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9 章 狡计得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九章 狡计得逞

董婉若道:“姑娘放心,他不会伤害我的,再说,姑娘明智,也该知道这种血气之勇逞不得,这种不智之事做不得……”

上官凤摇头说道:“说什么我也不能一个人走……”

董婉若神色一整,道:“姑娘难道真要使亲者痛,仇者快么?”

上官风一震,默然未语!

金玉容一笑说道:“乖儿,她既不愿走,你何必勉强她!”

董婉若听若无闻,望着上官凤道:“姑娘,我有把握他不会伤害我,再说,我即便死,那也不足惜,姑娘怎可跟着做无谓的牺牲?”

上官凤柳眉双扬,檀口方张,董婉若沉声又道:“姑娘,别让我负疚终生,也别让我那大哥痛苦一辈子!”

上官凤脸色倏变,略一迟疑,毅然点头:“既如此,夏侯姑娘,我走就是……”

董婉若神情一松,娇靥上掠起一丝笑意!

上官凤霍地转注金玉容,道:“金玉容,你若敢伤夏侯姑娘毫发,异日……”

金玉容一笑截口说道:“姑娘,虎毒不食子,莫忘了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上官凤未答理,猛一跺足,破空掠去!

望着上官凤那美好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金玉容脸上堆着笑,缓缓转注董婉若,道:“乖儿,我又听了你一次话……”

董婉若道:“虽然你为了‘玉蟾蜍’而不得不听,但这份情我领受了,我不会让你吃亏的,马上还你!”

金玉容道:“乖儿,父女之间说什么吃亏不吃亏,又谈什么还不还……”

董婉若道:“这么说你可以不要那‘玉蟾蜍’?”

金玉容笑了笑,道:“乖儿,我所以要那‘玉蟾蜍’,并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咱们父女俩,乖儿你想,一旦仇家逼到……”

董婉若道:“我懂,覆巢之下没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金玉容点头说道:“正是,正是,乖儿,正是这个道理!”

董婉若冷然说道:“可是我不相信你的话,我也不怕死!”

金玉容无可奈何地道:“那只有由乖儿你了!”

董婉若冷笑说道:“你明知我不会失信于你……”

金玉容截口说道:“乖儿,那只能说你内心里承认我是你的生身父!”

董婉若道:“反正你会说话,随你怎么说吧!”袅袅举步往左行去!

金玉容未说话,却忙举步跟了上去!

走了几步之后,董婉若在一株大树旁停下,抬手一指大树下,冷冷说道:“‘玉蟾蜍’就埋在树根下,你自己动手挖吧!”

金玉容未动,目光一转,笑道:“乖儿,你把它藏在了这儿?”

董婉若道:“事实如此,信不信由你!”转身走向一旁!

金玉容忙笑道:“乖儿,我怎会不信?我只是没想到……”

董婉若道:“倘若你想到了,就不必我带你来找了,我也许不在人世了!”

金玉容一叹说道:“乖儿,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话落,他走近大树,弯腰探手要挖,倏地他目光转动,微微一笑,陡扬轻喝:“来人!”

只听夜空中有人答应一声,紧接着一条矫捷黑影,疾若鹰隼般掠到,落地躬下身形,那是个佩剑中年黑衣汉子,道:“见过老主人及姑娘,老主人请吩咐!”

金玉容冷漠地一摆手,道:“那‘玉蟾蜍’就埋在这株树的树根下,你替我挖挖看!”

那佩剑黑衣汉子,应声出手,翻动长剑,在树根下一阵挖掘,转眼间挖了个尺余的洞!

望着黑衣汉子挥剑挖掘,金玉容道:“乖儿,怎还没见……”

董婉若道:“我埋了有四五尺深,如今这洞才有多深!”

金玉容不再说话,全神望着那黑衣汉子运剑挖掘!片刻过后,树根下那个洞,已有四尺多深浅,忽听“当!”地一声,那柄长剑似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金玉容目中异采飞闪,手一招,黑衣汉子立即停剑不挖,金玉容则望着董婉若道:“乖儿,这是了么?”

董婉若道:“该不会错了,我把它装进一个铁盒子里埋在地下……”

金玉容转望黑衣汉子,道:“把土扒开看看!”

那黑衣汉子应声把剑插在一旁,蹲下去双手扒土,转眼间土已被扒净,那树根下洞中,露出了一角生了锈的铁盒!

金玉容目中异采暴闪,急道:“把盒子取出来!”

黑衣汉子再度用手扒土,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那只铁盒站了起来,他刚站稳,轰然一声,那四尺多深的大洞突然爆裂,泥飞土走,好不惊人!

金玉容大惊,急忙闪身掠向一旁!

适时,那黑衣汉子大叫一声,丢了铁盒,捂着肚子砰然倒地,一阵踢弹呼叫,随即寂然不动!

金玉容定过神来再看时,那黑衣汉子满身浴血,两条小腿已经炸断飞向一旁,死相惨不忍睹!

他脸上变色,机伶一颤,转望董婉若:“乖儿,好险,我若是事先大意,自己去取……”

董婉若像个没事人儿,冷冷说道:“我是为防人偷盗,所以在埋藏‘玉蟾蜍’之初,同时埋下了炸药,引信连在铁盒上,只要有人牵动铁盒,炸药立即爆炸,如今它爆炸了,只可惜炸死的是他!”

金玉容脸色好不难看,旋即他强笑说道:“乖儿,要不是我事先多一分小心,你险些铸成大错……”

董婉若道:“不必多说了,如今你要的‘玉蟾蜍’,就在他身旁铁盒中,我已失依恃,要杀你就杀吧!”

金玉容闪身掠过去拾起了那只生了锈的铁盒,双手捧着铁盒,走回来尚未说话,夜空中人影闪动,十余佩剑黑衣人如飞掠下,人目眼前情景,那为首佩剑黑衣人一惊说道:“老主人,这是……”

金玉容冷然截口说道:“过来一个人!”

一众佩剑黑衣人中应声走出一名,近前躬下了身!

金玉容随手把那只铁盒子递了过去,道:“到一边去把它打开来,小心了!”

那名佩剑黑衣人应声接过铁盒,掠向一旁!

金玉容这才望着那为首佩剑黑衣人道:“他为我捐躯,死得壮烈,带回去觅地厚葬!”

那为首黑衣人应声挥手,身后走出了两个,抬起地上那黑衣人的尸身!

适时,那边那名黑衣人已毫无惊险地打开了那只“铁盒子”,铁盒子里,放着一只其色碧绿欲滴的“玉蟾蜍”!

他一惊忙叫道:“禀老主人,这是……”

金玉容淡淡笑道:“我知道,拿过来!”

那名黑衣人应声奔了过来,双手递上铁盒!

金玉容伸手取出了那只“玉蟾蜍”,目中异采闪动,脸上堆满了笑容,略一把玩随即藏入袖中,转望董婉若道:“乖儿,谢谢你,咱们走吧!”

董婉若娇靥上微现疑惑色,道:“‘玉蟾蜍’已然到手,你不杀我么?”

金玉容一叹说道:“乖儿,世上有人杀自己的亲生女儿么?”

董婉若道:“你仍认为我是你的亲骨肉?”

金玉容道:“乖儿,不是我认为,而是你的确定,我并不勉强你马上信,我要你一点一点地相信我是你的生身父……”

董婉若道:“你该知道,那很难!”

金玉容道:“只要能让你相信,只要能让你别把自己的生身父当仇人,我不怕难,乖儿,走吧,咱们回去吧!?说着,上前伸手搀扶!

董婉若要躲,但终于她还是任金玉容搀扶着缓步向外行去,那些佩剑黑衣人则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走了两步,董婉若突然停了下来,目注金玉容道:“你为什么不把‘玉蟾蜍’拍碎看看?”

金玉容笑道:“乖儿,这只‘玉蟾蜍’价值不菲,我也爱它玲珑剔透,栩栩如生,拍碎了岂不是太以可惜?”

董婉若道:“你不打算取出它腹内那‘藏真图’?”

金玉容道:“咱们为的就是那张‘藏真图’,焉有不取之理?当初既有人能把它放进去,就该有不伤这只‘玉蟾蜍’便能把它取出来的办法,我要回去后试试……”

董婉若道:“为什么要等回去后?”

金玉容笑道:“乖儿,为什么非要在这儿取不可?适才那一声巨响怕不已惊动了好些人了,咱们该早一步离开此地……”

董婉若摇头说道:“为了我自己,你还是现在取出来看看的好!”

金玉容微愕笑道:“乖儿,这话怎么说?”

董婉若道:“那么我说清楚些,为了我自己的性命……”

金玉容皱眉说道:“乖儿,你怎么又来了?‘玉蟾蜍’已到手,我若有杀你之意,刚才就可以下手了,为什么……”

董婉若道:“或许你另有打算!”

金玉容道:“我另有什么打算?”

董婉若道:“或许你不让我痛快的死,或许你会用一种比杀我更可怕的手法来对付我,所以我不得不……”

金玉容苦笑摇头,道:“看来你娘确实害咱们父女不浅,为什么你那么相信你娘,而不肯相信我半毫分?乖儿,不必让我取出来看了,有什么话你说吧,我听了也是一样!”

董婉若道:“那么我告诉你,你虽然得到了这只‘玉蟾蜍’‘但有等于无,它对你并没有用,你明白么?”

金玉容很平静,笑道:“乖儿,你是说,它腹内空空……”

董婉若道:“不,这只‘玉蟾蜍’腹内确有藏真图!”

金玉容道:“那么,是这张‘藏真图’假而不真?”

董婉若摇头说道:“是那张真‘藏真图’!”

金玉容笑道:“那它怎会对我毫无用处……”

董婉若道:“因为它腹内只有半张‘藏真图’,没有那另半张,任何人无法按图索骥,找到那藏宝的所在!”

金玉容笑道:“若真是只有半张,那确实有等于无,只是,乖儿,我不信,我不信你会这样对你的生身父!”

董婉若淡淡说道:“不信你可以把‘玉蟾蜍’打碎,或者现在取出‘藏真图’看看!”

金玉容脸色一变,道:“这么说来,是真的了……”

董婉若道:“本来就是真的!”

金玉容勃然色变,须发俱动,神色怕人,但旋即他威态一敛,颓然而叹,悲苦说道:“乖儿,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董婉若冷冷说道:“很简单,为了我自己的性命!”

金玉容悲声说道:“乖儿,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信……”

董婉若道:“你是说,你并未因得到‘玉蟾蜍’而杀了我?”

金玉容道:“乖儿,我仍是那句话,世上没人杀自己的亲儿女的!”

董婉若道:“那也许因为你知道我藏了半张!”

金玉容身形倏颤,缓缓垂下头去,一头灰发在夜风中飞扬,看上去无限凄凉,董婉若面有异色,但并未说话!

须臾,金玉容猛然抬起了头,悲叹一声,道:“好吧,乖儿,随你怎么说吧,今后我不再勉强你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总会有明白的一天,尽管你不把我当成生身父,我却一直认为你是我的亲骨血……”

翻腕取出“玉蟾蜍”两指只一用力,“玉蟾蜍”立即粉碎,玉屑洒了一地,摊开手,手心上有个小纸卷,他摇头悲笑道:“强仇逼迫,危在眉睫,到头来乖儿你只给了我这毫无用处的半张‘藏真图’,眼看着咱们父女就要遭人毒手,一幕人伦惨剧即将铸成,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有拼上这条老命了!”两指一捏,那小纸卷粉碎,他随手掺扶住董婉若,道:“乖儿,从今不提‘藏真图’了,走吧!”

董婉若没动,但娇躯倏泛颤抖,道:“你为什么毁了那半张‘藏真图’?”

金玉容道:“乖儿,它加深了咱们父女间的误会,我不要它了,今后但凭这条老命跟他们拼了!”

董婉若道:“要知道,没有‘藏真图’,你无法练成绝世功力,没有绝世功力,你便绝胜不了你所谓的仇家!”

金玉容满脸悲戚地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我宁愿死在仇人手里,也不愿让我的亲生女儿把我当成仇人而导致惨绝人寰的人伦悲剧!”

董婉若娇躯颤抖得更厉害,哑声说道:“你真是我的生身父?”

金玉容悲声说道:“乖儿,我不再勉强你……”

董婉若道:“无须你再勉强,我信了!”

金玉容摇头说道:“乖儿,还是等事实……”

董婉若道:“事实已经够多了!”

金玉容道:“乖儿,别太快,日后万一再有变化,我受不了的!”

董婉若道:“我既然已经相信,日后不可能再有变化了!”

金玉容身形倏颤,道:“乖儿,真的?”

董婉若道:“我向来说一句是一句!”

金玉容道:“那么你娘的话……”

董婉若道:“也许你说对了,她是记恨于你,所以在你我之间制造了仇恨,把亲父女间的这种悲剧当作报复!”

金玉容倏地老泪夺眶,须发俱颤,垂下头去!半晌,他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挂着泪,胡子上挂着鼻涕,颤声说道:“乖儿,这一天我等了十几年,好不容易……”

董婉若道:“我要说明,我并不以是你的亲生女儿为荣!”

金玉容摇头说道:“不必,乖儿,只要你承认我是你的生身父,我就是死也含笑瞑目了,我自己的罪孽,自有我来承当……”忽地摇头悲笑,道:“其实,那能称之为罪孽么?夏侯一修对我不仁,我对他不义,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这该很公平……”

董婉若道:“那夏侯一修怎么对你不仁?”

金玉容摇头说道:“乖儿,上一代的恩怨,你不必知道太多,你也没有义务分担,再说,人死一了百了,夏侯一修已死多年,尸骨早随草木同朽,我这犹存的,也不愿指责他了!”

董婉若道:“你要是把我当成你的亲女儿,你就该说!”

金玉容悲笑说道:“乖儿,你这是何苦?好吧,乖儿,我告诉你,但此处非佳地,咱们离此之后车上谈,好么?”

董婉若道:“这是自己的家,为什么要离开?”

金玉容摇头说道:“乖儿,你毕竟还是年轻,董天鹤已死,你要我以什么身份再在‘金陵’出现?天下大得很,咱们别处另觅佳地,再创基业吧,只要能避仇不死,何愁不能安乐度日?”

董婉若默然未语!

金玉容道:“乖儿,走吧!”扶着董婉若向外走去!

上了马车,赶车的挥了鞭!除了车辕上坐着两个黑衣人外,其他的有的远远超越车前而行,有的则远远跟在车后迈步!

得得蹄声,辘辘车声,划破“金陵城”的宁静,在夜色中传出老远,车行之中,董婉若开了口:“现在可以说了么?”

金玉容道:“乖儿,你真要知道?”

董婉若道:“不然我就不会再问第二次了!”

金玉容一叹道:“好吧,乖儿,你听着,你娘只知道我夺了夏侯一修的妻子,可是她并不知道夏侯一修早在当年也夺过我的妻子!”

董婉若一怔说道:“夏侯一修也夺过你的妻子?”

金玉容点头说道:“正是,乖儿,你可知道我当年是何身份?”

董婉若道:“‘千面书生’金……”

金玉容道:“那只是我的名号,但武林中知道我的身份的却很少……”顿了顿,接道:“远在南荒那穷山恶水,遍地毒瘴之中,有处世外桃源,那地方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百花谷’,谷中有座美轮美奂,几如琼楼玉宇的宫殿,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温柔宫’……”

董婉若道:“想必那是你的!”

金玉容点头说道:“不错,乖儿,那‘温柔宫’的主人,就是我‘千面书生’金玉容,武林中人只知道金玉容是个武林豪客,却极少人知道金玉容拥有这么一座宫殿,更拥有风华绝代的美貌娇妻,富可敌国的财产,实力已抵武林一半的三百名红衣剑手……”

董婉若道:“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金玉容苦笑说道:“伤心断肠事,谁愿提?”

董婉若道:“伤心断肠事?”

“是的,乖儿!”金玉容点头说道:“其悲愤足能使我杀尽天下之人,其哀痛足能使我不欲偷生,乖儿,夏侯一修夺我娇妻事,就发生在那座宫里……”

董婉若道:“他知道你拥有……”

金玉容道:“他何止知道?他原是那座‘温柔宫’里的人!”

董婉若道:“我明白了,他是你三百名红衣剑手之一!”

“不,乖儿!”金玉容摇头说道:“他是我内宫八侍之首!”

董婉若道:“内宫八侍之首?是你的侍卫?”

“不错!”金玉容点头说道:“可是这位外表忠心耿耿的侍卫,却内心暗怀不轨,诱拐了我的娇妻,携走了我一半财产……”

董婉若道:“诱拐?难道说是她愿意……”

金玉容苦笑说道:“乖儿,那夏侯一修跟如今这位称当世美男第一的‘玉面游龙辣手神魔’一般地俊美风流,更何况我常在武林走动,一出去就是一年半载?我那娇妻难耐……”

摇头道:“乖儿,对你,有些话我不便出口,但不用我说你该懂,我不怪她,谁叫我老撇她一人在宫里?我只恨那夏侯一修,我视他如手足,待他如兄弟,他竟……”猛然一阵激动,住口不言!

董婉若道:“所以你也夺了他的妻子!”

金玉容道:“以牙还牙,不该么?”

董婉若道:“本无可厚非,但他那妻子何辜?”

金玉容道:“乖儿,夏侯一修一身修为不在我之下,我若找他拼斗不一定能讨得好去,何况我也要他尝尝那娇妻被夺之羞、之怒、之悲、之痛、之恨!”

董婉若沉默半晌始道:“丈夫作孽,却报应在妻子身上,天道何其不公?你说夏侯一修夺去了你的妻子,那么我娘又是何人?”

金玉容道:“你娘是他的发妻,他夺了我那娇妻之后,另筑金屋藏之,所以你娘并不知道此事……”

董婉若道:“怪不得未听我娘提起过!”

金玉容道:“所以说你娘只知道我夺了夏侯一修的妻子,并不知道夏侯一修夺过我的妻子,是个不忠实的丈夫!”

董婉若道:“所以那夏侯岚只知道你夺了他的义母,害得他义父家破人亡,最后横剑自绝,并不知道他那义父……”

“不错,乖儿!”金玉容道:“似这等禽兽行径,他怎会告诉夏侯岚?”

董婉若道:“恐怕说给夏侯岚听,他也不会相信!”

“那是当然!”金玉容道:“谁不相信自己的亲人?”

董婉若道:“你那妻子,她如今还在么?”

金玉容点头说道:“她活得好好的,怎会不在?不但犹在,并且带着她替夏侯一修生的女儿,到处找我为她那所谓丈夫报仇……”

董婉若“哦!”地一声道:“莫非你所说的强仇就是……”

“正是,乖儿!”金玉容苦笑点头,道:“就是她!”

董婉若冷笑说道:“没想到她会反过来为夏侯一修报仇……”

“乖儿!”金玉容道:“恩爱的枕边娇妻,一旦变了心她会把你视为眼中之钉,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更何况她那俊美郎君是因我而死?”

董婉若道:“好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她叫……”

金玉容道:“‘罗刹夫人’白如冰!”

董婉若冷哼说道:“日后我若见着她……”

金玉容苦笑说道:“乖儿,若见着她,你我父女俩非死不可!”

董婉若道:“你的功力不及她么?”

金玉容道:“倘比她高,我还怕个怎地?”

董婉若默然未语,半晌突然一声颤呼:“爹……”

金玉容一震,道:“乖儿,你叫什么?”

董婉若流泪说道:“爹,我不知道您有这么一段悲惨……”

“乖儿!”金玉容身形倏颤,热泪盈眶:“这声爹盼了十多年了,乖儿,乖儿……”他颤抖的手臂一张,董婉若一头扑进他怀里……

金玉容双目之中闪动着异采,唇边也浮现起一丝诡异笑意,脸上更带着淫邪,可惜,董婉若没看见!

半晌,金玉容始抚着董婉若满头秀发,拍着她那秀肩,带泪而笑,柔声说道:“乖儿,别哭了,快擦擦泪,要哭爹更要心疼了,过去的不提了,无论怎么样,你都是爹的好女儿,爹绝不会怪你的,好了,乖儿,抬起头让爹看看!”

董婉若柔顺地抬起螓首,娇靥上满是泪渍,双目微红,直如带雨之梨花,楚楚动人!

这,看得金玉容又一阵激动!忽地,他笑了:“乖儿,这才是爹听话的好女儿,要是再哭让车外路人听见了,准以为爹抢了谁家的大姑娘呢!”

董婉若也赧然失笑,但她旋即敛去笑容,道:“爹,您不该把那半张‘藏真图’毁掉……”

金玉容摇头叹道:“只能挽回乖儿,爹连命都舍得,何在乎半张‘藏真图’?”

董婉若道:“可是,没有‘藏真图’,您怎么能……”

金玉容眉锋一皱,笑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爹已经把那半张‘藏真图’毁了,还有什么办法,说不得只有跟她拼一拼了!”

董婉若摇头说道:“明知不敌而拼,那是不智之举,再说您绝不能败在她手里,任她猖獗!”

金玉容道:“那么,乖儿,你说怎么办?”

董婉若沉吟了一下,道:“爹,她追的很紧么?”

金玉容道:“她追的是相当紧急,不过,假如爹想躲,那躲她一个时期谅也不是难事,乖儿,你有什么高策?”

董婉若道:“我想凭那另半张‘藏真图’试试!”

金玉容目中异采一闪,道:“乖儿,试什么?”

董婉若道:“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藏宝!”

金玉容摇头说道:“乖儿,天下如此之大,凭半张‘藏真图’,那恐怕不容易!”

董婉若道:“这个我知道,但目前咱们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金玉容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吧,试试看也好,能否凭那半张‘藏真图’找到藏宝,那就要看咱们父女俩的运气如何了……”顿了顿,接道:“乖儿,那另半张‘藏真图’藏在何处?”

董婉若娇靥一红,道:“爹,这要找那位上官姑娘了!”

金玉容神情一震,道:“怎么,乖儿,你把那半张‘藏真图’给了她?”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爹,但她并不知道!”

金玉容一怔,诧声说道:“乖儿,这话怎么说?”

董婉若道:“她临走的时候,我给了她一只信鸽用丝囊装着,而那半张‘藏真图’就被我缝在丝囊的夹层里……”

金玉容急道:“乖儿,你没对她说么?”

董婉若摇头说道:“没有……”

金玉容击掌叹道:“乖儿糊涂,万一她放了信鸽之后随手丢弃了丝囊……”

董婉若摇头说道:“那倒不会,我嘱咐过她,我说那丝囊异常珍贵,要她千万藏好,谅她不会丢弃的!”

金玉容神情稍松,道:“但愿如此,可是乖儿,你为什么不对她说明……”

董婉若道:“我原想在那儿碰见夏侯岚,再当场说明,取出来合成全图的,没想到她没有找到夏侯岚,当时我也忘了再告诉她……”

金玉容摇头说道:“还好她没有找到夏侯岚,否则一张‘藏真图’岂不送给了他,咱父女也要遭殃了,乖儿……”眉锋一皱,道:“人海茫茫,宇内辽阔,那上官凤又不知往哪儿去了,要找她谈何容易?又何时才能找到?”

董婉若倏垂螓首,道:“爹,都怪我……”

金玉容忙道:“乖儿,别这么说,这不怪你,谁叫爹自己……”一叹改口说道:“不提了,即刻倾全力找寻上官凤就是,无论如何在短期内也要找到她,要知道咱们躲不了太久的!”

董婉若道:“那么,爹,咱们上哪儿去找?”

金玉容未答,陡扬轻喝:“到了什么地方了?”

只听车外有人应道:“禀老主人,前面就是‘秣陵关’了!”

金玉容道:“招呼他们一声,‘秣陵关’停车歇息!”

随听车外那人应了一声,一阵衣袂飘风声掠起,如飞而去,适时,董婉若忍不住问道:“爹,您有了办法了?”

金玉容点头说道:“爹是有了办法了,而且这办法还不错!”

董婉若忙道:“爹,是什么办法?”

金玉容一笑说道:“乖儿,别急,到了‘秣陵关’歇息时再说!”

董婉若不问,却道:“爹,为什么要在‘秣陵关’歇息?”

金玉容笑道:“因为人马都累了,再说,那上官凤虽然也离开了‘金陵’,但以她的脚程绝离不开‘金陵’太远,所以这地方该是最好的着手地方,明白么,乖儿?”

董婉若点了点头,道:“您的用意我明白,只是那办法……”

金玉容截口笑道:“爹不说过了么?到了‘秣陵’再说?”

董婉若默然未语,但她旋又说道:“爹,不管您用什么办法寻找上官姑娘,我跟您商量件事……”

金玉容道:“说吧,乖儿,只要你说,爹无不依你!”

“谢谢您!”董婉若道:“找到了上官姑娘后,最好由我向她要……”

金玉容道:“乖儿是怕我会……”

“那倒不是!”董婉若道:“像她这么一个女儿家,论起来也是您的后生晚辈,您怎会对她怎么样,我的意思是说,由我向她要较好,因为那丝囊原是我的,再说……”

金玉容截口笑道:“也不能让她知道咱父女间的误会冰释了,对么?”

董婉若道:“对是对,但并不一定怕她知道,您知道,她自然是相信夏侯岚的,这件事又非三言两语所能解释得清楚,所以还是先别让她知道的好!”

金玉容点头说道:“乖儿顾虑的极是,万一她要是不肯还呢?”

董婉若摇头说道:“她不是那种人,再说她也没有理由不还!”

金玉容道:“乖儿,爹是说万一!”

董婉若道:“爹,这件事没什么万一!”

金玉容微微一笑,道:“她若已发现那半张‘藏真图’呢?”

董婉若摇头说道:“爹,她不可能发现……”

金玉容笑道:“乖儿,这就有万一了,再说,你等于提醒了她……”

董婉若呆了一呆,道:“我提醒了她?”

“不是么?”金玉容道:“一只丝囊能值几何?你却告诉她那只丝囊珍贵异常?我担心她一定留了意,必会察看,乖儿该知道,那上官凤冰雪聪明,玲珑剔透……”

董婉若淡然说道:“爹,她若已发现那半张‘藏真图’,一旦咱们找到了她,她更会还,她绝不会把它吞没的!”

金玉容道:“吞没她倒不会,只怕她要交给夏侯岚……”

董婉若道:“除非她已经给了夏侯岚,否则的话,我找到了她,向她索取,我认为她会马上还给我的!”

金玉容微一点头,道:“乖儿,但愿如此了!”

接下来,车内一阵沉寂,但闻车外的得得蹄声,辘辘车声,划破夜色向前驰进……

采石矶是长江下游的风景古迹,地当安徽当涂,周十五里,高百仞,西接大江,,三面俱绕清溪,一名翠螺山。

采石矶在历史上是个兵家重地,三国时孙策攻刘繇由此渡江,隋初韩擒虎伐陈曹夜袭采石,最著名的战役,像南宋虞、允文大败金兵于采石,明初常遇春以两下采石,大破异族的元军,清代太平天国之役等等。

在采石矶上,最令人神往的,莫若那著名的“太白楼”,因此采石矶又与诗人结了不解缘。

这座楼又名李青莲学士祠,三重飞檐,楼台甚高,空宇甚广,楼下为座像,三楼有李白醉卧像,如老杜诗:“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座祠建于何时,无确实记载,据陆放翁游青山记所载,谓李白墓碣上有唐刘全之文,为贞元六年四月七日,祠或后之。

至于李白之死,如王定保摭言,谓月夜与崔宋之自采石至金陵,着锦袍坐舟中,旁若无人,后因不得志,于舟泊采石时,因醉入水中捉月溺死,但无可考据。由当时诸贤之文章中看,李白则是病死的。

不过,李白因信服诗史中三谢之一的谢玄晖,而谢葬于与采石相对之青山,所以李白也爱青山之壮丽,死后也设墓青山之北麓,使此历史上谢李二大诗人,,生不同时,死则同地是实!

太白楼虽不如黄鹤楼高,江面也不像江汉那么宽,但附近有天门、西梁诸山,拥翠排青,横挂天际,如李白诗:“登高淮现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孤帆远影碧山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朝辞白声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写江景均有传真述奇之妙。

而此时,在这“太白楼”的三楼上,正坐着一男二女三个人,男的,是个俊美绝伦,洒脱飘逸的青衣客!女的,一个是中年白衣美妇人,一个则是位美艳白衣少女!

正是夏侯岚与“罗刹夫人”白如冰、白素贞母女!

夏侯岚神色黯淡,两眼失神,人显得很颓废,呆呆地望着楼外长空出神!白素贞则神色难以言喻,美目流传,不时向着夏侯岚投过焦虑一瞥,眸子中含着无限的愁意!而那“罗刹夫人”白如冰,则闭目盘坐,不言不动!

这“太白楼”上,是一片静默!就这么静默着,良久,良久。

突然,“罗刹夫人”白如冰睁开美目,美目中森冷寒芒直逼望空出神的夏侯岚,冷冷说道:“你考虑好了么?”

白素贞一惊,连忙垂下目光!

夏侯岚没回头,也没收回目光,淡淡说道:“我根本就没有考虑,有什么好不好的?”

自如冰脸色一变,扬眉说道:“那么你呆坐半天……”

夏侯岚道:“我只在想那些绝妙好辞!”

白如冰微愕说道:“什么绝妙好辞?”

夏侯岚缓缓收回目光,缓缓转过了身,抬手往身左一指,那是咏“太白楼”的一付对联,他道:“侍金銮,谪夜郎,他心中有何得失穷通?但随遇而安,说什么仙,说什么狂,说什么文章声价,上下数千年,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踞危矶,俯长江,这眼前更觉天空诲阔,试凭栏远望,不可无诗,不可无酒,不可无奇谈快论,流连四五日,岂惟牛渚月,白贮云,青山烟雨,都收来百尺楼头。你看见了么?“

白如冰冷冷说道:“我眼不瞎,看的清楚!”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这不是绝妙好辞是什么?”

白如冰道:“是绝妙好辞,可是,难道说我带你到这采石矾上‘太白楼’头,就是让你欣赏这绝妙好辞的么?”

夏侯岚微一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这趟‘太白楼’,不虚此行,我的感触很多,得到的启示也很大。”

白如冰冷冷说道:“你说说看?”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傲宇内,困沙滩,我心中有何得多穷通?但随遇而安,说什么游龙,说什么神魔,说什么叱咤风云……”

白如冰截口说道:“这就是你的感触,你得到的启示?”

夏侯岚道:“不是么?我的遭遇不跟李青莲差不多么?”

白如冰冷笑说道:“昔日傲夸宇内,如今龙困沙滩,你以为即便你功力犹在,我便奈何你不得么?”

夏侯岚淡淡说道:“你功力虽高我半筹,我固难敌,但安然脱身总有把握!”

白如冰道:“你的胸襟倒洒脱,到了这般时候还有心情……”

夏侯岚道:“正如上联所说,但随遇而安!”

白如冰变色叱道:“别顾左右而言他,我并没有太好的耐性!”

夏侯岚双眉陡耸,但倏又摇头一叹,道:“白前辈奈何这般不能相信人?他老人家的确已……”

白如冰道:“你考虑的结果,就仍是这句话么?”

夏侯岚道:“白前辈,这是实情!”

自如冰道:“奈何我不信他已经死了,更不信他有横剑自绝的勇气!”

夏侯岚双手一摊,道:“前辈执意不信,我无可奈何,我说过,我愿代他老人家承受一切,只有任前辈处置了!”

白如冰道:“你当我不会那么做么?”

夏侯岚道:“我没有这么说,前辈的身受,是每一个女人所难忍受,心中之仇恨不想可知,自是应该……”

白如冰道:“那你为什么不肯说出他的藏处?”

夏侯岚道:“前辈,我不是不说,而是他老人家确实已仙逝多年,前辈如果非要我说不可,我只能说他老人家现在西天极乐……”

白如冰勃然色变,道:“夏侯岚……”

夏侯岚截口说道:“前辈,倘他老人家犹健在,我敢这么说么?”“

白如冰冷笑说道:“但得避仇不死,什么话不能说?”

夏侯岚脸色微变,道:“前辈不信也就算了!”

白如冰道:“我当然不信!”

夏侯岚道:“那么,我说过,师债徒还,任凭前辈处置就是!”

白如冰厉笑说道:“好,我先在你身上索还,成全你这个好徒弟!”盘坐未动,探掌向夏侯岚抓去!

夏侯岚两眼一闭,不言不动!

白素贞面有惊慌焦急色,她刚要张口!

白如冰皓腕倏沉,收势说道:“夏侯岚,你是料准了我自惜身份,不会向一个后生晚辈,尤其像你这么一个功力毫无的人下手!”

白素贞神情一松,连忙垂下目光!

夏侯岚睁眼说道:“谢谢前辈,手下留情……”

白如冰道:“不必谢我,你就是夏侯一修的亲骨肉,我也不能向你下手,何况你仅是他的螟蛉义子?就算我相信他已经死了,那么你告诉我他葬在何处?”

夏侯岚脸色一变,道:“人死一了百了,纵有深仇大恨也该算了,前辈难道仍不肯放过么?”

白如冰咬牙说道:“我放过他,我这被遗弃之仇恨找谁雪报?”

夏侯岚道:“前辈,我说过,师债徒还……”

白如冰道:“夏侯岚,你可莫要逼我!”

夏侯岚道:“前辈,恕我斗胆直言,他老人家遗弃了前辈,那是他老人家的不对……”

“何止不对?”白如冰道:“他该死!”

夏侯岚淡然接道:“如今他老人家已仙逝多年,假如前辈仍不肯放过,那就是前辈的不是了!”

白如冰道:“我不是?我报雪遗弃的仇恨,这是我的不是?”

夏侯岚道:“报此仇恨,那是理所应当,但前辈,他老人家已然仙逝多年,如前辈仍不肯放过,那就该另当别论!”

白如冰道:“你要我就此算了?”

夏侯岚道:“前辈认为不该么?”

白如冰道:“你要我含恨而殁,死难瞑目?”

夏侯岚叹道:“前辈,他老人家已然仙逝,而且是横剑自绝。前辈这心中的仇恨,也该消消了!”

白如冰冷笑说道:“你说的倒容易,倘若你是我……”

夏侯岚道:“我绝不再谈什么报仇雪恨!”

白如冰道:“那因为你不是我!”

夏侯岚一叹说道:“前辈,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白如冰厉声说道:“他不仁,岂能怪我不义!”

夏侯岚道:“固然,前辈,他老人家千错万错,但他老人家已横剑自绝,这还不能尽赎前衍么?”

白如冰道:“可惜他并不是对自己作为悔悟,对我感到愧疚!”

夏侯岚道:“前辈怎知不是?”

白如冰道:“你又怎知他是?分明他是对自己的妻儿……”

夏侯岚截口说道:“前辈,这难道非说出口不成么?”

白如冰道:“固然不必,但我不认为他是对我……”

夏侯岚道:“前辈只执意报仇雪恨,有件事不知前辈有没有想到?”

白如冰道:“什么事?”

夏侯岚望了白素贞一眼,道:“白姑娘可是前辈为他老人家所生?”

白素贞头垂得更低!

白如冰冷然点头,道:“不错,但他不配……”

夏侯岚道:“姑不论配不配,白姑娘是他老人家的亲生女儿,该是前辈不能否认的铁一般事实!”

白如冰道:“不能否认又如何?”

夏侯岚道:“前辈带着白姑娘到处找他老人家报仇,便即是他老人家犹健在,前辈找到了他老人家,一旦兵刃相向,仇恨得报,我请问,白姑娘将何以自处?”

白如冰呆了一呆,旋即冷冷说道:“找他报仇的是我!”

夏侯岚道:“但白姑娘总是两位的亲生!”

白如冰厉声说道:“他遗弃了妻女,我不认他为夫,她也不认他为父!”

夏侯岚道:“前辈,无论怎么说,血总浓于水!”

白如冰脸色一变,道:“但在她体内流动的只有仇恨,不信你问问她!”

夏侯岚摇头说道:“前辈,我不愿让白姑娘为难……”

白如冰美目寒芒一闪,道:“你是说她怕我,我逼迫她?”

夏侯岚道:“我不敢,也没有这么说!”

白如冰霍然转注身边爱女,道:“贞儿,你自己说给他听听!”

白素贞娇躯一震,没抬头,也没说话!

白如冰双眉微扬,喝道:“贞儿,你听见娘说话了么?”

白素贞身形倏晃,仍未抬头!

白如冰脸上变了色,方待再叱喝!

白素贞猛然抬头,美目含泪,娇躯煞白,颤声说道:“我娘说的不错,我不认这个爹,也没有这个爹,对他,我心中只有仇恨,只有仇恨!”倏又垂下螓首!

白如冰转望夏侯岚,香唇边浮现一丝冰冷笑意,道:“你听见了么?”

夏侯岚点头说道:“听见了,而且字字听的清楚!”

白如冰道:“那么你如今就该明白……”

“我明白!”夏侯岚淡然截口说道:“前辈是位明智高人,也该明白,这,让白姑娘心中是什么感受,将来会有什么后果,我以为前辈不会没想到,但前辈却因个人之身受,逼迫爱女,一意孤行,我认为前辈这不是报仇雪恨,而是在亲手摧残自己的女儿!”

白如冰脸色铁青,神态怕人,道:“夏侯岚,你说什么?”

夏侯岚淡然说道:“前辈该听见了,我没有说错,前辈又何必自欺欺人?”

白如冰身形颤抖,冰冷说道:“夏侯岚,你敢这么说我,不怕我杀了你么?”

夏侯岚扬眉说道:“前辈如今要杀我,那是易如反掌吹灰,可是,前辈,我若怕死就不会冒这触怒前辈之险了!”

白如冰毫无表情地道:“夏侯岚,你刚才说,你的遭遇很像李白?”

夏侯岚微微一愕,倏地笑道:“不错,前辈,这话是我说的!”

白如冰道:“你知道李白是怎么死的?”

夏侯岚淡然说道:“据传说,他是舟泊采石,因醉入水捉月而死!”

白如冰道:“那么,倘有人由这‘太白楼’上跳下江中,那死法是否也该跟李白一样了?”

白素贞猛然抬头,娇靥上满是惊骇色!

夏侯岚淡笑说道:“不错,前辈,虽日夜有别,一醒一醉,一个捉月,一个堕水,但也勉强可以凑合了!” 白如冰道:“那么我为这‘采石矶’再添足堪流传的一桩!”

夏侯岚一笑站起:“生不同时,死同地,但得与李青莲共流传,葬身这滚滚江流东逝水中,埋骨这牛渚月,白贮云,青山烟雨之间,虽死何憾?也正其所,前辈只管请!”

白如冰道:“你知道,世上还没有人敢这么当面说我!”

夏侯岚道:“我能为第一人,何其荣幸?”

白如冰道:“你也该是最后一个!”

夏侯岚笑道:“为当世绝无仅有,我更感骄傲!”

白如冰道:“夏侯岚,我不是吓你!”

夏侯岚道:“我明白,前辈只管请出手!”

白如冰目中杀机一闪,道:“不用你催促!”缓缓抬起了右掌!

白素贞惊骇呼道:“娘!”

白如冰听若无闻!

白素贞忙又唤道:“娘!”

白如冰突然厉声说道:“贞儿,你愿意他这么说我么?”

白素贞一颤忙道:“贞儿不敢,但您怎好……”

白如冰冷然说道:“怎好什么?他不该杀?”

说话间她那只懔人的玉手已然抬起,只消一翻,夏侯岚就非应势飞起,飞出“太白楼”

外,坠人波涛汹涌的大江中不可!

(此处缺数页)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一般地裂石穿云,劲气十足!

显然地,这是两个武林人物!

显然地,他两个喜爱李青莲的诗!

更显然地,他两个都离不开酒!

忽地,夏侯岚眉锋为之一皱!

而适时,一阵杂乱不稳的步履声由远而近,听步履,那两个登上了“采石矶”,听步履,那两个更上了“太白楼”!

果然,楼梯一阵登登连响,这“太白楼”最高一层的三楼前,既踉跄而又摇晃地上来两个人!

这两位甫一登楼,立即酒气薰人!

再看看这两位的长相,都令人发噱!

左边那一位,年纪约摸五十上下,既矮又胖,活像一个肉球,四肢既粗又短,穿着一身既有酒渍又有油污的青衫,满头乱发,虬髯如猬!

那张红红的胖脸上,一双醉眼眯着,似乎永远睁不开,鲜红的酒糟鼻子,那张嘴,犹自咀嚼个不停!

那既厚又大的一只胖手里,提着一只硕大无朋的朱红酒葫芦,摇晃着一仰便是一口,酒顺着胡子乱滴!

右边的那位,既瘦又小,尖嘴猴腮,也有五十上下年纪,两只耗子眼乱转,一口黄牙,几根山羊胡子,偏偏他穿着一身既宽又大的黑衣,头上还扣顶大帽子,看样子一阵风能把他吹上云霄,他手里,提着一只熟狗腿!

就是这么两付尊容,人目这两付尊容,夏侯岚眉条皱得更深,连忙把脸转向栏杆!

其实,用不着,那两位根本目不斜视,旁若无人,上得楼来,摇晃着砰然坐下,那胖老头一口酒下肚,抹了抹嘴,然后才睁着醉眼瞅上了对面的瘦老头:“老艾,这儿是什么地方?”

瘦老头啃了一口狗腿,愣愣地道:“不知道!”

这敢情好,两个都不知道!

胖老头眼一瞪,道:“混帐,不知道你拉我来?”

瘦老头眨动着两只耗子眼,有点傻里傻气:“东方老儿,你管它是哪儿呢?反正这地方不错,能喝酒,酒醉困来时,地方大得够睡觉不就行了?”

胖老头眼一眯,点头说道:“对!对,睡醒了拍拍屁股走路,管它是哪儿!”

于是,两个人不再说话,酒葫芦传来传去,熟狗腿递去递来,大口大口地吃喝个不亦乐乎!

过了一会儿,忽听瘦老头“咦!”地一声直了眼,然后伸出那满是油污的手,一指夏侯岚,道:“东方老儿,你快瞧,有人比咱们来得早!”

胖老头一怔说道:“在哪儿,我不信!”说着,他也转了头,入目夏侯岚,他也为之一怔:“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们刚才怎未瞧见?”

“太白楼”虽大,但还不至于大得躺着个人也瞧不见!

瘦老头头摇得像货郎鼓:“我也没瞧见,我也没瞧见,东方老头,他怎么不动?”

胖老头忽地咧嘴一笑,道:“瞧这小子的打扮,大半是个啃书本的酸秀才,要不就是什么诗人墨客,跟咱俩一样地也到这儿来喝酒浇愁,发抒所怀,喝醉了倒头就睡……”

“不对,”不对,“瘦老头摇头说道:”东方老儿,我没闻见酒味儿!“

胖老头一怔,抬起那满是油污的胖手抓上一头乱发,皱着眉,满脸疑惑地道:“那这小子是干什么的,瞧他这身打扮,也不像穷得逢人便伸手,连个睡觉地方也没有的人……”

“东方老儿!”瘦老头忽地瞪着眼叫道:“不妙,这小子别是一时想不开,跑到这儿伸腿瞪眼咽了气,待会儿让人看见说咱们谋财害命,快走……”

“放屁!”胖老头一瞪眼,道:“我明明听见这小子还有口气儿!”

瘦老头一怔,愣愣说道:“这么说他不是挺尸……”

胖老头道:“大半是装死!”

瘦老头眨动了一下耗子眼,迟疑着道:“那么,东方老儿,你叫叫他!”

胖老头道:“叫他干什么?”

瘦老头道:“好好儿地他为什么装死?”

胖老头一摇头,一脸肥肉乱颤,道:“不知道,想必他有装死的瘾!”

瘦老头微一摇头,道:“东方老儿,以我看这小子准是个聋子!”

胖老头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个聋子?”

瘦老头道:“你没见他直挺挺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么?要不是聋子,咱们说了大半天,他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胖老头哼了一声,道:“你没听我说他是装死么?既然装死还能有反应?”

瘦老头呆了一呆,道:“让他装,我拿狗腿砸他一下试试!”

说着,扬起手中熟狗腿便要丢!

胖老头忙伸手一拦,道:“老艾,不行!”

瘦老头一怔,手停在半空,道:“怎么不行?”

胖老头道:“难怪人家说你傻,这小子要是也喜欢喝酒啃狗腿,你这一砸,他提起狗腿便吃,你我吃什么?” 瘦老头愣愣地垂下了手,点头说道:“对,对,不能砸,不能砸,那你说怎么办?”

胖老头道:“我看这小子不是好东西,他装死让他装去,咱们吃喝咱们的,吃喝完了咱们拍拍屁股走路,让他一个人在这儿喝风好了!”

瘦老头又愣愣地点了头:“对,对,东方老儿,还是你行,好主意,好主意!”

胖老头歪着头咧嘴笑道:“当然我行,人家都说我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疯!”

“那……”瘦老头眨动着耗子眼,问道:“东方老儿,人家都说我傻,我真傻么?”

胖老头点点头道:“我看你是真傻,不过,是不是真傻,也只有你自己明白!”

瘦老头点头说道:“说得是,说得是,我一点都不傻,谁都骗不走我这只狗腿!”

凭这么两个人,竟能振吭高吟李太白的诗?

于是,他两个又是一阵吃喝!

半晌过后,胖老头突然抬了头,诧声说道:“老艾,怪了!”

瘦老头一怔忙道:“东方老儿,什么怪了?”

胖老头望着夏侯岚道:“这小子真沉得住气!”

瘦老头道:“那不要紧,我有办法让他沉不住气!”

胖老头忙道:“老艾,你有什么办法?”

瘦老头道:“骂他两句给他听听!”

胖老头一摇头,道:“我看没有用,这小子皮厚得很,拿鸟枪打不透,他会怕你骂,你把他骂的狗血喷头,恐怕他还是一动不动!”

瘦老头道:“那……那怎么办?”

胖老头道:“我有个好主意,准让他马上动!”

瘦老头忙道:“什么好主意?”

胖老头道:“你把狗腿扯下一块,往他嘴里塞塞看?”

瘦老头把狗腿往怀里一收,道:“那不行,我舍不得!”

胖老头道:“你舍不得那就没办法了!”

瘦老头迟疑了一下,道:“东方老儿,他要真吃了,你我岂不少吃一口了?”

胖老头摇头说道:“看这小子的一身打扮,不像是吃狗肉的人!”

瘦老头道:“那我就扯下一块试试!”说着,他伸手扯下一块狗腿,摇晃着站了起来!

至此,夏侯岚不能不动了,霍地转过头来,皱眉说道:“二位,够了,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瘦老头吓了一大跳,往后一退,忙道:“你别吓唬人行么?要说话也不先打个招呼!”

胖老头咧嘴笑道:“怎么样,老艾,灵了吧?”

瘦老头没答理,把肉往嘴里一塞,一边嚼一边瞅着夏侯岚,愣愣地问道:“小子,你真没死?”

夏侯岚苦笑说道:“死人焉会说话?”

瘦老头一怔,道:“对了,死人不会说话……”跟一瞪,接道:“那你小子干什么装死吓唬人?”

夏侯岚苦笑说道:“我哪是装死,我只是不能动而已,我跟二位素昧平生,怎好贸然跟二位打招呼说话?”

瘦老头将头连点地道:“有理,有理……”转注胖老头,道:“东方老儿,他说他不能动!”

胖老头两眼一翻,道:“听他的,这小子不但会装死,而且会骗人,咱俩都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他能骗得了么,又没人拿绳子绑着他,他为什么不能动?”

---

旧雨楼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