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5 章 死活两次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死活两次

贾少游一震,顿感无辞以对,但他不愧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脑中只一转,立即有了说辞,淡淡笑道:“石三奶奶,你既高明又厉害,事到如今,我也瞒不了你了,不错,夏侯岚命大未死,但是他已功力全失,如同一个废人了,所以他把我找来……”

石三奶奶目中异采飞闪,娇笑说道:“这还差不多,所以他把你找来,为他报仇,是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不错!事实如此!”

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那你为什么弄个‘假’姓,也不示人真面目?”

贾少游道:“石三奶奶,那是我的事!”

石三奶奶道:“可是我仍怀疑你就是夏侯岚本人!”

贾少游道:“那随你了,石三奶奶,天色不早,我要走了,在我走之前,我希望在我不动手的情形下,你把我所想知的告诉我!”

石三奶奶美目转向窗外,窗外暮色已垂,那石家大院美景如画的庭院中,更增添了一份迷濛汇集的美,她“哟”地一声笑道:“当真是天要黑了,全神贯注谈话里,顷刻不知日影斜,你瞧,屋里更黑,要我点灯么?”

贾少游道:“不必了,我……”

石三奶奶媚眼一抛道:“这才解风情,识情趣,你来了这半天,只有这句顺我的耳,称我的心,摸黑谈,那多……”

贾少游淡淡说道:“石三奶奶,你没听见我的话么?”

石三奶奶道:“听见了,只是,你还想走,又忍心撇下我一人清冷孤寂,守着这么一大间空房子么?”这女人,三句不出便没了正话!

可是贾少游没在意,道:“石三奶奶,我是个铁石心肠木头人,也是个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别跟我来这一套,我再说一句,区区一座石家大院,困不住我的!”

石三奶奶道:“可是你别忘了我的那句话,我们要是没把握,又岂会自露行藏地把你引来此地加以囚禁?”

贾少游点头说道:“说得是,也许我真出不了这座小楼,可是你石三奶奶也别忘了,如今在这小楼里的,不是我一个!”

石三奶奶媚笑道:“我知道,还有我,你要知道,这是我自愿的,怕你一个人寂寞,所以我来陪你,这也是待你如上宾,换个人求还求不到呢!我是一番善解人意的好心肠,对我这么一个自荐枕席的软绵绵人儿,我不信你毫无怜惜之心。”

贾少游淡淡笑道:“你错了,我生就一付铁石心肠,从不知什么叫怜香惜玉,石三奶奶,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你瞧,是不?”石三奶奶浪笑一声,道:“说着说着你就变成了急色儿,这还用你说么?我是来干什么的,又为什么陪你?这三天之中,随……”

贾少游双眉一扬,道:“石三奶奶……”

石三奶奶听若无闻,抬起了皓腕,眯起了桃花眼,那放荡的模样儿,确是迷人,玉手微招,嗲声说道:“来呀,傻子,别坐在那儿呀!……”

贾少游冷冷一笑,当真站了起来道:“好,我过来!”

他刚要举步,石三奶奶忽然娇笑摇手:“慢着,背过身去,不许偷看!”说着话,那另一只玉手已然摸向了那一排对襟的扣子!

贾少游冷笑说道:“阁下无羞无耻诚然世间少见,可惜你找错了人,右三奶奶,你是逼我出手问供了!”抬掌抓了过去!

他抓的是石三奶奶在胸前的皓腕,可是当他掌递出之际,石三奶奶竟酥胸一挺,迎了上来:“冤家,你当真……”

贾少游一惊沉腕缩手!

石三奶奶却忽地一笑道:“好人,我先……”余话犹未出口,娇躯突然后仰,只听床板砰然一声,再看时,牙床空空,锦被不见,哪里还有石三奶奶的踪影!

贾少游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敢情这张牙床是特制的,那位石三奶奶已然触动翻板翻了下去!贾少游双眉一扬,扬掌向床上劈去。

只所砰然一声大震,其声嗡嗡,有点像洪钟大吕!

贾少游一颗心往下一沉,他又明白了,那床,既不是什么牙床,也不是什么板床,竟然是张铁床!

惊心之余,他脑际灵光电闪,立即扑出房门!

房门,是轻易地扑出了,然而一看之下他却不由暗暗叫苦,原来,楼梯口不知何时已被一块铁板封死,楼上的各处窗台,看似漆木的,实全是铁的!

贾少游突出一指点向粉壁,粉壁上灰土迸裂落下,却“当!”地一声,敢情,连墙壁也是铁的!

贾少游垂下了手,呆立不动,他没有再试,因为他知道,再试也是枉然,这座小楼果然能困住人!

忽地,背后房中传出一声异响,他霍然旋身回顾,一看之下不由一怔,那位石三奶奶又坐在了床上,那如花娇靥之上,仍挂着媚人的荡笑!

贾少游双眉一挑,闪身欲动!

适时,石三奶奶开了樱口:“别动,你一动我就走,你永远碰不着我!”

贾少游未动,却冷笑说道:“你去而复返,是什么意思?”

石三奶奶吃吃浪笑说道:“那还有别的意思么?我舍不得你呀!”

贾少游道:“事到如今,我希望你说点正经的!”

石三奶奶报以幽怨一瞥,道:“看来你真是铁石心肠,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别人求也求不到的事儿,送到你面前,你却毫不动心……”摇头一叹,接道:“也不知道是你没有福,还是我没福,好吧,听我说,你想知道我是准么?”

贾少游道:“那似乎无关紧要!”

石三奶奶笑道:“无关紧要?你要知道我是谁,定然会气得七窍出烟,告诉你好了,我就是小翠红呀!”

贾少游冷笑说道:“可是你瞒不过我双眼!”

石三奶奶笑道:“你错了,我毕竟瞒过了你双眼,我只在脸上抹了点易容药物,便能令人看上去像极了小翠红,却又直觉地认为我不是小翠红,要不然怎能使你自认输败,乖乖地跟我进了这座小楼?恐怕你当时就要对我下手了!”

贾少游道:“我不信!”

石三奶奶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由你,我瞒过了你,而你却未能瞒过我,你那双手,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夏侯岚!”

贾少游心中微震,笑道:“我没有听说过,从手上能认人的!”

石三奶奶道:“别人也许不能,可是你别忘了,咱们俩是老相好,每日里耳鬓厮磨,肌肤相亲,我还能……”

贾少游道:“你若把我当成夏侯岚,那也好……”

石三奶奶道:“实际上你就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随你了,答我一句,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找小翠红?”

石三奶奶娇笑说道:“那是我们那位头儿智慧高人一筹,他料到你一定会明白……”

贾少游道:“别拿我当三岁孩童,我是贾少游而不是夏侯岚!”

石三奶奶道:“可是他知道你是夏侯岚!”

贾少游冷笑说道:“他若知道我是夏侯岚,他就不会要你来试我了!”

石三奶奶神情一震,一时未能答上话来!

贾少游冷冷一笑,道:“别跟我玩心眼儿了,说吧,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石三奶奶忽地笑道:“你想我会说么?”

贾少游道:“我既出不了这座小楼,你又怕什么?”

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那我也告诉你,是秦六说的,你信不信?”

贾少游冷笑说道:“你该知道我信不信!”

石三奶奶道:“其实你一直被蒙在鼓里,秦六也是我们的人!”

贾少游道:“我不会相信你的……”

石三奶奶忽地一笑道:“我告诉你,秦六落在了我们手中,只消用一个指头,还怕他不说出你到‘金陵’的用意?”

贾少游心中一震,道:“你说秦六落在了你们手中?”

石三奶奶点头说道:“一点不错,他如今也在这石家大院内!”

贾少游忽地笑了:“够了,我敢说,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说一个字!”

石三奶奶道:“秦六是那么硬的汉子么?”

贾少游道:“硬未必很硬,但他却是重义气,够朋友的血性汉子!你如果是小翠红,你不会不知道他!”

石三奶奶一点头,道:“不错,秦六确是那么个人,我实说了吧,只要派个人,跟秦六搭讪两句,说一声我知道小翠红的下落……”

贾少游笑道:“这骗人的手法幼稚,一则秦六不会那么糊涂,二则既然那人这么说,那就表示你们已知道我是来找小翠红的,既然知道,何须再诈秦六?”

石三奶奶呆了一呆,哑口无言!

贾少游笑了一笑,又道:“我不再问你这个了,你告诉我,上官凤现在何处?”

石三奶奶花容一变,道:“我偏不说……”倏地恢复正常,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又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我替夏侯岚办事,那有什么两样?”

石三奶奶摇头说道:“在我看来,那差别很大!”

贾少游道:“如果我是夏侯岚呢?”

石三奶奶柳眉一竖,道:“我更不说,我要让她死……”

贾少游一怔,道:“你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石三奶奶道:“那是我的事,除非是夏侯岚,否则任何人管不着!”

贾少游道:“我不是说了?如果我是……”

石三奶奶道:“那只是说如果,事实上你并不是!”

贾少游笑道:“别拿这一套欲擒故纵的手法对付我,那没有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辨明我是否夏侯岚不可?”

石三奶奶娇靥上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神色,口齿启动,欲言又止,但倏地,她一转平静,道:“没有什么,因为我是小翠红!”

虽然楼中昏暗;但贾少游看得清楚,眉锋一皱,不由顿感诧异,脑中闪电一旋,当下说道:“我看你好像有心事!”

石三奶奶一惊,笑道:“我的心事,就是难以断言你究竟是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这很重要么?”

石三奶奶道:“当然重要!”

贾少游道:“如果我是……”

石三奶奶震声叱道:“别如果,你究竟是不是?”

贾少游笑道:“夏侯岚中了毒,如今已功力全失,形同废人,他岂能……”

石三奶奶脱口说道:“不,他不会……”倏地住口不言!

贾少游留了意,追问说道:“他不会什么?”

石三奶奶道:“没什么!”

贾少游道:“好吧,你不说也就算了,告诉我,你们打算困我到几时?”

石三奶奶道:“永远,永远!”

贾少游“哦”地一声,道:“你的意思是……”

石三奶奶道:“你是个明白人,还要我多说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只是,我不知道你们要用什么手法?”

石三奶奶道:“很简单,到了时候只要一按机关,这小楼内至少有八处地方放出毒气,只嗅人一点,立即昏厥,以后的事情那就多了!”

贾少游暗暗心神震动,说道:“有把握么?”

石三奶奶道:“你刚才已试过了,你自己该明白?”

贾少游扬了扬眉,道:“那么,对于一个将死的人,你又何必吝于多说几句?”

石三奶奶道:“你要我说什么?”

贾少游道:“像你是受谁指使,上官凤现在何处……”

石三奶奶脸色又复一变道:“前者我不知道,后者我不愿说!”

贾少游道:“这话怎么说?”

石三奶奶道:“很简单,我做的事都是按一纸指令,传令的人黑衣蒙面,我自然不知道受谁指使,更不知……”

贾少游道:“不知道是谁,却听命于人,有这种事么?”

“自然有!”石三奶奶道:“江湖中这种事比比皆是!”

是不错,确有这种事,而且还很多!

贾少游沉吟了一下,道:“那么,后者呢?”

石三奶奶似乎一指后者就有火,冷冷说道:“没有任何理由,不愿说就是不愿说!”

贾少游双手一摊,道:“那好吧,我只有做个糊涂鬼了!”

石三奶奶忽地目闪异采,道:“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扬眉笑道:“我又要问了,这很重要么?”

石三奶奶点头说道:“当然很重要!”

贾少游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石三奶奶道:“别问那么多,只答我……”

贾少游摇头说道:“不行,你不说我也不说!”

石三奶奶娇靥上掠过一丝异色,点头说道:“好吧,假如你不是夏侯岚,你必死,假如你是夏侯岚,你也许可以不死……”

贾少游笑道:“有这一说么?”

石三奶奶毅然点头说道:“有!”

贾少游道:“为什么?有理由?”

石三奶奶道:“不为什么,没有理由!”

贾少游笑道:“恐怕我要是夏侯岚,会死得更快些!”

石三奶奶脸色一变,倏又摇头,说道:“不!假如你是夏侯岚,你可能死不了!”

贾少游笑道:“那很可惜,我死定了,我不是夏侯岚!”

石三奶奶眉宇间飞快地掠过一丝煞气,道:“那么你就等死吧,我要走……”

话犹未完,贾少游身形电闪,威震宇内,发无不中的“幻影千魔掌”飞递而出,直向石三奶奶虚空抓去!

石三奶奶睹状,花容大变,神色难以言喻,脱口一声:“‘幻影千魔掌’,你是……”

然而就在她这间不容发的一怔神间,她那软绵绵的娇躯被一股强大吸力往前一带,立即身离床沿,所以她话尚未说完,便被贾少游那钢钩般五指攫上了粉臂。

而,似乎,她忘了痛,也忘了挣扎只怔怔地望着贾少游,出奇的激动,喃喃说道:“你没有死,你真没有死……”

贾少游一笑说道:“正如你所说,我要那么容易地被人一害就死,就称不得‘玉面游龙辣手神魔’了,小翠红,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石三奶奶突然说道:“你相信我是小翠红了?”

贾少游点头说道:“相信了,先告诉我……”

小翠红颤抖得厉害!急道:“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先离开这儿再说……”说着,她伸出另一只皓腕便要向床边按!

贾少游振腕一带,把她拉回一旁,冷笑说道:“你想干什么?”

小翠红道:“按机关开门……”

贾少游道:“恐怕是要放毒气吧?别忘了,你跟我在一起!”

小翠红脸色大变,道:“你,你,你,你,我真是要救你……”

贾少游道:“少拿往日那一套对我,当初害我,你如今岂会救我?如今既有救我之心,你当初又何必害我?”

小翠红猛一点头,道:“不错,当初我是害了你的,可是你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你能堕湖不死又恢复了你的功力?

贾少游道:“那是我夏侯岚命大!”

小翠红道:“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

贾少游道:“什么毒?”

小翠红道:“你听说过‘无影散功散’?”

贾少游心头一震,道:“你说我中的是‘无影散功散’?”

小翠红点头说道:“不错,如果你中了够份量的‘无影散功散’,你还想堕湖不死,恢复你那绝世的功力么?”

贾少游心头又一震,道:“你是说我中的毒不够份量?”

小翠红点头说道:“那是我没有下够份量!”

贾少游双眉一扬,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翠红道:“因为我……”倏地改口说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说着,她又要去按床沿!

贾少游拉住了她,道:“别忙,等我相信你之后再说!”

小翠红脸色一变,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贾少游点头说道:“不错!”

小翠红焦急地道:“等你相信了,就来不及了!”

贾少游冷笑说道:“不错,等我相信了你,就来不及了!”

小翠红脸色惨变,悲笑说道:“我一番心意,你竟……”突然一翻腕,玉手按上心窝,娇躯一震,她接道:“这样你可以相信我了么?”

玉手放下了,但,心窝上插着一柄其薄如纸,极其小巧的柳叶飞刀,如今,是仅余把柄在外!

贾少游大惊失色,急道:“小翠红!你……”

小翠红红唇边掠起一丝悲凄笑容,道:“不用说了,让我按机钮吧!”伸手注床沿按去。

这回贾少游投拦她!

-当小翠红手一触床沿之际,后窗门豁然打开,她吃力抬手向外一指,道:“快,由这儿出去……”

贾少游既羞且愧,叫道:“翠红!你……”

小翠红道:“你明白就好,快走!”

贾少游猛一点头,拦腰抱起了她,闪身穿窗而出,窗外,是石家大院的后院,紧靠“夫子庙”后那片僻静地儿!

贾少游停身在“夫子庙”后那片地上,夜色低垂,四下无人,他蹲下身去便要为小翠红制穴!

小翠红无力地摇头说道:“没有用了,你知道,这儿是要害……”

贾少游机伶一颤,道:“翠红,你为什么……”

小翠红强笑说道:“不刺要害焉能取信于你?只要你能脱困,我便是再赔上十条命也心甘情愿,我只要你明白我这份心意,不错,我天生淫贱,但对你可是真心,以前,在画舫上我只希望……”娇靥突然掠上一抹酡红,改口接道:“可是你就不动心,正如你所说,你是天桥的把式,只说不练,但从那时起,我也明白‘玉面游龙辣手神魔’确是个顶天立地的盖世奇男子……”

贾少游要开口!

小翠红摇了头道:“让我说完,不然闷在心里我死不瞑目……”

贾少游未再说话,小翠红接着说道:“可是,暗地里我却恨你,那一方面因为你对我不屑一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知道你另有心上人,当时我恨不得把你俩一起杀了,无如,指令却只要我乘机下毒……”摇头一笑,接道:“天知道我有多矛盾,我又不忍,所以,对你我只下了半量的‘无影散功散’,那是因为有人在暗中监视我,我不得不这样做,反正他知道我听命行事了,我下了多少他却不知道……”

贾少游道:“翠红,那人是谁?”

小翠红道:“就是石家大院的总管司一贵,不,他叫司良相,江湖上有个称号,叫‘恶师爷’,他原……”

贾少游双眉陡挑,道:“原来是这匹夫,翠红,那石家大院是真……”

小翠红摇头道:“除了那石家大院外,一切都是假的!”

贾少游道:“那么你是受谁……”

小翠红道:“我真不知道,唯一跟我接头的是司良相。”

贾少游道:“那么上官姑娘……”

小翠红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贾少游眉锋一皱,道:“翠红,你……”

小翠红忽地笑道:“真的,我一个快死的人了,还会跟她争风吃醋么?其实,我也知道唯有她才配得上你,我这个残花败柳破身子……”自嘲一笑,改口说道:“不说这些了,让我说下去,自你被逼堕湖后,我愧疚欲绝,但犹抱着一丝希望,果然,没多久,指令来了,其实,也就是今天晌午的事,让我以似是而非的小翠红引你上钩,弄清楚你到底是何来路,天知道当时我有多高兴,可是我又不敢流露出来,偏偏你死不肯承认,要不然……”

一摇头接道:“这也许是我的命,该死在你怀里,其实,只要能死在你怀里,我还求什么?对我来说,是很够……”娇躯突然一阵剧颤,脸色倏转苍白,她带笑说道:“差不多了,是时候了,如今你明白了么?”

贾少游双眉高挑,点头说道:“翠红,我明白了,夏侯岚欠你良多……”

“不!”小翠红道:“我害过你,也救了你,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贾少游还待再说。

小翠红又一摇头,道:“别让我带着不安走,行么?”

贾少游未再说话,但他那神色怕人!

小翠红又道:“最后,我告诉你,我原是良家女子,只可恨天生淫荡及一步之差害了我自己一辈子,我姓姬,叫姬玉华……”

说完了这句话,她那失色的香唇边泛起了一丝笑意,紧接着,娇躯一阵轻颤,缓缓闭上了美目,螓首猛然一垂……

贾少游没说话,也没有动,他高挑着眉,圆瞪着眼,眼中微有红意,眉宇间杀机洋溢,脸色煞白………良久,良久,他突然抱着小翠红的尸身站了起来,缓步向那坐落在夜色中的石家大院行去!

到了石家大院的后门,他没有腾身掠墙而进,竟然举手砰砰地拍了门,声音之大震人耳鼓!然而拍了好半天,偌大一座石家大院,像死了一般,没有一点动静,显然,那司良相跟石虎,已然发觉他脱困,料定了他会再找来,早已双双逃跑了!

贾少游扬了扬眉,转身要走,但突然他又停了步!

本来是,这当儿华灯已上,“金陵城”正值热闹不说,“秦淮河”也已开始了那数年一度的赛灯船大会,应该是万头攒动水泄不通,他抱着女人,而且还是个香消玉殒,芳魂飘渺的尸体,能往哪儿走?

只要被一个人瞧见,便足以惊世骇俗,骚动整个“金陵城”!于是,他又转回了身,腾身掠进了石家大院!

片刻之后,他出来了,是由前门出来的,双手空空,小翠红已不知去向。

他没有再向石家大院望一眼,那倒不是眼前“秦淮河”中一片热闹景象吸引了他,而是因为石家大院是个伤心地!

小翠红为他,也为两字痴情牺牲了。

这悲痛,歉疚,深深地烙在他的心灵深处,够他受的,也要跟着他一辈子,甚至于生生世世,然而,小翠红的牺牲,却没能使他获得丝毫可循的线索!

固然,小翠红的死,一半是由于她那天性及一步之差,但对他来说,小翠红是个值得怀念,值得钦佩的奇女子!

小翠红的死,虽然没能给他留一条可循的线索,但却给他留了一个难解的可疑一团!

那就是,那至今犹不知是谁的暗中人,怎知他是来找小翠红的,就这么个疑团,使他想之不通,解之难破!

仔细想想,知道他要找小翠红的人,只有铁牛、秦六及罗家的几个人,可是罗家的人,不可能是,因为罗家那几个,都知道他是夏侯岚,既如此,就没有再让小翠红试探他是否夏侯岚的必要!

铁牛与秦六,更不可能是“他们”的人!

这两个“热心”的朋友,也许有可能在帮他打听小翠红下落之际,无意中透露了他的来意!

可是,跟秦六见面时,秦六并没有提起这件事!

那么,是铁牛无意中泄露的?抑或是铁牛、秦六这两个中的一个跟小翠红一样?

这是一个谜,不过这个谜不难揭晓,只要见着秦六或铁牛,不用问,只要察言观色就够了!

他暗中一直想,脚下不知不觉地向前移!

对那震天的锣鼓,聒耳的呼叫,白昼一般的灯光,他似乎听若无睹,根本无动于衷!

蓦地,他忽然有所警觉,那眼角余光瞥见,他身左不远处,有个人神色惊慌,头一低,挤出人丛要走!

而这个人,是那有意拦他路的推车小贩!

他双眉一挑,跨步追了过去!

他这里刚一动,那人更惊慌了,撒腿要跑!

无如,他没快过贾少游,当他撒腿要跑之际,贾少游的一只手,已然搭在了他右肩上!

那人吓得一哆嗦,要挣扎!

适时,贾少游冷然开了口:“朋友,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人白着脸回了头,嘴一张,要叫!

好办法,只一叫怕不立刻惊动四周的人?

而,贾少游左手一指点上了他的“哑穴”!

那人嘴是张开了,但却没叫出一声地,便被贾少游拉出了人丛,走向一处距岸较远的垂柳旁。

到了那株垂柳旁,贾少游松了手,道:“你,只答我一句,司一贵哪里去了?”

那人白着脸,直哆嗦,未说话!

贾少游轻喝道:“说话!”

那人机伶一颤,苦着脸颤声说道:“好汉爷,求求你,可怜我还有一家老小……”他身形忽矮竟然要跪下!

贾少游眉锋一皱,伸手架住了他,道:“我不难为你,站好了说。”

那人没再脆,却道:“好汉爷,日间那不是我的主意……”

贾少游道:“那么,是谁的主意?”

那人忙道:“是石家大院的司总管司大爷,他要我推着车子拦拦你,给了我十两银子,我不知道大爷……”

看神色,这话似乎不假。

贾少游眉锋又一皱,道:“你不是石家大院的人么?”

那人忙摇头说道:“不是,我姓王,在‘秦淮河’这一带卖小吃……”

贾少游道:“你以前认识那司一贵么?”

那人忙又摇了头道:“不认识,是他自己说的,我见他由石家大院出来……”

贾少游冷冷一笑,道:“找个不相干的人办事,高明……”

顿了顿,接道:“你知道司一贵到哪儿去了么?”

那人摇头说道:“不知道,好汉爷到石家大院去……”

贾少游道:“我刚由石家大院出来……”

双眉一扬,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那人忙点头说道:“是实话,都是实话,要有半句假话,叫我遭天打雷劈,有一天溺死在‘秦淮河’里,要不然……”

贾少游一摆手,道:“好吧,没事了,你走吧!”

那人如逢大赦,连忙哈腰点头,,脸上犹挂着惊恐神色地走了,他没往别处走,却走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吃摊儿上,那小吃摊上不见一个人影!

敢情,他是为瞧热闹,生意都不顾了!

贾少游没回头,但,倏地,他双目飞闪寒芒,左脚后滑,身形往后一侧一闪,两缕乌芒,一高一低,擦着他身前掠过,“嗤!”“嗤!”两声射入树干上!

好险!那高的一缕取他后脑,那低的一缕袭他后心,两处俱是要害,若非他躲得快,定然……

贾少游霍然旋身回顾,那暗器发来处,正是岸边人群,一个个在那儿伸着脖子跷着看热闹,有的还手舞足蹈的在喊叫,哪有一点异状?又能看出是谁?

看来,他贾少游身畔危机四伏了!

贾少游双眉一扬,背着手走了过去,在那人群后停了步,不言不动,两眼直望着那每一个背影。

半晌过后,突然有个人弯下了腰,那是个黑衣大汉,他弯腰是捡地上的一件东西,那是一条汗巾。

当他捡汗巾的时候,他身形忽地一震,及至他捡起汗巾,站直了腰后,他便向人群中挤去。

看热闹,谁都想往前站,这没什么希奇!

可是贾少游唇边泛起一丝冰冷笑意,脚下举了步!

然而,他刚举步,忽地身形左滑回顾。

眼前,一只手犹抬在半空,而且还有一张挂着尴尬笑意的胖脸,贾少游双眉微扬,道:“你要干什么?”

那胖汉子一脸尴尬笑地点了头:“对不起,请让一让,我要往前挤!”

贾少游道:“要往前挤,这儿哪儿都能挤,为什么偏从我这儿挤?”

那胖汉子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嘴里说话,脚下不闲地忙往前挤去!

贾少游也未多说回过了身,而,再看时,那黑衣大汉已挤进群中不见了,有意乎,巧合乎?

贾少游竟然没在意地背着手走开了!

他走开不久,几丈外的人群中,挤出个人,正是适才那弯腰捡汗巾的黑衣大汉子。

他目中转动,满脸紧张神色,贼头贼脑地四下略一张望,然后举步匆匆向东而去!

而,他刚走没几步,突然,背后响起个冰冷话声:“你,站住!”

黑衣大汉身形一震,连忙转身回顾,眼前,五六尺内,不知何时站着那位贾少游,神色冰冷怕人!

黑衣大汉脸色猛然一变,双肩微晃,似乎转身想跑,然而,在刹那之伺,他又收住了惊势慌强笑,道:“朋友敢是叫我?”

贾少游冷然点头:“正是!”

黑衣大汉道:“朋友有何见教?”

贾少游道:“这儿人多,对你我都有不便,我想请你借一步说话!”

黑衣大汉脸色一白,道:“朋友,你我认识么?”

贾少游道:“不认识,但四海之内皆朋友,相见何必曾相识?一回或生,两回也就熟了,再说,我不认识你你却认识我,别在这儿站了,走吧!”

黑衣大汉未动,忙道:“朋友要我上哪儿去?”

贾少游道:“不远,就在附近,到了你就知道了!”

黑衣大汉摇了头道:“朋友,我还有事,不想走,有什么话在这儿……”

贾少游道:“你自己明白,那由不得你!”

那黑衣大汉忽地笑了,但笑得有点惊心胆战:“朋友,你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有多少人,我只消张嘴一叫,便能安安稳稳的过路,你信不信?”

贾少游冷冷说道:“我信,可是只要你有自信能快过我去,你就叫吧!”

那黑衣大汉子道:“我想试试……”嘴一张,便要叫!

的确,他没能快过贾少游去,一声呼叫还没有出口!便像那小贩适才一样地被制住了“哑穴”。

叫不出来了,那黑衣大汉子转身要跑!

他如何能快过贾少游去!脚下刚动,左肩便被贾少游五指搭上,他身形猛地一颤,回身便欲反抗!

突然,人群中不知谁叫了一声:“快看,那边有人打架!”

这一叫,看热闹的人全回了头,人就是那么幸灾乐祸,赛灯船固然好看,可是仍比不上头破血流的打架!

贾少游眉锋为之一皱,推着黑衣汉子便走!

适时人群中又有人说了话:“看见了么?那个人要被弄走,非倒霉不可!”

这一句,立刻引出了另一句:“喂!朋友,你要把他弄哪儿去?”

贾少游没答理,举步便走!

这一走不要紧,那看热闹的人群中走过来好几个!

这个说:“嗯!朋友,怎么回事?”

那个说:“朋友,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今天是咱们‘金陵城’的热闹好日子,几年才有这么一回……”

“是啊!”又一个接了口:“看在大伙儿脸上,看热闹去吧!”

你一言,我一语,把贾少游与那黑衣汉子围了起来!

贾少游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皱了皱眉,方要说话。

突然,他觉出那黑衣汉子身形一震,紧接着往下便滑!

贾少游立又明白了,他明白这黑衣汉子已受了暗算!已然气绝,要是让这些人发觉,那恐怕……

他心中刚震,有一个好事的,已然伸手,一手拍向他,另一手扒向黑衣汉子,口中说道:“算了,朋友,放了他吧……”

那意思是要分开他两个!

而,当他手碰上那黑衣汉子的时候,他“哟!”地一声缩回了手,眼瞪着那黑衣汉子的头脸,道:“他怎么脸色乌紫,两眼翻白,你们快看……”

不错,黑衣汉子如今的确是脸色乌紫,两眼翻白,而且脖子像没有骨头的软肉,头歪着!

糟了,这瞒不了人!

这一叫,那几个全留了意,立即起了骚动:“他昏过去了……”

“不像昏,不像是昏,像是……”

“死了。”

这两字一出,那几个连忙后退,骇然叫道:“杀人了,杀人了!”

“出了人命了!出了人命了!”

这几声引得那看热闹的又转了身,一看之下,脸色齐变,转眼间涌过来一大群,而且越来越多!

随听有人叫道:“打架打出了人命,这还得了!……”

又有人叫道:“这人好狠,把他送到衙门里去!”

你一言我一语,吵声震天,骚动立起!

贾少游情知上了人的当,他很平静,站在那儿一句话未说!

突然,一人排开人群走进中央,紧接着又走近了两个,那是青一色的紫衣汉子,个个眼神十足,一望可知是武林人物,而且所学俱都不差!

那浓眉大眼,身躯高大,威猛逼人的紫衣大汉,目光炯炯,深深地打量了贾少游一眼,道:“朋友,贵姓怎么称呼?”

贾少游道:“贾,贾少游。”

那紫衣大汉抬手一指黑衣汉子道:“贾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贾少游淡淡说道:“他躲在人丛里用暗器袭击我,被我抓住了,当大伙儿围上来的时候,他又被人以淬毒暗器灭了口,嫁祸于我!如此而已……”

只听有人叫道:“这人可恶,杀人还反咬人一口!”

这一句,方平静下的骚动,立被再度引起!

随听有人叫道:“少跟他罗嗦,扭他见官去!”

“对!送他衙门去!”

“对!对!……”

“……”

刹时间又是一片混乱!

紫衣大汉浓眉微轩,一抬手,骚动立被压下一半!

他目注贾少游道:“贾朋友,你是哪一路的朋友?”

贾少游道:“我是个不入流的,名不见经传……”

紫衣大汉道:“贾朋友,大家都是江湖上混了多年,明眼人……”

贾少游道:“既如此,阁下就该看得出,这人不是我杀的!”

紫衣大汉道:“贾朋友总该拿出些证据,否则怕难以服众……”

贾少游道:“阁下请看看,此人致命伤可是在背后?”

紫衣大汉往黑衣汉子背后投了一眼,道:“不错,那是两枚淬毒‘梅花针’!”

贾少游道:“那么阁下请看,此人到现在仍是面向我……”

紫衣大汉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没办法由他背后下手……”

贾少游道:“请阁下再找我身上,可有‘梅花针’一类暗器?”

紫衣大汉摇头说道:“不必了,我明白不会有,只是那是谁……”

贾少游道:“阁下适才可曾听见有人叫打架?”

紫衣大汉点头说道:“听见了!怎么?”

贾少游道:“杀害此人的,该是那喊打架之人!”

紫衣大汉浓眉双轩,抬眼向人群中环扫!

适时有人叫道:“我看见那个人了,他已经走了,往东去了!”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阁下如今以为如何?”

紫衣大汉未答理,一挥手,道:“大家看热闹去吧,没事了,这人不是这朋友杀的,杀人的凶手早已经逃了,散了,散了!”

他这一呼叫,人群要散,而这时又有人叫道:“难道就这么算了么?怎么说也该送他进衙门去!”

人群中立又起了一阵骚动,而且有人随声附和!

紫衣大汉一摆手,道:“江湖上的事江湖人自己管,官府管不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江湖人就能不服王法么?”

有人这么想,但没人敢说出口!事实上,官府也确管不了江湖上的事!

骚动是压下去了,可是突然有人叫了起来:“这姓贾的脸上戴着面具,叫他拿下来……”

人群起骚动,紫衣大汉三人一怔!

贾少游目中闪异采,道:“阁下,那杀人的一伙还有人在!”

紫衣大汉一点即透,忙转望人群,喝道:“说话的是谁,请站出来!”

只听人群中人有怯怯地应了一声道:“是我!”

紫衣大汉向他招了手,道:“请站出来!”

人群一阵移动,一个矮小汉子站了出来,满脸不安神色!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朋友,你怎么知道我戴有面具?”

那矮小汉子嗫嚅说道:“是刚才我身边那个人告诉我的!”

紫衣大汉急向人群中搜寻!

贾少游淡淡说道:“不用找了,他该早溜了!”

矮小汉子愣愣点头说道:“不错,他走了,你怎么知道?”

贾少游一摆手,道:“朋友,没你的事了,请吧,只记住,以后凡事少硬出头,别被人利用了还蒙在鼓里!”

那矮小汉子一怔,但他没多说,转身挤了出去!

这么一来,未等人再招呼,那看热闹的都散了!

就在人群向四下散去之际,贾少游目中飞闪寒芒,突然轻喝说道:“三位小心!”抡起黑衣汉子尸身,向紫衣大汉三人身后扫去!

紫衣大汉三人刚一怔,贾少游已沉腕将黑衣汉子尸身撤回,抬左手一指黑衣汉子尸身,道:“三位请看这儿!”

紫衣大汉三人只眼,立即色变寒颤!

原来,那黑衣汉子尸身上,扎满了细如牛毛的“梅花针”,每根都是蓝汪汪的,分明淬了剧毒!

贾少游一笑,抬左手往前方又一指,道:“三位再看那儿!”

紫衣大汉三人循指望去,脸色又一变,六眉一起扬起!

贾少游手指处,一名身材瘦高的黑衣汉子放步飞奔,已出三十余丈外,仅能见背影,但看背影已知他十分惊慌!

紫衣大汉三人红了眼,闪身欲追!

适时,一条灰影由岸旁一家酒肆中掠出,疾若鹰隼,其快如电,飞扑那瘦高汉子!

只见他一抬手,那瘦高黑衣汉子已一歪倒地,寂然不动!

瘦高黑衣汉子一倒地,那条灰影也影敛人现,贾少游眉锋又猛一皱,那赫然竟是那神秘的晏子风!

他向着这边打了招呼:“贾老弟请过来坐坐?”

他竟然跟个没事人一般!

贾少游不得不还以招呼:“老丈先请,我马上过来!”

说话之间,由酒肆中走出两个大汉,向着那晏子风躬了身,只见那晏子风向着那两个低低交待几句,那两个又一躬身,架起地上瘦高黑衣汉子往东行去!

那晏子风则向着这边又一抬手,打了个招呼,然后行进了酒肆,紫衣大汉三人举步要过去!

贾少游抬手一拦,道:“三位,不必了,那人已被点了死穴!”

紫衣大汉三人神情震动,脸色齐变,紫衣大汉道:“他这是……”

贾少游摇头说道:“他应该是好意!”

紫衣大汉道:“贾朋友认识他?”

贾少游道:“日间刚认识,他这个人对人很热络!”

紫衣大汉沉默了一下,道:“怎么说我三兄弟都该去谢谢他!”

贾少游道:“那倒不必,那人对付的是我而不是三位,该向他道谢的是我,三位有事只管请便!”

紫衣大汉道:“贾朋友,我兄弟还算是明白人,大恩不敢言谢……”

贾少游道:“就算是恩,三位帮过我的忙,也该扯平了!”

紫衣大汉道:“贾朋友不必多说,这大恩我三兄弟会牢记在心中的……”

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至于贾朋友的真姓名,真面目……”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倘有缘再相逢,我会告诉三位的。”

紫衣大汉浓眉一扬,道:“既如此,我兄弟告辞了!”一拱手,偕同两个同伴转身走了!

紫衣大汉三个一走,贾少游也提起黑衣汉子尸身走向那距岸较远的僻静处,隐入了夜色中!“

片刻,他由夜色中行出,走向了那家酒肆,手中已不见黑衣汉子尸身。

酒肆中,晏子风独据一桌,对面多添了一付杯箸,已候了他多时,偌大一座酒肆,竟然只有他一人!

一见贸少游进门,他含笑站起相迎:“老弟奈何让人望眼欲穿!”

贾少游淡淡笑道:“老丈该知道,我总不能提个尸身进酒肆!”

晏子风笑道:“那也吓不了人,满座酒客都被我吓跑了!”

说着,他请贾少游坐下,坐定,他亲自把盏,殷勤地为贾少游斟上一杯,贾少游趁势说道:“老丈好高绝的身手!”

晏子风笑道:“见笑,见笑,若较诸老弟,那是萤火之比中天皓月。”

贾少游道:“老丈忒谦,不是我怨老丈,老丈下手未免太重了些!”

晏子风双眉一扬,道:“这种江湖败类,奸险小人还留他则甚?”

贾少游摇头说道:“老丈不知道,我正想由他身上追出那暗中主使人来!”

晏子风一怔,讶然说道:“怎么,他背后还有什么主使人?”

贾少游点头说道:“正是!”

晏子风一掌拍上大腿,道:“该死!我只当他是一个人,要不然我说什么也不会……”

“那当然了。”贾少游笑道:“错非我认识老丈,要不然我还真怀疑老丈是有意灭口呢?”

晏子风脸色一变,旋即哈哈大笑,道:“正是,正是,老弟,我就是那主使之人!”

贾少游笑道:“老丈,那可也说不定!”

晏子风再度大笑,良久始敛住笑声,一举杯,道:“来,老弟,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先干这一杯,只是,小心,我这主使之人一计未成,还有二计,这酒中……”

贾少游举杯笑道:“哪怕是穿肠毒药,我也要叨扰到底,喝个点滴不剩,老丈,我先干为敬了,”言毕,一仰而干!

晏子风目中暴闪异采,笑道:“我这个朋友没白交,老弟胆量豪气折人,我舍命奉陪!”

一仰也喝个点滴不剩,然后,一照杯相视而笑!

又各自满斟一杯后,晏子风略整颜色,道:“老弟,说真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老丈,容我先提件事,今早我出客栈之后,贵属……”

晏子风颇为羞愧地一摆手,道:“老弟,别提了,再提我就要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神色一整,接道:“不过,你老弟该原谅,当此‘金陵城’八方风雨齐会之际,每个人都危机四伏,小女在侧,我不得不小心!”

贾少游道:“老丈,那是应该的,我只是为得罪贵属之处……”

晏子风又一摆手,道:“老弟,没那一说,该致歉的是我!”

贾少游未多说,淡淡一笑,道:“对了,怎未见晏姑娘?”

晏子风道:“由下人们陪着看热闹去了,我则酒瘾发作,所以跑到这儿来小酌一番,不想正碰见这档子事!”

“真巧!”贾少游笑道:“错非老丈酒瘾发作,那匹夫非跑不可!”

晏子风摇头说道:“老弟,也没那一说,我只是碰上伸手,凭那匹夫,他就是再多长两条腿,也休想自老弟掌下逃脱!”

贾少游笑道:“老丈这一说,倒令我有飘飘然之感了……”

一顿,接道:“老丈可记得客栈中说起的夏侯岚事?”

晏子风一怔,道:“记得,敢莫跟适才事有关?”

贾少游点头笑道:“正是!正是,有人竟然把我当成了夏侯岚!”

晏子风“哦!”地一声,诧声说道:“老弟,这怎么说?”

贾少游遂自石家大院说起,把经过概略地说了一遍!当然,他跟小翠红那一段,修改了不少!

听毕,晏子风动容叹道:“由来侠女出风尘,这位翠红姑娘确实是位既令人哀悼,又复令人钦敬的女子,‘秦淮’若有知,应感沾光不少!”陡挑双眉,道:“这班人之狠毒卑鄙,委实是我生平仅见,似这等江湖败类,武林恶魔,岂容他如此猖獗……”

贾少游截口说道:“老丈,有道是:”奸不久隐,道必胜魔‘又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晏子风点头说道:“说得是,老弟,像这类大奸恶,得意不了多久的……”忽地一笑,接道:“老弟,难怪他们把你误认为是夏侯岚,经老弟这么一说,便连我也有点怀疑老弟是……”

“怎么?”贾少游淡淡一笑,道:“连老丈也怀疑起我来了?”

晏子风目光凝注,笑道:“谁教你老弟戴了那捞什子人皮面具?”

贾少游笑道:“老丈法眼高明,那么老丈就把我当成夏侯岚好了!‘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威震宇内,稍时我一出酒肆,那些来‘金陵’夺宝的各路豪雄,怕不个个望风逃窜!”

晏子风笑道:“说得是,说得是,便连我也秃子跟着月亮走,沾光不少了!”

贾少游忽地一笑摇头说道:“那夏侯岚若泉下有知,我窃他名,盗他号,怕不……”

晏子风摇头说道:“夏侯岚大侠一代奇豪,侠骨柔肠,剑胆琴心,像老弟你这么一个人冒充他名号,他若泉下有知,谅不会……”

---

旧雨楼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