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 章 美人垂青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美人垂青

幽秘宁静的绿色山谷,完美无暇的处女躯体,温柔如水波的眼波……

陆小凤尽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再去想,但是他自己已知道这些回忆必将水留他心底。

他走得很快,走了很远,本该已走回那条小路了,可是他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入山已更深。

然后他立刻又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他又迷了路。

更可怕的是,四面的雾又渐浓,甚至比幽灵山庄那边更浓,无论眼力多好的人,都很难看得到两丈外去,而且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可能离山庄更远。

陆小凤却还是要试试,他绝不是那种能坐下来等云开雾散的人。

又走了很远,还是找不到路,在这陌生的山林,要命的浓雾中,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上归途?正在他开始觉得饥饿疲倦,开始担心的时候,他忽然嗅到了一股救命的香气。

香气虽然极淡,可是他立刻就能分辨出来那是烤野兔的味道。

远在童年时,他就已是个能干的猎人,长大后对野味的兴趣也一直都很浓厚。

兔子绝不会自己烤自己的,烤兔子的地方当然一定有人,附近唯一有人佐的地方就是幽灵山庄。

他咽下口口水,虽然觉得更饿,心神却振奋了起来,孵住呼吸片刻,再深深吸了口气,立刻就判断出香气是从偏西方传来的。

他的判断显然正确,因为走出一段路后,香气已越来越浓。

前面的山势仿佛更险,地势却仿佛在住下陷落。烤兔子的香气里仿佛混合了一种沼泽中独有的腐朽恶臭。

就算这里有人,这地方也绝不是幽灵山庄。

陆小凤的心又沉了下去,是什么样的人会住在这种地方?他简直无法想像。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响起一种怪异的声音,他加紧脚步赶过去,就看见浓雾中出现了一条条怪异的影子。

他看得出那绝不是人的影子,却又偏偏不像是野兽,他甚至无法形容这影子的形状。

可是他一看见这影子,心里立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和恶心,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对面的影子似乎也在不安的扭动着,等到陆小凤鼓起勇气冲过去时,这影子又忽然消失,彻底消失,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陆小凤竟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站在那里怔了很久,忽然感觉到风中还有种烧焦了木炭的味道。

这里一定就是烤兔子的地方!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一定正确无误,可是附近偏偏又没有一点痕迹留下。

如果是别人,一定早已走过去,甚至已逃走。

但是他绝不放弃。

他先将这地方十丈方圆用一根看不见的绳子围住,然后就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地上的泥土落叶者正是接近沼泽地区的征象。

只有一块地特别干燥,上面的落叶显然是刚移过来的。

他伏下身,扒开落叶,像猎犬般用鼻子去嗅泥土,甚至还撮起一点泥土来尝了尝。

泥中果然有烧炭的味道,仿佛还混合着野兔身上的油脂。

他再往下挖掘,就找到了一些枯枝,几根啃过的碎骨头,一根用树枝做成的烤叉,叉上还带着块吃剩下的兔肉,皮毛削得很干净。

只有人的手,才能做得出这种烤叉,只有人的牙齿,才会将骨头啃得这么干净,而且也只有人是熟食的动物。

这地方一定有人。

这个人不但有一双很灵敏的手,而且做事极仔细,若不是陆小凤,任何人都很难找得出一点他曾经在这里烤过的痕迹。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是不是也在逃避别人的追踪?

刚才那极曲而怪异的影子又是个什么东西?

陆小凤完全想不通,就因为想不通,所以更好奇。

现在对他说来,能不能找到归路已变成不太重要了,因为他已决心要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答案—定就在这附近,可是附近偏偏又没有任何足迹。

陆小凤坐下来,先将那块兔肉上的泥土擦干净,再撕成一条条的,慢慢咀嚼。

没有盐,已经被烧焦,又被埋在士里的兔肉,吃起来不但淡而无味,简直无法下咽。

可是他勉强自己全都吃下去。

无论要做什么事,都得要有体力,饥饿却是它的致命伤。

肚子里有了东西后,果然就舒服些了,他躺下来,准备在这柔软的落叶上小愁片刻再开始搜索,他当然绝对想不到,这一躺下去,就几乎永远站不起来。

烟一般的浓雾在木时间浮动,陆小凤刚躺下去,立刻就觉得这些烟雾遥远得就像是天上的浮云,所有的一切也都距离他越来越远。

他整个人就像是忽然沉入了一个又软又甜蜜的无底深洞里,世界上每件事都仿佛变得遥远了,变得美丽了,最重要的事也变得无足轻重,所有的痛苦都已得到解脱。

这种轻松而甜美的感觉,正是每个人都在寻求的,可是陆小凤却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他知道自己绝不会有这种感觉,也不该有,他身负重损,他的把子绝不能在这时放下。

更大的恐惧是,他再想站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全身的肌肉骨节都已松散脱力。

就在这时,他又看见那怪异的影子。

扔曲着影子,在浓雾中看来就像是被顽皮孩子拧坏了的布娃娃,却绝不像人。

因为“他”全身都是软的,每个地方都可以随意极曲。

人有骨头,有关节。

人绝不是这样子的,绝不是」

陆小凤正想把扩散了的瞳孔集中注意,看得更清楚些,就听见了影子在说话。

“你是陆小凤?”

声音怪异、艰涩而迟钝,但却绝对是人的声音。

这影子不但是人,而且还是个认得陆小凤的人!

幸好这时陆小凤的观念中,已完全没有惊奇和恐惧存在,否匝C 他说不定会吓得发疯。

影子居然还在笑,吃吃的笑着道:“据说陆小凤是从来不会中毒的,现在怎么也中了毒?”

这一点陆小凤本就想不通。

饮食中只有一点毒,无论是哪种,他都能立刻警觉。

影子又笑道:“告诉你,这是大麻的叶子,我喜欢用它来烤肉吃,我吃了就会觉得像神仙般快活,你吃了却会变得像条死狗ao他又解释:”刚才你嗅到烤肉香的时候,已经把它的毒吸进去一点,所以等到你再吃那块肉时,就绝不会再有警觉。“

陆小凤道:“你是故意引我来的?”

影子摇摇头,道:“那块肉却是我故意留下来的,否则就算是一匹马我也能吃下去。”

他好像对自己这句话觉得很欣赏只有孤独已久的人才会有喃喃自语的习惯,只有这种人才会欣赏自己说的话。

他吃吃的笑了半天,才接着道:“你若找不到那块肉,我也许会放你走的,不幸你我到厂”

陆小凤道:“不幸?”影子道:“因为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他忽然用一种无法形容的怪异身法跳过来,落到陆小凤身旁,点了陆小凤的几处穴道。

他的手看来就像是一只腐烂了的蛇皮手套,但是他的出手却绝对准确而有效。

比起他身上别的部分来,这只手还算是比较容易忍受的。

没有人能形容他的模样,不能,不敢,也不忍形容。

陆小凤的心神虽然完全处于一种虚无迷幻的情况中,可是看见了他这个人,还是忍不住要战栗呕吐。

影子冷笑道:“现在你看见我了,你是中是觉得我很丑?”

陆小凤不能否认。

影子道:“你若被人从几百丈高的山崖上推卜来,又在烂泥里泡了几十天,你也会变成这样子的。”

他笑的声音比哭还悲哀:“我以前非但不比你丑,而且还是个美男子。

陆小凤并没有注意他后面这句话,只问:“你被人从高崖上推下来,又在烂泥里泡了几十天,可是你还没有死。”

影子惨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活下来的,就好像是老天在帮我的忙,可是老天又好像是在故意要我受折磨。”

这个人能活到现在,的确是奇迹,这奇迹却只不过是些烂树叶造成的。

沼泽中腐烂的树叶生出种奇异的霉菌,就好像奇迹般能治疗人们的溃烂伤痛。

影子道:“我就靠烂泥中一些还没有完全腐烂的东西填肚子,过了几十天之后才能爬出来,以后我才发觉,那些烂泥好像对我的伤很有用,所以每到我的伤又开始要流脓的时候,我就到烂泥里去泡一泡,这么多年来,居然成了习惯ao陆小凤终于明白,这个人的身子为什么能像蛇一样能随意蠕动扭曲。

影子道:“可是这种罪实在不是人受的,幸好后来我又在无意中发现,大麻的叶子可以让我忘记很多痛苦,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活着。”

生命的奇妙韧力,万物的奇妙配合,又岂是人类所能想像。

陆小凤长长叹了口气,眼前的事物已渐渐回复了原形。

他一直在集中自己的意志,只可惜现在药力虽已逐渐消失,穴道却又被制住。

他忽然问:“你知道我叫陆小凤,你认得我?”

影子道:“不认得,可是我见过你。”

陆小凤道:“几时见过的?”

影子道:“刚才。”

陆小凤动容道:“你刚才见过我?”

影子道:“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本该杀了你灭口,就因为我刚才见过你,所以你还活着。”

陆小凤更不懂:“为什么?”

影子道:“因为你总算还不是个坏人,并没有乘机欺负阿雪他的声音里忽然充满感情:”阿雪一直是个乖孩子,我不要她被人欺负。“

陆小凤吃惊的看看他,道:“你是她的什么人?”

影子不肯回答这句话,却反问道:“西门吹雪为什么要杀你?你跟他有什么仇?”

陆小凤迟疑着,终于决定说实话:“他看见我跟他老婆睡在一张床上。

影子闭上嘴,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发出了奇怪的笑声,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你是为什么到幽灵山庄来的了qo陆小凤道:”我是为了避祸来的aU影子道:“你不是。”

陆小凤道:“连你都不想死,我当然更不想死。”

影子道:“你也不怕死,你到这里来,只不过为了要发掘出这地方的秘密。”

他说得很有把握:“连阿雪那样的女人你都不动心,怎么会去偷西门吹雪的老婆。”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只问你一句话。”

影子道:“问。”

陆小凤道:“我若是奸细,老刀把子怎么会让我活到现在,他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你总该知道得比我清楚。”

影子忽然发抖,身子突然缩成了一—团,眼睛里立刻充满悲愤、仇恨和恐惧。

陆小凤缓缓道:“你当然知道,因为从高崖上把你推下来的人就是他!”

影子抖得更厉害。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但是你可以放心,我绝不会把这秘密说出去的。”

影子忍不住问:“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叶雪,我绝不会害她的父亲,,影子又往后退缩了一步,声音已嘶哑,道:”谁是她的父亲“

陆小凤道:“你。”

影子忽然倒了下去,躺在地上,连呼吸都已停顿。

可是他还没有死,过厂很久,才叹息着道:“不错,我是的,大家都以为我已死了,连他们婉妹都以为我已死了。”陆小凤道:“你至少应该让他们知道你还活着ao影子又跳起来,道:”你千万不能告诉他们,千万不能。“

陆小凤道:“为什么?”

影子道:“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看见我现在这样广。我宁可也……”

他的声音突然停顿,将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很久,压低,窝音道:“千万不要说看见过我,我求你。”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他就已消失,这三个字中的确充满哀求之意。

又过了很久,陆小凤才听见脚步声,一个人正踏着落叶走过来。

陆小凤只希望来的是叶雪。

来的不是叶雪,是叶灵。

她看见陆小凤时,自己也吃了一惊,但立刻就镇定下来。

这小姑娘显然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冷静得多,也老练得多。

她问:“我刚才听见这里有人在说话,你在跟谁说话?”

陆小凤道:“跟我自己。”

叶灵笑了,眨着眼笑道:“你几时变得喜欢自言自语的?”

陆小凤道:“就在我发现朋友们都不太可靠的时候。

叶灵道:“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躺在地上呢?”

陆小凤道:“因为我高兴。”

叶灵又笑了,背负着双手,围着陆小凤走了两圈,忽然道:“你自己点住自己穴道,也是因为你高兴。”

陆小凤苦笑。

他不能不承认这小姑娘的眼力比别人想像中敏锐,可是他相信自己还是能对付她。

像他这样的人,要骗过一个小姑娘,当然并不是件太困难的事。

“这里的树叶和野菌大部分都有毒,我无意中吃了些,只好子已点住几处穴道,免得毒气攻心:”他忽然发现说谎也不太困难。

叶灵看着他,好像已相信了,却没有开口。

陆小凤叹道:“我点了自己的穴道后,才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我已没法子再将穴道解开,现在幸好你来了,真是谢天谢地。”

叶灵还是盯着他,不说话。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替我把穴道解开的,你一向很有本事。”

叶灵忽然道:“你等一等,我马上回来。”

说完了这句话,她就飞一样的走了,连头都没有回…

陆小凤呆住。

幸好叶灵一走,影子又忽然出现。

陆小凤松了口气,道:“你要我做的事,我全都答应,现在你能不能放我走”

影子的回答很干脆:“不能。”

陆小凤道:“为什么?”

影子道:“因为我想看看阿灵究竟准备怎么样对你。

他声音里带着笑意:“这小丫头从小是个鬼灵精,她玩的花样,有时连我都想不到。”

陆小凤想笑,却已笑不出,因为他也猜不出叶灵究竟想用什么法子对付他,他只知道这鬼丫头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的。

他正想再跟影子谈谈条件,影子却又不见了,然后他就又听见了落叶上的脚步声。

这次的脚步声比上次重,叶灵也比上次来得快,她手里拿着把不知名的药草,显然是刚采来的,一停下来就喘息着道:“吃下去!”

陆小凤吃的是一惊:“你要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野草吃下去?‘’叶灵板着脸道:”这不是野草,这是救命的药,是我辛辛苦苦去替你采来的。“

她又解释:“要解开你的穴道很容易,可是你穴道解开了后,万一毒气攻心,我岂非反而害了你,所以我一定要先替你找解药oo陆小凤道:”现在我中的毒好像已解了。“

叶灵道:“好像不行,要真的完全解了才得,反正这种药草对人只有好处,多吃一点也没关系。”

她的嘴在说话,陆小凤的嘴却已说不出话,因为他嘴里已被塞满了药草。

他忽然发现“良药苦口”这句话实在很有道理,不管这些药草对人有多大的好处,他都绝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好不容易总算将一把草全都咽下肚子,叶灵也松了口气,眨着眼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陆小凤道:“晤,晤。”

叶灵道:“这是什么声音?”

陆小凤道:“这是羊的声音,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变成一只羊。”

叶灵也笑了,嫣然道:“我喜欢小绵羊,来,让我抱抱你。”

她居然真的把陆小凤抱了起来,她的力气还真不小。

陆小凤又吃了一惊道:“你抱着我干什么?为什么还不把我的穴道解开?”

叶灵道:“现在解药的力量还没有分散,这里又不是久留。”之地,我只有先把你抱走了。“

陆小凤道:“抱我到哪里去?”

叶灵道:“当然是个好地方,很好很好的地方。”

陆小凤只有苦笑。

被一个几乎呵以做自己女儿的小姑娘抱着走,这滋昧总是不太好受的。

可是这小姑娘的胸膛偏偏又这么成熟,身上的味道偏偏又这么香。

陆小凤只好闭上眼睛,想学一老僧入定,叶灵却忽然唱起歌来:“妹妹抱着泥娃娃,要到花园去看花,我叫娃娃听我话,娃娃叫我小妈妈。”

这儿歌有一半是陆小凤唱出来的。有一半是自己编出来的,编得真绝。

陆小凤听了当然有点哭笑不得,就在这时。他又发现了一件更哭笑不得的事。

他忽然觉得不对了。

开始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不知道还好些,知道了更糟他忽然发现自己竟似已变成条热屋顶上的猫,公猫。

若是真的在热屋顶上也还好些,可惜他偏偏是在一个少女又香又软的怀抱里,这少女又偏偏是他连动都不能动的。

他再三警告自己:“她还是个小女孩子,我绝不能想这种事、绝对不能。—。”

只可惜有些事你不想也没用、就好像“天要下雨,老婆要偷人”一样,谁都拿它没办法。

陆小凤知道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已发生了变化,一个壮年男人绝对无法抑制的变化。

他只希望叶灵没有看见。

他绝不去看叶灵,连一眼都不敢看。

可是叶灵却偏偏在看着他,忽然道:“你的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在发烧?”

陆小凤只好含含糊糊的回答了—句,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幸好叶灵居然没有追问,更幸运的是,他根本连动都不能动。

如果他的穴道没有被制住,现在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叶灵忽然又道:“看样子—定是那些药草的力量已发作陆小凤忍不住道:”那究竟是什么草?是救命的?还是要命的?“叶灵道:”是要命的。

她忽然停下来,放下了陆小凤,放在一堆软软的草叶陆小凤张开眼,才发现这是个山洞,叶灵的手叉着腰,站在他面前,笑得就像是个小妖精。

她眨着眼道:“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很要命?”

陆小凤苦笑道:“简直他妈的要命极了。”

叶灵道:我知道有种药能把你治好。“

陆小凤道:“什么药?”

叶灵道:“我。”

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只有我能把你治好。”

陆小凤瞪着她。

她实在已不是个小女孩子了,应该大的地方,都已经很大。

陆小凤咬着牙,恨恨道:“这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我。”

叶灵道:“我不怪你,你又能怎么样?”

陆小凤不能怎么样,他根本连动都不能动这一点他刚才还觉得很幸运,现在却已变成了很不幸。

他只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可能会涨破。

叶灵看着他,吃吃的笑道:“你知不知道这种事有时候真会要命的。

陆小凤知道。

他相信现在天下已绝没有任何人能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更要命的是,他已看见了她的腿。

这小妖精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就露在衣服外面了。

她的腿均匀修长结实。

陆小凤的声音已仿佛是在呻吟:“你是不是一定要害死我?”

叶灵柔声道:“我很想救你,我本来就喜欢你,只可惜她用一根手指轻抚着陆小凤:”我也是个处女,也从来没有男人碰过我。“

这是她姐姐说过的话,她连口气都学得很像。

陆小凤忽然明白,叶雪那秘密的小天地,原来并没有她自己想像中那么秘密。

叶灵忽然冷笑,道:“老实告诉你,你们在那里干什么,我全都看见了,看得清清楚楚。”

陆小凤道:“那是你姐姐……”

叶灵大声道:“她不是我姐姐,她是我天生的对头,只要是我喜欢的,她都要抢走。”

陆小凤道:“我……”

叶灵又打断他的话,道:“她明明知道是我先看见你的,她也要抢,可是这一次我绝不让她了,你是我的,我要嫁给你。

她忽又笑了,笑得又甜蜜,又温柔:“你要我嫁给你也行,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到了这种时候,陆小凤还有什么好说的?

山洞里黝黯而安静,暮色已渐临。

片刻安静后,叶灵就哭了,哭得也不知有多伤心,就好像受尽了委曲。

“你欺负我,你怎么能这样子欺负我?你害了我一辈子。

究竟是谁在欺负谁?谁在害谁?

陆小凤只有苦笑,还不敢笑出来,不管怎么样,她总是个女孩子,而且真的是个从来也没有让男人碰过的女孩子。

—个男人如果对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做了他们刚才做过的事,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刚才答应过我的事,现在是不是就已经后悔了?”“我没有。

“你真的不后悔?”“真的。”

她笑了,又笑得像是个孩子。

“走,我们回家去。”她拉住他的手:从今天起,你就是个有家有室的男人了,只要你不去找别的女人,我一定会像伺候皇帝—样伺候你。“

夕阳西下,暮色满山。

陆小凤忽然觉得很疲倦,他这一生中,几乎从来也没有这么样疲倦过。

这并不是因为那种要命的草,也不是因为那件要命的事。这种疲倦仿佛是从他心里生出的…—个人只有在自己心里已准备放弃—切时,才会生出这种疲倦。

也许我真的应该做个“住家男人”了。

在这艳丽的夕阳下,看着叶灵脸上孩子般的笑厣,他心里的确有这种想法。

不管她做了什么事,总是为了喜欢我才做的。

她笑得更甜,他忍不住拉起了她的手,这时远方正响起一片钟声,幽灵山庄中仿佛又将有盛宴开始。

难道老刀把子已为他们准备好喜酒?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