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4 章 尔虞我诈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章 尔虞我诈

罗声威突然说道:“大哥,他若是假的,他就会以另一面目另一个人来了!”

夏侯岚目中异采一闪,点头说道:“正是这样,大弟!”

罗振宇道:“贤侄,那小翠红呢?”

夏侯岚道:“离开‘秦淮河’了,不知道哪儿去了!”

罗振宇道:“这么说,她的嫌疑就更大了!”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老伯,小侄也这么想!”

罗振宇沉默了一下,道:“贤侄,你适才在为我叙述经过之时,曾说有位红粉知己上官姑娘被人掳去,期以三月……”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老伯!”

罗振宇道:“那么我以为你不该来‘金陵’找小翠红,而该先找寻上官姑娘的下落先拯救她,因为你……”

罗声威笑道:“爹真是,大哥做的事还会有错?假如那小翠红就是下毒谋害大哥之人,由她身上必可追出上官姑娘下落!”

罗振宇一怔,道:“不错,眼前唯有这一条线索……”摇摇头,自嘲一笑,道:“看来爹还不如你们……”眉锋一皱,又复接道:“可是如今那小翠红下落不明,这唯一的线索……”

夏侯岚含笑说道:“老伯,不要紧,眼前金陵便有蛛丝马迹可寻!”

罗振宇呆了一呆,道:“贤侄,怎么说?”

夏侯岚道:“小侄是在听说老伯与小侄义父有这层关系之后触动了灵机,那人所以千方百计谋害小侄,是因为小侄是‘断肠碎心偷生客’的义子,所以又假‘玉蟾蜍’谋害老伯,那该是因为老伯是他老人家的亲戚,如此,那便该是一人所为,既是一人所为,他在‘金陵’挑起祸端,焉能不来‘金陵’看他狠毒奸谋得逞的情形?”

罗振宇抚掌说道:“不错,不错,贤侄的确高明……”一顿,接道:“只是,贤侄,那么多人,你知道是哪一个?”

夏侯岚淡淡笑道:“只要他不知道小侄未死,定然有破绽可寻!”

罗振宇点了点头,环顾左右,道:“你们都听见了,绝不可将今日事传扬出去!”

罗声威笑道:“这还用爹交待么?”

罗振宇又将目光投向夏侯岚,道:“贤侄,据你所知,你义父生前与谁结有深仇大恨?”

夏侯岚摇头说道:“那难说,他老人家自遭逢打击之后,性情大变,更是嫉恶如仇,下手不免过于辛辣,江湖败类只要碰在他手中,便绝难有活口,因此结仇颇多,令人难以判断……”

罗振字皱眉说道:“那就麻烦了……”

夏侯岚道:“不过,小侄以为,只要能找到小翠红、癫和尚,还有那乱石山上极尽挑拨能事之葛衣老人,必可明白一切!”

罗振宇点了点头说道:“贤侄说得不错,倘若那蒯半千是假,此人之易容术……”猛然抬眼说道:“贤侄可知,当今武林之中,有谁精擅易容之术?”

夏侯岚扬眉说道:“除了那已死多年的‘千面书生’金玉容外,当今武林尚无能如此精擅易容术之人。”

罗振宇又皱起了眉锋,没说话!

夏侯岚忽道:“老伯与小侄义父交称莫逆,过往多年,可知小侄义父有没有将他那独门‘一残指’传给别人?”

罗振宇沉吟说道:“要有的话,该只有那金玉容,他跟你义父知交如兄弟!”

夏侯岚扬眉说道:“那么,那匹夫已死多年,当今世上除了小侄之外,怎会还有擅施那独门‘一残指’之人?”

罗振宇道:“除非金玉容也有了传人!”

夏侯岚摇头说道:“不可能,小侄听义父说过,金玉容没有传人!”

罗振宇摇了摇头,道:“那就更扎手了……”

夏侯岚道:“老伯,这些事暂且不谈了,今夜事已在眼前……”

罗振宇笑道:“如今有了贤侄,罗家还怕什么?”

夏侯岚道:“老伯真打算一拼?”

罗振宇微愕说道:“这还能假?怎么,贤侄不赞成?”

夏侯岚道:“小侄以为,咱们的当前要务,是在找出那在暗中施歹毒阴谋之人,至于拼,那要等必要时再说……”

罗振宇点了点头,道:“是理,那么,贤侄,你说该怎么办?”

夏侯岚笑了笑,道:“假如老伯放心的话,请交小侄全权处理!”

罗振宇笑道:“交给你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抬手环指,道:“眼前这些人,连我在内,个个听你调度!”

大二少神采飞扬,豪气勃发,而那位三少爷罗声扬,却磨拳擦掌,一付跃跃欲试神态!“

岂料,夏侯岚笑了笑,摇头说道:“老伯,眼前这几位,暂时我一个不用……”

最急的是三少罗声扬,他忙唤道:“大哥……”

夏侯岚含笑投过一瞥,道:“三弟,没听见么,暂时?”

罗声扬又复一喜,忙道:“那稍后呢?”

夏侯岚道:“必要时自当借重!”

罗声扬笑了,但一睹及乃父那双威严眼神他敛去了笑容!

罗振宇沉声叱道:“你当是好玩么?这不是你平常那打架斗殴惹事,也没有再像今天你大哥让你这种好事!”

夏侯岚接口笑道:“老伯,凡事小心为上,但怕却大可不必!”

罗振宇瞪目说道:“完了,有了你这一句,我这番话便算白说了!”而有了他这一句,大伙儿全笑了!

笑声中,夏侯岚站了起来,道:“老伯,我该走了!”

“怎么?”罗振宇一怔说道:“要走?那怎么行?说什么也得在家里……”

夏侯岚截口笑道:“老伯,这是非常时期!”

罗振宇摇头说道:“我说不过你,但你尚未告诉我……”

夏侯岚道:“老伯既交小侄全权处理,又何必问那么多?”

罗振宇一怔,道:“难道这是什么天机?”

夏侯岚笑道:“对敌之机密,那也差不多!”

罗振宇道:“贤侄总该告诉我,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夏侯岚道:“严加戒备,不动声色,跟往常一样!”

罗振宇道:“假如有人侵入……”

夏侯岚道:“小侄以为不会,万一有,留他做做客!”

罗振宇失笑说道:“愚伯遵命了,贤侄住在……”

夏侯岚道:“老伯全当我没来过,我也无一定居所!”

罗振宇无可奈何地摇头说道:“好吧,走,我送贤侄出厅!”

这回,夏侯岚没说话……

夏侯岚没拒绝地让罗家老少送出了大厅,但在大厅前石阶上,他回身请罗振宇父子留步,然后戴上他那特制的人皮面具,背负着手,仍以贾少游的身份出了罗家!

出了罗家大厅之后,他没往别处走,又回到了“秦淮河”!甫到“秦淮河”,他一眼便望见秦六站在那桥上,不住地向西张望!当他看见秦六的时候,可巧,秦六也看见了他!

秦六老远地便摇了手:“贾老哥,我在这儿!”嘴里嚷嚷,脚下不闲,飞步下桥奔了过来!近前秦六便道:“贾老哥,怎么一去这么久?”

贾少游笑问道:“怎么,六哥,有事儿?”

秦六道:“事儿倒没有,只是我等得着急!”

别看秦六是个混混,却是十足的血性汉子,性情中人!其实,下九流里往往能交上有血性,是性情中人的好朋友,而且,在下九流里那义薄云天,肝胆相照的朋友也比上九流里多,那都是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人物,做人做事,都是实实在在,以心换心!不像那上九流里的衣着鲜明,名声显赫,要是揭穿了他那张虚伪面具,臭得丢给狗狗都不吃!

贾少游暗暗感慨也暗暗感动,含笑说道:“如今六哥总该放心了!”

秦六笑了笑,改口说道:“贾老哥,罗家怎么样?”

贾少游拇指一挑,道:“六哥,你没有说错,罗家是真英雄,父子皆英豪!……”

秦六道:“贾老哥,我没有说错吧,这么说,那回事并没有……”

贾少游点了点头,道:“六哥,这件事内里大有文章,一时说也说不完,不过我可以告诉六哥一句,有人要害罗家是证实了!”

“好东西,”秦六变色冷哼,急道:“贾老哥,那是谁?”

贾少游摇头笑道:“六哥问得好,我要知道这是谁不就好了么?”

秦六赧然一笑,道:“说得是,只是,贾老哥,那又为什么?”

贾少游摇摇头说道:“六哥,江湖上的事诡谲异常,很难说出个理由,不过,说来说去,跟山风扯得上点关系!”

秦六呆了一呆,“哦!”地一声,急道:“贾老哥,跟老侯扯得上什么关系?”

贾少游摇头说道:“这一时说也说不完,这件事牵涉的很广……”

秦六冷哼说道:“反正我不是江湖人,这种烦人的江湖事我也懒得多问,总之,‘金陵’已失去了个董家,如今又要向罗家下手,未免太没天良了,难道说‘金陵’……”

贾少游笑道:“六哥,心不够狠,手不够辣,就做不得江湖人,别打抱不平了,这种事你管不了!”

秦六愤然说道:“就是因为这天生的窝囊废管不了,要是能管得了,有身好本领,我还真想伸手管管!”

贾少游扬眉笑道:“真的!六哥?”

“这还能假?”秦六道:“我秦六没别的好处,可向来说一句算一句,也向来爱管个闲事,打个不平,天生这种不能坐看人欺负人的贱脾气,何况董家、罗家都是‘金陵城’出了名的侠义之家大善人,平日这般苦哈哈的,谁没受过人家的好处?谁没受过人家的照顾?日后贾老哥碰见老侯,可以问问他,秦六是个怎么样的人,怎么样的脾气,上次为董家的事儿,我差点儿没跟他闹翻!”

贾少游笑道:“秦六哥的为人我还能不知道?‘秦淮河’‘夫子庙’一带试打听,谁不挑起拇指说一声够义气……”

秦六笑了,刚要说话,贾少游已然接着说道:“六哥,董家的事儿过去了,不提了,眼前罗家的事儿如果六哥真想出点力的话,倒是可以伸伸手……”

秦六忙道:“贾老哥,要我跟人拼斗,我十个也抵不过人家一个手指头,除了拼斗,我豁了命都肯干!”

贾少游笑道:“用不着六哥拿刀动杖去拼斗,更用不着六哥豁出命去,只要六哥你召集兄弟们到大街小巷说句话就行了!”

秦六一怔道:“又是大街小巷说句话?”

贾少游微愕说道:“六哥,又字何解?”

秦六道:“当日为董家的事,老侯就曾让我召集兄弟们到‘金陵城’各处去替他吹嘘一番,如今你贾老哥也是这一套……”

贾少游笑道:“师兄弟嘛,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当然一样!”

秦六也笑了,道:“贾老哥,这包在我身上,只是,要说什么?”

贾少游道:“不用多说,就说罗家在秦淮赛灯船大会的第三天上,才拿出那只‘玉蟾蜍’来,头两天……”

秦六一怔道:“贾老哥,你不是说,没那回事儿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是没那回事儿!”

秦六诧声说道:“那罗家第三天上拿什么‘玉蟾蜍’?”

贾少游道:“六哥只管去说,有没有这是我的事!”

秦六皱着眉,迟疑说道:“贾老哥,这样妥当么?”

贾少游笑道:“六哥,当初山风让你替他吹,妥当么?”

秦六道:“事先我也认为不妥,可是事后才知道这不但妥当,而且……”

“是喽!”贾少游笑道:“山风那件事是既妥当又管用,六哥怎知事后不照样明白,如今这件事也是既妥当又管用?”

秦六摇了摇头,道:“你们师兄弟俩都透着邪门儿,好吧,别的不管了!我只管你贾老哥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贾少游笑了,道:“偏方治病,邪门儿有时候也最管用,六哥,我谢了!”

秦六道:“什么话,彼此不外客气什么,再说,董家的事儿我没有能帮上忙,如今罗家有了事儿,我还……”

贾少游截口说道:“谁说董家的事六哥没能帮上忙?要没六哥的帮忙,那四个武林中的黑道魔头会找上山风么?”

秦六道:“没那一说,那四个就是不找老侯,老侯也会去找他四个!”

贾少游摇头说道:“六哥,仔细想想,那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秦六道:“随贾老哥怎么说吧,还有别的事儿么?”

贾少游道:“没有了,暂时有这一桩就够了!”

秦六道:“那么,我这就召集兄弟们去,贾老哥,咱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碰面?到时候我好……”

贾少游道:“赛灯船大会今天晚上就要开锣了,要办的事儿可能很多,为免到时候碰不了头,所以咱们事先还是别约好!”

秦六道:“那么咱们怎么碰头?”

贾少游想了想,道:“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好吧!”秦六一点头,道:“那么,贾老哥,我走了!”说完了话,他径自转身而去,转眼间消失在人丛里!

望着秦六不见,贾少游低头沉吟了一下,也随即迈了步,但是,他刚迈了一步,便神情一震地怔住了!因为他看见了个人!这个人是个女的,是个体态丰腴,婀娜多姿的人儿!她,穿着一身粉红袄裤,在人丛里匆匆往南走,因为是背着身,所以看不见她的面貌!但,由那细腰丰臀的背影,及走路腰肢扭动的姿态,只消一眼,贾少游立刻断言她就是小翠红!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有此发现,贾少游焉得不心中一喜?当下毫不怠慢!举步行了过去!两下里距离约有百丈,那女子一路乱扭着,急步在人丛里向前走着,贾少游的步履也较常人快上一倍地在人丛中往前进,两方距离越来越近,转眼间已追近了五十丈!如今,贾少游看得更清楚了!没错,是小翠红!

而,就在这时,迎面来了个推车的小贩,也许人多路不好走,他在避开前面一人之后,车一滑,向着贾少游撞到,车,是卖小吃的推车,撞一下撞不伤人,可是车上的汤锅要一洒出来,那烫一下就不得了!贾少游眼明身快,脚下横跨,连忙往左一闪!

但,巧事偏就那么多,当贾少游往左闪避的时候,那小贩也怕撞了人地往右一闪,这一下恰好又拦住了贾少游!就这么两闪之后,等贾少游闪开一旁,那小贩哈腰赔礼,道了歉,推着车走了,贾少游抬头再看时,前头的小翠红已经芳踪渺渺,不见了人影!

贾少游未多想,心中一急,快步赶了过去!由他立身处往前走,没有岔路,也没有胡同,小翠红不可能拐上别的路,然而,她毕竟在这条沿着“秦淮河”岸的直路上消失了,在转眼间没了人影!路边,有几家酒肆,几家茶座,还有一户门前植柳的大宅院,除此,就没有别的地方可走!

贾少游皱了眉,倏地,他挑起双眉,急视身后,敢情,就在这几步路工夫中,那推车的小贩也不见了!贾少游明白了,那推车的小贩,跟小翠红准是一路人,他冷眼旁视,见贾少游追赶小翠红,所以才由半路杀出,故意来阻拦的。可是,在这没处可去的情形下,小翠红究竟哪儿去了?

贾少游暗自懊悔之余,忽地心中一动,转身向来路走了回去,走没两步,他霍地旋回了身!他看见了,他看见那大宅院两扇木门里,探出了个脑袋,当他霍然旋身回顾时,那脑袋一惊又缩了回去,砰然一声关上了两扇木门!这该够了,贾少游冷冷一笑,举步走了过去!

到了那两扇朱门之前,他停步先望了望,只见这座院落异常之广大,围墙丈高,里面深不知有几许!他知道“秦淮河”畔有这么一家,可是他从没有留意这大宅院是谁的,住着些怎么样的人!打量了一眼之后,他举手扣了门环!

砰砰然响了好半天,才听一阵步履由内里响起,由远而近地往大门行来,紧接着一个沙哑声音问道:“谁呀?”

贾少游应道:“我,找人的!”

话声方落,那两扇朱门豁然而开,一名浓眉大眼,满脸横肉,半截铁塔般黑衣大汉当门而立!他翻动一双凶光外露的大眼,冷冷地打量了贾少游一眼:“你有什么贵干?”

贾少游看得明白,眼前这人,不是适才探头的那人,适才那人,是个獐头鼠目的中年汉子,不过,眼前这大汉,一望可知,不但是个练家子,而且绝非善类!他当即说道:“好说,我是来找人的!”

那黑衣大汉冷然说道:“你找谁?”

贾少游笑了笑道:“一个叫小翠红的女子!”

那黑衣大汉脸色一变,道:“朋友,你眼睛放亮一点,我们这儿是石家大院,可不是秦楼楚馆,寻乐的窑子,你找错了地儿……”说着,他便要关门!

贾少游抬手一拦,道:“慢点,朋友,我知道这儿是善良民家,可是我刚才明明瞧见她由这门儿进了院子……”

那黑衣大汉道:“你看见个怎么样的人进了石家大院?”

贾少游道:“一个穿粉红袄裤的女子……”

那黑衣大汉冷冷一笑,又要关门!

贾少游抬手又一拦,道:“慢着,难道没这么个人进石家大完?”

那黑衣大汉一点头,道:“有这么个人进石家大院!”

贾少游双眉一扬,道:“那不会错了……”

那黑衣大汉冷笑截口说道:“有这么个人进石家大院是不错,可是你看错了人,那不是什么小翠红,那是我们石三奶奶!”话落,又要关门!

贾少游抬手又一拦!

那黑衣大汉火了,怒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贾少游淡淡说道:“没什么意思,我要见见适才那一位……”

黑衣大汉道:“告诉你看错了人,那是我们石三奶奶……”

贾少游道:“她未尝不可摇身一变而为石三奶奶!”

黑衣大汉怒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贾少游道:“很简单,她以前是小翠红,嫁了石家大院的人后,她不就成了石三奶奶了么?不过,也有可能她原是石三奶奶!”

黑衣大汉冷笑说道:“朋友,我劝你嘴巴放干净些,我们大爷何等身份?岂会要一个卖笑的娼门妓,窑姐儿……”

贾少游道:“你怎么知道她是个卖笑的娼门妓?”

黑衣大汉神情一震,旋即说道:“那没什么,这一带的谁不知道小翠红那浪骚货,连我都上过她的船!”

贾少游淡淡笑道:“好话,我不说过么?她有可能原是石三奶奶?”

黑衣大汉勃然大怒道:“你敢把我们三奶奶说成……”忽又改口说道:“朋友,追姐儿,调戏娘儿们,那得把眼睛睁大些,弄清楚人,弄清楚地方,石家大院可不是好惹的地方,公了咱们衙门去,私了那更糟,你敢跟石三奶奶,我们石家大院的人还没找你说话,你竟敢明目张胆地寻上门来?你有几条命?趁我们大爷还不知道之前赶快走吧!”说完了话,他又要关门!

这回贾少游不再拦了,淡淡一笑道:“朋友,别拿我当三岁孩童,这唬不了我,闪开!”

手一抖,那黑衣大汉踉跄退了好几步!

贾少游则趁势举步进了门,这座大院是不小,前院花木扶疏,好几间大房子,还有座花厅!青石小径的尽头,还有个拱门,显然,还有后院。

他一进门,那黑衣大汉便叫了起来!“好哇,你追我们三奶奶上了门,石家大院的人还没找你,你竟敢打人,你倒了霉了!”话落,抡起那拳头便要打!

贾少游双眉方轩,只听一个低沉轻喝划空传来:“石虎,住手!”

那黑衣大汉一沉腕收了拳头,忙叫道:“四爷,您来得正好,这小子上门欺人!”

贾少游循声望去,只见身左一处画廊尽头,不知何时站着个身材瘦削的灰衣老者!

这老者瘦得皮包了骨,黄黄的一张脸上,鹞眼鹰鼻,尖尖的下巴上,还留着稀疏疏的几根山羊胡子。只是,他眼神十足,神情阴沉冰冷,满脸透着阴狠险诈,还带着点奸滑,望之令人皱眉!

说话间,他已走了过来,两眼一翻,道:“什么事,干什么大呼小叫的?”

石虎气势更足,忙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他微微地皱了皱眉,转注贾少游立即堆起一丝笑容,但这笑容直能令人机伶寒颤:“老朽司一贵,忝为石家大院总管,朋友高姓大名,怎么称呼?”

贾少游淡淡笑道:“岂敢,我姓贾叫少游!”

司一贵忙道:“原来是贾朋友,贾朋友真是真人不露相,抖手之间打退了像牛一般的石虎,好身手,好身手……”说着,说着,他嘿嘿地笑了起来!

贾少游方待说话,司一贵笑声忽敛,接着说道:“贾朋友,追我们三奶奶,这是误会,所谓打人,那也是小事,老朽做主,一笔勾销,算了,只是,尚望贾朋友认清这是石家大院,以后别再来了……”

贾少游淡然笑道:“那是以后的事,眼前……”

司一贵截口说道:“眼前我可以告诉贾朋友,你看错了人,那确是我们三奶奶,我们石大爷的第三房!”

贾少游道:“那就怪了,我明明看见她是小翠红!”

司一贵道:“贾朋友看清楚我们三奶奶的脸了?”

贾少游道:“没有,我只看见了她的背影……”

“是喽!”司一贵笑道:“那贾朋友怎知……”

贾少游道:“不瞒你司总管说,小翠红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识!”

司一贵道:“那也许我们三奶奶跟小翠红有相像之处,不过……”他淫邪地一笑,接道:“贾朋友,‘秦淮河’一带多得是上等货色,干什么非要找……”

贾少游截口道:“司总管弄错了,我找小翠红不是为那回事!”

司一贵“哦!”地一声,道:“那么贾朋友找她还为哪回事儿?老朽不以为任何人找她是的别为事儿,贾朋友可否说说?”

贾少游点头说道:“可以,小翠红她坑了我一件价值连城的珍珠衫!”

司一贵“哦”了一声,道:“那怪不得贾朋友要找她,就是换换是老朽,天涯海角,踏破铁鞋,便是翻开每一寸地皮,也非要找到她不可!”

贾少游道:“司总管如今明白了,那么,可否……”

司一贵双眉一扬,目光斜瞥,含笑说道:“贾朋友仍认为你所要找的小翠红,现在石家大院?”

贾少游淡淡说道:“司总管,我明明看见她进了石家大院!”

司一贵道:“老朽如若再告诉贾朋友一句,那是我们三奶奶,而非贾朋友要找的小翠红,贾朋友想必仍是不信!”

贾少游淡然点头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

司一贵猛一点头道:“那好办,事情既牵连到一件价值连城的珍珠衫,石家大院不敢落个包庇之名,这石家大院虽大,但到底仍有个范围,我司一贵做主,请贾朋友自己搜……”

贾少游截口道:“司总管,这石家大院可有后门?”

司一贵笑道:“我明白贾朋友的意思,贾朋友既然认为我们三奶奶便是你所要找的小翠红,那么我即时请三奶奶出来跟贾朋友见见,然后再请贾朋友搜各处,行么?”

贾少游微笑说道:“司总管这么帮忙,那还有不行的么?不过司总管是个明白人,我所见的三奶奶,该是适才进门的那位!”

司一贵毅然点头说道:“一定是那位,假如贾朋友见过三奶奶后,认为她不是贾朋友适才所见进石家大院的那位,请唯我司一贵是问!”

这位总管司一贵,的确很豪爽,也很肯帮忙!

贾少游笑了笑道:“谢谢司总管。”

司一贵嘿嘿笑道:“别客气,不过,贾朋友,我有个条件……”

贾少游道:“司总管请说!”

司一贵目光转动道:“假如三奶奶确是贾朋友要找的人,或者小翠红确在石家大院,我司一贵负责还贾朋友一件‘珍珠衫’……”

贾少游含笑说道:“假如那位石三奶奶不是我要找的人,或者小翠红不在石家大院,我也该输点什么,对么?”

司一贵点头笑道:“贾朋友是个明白人,正是如此!”

贾少游笑了笑道:“那么,以司总管看,我该输点什么?”

司一贵目闪诡异之色,道:“绝不敢刁难贾朋友,只请贾朋友由即刻起,在石家大院屈驾三天就行了,贾朋友看划得来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三日囚禁,足为孟浪冒失之戒,对我来说,是很够便宜了,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三天……”

司一贵道:“假如贾朋友愿意多留几天,也在所欢迎!”

贾少游笑道:“世上没有那么傻的人,我的意思是说,少留一天半天!”

司一贵摇头说道:“那恐怕不行,贾朋友自己明白,三日之数,已够便宜了。”

贾少游点头说道:“便宜是相当便宜,只是这几天我有档要事待办……”

司一贵道:“贾朋友如若不愿,司一贵不敢相强,自可作为罢论!”

贾少游摇头说道:“那倒不必,不过我想弄清楚,司总管这三日之数,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或者是……”

司一贵脸色微变,笑道:“当然有用意,无三不成礼,事也难过三,少了不够,多了不行,所以司一贵只好取三了!”

贾少游略一沉吟,点头说道:“好吧,就这么办!”

司一贵目中异采一闪,道:“贾朋友,君子一言!”

贾少游笑道:“快马加鞭,司总管放心,贾少游在江湖上虽是个无名之辈,但却素重一诺,向来言出如山……”

司一贵笑道:“贾朋友是条汉子,令人钦佩……”一顿,喝道:“石虎,请三奶奶花厅见客!”

石虎尚未答话,只听一个娇滴滴,软绵绵,俏生生的甜美话声,已自那青石小径尽头传了过来:“不用请,我已来了!”

贾少游心中一跳,忙循声望去,只一眼,他立即挑起了眉,那青石小径尽头,风摆杨柳一般地扭动着腰肢,走来了那位身穿粉红袄裤的人儿,那张脸上,浪荡十足,骚媚蚀骨,什么石三奶奶,分明是那小翠红!

她,带着一阵醉人的香风走近了,那黑衣大汉石虎垂了目光,似乎有点不敢正眼相视!

那司一贵则一脸邪笑地迎上去哈了个腰:“三奶奶!”

她媚眼儿一抛,风情万种,娇媚横生地,由那小鼻子里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带着三分俏地笑问道:“老四,什么事儿请我见客?”

司一贵忙把适才事说了一遍,然后向着贾少游一摆手道:“三奶奶,这位便是那位贾朋友!”

她那一双桃花媚眼瞟了贾少游,未语先带三分媚笑,根本不像良家妇女,正经女人家:“有这种事?那么,这位,你瞧瞧,我是不是你那无情无义,没良心的老相好小翠红?嗯?”

司一贵一旁说道:“贾朋友,这就是你适才所见,我们的三奶奶!”

贾少游扬了眉,方要说话!

她嫣然一笑,百媚洋溢,又道:“你,要看清楚了再说话!”

贾少游冷然说道:“我已经看得够清楚了!”

“那么……”她娇媚一笑道:“我是不是你的老相好小翠红?”

贾少游道:“是与不是,你该比我还清楚!”

“不错!”她媚笑满面地道:“我自己清楚,我不是,小翠红这个人我久仰艳名,‘秦淮河’里数她为最,可是论姿色,她还要逊我一筹,贾朋友,小翠红既能拐走你的‘珍珠衫’,足见你眼她的交情不寻常,既然这样,你对她的一切一切,闭着眼也能了若指掌,那么,我请贾朋友你平心静气再看看,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小翠红?”这女人够大胆,够放荡的!

贾少游冷冷一笑,当真凝了目,这一看,只看得他心神震动,诧异欲绝,忍不住地呆了一呆!

眼前这女子,跟小翠红简直是十分神似,无论身材、容貌、声音,甚至于一颦一笑,也完全活脱脱的小翠红。

然而,他却直觉地发觉,这女子绝不是小翠红,而是另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他说不出这女子跟小翠红的分别在哪里,可是,他如今却认为这女子绝不是小翠红!

世上竟有这等怪事,刹时间,他又想起了董婉若与那“万花公主”白素贞之谜,他简直……

突然,石三奶奶带笑接了口:“贾朋友,我是不是你的老相好小翠红?”

贾少游定过神来,迟疑了一下,毅然摇头:“不是……”

石三奶奶娇媚地笑了!司一贵目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诡异光彩,也笑了!

贾少游似乎没留意这些,接着说道:“不过,你跟那小翠红十分神似……”

“是么?”石三奶奶媚眼儿微瞟,道:“那倒是天下奇闻了,不过,你既把我当成了小翠红,足见我的确跟她很相似……”

一顿,摇头笑道:“没想到世上还有一个跟我长得一样的人,我要是早知道,我早就去见识见识那位小翠红了!”

司一贵一旁摆了手道:“贾朋友,如今请搜石家大院吧!”

贾少游一摇头,道:“不必了,我识错的人既在眼前,何须再找,石家大院中当不会再有第二个被我认作是小翠红的人了!”

司一贵微微笑道:“那很难说,为免贾朋友吃亏,还是请贾期友找一找……”

贾少游双眉微扬道:“司总管,我这个人向来说一不二,认输就是!”

司一贵笑了,笑得很得意:“这么说,贾朋友真不愿再找了?”

贾少游淡然点头说道:“自然是真的!”

司一贵扬眉说道:“贾朋友令人敬佩,那么,请!”侧身哈腰一摆手。

贾少游脑中闪电百旋,他要弄清楚,眼前这女子虽非小翠红,但跟小翠红绝脱不了关系,他绝不相信世上会有两个长得这么相像而又毫无关联的人,同时,这石家大院隐藏着诡谲神秘,也绝不是什么好地方,更令他心动的是,司一贵不多不少,恰好跟赛灯船大会一样三天地以这个三天阻住他,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便要举步!

突然,石三奶奶轻抬那欺雪赛霜的一段皓腕拦住了他,那双玉手,白嫩迷人,她笑望司一贵,道:“老四,你预备让这位贾朋友上哪儿去?”

司一贵微微哈腰,既谄媚又恭敬地道:“请三奶奶吩咐!”

石三奶奶那水葱般玉指,差点没点上司一贵额头,媚眼儿瞟送,一笑说道:“老四,你真是个可人儿……”一顿,接道:“那么,就把他交给我吧!”

司一贵道:“三奶奶的话,我哪敢不遵,只是……”淫邪地一笑,接道:“大爷那儿,方便么?”

石三奶奶花容微变,旋又媚笑说道:“只要老四你口风紧一点儿……”

司一贵忙道:“三奶奶,那还有什么话说,只是,只是……”

石三奶奶笑了道:“老四,有你的好处就是!”

司一贵神色为之一荡,忙道:“谢三奶奶!”

石三奶奶转过娇躯,冲着贾少游又抛了媚眼儿:“贾朋友,不是我你就得睡三天柴房,请跟我来吧!”说着,转身向青石小径彼端行去,绣花鞋儿碎迈,那水蛇一般的腰肢,扭动得更厉害了,她也不怕断了!

贾少游眉锋微皱,那眼角余光看得清楚,司一贵直了眼,一脸淫邪馋相,连石虎都呆住了!心想:这位石三奶奶平日不知如何布施这班下人呢……心念转动,举步跟了过去!

石三奶奶风摆杨柳般前行,带着贾少游到了后院门,在那后院门,她半转娇躯又一个浪荡媚眼含春地笑道:“这儿来!”

转身又向前行去!

贾少游眉锋一皱,跟进了后院!这后院,没有前院大,但较前院为深,那树木深处,居然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这多年“金陵”,又是终日厮混在“秦淮河”、“夫子庙”一带,竟不知道这儿有这般好去处!贾少游游目四顾,不由微微摇了头!

石三奶奶带着贾少游走过朱栏小桥,行向那坐落在树林深处的一座外观美轮美奂的精致小楼!

到了小楼前,石三奶奶刚要举手推门,贾少游突然说道:“石三奶奶,这儿是……”

石三奶奶回身媚笑说道:“这儿是我的居处,唯恐恕慢贵客……”

贾少游一摇头道:“石三奶奶,这恐怕不大好吧?”

石三奶奶道:“有什么不好的?刚才你也听见了,我已经关照过了他们,谁也不会说一句话,三天之后,你是你,我是我,再想到石家大院儿来,恐怕还不容易呢?”说着,又是娇媚一笑地回过身去推开了门!

门儿开了,小楼中卷出一股春暖,石三奶奶当先行了进去,然而,贾少游却站在门外未动!

石三奶奶发觉了,一跺绣花鞋,回过身来“哎呀”一声伸出了那只玉手,娇嗔地道:“一个大男人家,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说着话,玉手抓向贾少游的右腕脉!

贾少游一凝真力,任她抓上腕脉,但当那只滑腻若脂,柔若无骨的玉手触肌时,他却发觉那只玉手竟丝毫未带真力,暗暗地,他又一阵诧异!

在石三奶奶的拉扯下,贾少游进了小楼,在石三奶奶的拉扯下,贾少游登上了楼梯,最后,在石三奶奶的拉扯下,贾少游进了那春暖更浓的香闺!香闺中,金猊香冷,被翻红浪,牙床玉钩锦纱帐,陈设极尽豪华艳丽之能事,尤其那股子淡淡的异香更醉人!这,该也是温柔乡,销魂窟!

进了香闺,石三奶奶松了玉手,娇躯一转,坐在了牙床之上,顺手拍了拍床沿,娇媚浪荡,春情四溢地道:“来,这儿坐!”

贾少游没有走过去,却在一张锦凳上坐下,抬眼四顾,既平静又泰然地淡淡说道:“看来,石大爷是位百万大财主!”

“百万大财主?”石三奶奶娇笑说道:“你低估了他,他富甲‘金陵’,足可敌国,娇妻美妾成群,一天到晚躺在温柔乡里,真是……”忽一皱眉,摇头说道:“不提他了,这时候提他未免煞风景,贾朋友……”桃花眼一转,突出惊人之语:“如今可以把你脸上的那腻人的玩意儿拿下来了吧?”

贾少游心头猛地一震,旋即他装了糊涂:“我脸上有什么腻人的玩意儿?”

“面具呀!”石三奶奶媚笑说道:“算了吧,贾朋友,何必跟我再假下去?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我一眼就看穿了你,既被看穿了,何不索性大方点?让我瞧瞧你的庐山真面目?”

贾少游笑了笑道:“看来石三奶奶是位不露相的高明人,不错,我承认戴了面具,只是,那有必要取下么?”

“当然有呀!”石三奶奶娇媚地道:“要不然你跟我在这小楼里过了三天,我连你的真面目都没看见,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再说……”一笑接道:“你也不能那么没良心哪?”

贾少游点头说道:“说得是,石三奶奶……”

石三奶奶截口说道:“我叫翠红!”

贾少游一怔,旋即笑道:“怎么你也叫翠红?真是巧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石三奶奶媚笑道:“那没有什么,我是希望你把我当成你的老相好小翠红,其实,我就是真叫翠红又有什么不可以!”

贾少游笑道:“说得是,那自无不可!”

石三奶奶瞟了他一眼,道:“那么,先把面具拿下来吧!”

贾少游淡然一笑,道:“要我拿下面具不难,你得先据实答我几问……”

“哎呀!”石三奶奶娇嗔说道:“只听说苏小妹三难新郎,可没听说过……”

世间竟有这等女子,贾少游淡淡说道:“你若不愿,那就算了!”

石三奶奶忙道:“人都要给你了,还有什么不愿的,你问吧!”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那位石大爷是个怎么样的人?”

石三奶奶瞪着美目,道:“我不是说过么?他富甲‘金陵’……”

贾少游道:“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他是武林中的哪一位?”

石三奶奶“噗哧”一笑,道:“武林,天知道他是武林中的哪一位,老实告诉你吧,他家大业大,生怕有人夺了他的家产,所以不惜重资请了几个会武的保镖,像司一贵,石虎,都是!”

贾少游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石三奶奶,你呢?”

石三奶奶道:“我是他第三房……”

贾少游道:“石三奶奶,装糊涂那嫌得小气?”

“好厉害!”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你看我像个会武的人么?”

贾少游淡淡说道:“石三奶奶,问话的是我!”

石三奶奶娇笑说道:“那么我告诉你,我不会武,只有过人的眼光,你信不信?”

贾少游道:“只要是真话,我当然信!”

石三奶奶媚眼儿一抛,道:“对你,我还能不说真话?”

贾少游淡然点头,道:“那就好,石大爷有几房妻妾?”

石三奶奶道:“知道的有三房,不知道的就不知有多少了!”

贾少游道:“恐怕不在少数……”顿了顿,接道:“石大爷不住在石家大院么?”

石三奶奶娇笑说道:“你怕他撞见?放心,他今天住这儿,明天住那儿,十天半月难到我这儿一次,他不会……”

贾少游道:“为什么石三奶奶你连个使唤丫头都没有?”

石三奶奶笑说道:“要丫头那多碍事呀?这样不方便得多!”

贾少游道:“那位石大爷也真放心!”

石三奶奶道:“不放心也得行呀?他哪儿顾得过来呀?”

贾少游笑道:“说得是,说得是,石三奶奶,尔虞我诈,装疯卖傻要适可而止,多了便索然无味,我请教,小翠红现在何处?”

石三奶奶花容一变,旋即娇笑说道:“看来你仍难忘情于你那老相好!”

贾少游道:“石三奶奶,我说过了,要适可而止!”

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那么,你先告诉我,小翠红是不是你的老相好?”

贾少游摇头说道:“你弄错了,我是在替一个朋友找她!”

“朋友?”石三奶奶愕然说道:“是谁?”

贾少游道:“此人你石三奶奶也许知道,‘秦淮河”夫子庙’一带的混混,他名侯山风!“

石三奶奶神情微震,笑道:“是他,我听说过,‘金陵城’的人谁都以为他是个混混,可都没想到他是个隐于市的大侠客……”

贾少游截口说道:“可是他被小翠红害死了!”

石三奶奶一惊,忙道:“怎么,他被小翠红害死了,那是怎么回事?……”

贾少游淡然笑道:“这个你石三奶奶知道的该比我还清楚!”

石三奶奶忽地笑了,道:“这么说,你找小翠红是为朋友报仇了?”

贾少游点头说道:“不错!”

石三奶奶摇头说道:“可是你错了,我跟小翠红毫无关联。”

贾少游道:“我不相信两个长得那么像的人,会毫无关联?”

石三奶奶双手一摊,道:“事实上我的确跟她毫无关联,你不信我莫可奈何!”

贾少游笑了笑,道:“就算你跟她毫无关联吧,那么,城西罗家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石三奶奶一惊说道:“什么城西罗家的事?”

贾少游道:“就是你们要困我三天的那件事!”

石三奶奶讶然说道:“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什么困你三天……”

贾少游淡然说道:“那么说明白点,你们无中生有,挑起祸端地要害罗家家破人亡,把我困在这儿三天,使我难以分身救援……”

石三奶奶格格娇笑说道:“阁下,你弄错了,老实告诉你吧,那完全是我的事儿,你不瞧瞧,我一个人住在这石家大院有多凄清寂寞?虽然不愁吃喝,但夜夜独守空闺,这种日子极是难熬的,所以我每隔三天便出去一趟,你知,这一带总会有男人跟上门来的,然后,我就想尽办法留他三天,却不料今天碰上你来……”娇媚一笑,住口不言!

贾少游静静听毕,淡淡笑道:“石三奶奶,你天生巧舌,这番说辞的确毫无破绽可寻,可惜我又不算太糊涂,你假扮小翠红把我引来此地,在我没进石家大院之前,又用那许多颇称高明的手法使我认定了你是小翠红,等我闯进门后,又派司一贵拿话扣我,企图把我困在此处三天,石三奶奶,你若跟小翠红毫无关联,绝不会知道我要找她,这区区石家大院也困不住我,同时,你也别逼我对一个女流出手,明白么?”

这番话,听得石三奶奶花容连连变色,贾少游把话说完,她却立即转于平静,美目一转,娇笑说道:“看来,你是个极富心智,聪明绝顶的人物……”

“好说!”贾少游淡淡说道:“只能说我还不算太糊涂!”

“忒谦!”石三奶奶一笑说道:“只可惜你已吞钓触网,出不了这石家大院了!”

贾少游笑了笑道:“那要等到时试试看再说,如今有了你,我似乎不必再找那小翠红了,我只问一句话,你是受何人指使,他现在何处,别逼我出手……”

“可以!”石三奶奶猛一点头,媚笑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但你也要让我知道一下我所要知道的,你真是那位侯山风的朋友么?”

贾少游道:“当然是……”

石三奶奶娇笑一声,道:“恐怕这跟你的姓一样是假的吧?”

贾少游淡然一笑,道:“世间事本就真真假假,套用你一句话,你不信我莫可奈何!”

石三奶奶未置信否,美目一转,逼视贾少游:“你知道,侯山风他该叫夏侯岚!”

贾少游点头说道:“自然知道!”

石三奶奶笑道:“夏侯岚都不敌,你行么?”

贾少游淡然笑道:“我要没把握,我就不管这档子闲事了,再说,为朋友两肋插刀,我也没有为自己考虑那么多!”

“义薄云天,令人敬佩!”石三奶奶皓腕一抬,挑了拇指:“只是,除非你就是夏侯岚,要不然,那就……”

贾少游淡淡截口说道:“夏侯岚已被你们害死在几顷碧波里了!”

石三奶奶笑道:“那你就绝管不了这件事,你要知道,你没把握不会管这件事,同样地,我们要没有把握,也不会把你引到石家大院来!”

贾少游道:“那很麻烦,彼此都有把握,那只有试试运气了!”

石三奶奶媚笑说道:“试是自然要试的,只是,有件事我很奇怿……”

贾少游道:“什么事值得你石三奶奶奇怪?”

石三奶奶桃花眼凝注,道:“在夏侯岚投湖之后几天,那湖边乱石山上有香烛及香纸的余烬,那不知道是谁去……”

贾少游道:“那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是我!”

石三奶奶“哦”地一声,道:“是你?”

贾少游点头说道:“不错,是我!”

石三奶奶香唇边泛起一丝诡异笑意,道:“我们从没听说过,夏侯岚有个姓贾的朋友,也从不知道,武林中何时出了个姓贾的高手!”

贾少游道:“那是你们太以孤陋寡闻!”

石三奶奶毫不在意地笑道:“就算是吧,可是你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贾少游道:“那是我的事,容貌丑陋也羞于示人!”

石三奶奶媚笑说道:“我看你不但不丑陋,而且定然跟夏侯岚长得一样风流俊俏,姓是假的,又不愿以真面目示人,我不疑你就是夏侯岚!”

贾少游仰天一个哈哈,道:“有死人复活之说么?”

石三奶奶竟点了头道:“有!”

贾少游“哦”地一声,道:“那是谁?我倒要听听这闻所未闻的奇闻!”

石三奶奶含笑说道:“你既是夏侯岚的朋友,死人复活之说,就算不得奇闻!”

“我明白了!”贾少游道:“你是说多年前夏侯岚诈死那回事?”

石三奶奶点头说道:“不错!”

贾少游笑了笑,道:“你该知道,那不同,当初是他自己诈死,当然可以自己复活,而如今却是被人害死,他就绝不可能再复活!”

石三奶奶道:“倒真希望能一下害死他!”

贾少游“哦”地一声,道:“那么恨他?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石三奶奶道:“我跟他谈不上任何仇恨!”

贾少游道:“那你为什么非置他于死地而后甘心?”

石三奶奶道:“也不是我要置他于死地!”

贾少游道:“那么是谁?”

石三奶奶狡猾地一笑说道:“我只能告诉你,另有其人!”

贾少游道:“那人跟夏侯岚有什么深仇大恨?”

石三奶奶微摇螓首,道:“那你得去问他!”

贾少游道:“你以为我找不出他来么?”

石三奶奶笑道:“能找出他来不是更好么?”

贾少游淡淡一笑,道:“我已经知道此人是谁,只是尚未找出他而已!”

石三奶奶“哦”地一声,瞪圆了桃花眼,道:“他是谁,你说说看?”

贾少游道:“‘万花公主’白素贞母女俩!”

石三奶奶神情一松一喜,倏又一片惊骇色地道:“你,你怎么知道?……”

贾少游目中异采一闪,扬了眉道:“我料对了么?”

石三奶奶一惊,忙摇头说道:“我从未听说过武林中有这么一对母女……”

贾少游笑道:“如果我料错了,你该承认犹恐来不及,放着嫁祸于人的好机会,你怎会摇头否认轻易放过?”

石三奶奶忽地笑道:“好汉做事好汉当,为什么嫁祸于人?”

贾少游道:“好一个好汉做事好汉当,既如此,你说说是谁?”

石三奶奶默然不语,但她旋又说道:“你想我会说么?”

贾少游笑了笑道:“现在我用不着你说了,我只要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石三奶奶道:“除非你是夏侯岚,要不然我不说!”

贾少游讶异地道:“那为什么?”

石三奶奶娇笑说道:“因为你要是夏侯岚,我们可以再一次地想办法杀了你,你要不是夏侯岚,杀你又有什么用?”

贾少游点头说道:“说得是,就算我是夏侯岚吧!”

石三奶奶诡笑问道:“就算?怎么说?”

贾少游道:“我是他的至交好友,跟他有什么两样?”

石三奶奶娇笑道:“那大有分别,他能跟他的情人几卿卿我我,温存缠绵,你就不能照样跟他的情人儿来这一手儿,不过……”狡黠一笑,接道:“也许你可以,因为我怀疑……”

贾少游道:“那随你,不过你可以想想,以你们那阴险毒辣的手法加诸于人,人能有几分不死的希望?”

石三奶奶道:“不用想,一分也没有……”

“是喽!”贾少游道:“那夏侯岚怎会有生望?”

石三奶奶笑道:“因为他是当世称第一的‘玉面游龙辣手神魔’,他要是一害便死,也就称不得当世第一的‘玉面游龙辣手神魔’了!”

贾少游淡淡笑道:“看来你对夏侯岚估量甚高!”

“当然!”石三奶奶含笑说道:“我甚至于倾心于他,我常这么想,如果我能跟他缠绵床第,作一夕之风流,虽死无憾了!”

好不要脸的女人!

贾少游眉锋一皱,道:“可惜他已经死了,他若泉下有知,将不知有何感想!”

石三奶奶笑道:“你以为他会作何感想?”

贾少游道:“要以我看,他会摇头感叹四维之不存!”

石三奶奶毫不在意地吃吃笑道:“是么?那他就称不得一个魔字了!”

贾少游道:“他是神魔而非色魔!”

石三奶奶吃吃笑道:“他跟小翠红终日厮混,在那画舫上睡在一个船舱里,一张床上,还能干出什么好事来?”

贾少游皱眉笑道:“石三奶奶,你是我生平仅见的大胆女人!”

“大胆?那是你客气,”石三奶奶娇笑说道:“你何不说我无羞无耻,放浪淫荡,其实,那怪不得我,谁叫我们大爷妻妾太多,照顾不过来,谁叫他放我孤伶伶一人在此!谁又叫我面对的是风流俊俏的夏侯岚?食色性也,我这是情不自禁!”好一篇大道理!

贾少游平静地一笑说道:“你仍认为我是夏侯岚?”

石三奶奶媚笑说道:“你要不是夏侯岚那就奇怪了!”

贾少游道:“又有什么好奇怪?”

石三奶奶道:“我承认,夏侯岚是被小翠红暗中所害,而这件事只有他自己明白,你要不是夏侯岚,你为什么偏找小翠红为他报仇?难道你能跟他隔着人鬼阴阳之分说话不成?”

这的确是个大破绽!

---

旧雨楼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