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第 3 章 一错再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章  一错再错

柳淡烟笑道:“正事谈过,便该风流风流了。”他笑容一起,面上便立刻平添了许多温柔妩媚之色,那里像是个心智深沉,阴险狠毒,手握大权的厉害角色,分明像是个温柔多清,风情万种的美貌女子。

杨璇暗叹忖道:“不知此人倒底有几付面目?”

只听孙玉佛双掌微招,唤道:“姑娘们进来吧!”

于是笑语莺声,立刻又充满一室,杨璇虽然满心不忿,但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不偷之色。

柳淡烟左拥右抱,口中道:“翠红,唱一段吧!”

翠红撒娇道:“嗯,我不会唱……”手里却已拿起了琵琶。

柳淡烟笑道:“真是个会作怪的小妮子。”

翠红娇笑道:“你再说我就真不唱了。”

柳淡烟笑道:“好妹子,我不说了,你唱吧!”

翠红手拨琵琶,眼波频飞,道:“唱什么?”

柳淡烟道:“你手里抱着琵琶,就唱段琵琶行吧!”

孙玉佛抚掌笑道:“妙极妙极……”

杨璇腹中暗暗冷笑……‘若论吹牛拍马,这??可算得上是天下第一了。’只听‘叮当’两声,翠红曼声唱道:“浔阳江头夜送客……”她方自唱了半句,窗外突地吹来一股劲风!

灯火微花,一条人影,随风而入。

他似乎不愿被人见到面目,左手掩面,旋风般扑了进来,右手却一把抓起了弹琵琶的翠红。

这娈化委实来得太过突然,一时之间,众人不禁惊慌失措,只听翠红惊呼一声,已被他掷向窗外。

这人影却藉着这后掷之势,自前面的门窜了出去。

就在这刹那之间,窗外又是一声厉叱,一条人影,飞扑而入,恰巧迎着被那人掷出的翠红。

这人影乃是个高大的驼背老人,双手一伸,便将翠红接在手里,眼里瞪着那人影掠出的方向,随手将翠红放了下来,口中道:“惊扰惊扰!”

取出袋银子,抛入翠红怀里,道:“给你压惊!”

身子声追着前面的人影窜了出去,口中厉叱道:“好小子,老夫今日跟定了你,你登天也逃不了啦!”

说到最后几字,语声已远在屋外!

自第一条人影窜入,到第二条人影窜出,都不过是霎眼间事,娇呼惊乱声中,翠红早已吓得晕了。

柳淡烟双眉一扬,轻叱道:“追!”

杨璇、孙玉佛见到那高大的驼背老人的影子,立刻以袖掩面,此刻两人不约而同,齐声道:“追不得的!”

柳淡烟怒道:“为何追不得?”

孙玉佛道:“公子可看到了那驼背老人了么?此人便是昔年名震一时的‘万里神行铁驼’金曲!”

柳淡烟呆了一呆,道:“是他么……不追也罢。”

缓缓坐了下来,突又问道:“此人昔年虽称煞手,但却在大病之中,被人追得无地容身,消声灭迹已有十余年,此刻怎会又忽然出现了?”

杨璇叹道:“这十余年来,他一直在‘帝王谷’中,经过这么多年,只怕武功又精进了?”

柳淡烟‘哦’了一声,冷冷道:“你知道的倒不少。”

杨璇只做未闻,喝了几杯闷酒,只听远远传来阵阵更鼓之声,三更早过,已将是四更了。

他立刻藉机抱拳而起,陪笑道:“在下与那展梦白约在四更相见,此刻不得不告辞了。”

柳淡烟双眼微转,似乎要说什么,却终于只是淡淡说道:“杨璇要走了么?孙兄请代我送客。”

直到杨璇前脚一走,孙玉佛立刻转身冷笑道:“这??假痴假呆,故作谦逊,只怕暗中另有机心。”

柳淡烟冷笑道:“他敢?”有意无意间,望了孙玉佛一眼,道:“我倒希望本门中出个叛贼,那时也好教别人看看咱们对待叛贼用的是何手段。”

孙玉佛心头一寒,再也不敢说话了。

那杨璇走了出去,面上立刻现出忿怒之色,暗暗冷笑道:“你们叫我不杀,我就不杀,我当真那么听话么?”

他仰天吐出了口怨气,恨声道:“我辛辛苦苦订下的计划,绝不能被任何人破坏,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我的主意。”

‘柳淡烟呀柳淡烟,你今日对我如此无礼,他日我若做了’傲仙宫‘的主人,你还敢么?便是你的主人,也要对我客客气气,那时我便再也不居人下了,你们却更不能不利用我,到那时我也要叫你们看看颜色!’

※ ※ ※

他神色忽忧忽喜,忽又长叹忖道:“只是这样一来,事情难免变得更是棘手,我若要除去展梦白,势力更是孤单,也不能动用‘情人箭’了,杀死他后,既不能引起蓝天??注意,也不能让这些人怀疑……”

想到这里,他双眉不禁紧皱到一齐,但瞬即展眉一笑,暗道:“在我杨璇眼中,世上还会有做不到的事么?”

当下加快脚步,匆匆向客栈行去,夜色深沉,漫无人迹,长街上的露水,在月光下显得分外清冷。

※ ※ ※

展梦白所行的道路,却是阴森而黝黯,风砂漫天,寒意沉重,他掷躅而行,只望夜更深些。

他暗暗忖道:“如果我是孙玉佛,要假冒展梦白之名,奸淫作恶,该当在什么地方下手才是呢?”

‘闹市之中,是万万下手不得的,一来怕有人插手多事,再来也怕别人认出面目,便弄巧成拙了。’于是他极快地为自己下了个结论:“僻静之地,也有的是富室大户,在这种地方下手,一样能达到目的,却安全的多。”

一念至此,他不再考虑,立刻向僻静之处行去。

走了半晌,只见远处屋影幢幢,连绵一片,虽非十分雄伟,但在这塞外边荒之地,也可算得是极为难见的巨宅了。

奇怪的是,这一片巨宅之中,竟无半点灯火。

展梦白暗暗忖道:“想必是塞外民风俭??,纵是富户,也颇节省燃油,是以黄昏后便早早睡了。”

纵是再无经验的人,也知道这种富户必是夜行人做案最好的下手之处,展梦白当下再不迟疑,悄悄掩去。

他寻了个阴暗的墙角,藏起身形,留意着四下的动静,但等了许久,却连个夜行人的影子也看不到。

要知他虽已闯汤江湖甚久,但对于夜行做案的技巧却是半点也不懂,等了许久,越等越是心焦。

他等不及了,到别处去转了一圈,但想来想去,还是那巨宅最有希望,便又守候到那墙角。

月明星稀,大地无声,夜彷佛已很深了。

展梦白心念数转,突地哑然失笑,暗暗忖道:“我等在这里,岂非有如守株待免一般,别人从那边来了,我也无法看到。”

他暗暗责备自己,沿着墙走了半圈,只见一处屋檐,飞出墙外,他肩头微耸,嗖地掠了上去。

放眼四望,但见墙内乃是一片庭院,疏林丛竹,假山小桥,在夜色中看来,彷佛甚是精致。

但仔细一望,树已枯、竹已乱、山已颓、桥已残,甚至连荷池中积水都已涸了,到处都是断瓦残垣,庭园早已荒废。再凝神一望,楼阁飞檐虽在,但房屋的窗棂已断,栏杆已倒,冷风吹着空窗,飕飕地令人顿生凄凉之感。

展梦白苦苦地在这里守候了半夜,不想这里竟是个荒宅,他心里只觉哭笑不得,大骂自己的粗心。

那知就在这刹那间,荒园里,夜色中,突地有光芒一闪,青蓝色的光芒,显然是剑影刀光。

荒园之中,突现剑影,展梦白却大喜忖道:“难道那??也和我一样,不知这里是座荒宅,也上了当?”

当下伏身在屋脊上,凝目望去,凄清的夜色中,荒园中果然出现了一条身持长剑的人影。

这人影身材甚窈窕,竟彷佛是个女子。

展梦白大奇忖道:“荒园之中,那来的女子,难道真是传说中的孤仙来了么?我倒要仔细瞧上一瞧。”

只见这人影缓缓走来,发髻如云,衣袂飘飘,左手持着柄长剑,右手竟拉着个稚岁幼童。

她拉着这幼童的手,飘飘地自小桥走了过来,深色的长袍,漆黑的长发,面容却是雪一般苍自……凄清的夜色,凄清的景物,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幽灵般的女子,使荒园中更充满了神秘诡异的恐怖气氛。

但展梦白非但丝毫不怕,反而动了好奇之心,竟似已忘去了此行的目的,伏身屋脊,不肯走了。

※ ※ ※

这幽灵般的女子冉冉踱过小桥,忽然幽幽长叹了一声,缓缓在桥边的石桌石椅上坐了下来。

悠长的叹息声中,似乎也充满了森森鬼气。

展梦白心弦微微一颤,只见那稚龄幼童突地扑到女子身上,颤声道:“妈,我……我怕……”

乌衫女子道:“妈手里有剑,鬼也不敢来的,你怕什么?”语声虽然轻微,但在静夜中听来,却极为清晰。

展梦白暗中松了口气:“原来这女子并非狐鬼。”

只见那乌衫女子口中轻轻哼起催眠的曲调,将孩子抱在怀里,手中却擦拭起那柄秋水般的长剑。

过了半晌,那孩子突然轻轻叹息了一声,抬头道:“妈,你不要唱了好么,反正我也睡不着的。”

这孩子最多也不过四、五岁,尚在牙牙学语,但说起话来,却有一种成人的气味,显见得极为聪明。

乌衫女子爱怜地拍了怕他的头,果然不唱了,那孩子又道:“你在这里等他,他知道么?”

乌衫女子道:“不许说他,要叫爹爹才是,知道么?”

那孩子眨了眨眼睛,道:“他既是爹爹,为什么总是不敢和妈在一起呢?别人的爹爹妈妈,天天都在一齐。”

乌衫女子彷佛呆住了,良久良久,方自幽幽长叹了一声,道:“孩子,有些事,你……你是不知道的……”

那孩子点了点头,忽然抬起小手,去擦他妈妈的眼睛,口中道:“孩儿叫他爹爹就是,妈妈你不要哭好么?”

乌衫女子似乎有满腔幽怨,纵然笑了,笑中也带着泪,展梦白见到这母子两人真情流露,想到自己的母亲,亦不禁为之暗中唏嘘,黯然不已。

又过了许久,那孩子跳下地来,望着他妈妈手里的剑,道:“妈,你为什么天天要磨这柄剑呀!”

乌衫女子道:“妈磨快了剑,要去杀一个人。”

那孩子睁大眼睛,慢声道:“妈要杀谁呀?”

乌衫女子抬头望着黑沉沉的苍穹,缓缓道:“妈要杀一个女子,她的名字,叫做萧飞雨……”

展梦白心头一震,几乎自屋上跌了下来!

只听这女子缓缓又道:“孩子,你要记着她的名字,就算妈不能杀死她,你长大也要替妈杀死她。”

那孩子圆睁着眼睛,紧握着拳头,道:“好,我长大后,一定替妈妈杀死那个萧飞雨!”

乌衫女子一把将他搂进怀里,笑道:“乖孩子……这才是妈的乖孩子……”双目之中,却已流下泪来。

展梦白满心惊疑,不知道这女子究竟和萧飞雨有何仇恨,怎会对萧飞雨恨入切骨。

只见这女子携着孩子的手,缓缓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仰首望天,轻轻道:“他怎么还不来呀?”

月光恰巧满满照在她面上,她面容恰巧正正对着展梦白的目光她面容的轮廓,便清晰地呈现在展梦白的眼底。

※ ※ ※

展梦白一目望去,瞧清了她的面容,身子不觉一震,翻身掠了下去,厉喝道:“柳淡烟,原来是你!”

这‘女子’也见想到这荒园之中,还藏有别人,大惊之下,抱起那孩子,向后飞掠了过去。

展梦白一见这‘女子’竟是‘人妖’柳淡烟,心中已是怒火填膺,不分青红皂自,急地追了过去。

那知这‘女子’却突地顿住身形,冷冷道:“你要干什么?”

展梦白厉声道:“柳淡烟,你手里纵然带着孩子,纵然口口声声自称母亲,我也认得你,你烧成灰我都认得你。”

那‘女子’冷冷道:“我却不认得你!”

展梦白仰天狂笑道:“你骗得别人,还骗得过我么?柳淡烟,你今日遇着我,算你倒了霉了!”

那孩子睁大眼睛,大骂道:“你是什么东西?”

展梦白叱道:“快放下孩子!”

那孩子半点也不惧怕,更不哭喊,大声道:“我们不认得你,你来找我妈妈作什么?

你是个疯子么?”

展梦白道:“孩子,快下来,这不是你妈妈。”

那孩子道:“谁说她不是我妈妈?”

‘乌衫女子’拍了拍孩子的头,道:“孩子,你莫说话,这人是个疯子,不要理他。

”背转身去,又要走了。

展梦白大怒道:“你纵是使出千方百计,小爷我今日也要为人间除去你这个祸害!”

身形展动,嗖地掠了过去!

那知他身形方起,突见一条人影自小桥那边划空急来,厉叱道:“下去!”扬手一掌,拍向展梦白胸膛。

两人凌空换了一掌,各自翻身落地,目光相对,面上俱都变了颜色,齐地脱口惊呼道:“原来是你!”

原来这划空急来之人,竟是在那饭??中与展梦白联手击退了四个鲁莽大汉的锦衣颀长少年。

两人俱见想到会在此时此刻遇着对方,不禁同时一呆?

颀长少年冷笑道:“在下只当展兄是位英义男儿,是以听得有人出言辱及展兄,也不惜动手,那知……”

他伸手一指那‘女子’,厉声笑道:“展兄竟会在这偏僻无人之地,来欺负两个妇人孺子。”

展梦白道:“你可认得此人么,他乃是个……”

颀长少年冷笑截口道:“在下自然认得她的,他便是在下的妻子!”

展梦白又惊又怒,大声道:“此人明明是个男扮女装的人妖,你为何要说他是你的妻子?”

颀长少年大笑道:“她与我夫妻多年,还生下个孩子,莫非我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么?”

展梦白怒道:“他明明是个男子……”

颀长少年道:“谁说他是男的,便是谁瞎了眼!”

展梦白道:“但……但……”他见这少年言语真切,神情激动,不像是在说谎,心头不觉有些迟疑起来。

但凝目望去,这‘女子’却实实在在是那桑林中的柳淡烟,全身上下,没有一分不似之处。

颀长少年冷笑道:“展兄只怕上了别人的当了。”

展梦白厉声道:“上当的只怕是你,他……”

颀长少年大声道:“我与她同床共枕,上谁的当?”

展梦白大怒道:“你若非上当,便是他的同谋,你纵然说出天来,也难以教我相信他是个女子!”

那‘女子’突然挺胸走了过来,冷笑道:“是男是女,说也说不清,你可要检查检查么?”

展梦白呆了一呆,红生双颊,垂目一望,忽然瞧见了眼前这‘女子’的头顶,显见这女子比他矮了许多。

但那柳淡烟,却是身材高挑,不见在自己之下!

一念至此,他面色不禁大娈,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几步。

那‘女子’冷笑道:“你看清楚些!”

展梦白越想越觉这‘女子’确比柳淡烟矮了许多,额上不禁汗如雨下,呐呐道:“在……在下只怕看错了!”

颀长少年森寒的面色,绽开一丝笑容,道:“天下形貌相同之人,本就极多,展兄日后看人须得仔细些才是!”

展梦白呐呐道:“但……但……他两人实在太过相像了,眉毛、眼睛、面形,便是孪生兄妹,也……”

语声顿处,突然拍掌大声道:“对了,不知兄台的夫人,可是有个孪生兄弟么?否则世上那有如此相像的人!”

颀长少年抢口道:“她自幼是个孤儿,被家母收养,有没有孪生兄弟,在下也不知道。”

展梦白‘哦’了一声,方自垂首沉吟,那颀长少年却已抱拳道:“在下有急事在身,急需走了,来日再会。”

展梦白道:“且慢。”

颀长少年着急道:“不瞒兄台,在下有个极厉害的对头,发现了在下的行藏,是以在下才令妻儿守在这里,方自设法摆脱了他,此刻再不走,若是被他追着,便来不及了!”

他轻功、武功,均都可算是武林顶尖的身手,但对他这‘对头’,却仍似畏惧已极,不等将话说完,又要走了。

展梦白大声道:“不知尊夫人兴萧飞雨……”

话声未了,突听夜色中传来一声厉叱,道:“好小子,你纵然逃上天去,老夫也追得着你?”

颀长少年面上立刻现出惊惶之态,顿足道:“展兄你害苦了我啦!”拉起他妻子手腕,飞掠而去!

展梦白心里不禁有些不安,呼道:“兄台休惊,在下替你挡他一阵!”当下纵身向喝声传来处掠去!

※ ※ ※

夜色中果然一条高大的人影,闪电般飞来。

展梦白话也不问,迎面扑上去,展开双拳,一抡急攻,狂风暴雨的拳势,立刻将这高大的身形围住。

只见这高大人影连声怒喝,还了几招,招式亦是凌厉无俦,黑暗中只见他身形迅急,背后隐隐有个驼峰。

展梦白目光动处,心头又吃一惊,仰面翻身,倒退丈余,口中大喝道:“前辈快快住手!”

这高大人影方自双掌攻来,也已看清了展梦白的面容,大喝一声,硬生生收回掌势,道:‘小兄弟,怎会是你?’展梦白再也想不到此人竟是‘帝王谷’中的驼背老人‘铁驼’,铁驼更未想到挡住自己的人会是展梦白。

要知两人俱是性情激烈之人,是以方才才会不分青红皂自地便动上了手,若是换了别人,最少也要问个清楚。

铁驼老人瞧见是展梦白,气得连连顿足道:“怎会是你,你怎会挡住了老夫的去路?

”展梦白苦笑道:“在下实在想不到是前辈来了!”

铁驼道:“好了好了,废话少说,那??跑到那里去了?”

展梦白方才看错了,一直歉疚在心,故意沉吟半晌,随手向前一指,道:“好像是那边!”

铁驼大怒道:“放屁,老夫就是从那边来的!”

展梦白苦笑道:“若非是为了晚辈鲁莽,人家早已走得远了,前辈若兴他无什冤仇,不追也罢。”

铁驼顿足道:“混帐混帐,你还要为他求情,你可知道老夫是为了谁才要捉他的?”

展梦白陪笑道:“在下怎会知道?”

铁驼大声道:“为了你?”

展梦白大奇道:“晚辈非但与他无仇,反倒有些交情,前辈若是为了我才要追赶于他,只怕是个误会了!”

铁驼顿足道:“小祖宗,你还不知道他是谁么?”

展梦白心头一震,大惊道:“他……莫非是情人箭……”他心里想来想去,总是忘不了‘情人箭’三字。

铁驼怒道:“什么‘情人箭’?他便是假冒你的姓名,到‘帝王谷’中骗去了武功,还骗去了飞雨婚事的恶徒!”

展梦白身子一震,有如突然被人用鞭子抽了一下,大惊道:“这??原来就是他么?追!”

转身飞掠而出!

铁驼大喝道:“快追……”随之纵出。

※ ※ ※

这老少两人,当真是一搭一挡,说追就追,但人家却早已去得远了,他两人追了半天,连影子都未追着。

两人对望一眼,齐地停下身形,铁驼叹道:“追不到了。”

展梦白道:“追不到了。”

铁驼叹道:“不知这??究竟真的叫什么姓名?是何来历了唉,人海茫茫,叫老夫到何处再去寻他。”

展梦白叹道:“人海茫茫,当真是难以寻找!”

铁驼霍然转身,大声道:“你也不知他的姓名么?”

展梦白道:“我怎会知道,我根本不认得他。”

铁驼怒道:“老夫倒要问问你,你既不认得此人,方才却又为何要帮他前来挡住了老夫的去路?”

展梦白苦笑一声,将事情经过大概说了,又道:“近来在下所遇之事,件件俱是奇诡难测。”

铁驼沉声道:“这些事,想必都与那‘情人箭’有些关系。”

展梦白道:“在下也是这般想法。”

铁驼道:“那??假冒你的姓名,又得知你的底细,想必他兴你有些关系,你难道一点也猜不出他的来历么?”

展梦白长叹着摇了摇头。

铁驼见他愁眉不展,满面悲苦,又忍不住安慰着道:“天下绝无永不??漏的秘密,你只管放心好了。”

语声微顿,又道:“你落脚何处,是否……”

展梦白抬头一望天色,东方已现曙光,大惊道:“不好不好,四更早已过了,大哥必定等得心焦!”

铁驼道:“还有人在等着你么?”

展梦白道:“便是蓝大先生的弟子杨璇。”

铁驼道:“你快去吧,老夫也要走了,你既和‘傲仙宫’的门人走在一齐,老夫倒也放心的很。”

展梦白道:“前辈要去那里?”

铁驼笑道:“你我还有赌约未了,老夫自要去追查那‘情人箭’的??密,顺便也要去查查那??的来历。”

两人俱是性情急躁,说走就走,展梦白回到客栈,生怕杨璇等得心焦,便先去敲杨璇的房门。

那知杨璇房中,却寂无回应,撞开房门一看,房中那里有杨璇的影子,甚至连话也未曾留下一句。

这件事又大大出了常情常理,展梦白等了半晌,暗暗忖道:“只怕大哥等我不着,便出去寻找去了!”

一念至此,便等在杨璇房中,坐候他归来。

※ ※ ※

只见窗外天色渐明,大地渐渐响起了各种生命的节奏鸡鸣、人语、车声、马嘶……

但目光凝注着窗外的展梦白,却仍看不到杨璇的影子。

虽是在焦急的等待中,但展梦白思绪却仍极清晰。

他静静地分析着每一件事,首先他断定那冒充自己去‘帝王谷’的颀长少年,必定与苏浅雪有极深的关系。

只因除了苏浅雪外,谁也不知道他亡母留给他的遗言,若不知道他亡母的遗言,那少年便不会知道莫忘我老人可带他入谷,而他入谷之后,若不深知展家的隐秘,也不可能得到‘帝王谷’中人的信任,自此可以断定,那颀长少年必是苏浅雪身侧极为亲近的人,甚至可能便是她的子弟。

这秘密本来万万不会被展梦白揭破,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展梦白却偏偏在无意中认得了那黄衣人‘帝王谷主’。

其次,展梦白又可断定,他在荒园中所遇见的那鸟衫女子,虽然已和那少年生了个儿子,但这两人身世,又必定有段隐秘,是以两人只能做暗地夫妻,‘这是从那孩子口中的话推断而出的。’而此刻那乌衫女子突然发觉自己的情郎已与萧飞雨订了亲,她自然一心想要杀死萧飞雨。

还有,那少年曾经说过:“那乌衫女子本是孤儿,自幼被家母收养。”苏浅雪若是这少年的母亲,或是义母,那么这乌衫女子必定就是苏浅雪的义女苏浅雪在这一双义儿义女身上,必定另有打算,是故不许他两人成亲,而他两人自幼青梅竹马,却早已结下孽缘。

是以他两人虽然早已生养了儿女,却仍不敢将自己的关系明告他人,而只能在暗地偷偷摸摸。

想到这里,展梦白对自己的推论,不禁甚为满意。

但为何那乌衫女子竟和柳淡烟如此相似,他两人若真是孪生兄妹,岂非苏浅雪与柳淡烟也极有关系?

那少年若真是苏浅雪的义子或门徒,为何苏浅雪从未提起?

除非是因为他根本是苏浅雪的亲生儿子,而苏浅雪独身至今,从未结婚,是以不敢承认自己有了儿子。

那么这少年的父亲会是谁呢?

他既然已和苏浅雪生养了儿子,却又不敢和她成亲,这其中、必疋又有一段不可告人的隐秘。

想到这里,展梦白心头又是一片混乱猛然抬头,红日已照满窗棂,却仍看不到杨璇的影子。

他难道已走了么?他怎会不告而行?

展梦白双眉紧皱,在房中踱了几圈,霍然推开门,回到自己房里,目光转处,心头不禁又是一震!

只见房中一片零乱,床幔似为乱刀所劈,东搭西落,一张凳子更已被拆得四分五裂,枕头上落了一条椅腿,上面刀痕斑驳这房中竟似已经过一番巨斗,展梦白大惊忖道:“大哥莫非是在我房中守候之时,突地来了武功极强的外敌,他临时找不着兵刃,便拆了椅腿与之相斗。”

一念至此,他心中不禁更是惊惶:“大哥若是胜了,将强敌击退,他必定还会等在这里,而此刻……他莫非……”

惊惶之下,突见那张八仙桌上似乎有些字迹,近前凝望,果然是杨璇以指力在桌上划下的留言:“巨变……不敌……逃……积石山……”

不但字迹潦草零乱,虽以辨认,词句亦是断断续续,彷佛是杨璇一面与人动手时,仓促留下。

以杨璇那般的身手,以‘傲仙宫’弟子的身份,还会遇着不能抵御的强敌,而要仓促逃走,对方身份岂非更是惊人。

展梦白惊骇交集,喃喃道:“积石山……积石山……”匆匆打了个包袱,窜了出去,大喝道:“店家!”

这一喝当真是声如霹雳,店家慌忙忙奔了过来,展梦白劈面抓住了他衣襟,大喝道:

“积石山在那里?”

那店家面如土色,侥幸还懂得几句汉语,结结巴巴地说道:“从这里,往南去,还要走……”

展梦白撒手放开了他,窜入马厩,甩上马鞍,飞身上马,竟策马自客栈中直冲出去,一路不知撞翻了多少东西。

四下喝骂声中,他早已去得远了,所幸杨璇还有匹马留在这里,店家。倒也未曾受到损失。

※ ※ ※

展梦白鞭马南行,马股上已被他抽得血痕斑斑,四蹄如飞,长嘶而奔,蹄后烟尘滚滚,宛如云龙。

但见地势又自荒凉,黄沙草原,风劲云低,日色也被郁云所掩,黑沉沉地望不见天色。

劲风刀一般刮在展梦白脸上,但他却毫无所觉,他一心只想着杨璇的安危,一心只想着谁是那外来的强敌?

也不知奔行了多久,但见马股之上,血流如注,展梦白心急如火,手劲自重,竟已将马股打得皮开肉绽。

这匹马本来早已力竭难行,全靠展梦白的无心打马出血,恰巧与边外牧人情急赶路,所用的‘放血’之法效果相同,使得这匹马使出了它生命中所有的潜力,是以马行还有余力,奔行犹急。

展梦白挺立马上,极目前望,只见地势渐高,积云却越来越低,天地相连,也望不到山影。

他正自焦急之中,突觉奔马失蹄,一个踉跄,前蹄直跪了下去,展梦白身子也向前直窜而出。

他大惊之下,振臂拧身,却跟那匹自马口吐自洙,倒卧在地上,竟已力竭不支而暴毙了!

前面路途,还不知有多远,展梦白咬了咬牙,飞身前行,突听斜地里冲过了一阵蹄声。

他一心想留些气力到积石山去与强敌搏斗,闻声不觉大喜,转目而望,果然一匹健马扬蹄奔来。

马上人似乎也在急着赶路,快马加鞭,伏身急行。

展梦白蓦地大喝一声,嗖地窜了过去。

奔马受惊,马嘶人立而起,马上人骑术精绝,仍钉子般稳坐在马上,怒骂道:“狗才,你瞎了眼!”

展梦白也不多话,身子箭一般窜起,和身撞在马上大汉身上,将这大汉直撞得跌下马来。

展梦白乘势跨上马鞍,勒转??绳,大喝道:“事情紧急,借马一用,你的马价银子在这里。”

左手抛出一锭银子,右手打马前行。

那大汉跌在地上,临危不乱,‘燕青十八翻’,肘膝着地,连滚数滚,急地抓住了马尾,厉喝道:“慢走!”

健马又是一声长嘶,人立而起,马尾弓弦般绷得紧紧的。

展梦白头也不回,反手切向马尾,只觉他掌缘如刀,弓弦般的马尾,被他一掌切下,应手而断。

那大汉自然立足不稳,又是仰天跌倒,等他再次翻身站起时,展梦白人马却早已去的远了。

展梦白打马前行,只见那人在身后骂道:“强盗,响马……”后面说的彷佛是;‘你逃不了的,我认得……’蹄足急遽,风声强劲,后面的话根本听不甚清。

展梦白心中虽觉有些歉然,但紧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只觉这匹马更是矫健,他心头不禁暗暗欢喜。

天色更见沉冥,但这匹马却的确是万中选一的千里驹,虽已不知奔驰了多远,但势道却丝毫不缓。

马行如龙,展梦白坐在马上,更有如腾云驾雾一般,他心中不觉大是歉疚,平自夺来人家如此一匹好马。

抬目望处,灰沉沉的天色中,突地现出了一道山峰,彷佛乃是由平地涌起,只因山势灰黯,天色灰黯,是以到了近前,才看出山峰。

展梦白策马上山,暗暗忖道:“只怕这就是积石山了!”

他此刻已对这匹马甚是爱惜,不忍见它力竭而死,上山一阵,便下了马,抚着马鬃道:“多谢你送我一程,你若认得路,便去寻你主人,否则你就好生在这里等着!”又发觉马鞍旁还有乾粮皮囊,他便取下胡乱吃了一些,不想囊中竟是味道极为醇厚的美酒。

酒食下肚,展梦白不觉精神一振,随手拍了怕马股,道:“去吧!”这匹马竟彷佛也懂人意,果然轻嘶着缓缓走了开去。

这时天色声更暗了,乱山之中,云雾凄迷,看来仿佛是唐人以泼墨昼绘出的山水,带着种古拙的苍凉之意。

展梦白提气上山,奔行了一阵,目光四下搜索,但要在这云雾凄迷的乱山中寻人,何异大海捞针?

他情急之下,忍不住放声大呼道:“杨璇……杨大哥……小弟来了……展梦白来了,你在那里……”

空山寂寂,只听四山回应之声:“你在那里……你在那里……”一声接着一声,四面八方地传了过来。

渐渐微弱的回声中,突听一声尖锐阴森的冷笑,在四山回应中,如刀子般刺入了展梦白的耳鼓!

展梦白心头一震,循着笑声,闪电般扑了过去!

只听那笑声时断时续,时高时低,时远时近,渐渐将展梦白诱人一道斜插入天的山脊。

云雾凄迷,夜色已浓,常人五尺以外,便难见得着人影,展梦白纵是目力异于常人,但也难看见远达两丈。

他全力注满真力,循声跟了上去,他不再出声喝问,只怕四山回声惊乱了笑声的方向。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