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章 四面楚歌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四面楚歌

第二天早上,山谷里还是浓雾迷漫,小木屋就好像飘浮在云堆,推开门看出去,连自己的人都觉得飘飘浮浮的,又像是水上的一片浮萍。

这世上岂非本就有很多人像是浮萍一样,没有寄托,也没有根。

陆小凤叹了口气,重重的关上门,情绪低落得简直就像是个刚看见自己情人上了别家花轿男孩子。

这天早上唯一令他觉得有点愉快的声音,就是送饭的敲门声。

送饭来的是个麻子,面目呆板,满嘴黄牙,全身上下唯—令人觉得有点愉快的地方,就是他的提着的一个大食盒。

食盒里固然有六菜一汤,外带白饭。六个大碟子里装着的,果然是陆小凤昨天晚上点的菜。

可是每样茶都只有一块,小小的一块,眼睛不好的人,连看都看不见,风若大了些,立刻就会被吹走。

最绝的是那样三鲜鸭子,只有一根骨头,,一块鸭皮,—根鸭毛。

陆小凤叫了起来:“这就是三鲜鸭子?”

麻子居然瞪起了眼,道:“这不是鸭子是什么,难道是人?”

陆小凤道:“就算这是鸭子,三鲜呢?”

麻子道:“鸭毛是刚拔下来的,鸭皮是刚剥下来的,鸭骨头也新鲜得很,你说这不是三鲜是什么?”

陆小凤只有闭上嘴。

麻子已“砰”的一声关上门,扬长而去。

陆小凤看着面前的六样菜,再看着碗里的一颗饭,也不知是该大哭三声,还是大笑三声。

直到现在他总算才明白,那位游魂先生为什么会对鸡骨头那样有兴趣了。

他拿起筷子,又放下,忽然听见后面的小窗外有人在叹气:“你这块红烧踊膀,比我昨天的还大些,至少大一倍。”

陆小凤用不着回头,就知道那位游魂先生又来了,忍不佳问道:“这种伙食你已经吃了多久?”

游魂道:“三个月。”

他一下子就从窗外钻了进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六样菜,又道:“吃这种伙食有个秘诀。”陆小凤道:“什么秘诀。”

游魂道:“每样菜都一定要慢慢吃,最好是用门牙去慢慢的磨,再用舌头去舔,才可以尝出滋味来。”

陆小凤道:“可是你还没有死。”

游魂道:“因为我还不想死,别人越想要我死,我就越要活下去,活给他们看。”

陆小凤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你能活到现在,一定很不容易。

游魂慢慢的点了点头,眼角忽然有两滴眼泪流了下来。

陆小凤不忍再看,一头倒在床上,用梳头盖住了。

游魂道:“饭已送来了,你还不吃?”

陆小凤道:“你吃吧,我不饿。”

游魂道:“因为你也得活下去。”

他忽然一把掀起陆小凤的枕头,大声道:“你若想死,倒不如现在就让我一拳把你打死,因为你现在身上还有肉,还可以让我痛痛快快的吃几顿。”

陆小凤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已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的脸,忽然道:“我姓陆,叫陆小凤。”

游魂道:“我知道?”

陆小凤道:“你呢?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这一次游魂居然并没有显得激动,只是用一双已骷髅般深凹下去的眼睛盯着陆小凤,反问道:“你又是怎会道这里来的?”

陆小凤道:“因为……”

游魂抢着道:“因为你做了错事,已被人逼得无路可走,只能走上这条死路。”

陆小凤承认。

游魂道:“现在江湖中人一定都认为你已死了,西门吹雪一定也认为你已死了,所以你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陆小凤道:“你呢?

游魂道:“我也一样。”

他又补充着道:“将军、表哥、钩子、管家婆……这些人的情况也全都一样ao陆小凤道:”可是我并不怕让他们知道我的来历底细。“

游魂道:“他们却怕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游魂道:“因为他们还不信任你,他们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还活着,否则……”

陆小凤道:“否则他们的仇家很可能就会追踪到这里。”

游魂道:“不错。”

陆小凤道:“你呢?你也不信任我?”

游魂道:“我就算信任你,也不能把我的来历告诉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游魂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也不知是恐惧?还是痛苦?

“我不能说,绝不能……”

他嘴里喃喃自语,仿佛在警告自己,他的身子又已幽灵般飘起。

可是这—次陆小凤已决心不让他走了,闪电般握住他的手,再问—遍:“为什么?”

“因为……”游魂终于下了决心,咬着牙道:“因为我若说出来,我们就绝不会再是朋友。”

陆小凤还是不懂,还是要问,谁知游魂那只枯瘦干硬的手竟突然变得柔软如丝绵,竟然从他掌握中挣脱。

从没有任何人的手能从陆小凤掌握中挣脱。

他再出手时,游神已钻出窗户,真的就像是一缕游荡的魂魄。

陆小凤怔住。

他从没有见过任何人的软功能练到这一步,也许他听说过,他好像听司空摘星提起过,可是连这种记忆都已很模糊。

所有的记忆都渐渐模糊,陆小凤被关在这木屋里已有两尤其是两天?三天?还是四天?他也已记不清了。原来饥饿不但能使人体力衰退,还能损伤人的脑力,让人只能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却将所有应该去想的事全都忘记。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个鸽子笼般的小木屋挨饿,这种痛苦谁能忍受。

可是听到外面有钟声响起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高兴得跳了起来。

“钟声不响,不许出来。”

现在钟声已响了,他跳起来,冲出去,连靴子都来不及套上就冲了出去。

外面仍有雾,此刻正黄昏。

夕阳在迷雾中映成一环七色光圈。

这世界毕竟还是美丽的,能活着毕竟是件很愉快的事。

大厅里还是只有三十六七个人,陆小凤连一个都不认得。

他见过的人全都不在这里,勾魂使者、将军、游魂、时灵,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来?

还有独孤美,为什么一进了这山谷就不见踪影?

陆小凤在角落里找个位子坐下来,没有人理他,甚至连多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每个人的脸色都很严肃,心情好像都很沉重。

生活在这地方的人,也许本来就是这样子的。

陆小凤在心里叹了口气,抬起头往前看,才发现本来摆着肉锅的高台,现在摆着的竟是口棺材。

崭新的棺材,还没有钉上盖。

死的是什么人?是不是将军?他们找陆小凤来,是不是为了要替将军复仇?

陆小凤心里正有点志瑟不定,就看见叶灵从外面冲了进来。

这个爱穿红衣裳又爱笑的小女孩,现在穿的竟是件白麻孝服,而且居然哭了,哭得很伤心。

她一冲进来,就扑倒在棺材上哭个不停。

陆小凤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她会为别人哭得这么伤心,她还年轻,活泼而美丽,那些悲伤和不幸的事,好像永远都不会降临到她身上的。

死的是她什么人?怎么会死的?

陆小凤正准备以后找个机会去安慰安慰她,谁知她已经在呼唤:“陆小凤,你过来。”

陆小凤只有过去。

他猜不到叶灵为什么会忽然叫他过去,他不想走得太近。

可是叶灵却在不停的催促,叫他走快些,走近些,走到石台上去。

他指起头,才发现她正用一双含泪的眼睛在狠狠的盯着他,眼睛里充满敌意。

陆小凤忍不佳问:“你要我上去?”

叶灵在点头。

陆小凤又问:“上去干什么?”

叶灵道:“上来看看他。”

“他”当然就是躺在棺材里的人,一个人若已进了棺材,还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她的态度却很坚决,好像非要陆小凤上去看看不可。

陆小凤只有上去。

叶灵掀起了棺盖,一阵混合着浓香和恶臭的气味立刻扑鼻而来,棺材里的人几乎已完全浮肿腐烂,她为什么一定要陆小凤来看?

陆小凤只看了一眼,就已忍不住要呕吐。

这个人赫然竟是叶孤鸿死在那吃人丛林中的叶孤鸿J 叶灵咬着牙,狠狠的盯着陆小凤,道:“你知道他是谁?”

陆小凤点点头。

叶灵道:“他是我的哥哥,嫡亲的哥哥,若不是因为他顾我,我早已死在阴沟里。”

她眼睛里充满悲伤和仇恨:“现在他死了,你说我该不该为他复仇?”

他从不愿和女人争辩,何况这件事就没有争辩的余地。

叶灵道:“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陆小凤既不能点头,又不能摇头,既不能解释,也不能否认,只恨不得旁边忽然多出一棺材来,好让他也躲进去。

叶灵冷笑道:“其实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

陆小凤忍不住问:“知道什么?”

叶灵道:“他是死在外面那树林里的,死了才三天,这三天只有你到那树林里去过。”

陆小凤苦笑道:“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他?”

叶灵道:“不错!”

“错了”“这三天到那树林里去过的人,绝不止他一个。”

站出来替陆小凤说话的人,竟是那始终无消息的独孤美:“至少我也去过,我也是从那里来的。”

叶灵叫了起来:“你也能算是个人?你能杀得了我哥哥?”孤独美叹了口气,道:“就算我不是人,也还有别人。”

叶灵道:“还有别人?”

孤独美点点头,道:“就算我不是你哥哥的对手,这个人要杀你哥却不太困难。”

叶灵怒道:“你说的是谁?”

孤独美道:“西门吹雪!”

他的眼睛在笑,笑得就像是条老狐狸:“这名字你是不是也听说过?”

叶灵的脸色变了,这名字她当然听说过。

西门吹雪!

剑中的神剑,人中的剑神!

这名字无论谁只要听说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

孤独美用眼角膘着她,道:“何况,陆小凤那时也伤得很重,最多只能算半个陆小凤,半个陆小凤怎么能对付一个武当小白龙?”

叶灵又叫起来:“你说谎!”

孤独美又叹了口气,道:“一个六亲不认的老头子,怎么会替别人说谎?”

雾夜,窄路。

他们并肩走在窄路上,他们已并肩走过一段很长的路。

那条路远比这条更窄,那本是条死路。

陆小凤终于开口:“一个六亲不认的老头子,为什么要替我说谎?”孤独美笑了笑,道:“因为这老头子喜欢你。”

他抢着又道:“幸好这老头并没有粉燕子那种毛病,所以你一点也用不着招心。”

陆小凤也笑了,大笑:“这老头子有没有酒?”孤独美道:“不但有酒,还有肉。”

陆小凤连眼睛都笑了,真的?“

孤独美道:“不但有肉,还有朋友。”

陆小凤道:“是你的朋友?还是我的?”

孤独美道:“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

酒是好酒,朋友也是好朋友。

对一个喜欢喝酒的人来说,好朋友的意思,通常就是酒量很好的朋友。

这位朋友不但喝酒痛快,说话也痛快,几杯酒下肚,他忽然问:“我知道你是陆小凤,你知道我是谁?”“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问?”

陆小凤笑了,苦笑:“因为我已得到过教训。”

“你问过别人,别人都不肯说?”

“嗯。”

“但我却不是别人,我就是我。”他将左手拿着的酒一口气唱下去,用右手钩起一块肉。

肉是被钩起来的,因为他的右手不是手,是个钩子,铁钩子。

“你就是钩子?”陆小凤终于想起。

钩子承认!

“我知道你一定听人说起过我,但有件事你却一定不知道:”“什么事?”☆‘从你来的那一天,我就想跟你交个朋友。“他拍了拍孤独美的肩:”因为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对头,也是我的对头。“

“我们的朋友是他,我们的对头是淮?”

“西门吹雪!”

陆小凤耸然功容:“你是……”

钩子道:“我就是海奇阔。”

陆小凤更吃惊:“就是昔年那威震七海的‘独臂神龙’海奇阔?”

海奇阔仰面大笑:“想不到陆小凤居然也知道海某人的名字‘’陆小凤看着他目中的惊讶又变为怀疑,忽然摇头道:”你不是,海奇阔已在海上覆舟而死。“

海奇阔笑得更愉快:“死的是另外—个人,一个穿着我的滚龙袍,带着我的滚龙刀,长像也跟我差不多的替死鬼。”

他又解释着道:“在这里的人,每个都已在外面死过一次,你岂非也一样?”

陆小凤终于明白:“这里本就是幽灵山庄,只有死人才能来。”

海奇阔大笑道:“西门吹雪若是知道我们还在这里饮酒吃肉,只伯要活活气死。

陆小凤微笑道:“看来在这里我一定还有不少朋友。”

海奇阔道:“一点也不错,这时至少有十六个人是被西门吹雪逼来的oo陆小凤目光闪动,道:”是不是有几个是被我逼来的?“

海奇阔道:“就算有,你也用不着担心。”陆小凤道:“因为我已有了你们这些朋友。”海奇阔道:“一点也不错。”

他大笑举杯,忽又压低声音,道:“只有一个人你要特别留意。”

陆小凤道:“谁?”

海奇阔道:“其实他根本不能算是人,只不过是条游魂而已。”

陆小凤失声道:“游魂?”

海奇阔反问道:“你见过他?”

陆小凤没有否认。

海奇阔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陆小凤道:“我很想知道:”海奇阔道:“这里有个很奇怪的组织,叫元老会,老刀把子不在的时候,这里所有的事,都由元老会负责。”

陆小凤道:“元老会里的人,当然都是元老,阁下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海奇阔道:“除了我之外,元老会还有八个人,其实真正的元老,却只有两个。”

陆小凤道:“哪两个?”

海奇阔道:“一个是游魂,一个是勾魂,他们和叶家兄妹的老子,都是昔年跟老刀把子一起开创这局面的人,现在老叶已死了,这地方的人已没有一个比他们资格更老的。”

陆小凤道:“只因为这一点,我就该特别留意他?”

海奇阔道:“还有一点。”

陆小凤拿起酒杯,等着他说下去。

海奇阔道:“他是这里的元老,他若想杀你,随时都可以找到机会,你却连碰都不能碰他。”

陆小凤道:“他有理由要杀我JU海奇阔道:”有。“

陆小凤道:“什么理由?”

海奇阔道:“你杀了他的儿子。”

陆小凤道:“他的儿子是谁?”

海奇阔道:“飞天玉虎。”

陆小凤深深吸了口气,忽然觉得刚喝下去的酒都变成了酸水。

海奇阔道:“黑虎帮本是他一手创立的,等到黑虎帮的根基将要稳固时,他却跟着老刀把子到这里来了,因为他也得罪了一个绝不该得罪的人,也已被逼得无路可走。”

陆小凤道:“他得罪了谁?”

海奇阔道:“木道人,武当的第一名宿木道人。”

陆小凤又不禁深深吸了口气,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游魂一直不说出自己的来历。

海奇阔道:“黑虎帮是毁在你手里的,木道人却恰巧又是你的好朋友,你说他是不是已有足够的理由杀你。”

陆小凤苦笑道:“他有。”

海奇阔道:“最要命的是,你虽然明知他要杀你,也不能动他。”

陆小凤道:“因为他是元老中的元老。”

海奇阔点点头,道:“除了他这之外,元老会还有八个人,你若杀了他,这八个人绝不会放过你。”

他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只有等着他出手。”

海奇阔道:“不到一击必中时,他绝不会出手,现在他还没有出手,也许就因为他还在等机会。”

陆小凤虽然不再说话,却没有闭上嘴。

他的嘴正在忙着喝酒。

海奇阔又叹了口气,道:“你若喝醉了,他的机会就来陆小凤道:”我知道:“海奇阔道:”但是你还要喝?“陆小凤忽然笑了笑,道:”既然他是元老,反正总会等到个机会的,我为什么还不乘着没有死的时候多喝几杯。“

喝酒和吃饭不同。

平时吃三碗饭的人,绝对吃不下二十碗,可是平时干杯不醉的人,有时只喝几杯就已醉了。

陆小凤是不是已醉了?

“我还没存醉。”他推开孤独美和海奇阔:“我还认得路回去,你们不必送我。”

他果然没有走错路。

有时一个人纵然已喝得人事不知,还是一样能认得回家的,回到家之后,才会倒下去。

你若也是喝酒的人,你一定也有过这种经验。

陆小凤有过这种经验,常常有。

“这是我的家,我们都爱它,前面养着鱼,后面种着花。”

虽然这小木屋前面并没有养鱼,后面也没有种花,毕竟总算是他的家。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在大醉之后。忽然发现居然已有个家可以回去这是种多么愉快的感觉?除了我们这些浪子外,又有谁知道?

陆小凤又唱起儿歌,唱的声音很大,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歌喉越来越好听了。

屋子里没有灯,可是他一推开门,就感觉到里面有个人。“我知道你是谁,你不出声我也知道。”陆小凤在笑,笑的声音也很大:“你是游魂,是这里的元老,你在这里等着我,是不是真的想杀我?”

屋子里的人还是不出声。

陆小凤大笑道:“你就算想杀我,也不会暗算我的,对不对?因为你是武当俗家弟子中的第一位名人,因为你就是钟先生,钟无骨。”

他走进去,关上门,开始找火折子:“其实你本来也是木道人的老朋友,但你却不该偷偷摸摸在外面组织黑虎帮的,否则木道人又怎么会对付你?”

还是没有回声,却有了火光。

火折子亮起,照着一个人的脸,一张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的脸,那双已骷髅般深陷下去的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盯着陆小风。

陆小凤道:“现在我们既然都已是死人,又何必再计较以前的恩怨,何况……”

他没有说下去。

他的声音突然中断,手里的火折子也突然熄灭。

他忽然发现这位钟先生已真的是个死人」

屋子里一片漆黑,陆小凤动也不动的站在黑暗中,只觉得手脚冰冷,全身都已冰冷,就好像一下子跌人了冷窖里。

这不是冷窖,这是个陷阱。

他已看出来,可是他已逃不出去。

他根本已无路可逃!

于是他索性坐下来,刚坐下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有人在敲门。

“你睡了没有?我有话跟你说」”声音轻柔,是叶灵的声曰,陆小凤闭着嘴。

“我知道你没有睡,你为什么不开门?”叶灵的声音变凶了:“是不是你屋子里藏着女人?”

陆小凤终于叹了口气,道:“这屋子里连半个女人都没有,却有一个半死人。”

叶灵的声音更凶:“我说过,你若敢让女人进你的屋子,我就杀了你,无论死活都不行。”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这里的女人,本就都是死女人。”

“这个死人却恰巧是男的。”

火折子又亮起,叶灵终于看见这个死人:“还有半个呢?”

陆小凤苦笑道:“还有半个死人就是我」”

叶灵看着他,又看看死人,忽然跳起来:“你杀了他?你怎能杀他?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陆小凤没有开口,也不必开口,外面已有人替他回答:“他知道oo屋子很小,窗于也很小,叶灵挡在门口,外面的人根本走不进来。

但他们有别的法子。

忽然间,又是“砰”的一声响,他既没有伸手去挡,连屋顶都塌下,本来坐在屋里的人忽然就已到了露天里。

陆小凤没有动。

屋顶倒塌,打在他身上,他既没有伸手去挡,也没有闪避,只不过叹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有家,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原来这世上不但有倒霉的人,也有倒霉的屋子:”陆小风叹息着道:“屋子倒霉,是因为选错了主人,人倒霉是因为交错了朋友ao”你倒霉却是因为做错了事。“

“你什么事都可以做,为什么偏偏要杀他?”

“我早就告诉过你,就算你明知他要杀你,也不能杀他的,否则连我都不会放过你。”

最后一个说话的是海奇阔,另外的两个人,一个白面无须,服饰华丽,一个又高又瘦,鹰鼻驼背,一个脸上总是带着笑,连自己都对自己很欣赏的,一个总是愁眉苦脸,连自己都不欣赏自己。

陆小凤忽然问:“谁是表哥?”

表哥光滑白净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却故意叹了口气:“幸好我不是你的表哥,否则岂非连我都在被你连累。”

陆小凤也故意叹了口气,道:“幸好你不是我表哥,否则我简直要一头撞死。”

表哥笑道:“我保证你不必自己一头撞死,我们一定可以想出很多别的法子让你死。”

他笑得更愉快,他对自己说出的每句话都很欣赏,很满另—人忽然道:“我本来就是个管家婆,这件事我更非管不可。”

他愁眉苦脸的叹息着:“其实我根本一点也不喜欢管闲事,我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最近又老是腰酸背疼,牙齿更痛得要命……”

他唠唠叨叨,不停的诉苦,非但对自己的生活很不满意,对自己的人也不满意。

陆小凤苫笑道:“想不到元老会的人—下子就来了三位。

叶灵忽然道:“四位:”‘陆小凤很吃惊:“你也是?”

叶灵板着脸,冷冷道:“元老的意思是资格老,不是年纪老。

表哥微笑道:“说得好。”

管家婆道:“老刀把子不在,只要元老会中多数人同意,就可以决定一件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表哥道:“任何事。”

陆小凤道:“多数人是几个人?”

管家婆道:“元老会有几个人,多数人就是五个人。”

陆小凤松了口气,道:“现在你们好像只到了四位。”

管家婆道:“五位。

陆小凤道:死了的也算?

表哥道:“这里本就全都是死人,钟先生只不过多死了一次而已。”

陆小凤道:“所以你们现在已经可以决定一件事了。”

表哥悠然道:“你很聪明,你当然应该知道我们要决定的是什么事oo管家婆道:”我们要决定你是不是该死?“

陆小凤道:“难道我就没有辩白的机会?”

管家婆道:“没有。

陆小凤只有苦笑。

海奇阔道:“你们看他是不是该死?…

管家婆道:“当然该死。”

表哥道:“铁定该死。”

海奇阔叹了口气,道:“我想钟先生的意思当然也跟你们一样oo表哥道:”现在只看小叶姑娘的意思了。“

叶灵咬着嘴唇,用眼角膘着陆小凤,那眼就像是条已经把老鼠抓在手里的猫。

就在这时,后面的暗林中忽然有人道:“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思。”

暗林中忽然有了灯光闪动,一个宫鬓丽服的少女,手提着纱灯走出来,一个头发很长很长的安人,懒洋洋的跟在他们身后。

她长得并不美,颧骨太高了些,嘴也太大了些,一双迷迷蒙蒙的眼神,总像是还没有睡醒。

她穿着很随便,身上—件很宽大的黑睡袍,好像还是男人用的,只用一根布带随随便便的系伎,长发披散,赤着双白生生的脚,连鞋子都没有。

但她却无疑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大多数男人只要看她—眼,立刻就会被她吸引住。

看见她走过来,表哥却皱起了眉,叶灵在撇嘴,管家婆勉强笑道:“你看他是不是该死?”

她的回答很干脆:“不该。”

叶灵本来并没有表示意见的,现在却一下子跳了起来:“为什么不该?”

这女人懒洋洋的笑了笑,道:“要判人死罪,至少总得有点证据,你们有什么证据?”

管家婆道:“钟先生的尸体就是证据。”

穿袍的女人道:“你杀了人后,还会不会把他的尸体藏在自己的屋里?”

管家婆看看表哥,表哥看看海奇阔,三个人都没有开口。

叶灵却又跳了起来,道:“他们没有证据,我有。”

穿黑袍的女人道:“你有什么?”叶灵道:“我亲眼看见他出手的。”

这句话说出来,不但陆小凤吓了—跳,连表哥他们都好像觉得很意外。

穿黑袍的女人脸上却连一点表情都没有,淡淡道:“就算你真的看见了也没有用。”

叶灵道:谁说没有用?“

这女人道:“我说的。”

她懒洋洋的走到陆小凤面前,用一只手勾住腰带,一只手拢了拢头发:“你们若有人不服气,不妨先来动动我。”

海奇阔叹了口气,道:“你一定要这么样做?为的是什么?”

穿黑袍的女人道:“因为我高兴,因为你管不着。”

海奇阔瞪眼道:“你一定要逼我们动手?”

这女人道:“你敢?”

海奇阔瞪着她,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却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动。

表哥脸上的笑容已看不见了,脸色已铁青:“花寡妇,你最好放明白些,姓海的对你有意思,我可没有。”

花寡妇用眼角膘了她一眼,冷冷道:“你能怎么样,就凭你从巴山老道那里学来的几手剑法,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表哥铁青的脸突又涨得通红,突然大喝,拔剑,一柄可以系在腰上的软剑。

软剑迎风一抖,伸得笔直,剑光闪动间,他已扑了过来。

连陆小凤都想不到这个阴沉做作的人,脾气一发作时,竟会变得如此暴躁冲动。

花寡妇却早已想到了,勾在衣带上的手一抖,这条软软的布带竟也被她迎风抖得笔直,毒蛇般一卷,已卷住了表哥的剑。

只有最好的铁,才能打造软剑,谁知他的剑锋竟连衣带都割不断。花寡妇的手再一抖,衣带又飞出:“拍”的一声,打在表哥脸上。

表哥的脸红了,陆小凤的脸也有点发红。

他忽然发现花寡妇的宽袍下什么都没有。

衣带飞出,衣襟散开,她身上最重要的部分几乎全露了出来。

可是她自己一点也不在乎,还是懒洋洋的站在那里,道:“你是不是还想试试?”

表哥的确还想试试,可惜管家婆和海奇阔已挡住了他。

海奇阔喉结滚动,想把目光从花寡妇衣襟里移开,却连—寸都不动。

花寡妇的年纪算来已不小,可是她的躯身看来还是像少女一样,只不过远比少女更诱人,更成熟。

海奇阔又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系上再说话?”

花寡妇的回答还是那么干脆:“不能。”

海奇阔道:“为什么?”

花寡妇道:“因为我高兴,也因为你管不着。

管家婆抢着道:“你的意思究竟想怎么样?”

花寡妇道:“我也不想怎么样,只不过陆小凤是老刀把子自己放进来的人,无论谁要杀他,都得等老刀把子回来再说。”

管家婆道:“现在呢?”花寡妇道:“现在当然由我把他带走。”

叶灵又跳起来,跳得更高:“凭什么你要把他带走?”

花寡妇淡淡道:“只凭我这条带子。”

叶灵道:“这条带子能怎么样?”

花寡妇悠然道:“这条带子也不能怎么样,最多只不过能绑住你,剥光你的衣裳,让钩子骑在你身上去。”

叶灵的脸已涨得通红,拳头也巴握紧,却偏偏不敢打出来,只有跺着脚,恨恨道:“我姐姐若是回来了,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放肆。”

花寡妇笑了笑,道:“只可惜你姐姐没有回来,所以你只有看着我把他带走。”

她拉起了陆小凤的手,回眸笑道:“我那里有张特别大的床,足够让我们两个人都睡得很舒服,你还不赶快跟我走?”

她居然真的带着陆小凤走了,大家居然真的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灵忽然道:“老钩子,你是不是东西?”

海奇阔道:“我不是东西,我是人。”

叶灵冷笑道:“你他妈的也能算是个人?这里明明只有你能对付那母狗,你为什么不敢出乎?”海奇阔道:“因为我还想要她陪我睡觉。”

叶灵道:“你真的这么想女人?”

海奇阔道:“想得要命。”叶灵道:“好,你若杀了她,我就陪你睡觉,睡三天。”

海奇阔笑了:“你在吃醋?你也喜欢陆小凤?”

叶灵咬着牙,狠狠道:“不管我是不是吃醋,反正我这次说的话一定算数,我还年青,那母狗却已是老太婆了,至少这一点我总比她强。”

海奇阔道:“可是……”

叶灵道:“你是不是想先看看货?好!”

她忽然撕开自己的裤脚,露出—双光滑圆润的腿。

海奇阔的眼睛又发直了:“我只能看这么多?”

叶灵道:“你若还想看别的,先去宰了那母狗再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