹏”,双煞详细分析之下,已知当年这孩子竟没有从牯牛上跌死。

双煞的心肠原本毒辣,决心铲尽后根,是以设下十面埋伏,等候辛九鹏的后代来临。

辛捷思考再三,强忍下数次准备拼命的冲动,自知今日必定有死无生。心中一横,高声道:“海天双煞,你们既明白,嘿,还不纳命!”

说到最后,声音已微颤抖,想是愤怒已极!

扒亨ァ币簧两菀寻雅褰3衷谑种校屯芬黄常患种谐そK淙辉谠鹿庵律辽劣泄猓丛恫患澳恰懊废惚!保

想起那梅香剑,心中不觉一阵茫然,忖道:“这一场是死多生少,梅香剑是永远再见不到的啦!”

他恼恨的一哼,龙吟般一声长啸,顿觉豪气干云,存下了破斧沉舟的决心,也暂时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他冷冷道:“啊,一共是七个人,姓焦灼,九豪还有的人哩?”

焦化长笑一笑道:“咱们七个人还不够要你的命么?”

他果然阴毒无比,丝豪不被辛捷所扣。

辛捷朗朗一笑道:

吧习桑 毙闹腥瓷凉桓瞿钔罚獾溃骸笆橇耍欢ㄊ悄侵桓胱樱际撬酚美凑偌榈模晃掖蛳拢皇巧倭艘桓鱿潞恼疲恢褂幸桓瞿兀俊

心念才动,那山左双豪中的林少皋不声不响,已是逼身攻来。辛捷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那容林少皋迫近,手中兵刃破空之声斗盛,竟似全力而为——

辛捷腿上不便,幸好是左肩受伤,于是他右手长剑一挥,一声不响地疾刺而出,林少皋虽然先动,却仍抢不了先机,他怒吼一声,斜跨半步

辛捷铁腕一挫,长剑一卷而出,剑尖连闪,分刺对方五人。

焦氏兄弟见他剑法精奇,双双猱身而上,其他几个也都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个个都曾身经百战,一见双煞动作,立刻各自占据住最有利的位置,更不出声,一齐抖出兵器,合围而上——

显然的,他们是非置辛捷于死地不可了。

新关中九豪的兵力比之旧九豪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竟齐以兵器合攻一个敌人,这不能说不是武林“壮举”了吧。何况,对手只是一个年仅二十的青年呢。

辛捷早就不存生望,竟然毫无畏意,长剑一挽,一动招就是平凡上人的绝世剑法——大衍十式。

众多的兵器齐挥发出的破空之声鸣然作响,这对辛捷来说,不仅是感到敌人的功力的深厚,而且更是一种惨厉的心理威胁。

但是,忽然嘶的一声尖锐的响起,辛捷剑尖上发出的剑气竟将所有的破空之声压了下去,他手上的长剑极快地在前后划出一道光亮的弧度,铮然而出,仍是大衍十式的首招——“方生不息”。

九豪多半见过这一招,差不多每个人都回去苦思过对这招的破法,虽然没有想出什么妙招,但各自都想到防守之策,这时见辛捷这招施展出来,一时各人都施展了自己的心得——

然而,平凡上人何等人物,这方生不息乃是大衍十式中最具威力的一招,变化细微繁多,强如辛捷此时也未见得能百分之百地领悟,又岂是他们几人所能解破?只听嘶嘶剑气声一高一低,惊叫声起,千手剑客陆方肩上已中了一剑,而长天一碧白风的衣袖也被三尺青锋削去尺许。

辛捷暗道一声可惜,若是腿上不伤,此时乘胜追击,至少能收拾其中一人。

呼呼两股凌厉无比的掌风袭向体后,辛捷不用看就知必是海天双煞,他身子都不转,反手就是一剑,剑式似慢实快,飘忽不定,正是大衍十式中的“物换星移”。

焦氏兄弟功力再深,碰到这等奇绝天下的剑式也是一窒,辛捷变招迅速,“物换星移”才发出一半,剑光倒卷又攻向左面的林少皋,剑托一扬,却封去左面摘星手司空宗的偷袭。

寒天一碧白风大喝一声,单掌劈出,海天双煞也乘机配合攻出一掌,三股绝强的掌力逼得辛捷跑跟退了两步。

林少皋和陆方兵刃双挥乘机而进,辛捷冷哼了一声,剑走偏锋,竟是虬枝剑法中的绝招“冷梅拂面”——

袄涿贩髅妗庇制嬗挚欤两莞呛敛涣羟椋纸?吐椒姐档靡汇担F炎云说剑偶洌蔽判两萦质抢浜咭簧そH捶煽斓氖栈亍

原来海天双煞雄厚的掌力又逼得辛捷放弃绝好机会,收招自保——

但是只缓得一缓,辛捷的大衍十式又已施开,剑式绵绵而出,任九豪猛攻,一时却还挡得住——

但是辛捷渐渐感到剑上的压力愈来愈重,他嘶嘶的剑气也愈来愈弱,虽然弱,但他还得拼力将真力贯注,因为只要剑气一过,虽然他会感到较为轻松,但是敌人立刻会欺身近到肉搏的地步——

辛捷感到伤口也愈来愈痛了,他拼力斜劈出两剑,他心道:“这样地下去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我索性拼命干他一个算一个——”

心念既决,他长笑一声,心中反而坦然,他暗中祝祷:“爸妈,佑孩儿杀仇!”

长剑挥出全是虬枝剑式中的进手招式,而且专找海天双煞下手——

他这种拼命打法,招式又诡奇无比,关中九豪竟然阵势一乱,一个念头如闪电般穿过他的脑海——

疤樱 

他“冷梅拂面”、“梅花三弄”一齐攻向海天双煞,身体却陡然后退,强忍着腿上疼痛,扭身跃起数丈。

按颍 本藕乐械男率帧耙醴缟耧凇弊笾偻妒执虺鲆话寻灯鳌

辛捷在空中没有听到丝毫破风之声,心料必是九豪摆的空城计,但突然一个念头闪上心田:

胺讲盼抑邪灯饕彩浅醪患缟钦獍灯饔幸斐VΑ

刷的一声,辛捷慌忙地让向地上,果然,一把暗器飞空而去。

原来这“阴风神镖”左仲望的暗器功夫有一桩特别之处,他发出的暗器利用特殊手法能够令暗器不带破风之声,直到距敌三民以内却陡然加速,敌人发觉想逃时,已自不及,辛捷第一次就着了他的道儿才受伤的。

辛捷虽然拼命滚地躲过了暗器,但是伤口却被触撞得痛不堪忍,他咬紧牙刚站起身,砰的一声,背上已中了焦化一掌,他只觉眼前一阵发黑,喉头一阵发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他猛然吸进一气,双脚一挺,竟然挣扎着站立起来,他运气强压住翻腾的血气,真气贯注剑身,滋地一声,剑气跃然而出,右手一挽,剑光点点弹出,忽地一剑疾刺而出,半招“寒梅吐蕊”尚末施完一变而为“梅吐奇香”,剑气似乎封他的寻常长剑增了几分威力,擦的一声,金锤神剑林少皋的剑托被他削去,手背上也划出殷红的一道口子——

林少皋尚没有来得及退后,辛捷的剑锋已挟着一缕寒光指向焦氏兄弟——

摘星手司空宗及阴风神镖左仲望双双侧击,那知辛捷全然不顾,剑招斗变“乍惊梅风”笔直刺向焦化——

焦化见辛捷这等不要命的打法,不禁微微一呆,辛捷剑式何等速捷,剑光暴长,宛如手臂突然加长一节一般,波的一下,焦化怪叫一声,左肩已被刺穿一孔。

然而左仲望的长剑也在辛捷左胸留下一道寸深的口子,辛捷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鲜红的血从伤口涌涌而出,在他的衣襟前留下长长的一道,他像一丝感觉也没有,漠然地,飞快地挥动着长剑,剑式比原先更加凌厉几分,着着存着两败俱伤的决心——

拼斗愈来愈惨烈,血光纷飞中,辛捷渐渐脱力愈战愈退,渐渐退上了山坡顶——

月光檬檬,夜色凄然,凉风吹着,虽不像刺骨一般,却也甚是难熬,淡淡的清辉照着大地,但此时此际却丝毫没有和平温柔的感觉,相反的,竟令人有肃杀的紧张——

坡顶上,八条人影跳动着,如风般动作再加上时肘尖锐的嘶嘶之声,更增加几分惨烈的气氛。

砰然一声,辛捷背上又中了一招,勉强压制的内伤再也控制不住,他晃了两晃,众人以为他必然倒下,那知他晃得两晃,哇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迎面千手剑客陆方首当其冲,被鲜血喷了一头,正伸手抹抓,惨叫声起,已被辛捷当胸一剑贯入——

辛捷长笑一声,但声音却沙哑而无响,他歪歪斜斜挥剑而上,动作却疾快如风——

任关中九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见了辛捷这模样,也自倒抽一口凉气,更加九豪围攻辛捷一人,心中本就有些惴然,因此都是一愕。

辛捷的长剑却乘着这一愕之间连演绝学,刷地一剑从出人意外的位置刺向焦化、焦劳,焦氏兄弟被逼得跃身后退,辛捷却瞧都不瞧反手一剑刺中背后的摘星手司空宗,司空宗狂叫一声,倒在血泊中!

辛捷闭住一口气,旋风似地转身扬剑,焦劳狂喝一声,双掌拼全力猛发一掌,长天一碧白风也同时加上一掌,辛捷凝神引剑一带,打算化开来势,那知他真力已尽,敌人掌力只化去一半,立刻胸前有如锋击,耳中嗡一声,往后便倒——

林少皋飞身而下,那知辛捷蓦地一跃而起,左手持剑奋力上挪,剑一离手,旋风似的一回身,反手一掌拍向残焦劳——

林少皋全力扑下,正待一拳将辛捷打成肉饼,不料辛捷一剑脱手掷出,两下子都是全力而发,直吓得他手脚无措,惨号声起,长剑竟贯喉而过,他仍冲出丈余方落在地上!

天残焦劳见辛捷垂死挣扎,一掌无力地拍来,单掌微立,就打算化去来势,那知这掌乃是辛捷最后功力所聚,看似无力,其实内劲含蕴,拍的一声,焦劳怪叫一声,倒退丈余,掌骨竟险些被震断!

然而辛捷终于哄地倒下了——

可笑关中九豪七人围攻辛捷,竟然被击毙三人,其他几人也受了伤,虽然辛捷也倒在地上,但是这代价不能说不大吧!

海天双煞惊怒地互相看了一眼,龟山顶双战辛捷时,辛捷虽然功力高强,但仍是被两人逼下悬崖,数月不见,辛捷功力竟又增进了许多!

辛捷倒在地上,其实心中十分清醒,只是他的体力已无法支持他站起来,他贴在地上的耳朵听见清晰的脚步声,不知是焦劳还是焦化,反正是愈来愈近了……

他想:“如果我还有一丝力,我必挣扎着在天灵盖上猛击一掌,免得落入他们的手中——”然而,他连弯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

死,就要降临了。

他的头脑变得异常冷静,忽然那些熟悉的影子一一浮过脑海,父母的大仇,梅叔叔、侯二叔……一切都完了……

最后,他想到了吴凌风——那个使他感到天伦之乐的吴大哥,于是他又想到了那美丽的苏惠芷——

他想到苏姑娘朝夕倚窗,在滚滚黄尘中等候他们的归来

比凰嘈胖饕俏宋饬璺绲脑倒省撬窃卓诖鹩σ欢ㄒ厝ゼ幻妫卓诖鹩Φ陌。

他想到苏姑娘莹亮的泪珠从窗口滴落尘土……

拔獯蟾缢懒耍绻乙凰溃纫槐沧恿耍欢ɑ岬纫槐沧拥模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欲望冲上辛捷的心田,他用无法听见的声音说道:”

辛捷,你不能死,你活在世上既说不上忠,更说不上孝,这个‘信’字好歹要守啊,辛捷啊,你不能死!”

脚步更近了,那是天残焦劳!

蓦然——

辛捷像是全身触了电,呼地一声一跃而起,身体已如一支箭般射向坡下——

众人只见一条黑影在空中不借力地飞腾三次,就滚落入黑暗中。

众人惊于这种不可思议的神奇轻功,更惊于垂死的人竟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他们的经验只能找出一个理由:人死以前回光返照往往有惊人的力量产生,辛捷滚了下去,但必然立刻地死去的——不可否认,他们是有一些自我安慰的。

海天双煞飞快地追了下去,但是黑夜森森,不见辛捷的“尸首”——当然,他们仍是宁愿说辛捷滚下去必然死去了。

天残焦劳仍不服气,施展轻功在周围寻了一遍,却始终不见辛捷的“尸首”

这时坡顶上长天一碧白风忽叫道:“老大,下面有人来了——啊,这家伙好俊的轻功——”

焦劳闻言大吃一惊,心想若是让人把关虫九豪现在这副狼狈像看去的话,以后也不要想混下去了,赶紧对兄弟打个手势,跃上斜坡。

居高下望,只见一条人影正以全速赶了过来,那人轻功好生了得,一跃数丈而且丝毫不见急促,一派安详潇洒之态。

焦劳心道:“此人功夫极为了不起,样子却甚陌生,此时深夜赶来,多半是敌不是友——”

他回头看了看地上的死尸以及伙伴伤疲之态,略为沉吟,沉声道:“走!”

山坡下,经过一片荆丛乱石,直达一条小河旁,沿坡虽然怪石参差,荆棘遍地,但是河畔却是凄凄芳草,虽然是寒冬,但却不见枯黄,这证明了野尘草的强悍抵抗力。

河畔,躺着一个身躯,他满身衣衫挂得破碎不堪,鼻上也全是伤痕,敢情是从那些荆棘中滚下来的吧。

他,一动也不动,怕是——

不,他没有死,他是辛捷,他有超人的生命力,他的精神意志常支持着他做到常人无法做到的事——

不过,他虽还有一丝气息,但是那是何等微弱,失血过多,加上严重的内伤,他虽没有断气,但是已渐渐步向死亡了。

此刻,他的神智清晰得异乎寻常——也许是由于肉体完全麻木的原故吧。

他不想父母,也不想梅叔叔,更不想其他,他脑海中全是刚才那场惨烈的拼斗,每一招每一式他都能清楚地记得。

他的思想恢复了敏捷,也许比平时还要敏捷一些,那些凶狠的招式一一浮过心圈,忽然他想起大衍十式中那些熟悉的式子,他的心头一震,许多奇妙的地方此刻他突然领悟了,也许凶狠地拼斗后加以潜心的思索和回忆,帮助他启开了无数神妙之门,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因为那些神奇的变化和新发现占据了他全部嗜武的脑子。

不知过了多久,他默默自语:“若是早一些想到这些,此刻局面也许要不同了——啊,这大衍十式真是妙极——”

显然,他又多悟到了许多这天下第一奇人毕生绝学中精奥之处,换句话说,他的剑术又更精进了——

然而,这有什么用呢?除非他用“朝闻道,夕死可矣”来安慰自己……

不论怎样,他是渐渐地死,渐渐地枯萎了……

山坡上,海天双煞等离开后,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刷地一声,一条人影飞跃上来,那份轻灵潇洒比之方才离开的海天双煞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愕然地望着地上的尸体,他手中握着一段红色的缎带,那是他从一只鸽子上取下来的——这也是九豪只到七豪的原因了。

他转过身来,月光照在他脸上,明亮的阵子闪出智慧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代表着正直而坚毅,那俊美元比的面庞在淡淡月光下更加显得秀逸不群。

他,竟是跌落泰山日观峰下的吴凌风!

他不解地坐在一棵树下,望着地上的尸首,他想到这些日子来自己的经历,真是不免有两世为人之感,他轻轻长叹了一声,那叹声中除了茫然,还有一丝感激上苍的情意——

且说那天吴凌风与金欹互抱滚下悬崖,凌风自量必死,但在死之前,必须先杀死金欹,才能瞑目,于是他悄悄地松开了右手,猛然向金欹太阳穴砸去,那知金欹也与他一般心思,二拳在空中相击,这原是二人致命的一击,非同小可,凌风只感到气血翻腾,那只抱着金欹的左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右手更是疼痛欲裂,二人身体一分开,凌风觉得下坠之势更疾,向下一看,白茫茫的一片,不知到底有多深,他不顾疼痛,双手向崖壁乱抓,想攀抓到任何可借力的东西,甚至一根小草也好,突然,他觉得脚下踏实了,在这生死关头,他不加思索的借为向上一窜,略稳下落身子,再低头一看,顿时心中充满了侥幸与感激之情。原来,刚才他只注意崖壁上面有没有任何可借力的东西,根本没有在意到脚下情况,此时低头一看,只见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木,从石中横生出来,他在绝望中忽逢一线生机,精神大振,借着上窜下力,稳住下坠之势,轻飘飘的落在树干上,他明白自己是暂时得救了,心情一松,只觉得胸中气血上涌,喉头发甜,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他心中明白先前与金欹相击,震动内脏,刚才死里逃生,不但不及运功制止伤势恶化,反而妄用真力,无异火上加油,伤势定然加重,当他坠下悬崖时,原不存生念,但此刻既已得救,求生之念油然而生,他赶紧闭起双目,摒除杂思,一心一意运起内功来,但是一口真气却郁集胸中,始终提不上来,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灰心的叹了口气,右手的疼痛,也愈来愈增加。

雾气愈来愈浓,他感到天色也渐渐暗了,寒风呼呼,时而如虎啸龙吟,时而如郁妇夜泣,凌风施展千斤坠,稳稳的坐在树上,身子如黏在树枝上一样,随着树枝起伏摇摆,他的心情也像树枝一般起伏不定……儿时的情景清清楚楚的浮在眼前,那个桥下的流水,那路旁的小茅屋,屋旁四周柔软的小草,那儿正是他每天下午躺着休息,仰视飘渺白云的好地方,炊烟渐渐升起来,盘旋着,盘旋着,微风吹散了袅袅轻烟,小茅屋门开了,慢慢地现出了一张娇美的小脸,像苹果一样红的双颊,像小星一样亮的眼睛,一跳一跑的向他奔来,脑后的小辫子一晃一晃,脸上挂满了稚气的笑容。跑近了,他赶紧一跃而起,牵着那双温柔滑腻的小手,奔进小茅屋,温雅美丽的大娘,总是坐在桌旁对门口的椅子,微笑的望着他俩,桌上放着一两样热气腾腾的小菜肴。这两月来,他流荡江湖,不知吃了多少名菜,可是与大娘烧的菜一比,却都是索然无味……

夜深了,他身上感到一阵寒意,想到眼下身受重伤,陷于绝地,居然还有心思去想大娘烧的菜,不觉失笑,他正准备运功御寒,忽然嗅到一股清香,一时胸中受用无比,脑中也渐渐宁静。他用力嗅着,只觉得血气不再汹涌上冲,真气也渐渐通畅,他心中明白一定是那股香气的功用,但他因舍不得就此停嗅,所以并没立刻去找香气的来源,闭上了双眼,作起吐纳功夫,当真气豁然在全身游行一周后,胸中舒畅无比,右手伤痛也大为减低。他张开了眼睛,找寻香气是从何处发出,举目一看,大感惊奇,原来光秃秃的横生枝干,此时突然生出两片翠绿小叶,小叶中间夹着一粒朱红果实,风向他坐的方向吹来,香气愈来愈浓,那粒果实也愈来愈红,凌风正想这必是灵药异果,当下攀着树,向枝前移动,他生怕树干尖端太细,吃力不住,移到距果实五六尺远,不敢再向前进,松开右手,左手抓着树干,向前一荡,右手正好抓住果子,摘了下来,此时树枝受力一振,已是摇摇欲折,凌风屏神凝气,又慢慢回到主干,看看手中的果实,红得十分可爱,还在继续长大,凌风心中很奇怪,凝目注视,过了一会,果儿不再长大,忽然破裂,一股果浆喷了出来,凌风急忙张口吸接,入口但觉清例绝伦,再看手中果子,己经只剩下一层薄皮,可是仍然香郁非常。他舍不得丢掉,正在想装在什么地方比较好,无意之间在口袋中摸索到小小的玉瓶,突然一个念头涌了上来,顿时使他呆若木鸡,心中感到一阵冰凉,一种绝望的情绪,充满了他的心房,一时间,他脑中像一块白纸一般,什么都不想,过了一会,千思万想一齐在脑海中浮起……

他清晰的记得,那年,他九岁那年的夏天,一个炎热的中午,他与一群小朋友,一道在小溪中玩水,他一向胆子就很大,率领着那群孩子游向上流。他们从小就在溪中嬉水,所以水性都不错,大伙儿愈游愈远,忽然,一条金色小鱼,跳出水面,他赶紧向前一冲,想要接住,可是慢了一步,小鱼又入水中。他心中不舍,立刻潜下水面,看见小鱼就在前面不远,他闭住气,悄悄地伸手一抓,那知那金色小鱼,侧身一闪,不但不逃,反而迎上来便是一口。他心想给这种小鱼咬一口也没

什么要紧,当时只感到手指尖上一阵麻,那条明明己经被抓紧

的小鱼,又从他手中溜走,他秉性坚毅,锲而不舍,准备浮出水面换一口气,再潜上去抓,当他露出水面时,他立刻发现,整个右掌都变成黑色,一条右臂全部麻木。他知道一定是方才那尾小金鱼身上有剧毒,当时急忙上岸,也不及告诉同伴,飞奔回家,跑到半路,头愈来愈昏,他咬着牙,拼命支持,当他跑到离家门五六步的地方,被小石一拌,再也支持不住,大喊一声便昏倒了。

他昏了又醒,醒了又昏,神志始终不清,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清醒过来。他睁起无神的眼睛,看见大娘和阿兰两双红肿而疲倦的眼睛正注视着他,还有那位朱夫子——私塾里的佟哄先生,脸色凝重的沉思着。

八贝铀砉芾锿鲁鲆桓鲎郑肷砦抟凰苛ζV患竽锇⒗贾旆蜃恿成隙枷殖隽诵θ荩⒗寄撬笱弁蝗恢涿髁疗鹄矗幼潘抗庵谐渎税⒆陨恕K闹幸徽竺曰螅φ隹林氐难燮ぃ材醋潘:鋈唬⒗剂成蟊洌┑勾才裕闹幸患保阌只枇斯ァ

他一天天的好起来,他知道阿兰也病倒了,朱夫子每隔一天便来看他们一次,每次朱夫子从阿兰床旁探过脉后,脸色都很沉重,大娘也终日忧伤愁苦,他心中明白一定是阿兰病势愈来愈重,但自己全身如脱节一般,一动都动不了。他屡次问大娘阿兰的病况,大娘都安慰他,告诉他不要紧。有一天,他半夜醒来,听到大娘与朱夫子在轻声谈话,他本想翻过去再睡,忽然他听到朱夫子他们在谈阿兰的病势,他立刻凝神偷听。

拔仪瓢⒗颊夂⒆佣喟胧侵辛私鹕叨荆撬趺椿嶂卸荆故橇钊四呀狻!敝旆蜃铀档馈

大娘接口道:“如果真是中了蛇毒,难道除“血果”外,别无他法医治吗?”

朱夫子道:“这蛇原是天下三毒之一,中毒者,不出八时辰,全身时痛时痒,难过非常,任你定力多强,最后也忍耐不住,自求了结。而且最厉害的是此毒非旷世难逢的‘血果’将其毒性托住,泻出体外,其他任何仙丹也难奏效。”

大娘硬咽说道:“你瞧阿兰还有救吗?”

朱夫子长叹一声道:“那日我那小半瓶血果汁,全给凌风服下,也是见他毒势沉重,一时心慌意乱,其实这种灵药专克天下各种蛇毒,只消数滴,便已足够,我瞧那日阿兰可能是一时情急,用口去吸凌风手指上的伤口,后来自己知道中毒,但强忍着,她怕血果汁不够,如果我们发觉她中毒,分一半给她服用,也许会耽误了凌风的病势,唉!这孩子对凌风一往情深,竟舍命救他。

我现在用药将她毒势逼住,并使她昏睡,以免受各种痛苦,等明儿全身毒气都集中在一起,我再用针炙刺穴,将毒从七窍逼出,好在她中毒不太深,也许有几分希望。只是……只是一双眼睛恐怕不保了。”

大娘低头抽泣着……

十多年了,那夜朱夫子与大娘的对话,凌风还是一字末忘。长日凝思,深宵梦回,他没有一刻不在盘算着如何找寻血果使阿兰复明。

如今自己坐的这棵树不正就跟朱夫子所说血果树一样吗?

可是,那百年一结的血果呢?

他自惭自责,怒天怪神,口中喃喃咒道:“吴凌风,吴凌风,你这自私的东西,为了救自己的内伤,竟忘记了这十年来刻心铭骨的大事,你这卑鄙怕死的家伙,你这忘恩负义的混蛋!”他愈骂愈是伤心,不由放声痛哭,哭了一阵,悲愤之情稍减,想道:“老天爷为什么那么不公平呢?我自幼父母双亡,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待我如子的大娘,可是我却累得她独生爱女双目失明,我日夜费心寻求血果,可是,却这样的被我糟塌,难道我命运是这么不祥,凡是待我好的人都要遭到灾难吗?”

爸旆蜃铀滴腋盖滓簧桃迨璨疲邢莱椋墒堑酵防矗廊徊幻饷セ纳剑俏薮妫饽训朗撬健斓牢耷

,常与善人’吗?”

拔夷盖住竽镒钆宸娜耍潜狈阶钣忻牟排⒏琛⒏场⑵濉⑶佟⑹椤⒒⑴臁⑴氲鳎抟徊痪熳拭艚菔歉鞘赖奶觳牛墒撬谏挛抑螅闱那睦肟飧鍪澜纾训朗郎嫌辛樾缘亩鞅阌怀ぞ寐穑俊

爸旆蜃釉谖也『煤螅透嫠呶疑硎溃忧按竽锲宜蹈改阜⒃冈谔┥浇鸸馑轮锌嘈薅辏乙恢毙乓晕妫坏┨街旆蜃铀滴腋盖酌ゴ跬街邓悖媸侨缋缀涠ィ铱释旁俟改辏憧煽醇枨装拿嫒荩墒俏业南M鬯榱耍娴氖歉闯鸬呐稹V旆蜃邮堑氖π郑嬷某鹑耸撬痪×涛椅湟眨W蕴咎熳侍睿б詹痪值⑽笪业那巴荆唤涛冶久呕竟Ψ颍墒谴竽镉幸惶焱蝗荒贸隽艘槐静嶙樱桓旆蜃印K豢粗拢笪妫憬涛艺兆攀樯纤慈チ罚约涸谂灾傅悖的鞘俏腋盖住侨π值苤形湟兆罡咔康模簧溲У慕峋В胰找沽饭Γ潦槔创蚍⑽业娜兆印!

拔疑踔敛桓铱窗⒗家谎郏歉笔ス饣缘男隳浚淙灰谰墒悄敲疵览觯欢谒竺嫒词怯篮愕暮诎担曳⑹模灰⒗寄芨疵鳎乙磺卸伎梢晕磺卸伎梢耘灼踔潦俏业娜妊业耐仿!

鞍⒗加溆氯崃耍辉俸臀叶菲皇俏潞偷乜嘉遥拔也灰耸鹿⒐⒂诨常醋苡幸惶炜梢哉业搅橐宜渲M烀#墒且步ソグ残囊恍眯牧肺洹!

那天,当我告别师父,及大娘母女时,阿兰的眼中充满泪水,她勉强一笑道:‘大哥,你初入江湖,一切要小心,报父仇第一,血果找不到便算了。’

拔业笔蹦靠此皇鼻а酝蛴锊恢雍嗡灯稹!

鞍⒗迹抑溃闼淇床患遥墒悄阋欢ǜ芯醯玫侥愦蟾缢氚讶堪铀亲颈垦酃庵凶⒏恪!

鞍⒗际樟吮荩鹛鹨恍Φ溃骸美玻〈蟾缒闵下钒桑 

这一笑,如百花怒放,娇媚万状,柔情款款,我当时看得痴了,久久呆立不忍离去。”

鞍⒗迹“⒗迹∥曳⒕趿松募壑翟谟行┦焙颍不岜炔簧弦桓錾钋榈奈⑿αǎ 

澳阋宜溃夷训榔崴挡宦穑俊

笆Ω附桓乙幻队衿浚偃V觯热粽业窖⒖谭湃胗衿恐校慊嶙远骸!

拔姨崞鹆擞缕匙畔M掣鹤懦そ<靶∧遥晟焦剑晁嫠丛诿酱蟠肮钫┣Ф说慕校谎罢遥赋鹞幢ǖ茫以说慕崾读艘晃桓蔚ㄕ杖说男值堋两荨R桓鎏煺妫婪牛笄康暮⒆樱淙凰茸约褐恍×税胨辏墒侨春⒆悠煤芰ǎ 

昂貌蝗菀祝谔┥酱蠡嵘希醇顺鹑耍敲匚淞值某鹑耍疵ǔ穑墒牵强珊薜某蟀斯郑欠杩竦某蟀斯郑环智嗪煸戆妆ё盼乙黄鸸鱿滦隆:撸≌飧盟赖亩鳎衷谥慌乱咽欠凵硭楣橇税眨 

他思潮起伏,不知不觉天色已是大明,火轮般的太阳已爬上了山巅,山腰四周的浓雾慢慢被蒸散,金色刺目的阳光,穿过云雾,淡淡的洒布在凌风俊秀面孔上,只见他脸色时而凝重沉毅,时而激动痛苦,时而凄凉缠绵,时而幽然神往,最后他一跃而起,仰天一阵长啸,轻盈盈的立在树干上。

原来刚才他经过一场激烈的理智与感情的斗争,当他想到灵药已失,阿兰绝望的神情时,热血上涌,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直想涌身向下一跳,可是当他抬头一看,云雾渐渐消融,红日光芒万道,突然心中若有所悟,想道:“云雾虽浓,但是在太阳的光茫下总是会消散,我命途多难不也像满天乌云浓雾吗?可是我命运中的太阳是什么呢?啊,是了!那是要靠我自己奋斗,我自己努力,我自己挣扎的勇气,那就是我生命中的太阳啊!”

笆Ω赋K倒爬闯纱蠊α⒋笠嫡撸际恰洳豢啥沂苷庋坏愦煺郏怯炙愕昧耸裁茨兀俊

他天资敏悟绝伦,此时一经想通,再无疑义,他性子沉毅,一经决定,就是刀山枪林在前,也不会半途而废。

他凝神盘算了一下,自忖凭自己的功力,就算上面有攀附的东西,恐怕也难以猱身而上,目前只好想法跃上,他提起一口真气,觉得运用自如,又不放心的挥动右手,发觉疼痛全消,他微微笑了笑,心中明白这必定是血果的效用。

他想:“先仔细看看下面形势再说。”于是,施展倒挂金帘,整个身子向下,一双脚却牢牢挂在树上,下面的雾气被日光蒸融了不少,凌风一目了然,估计谷底离树根极大约七八十丈,自忖:“如果能找到五、六个落脚之处,就可以安全跳下。如果只有两三可借力处,也只好冒险跃下,身体只怕会震伤哩!”

他双目来回巡视,终于发现一块突出的小石,大小只容单脚,距离立身之处只怕有十几丈,他默默祷道:“老天保佑那块石头不要是浮石才好。”

他将全身劲力运于右手,他想运用金刚指,承担一部分下坠之力,他凝神聚气,纵身一跳,疾如流星,右手五指使力,抓向崖壁,那尖逾金石的崖石,竟也被他抓出五条不浅的指痕,当他距离那块百头远有三四丈时,他在空中看准目标,双腿一缩,翻了一个筋斗,以缓下坠之势,然后轻飘飘单脚点石,待他感觉到那块石头非常牢固,才将重心下放,施展“金鸡独立”稳住身体。

凌风换了口气,再往下看,只见云雾更薄,景物清晰非常,最奇怪的是,每隔十几丈就有一块大小一般的突出小百,好像是人工造的一样,凌风暗想:“从上下跃,每隔十多丈一块小石远可勉强以供身体借力,可是如果从上下窜,这十多丈距离却非小可,这石块分明是人为的,天下难道有如此高手?”

他急于脱险,无暇多想,当时如法泡制,连续几跃,已到谷底,只见遍地怪石磷磷,地形极为崎驱,三面全是高峰,只有南面是一个缺口,他施展轻功,奔了过去,发现一条弯曲的羊肠小道,沿着小路弯弯曲曲转了几个弯,地势突然开朗,前面是一大片翠绿的竹林。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穿过竹林,忽然听到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凌风凝神听去,原来是在朗读南华经,语声铿锵,如金石相击,断句圆润,如珠落玉盘。凌风不由听呆了,暗忖:“此人发音虽小,却是清越已极,语音穿过风声籁籁的竹林,不但不被吹散,听起来反有如就在面前,必有绝顶内功。”

他好奇的闪入竹林,循音而去,转了半天,声音愈来愈远,前面歧路越来越多,他不禁悚然一惊,想道:“莫非是陷入什么阵哩!”定下神来了仔细观望,每棵竹树似乎都是一般距离,每八枝竹占住八个方位,围成八卦形,心想:“这怕就是师父常说的八卦阵了,此阵原为武候所创,绝传已久,难道天下竟有人识得?”转念又想道:“这必为此间主人为防外敌所布,如果主人怨我妄入竹阵,任我困在阵中不加指点,只怕不易闯出了。”

他想了一会,忽然灵机一动,身子一屈,一个“一鹤冲天”,拔了起来,他原想纵上二、三丈,再用双手抓着竹杆,攀猱而上,那想到一拔之下,身体猛升至五丈左右,己经接近尖梢,他心中大为惊奇,也不暇细想,右手在竹支上一借力,身体再上升三、四尺,双脚站在尖端上。

他举目一看,周围数百方丈全是高矮一样的竹子,竹林的尽头是一片翠绿的草地,草地中央,有一块如平台般的大石,那块大石通体雪白,光滑无比,上面放着一本书,一支玉萧。

凌风心想:“刚才读书的高人,离我立身之处不过二三十丈,可是我在竹林中穿来穿去,也不知跑了十几里,竟然走不出这百十根竹阵,看来这阵法非常厉害,如果我从竹尖上跃过去,只消

几窜,便可冲出。”

但是他再仔细一看,心中暗暗叫苦,原来每支竹子与邻近竹子都相隔七、八丈,凌风自信可跃四、五丈,这样是他刚才上纵时,功力大增给他的信心,可是要想从软软的竹尖顶一跳七八丈,那是万万不可能,他正在沉吟设法,突然身后一个苍劲温和的声音:“傻孩子,赶快下来,随我走。”

凌风回头一看,只见身后一丈外站着一个清奇老者,一身书生打份,满身书卷气息,凌风只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中对这老者竟是十分依恋,十分信任,也不管他有无恶意,依言跳了下来。

那老者见他从五丈竹尖落下来,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声音,不觉暗暗点了点头,满脸笑容道:“孩子,你功夫不错呀!你师父是谁?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呀?”

凌风仔细打量那老者,只见他方额挺鼻,虽然两鬃花白,可是脸上细皮嫩肉,却还显得出他年青时的英俊不群。凌风愈看愈是敬爱,心中不想骗他,恭身答道:“弟子姓吴名凌风,是神医侠朱敬文徒弟。”

老者吃了一惊道:“朱敬文是你师父?这孩子一心精研医道,功夫却不高明,你刚不表演那手‘平沙落雁’,你师父也没那么美妙呀!”

凌风心想:“师父年纪和他也差不多,他怎么喊师父孩子呢?”他听到老人赞他,心中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答道:“弟子功夫是依着先父所遗留下的著作练成的,师父只在旁指点,弟子从未见师父施武功。”

老人沉吟一会奇道:“你爹爹怎会知道本门功夫呢?啊!你姓吴,你爹可是吴沼云?”

凌风凄然点头。

八∷趺椿崴廊ツ兀俊

凹腋敢蛎撸芪淞忠话阈∪硕屎蓿会轻颊泼爬黟剩涞迸勺涎舻廊耍朊目噔稚先耍悴愿呤中恍橇职邓悖セ纳健!绷璺绫叩溃衷谝巡唤ヂ刈看笙朗游鹑肆恕

老人脸上一阵激愤道:“好,厉鹗这小子,他师父临终时还托我照顾他,哼,我三十年不出江湖,这小子竟敢杀害我师侄,这笔帐倒要算清楚,哼,也顾不得他师父清虚子的交情啦。”

凌风刚才听这老者的口气,心中已隐然明白这老书生必是本门中老前辈,此时听他如此一说,心中更无疑义,寻思:“朱师父常说,太极门传到他自己师父一代,门户大光,出了两个盖世奇才,就是爹的师父和师叔,两人不但武功绝高,医术之妙,直可媲美华佗,眼前此人只怕就是东岳书生云冰若哩!”当下翻身下跪,叩了两个头道:“风儿给师叔祖叩头。”

那老者哈哈大笑,双手一挥,凌风只觉一股大力一托,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老人道:“孩子,你怎么知我是你心中所想的人?”

凌风答道:“刚才弟子听师叔祖话中,明明是本门一位老前辈,您老人家打扮与师父所说又是一样,所以弟子才敢肯定。”

老人微笑赞道:“好孩子,真聪明,你长得可不像你爹哩!”

凌风一生下来,母亲便撒手而去,三岁时,父亲一去不返,他脑海中根本没有母亲的印象,父亲音容颜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这是他一生的大恨事,此时老人无意提到,凌风心情大大激动,神色凄然欲泣。

老人发觉凌风神色不对,心知触动他伤心之事,心中甚是歉然,柔声道:“好孩子别伤心,爷爷教你一套功夫,把这批奸贼全宰了。”

凌风这几日来心中受尽煎熬,此时听到慈祥可爱的老人,亲切的安慰,再也忍耐不住,扑到老人怀中,大哭起来。

东岳书生云冰若这卅年来没有踏出泰山一步,终日只与清风为伴,明月为友,此时怀中抱着一个俊秀的青年,心中愈想愈爱,口中又反复地说道:“好孩子别哭,乖孩子别哭,爷爷替你报仇啦!”

凌风哭了一会,用双袖擦了擦眼道:“爷爷,你瞧风儿武功可不可以练到……练到与我爹一样?”

他想到辛捷那日在泰山大会威风凛凛,原想问可不可以练得和辛捷一样,可是转念一想:“爷爷可不认得辛捷呀!”

东岳书生实在爱凌风极了,不加思索接口道:“不成问题,不成问题。你怎么会跑到这来呀?”

凌风当时把他如何参加泰山大会,如何坠崖,如何得救,如何误食血果,一一说了出来,他天资敏捷,措辞得体,形容得有声有色,老人眯着眼,津津有味的听着,当他听到凌风巧食血果,脸上神色微变,但随即恢复笑容。

老人道:“孩子,你福缘真是不小,这棵血果树是百年前一位龙前辈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此人天性酷爱花草,他知此树千年一结实,自己寿数有限,原本不存专为己有之意,只是炫耀自己栽花植树的本事而已。我道这树还要半月才结果,那时再来守护,想不到会提前十来天,只怕是此树吸收你纯阳之气,提早成熟哩!种植此树的前辈,原是我太极门中死对头,他大概再也料不到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仙果,竟被太极门一个小徒孙不知不觉的享用了,哈哈!”

他回头一看,凌风满脸凄惶懊丧后悔之色,心想:“这孩子心地厚道,服食此种天地灵气所种的仙果,原是天下武学养气之天,梦寝所求的事,他巧食此果,不但毫无喜色,竟后悔不该取食,使我空手无获。”

他爱极凌风,处处向好地方想,其实凌风一方面固然是心内惭愧吃了师祖守候的灵果,主要还是想到灵药再难求得,阿兰双目复明,希望非常渺茫哩!

老人微笑道:“我原在无意中发觉此树,并非有意守待,你也用不着不安。”

凌风心内讪讪,他从不撒谎,扭怩答道:“风儿想到另外一件事,心中很是懊悔。”

凌风抬头一看,老人证注视着他,脸上充满急切欲知之情,当下便把阿兰双目失明的经过,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当他讲到自己无意服食血果,希望毁灭时,不禁又是凄然欲泣。

老人很是感动,沉思了一会道:“目下我也想不到什么好法子,金蛇之毒确是非同小可,嘿,你瞧我真老糊涂啦!在这竹林中你耗了名半天,来,随我到我住的山洞去。”

凌风跟在老人身后,左穿右转几下就走出竹阵,心中默默记着走过的路径,两人走到那块巨百旁,老者指向那石后道:“这就是我居住三十年的山洞了。”

凌风绕过那块高达二丈的大石,只见一个圆圆的洞石,光线甚是昏暗,二人走进山洞,凌风觉得地下甚是干燥,全是白色岩石,洞中陈设简单,一张石床,几张石椅。凌风想道:“在这弧寂的山谷,在这暗淡的山洞,度过了三十年漫漫的光阴,云爷爷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呢?”

老人道:“风儿,你一日一夜没休息,先到床上去睡一觉再说,待会醒来如果饿了,就从此洞向前走,一直通到后山腰,那儿遍山遍野全是鲜枣。爷爷也要去练练功啦。”

凌风此时心情一松,立刻感到有些疲倦,当下依言去睡。

凌风一觉醒来,已是晌午时分,他一跃下床,走出洞口,只见云爷爷正坐在大石上仰望天边的白云,神态非常悠扬,他不敢惊扰,想道:“我何不到后山去瞧瞧。”

他又跑进山洞,向前走了一会,渐渐开朗起来,转一个弯,突然光线大明,原来已到尽头,凌风探头一看,原来外面是斜坡地势,青丛丛的长满了枣子树,每棵树上挂满了红澄澄的枣儿,有的竟和拳头差不多大小。凌风大为惊讶,从斜坡走了下去,只见坡度愈来愈是倾斜,最后走到边上,竟又是陡直悬崖,他心中想道:“我以为已经到了山脚底,却不知这个谷底原来还是只在山腰中,也不知是哪年,鸟儿含着的枣子核掉在这坡上,终于繁殖成林。”他检着大的枣子,来了满满两捧,奔回山洞。

突然一阵婉转的萧声飘了起来,凌风凝神听了一下,但觉萧声凄凉,似乎天下不如意的事情都一齐临头,凌风再也忍耐不住,足下用劲,窜上大石,伸手抱云爷爷说道:“云爷爷,别吹啦。”他手中原抓满鲜枣,此时两手一松,全部落在大石上。

云爷爷哈哈一声大笑,移开口边玉萧,柔声道:“好好好,爷爷不吹了。”

凌风道:“爷爷,你吹得好生凄苦,你心中悲哀,说给风儿听好么?”

云爷爷摸着凌风的头笑道:“爷爷哪有什么心事,你可别瞎猜,来!咱们一齐来练功吧!”

凌风见他满脸笑容,可是眼角上却是潮润未干,想到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同情之心油然而生,说道:“爷爷,待风儿办完事了,便来这儿陪你。”

云爷爷打趣道:“那你的小媳妇儿呢?”

凌风忸怩道:“她…她也一起来。”

云爷爷道:“那这儿可热闹啦!哈哈。”

武侠林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