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4 章 双重身份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四章 双重身份

叶开怔住,上官小仙更吃惊。死的怎么会是韩贞?叶开想不到,上官小仙更觉得意外。韩贞既然已死在这里,丁灵琳呢?

上官小仙轻轻地放下床,慢慢地转过身,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窗外一片黑暗,夜色无情,忽然又已来临。

她面对着这无情的夜色,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她先杀了韩贞才走的。”

叶开道:“你认为是她杀了韩贞?”

上官小仙道:“你认为不是?”

叶开道:“绝不是。”

上官小仙道:“你能确定?”

叶开道:“武功也有很多种,最可怕、最有效的却只有一种。”

上官小仙道:“哪一种?”

叶开道:“只有杀人的武功,才是真正有效的武功。”

上官小仙同意。她也知道有很多人的武功虽高,却不能杀人,也不敢杀人。

叶开道:“杀人的武功,丁灵琳绝对比不上韩贞。”

上官小仙道:“所以你断定韩贞绝不是死在她手里的?”

叶开道:“绝不是。”

上官小仙道:“可是现在丁灵琳已走了,韩贞却已死在这里。”

这是事实,事实是谁都不能反驳的。

上官小仙道:“若不是丁灵琳杀了他?是谁杀了他?”

能杀韩贞的人也不多,何况,这屋子里除了他和丁灵琳外,并没有第三人。

上官小仙道:“他若不死,绝不会让丁灵琳走,难道有人先杀了他,再绑走了丁灵琳?”

这些问题有谁能回答?叶开也走过来,推开了另一扇窗子。窗子虽不同,窗外的夜色却是相同的,同样寒冷,同样无情。他痴痴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的眼晴就如同窗外的夜色般深沉黑暗。

上官小仙垂着头,终于轻轻道:“我刚才不该问那些话。”

叶开沉默,上官小仙道:“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赶紧想法子去找丁灵琳,她……”

叶开忽然打断了她的话,道:“不必找了。”

上官小仙很意外,她从未想到叶开会说出这种话,忍不住转过头,吃惊地看着他,道:“你是说,不必去找了?”

叶开道:“嗯。”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既然已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又何必再去找?”

上官小仙道:“谁知道她的下落?”

叶开道:“你。”

上官小仙更吃惊,道:“你是说我知道她的下落?”

叶开淡淡道:“我已说得很清楚,你也听得很清楚。”

上官小仙看着他,没有动,没有开口,像是已完全怔住。

叶开道:“魔教中的四大天王,的确已死了三个,可是孤峰并没有死。”

上官小仙道:“杨天还没有死?”

叶开道:“杨天不是孤峰,吕迪也不是。”

上官小仙道:“杨天没有受伤?”

叶开道:“他受了伤,伤得很重,可是受伤的人并不一定就是孤峰。”

——球是圆的,圆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球。

上官小仙道:“他若不是孤峰,为什么不敢让人知道他受了伤?为什么要瞒着你?”

叶开道:“因为他以为我是你的奴才,以为我也入了金钱帮。”

上官小仙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话,我连一句也不懂。”

叶开道:“你应该懂的,也只有你才懂。”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出手伤他的人就是你。”

上官小仙在苦笑,道:“我若不是很了解你,一定以为你已醉了。”

叶开道:“我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醒过。”

上官小仙道:“杨天本是我的好帮手,我为什么要出手伤他?”

叶开道:“因为他先要杀你。”

上官小仙笑了。她的笑,就跟叶开在无可奈何时那种笑完全一样。

叶开却没有笑。事实上,他脸上的表情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严肃过。他沉着脸道:“他久已想杀了你,却一直没有机会,只有冒险行刺。”

上官小仙道:“行刺?”

叶开点点头,道:“也许他低估了你的武功,也许他在无意间发现你已受了伤,所以决定乘此机会,冒险试一试。”

上官小仙在听着,她不再辩驳,好像觉得这件事根本不值得辩驳。

叶开道:“他决定动手的时候,想必就在初一的晚上。”

上官小仙居然笑了笑,道:“假如要暗中去刺杀一个人,大年初一的晚上的确是好时候。”

叶开道:“他去行刺时,当然是蒙着脸的。”

上官小仙道:“当然。”

无论谁要做刺客时,都绝不会以真面目示人。

叶开道:“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一击必定十拿九稳,谁知你的武功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得多,所以他非但没有得手,反而伤在你手下。”

上官小仙又笑了笑,道:“要杀我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叶开道:“可是你也低估了他。”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他的轻功极高,虽然没有得手,却还是逃走了。”

上官小仙道:“想要捉住一条会飞的狐狸,当然也不是件容易事。”

叶开道:“你以为他既然中了你的毒针,就算能逃走,也逃不远的,但是他还有种专解百毒的灵药,居然能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

上官小仙道:“可是我只要查出是谁受了伤,就知道刺客是谁了。”

叶开道:“所以他才会瞒着我,不敢让我看见他的伤口。”

上官小仙道:“他一定以为是我派你去调查刺客的。”

叶开叹了口气,道:“他当然想不到你早已知道刺客就是他了。”

上官小仙道:“我怎么会知道。”

叶开道:“他以为王寡妇已死心塌地跟着他,以为王寡妇会替他保守秘密,想不到……”

上官小仙道:“想不到王寡妇却将这秘密告诉了我。”

叶开叹道:“无论多精明的男人,都难免会被女人出卖的。”

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这也许只因为男人总认为女人都是弱者,都是傻瓜。”

叶开同意这句话。

上官小仙道:“我既然已知道他就是刺客,为什么不杀了他?”

叶开道:“因为你杀人时总喜欢借别人的刀。”

上官小仙道:“能借别人的刀,去杀自己想杀的人,倒的确是件很愉快的事。”

叶开道:“你愉快,我就不愉快了。”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这次你想借的,是我的刀。”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孤峰受了伤,我在找孤峰,杨天又恰巧受了伤,而且不敢把受伤的事说出来,这件事就好像一加一,再加一,必定是三。…上官小仙道:“所以我认为你只要找到杨天,就一定会以为他就是孤峰。”

叶开苦笑道:“我本来几乎以为他是的。”

上官小仙道:“你的解释听来好像很合理,只可惜你又忘了一点。”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杀人都有动机,要杀我,更一定要有很好的理由,因为无论谁都应该知道那绝不是件容易事。”

叶开承认。

上官小仙道:“杨天很了解我,我对他并不坏,他为什么要冒险杀我?”

叶开道:“我也很了解他,他是个野心很大的人,所以才会入金钱帮。”

这点上官小仙也同意。

叶开道:“他越深入,越了解金钱帮势力的庞大,野心就越大。”

上官小仙道:“难道他还想做金钱帮的帮主?”

叶开道:“他一定想得要命,只可惜……”

上官小仙道:“可惜只要我活着,他就永远没有这一天。”

叶开道:“所以他无论冒多大的险,也要杀了你。”

野心就像是洪水,一旦发作起来,就没有人能控制,连他自己都不能。所以野心不但能毁灭别人,也同样能毁自己,而且往往在毁灭别人之前,就已先毁了自己。可是一个人假如完全没有野心,活着岂非也很乏味?这岂非也是人类的悲哀之一?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现在你的推测好像已渐渐变得完整些了。”

叶开道:“还不算完整。”

上官小仙笑道:“你自己也知道?”

叶开道:“我知道的事,也许比你想象中要多些。”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杨天一直不敢对你下手,为什么忽然有了勇气?”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一点。”

叶开道:“我等的本是孤峰,他为什么也恰巧在那时入城?”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二点。”

叶开道:“杨天若不是孤峰?谁才是孤峰?”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三点。”

叶开道:“孤峰若没有和多尔甲约好在延平门相见,多尔甲身上怎么会有那张血书?”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四点。”

叶开道:“墨九星本是个隐士,为什么一到长安,就能找出多尔甲的下落?”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五点。”

叶开道:“墨九星既然终年常食五毒,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毒死?”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六点,”叶开道:“苦竹本是个局外人,为什么也会忽然惨死?”

上官小仙笑道:“现在你的推测好像已有了六点漏洞。”

叶开道:“只有六点。”

上官小仙道:“无论谁的推测,若是有了六点漏洞,这推测根本不能成立。”

叶开道:“可是我这推测一定能成立。”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因为这六点漏洞,我都能解释。”

上官小仙道:“你说。”

叶开道:“漏洞虽然有六点,解释却只有一个,只要用两句话就能说出来。”

上官小仙道:“我在听。”

叶开道:“孤峰就是你,墨九星也是你!”

上官小仙又笑了。

——你若很喜欢一个人,常常和这个人见面,他的毛病,你也一定会传染上的,上官小仙显然己学会了叶开的毛病,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遇着了困难危险的事,她也会笑,只不过她笑得比叶开更甜。

叶开道:“就因为你是孤峰,所以杨天才敢下手,因为他发现你己受了伤。”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一个解释,好像还很合理。”

叶开道:“就因为你是孤峰,所以才要杨天做你的替罪羔羊。”

上官小仙道:“这也有理。”

叶开道:“只有你才知道吕迪是多尔甲,也只有你才能约他到十方竹林寺去。”

上官小仙道:“所以墨九星也是我?”

叶开道:“你故意在脸上嵌起九颗寒星,始终不肯摘下那顶草帽,只因为你的易容术虽精妙,还是怕我认出你来。”

上官小仙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扮成墨九星呢?”

叶开道:“因为你要杀多尔甲。”

上官小仙道:“我要杀他?为什么要你去?”

叶开道:“因为你要让我亲眼看见多尔甲的死,是死在墨九星手里的。”他接着又道:“多尔甲很可能也知道墨九星是你,所以他那最后一着杀手并没有真的使出来,想不到你却乘机杀了他。”

上官小仙在听着。

叶开道:“那本是故意演给我看的一出戏,多尔甲也是串通好了演戏的,就连你们说的那些话,也像是出戏。”

上官小仙道:“他为什么要来演这出戏?”

叶开道:“因为你们演这出戏本是为了要杀我,所以他再三跟我约定,不许我的飞刀出手,好让你有机会杀我。”

上官小仙道:“我并没有杀你。”

叶开道:“你没有,因为你真正要杀的并不是我,而是多尔甲,他至死也想不到那出戏最后的结局竟会忽然变了。”

想到多尔甲临死时眼睛里的惊讶和痛苦,叶开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他死得实在很冤枉。”

上官小仙道:“你同情他?”

叶开道:“我只同情他的死。”

上官小仙淡淡道:“每个人都要死的,他死得冤枉,只因为他本就是个愚蠢的人。”

叶开道:“他愚蠢?”

上官小仙道:“愚蠢也有很多种,傲慢自大岂非也是其中的一种。”

叶开无法辩驳。傲慢自大的确是种愚蠢,而且很可能就是最严重的一一种。

上官小仙道:“但是我并不愚蠢,现在我总算已明白你的意思了。”

叶开道:“你应该明白。”

上官小仙道:“你说我扮成了墨九星,再将吕迪找去,计划杀你,到最后却反而杀了他。”

叶开道:“听起来这的确是件很荒谬的事,可是这计划却绝对有效。”

上官小仙道:“也许就因为它不可思议,所以才有效。”

叶开道:“那封血书当然也是这计划的一部分。”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杨天自己当然也知道他的秘密迟早会被你发现,已决定逃走。”

上官小仙道:“金钱帮的势力遍布天下,他能逃到哪里去?”

叶开道:“他已受过这一次教训,这次的行动,当然特别小心,所以他选来选去,才选了个你料想不到的地方。”

上官小仙道:“什么地方?”

叶开道:“长安城。”

上官小仙道:“这里就是长安。”

叶开道:“他算准你一定会认为他已逃到了很远的地方去,所以就偏偏选了个最近的地方。”

上官小仙也承认这地方的确选得不错。

叶开道:“只可惜他又将这计划告诉了王寡妇。”

上官小仙道:“他不能不告诉她,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要脱逃,一定要人帮忙的。”

叶开道:“他告诉了王寡妇,就等于告诉了你。”

上官小仙道:“我知道他逃亡的计划后,就伪造了那封血书?”

叶开道:。‘你算准我看到那封血书后,就一定会在延平门等着的。”上官小仙道:“这封血书又怎么会到了吕迪身上?”

叶开道:“血书本不在吕迪身上,是苦竹特地送来的。”

上官小仙道:“苦竹也是这件事的同谋?”

叶开道:“所以他才会被你杀了灭口,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都已被你杀了灭口。”

上官小仙道:“宋老板和那巨人呢?”

叶开道:“他们是杨天的朋友,看见我在延平门,也故意演了出戏,好掩护杨天人城,杨天是怎么受了伤,他们当然知道。”

上官小仙道:“这秘密当然不能让你知道,所以我就将他们也杀了灭口?”

叶开道:“我早已算准你有这一着,所以他死了,我并不意外。”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么样一来,我杀的人倒真不少。”

叶开疲乏他说:“的确不少。”

上官小仙道:“我甚至还会自己杀自己。”

她又叹了口气,道:“假如我就是墨九星,岂非自己杀了自己?”

叶开道:“死的墨九星并不是你。”

上官小仙道:“不是?”

叶开道:“你知道我一定不会有那么好的胃口陪你吃那粗饭,所以早已准备了替死鬼,等我一走,你就毒杀了他。”

上官小仙道:“因为墨九星一死,这件事就死无对证了。这本就是个极周密的计划,也是个很好听的故事。”

叶开道:“我也希望这只不过是个故事。”

上官小仙仿佛很吃惊,道:“难道这不是故事?”

叶开道:“这件事的巧合太多,只有真实的事才会有这么多巧合。”

上官小仙道:“难道真实的事比故事还离奇?”

叶开道:“通常都是这样的。”

上官小仙嫣然道:“听你这么说,连我自己都有点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

她笑得还是那么纯真甜美:“可是,我的计划既然极周密,怎么会被你看破的?”

叶开道:“无论多周密的计划,都难免有漏洞。”

上官小仙道:“这计划也有?”

叶开道:“我推测中的那些漏洞,也正是你计划的漏洞。”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因为你若不是孤峰,就绝不能有这么多巧合。”

上官小仙道:“现在你已完全确定了?”

叶开道:“直等到我看到他们的伤口后,才完全确定的。”

上官小仙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叶开道:“杨天、宋老板、巨人和苦竹,他们本是备不相关的人,本不可能死在同一个人手里,可是他们致命的伤口却完全一样。”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实在巧得很。”

叶开道:“巧合也就是漏洞。”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不但是金钱帮的帮主,也是魔教中的四大天王之一。”

叶开道:“是孤峰。”

上官小仙道:“莫忘记金钱帮和魔教本是势不两立的对头。”

叶开道:“我没有忘记。”

叶开接着道:“那么金钱帮的帮主是聪明人,他知道将敌人消灭并不是最好的法子。”

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才是最好的法子?”

叶开道:“收服他,利用他,将敌人的力量,变成自己的武器。”

上官小仙道:“这法子的确不错。”

叶开道:“可是魔教的组织太秘密,力量太庞大,要想收服他,也只有一个法子。”

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

叶开道:“做魔教的教主。”

上官小仙道:“要想做魔教的教主,就一定要入魔教。”

叶开道:“所以你入了魔教。”

上官小仙道:“魔教自从老教主去世后,权力就被四大天王分走了,谁也不愿再选新的教主,把自己已得到的权力再交回去。”

叶开道:“四大无王若是已死了三个呢?”

上宫小仙嫣然道:“那么剩下的一个,就算想不做教主,只怕都困难得很。”

叶开道:“只可惜像多尔甲他们那种人,是绝不会死得太快的。”

上官小仙道:“当然不会。”

叶开道:“你当然也不能亲自出面对付他们。”

上官小仙道:“我做事一向不愿太冒险。”

叶开道:“他们也许至死都不知道金钱帮的帮主就是你。”

上官小仙道:“他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

叶开道:“所以你只有用一种法子才能杀得了他们。”

上官小仙道:“你说用什么法子最好?”

叶开道:“借别人的刀。”

上官小仙抚掌道:“对了,要杀他们那样的人,一定要借别人的刀,而且还要借一把特别的刀。”

叶开道:“可是你也知道,我的刀虽快,却很少杀人。”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才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绕了那么多圈子。”

叶开道:“你一定也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是有个人看穿了你的秘密。”

上官小仙盯着他,过了很久,叹道:“你既然什么事都能看得穿,为什么看不穿我的心?”

叶开道:“我……”

上官小仙道:“我对你是真是假,你难道一点也看不出?”

她美丽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怨和悲伤,这究竟是真是假?

(侠客居)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