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海市蜃楼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三章 海市蜃楼

后面的院子果然很大,东方虽已现出曙色,窗子却还亮着灯。

屋里有人在大笑:“贫道此番重入红尘,就是要看看今日之江湖,究竟是谁家的天下?”这是玉箫道人的声音。

屋子里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晚辈当然不敢和道长争一日之短长,只可惜江湖中却偏偏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辈。”

这不是玉箫道人的声音,听来却很熟。

伊夜哭。

他果然是个很会投机取巧的诌媚小人。

看来他竟已投靠了玉箫道人。

叶开的心沉了下去。

玉箫道人不但没有睡,而且还多了个帮手。只听玉箫道人在问:“你知道这种无知的小辈有些什么人?”

“嵩阳郭定、武当吕迪、锥子韩贞、飞狐杨天、南海珍珠、青城墨氏……据我所知道的已有这些人到长安来了。”

他显然还没有忘记兵器被毁的仇恨,第一个提到的名字就是郭定。

他实在很希望看着王箫道人杀了郭定。

玉箫道人间:“还有没有别人要来?”

“当然有,至少还有个叶开。”

伊夜哭冷笑道:“叶开不足惧。”

“哦?”玉箫道人显得很惊讶,叶开的武功,他已领教过,“因为这个人已等于是个死人。”

“哦?”

“现在长安城里,要杀他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他简直已死定了。”

玉箫道人大笑道:“玉容,还不为伊先生斟酒。”

看来他竟打算作长夜之饮,连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

但叶开现在却只剩下两个时辰,此刻若不出手,以后的机会更少,郭定附在他耳边,慢慢道:“我在这里牵制住他们,你去救人。”叶开坚决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

叶开冷冷道:“我不想替你收尸。”他的声音虽冷,但这种情感却远比醇酒更能令人发热。

郭定解开了衣襟,也冷冷道:“你难道想收丁灵琳的尸?”

叶开道:“我育法子,一定有法子的……”

其实他一点法子也没有,他的心又乱了,为了丁灵琳的安全,他绝不能冒一点险。

郭定知道,他已准备冲进去,他并不是个很冷静的人。

他认为只要自己一冲进去,叶开就只好到后面去救人的。

可是他错了。

他若冲进去,叶开绝不会抛下他,他们虽然可以对付伊夜哭和玉箫道人,可是丁灵琳还在玉箫道人手里。

玉箫道入若用丁灵琳来要挟叶开,叶开就非死不可。

他的身子已腾起——

突然间,窗子里一声惊呼,是伊夜哭的惊呼声。

“你……你这是于什么?”

王箫道人的声音冰冷:“我要杀了你。”

“我好意前来,你竟要杀我?”

玉箫道人冷笑道:“你将我看成什么人?竟想来利用我,你才是无知的鼠辈,我不杀你杀什么人?”

屋里已响起了一阵桌椅碰倒声、杯盘跌碎声——郭定的身子虽已跳起,却已变了方向,贴着墙窜了过去。

叶开也没有落后。

他们都已看出,现在正是救人的好机会,伊夜哭最少可以抵挡玉箫道人二三十招。

这时间虽然不长,但只要他们的行动够快,就已足够。

所以他们已连一刹那都耽误不得。

幸好窗台上摆着腊梅,是个很明显的标志,他们连找都不必找。

窗子里也亮着灯。

窗上有两条人影,一个是梳着道髻的女道人,一个正是丁灵琳。

看她们的姿态,仿佛正在对坐着下棋。

郭定已撞破窗户,冲了进去,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干脆得很。

叶开的心却沉了下去,他知道里面的那人影绝不是丁灵琳。

丁灵琳绝不会下棋的,她的大哥丁灵鹤虽然是此道的高手,她却连子都不会摆。

她一向认为两个人坐在那里,将一些黑白的石头往一块木板上摆来摆去,是件很无聊的事。

“这难道又是个陷阱?”

可是郭定既然已闯了进去,叶开也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跳。

一闯进屋子,郭定也立刻就发现丁灵琳并不在这屋子里。

坐在女道人对面的这少女,虽然穿着丁灵琳的衣服,梳着和丁灵琳一样的发式,却不是丁灵琳。

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吃惊、发怔。

但郭定做事却有他自己独特的方式,他的手一翻,剑已出鞘,剑柄已打在那女道入的咽喉上。

她连惊呼都没有发出,就已倒下。

另一个少女也没有过来,因为郭定的剑锋已逼住她的咽喉。

“丁姑娘在哪里?”

这少女脸色虽已吓得发青,但却摆出宁死也不说的神情。

郭定也没有再问,左手已伸出,抓住了她的衣襟,一把就将她里IR7里外外五人件衣服全部撕成了两半,露出了她雪白的身子,高耸的胸膛,纤细的腰。

这少女的脸似已吓得发绿。

郭定道:“你再不说,我就将你撕成两半!”这少女已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指了指角落里的衣柜。

衣柜很大。

叶开冲过去,拉开,里面果然有一个人,一个穿着道装的女人,似已被点了睡穴,却正是丁灵琳。

郭定道:“在不在?”

叶开道:“在!”

两句话一共只有四个字,叶开已抱起了了灵琳,窜出了窗户。

郭定轻轻拍了拍这少女微微凸起的小腹,微笑道:“你已快发胖了,以后记住千万不能吃肉。”

灯已吹熄,曙色刚染上窗纸。

崔玉真正在用一块布巾替韩贞擦冷汗,她果然没有走。

看见叶开抱着丁灵琳回来,她居然笑了。

床上的韩贞犹在沉睡,叶开只有将丁灵琳放在椅子上。

他总算松了口气。

崔玉真道:“后面没有人在追?”

叶开摇摇头,微笑道:“玉箫道人就算发现她已被救走,也绝不会想到我们的人还在这里。”

郭定也已回来,冷冷道:“现在我们希望他追到这里来,就算他不来,我也会去找他的。”

叶开笑道:“若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那女孩子说实话。”

郭定道:“要女人说实话并不难。”

叶开道:“哦?”

郭定道:“一个女人的衣服若突然被撕光,很少还有敢不说实话的。”

叶开道:“看不出你对付女人也很有经验。”

郭定笑了笑,道:“我练的并不是童子功。”

叶开也笑了:“像你这样的男人,想练童子功只怕都很难。”

郭定看了丁灵琳一眼,立刻就转过眼晴,道:“她是不是被人点了哑穴?”

叶开道:“嗯!”

郭定道:“现在她已不必再哑下去。”

叶开微笑着,拍开了丁灵琳的穴道,看到了丁灵琳那双美丽的眼睛又已张开来看着他,他实在觉得愉快极了。

丁灵琳却似还没有睡醒,眼皮朦胧,肴了他两眼,迟疑着道:“叶开!”

叶开笑道:“你难道不认得我了?”

丁灵琳道:“我认得你。”

她突然伸出手。她的手里竞有把刀,一刀刺入了叶开的胸膛。

鲜血箭一般喷出来,直喷在丁灵琳脸上,她苍白的脸,立刻被鲜血染红。

叶开的脸上却已全无血色,吃惊地看着她。

每个人都在吃惊地看着她,无论谁都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向叶开下这种毒手。

丁灵琳却在大笑,疯狂地大笑,立刻跳起来,突然窜了出去。

叶开一只手按住胸膛上的创口,想追,人已倒下,颤声道:“追……追她回来。”

不等他说,郭定已追出。

叶开想过去看看他们是往哪边走的,可是腿已发软,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绝望的黑暗。

他最后看见的,是崔玉真那双充满了惊惧和关切的眼睛。

他最后听见的,是他自己的头撞在桌子上的声音。

凌晨。

天空还是灰暗的,人都还在沉睡。

丁灵琳像是只羚羊,在一重重屋脊上跳跃着,还不时发出疯狂的笑声。

“我已杀了叶开,我已杀了叶开……”

她竟似觉得这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她疯了。”

郭定已将自己的轻功施展到极限,还是追出了很远,才追上她。

“丁姑娘,跟我回去。”

丁灵琳瞪了他一眼,竟已完全不认得他,突然一刀向他刺了过去。

刀上还有血,叶开的血。

郭定咬了咬牙,回身反手,去夺她的刀。

他并没有夺下她的刀,可是他另一只手已闪电般地扣在她左颈后。

丁灵琳的眼睛突然发直,人已倒下。

四面无人,屋脊上的霜白如银。

丁灵琳的呼叫,居然并没有将玉箫道人惊动出来。

郭定已抱起了了灵琳,他急着要赶回去看看叶开的伤势,已顾不得男女之嫌。

可是那屋子里已没有人了……已没有活人了。

一直沉睡昏迷着的韩贞,已被一柄长剑钉死在床上。

地上的血迹已凝结,是叶开的血。

桌角上也有血迹,也是叶开的血。

但叶开却已不见了,崔玉真也已不见了。

是谁的长剑?是谁下的毒手?为什么要对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下毒手?

叶开到哪里去了,难道已被崔玉真带回去献给了王箫道人?

无论如何,他实在已凶多吉少。

屋子很小,但却收拾得很干净。

屋角里有个小小的木柜,是锁着的,旁边的妆台上,摆着面铜镜。

冷风吹得窗纸簌簌的一响,门上挂着布帘,门外传来一阵阵的药香。

叶开并没有死。

他已醒了过来,他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是在这么样一个地方。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是赤裸裸地躺在床上,盖着三条很厚的棉被。

他胸膛上的伤口已被人用白布包扎了起来,包扎得很好。

是谁替他包扎的?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想坐起来,但胸膛上仿佛还插着一把刀,只要一动,就疼得全身都仿佛要撕裂。

他想呼喊,但这时门帘已掀起,已有个人端着碗药慢慢地走了进来。

崔玉真。

她已脱下了她的道袍,身上是套青布衣裙,蛾眉淡扫,不施脂粉,眉目间却带着浓浓的忧思。

看见叶开已醒,她的眉也已舒展开了。

“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叶开问出了这句话,立刻就发觉这是句废话,当然是崔玉真将他救到这里来的。

崔玉真已走过来,将药碗轻轻地放在床畔的小几上。

她每一个动作看来都那么温柔,已完全不是那个随着箫声扭动腰肢的女道人。

叶开看着她,忽然有了种很安全的感觉,心也已定了下来。

但他却还是忍不住要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崔玉真垂着头,轻轻地吹着药,过了很久才回答:“是别人的家。”

“是谁的家?”

“是个做茶叶买卖的生意人。”

叶开道:“你认得他?”

崔玉真没有回答这句话,却轻轻道:“你受的伤很重,我怕玉箫道人他们找来,只好带你赶快走。”

她是个很细心的女人,想得很周到。

叶开若是留在那屋子里,说不定也早已被一柄长剑钉死在床上。

崔王真又道:“可是我第一次到长安城,一个人也不认得,那时天刚亮,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带你到什么地方去。”

叶开道:“所以你就闯到这人家里?”

崔玉真点头道:“这是个很平凡的小户人家,绝对没有人想到你会在这里。”

叶开道:“这里的主人你当然也不认得?”

崔玉真只好承认:“我不认得。”

她说过,在长安城里她一个人都不认得。

叶开道:“现在他们的人呢?”

崔玉真迟疑着,又过了很久,才轻轻道:“已被我杀了。”

她垂着头,不敢去看叶开,她怕叶开会骂她。

可是叶开连一个字也没有说。

他并不是那种道貌岸然的道学君子,他知道若不是崔玉真,现在他已不知死在谁的手下。

长安城里要杀他的人实在不少。

一个半生不熟的女人,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了他,又在全心全意地照顾着他,为了他的安全,竟不情杀人。

你叫他怎么还忍心责备她,怎么还能骂得出口。

崔玉真道:“我闯进来的时候,有两个人睡在床上,我本来以为他们是夫妇。”

叶开终于忍不住问:“难道他们不是?”

崔玉真摇摇头,道:“那女的已有三十多岁,男的却最多只有十七八岁,我逼着他们一问,这孩子就说了实话。”

原来丈夫到外地买茶去了,妻子就勾引了在他们家里打杂的学徒。

崔玉真的脸似已有些发红,接着道:“这两人一个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一个背叛了自己的师傅,所以我才会杀了他们,我……我只希望你不要认为我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叶开看着她,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为他做了这些事,为他冒了这么大的危险,可是她并不要他感激,更不要他报答。

她唯一希望的,竟只不过是希望他不要看轻她。

他的看法对她竟如此重要。

叶开忍不住叹了口气,柔声道:“我也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叶开道:“若有人认为你这样做得不对,认为你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那人一定是个伪君子,是个大混蛋。”

他微笑着,接着道:“我希望你相信我,我绝不是这种混蛋。”

崔玉真笑了,她笑的时候,就仿佛寒冬已经过去,春天已经到来。

“药可以人口了,你喝下去好不好?”

她扶起叶开,就像是母亲哄孩子一样,将这碗药一口口喂他喝了下去。

“这是我自己配的药,我不敢找大夫,我怕别人会从大夫嘴里查出你的行踪。”

她实在是个非常细心的女人,每一点都想得非常周到。

叶开看着她,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激,微笑道:“我遇见你,真的是运气,无论什么事你好像都能想得到。”

崔玉真迟疑着,忽然道:“但我却还是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杀你?”

叶开的笑容黯淡了下来。

崔王真道:“我知道我本不该提起这件事的,可是我实在想不通,你不顾一切地去救她,她为什么要对你下这种毒手?”

叶开却又笑了笑,道:“我想……她一定有原因的。”

崔玉真道:“什么原因?”

叶开道:“江湖中有很多邪门歪道的事,我说给你听你也未必知道。”

崔玉真道:“你难道一点都不怪她?”

叶开摇了摇头,道:“她这么做,一定是被摄心术一类的邪法所迷,等她苏醒后,她一定会比我更痛苦,我怎么还能怪她。”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关怀。

别人几乎一刀将他杀死,他却还在关心着那个人清醒后的感觉。

至于他自己的痛苦,他却连一点都不在乎。

崔玉真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突然泪珠一连串流下。

“你在哭?”

“你为什么忽然伤心?”

崔玉真慢慢地拭了拭泪痕,勉强笑道:“我并不是伤心,我只不过在想,假如有一天,能有个人会这样对我,处处都替我想,那么我…”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她的泪又已流下,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永远也不会遇着这么样一个人的。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现在虽然在她怀抱里,但心里却在想着别人,而且很快就会离开她。

她并不是嫉妒,也不是痛苦,只不过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伤。

她已是个成熟的女人,她这一生都很寂寞。

寂寞,多么可怕的寂寞……

冰冷的泪珠,一滴滴落在叶开脸上,但叶开的心里却在发热,热得发疼。

他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也不是块木头。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

屋子里渐渐暗了,黄昏又无声无息地悄俏来临。

黄昏总是美的,美得今人心疼。

崔玉真将早上煮的冷饭,用酱油拌着吃了一碗,却替叶开熬了锅稀粥。

她红着脸道:“我本来想买点人参来熬汤的,可是我……”

她没有钱,叶开也没有,他忽然注意到她本来头上的一根碧玉簪已不见了。

“我本来想打开那柜子,看看里面是不是有银子的,可是我又不敢。”

她实在是个本性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有一种真正的女性温柔。

叶开慢慢地啜着粥,心里忽然有了种奇妙的感觉,假如他只不过是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假如他们是夫妻,假如他们都没有过去那些往事,他们是不是会活得更幸福?

可是现在……假如现在他也能抛开一切,假如她也愿意陪伴他,假如……

叶开没有再想下去,他不能想下去,宁静的生活,对他是称不可抗拒的诱惑,可是他这人却偏偏好像生来就不能过这种日子,世上又有几个人能随心所欲,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夜色渐渐深了,他们都没有说话,仿佛在全心全意地享受这片刻宁静,因为他们知道这种日子是很快就会结束的,叶开什么都不愿去想,只觉得眼皮渐渐沉重,他流了很多血,觉得很疲倦,而且很冷。

朦朦胧胧中,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渐渐地沉入一个冰窖里,他冷得全身都在发抖,冷得嘴唇都发了青。可是她已将这里所有的棉被都替他盖上了——现在怎么办呢?

他的脸色越来越可怕,抖得就像是一片寒风中的叶子,有什么法子才能使他温暖?只要能让他温暖,无论要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的,她的脸忽然红了。她已想到了一个法子,一种人类最原始的互相取暖方法。

叶开不再发抖、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然后他就发现,有个人正赤裸裸地睡在他身旁用力抱住了他,她的身子光滑而柔软,热得就像是一团火。

发现叶开眼睛在看着她,她脸上仿佛也燃烧了起来,嘤咛一声,将头缩入了被里。

叶开心里是什么滋味?那绝不是感激两个字所能形容的,那已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他感觉到她的身子也在轻轻发抖,但那也当然不是因为冷。

窗外一片黑暗,冷风在黑暗中呼啸,可是黑暗与寒冷都已距离他们很远,他们竟忽然有了一个完全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这世界里充满了幸福和宁静。只可惜这种幸福就像是海市蜃楼,虽美丽,却虚幻,又像是野花的开放,虽美丽却短暂。突然间,门被推开,一个人闯了进来。

一个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的人。

灯还没有灭。

灯光照在这人脸上,这人的脸色是铁青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愤怒的杀气,恨恨地瞪着他们,仿佛恨不得一刀将他们杀死在床上,他们却不认得这个人,连见都没有见过。

崔玉真已失声大叫:“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到这里来?”

这人恨恨地瞪着她,突然冷笑道:“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来?”

崔玉真怔住,叶开也怔住。

这一家主人竞突然回来了。一个男人回到自己家里时,若发现有两个陌生男女睡在自己床上,无论怎么愤怒,都是值得同情的,崔玉真本来也很吃惊,很愤怒,现在却像是只泄了气的皮球,连话都说不出了。

这人咬牙瞪住她,怒吼道:“我出去才两个月,你就敢在家里偷人了,你难道不怕我宰了你?”

崔玉真又吃了一惊:“你……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这野男人是谁?”

难道这人的眼睛有毛病,竟将她看成了自己的妻子?

崔玉真道:“你……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这人更愤怒:“我看错了人?你十六岁就嫁给了我,就算烧成了灰,我也认得你。”

崔玉真忍不住大叫:“你疯了,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你。”

“你难道还敢不承认是我的老婆?”

“当然不是。”

“你若不是我的老婆,为什么睡在我的床上?”

崔玉真又说不出话来。

这人又瞪着叶开,狠狠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和我老婆睡在床上?”

叶开也不知该说什么,他忽然发现又遇着了件又荒唐又荒谬的事,他实在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人道:“幸好我是个宽大为怀的人,不管你们做了什么事,我都原谅了你们,但现在我既然已回来了,你总该起来把这热被窝让给我了吧?”

他居然真的走过来,好像已准备脱衣上床睡觉。

崔玉真又大叫,用力拦住叶开:“我不是他的老婆,我根本不认得他,你千万不能起来让他。”

叶开当然不会起来,可是他该怎么办呢?

一个人赤裸裸地躺在别人床上,遇见这种事,你说他怎么办?就在这时,突然门外传入了一阵大笑声,一个人捧着肚子,大笑着走了进来。看见了这个人,叶开更笑不出来。

上官小仙!这个要命的人,竟偏偏又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出现了。

(侠客居)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