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5 章 惊魂一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五章 惊魂一刀

泪已干了,血也已干了。

泪痕是看不见的,可是鲜血留下来的痕迹,却一定用血泪才洗得清。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叶开一向都是在用“宽恕”来代替报仇,他的刀一向不是杀人的刀,但是现在他的心,竞也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他忽然发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可笑的小木偶,一直都被人用一根看不见的线,提在手里。

他不愿再被人这么样愚弄下去,更不愿再受人利用;没有人愿意做木偶的,无论谁的容忍都有限度,叶开也一样。

积雪的大地,正在阳光下露出光秃秃的黄土。

长安城外的大路上,泥泞已干,却还是看不见赶路的人。

没有人愿意在大年初二这一天赶路。

只有叶开。

他找了辆车,却找不到赶车的人。

可是他不在乎,他就躺在这辆载煤的大板车上,任凭拉车的驴子沿着大路往前走。

车上的煤碴子,刺得他全身都在发痛,可是他也不在乎。

拉车的驴子走得居然不慢,后面没有人用鞭子抽它,它走得反而比平时更带劲。

驴子本就是这种脾气的。

奇怪的是,这世上有很多人的脾气,也跟驴子完全一样。

叶开居然去买了包花生,躺在车上慢慢地剥着,剥一颗抛起来,才用嘴接住,慢慢地咀嚼。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在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也许他还没有忘记那个在杀人前,一定要吃几颗花生的路小佳。

只可惜没有酒,他忘了买酒。

大醉之后,第二天能喝几杯“还魂酒”,人立刻就会觉得舒服些。

他想到酒的时候,就看见一角青布酒旗,从前面路旁的枯林里斜斜挑出。

就算在大年初二,也并不是绝对没有人想赚钱的。

叶开笑了,喃喃自语:“看来我的运气已渐渐变好了。”

想喝酒的时候,立刻就可以有酒,这种运气确实不错。

他跳起来,将驴车赶入了道旁,慢慢地走入那积雪的枣树林。

树林中果然有个小小的酒亭,还有七八个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酒亭外,直着眼睛,张着嘴,就好像一堆泥人。

其中有一个人,头上用白布包住,一看见叶开走了过来,脸上就露出了惊骇之色。

叶开却笑了。

他认得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一定要找他拼刀的土流氓。

“土豹子,土大哥。”

叶开忽然想起了别人称呼他的名字,微笑着走过去,道:“土大哥,你的酒也醒了?”

土豹于脸色发青,想点点头,可是脖子却似已发硬,整个人都好像硬得像于泥巴。

不但是他,其他的六七个人也一样。

叶开微笑道:“挨揍的人没有害怕,揍人的人为什么反而害怕了?是不是我的骨头太硬,把各位的手打痛了?那就实在抱歉得很。”

他没有猜错,这些人的手果然都又青又肿。

一个人的武功若是能练到叶开这样子,纵然在烂醉如泥的时候,也一样有防身自卫的本能。

叶开笑道:“可是各位用不着害怕,我并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能在垃圾堆上睡一晚上,也是蛮有趣的事,我正想好好的谢谢你们。”

他拍了拍土豹子的肩,道:“来,让我清你们喝两杯。”

土豹子脸上的表情却更恐惧。

叶开道:“你还怕什么?”

土豹子终于道:“老大,我们已知道你有种,只不过我们怕的倒不是你。”

叶开怔住。

弄了半天,人家怕的原来并不是他。

叶开苦笑道:“你们怕的是什么?”

土豹子道:“我们只怕你把我们头上的东西碰下来,我们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叶开这才发现,这些人的头顶上,全部端端正正的摆着一枚铜钱。

铜钱在太阳下闪着光,就像是黄金一样。

“金钱帮。”

土豹子吐出口气,道:“你既然也知金钱帮的规矩,我就放心了。”

叶开眨了眨眼,道:“什么规矩?”

其实他当然知道金钱帮的规矩。

这枚铜钱,就是他们的信符,他们若是把铜钱放在你头上,你就连一动都不能动了。

土豹子道:“你真的不知道?只要你把我们头上的铜钱碰下来,我们就得死,你也得死,我们大家就全都是死路一条。”

叶开又笑了,摇着头,笑道:“哪有这么大的规矩?我不信。”

他忽然伸出手,把土豹子头上的铜钱拿了下来,喃喃道:“这一文钱不知道能不能买杯酒喝。”

土豹子却已骇傻了,就像是忽然被人抽了一鞭子,两条腿都已发软,忽然一下子就跪了下去。

叶开却好像没看见,又道:“一文钱想必不够买酒的,还好这里还有。”

他身子忽然掠起,落下来时,六七个人头上的铜钱,就全已都到了他手里。

这些人都骇傻了,他们这一辈子,从来也没看见过这么快的身手。

土豹子忽然跪在地上大叫:“这是他干的,完全不关我们的事。”

叶开微笑:“这本来就不关你们的事。”

他拈起颗花生,放在土豹子手里:“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土豹子当然不知道。

叶开道:“这意思就是说,你们现在已可以站起来去喝酒了,随便到哪里去都行,金钱帮的人若敢去找你们的麻烦,就叫他们来找花生帮的帮主,就说花生帮的帮主,已接下了这档子事。”

土豹子忍不住问道:“花……花生帮的帮主是谁?”

叶开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就是我。”

土豹子也怔住了。

突听一个人冷冷道:“很好,那么我们现在要我的就是你。”

冷冰冰的声音,冷冰冰的口气。

这个人也是冷冰冰的,蜡黄的脸,鹞眼鹰鼻,脸上有条很深的刀疤,使得他看来更是满脸杀气。

叶开却没有去看他的脸——叶开注意的,只不过是他的衣裳。

一身很扎眼的黄衣裳,在阳光下看来,也像是黄金一样。

他就在酒亭的石阶上,还有三个人站在他身旁,穿的也都是同样的衣裳。

叶开又在笑,道:“你们身上这套衣裳倒不错,不知道能不能脱下来给我,我正好拿去给我那条驴于穿上。”

黄衣人瞪着他,瞳孔已收缩,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本帮的规矩?”

叶开道:“刚才听说。”

黄衣人道:“四十年来,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敢触犯过本帮的规矩,你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叶开道:“你说为什么?”

黄衣人道:“只因为无论谁敢触犯本帮的规矩,就必死无疑。”

另一个黄衣人冷笑道:“无论你是花生帮的帮主也好,是爪子帮的帮主也好,都一样必死无疑。”

叶开叹了口气,道:“可是无论什么规矩,迟早总是要人犯一犯的,也就好像处女迟早得嫁男人一样。”

黄衣人对望了一眼,沉着脸,一步步走下台阶,走过来。

四个人的脚步都很沉稳,尤其是那脸带刀疤的大汉,两旁太阳穴隐隐凸起,一双手青筋暴现,显然是内功很深的武林高手。

叶开看着他的手,忽然道:“阁下莫非是练过大鹰爪功的?”黄衣人冷笑。

叶开道:“看阁下脸上这条刀疤,莫非就是淮西的‘铁面鹰’?”

黄衣人冷笑道:“你的眼力倒不错。”

叶开忽然沉下脸,道:“你知不知道郭定是什么人?”

铁面鹰道:“好像听说过。”

叶开道:“他是我的朋友。”

铁面鹰道:“是你的朋友又如何?”

叶开道:“你知不知道花生帮的规矩?”

铁面鹰道:“什么规矩?”

叶开道:“花生帮的规矩,就是不许别人杀我的朋友,否则……”

铁面鹰道:“否则怎么样?”

叶开道:“就是这样!”

他忽然出手,挥拳痛击铁面鹰的脸。

铁面鹰并不是无名之辈,也不是无能之辈,他不但在淮西一带的名头极响,在江湖中也可以算是一等一的好手。

因为他的确有真功夫。

他的鹰爪功,的确得过“鹰爪王”门下的真传,昔年在兵器谱上列名的“淮西大刀”,虽然一刀砍在他脸上,居然没有砍死他,淮西大刀反而死在他的鹰爪功下,“铣面鹰”这名字,也正是因此而来。

鹰爪快,鹰眼也快。可是等他看到叶开挥拳,拳头已痛击在他鼻梁正中。

他并不觉得痛。要能感觉到痛苦,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现在他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阵黑暗,忽然有无数颗金星,从眼前扩张。

他并没有立刻倒下去,直等到已飞出去一丈多远,撞在酒亭的门框上,他才倒下去。

他也没有听见自己脸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是别的人却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开看着他碎裂的脸,淡淡道:“原来他并不是真的铁面,原来他的脸也一样可以打烂的。”

另外的三个黄衣人咬着牙,连看都没回头去看他们的同伴。

寒光闪动着,三个人已同时亮出了兵刃,一把刀,一口剑,一对判官笔。

三个人四件兵刃,忽然间已全都向叶开身上招呼了过去。

两招过后,叶开已发现这些人中武功最好的,并不是铁面鹰,也不是用判官笔的老者,而是个使剑的年轻人。

他的剑法迅急而犀利,变化很多,他用的剑也是精品。

十三招过后,叶开还是没有出手。

他一出手就绝不落空。

现在他已出手,只听一声惊呼,一阵肋骨折断声,接着“格”的一响。

用判官笔的老者已被点住穴道,使刀的大汉手抱肋骨,倒在地上,一柄刀已被折断成两段。

只有使剑的年轻人没有倒下,但脸上却已骇得全无血色。

叶开随手将两截断刀甩掉,忽然问这年轻人:“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折断他的刀?”

年轻人摇头。

叶开淡淡道:“因他出手太阴毒,像他这种人,根本不配用刀。”

年轻人紧握他的剑,忍不住问道:“你也用刀?”

叶开点点头。

世上也许没有人比他更懂得用刀,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刀的价值。

“我对刀一向很尊敬。”叶开道:“你若不尊敬你的刀,就根本不配用刀,你若尊敬你的刀,用的时候就应该特别谨慎。”

年轻人看着他,眼晴里不禁露出惊异之色。

他已看出叶开不是个平凡的人,平凡的人绝对说不出这种道理。

他忍不住问:“你究竟是谁?”

“我姓叶,叫叶开。”

年轻人脸色又变了:“叶开!”

“不错,木叶的叶,开心的开。”

年轻人突然一个大翻身,凌空掠起,往亭外窜了出去。

可是他的脚刚点地,就忽然听见急风一响,刀光一闪。

闪电般的刀光,已从他头顶飞过,飞出五六丈,余势未歇,“夺”的一声钉在一棵树上,刀锋入木,直没至柄。

年轻人一惊,停步,头发已披散下来,束发的金环,已被削断。

他全身却已僵硬。

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快的刀。

飞刀!

刀柄犹在震颤。

叶开走过去,拔出来,手腕一翻,刀已不见。

年轻人这才长长吐出口气:“你真的是叶开?”

“我本来就是叶开。”

年轻人苦笑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叶开笑了笑,忽然反问:“你是不是金坛段先生的门下?”

年轻人又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叶开微笑道:“铁面鹰刚才岂非也说过,我的眼力一向不错。”

年轻人承认:“阁下实在是好眼力。”

叶开又问:“你是段先生第几个弟于?”

“第三个。”

“你姓什么?”

“姓时,时铭。”

“你有没有赶过驴车?”

“没有。”

“我也知道你没有。”

叶开淡淡地笑道:“可是无论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

“带我去见你们上官帮主,无论她在哪里,都得带我找到她。”

叶开又坐上了那载煤的驴车,躺下去,甚至连眼睛都已闭起。

他知道这年轻人不会想逃走,也不会不听话的,无论谁看见了他的飞刀,都绝不会再做出愚蠢的事来。

时铭果然已在赶着驴本上路,这的确是他平生第一次。

有人在后面鞭策,驴子反而走得比刚才慢了。

叶开又剥了颗花生,抛起,等花生落进他的嘴,他忽然道:“听说金坛段先生,是个最讲究饮食衣着的人。”

时铭道:“嗯!”

叶开道:“听说他收的弟子,也全都是出身很好的世家子。”

时铭道:“嗯!”

叶开道:“你也是?”

时铭道:“嗯!”

他显然不愿谈论这个话题,叶开却偏偏要谈下去。

“你不愿我提起这件事,是不是也觉得不好意思?”

时铭终于忍不住道:“为什么不好意思?”

叶开道:“因为你也知道,以你的师门和家世,本不该在金钱帮里做奴才的。”

时铭的脸又涨红,道:“我不是奴才。”

叶开道:“我也知道你投入金钱帮,本是为了想摆脱你的家世,自己做一番事业出来,每个年轻人大都会这么想的。”

他笑了笑,淡淡地接着道:“可是你现在做的,却是奴才做的事。”

时铭红着脸道:“这是因为你。”

叶开道:“不错,这是我叫你做的,但是往别人头上摆铜钱,难道这不是奴才做的事?”

时铭闭上了嘴。

叶开道:“何况,我叫你做这种事,只因为你本已是金钱帮的奴才,否则我情愿爬在地上做驴子,让你骑在我身上。”

时铭的脸更红,目中却已不禁露出痛苦之色。

叶开忽然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发出那一刀?”

时铭迟疑着,慢慢道:“我也听说过,你的刀不是杀人的,而是救人的。”

叶开道:“不错,我发出那一刀,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在金钱帮里,也一样做不出大事来的。”

时铭咬着牙,道:“那只因为我的武功……”

叶开打断了他的话,道:“一个人是不是受人尊敬,和他的武功并没有关系,你做的若是光明正大的事,就绝没有人会看不起你,我的刀也绝不会飞到你头上去。”

他叹了口气,又道:“否则我纵然不杀你,迟早也一定有别人会杀你的。”

时铭又闭上了嘴。

现在他已明白叶开的意思,叶开也知道他不是个愚蠢的人。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叶开又剥了颗花生,抛起来,等着它落下。

他知道这颗花生既然已抛起,就一定会落下来的。

驴车已驰入了街道,——和长安城里完全同样的一条街道。

只不过这条街的鸿宾客栈,并没有被烧成一片瓦砾。

看着鸿宾客栈的金字牌在太阳下闪着光,叶开心里又不禁有了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看见一个死人又复活了一样。事实上,他的确也看见过死人复活。

人生中有些事,的确就像是梦境,是真是假,本就很少有人能分得清。

叶开心里在叹息,脸上却带着微笑,他知道街上的人都在看着他。

现在正是中午,街上的人并不多,也正如长安城里的情况一样,大多数人都留在家里吃饭。

可是在街上走动的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看来都很紧张,就像是已知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心里都有了种说不出的预兆。

叶开也知道这里就要有件大事发生了,他还知道这件大事就是他造成的。

现在他已到了这里,他已不准备像上次那样,平平安安地走出去。

驴车又在鸿宾客栈外停下,叶开一走进去,就看见上官小仙正坐在柜台里,正在翻着本帐簿。

她看来的确像是个老板娘的样子,只不过比大多数老板娘都漂亮得多。

听见了叶开的脚步声,她立刻抬起头来嫣然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正在等着你。”

叶开站在柜台前,看着她,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忽然又觉得一阵刺痛。

无论她是真是假,她对他总算不错。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的那几天,也是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他实在不希望他们会变成仇敌,无论怎么看,上官小仙都绝不像是他的仇敌。

她笑得温柔而妩媚,就像是个刚看见老板回来的老板娘:“我已替你准备了几样你喜欢吃的菜,现在想必就快开饭了。”

叶开冷冷道:“我不是来吃饭的。”

上官小仙嫣然道:“可是无论谁都要吃饭的,你也一样不能例外。”

叶开并不想跟她争辩,也没争辩,他忽然问道:“你在算帐?”

“嗯。”

“是不是在算你昨天晚上杀了多少人?”

上官小仙又笑了:“我就算杀了人,也不会记在帐簿上。”

“帐簿记的是什么?”

“这是本礼簿。”上官小仙道:“上面记着很多奇怪的人,送了很多奇怪的礼。”

叶开道:“送给你的?”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我还没有这么好的福气。”

她忽然又笑道:“你要不要我把上面记的念给你听听?”

叶开没有拒绝。

上官小仙道:“崔玉真,送的是一只老母鸡,一斤燕窝;南宫浪,送的是一幅画;叶开,送的是活人一个。”

叶开脸色变了,他当然已知道这是谁的礼薄。

上官小仙吃吃地笑着道:“崔玉真为什么要送鸡呢?难道她以为新郎官是你,想让你煮一锅鸡粥,在洞房里吃宵夜?”

她不让叶开说话,又笑道:“这上面最奇怪的一份礼,恐怕就是你送的了,可是最贵重的一份礼,你一定猜不出是谁送的。”

叶开忍不住问:“是谁?”

“是四个人。”

上官小仙慢慢地念出了四个名字:“碟儿布,多尔甲,布达拉,班察巴那。”

叶开脸色又变了:“他们送的是什么?”

“是一袋珠宝,里面还有一块玉牌。”

上官小仙又道:“就是这块玉牌。”

她已从柜台里将那上面刻着四个天魔的玉牌拿了出来。她显然也早就准备让叶开看的,玉牌晶莹而美丽,上面刻着的天魔,却令叶开触目惊心。

上官小仙又在问:“你知不知道这玉牌是什么意思?”

叶开不知道。

“这是复仇玉牌。”上官小仙道:“魔教的大天王复仇时,一定会有这种玉牌出现。”

叶开紧握双拳:“他们是不是为玉箫道人复仇?”

上官小仙点点头,道:“那袋珠宝,就是他们买命的钱。”

“为什么是买命的钱?”

“四大天王在杀人之前,一定要先将那些人的命买过来,因为他们不愿欠来生的债。”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他们送的珠宝实在不少,杀的人也实在不少。”

叶开忍不住问道:“杀人的难道是他们?”

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你就算是呆子,也该看出杀人的是谁了。”

叶开道:“但收尸的却是你。”

上官小仙淡淡道:“杀人是坏事,收尸却是做的好事。”

叶开道:“你为什么要替他们收尸?”

上官小仙道:“因为我想查出一件事来。”

叶开追问:“什么事?”

上官小仙道:“我要查出多尔甲和布达拉究竟是什么人。”

叶开冷冷道:“只可惜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你收了他们的尸也没有用。”

上官小仙道:“有用。”

叶开道:“有用?”

上官小仙道:“我算准他们当时一定也在那喜堂里。”

叶开承认,他们若不在那喜堂里,又怎么能出手杀人。

上官小仙道:“所以当时喜堂里若有一百个人,死的一定只有九十八个。”

叶开道:“没有死的两个,一定就是多尔甲和布达拉。”

上官小仙嫣然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并不是呆子。”

叶开道:“所以你就将死尸全收回来,看看死的是些什么人?死了多少人?”

上官小仙道:“不错。”

叶开道:“但你却还是查不出,那没有死的两个人是谁?”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就把礼簿也拿来了,看看送礼的是些什么人。”

叶开道:“送礼的人并不一定会去喝喜酒,去喝喜酒的人,并不一定送了礼。”

上官小仙道:“我至少总可以看出一点头绪来,我也不是呆子。”

叶开道:“你看出来了?”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你一来,我的心就乱了,怎么还看得下去?”

她站起来,走出柜台,忽然又道:“我还有句话要问你。”

叶开只好让她问。

上官小仙道:“人是不是都要吃饭的?”

叶开也只好承认。

上官小仙道:“你是不是人?”

叶开也只有承认。

上官小仙拉起他的手,嫣然道:“那我们现在就该吃饭去。”

叶开在吃饭。他自己一到了上官小仙面前,就好像忽然真的变成了个呆子。

可是他肚子实在很空,走了半天路,胃口也开了,不坐下吃饭倒也没什么,一坐下来,拿起了筷子,就很难再放下来。

何况这些菜也的确都对他的口味,尤其是一样又酸又辣的豆腐乳,不但开胃,而且醒酒。

上官小仙柔声道:“我没有替你准备酒,因为我知道你肚于是空的,吃完了饭,我再陪你喝。”

无论谁来看,无论怎么样看,她都是个又温柔、又体贴的女人,一个男人若是遇着了这种女人,应该怎么办呢?叶开已拿定了主意——不理她,就算她能说出一朵花来,也不理她。

上官小仙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怨我,不该把你留在这里,否则丁姑娘就绝不会嫁给郭定的,她若不嫁给郭定,也机不会在那天晚上有那些事发生了。”

这正是叶开心里想说的话,自己还没有说,上官小仙反而先替他说了出来。

“但是你也应替我想想, 我也是个女人, 并不是妖怪。”她幽幽地接着道:“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时,总会忍不住想要留住他的,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一样。”

叶开在冷笑,但是他心里也不能不承认,她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爱并没有错,也不是罪恶。

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点错都没有。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当然就绝不会希望他赶快走的。这一点也没有人能说她错了。

叶开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又已被她打动,立刻站起来,道:“你的话说完了没有?”

上官小仙道:“还没有。”

叶开道:“我的饭却已吃完了。”

上官小仙道:“你不想喝酒?”

叶开道:“不想。”

上官小仙道:“你也不想查出多尔甲和布达拉是什么人?”

叶开道:“我自己会去找。”

上官小仙道:“你就算真的能找出来,又怎么样?难道你一个人就能对付整个魔教?”

她又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魔教中有多少门人子弟?你知不知道他们有多大力量?”

叶开知道魔教的可怕,很少有人能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上官小仙道:“所以你也应该知道,要对付魔教只有一种法子。”

叶开忍不住间:“什么法子?”

上官小仙脸上温柔的笑容已消失,美丽的眼睛里,忽然闪出一种逼人的光彩。

现在她已不再是个温柔而体贴的老板娘,而是威震江湖的金钱帮帮主。

她凝视着叶开,缓缓道:“放眼天下,能和魔教对抗的,只有我们金钱帮。”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经过多年来的筹划准备,现在金钱帮无论人力物力,都已达到巅峰。”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少林、武当、昆仑、点苍、华山,每一个门派中,现在都已有我们的人……”

叶开打断了她的话道:“所以你现在又想收买我?”

“不是收买。”上官小仙道:“只不过你若要对付魔教,就只有和金钱帮联手。”

叶开冷笑道:“你是不是又要我做你们金钱帮的护法?”

上官小仙道:“只要你愿意,我甚至可以将帮主让给你做。”

叶开道:“你为什么要如此牺牲?”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眼波又变得春水般温柔,轻轻道:“一个女人为了她真正喜欢的男人,本来就不惜牺牲一切的,何况……”

叶开道:“何况魔教本来就是你们的对头?”

上官小仙道:“非但是我们的对头,而且是誓不两立的对头,尤其是最近……”

叶开道:“最近怎么样?”

上官小仙道:“最近我就算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

叶开知道这不是谎话,金钱帮和魔教最近都准备重振声威,称霸江湖,他们之间的冲突,当然会越来越尖锐。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实在是他的好机会,他虽然并不想做渔翁,但至少可以乘这个机会,做很多他早已想做、也早已该做的事。

上官小仙又道:“你的情况也一样,现在四大天王中,已有两个人到了长安,为的绝不止是要对付金钱帮,也是为了要对付你。”

叶开道:“所以就算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我的。”

上官小仙道:“他们是你的对头,我至少还是你的朋友,所以你应该和我们联合起来的。”

叶开已坐下。

上官小仙道:“现在你心里也许会认为我是想利用你。”

叶开道:“你不是?”

上官小仙道:“就算我是在利用你,你岂非也可以同样利用我,乘这个机会,将魔教消灭?”

叶开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实在是个很会说话的女人。”

上官小仙道:“我是不是已经说动了你?”

叶开苦笑道:“好像是的。”

上官小仙又笑了,笑容又变得温柔而妩媚:“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已应该喝杯酒?”

叶开叹道:“现在我只奇怪一件事。”

上官小仙眨着眼,道:“什么事?”

叶开道:“你要我做的事,我为什么总是没法子拒绝?”

(侠客居)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