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2 章 探虎穴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二章探虎穴

计老二、查老五暗中盯着那黑衣汉子,一口气奔走了五六里地去,忽见那黑衣汉子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计老二忙示意查老五刹住进势俯下身躯,跟着向后头打了个手势。

查老五挨近了些,低低说道:“二哥,兔崽子他这是干什么?”

计老二道:“人是血肉之躯,不是铁打的金刚,铜浇的罗汉,怕是跑累了坐下来歇歇!”

嘴里对查老五说话,两眼却直盯着二三十丈外那黑衣汉子不放。

只见那黑衣汉子像是在找什么,低着头在夜色中四下扫视。

查老五道:“看样子这小子挺揪心的。”

计老二道:“走惯了黑道儿的人还怕鬼么,这小子不是在找他们的人,便是怕有人盯他的梢儿。”

说话间,只见那黑衣汉子站起来重又往前奔去。

计老二道:“走!”

往后打了个手势,偕同查老五跟了上去。

查老五道:“看样子不像是歇脚。”

计老二道:“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仙丹。”

前头那黑衣汉子跑着跑着忽然停在一棵小树前,朝树干上看了看之后,拔腿又跑,但却已改变方向往了西。

查老五道:“瞧见了么?那棵树上一定有什么指路的玩意儿?”

计老二道:“恐怕让你说着了。”

两句话工夫,他两个已来到那棵小树前,凝目往树干上看了看,只见树干有个刀割的“×”记号,别的什么也没有。

查老五道:“这玩艺儿是什么意思?”

计老二道:“我又不是三才教的人,我怎么知道,只这么一个”ד记号他就折向了西,可真让人纳闷儿。”

纳闷儿归纳闷儿,他两个可不敢耽误,立即又跟了上去。

查老五道:“只不知道这小子够不够机灵,他要是够机灵,很可能知道后头有人盯着他,也很可能把咱们引到岔路上去。”

计老二道:“这咱们就不敢说了,但愿他是个不够机灵的笨货。”

由那棵小树一路往西,那黑衣汉子没再停顿一下。

一口气奔出三里多之后,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点灯光,那黑衣汉子直往那点灯光处奔去。

查老五忙道,“二哥,那儿有人家了。”

不错,灯光处是一座小茅屋,茅屋紧挨着一片树林子,树林子后头就是一座大山。

计老二道:“恐怕不是人家,是三才教的一处联络地儿。”

灯光就在前头百丈远近处,转眼工夫那黑衣汉子已奔至那座小茅屋前,他停了步,像是说了句什么话马上又奔向茅屋。他说了句什么话,由于距离太远,计老二跟查老五没听见。

茅屋的两扇门开了。开门的也是个黑衣汉子,他背着灯光,看不见他的脸,却只见他把这黑衣议子引了进去,然后又关上了门。

这时候,计老二跟查老五已驰近茅屋五十丈内,计老二拉着查老五停下,道:“不能再近了,咱们在这儿等着,等燕爷们到了之后再说。”

查老五道:“这儿准是他们一处联络地儿,不管怎么说,总算让他接上线儿了。”

计老二两眼盯着那座茅屋,没说话。

查老五又道:“不知道屋里还有几个。”

计老二道:“这么一座小茅屋,里头还能容几个人,就是十个八个又怎么样,还怕收拾不下他们?”

微风一阵阵,燕十二等驰到了,一个个身形往下一低,燕十二道:“怎么样?”

查老五往前咧了咧嘴,道:“进去了,里头还有人,不知道几个。”燕十二往前打量了一眼,眉锋忽然一皱道:“大哥跟二哥绕到后头去,这座茅屋挨着树林,怕他们有后路。”

计老二呆了一呆道:“我怎么没想到……”

赵化龙跟李广义在计老二说话的时候已然双双窜了出去,可是计老二话刚说完,茅屋里突然传出了一声闷哼。

几个人距离茅屋尽管不近,那声闷哼声音尽管不大,可是在这荒郊旷野又是夜静时分,加上几个人都有着过人的敏锐听觉,所以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燕十二双眉一场道:“大哥、二哥,快。”

赵化龙跟李广义也听见了,没等燕十二说话便加速窜了过去。

燕十二道:“咱们从正面过去。”

带着几个人跟着窜了过去。

燕十二等身法快速,五十丈距离等于近在咫尺,几个起落便已到了茅屋前,燕十二俯身捡起一块小石头,直往茅屋门前丢去。

“叭”的一声,那块小石头落在茅屋门前,里头没有反应,便连灯也没熄。

燕十二当即说道:“大爷,二爷,进去。”

毛胡子跟计老二提一口气窜了过去,毛胡子掌中短刀护住前身,跑个一马当先。

门前落地,一刀挥出去,毛胡子刀上造诣不凡,一刀正砍在门缝里,门栓应刀而断,两扇门跟着打开了,毛胡子当先扑了进去。

茅屋外观小,里头也就那么大块地儿,那黑衣汉子坐在一条长板凳上,趴在一张破方桌上,背心插着一把匕旨,只留一段把儿在外头,没再见有别人。

后墙角堆着两个箩筐,里头塞满了麦秸,计老二闪身掠过去,一脚踢开了两只箩筐,后墙角有个半人高的大洞。

计老二二话没说,一打手势偕同毛胡子窜了出去,道:“燕爷,带路的让人做了,原在屋里的打后头溜了!”

燕十二道:“我没料错,咱们找大哥、二哥去。”

一转身,齐向屋后扑去。到了屋后,李广义站在那片树林外,赵化龙不见了影儿,燕十二等一到,李广义立即低低说道:“那两个进去了,大哥跟了进去。”

燕十二抬眼—看,道:“恐怕他们要经由这片树林进山,咱们也进去!”

有了他这句话,李广义掌中长剑一护前身,当先窜进了树林中。

这片树林不算大,但挺稠密,加上这夜深时分,一进树林便令人有伸手难见五指之感,大伙儿都护着自己,一路凝神戒备着往里摸去。

好在这片树林没多大,没一会儿工夫也就摸到了林缘,到林缘有点天光了,只见赵化龙躲在一棵大树后正往外瞧着!

燕十二等到,赵化龙便抬手外指说道:“兄弟,你看,在那儿!”

燕十二凝目望去,只见这片树林挨着一片土坡,土坡上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但没一棵树,两个黑影正踏着野草中的—条羊肠小道往上走着,走得挺快。

计老二道:“燕爷没料错,他们果然进山了!”

毛胡子道:“怎么办,咱们跟不跟?”

计老二道:“你没打过猎吧,大哥,打猎的人一旦发现了兽迹是绝不会放松的,要不然他就会空手而回。”

毛胡子翻了他一眼道:“干嘛呀,说跟不就得了么?”

燕十二眼望着山坡上,此刻那两个黑影已然登上了三四十丈,快要登上山腰了,他道:“咱们还是老法子,二爷跟五爷先走。”

计老二跟查老五答应一声,双双窜了出去,只一个起落便到了山坡下,野草有半人高,挡住了那两个黑影居高临下的视线,可也挡住了计老二跟查老五抬头上望的视线。

在这种情形下不能耽误,一步之差就能把人跟丢了,所以他两个停了一停的便掠上了那条羊肠小路。

燕十二等在树林子里可看得清清楚楚,燕十二道:“等二爷跟五爷上了一半咱们再过去!”

计老二跟查老五不敢让这些野草遮住视线过久,提一口气,脚下加劲儿,一转眼工夫便到了山坡一半处。

燕十二等窜出树林跟了上来。

计老二跟查老五两个也可以看见那两个黑影了。

计老二道:“咱们看得见他们,他们也能看得见咱们,小心点儿。”

查老五道:“我知道,多亏这一阵阵不断的夜风了。”

可不,夜风一阵阵不断,吹得草浪起伏,沙沙作响,纵有一点声响,也会被掩盖住了。

他两个半俯着身飞快的窜上了山腰。

草尽了,视野广了,看得清清楚楚,那两个黑影进入了半腰一个一人多高的黑黝黝的山洞中。

查老五道:“哈,进洞了!”

计老二皱了皱眉道:“难道说到了地头儿了不成?”

“怎么?”查老五道:“你以为他们的大人物在这儿?”

计老二摇摇头道:“我不敢确定,也有可能这个山洞没底儿,不知通到什么地方。”

查老五道:“咱们怎么办?等燕爷他们到了之后再说?”

计老二道:“要是有底儿还好,没底儿就会让他们从那一头儿出去后不见了,你在这儿等着燕爷他们,我跟进去。”

话落,也没等查老五说话,脱弩之矢般窜了上去。

查老五揪了一颗心,他想跟过去做个照应,可是计老二的话他又不敢不听,揪心间计老二已没入了那黑黝黝的小洞里,适时他也听见后头的人到了。

他扭过头去便道:“燕爷,我二哥跟进去了。”

毛胡子轻轻叫了—声:“山洞?”

燕十二道:“计二爷—个人没照应太危险,咱们跟进去。”

这回他先动了,话落人已窜了出去。

燕十二带头,一行人进入了山洞里,里头比刚才那片树林子里还黑。

燕十二扭回头低低说道:“把话往后传,这儿不比别处,大家各自小心,能不出声最好别出声。”

说话归说话,他惦记着计老二的安危,脚下能多快,他就放到了多快。

这个山洞不是笔直的,相当的弯曲,一会儿左弯,一会儿右拐,只是拐了半天还没见底儿,也没见计老二的影儿。

后头的人忍不住了,是毛胡子,他嘀咕着道:“怎么回事儿,老二怎么像泥牛入了海……”

话还没说完,前头便传来了计老二的话声:“我在这儿呢,眼前一片黑,伸手难见五指,我哪敢乱吭气儿呀!”

大伙儿心里一松,立即加速往前赶去。

突然,看见光亮了,那是因为刚拐过一个弯儿。

正在夜里,光亮依然很弱,有跟没有差不了多少,可是在这时候有胜于无,能有这么一点光亮也相当不错了。

有光亮处是洞口。

这个山洞没底儿。

计老二就站在洞口,一个身子紧靠在石壁上。

当然,燕十二等明白,计老二所以这么做,是怕洞外有人看见,他几个当即也贴着石壁往洞口行去。

到了洞口,计老二往外指了指,道:“燕爷,您瞧咱们恐怕已经穿过这座山了。”

燕十二凝目往外一看,只见洞外是条山沟,山沟里寸草不生都是砂石,洞口紧挨着这条山沟,离地约莫有两三丈高。

他道:“人呢?”

计老二往左一指道:“您瞧见了么,那儿有个弯儿,那两个家伙拐过去了。”

燕十二略一沉默,道:“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非跟不可,走!”

他当先跳了下去,一落到山沟里,他腾身又起,直往那拐弯处扑去。

到了拐弯处他并没有贸然窜过去,刹住扑势,贴在石壁上慢慢探过头去。

—看,他为之一怔,脱口说道:“在这儿了!”

计老二紧跟在他身后,闻言忙道:“燕爷,您看见什么了?”

燕十二道:“三才教的人。”

计老二道:“多少?”

燕十二道:“约莫有十几二十个!”

计老二道:“不少嘛!”

燕十二收回身来道:“倒不怕他们人多,麻烦的是咱们没办法挨近去,拐过弯去一点挡头儿都没有,只一拐过去准被他们发现。”

毛胡子道:“管他们发现不发现,反正免不了斗上一场,干脆给他们来个迅雷不及掩耳。”

燕十二道:“恐怕也只有这样了。”

计老二道:“燕爷,那边儿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有他们的退路么?”

燕十二摇头说道:“我没看见退路,跟个死谷似的。”

计老二道:“那就不怕他们飞上天去了。”

毛胡子道:“都谁在这儿?看见司徒英跟轩辕玉了么?”

燕十二摇摇头,道:“不知道,除了刚才那两个之外,个个都是黑衣蒙面。”

老黑道:“干嘛这么神秘兮兮的?”

计老二道:“三才教天地人三坛,只不知道咱们碰上的这是哪一坛……”

毛胡子道:“管他是那一坛的,只要是三才教的就对了。”

计老二道:“没听说么,司徒英往见地君去了。”

毛胡子道:“见阎罗去了,天君不见,人君不见,偏偏去见阎罗,我看这小子是死定了。”

查老五道:“不管如今咱们碰上的这一伙是天坛的也好,人坛的也好,他们总该知道他们的地君在哪儿?”

计老二道:“话是不错,只是那总不如让咱们一下碰上那位地君。”

燕十二道:“咱们在柳村碰见的,既有所谓生死二判跟含冤负屈,那就应该是地坛的人……”

计老二道:“希望足他们躲到这儿来了!”

只听一阵轻捷步履声传了过来。

燕十二神情一震,忙探头望去,马上他又转过来道:“是刚才那两个过来了……”

计老二道:“正好,咱们可以截下他俩来问一问。”

燕十二一挥手道:“大爷,二爷几位过去引他俩的注意去。”

计老二会意,带着毛胡子等往洞口方向掠去。

他几个刚到洞口下,两个黑衣汉子已并肩拐过弯来,一见洞口下有人,大吃一惊,张嘴就要喊。

赵化龙、李广义双双扑出,一人一拳正捣在那两个黑衣汉子的小肚子上,他两个连哼都没来得及哼,燕十二到了,如飞两指落在他两个后脑下,他两个没吭一声的乖乖趴下了。

赵化龙跟李广义一个抱一个把他两个抱到了石壁边。燕十二伸手拍醒了其中一个,那柄雕玉小刀同时抵在了他喉咙上。

那黑衣汉子苏醒过来,猛觉喉头冰凉的一疼,等他看清了眼前,看清了是什么东西抵在他喉咙上时,他乖乖的把已到嘴边的一声喊叫又咽了下去。

毛胡子等早已掠了回来,见状说道:“对了,阁下,识相点儿吧,识相点儿能保命。”

那黑衣汉子白着脸惊慌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毛胡子道:“不干什么。问你几句话,你干脆我们也干脆,你不干脆我们也蘑菇,看咱们谁倒霉。”

那黑衣汉子道:“你们要问什么?”

燕十二道:“那边儿那些人,是你们三才教里那一坛的。”

那黑衣汉子道:“人坛的。”

燕十二眉锋微微—皱道:“那么,你们地坛的人呢?”

那黑衣汉子道:“刚才有一个地坛的弟兄跑来说地坛让人挑了,他跟大伙儿失散了,我们认为他叛了教,把他做了。”

燕十二道:“这个我知道,挑你们地坛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我问你,地坛的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那黑衣汉子道:“我不知道,要问你去问……”

倏然住口不言。

毛胡子道:“问谁,说啊?”

那黑衣汉子没说话。

燕十二道:“我可以告诉你,三才教在江湖上混不了多久了,你用不着再怕三才教那森严的教规,我的意思你懂么,实话实说,也许可以保住一条命,要不然你现在就得横尸,两条路你任选其—,我决不勉强。”

那黑衣汉子口齿猛动了一下道:“就凭你们几个,想动三才教么?”

燕十二道:“不只是我们几个,三才教收留包庇天下武林的公敌,三才教就等于是跟天下武林为敌,三才教有多大的气候,多大的实力能跟天下武林为敌,事实上你也清楚,你们的地坛已经被挑了……”

那黑衣汉子道:“你去问人君去!”

燕十二道:“人君在什么地方?”

那黑衣汉子抬手往拐角处指了指道:“就在那边。”

燕十二道:“谢谢你了,希望你没骗我。”

—指点出,那黑衣汉子应指昏厥,顺着石壁滑了下去。

燕十二目光略—环扫,道:“现在咱们过去,不必急,他们跑不了的。”

他转身走了过去。

赵化龙跟李广义紧紧傍在他左右,毛胡子兄弟跟柳大龙、张一飞、老黑等则跟在后头。

他们刚拐过弯去,那边的人就惊觉了。

现在赵化龙等看见了,眼前是个死谷,跟个葫芦似的,谷底四周都是几十丈高的峭壁。

在谷底那片空地上,坐着近廿个黑衣蒙面人,围坐成—圈,正中间一个是个身材矮小的黑衣蒙面人。

燕十二等一转过来,那近二十个黑衣蒙面人马上都站了起来,只听有人冷然喝道:“什么人擅闯本教人坛重地,站住!”

燕十二等听若未闻,仍然迈步往里走。

两个黑衣蒙面人离众掠出,齐声喝道:“你们要再不停步,本教可要得罪了。”

毛胡子忍不住大叫说道:“你们有什么鬼蜮伎俩,只管使出来就是。”

两个黑衣蒙面人同时扬了手,两点乌光直飞了过来。

赵化龙忙道:“留神,兄弟,可能还是歹毒玩艺儿!”

燕十二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回我知道了。”

双掌一抖,两片劲力向那飞来的两点乌光撞去。

燕十二这两掌力道合得十分巧,只见那两点乌光飞势一顿,立即掉头折了回去,直向那两个黑衣蒙面人飞去,去势比来势还要快。

两个黑衣蒙面人大吃一惊,急忙双双往后倒纵,刚离开站立处,那两点乌光已落了地,轰然两声,地动山摇,砂飞石走,地上被炸开了两个大坑。

毛胡子脸上变了色,叫道:“这些家伙们心肠怎么这么毒,跟他们有什么仇啊……”

说着话他就要扑过去。

计老二一把拉住了他,道:“大哥,燕爷都没吭气儿,你急什么?”

有几个黑衣蒙面人也要扑过来,却被那居中的矮小黑衣蒙面人喝住了,那矮小黑衣蒙面人的话声听得燕十二等俱是一愕,那话声虽然稍嫌冷了些,但清脆悦耳,煞是好听,赫然是个女子。

燕十二等停步在一丈外,燕十二目光凝视在那矮小黑衣蒙面人身上,嘴里却这么问道:“你们之中,哪一位是三才教人坛的人君?”

一名身躯高大的黑衣蒙面人,大步越前,冷然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擅闯我三才教人坛重地?”

燕十二看了他一眼道:“我姓燕,不瞒你说,我们刚从柳村佟大胡子那儿来……”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露眼那两个洞中,突然射出西道冷电也似的厉芒,道:“这么说无端到我地坛寻衅的就是你们这—伙人。”

燕十二一点头道:“是我们,但却不是无端寻衅。”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怒哼—声道:“不是无端寻衅是什么?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气候,敢到我三才教地坛去寻衅。”

—步跨到,两只大袖一摆,抖起一片威猛劲气直向燕十二当胸撞去。

赵化龙上前一步,就要出手。

燕十二道:“大哥,让我来!”

单掌一翻,轻飘飘的拍了出去。

高大黑衣蒙面人挥出的一片劲气像惊涛骇浪,燕十二的掌力就像一艘不怕狂涛破浪疾进的浪里钻。等到高大黑衣蒙面人发觉自己那一挥之势无功时,燕十二的掌力穿破他挥出的一片劲气猛涌而至袭上了他的身,使得他立足不稳,向后一连退了三四步。

燕十二淡然—笑道:“就凭这够么,阁下?”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惊怒目光暴射,怒哼一声道:“休说大话,还早,你再试试。”

闪身就要再扑。

那蒙面女子冷然开了口:“回来!”

那高人黑衣蒙面人听话极了,立即躬身恭应一声,倒射翻退。

那蒙面黑衣女子,一双目光落在燕十二脸上,那双目光清澈深邃,还带着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神情,冷冷说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找了人家麻烦还有理。”

燕十二昂然对视,淡然说道:“事实如此。”

那蒙面黑衣女子道:“我这个人—向讲理,无论任何人,只要他有理我就可以容他,把你的理由说给我听听。”

燕十二道:“三才教本身是个什么样子的组织,我暂且不提,三才教收容—个现为武林公敌的乱臣贼子,我这个麻烦找的并没有错……”

那蒙面黑衣女子诧声说道:“三才教收容一个现为武林公敌的乱臣贼子,你是指……”

燕十二道:“姑娘可知司徒英这个人?”

那蒙面黑衣女子道:“禁军统领司徒英?”

燕十二道:“不错。”

蒙面黑衣女子道:“司徒英贵为禁军统领,你怎么说他……”

燕十二道:“司徒英贵为禁军统领,曾几何时,权势显赫,炙手可热,然而他现在已经不是禁军统领了,他只是一个勾结缠回谋叛不成逃离京师的叛逆,阴谋勾结雷家堡、齐家寨、河北鲍家残害同道,席卷武林又不成,四下逃窜,无处可藏身的武林公敌。”

蒙面黑衣女子道:“三才教收容了他?”

燕十二道:“不错。”

蒙面黑衣女子道:“你有什么证据指三才教收容了他?”

燕十二道:“三才教轩辕玉潜伏齐家寨,用心叵测,司徒英投奔齐家寨后跟轩辕玉过往甚密,齐家寨破后,齐如鸿父子移身大王庄秦家,轩辕玉跟司徒英同时不见踪影,贵教中人亲口告诉我他们往见地君去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蒙面黑衣女子两眼之中寒芒闪了几闪,道:“有这种事……”

目光一凝,道:“你们是官家人?”

燕十二道:“不,我们是武林中人。”

蒙面黑衣女子道:“你们是为天下武林追踪司徒英?”

燕十二道:“我们为的是天下武林,可是不瞒姑娘说,此中也牵涉着一部分私人恩怨?”

蒙面黑衣女子道:“噢,你们之中谁跟司徒英有私人恩怨?”

燕十二道:“我们这些人都跟司徒英结有梁子。”

蒙面黑衣女子道:“你跟司徒英有什么私人恩怨。”

燕十二道:“司徒英曾是我义父的朋友,但是他不仁不义,趁我义父远行,夺我义父爱侣……”

蒙面黑衣女子突然截口说道:“你刚才说你姓燕?”

燕十二道:“不错,燕赵之燕。”

蒙面黑衣女子道:“挑雷家堡,破齐家寨,京里逼走司徒英的十二郎可是你?”

燕十二道:“不错,就是我。”

蒙面黑衣女子道:“这么说来,你该是乾坤圣手南宫玉人的衣钵传人。”

“不错。”

“你所提那两字爱侣,该是指冰心玉女董姑娘。”

“也不错。”

“阁下,”蒙面黑衣女子深深一眼道:“我久仰,对这段当年事,我也听人说过,我也知道司徒英是个不仁不义的卑鄙小人。”

燕十二道:“我漏说了一点,他不止不仁不义,他还不忠不孝,对国家不忠,对师长不孝,且大逆杀师,罪该万死。”

蒙面黑衣女子道:“怎么回事儿,司徒英是怎么个出身?”

燕十二道:“这件事我请京里八方镖局总镖头的大弟子,小温侯赵化龙赵镖头告诉姑娘,论起来司徒英是他的师门长辈,这件事他最清楚,大哥。”

赵化龙上前一步,把司徒英的罪行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楚。

静静听毕,蒙面黑衣女子点了头,“原来如此,司徒英确实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三才教尽管在武林中的名声不怎么好,但还没有坏到这种地步,也羞与这种人为伍,三才教确实收容了他么?”

燕十二双眉微扬道:“我无意诬蔑谁,是不是事实,姑娘尽可以到地坛去问一问。”

蒙面黑衣女子道:“那么,诸位找到我这儿来是……”

燕十二道:“我们只是跟踪贵教两个弟兄来到此地的,我们并不知道这儿是什么所在,不过现在这儿也是三才教中的一坛所在,我想跟姑娘打听一下贵教的地坛所在,地君所在。”

蒙面黑衣女子道:“阁下恐怕不是要打听吧?”

燕十二道:“我不讳言,是不是打听,那要看姑娘是怎么个态度。”

蒙面黑衣女子道:“我承认不是你们几位的对手,不过诸位要是想逼我说出地坛的所在,恐怕那也办不到……”

顿了顿道:“这样好不,诸位要是信得过我,让我到地坛去看一看,如果司徒英确实在地坛里,我负责把他赶出三才教去,如何?”

燕十二呆了一呆道:“怎么,姑娘愿意……”

蒙面黑衣女子道:“不相信三才教里会有这么一个讲理的人是不是?”

燕十二道:“那倒不是,只是姑娘是……”

蒙面黑衣女子道:“我是三才教天地人三君的人君,天君跟地君是我的两位师兄。”

燕十二一抱拳道:“原来是人君当面,失敬,只是……”

蒙面黑衣女子道:“阁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燕十二双眉一扬道:“姑娘或许是三才教里唯一明理的人,可是我担心姑娘那两位师兄会不会听姑娘的。”

蒙面黑衣女子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你说的没错,我那两位师兄要是肯听我的,多年后的今天,武林中就不会有这一代的三才教了,只是你可以放心,只要司徒英确在地坛,无论如何我负责把他赶出去就是,即使拼个师兄妹反目,我也在所不惜。”

燕十二道:“姑娘让人敬佩,让人感激,只是我不能让姑娘为我们这些人闹得师兄妹间反目……”

那蒙面黑衣女子微一摇头,道:“我不是为你们诸位,我为的是三才教本身的福祸安危,也算是为天下武林,不过三才教的人要说会为天下武林着想,那是不容易让人相信的,所以我还是说我是为三才教本身的福祸安危的好。”

燕十二沉默了一下,一点头道:“好吧,我愿意把这什事托付姑娘,只是找还有个附带的请求。”

蒙面黑衣女子道:“不敢当,什么事请说就是。”

燕十二道:“我不敢说让姑娘跟令师兄商量,解散三才教,因为武林中各帮派还多,并不是每个帮派都能安份守已,我只请姑娘转请令师兄今后多约束贵教弟子的行动。”

蒙面黑衣女子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忠告,我会的,三才教卷土重来,再现武林并不是我的意思,我当然会严加约束教中弟子的行为,以免为三才教招灾惹祸,不瞒你说,三才教当年所以销声匿迹,退出武林,就是不容于一干正派人士,假如这次再不知自爱,所招的灾祸恐怕就不是销声匿迹,退出武林所能了的了。”

燕十二道:“姑娘深谋远虑,眼光远大,令人敬佩。”

蒙面黑衣女子道:“好说了,谊属同门,三才教可是创自师门长辈,我这个做晚辈的不能不多为三才教打算,时候不早,我这就赶向地坛去,诸位先请吧,我料理一些琐事后,马上就动身。”

燕十二迟疑了下,一抱拳道:“既如此,燕十二等告辞。”

带着赵化龙、李广义转身往外行去。

到了那拐角处,燕十二解开了那两个黑衣汉子的穴道,“得罪了。”

二句话没说就走了。

那两个黑衣汉子怔住了,旋即转身奔过了拐角处。

看着快到洞口了,计老二突然伸手拦住了燕十二,道:“燕爷,咱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躲躲。”

燕十二微微一愕,道:“干什么,二爷。”

计老二道:“让那位到地坛去,您放心么?”

燕十二道:“二爷是说她是骗咱们的?”

“那倒不是,”计老二摇头说道:“这位姑娘不同于一般三才教徒,是个明大义、识大体的人,不但可信,而且可敬可佩,我只是担心她到地坛有没有用,她那两个师兄会不会听她的……”

毛胡子道:“没听她说,她不惜师兄妹反目……”

计老二道:“坏就坏在这儿,万一她两个师兄不听她的,她来个窝里反一闹,师兄妹间一反目,我怕她……”

赵化龙道:“你是说怕她有什么危险?”

计老二点头说道:“不错。”

“不会吧。”李广义道:“师兄妹毕竟是师兄妹,怎么会为一个外人闹翻……”

计老二道:“那可难说啊,司徒英是个怎么样的人,咱们清楚,她那两位师兄既然当初不听她的,硬要重起炉灶另开张,只怕也有一份不小的野心,跟司徒英这种人一碰面,那还不是马上臭味相投,再加上司徒英来这么一煽动,只怕恨不得能共穿一条裤子,在这种情形下,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臂助的人,像他们这种迷了心窍的人,还会顾什么同门之谊。”

燕十二突然点了头,道:“二爷说的对,咱们找个地方躲躲,这儿只这么一个出口,咱们躲在一旁,等她过去之后再暗中跟着她。”

有他这么一句,大伙儿齐往山沟左边掠去,那儿有好些嵯峨大石,不愁没个隐蔽身形的所在。

大家藏好了身形,毛胡子道:“三才教的三个头儿竟然是同门师兄妹,只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出身。”

计老二道:“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不会是什么名门大派的。”

赵化龙对燕十二低低说道:“兄弟,你看要不要我去跟总镖头联络一下?”

燕十二道:“大哥怕咱们应付不了?”

赵化龙点了点头道:“不瞒兄弟说,我还真有点担心。”

燕十二沉吟了一下道:“咱们不知道总镖头他们现在什么地方,恐怕来不及,再说这一带是三才教的势力范围,大哥一个人落单,我也不放心,万一大哥出了点什么意外,或若是一时找不到总镖头他们,咱们反而少了一个人手,我看算了吧。”

赵化龙沉默了一下道:“兄弟说的是理,只是这一战恐怕相当艰苦,咱们几个力足自保,我只担心毛老大兄弟……”

燕十二明知赵化龙说的是实情,可是他身为主帅,不能露半点怯意,他当即说道:“大哥放心,到时候我会尽力护着他几个的,侯老四已经没了,我不能让他们再受折翼之痛。”

只听查老五道:“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没见他们过来?”

的确,老半天了,那拐角处还是静悄悄的,没见一个人过来。

计老二道:“燕爷,要不要我偷偷看看去?”

燕十二打量了一下距离,道:“你有把握发觉动静之后,不被她发现而赶回来藏好么?”

计老二抬眼看了看,道:“没问题。”

燕十二道:“那就行,你去吧。”

计老二答应一声窜了出去,他的轻功不弱,两个起落已到了那拐角处,贴在石壁上探头一看,他忽然一怔,然后马上窜了出去,又一看,他立即冲这边招了手。

燕十二一怔道:“不对了,咱们过去。”

带着大伙儿飞一般的窜了过去。

等到他们赶到计老二身边往谷底一看,他们刹时也怔住了。

谷底空荡寂静,哪还有半点人影。

毛胡子叫道:“难道他们都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脂粉花三郎道:“这就怪了,他们是从哪儿走的?”

燕十二道:“这儿准还另有出路……”

毛胡子抬手一指道:“燕爷,您看见了,这谷地跟个葫芦似的,除了咱们站的这个地儿外,三面都是峭壁,连个洞都没有……”

燕十二道:“事实上一定另有出路,不然他们走不了,除非他们长了翅膀,或者能借土遁。咱们找找看。”

大伙儿立即散开来往谷底走去。

人多好办事,找着找着便听脂粉花三郎扯着喉咙叫道:“在这儿,快来呀。”

他的站立处是在谷底右边,大伙儿跑过去一看,只见那峭壁上有一个五尺见方的一块石头,嵌在峭壁上,四周只留着一点点缝儿,休说是在黑夜里,就是大白天不到近处看也绝难发觉。

花二郎道:“我看这块石头一定是个洞。”

毛胡子道:“推推看。”

他把短刀往腰里一插,走上前双手按在那块石头中间凝力推去。

毛胡子的一身劲儿不算小,可是他难动这块石头分毫。

查老五道:“怕是有机关消息控制着。”

计老二道:“大哥,把手按在边儿上推推瞧瞧。”

毛胡子听了计老二的,把两手挪到那边儿上又凝力推去,这一推,石块动了,他推的地方往里缩,另一边却脱出了峭壁。

大伙儿精神一振,毛胡子道:“原来这块石头正中间有根轴,怪不得推中间怎么也推不动。”

赵化龙一巴掌拍上计老二肩头道:“二爷,还是你行,不愧是个智多星。”

计老二笑道:“行了,您别臊我了。”

说话间毛胡子已把那个石门推开了,一边有个尺余宽窄的逢,里头黑黝黝的,果然是个洞。

燕十二道:“看来咱们只有挤过去了。”

他带头,大伙儿侧着身—个连一个的从两边挤进了洞。

这个洞远不及先前走过那个洞深,只走了十几丈便到了洞口。

洞口一堆树枝挡着,钻出洞去再看,才发现这个洞口在一处山脚下的—片树林里。

毛胡子道:“这是什么地方?”

计老二道:“谁知道,这儿咱们根本就不熟,就连大爷、二爷几位长年在外头跑的,恐怕也没到过这儿。”

李广义笑道:“计二爷说的是实话。”

燕十二没说话,两眼不住地四下打量着。

赵化龙道:“兄弟看什么?”

燕十二道:“我看看他们是从哪儿走的……”

一抬手,道:“大龙,上树顶瞧瞧去。”

柳大龙答应一声,挑了一棵大树纵了上去。

柳大龙身手不弱,利落得不下猿猴,转眼工夫就没入树顶那片稠密的枝叶中。

李广义仰着脸问道:“大龙,瞧见了什么没有?”

脚大龙在树上应道:“没有,太黑了,瞧不见……慢着,有了……”

枝叶哗喇一阵响,他人已下了地,往东南—指,道:“燕爷,那边儿有几个人影,不知道是不是。”

燕十二道:“离这儿可远?”

柳大龙道:“没多远,约莫里许。”

燕十二点了点头,道:“说不得只有碰碰看了,走。”

—声走,人伙儿齐动,脱弩之矢般往东南扑去。

—口气奔出了里许,荒郊旷野中寂静空荡一片,哪里有什么人影。

李广义道:“大龙,你刚才在树上看的……”

柳大龙道:“就是这儿。”

李广义道:“那么人呢?”

赵化龙道:“二弟也真是,他们又不是死人,难道只许咱们走,不许他们动。”

李广义笑了,道:“是啊,我真行。”

燕十二道:“大龙,你刚才看见他们往哪个方向走的?”

柳大龙道:“像是往东南……”

计老二突然往十丈一个土岗掠去。

他上了土岗往东南一看,立即抬手一指道:“在那儿呢,走吧。”

还是他脑筋动得快,站在高处看,视野自然辽阔多了。

大伙儿又一口气奔出近里路后,看见了,前面三四十丈外,整整十个黑影不徐不疾的正在往东南走。

毛胡子低低说道:“是三才教的人么?”

计老二道:“八九不离十,这一带是三才教的势力范围,别人不可能三更半夜的在这一带晃,何况人又那么多。”

毛胡子道:“只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一伙的。”

计老二道:“那就不知道了。”

脂粉花三郎道:“恐怕不是,没见这几个没蒙面么?”

查老五道:“对了,为什么一个教里的有的蒙着脸,有的没蒙脸……”

计老二道:“这就要问他自己了。”

毛胡子道:“燕爷,要不要截下他们问问?”

燕十二摇头说道:“他们一共十个人,要想一举制住他们恐怕不容易,要不能一下制住他们就可能打草惊蛇,惊动别人,与其这样,不如暗中盯着他们……”

毛胡子道:“万一是这一伙儿呢?”

燕十二道:“那也不要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是三才教的人,还愁他们能把咱们带到水晶宫里去不成。”

计老二一点头道:“燕爷说的是,咱们盯,还是我跟老五在前头,老五,咱们走。”

他跟着查老五轻捷异常的双双窜了出去。

一行人分成了两拨盯上了,走着,走着,老黑不小心一脚踩在一根枯枝上,叭的一声。

夜静的时候一点声响也能传出老远,前面那十个黑影立即停步转身往这边望了过来。

计老二往后—打手势,大伙儿忙都俯下了身。

夜色很浓,大伙儿应变神速,躲得都相当好,不容易看出什么来,那十个人看了一阵之后转身又往前走了。

李广义这才叱道:“老黑,你怎么搞的,这般不小心。”

老黑嗫喘说道:“谁知道有根断命的枯枝……”

李广义道:“你就不能多用点儿神么,幸亏他们没过来查看……”

“行了,二哥。”燕十二道:“计二爷打招呼了,咱们走吧。”

这一句解了老黑的围,大伙儿直起腰又往前走去。

经过这么一次惊险,老黑把一双眼瞪得铜铃似的,连眨都不敢轻易眨—下,看得走在他身边的柳大龙暗暗直乐。

一口气跟出了四五里去,只见前面计老二抬了手。

赵化龙道:“兄弟,计二爷让咱们过去。”

燕十二道:“走。”

带着大伙儿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计老二往前指了指,道:“燕爷,他们进那儿去了。”

燕十二等抬眼一看,只见三十丈外有一处山坳,里头黑忽忽的,什么也看不见。

李广义道:“这又是什么地方?”

计老二道:“谁知道,八成又是一个窝,说不定不是天坛就是地坛。”

毛胡子道:“燕爷,怎么办,跟进去?”

查老五道:“当然是跟进去,不进去等什么。”

毛胡子抽出了腰里的短刀,道:“老二,老三,老五,跟我来。”

四个人立即往山坳扑去。

燕十二道:“敌暗我明,小心了。”

说归说,可是他几个也没闲着,立即跟了过去。

毛胡子四兄弟蹑手蹑脚的刚进山坳,一阵金刃破风之声,两把单刀当头劈下。

毛胡子吓了一跳,叫道:“好家伙,原来躲在暗处等着呢。”

往后一退,短刀一翻递出,惨叫两声,黑暗之中,倒下了两个。

只听查老五呸的一声,道:“血溅了我一脸,好咸。”

说话间黑暗中扑过来七八条人影。

计老二道:“留神,又来了。”

四兄弟就要往上迎,燕十二带着赵化龙、李广义等已进了山坳,一拥迎了上去,跟虎入羊群似的转眼工夫全收拾了。

燕十二留了一个活口,雕玉小刀抵在他喉咙上,道:“告诉我,你们是三才教哪一坛的?”

那黑衣汉子脸都吓白了,还自哆嗦,道:“我们是天坛的。”

燕十二道:“你们的地坛在什么地方?”

那黑衣汉子道:“地坛原在大王庄跟柳村,可是现在已经迁走了。”

计老二道:“迁到哪儿去了?”

那黑衣汉子道:“这个……”

毛胡子道:“少罗嗦,要命你就实话实说。”

那黑衣汉子道:“现在迁到绝龙沟了。”

赵化龙道:“绝龙沟?”

燕十二道:“大哥知道地儿么?”

赵化龙道:“知道是知道,那地方离大王庄二十多里,在大王庄西北,可是从这儿怎么走我就不知道了。”

燕十二转望那黑衣汉子道:“从这儿到绝龙沟怎么走?”

那黑衣汉子道:“从这儿往西走,约莫四五里地……”

“行!”燕十二道:“你带路,记住,想要你这条命,就别把我们带上岔路去,走吧!”

收回雕玉小刀,轻轻推了他一下。

那黑衣汉子忙往山坳走去。

毛胡子跟上了他道:“快点儿,像你这样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那黑衣汉子吓了一跳,连忙放步奔去。

有人带路路就好走,大伙儿跟在那黑衣汉子之后—口气奔出近四里路,这时候天已经透亮儿了,远山近树也能看清楚了,只见眼前是—片山崖,山连山,山势紧连,占地百里不止。

赵化龙微一点头道:“不错,兄弟,绝龙沟就在这片山里。”

燕十二道:“那就行了,大哥请前头带路,把他换到后头来。”

赵化龙答应一声,带着李广义往前去了。

看山跑死马,看着那座山已近在眼前,却又走了半里多路才到了山脚下,赵化龙跟李广义立即顺着山势往左折去。

来到一处山角前,赵化龙跟李广义突然停了下来。

赵化龙回过身道:“兄弟,拐过这处山角就是绝龙沟了,咱们这么大摇大摆的过去,恐怕……”

燕十二道:“还有别的进沟路么?”

赵化龙道:“有倒是有,只是艰险难走。”

燕十二道:“越是艰险难走的路越是不为人注意,在哪儿?”

赵化龙道:“在山里,那条路得从上往下走。”

那黑衣汉子突然大叫着往前奔去。

脂粉花三郎立即双眉一扬,飞刀出手,那黑衣汉子背心挨了一刀,冲出几步去才摔在地上。

燕十二眉锋一皱道:“要命,毛老大,带着他,咱们快走吧!”

毛胡子一个箭步窜过去提了那黑衣汉子。

赵化龙一打手势,道:“这边儿来!”

带头往山上纵去。

大伙儿刚转入半山一片树林里,山下刚才站立处来了人,五个黑衣人站在那山角处不住地四下看着。

燕十二道:“让他们找吧,咱们走。”

赵化龙跟李广义带路,重又往上翻去。

盏茶工夫之后,一行人翻过了一座山峰,来到这座山的另一边,李广义伸手往下一指,道:“兄弟,你看,绝龙沟就在下头。”

燕十二低头一看,只见脚下两座大山夹成了一条枯涧,涧宽四五十丈,深也有六七十丈,两边崖上长满了横纵的山藤杂树,由上往下看,根本看不见底。

燕十二道:“这地方不失为深山大泽中的一个隐密所在……”

赵化龙道:“何止隐密,这地方险势天成,一头直通深山里,另一头山隘奇窄,大有一夫当关飞鸟难渡之概,当初鬼谷子王禅在这儿斩了一条蚊龙,所以当地的人管它叫绝龙沟。”

燕十二道:“怎么,这条山沟直通深山?”

赵化龙道:“听说是这样,深处没人去过,通到什么地方也就不知道了。”

燕十二道:“这么说,咱们从这儿下去,不一定能碰上他们?”

赵化龙呆了一呆道:“不错,这条沟相当长,咱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

毛胡子道:“娘的,要找他们可真不容易啊!”

燕十二沉吟了一下道:“先下去再说吧,怎么下去?”

赵化龙往右下方一指,道:“路在那儿,跟我来吧。”

他带着大伙儿掠了下去。

掠下去约莫十来丈,一个山崖裂缝呈现眼前,只见这个山崖裂缝奇陡,中间是一条光溜溜的石壁,两旁长满了杂树山藤。

赵化龙道:“这儿原是一条瀑布,说来也怪,自从鬼谷子王禅斩了那条蛟龙以后,没多久这条水就干了,从这儿往下走,中间不能着脚,只有拉着山藤慢慢的坠下去。”

毛胡子道:“这难不了咱们!”

赵化龙道:“话是不错,只是一个人只能拉一条山藤,人多了山藤受不了,会断,而且不能让下头的人发现,要不然咱们悬在半空里,就等于是他们箭弩的活靶。”

燕十二—点头道:“大哥说的对,咱们挑几个人先下去,大哥二哥最后下去,大龙、一飞、毛大爷、计二爷先跟我下去。”

他们是说走就走,燕十二当即抓着一根山藤坠了下去。

解七妞忙道:“小心点儿!”

燕十二道:“我知道,大家都小心,找根结实的拉。”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