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1 章 三才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一章三才教

晌午时分,日头老大,晒得人浑身发汗。

脂粉花三郎知道燕十二他们去了雷家堡,所以他低着头,顺着大路往山西一个劲儿猛赶。

他不希望到雷家堡找到燕十二,只希望燕十二到雷家堡找不到司徒英之后折往山东来,两下里在半路碰上头。

大晌午实在够热的。

尽管不是冒火,可是到了晌午热起来仍够瞧的。

脂粉花三郎的衣裳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湿了多少回,只知道衣裳上都有了盐粒子。

路边儿上有卖吃卖喝的,有纳凉的地方,可是他别说停了,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只恐怕这一眼耽搁了他赶路。

自己的弟兄们,董姑娘他们,多少条命陷在齐家寨里,祸福安危,生死存亡,全在他一人身上,就是跑死累死也不能多耽搁—会儿。

大伙儿陷在齐家寨里,受司徒英怎么折磨,还不知道呢,他受这点累又算得了什么。

心里不想还好,越想越急,他恨不得插翅飞出,这时候禁不住埋怨自己为什么不知道买匹马代步,四条腿总比两条腿快得多。

过了济宁眼前就是运河了。

这条运河北起京华,南到太湖,想绕都不能绕,要想到那一边非得坐船渡过去不可。

来到渡头一看,老天爷还真帮忙,眼前就有条船正要启碇。

他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正要上船。

打西边过来十几廿个人,两个俗装老者,整整廿个灰衣僧人。

两个老和尚和十八个少年和尚他不认识,两个俗装老者却不陌生,是京里八方镖局的总镖头龙啸天,跟副总镖头活判欧阳晓。

他听燕十二谈过少林之行,脑子里一转马上就明白这廿个僧人准是少林僧侣。

他这里怔了怔神,那条船已是一篙撑离了岸,再想上去都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还没碰上燕十二,找龙啸天这些人去伸个头不也是一样么?对,就这么办。

有此一念,转身快步跟了上去。

龙啸天跟欧阳晓十足的老江湖,一见有个人冲自己一行人发了一阵愣,然后放步走了过来,马上就留了意,欧阳晓更走上一步挡在了龙啸天身前。

脂粉花三郎也看出人家防着他了,还隔十几步便抱了拳:“二位可是八方镖局的龙总镖头跟欧阳副总镖头?”

欧阳晓道:“正是龙啸天跟欧阳晓,我兄弟眼拙,尊驾是……”

脂粉花三郎道:“二位可能听过天桥七怪里有个脂粉花三郎?”

龙啸天一怔,—步赶了过来,道:“花三弟,董姑娘他们呢?”

脂粉花三郎一听这话也一怔道:“龙老难道已经知道……”

龙啸天忙道:“燕爷跟小徒他们去雷家堡里,司徒英漏了网,离开雷家堡找寻司徒英顺便拐了一趟少林,听燕爷说花三郎几兄弟跟董姑娘几位—路去了齐家寨,怎么花三弟如今一人在这运河边儿上?”脂粉花三郎一听这话就全明白了,马上就把董淑媛等的失陷,他如何逃离齐家寨后山,找燕十二求救的经过说了—遍。

听着龙啸天便跺了脚,道:“糟了,少林知道司徒英谋叛造反事败失势之后,特派我二人陪着罗汉堂慧清、慧本两位师叔带着少林十八罗汉,与燕爷他分成两路,一边搜寻司徒英的下落一边赶往齐家寨去支援董姑娘他们,不想董姑娘他们已经……”

又一跺脚,住口不言。

脂粉花三郎一听这些少林僧侣就是罗汉堂的两位主持跟少林名震天下的十八罗汉,不由心里震动,连忙上前见礼。

众少林憎侣参了一礼之后,那名清癯老僧道:“啸老不必急了,事到如今急也没用,董姑娘等现已失陷,司徒英那孽障也正在齐家寨,咱们这就加速赶去吧,好在燕施主他们也正在往齐家寨途中,咱们先赶去把人救出来再说。”

龙啸天一听这话,当即点头,二话没说,—行人马上往齐家寨赶去。

救人如救火,脂粉花三郎来的时候走得快,如今往回走的时候,一行人走得更加快。

白天赶路,晚上没停,第二天晌午就赶到了齐家寨外。

齐家寨仍跟那天董淑嫒等来的时候一样,吊桥高高吊起,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看不见。

龙啸天等不免诧异,从脂粉花三郎一着所料,说明当初他跟董淑嫒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之后,龙啸天也就释然了。

清癯老僧,少林罗汉堂慧清大师道:“啸天,看来齐家寨已有防备,咱们若是这么攻进去,既投鼠忌器,司徒英也可能从别处兔脱,不如暂作小忍,等燕爷施主他们来的时候再作道理。”

龙啸天还没说话,脂粉花三郎已然急急说道:“大师,那怎么行,司徒英的性情为人,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几个兄弟受点折磨不算什么,姑娘们的清白……”

龙啸天神情一震,点头说道:“师叔,花三弟说得极是,司徒英这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万一他真要……”

慧清大师神色肃穆的道:“这个我考虑过了,真要说起来,司徒英免崽子,万一等咱们攻进去之后,司徒英架出董姑娘他们为胁,到那时候你说咱们是进还是退?”

龙啸天眉头皱了皱一时没说出话来。

欧阳晓突然说道:“我看这样吧,咱们等到晚上,天黑之后行动,咱们给他个迅雷不及掩耳,先把人保住再找司徒英。”

慧清大师点头说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

只听身后出人说道:“禀师叔,燕施主他们也到了。”

龙啸天等不由精神一振,回头望去,只见远处几匹骏马飞也似的驰了过来。

慧清大师双眉一耸:“咱们快迎上去,别让蹄声惊动了齐家寨。”

大伙儿马上就明了,立即赶了过去,一边往前迎,龙啸天一边打手势要来人歇马。

这一着果然有用,龙啸天才打了两下手势,来骑便一起收缰停在远处。

再远也不过百十丈距离,转眼工夫一行廿多人便赶到了,马上正是燕十二他们。

双方见了面,把情形说了,燕十二皱眉沉吟了一下便说了话:“救人如救火,要以我看来,不必等到晚上,咱们人多好办事,总镖头两位、花老三跟少林诸位寨前说话,找着齐家寨要人,尽量吸引他们的注意,我跟大哥二哥我们这一批从寨后摸进去救人……”

燕十二妙手回春,凭高超医术治好了少林掌教的沉疴痼疾,凭两字正义,为八方镖局出头跟司徒英周旋,逼得司徒英丢官弃职无路可走,早已赢得少林上下的一致敬服,所以他话刚说到这儿,慧清大师便点了头:“对,这么一来不但可以救人,而且还可以防止司徒英兔脱,双管齐下,一举两得,就这么办。”

商量既定,人马上分作两路,燕十二等恐让马蹄声惊动了齐家寨,遂弃骑而偕同赵化龙、李广义等往齐家寨后面绕去。

龙啸天、欧阳晓,脂粉花三郎与少林众高手则转身腾掠,又向齐家寨前扑去。

绕道虽然不如直路近,可是燕十二等行动相当快,刚到齐家寨后便听见脂粉花三郎一声吆喝。

老黑永远鲁莽,听声腾身就要往栅栏上窜。柳大龙一把扯住了他,往上方指了指。

老黑循柳大龙所指,往左上方一看,不由伸了伸舌头,敢情柳大龙指的是一座高高的岗楼,里头人影晃动着看样子人还不只一个。

李广义低叱说道:“没有燕爷的话,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赵化龙低低对燕十二道:“三弟,我看岗楼上有强弓匣弩,麻烦得很。”

燕十二道:“咱们倒不在乎他们的强弓匣弩,他们居高临下,四周看得—清二楚,只要咱们一逼近栅栏,他们马上就会发现,我是担心这个。”

张—飞道:“燕爷,我看这样好了,我跟大龙先引开他们的注意,您跟大爷二爷看准机会翻进去。”

燕十二摇头说道:“用不着,再等一会儿前面就会动上手,到那时候他们一定往前头看……”

话还没说完,前面已经隐隐传来了叱喝声。

老黑忙道:“听,前头已经动上手了。”

燕十二当即抬眼往近处那座岗楼望去,那座岗楼的四面都有一个小窗户,这边上对着一扇,可以看得很清楚,只见,两个黑衣汉子在那边一扇窗户里,直往前而来。

燕十二当即说道:“是时候了,走。”

一声走字六个人齐动,腾身掠上栅栏,一下便翻了进去。

六个人都是十足的老江湖,一落地便找好了隐身处。

从那隐身的一处屋角往下看,亭、台、楼、榭一应俱全,东南角上有一片树林子。

正看着,那片树林里人影晃动,一连闪出三个人来,赫然竟是苗小蛮、鲍云风还有那位齐姑娘。

燕十二一怔刚要出声招呼,忽听衣袂飘风之声响动,四个黑衣壮汉手扬雁翎刀从一处屋角后掠去,直扑苗小蛮等三人。

燕十二忙道:“大哥,上。”

他和赵化龙双双扑了出去,他一柄雕玉小刀,赵化龙一双风磨钢柄,精钢月牙的短戟,简直就像两只下山猛虎,兵刃一递四个黑衣壮汉倒下了三个,另一个想跑,李广义从后头赶到,短剑一递,后心透到前胸,马上也躺下了。

苗小蛮一怔道:“燕少爷。”

燕十二道:“前辈,有话咱们待会儿再说,龙、欧阳二位跟少林僧侣已经攻进前寨牵制住了他们,董姑娘她们呢?‘苗小蛮着急的道:”我不知道啊。“

只听那个齐姑娘道:“齐家寨的形势我熟,几位请跟我来。”

当先往前扑去。

苗小蛮忙道:“十二少,她就是你姑姑的二女儿,瑶姑娘,咱们快跟过去,千万不得再让她有什么失闪。”

燕十二一怔,连忙追了过去。

瑶姑娘带路,一行人紧跟在后,一经弯拐之后到了三间大房子前,正中那间房子门前并肩站着四名手横雁翎刀的黑衣壮汉。瑶姑娘连忙停步靠在一处屋角后,道:“我娘跟我姐姐她们可能就在中间那间屋里,那间屋是齐家寨的中枢重地,也是齐如鸿父子的住处。”

燕十二道:“有人吗?”

瑶姑娘道:“有,四个,都是齐家寨的高手,可不知道屋里还有没有。”

燕十二道:“瑶姑娘请过去试试看,他们还认不认你。”

瑶姑娘头一点,拧身走了出去,燕十二上前一步往外看,只见那四名黑衣壮汉立即散开来护住了门,左边第二个高声说道:“姑娘请留步,老寨主交待下来,任何人不许进这间屋。”

瑶姑娘道:“连我也不行么?”

那黑衣壮汉道:“姑娘原谅,老寨主是这么交待的。”

瑶姑娘冷叱说道:“我偏要进去,看你们谁能把我怎么样。”

她逼了过去。

那黑衣壮汉却一横刀拦住了路,道:“我等奉有老寨主令谕,不敢专擅,说不得只有拦住姑娘了。”

燕十二一听这话就知道不用强是不行了,立即一抬手,当先扑了过去。

他快,苗小蛮等也不慢,四个黑衣壮汉尽都是齐家寨的一流好手,却挡不住眼前这几位,一转眼工夫四个人躺下了两对。

他四个躺下了,燕十二等一拥扑进了中间那间屋。

就在这时候,—条人影如飞掠到,他正看见了燕十二的背影,只见他脚一落地腾身又起,却是折了回去,去势比来势还疾。

燕十二进了中间那间屋,一眼便看见董淑媛,桑凤、琼姑娘、毛胡子、计老二、查老五、樊老六、解七妞都像睡着了似的躺在地上。凭谁一看就知道董淑嫒他们是被人制了穴道。

燕十二当即俯身下去,一一拍开了他们的受制穴道,转眼工夫董淑嫒一个个都醒了过来。

燕十二却没停,也没说话,转身就扑了出去,他是怕司徒英兔脱,要赶去接应龙啸天等。

哪知刚出门,人影闪动,只见龙啸天、欧阳晓、脂粉花三郎偕同慧清慧本两位大师及少林十八罗汉已然赶了过来。

燕十二一怔,刹住扑势,道:“诸位怎么过来了?”

龙啸天道:“老弟要上哪儿去,前面已经没有事了,齐家寨所有的人躺的躺,跑的跑,只不见那司徒英……”

燕十二神情一震,道:“快找。”

当先扑了出去。

他这一动,又明白的表示后寨也没看见司徒英,龙啸天等急了,连忙散开来分头找寻了。

这时候董淑嫒左手拉着琼姑娘,右手拉着瑶姑娘也偕同七怪的人走了出来,除了她们几个女流之辈,毛胡子几兄弟也连忙跟着去找。

可是一盏茶工夫过后,大伙儿先后都回到了这一排三间屋前,一个个都摇头说没见着司徒英。

慧清大师跺脚说道:“好狡猾的东西,看来又给他逃脱了。”

说话间燕十二也回来了,龙啸天忙问追:“老弟,怎么样?”

燕十二摇摇头道:“东边一座岗楼里还有齐家寨的两个人,我上去问了问,他们也没看见司徒英。”

琼姑娘和解七妞,同时目光都紧紧的盯在燕十二脸上,虽然都没说话,但是目光中所流露的已经够多的了。

尤其是解七妞,挺刚强的人儿,如今竟变得脆弱得可怜,一双眼目之中还闪动着泪光,只是没让它夺眶而出。

前面搏斗的这些人当中,只有脂粉花三郎一个人挂了彩,受了伤,伤得还不轻,左胳膊上挨了一刀,都见了骨头,血染红了一只袖子。

毛胡子等手足情深,桑凤更是心疼,几个人都围着脂粉花三郎,裹伤的裹伤,慰问的慰问,脂粉花三郎却谈笑自若,连眉头都没皱一皱:“我心想你们几个一定会受司徒英的折磨,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说起来司徒英对你们不错嘛。”

毛胡子道:“那多亏了你两条腿,你再来迟一点儿,后果恐怕就不堪设想了。”

兄弟几个这里聊着,燕十二那里为董淑嫒等介绍了龙啸天、欧阳晓以及少林的众僧侣。

慧清大师合十道:“少林久仰冰心玉女董淑嫒的大名,却不料今日反被贫僧的师兄弟先拜识,老衲实在荣幸得很。”

董淑嫒道:“大师这么说使得董淑嫒深觉汗颜,少林百年来一直执武林牛耳,也是维护正义的一股强大力量,董淑嫒于心甚感敬仰,今日能在齐家寨里见着诸位,那是董淑嫒的福份。”

慧清大师淡然强笑,道:“说什么少林执武林之牛耳,说什么少林是维护正义的一股强大力量,若不是司徒英自作孽落得丢官罢职,失了权势,少林还不敢轻易招惹他,董姑娘这话实在令少林上下汗颜,同时少林有此不肖,上下也深感愧对武林,罪孽深重。”

董淑嫒道:“大师也不必客气了,不管怎么说,司徒英现在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武林虽大,却没有一个可以容他的地方,诛奸除恶,此正其时,董淑嫒现在有点私事要先办一下,然后咱们就分头去找司徒英吧。”

告了个罪,拉着琼姑娘跟瑶姑娘转身走进了中间那间屋,片刻之后她拉着两个爱女出来了,瑶姑娘娇靥上红红的,董淑媛则伸手递向燕十二一个小纸卷,道:“这是那最后一份地图,你拿去吧。”

燕十二明白这最后一份藏宝图是从哪儿来的,他谢了一声,两手把那小纸卷儿接了过去。

大伙儿之中,有的自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都没便问。

董淑嫒却目光略一环扫开了口:“诸位都是朋友,不必相瞒,这件事我可以略作说明……”

顿了顿,接道:“我刚才交给燕少侠的,是一张藏宝图的三分之一,这张藏宝图原是司徒英的,司徒英从哪儿得来的这张藏宝图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这张藏宝图上所标出来的地点藏有相当珍贵的东西,藏的究竟是什么,以及数量之多寡,没人知道。”

龙啸天道:“既称藏宝,藏的自然是宝物,数量恐怕还不会少。”

董淑嫒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顿了顿道:“司徒英当年曾有一度把这张藏宝图寄放在我这儿,我认为像他这么个人,不配拥有这么一张藏宝图,所以当后来我离开他的时候,我就把这张藏宝图带走了。”

毛胡子道:“怪不得他不遗余力地勾结江湖三大家,劫掳董姑娘跟二位姑娘于先……”

董淑嫒摇摇头道:“他不知道单只找到我一个是没有用,我早料到他迟早会找到我,所以我把这张藏宝图分成了三份,分别藏在我跟我两个女儿身上,这么一来,他就非得找全我母女三个不可,只缺一个他便无法得全这张藏宝图。”

慧清大师道:“董姑娘好心智。”

董淑嫒道:“大师夸奖了。”

顿了顿道:“稍后没多久,雷家堡、鲍家跟齐家寨人化装成江湖宵小,夜袭我的居处,雷家堡掳去了琼儿跟我苗姐姐,齐家搴把瑶儿掳了来,当时只有我一个人侥幸逃脱,可是为了侦查这件事,后来我却改名换姓,乔妆改扮投到了鲍家,这三家只以为那张藏宝图在我身上,他们也各有私心,把他们掳去我两个女儿的事,隐而不报,只告诉司徒英我母女三人事先闻讯躲开了,他们扑了个空,他们是打算各掌握着我一个女儿,俾便在将来找到我之后,以我的女儿为胁逼我交出这张藏宝图,孰不知我两个女儿身上也各有三份之一的藏宝图。”

欧阳晓道:“要是雷振南跟齐如鸿现在明白过来,只怕他们会气得吐血。”

董淑嫒笑笑说道:“是的,他的确会气得吐血,朝思暮想,处心积虑想得到的东西,一直就在他们身边,他们却茫无所知,焉有不气得吐血的道理。”

顿了顿道:“现在我母女三人团圆了,也就是说这张藏宝图几经劫难之后终于分而复合了,我把这张藏宝图交给了燕少爷,至于这批藏宝,他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燕十二道:“司徒英也就为得着这批藏宝去谋叛造反,引鬼驱狼,可惜功败垂成全盘俱墨,这批珍宝要是落在任何一个邪魔之手,他们一定会利用它兴风作浪,广造罪恶,我不敢使生灵受害宝藏蒙尘,一旦找到这批藏宝之后,我要把它散于民间救苦济贫。”

“好胸襟。”毛胡子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阿弥陀佛!”慧清大师高宣佛号,肃然合十说道:“燕施主悲天悯人,菩萨心肠,可敬可佩。”

燕十二道:“大师言重了,藏宝图本董姑娘所有,我只不过是慷他人之慨而已,金宝引入觊觎,我不敢让它再陷劫难,一人之力有限,在寻获这批藏宝之前,还请诸位能不辞辛劳,助我一臂鼎力。”

慧清大师肃然说道:“少林上秉佛旨,宣扬我佛慈悲,燕施主悲天悯人,怀救人救世之宏愿,这等事少林岂敢落于人后,理应追随左右,全力护宝。”

毛胡子点头说道:“大师说得是,我兄弟虽然自知技浅力薄,也愿意算上一份,就是血溅尸横也在所不顾。”

燕十二一抱拳,道:“我在这儿先谢谢诸位了。”

龙啸天道:“应该的,有道是武林安危、人人有责,老弟何必客气。”

董淑嫒道:“行了,这件事定了,我这两天的心事也算了了,接下来的就是如何去找寻司徒英,我母女另外有件私事待办,这件事恕我母女不能参加了。”

苗小蛮一怔,口齿启动了一下,要说话但旋即她又闭口不言。

燕十二道:“董姑娘要是有事,您请便就是。”

董淑嫒道:“我一个人照顾你两个妹妹觉得吃力一点,我把我这位老姐姐带走了,只是……”

口齿启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燕十二双眉微扬道:“司徒英虽跟晚辈之间有私怨,但他毕竟是少林门人,将来一旦找到他之后,晚辈会把他交由少林处置。”

董淑嫒神情微黯,深注一眼道:“谢谢你了,十二郎,我带着你两个妹妹这就往和阗去看你义父去,等你事毕之后咱们和阗再见面吧。”

跟大伙儿一点头招呼,她就要走。

燕十二道:“您请慢走一步。”

董淑嫒目光一凝,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燕十二道:“司徒英很可能就在近处窥伺,您跟两位妹妹仍请小心。”

董淑嫒道:“我懂你的意思,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请苗前辈做伴的道理所在,有你苗前辈跟我两个人,再加上你所学不俗的瑶妹妹,对付一个司徒英应该足够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当我把我身上跟琼儿身上那两份藏宝图交给你之后,我已经把我跟琼儿身上的图样毁掉了。”

燕十二道:“晚辈认为藏宝图的得失当属次要。”

董淑嫒道:“我知道,我只是告诉你一声。”

燕十二道:“您到和阗之后,只说声燕十二,再打听家里的住处,自会有人给您带路,晚辈在这儿恭祝您几位一路平安了。”

董淑嫒道:“谢谢你,我也预祝大伙儿能把这两件事赶快办妥,再见了,有缘咱们还会再见面的。”

她一手各拉一个女儿,就要走。

忽听鲍云凤说道:“娘,我也跟您走。”

董淑嫒转过脸去望着她道:“云凤,你要跟我走?”

鲍云凤道:“燕大哥都能放弃他跟司徒英之间的仇怨,我为什么不能,他刺我爹也有我爹的不是,让少林去处置司徒英也应该一样了。”

董淑嫒目含嘉许的点了点头道:“刚才我没要你跟我一块走,就是为这,不管怎么,你的家是毁在司徒英之手,除非你自己愿意,要不然谁也不能勉强你放弃报仇,现在既然你自己愿意,那你就跟我一块儿走吧,在我眼里你跟我的两个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

鲍云凤眼圈儿一红,道:“谢谢您,凤儿愿跟您一辈子。”

头一低,走到了董淑嫒身边。

苗小蛮伸手拉住了她,笑着说道:“好,好,好,又多了个伴儿,咱们走吧,好在不久之后大伙儿还会见面的。”

桑凤忽然上前一步,道:“董姑娘,我不跟您去了。”

董淑嫒含笑说道:“我知道,你跟云凤不同,你有人照顾。”

桑凤娇靥一红。

董淑嫒眼望向脂粉花三郎,道:“三兄弟,我把阿凤交给你了。”

脂粉花三郎还能不懂这意思,当即说道:“您请放心就是,蒙凤妹妹垂青,这是我的福份,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毛胡子道:“董姑娘您请放心,我们也会好好照顾桑姑娘的,老三要敢给她一点委屈,我这个做大哥的头一个不依。”

董淑媛含笑点头,道:“谢谢了,阿凤现在跟我的女儿没什么两样,她有这么一个婆家,我还有什么不敢心的,我在这儿预祝三兄弟跟阿凤一双俩好自首偕老。”

脂粉花三郎跟桑凤双双称谢,桑凤低着头,有几分娇羞也有几分难受。

该做的做了,该说的说了,没事了,董淑嫒等在燕十二等相送下,出了齐家寨走了,双方都有点依依不舍。

望着董淑嫒等远去,慧清大师回过头来冲燕十二合十说道:“燕少侠,贫衲离少林的时候,掌教一再交代少林但求追回镇派二宝,对于司徒英这个不肖弟子则不敢……”

燕十二截口说道:“大师的意思我懂,只是我跟董姑娘有这份渊源在,除非司徒英自感罪孽深重,自己了断,否则我不便置他于死地,所以我只有把他交由少林处置。”

慧清大师道:“少侠既然这么说,少林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冲着少侠跟董姑娘母女三位,少林饶他司徒英一死就是。”

燕十二道:“我代董姑娘跟两位妹妹谢谢少林了。”

慧清大师道:“少侠不必客气,少林理应如此。”

龙啸天轻咳一声道:“师叔,咱们怎么找寻司徒英?”

慧清大师道:“那要看燕少侠是怎么个调度了。”

燕十二年纪轻轻,能得武林之首的少林这么推祟,这么敬重,固然是因为他侠义肝胆有大恩于少林,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生就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博得少林众僧侣的无限敬佩。

燕十二道:“大师乃少林罗汉堂首座,佛门高僧,德高望重,这指挥调度一事,还该由大师……”

慧清大师摇头说道:“贫衲是痴长了少侠几岁,然而论武功论才智,少侠却在当世一二人之间,这件事理应由你运筹帷幄。”

龙啸天道:“咱们别耽误了,越耽误司徒英跑得越远,我看老弟你就别客气了,赶快下个令吧。”

燕十二冲慧清大师一抱拳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打算把眼前的人手分成两路,大师等是一路,我跟赵大哥,李二哥,毛老大等成一路,两路合围,分头找寻。”

龙啸天道:“老弟以为司徒英他能跑哪儿去?”

燕十二道:“要以我看,司徒英十有八九已经往南去了。”

龙啸天道:“何以见得?”

燕十二道:“总镖头该知道,在官家眼里,司徒英是个叛逆,知法犯法,罪无可恕,除了行文各省明查暗访外,而且必然派出大批宫廷高手缉拿,北边他没办法待,也不敢往北去,更不敢再提一个官字,西边是雷家堡的势力范围,他也不能去,东边么,咱们在这儿,走投无路,他不往南边去还能往哪儿去。”

慧清大师道:“他要是真走了南边,那可就麻烦了。”

燕十二道:“怎么,大师?”

慧清大师道:“南边隐有几个黑道中的人物,都是长久雌伏的大魔道,倘若司徒英把他们勾了出来,不但武林又多出一事,而且咱们也要多费一番手脚了。”

燕十二摇头说道:“大师不必担心,以我看司徒英勾引他们的可能不太大,如今的司徒英是个丢权失势,穷途末路的丧家之犬,既是黑道中的大魔头,就一定是个狡猾精明,谁愿意跟官家跟咱们做对而收留他。”

慧清大师道:“少侠别说了,司徒英握有一个香饵。”

燕十二道:“大师是说这张藏宝图?”

慧清大师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非上上人,为了了心,人心沟壑难填,尤其是这些黑道中的大魔头,他们贪婪之心更重,一旦司徒英以这张藏宝图为铒,贫衲料他们必然个个上钩。”

毛胡子道:“那也没什么大不了,除恶务尽,索性咱们连他们一起收拾了,也好让当世武林过几年安宁的日子。”

慧清大师看了他一眼道:“毛施主豪人豪语,好教贫衲佩服。”

计老二忙道:“我这个大哥天生一副直肠,莽撞脾气,不会说话,大师千万别在意。”

慧清大师倏然一笑道:“计施主误会了,贫衲说的是实话。”

燕十二道:“大师顾虑的极是,毛老大说的也不错,希望咱们能在司徒英跟他们有所接触之前,拦住他,要不然就索性连那几个一块儿除去,任他们留在世上终究是个祸害。”

慧清大师道:“那么事不宜迟,少侠就请挥师南下吧。”

燕十二沉吟了一下道:“大师请先开拔,我要在这一带多待一两天。”

慧清大师道:“那么贫衲等先走一步了。”

躬身合十,偕同慧本大师,带着龙啸天,欧阳晓及十八罗汉走了。

看看慧清大师一行人走远了,赵化龙回过头来道:“兄弟你还要在这一带待一两天才走……”

燕十二道:“司徒英是个极富心智的人物,他也会料到咱们分析情势之后必到南边找他去,所以他很可能还待在这—带没走。”

计老二笑道:“不瞒您说,我正想给您来这么个建议呢,司徒英这小子滑得跟抹了油似的,他很可能还待在这—带,如今一见少林众僧往南走去,他更乐了,咱们最好趁他乐的时候在后脑勺给他一下。”

赵化龙道:“三弟你看,这一带司徒英有地方去么?”

燕十二道:“这一带我不熟,大哥二哥长年保镖在外踏遍大江南北,对这一带应该比我熟悉得多。”

赵化龙沉吟了一下,转望李广义道:“二弟,你看呢?”

李广义道:“山东地面上的黑道人物不少,只是一座齐家寨全把他们压住了,如今齐家寨一垮,他们连高兴都来不及,收容这些人的可能实在不大。”

燕十二忽然说道:“刚才忘记问问总镖头他们了,齐家寨的这些人,跑掉的不知有哪些个。”

李广义道:“这有关系吗?”

燕十二道:“只要齐如鸿父子还在,他的得力左右还在,山东地面上这些黑道人物就不能不在他淫威之下低头,这么一来他们就不愁没处去。”

计老二道:“不错,咱们瞧瞧这些横七竖八的人里头,有没有他父子,有没有他父子的得力左右就可以知道了。”

毛胡子道:“燕爷,赵爷几位没跟他们朝过面,不知道他们都是哪几张脸,还是咱们去吧。”

他带着几个弟兄转身进了寨,没多大工夫就又出来了,毛胡子摇摇头道:“燕爷,齐如鸿父子,轩辕玉、莫南莫北兄弟都不在里头,八成儿全跑了。”

燕十二道:“这就好办些了,大哥,二哥可知道山东地面上的黑道人物都有谁,都住在哪儿?”

赵化龙想了想之后,道:“据我所知,最近的一个住在离这儿卅多里地的大王庄,此人姓秦,原是鲁东一带的一个响马头儿,现在捞足不干了,置了一座庄院,买了几片良田,摇身一变成了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乡绅富豪,可是暗地里还是跟黑道上有来往。”

燕十二微一点头道:“那么咱们就先到大王庄走走去,记住,没摸清楚之前,别打草惊蛇。”

一伙人是说走就走,赵化龙,李广义带路,一口气跑了卅几里地,眼前一大片村落,一伙人就在离村落半里处停了下来。

站在一座小山岗上看那片村落,这时候已然是炊烟四起,暮蔼低垂时分。

赵化龙遥遥一指村落中一座大庄院,道:“兄弟,那就是姓秦的住处。”

毛胡子道:“好大一座庄院,这小子一定捞了不少。”

李广义道:“没本儿的买卖,那还能不狠捞。”

燕十二皱着眉头一眼望着那片大庄院没说话。

计老二道:“燕爷,您在想什么?”

燕十二道:“我在想咱们怎么进这片村落,他既然住在这儿,既然跟黑道上还有往来,他不可能不在村子里撒下眼线,尤其司徒英跟齐如鸿要是投奔了他,他更会在村子四周布下明桩暗卡,咱们只一靠近,马上就会被他们发现。”

计老二点头说道:“您说得是,以我看天色马上就要黑了,不如索性等到天黑后,天黑了总比亮着好些。”

燕十二点头道:“说不得只好如此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计老二忽然目光一凝,道:“快看,姓莫的那兄弟俩。”

众人精神一振,凝目望去,只见低垂的暮色中,那座大庄院里匆匆的走出了两个人来。

在场的都有一对上好眼力,马上就都看出那是一胖一瘦两个黑衣老者。

毛胡子一点头道:“不错,就是他俩。”

计老二道:“看看他们往哪儿去,咱们把他俩截下。”

对毛胡子道:“只要截下他俩,那座大庄院里是怎么个情行就可以一清二楚了。”

说话之间那一胖一瘦二黑衣老者并肩迈步直向村东快步走去。

查老五道:“好啊,正冲这边儿来了。”

樊老六道:“燕爷,咱们这就下去等他俩。”

燕十二微一摇头道:“不忙,等他俩离村子远一点再说。”

只见那一胖一瘦二黑衣老者已然出了村子,一出村子马上双双展开轻功身法,直向这边奔过来。

计老二道:“难怪他俩能跑出齐家寨,脚下挺快的。”

燕十二道:“咱们下去。”

他当先掠下了山岗。

下了山岗,到了一片树林子之前,燕十二抬眼一看,只见那一胖一瘦二黑衣老者仍是速度不减,方向不变的往这边奔了过来。

他诧声说道:“怪了,这附近已经没有人家了,他俩这是上哪儿去。”

计老二忽然轻然一噢道:“燕爷,齐家寨正在咱们背后方面,这两个老小子会不会是奉命回去探探动静,看看咱们走了没有。”

燕十二点头说道:“或许,只是探动静干什么,难道齐如鸿还想回齐家寨去。”

说话间那一胖—瘦二黑衣老者已近至五十丈内,燕十二话锋一转,低低说道:“咱们没工夫多猜了,咱们要截他俩,得等他俩到了树林的这—边,让树林挡住他俩的身影,而且切不可给他俩机会喊叫出声,散开。”

一声散开,一行十几个人马上散往各处,各找了一处藏身地势隐好了身形。

就在这时候,两个黑衣老者已然到了树林前,眼看他们就要一头扑近树林,打从树林里经过,忽然他俩掉转方向向林左掠去。

燕十二对身边的赵化龙低低头道:“逢林莫入,不愧是老江湖,大哥带着人截他俩后路,我到前面拦他俩去。”

腾身一掠,往东射去,—闪不见。

这里赵化龙一抬手,带着李广义等在树林里散了开来。

莫南莫北弟兄俩身法极速,—转眼工夫已绕过树林向东掠去。

就在这时候,前面夜色中人影一闪,燕十二已现身拦住了路道:“天这么黑,二位匆匆忙忙往哪里去呀?”

莫南、莫北兄弟俩一惊,双双收势停身,四掌护胸,两对锐利目光一起落在燕十二脸上。

莫南道:“尊驾是……”

燕十二道:“让我先问个明白,二位是不是齐家寨左右二位护法,莫氏兄弟?”

莫南目光一转,双眉耸动,道:“尊驾恐怕认错人了,我兄弟不是……”

燕十二倏然一笑道:“久仰二位护法成名多年,威名远震,怎么连承认自己是谁的勇气都没有……”

莫北冷哼—声道:“尊驾哪位高人?”

燕十二道:“不敢当,区区十二郎,不知两位护法听说过没有。”

莫南、莫北脸色大变,道:“原来是你这小子,不错,老夫兄弟听说过你,—直想会会你,正愁没有机会……”

燕十二道:“眼前这不就是机会么!”

莫南一点头道:“不错,眼前就是机会,只是这儿不只你一个人吧。”

只听身后有人一声怪笑,道:“不差,你老小子挺机灵。”

莫南、莫北弟兄俩同时神情一震,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夜色中站着十几个,有几个他兄弟不认识,有几个可是熟人了。

他弟兄俩也是聪明人,刹时间就全明白了,两人略略一递眼色,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腾身就跑。

可是赵化龙跟毛胡子等都不慢,马上身形闪动,立刻就封死了南北两个方向。

他弟兄俩老江湖了,一看不能跑出去,马上往后—退,来个背对背,各从腰中亮出了家伙,莫南道:“姓燕的,你们想倚多为胜?”

燕十二轻笑一声道:“不,只我一个,他们是防你们脚底下抹油开溜的。”

身随话动,一步跨到,双掌一分抓向莫南、莫北。

莫北冷哼一声道:“姓燕的,姓莫的弟兄俩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他用的是一对日月钢轮,莫南用的是一柄缅刀,只见寒光一闪,两种兵刃齐削燕十二双腕。

燕十二道:“怎么,想废我这一双腕子,你们俩不行,留神。”

只见他双掌一挫,满天掌影飞舞,闷哼两声,莫南、莫北两兄弟踉跄暴退。

燕十二绝不让他俩有喘息的机会,如影附形,一闪掠到,舍了莫南,一掌直向莫北当胸抓去。

莫北厉笑一声道:“姓燕的,踏中宫,走洪门,你太小看人了。”

日月钢轮一抖,闪电一般向着燕十二右腕绞去。

这—着是辣着,日月钢轮巨齿锋利无比,只被它绞中便须报废,恐怕连手腕都不会有了。

谁知,他那里刚抬双轮,燕十二一声轻笑左掌电般疾出,一指正点在他腰眼上,他只觉气一闭,眼—黑,马上就人事不省了。

莫南心胆欲裂,猛提一口气,仰天便要发啸示警告急。

燕十二道:“要让你叫出这一声,我们就白跑这一趟了。”

一个旋身人已扑到,出手如风一指正点在莫南喉结上,刹时莫南也躺下了。

按说莫氏兄弟不会这么不济的,可是他俩的心里急,也看出情形不妙,这就吃了亏了。

莫南继莫北之后往地上一躺,赵化龙等马上围了上来,李广义道:“三弟,解开莫老二的穴道,咱们问问他。”

燕十二伸手在莫北腰间拧了一把,莫北叫了一声翻转便要往起跳,燕十二一柄雕玉小刀已抵在他喉咙上,道:“莫二爷,现在不是逞强耍硬的时候,老实点儿。”

莫北白着脸道:“姓燕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十二道:“一句话,想从你兄弟嘴里明白几件事。”

莫北冷笑一声道:“我兄弟既然落在了你们手里,要杀便杀,要砍便砍,要是想从我兄弟嘴里问出些什么,你那是做梦。”

“不见得。”毛胡子双眉一扬,匕首已放在莫南鼻子上,道:“燕爷问你一句,你答一句,不然我一刀一刀在你哥哥脸上剜,我姓毛的向来说得出做得到。”

莫北脸色大变,道:“要整就整我,你们这算什么英雄……”

燕十二一抬手道:“毛老大,把刀子放下,莫氏兄弟俱是老一辈的英雄,咱们不能这么对待他们。”

计老二冲毛胡子递了个眼色,毛胡子立即收刀退向一旁。

燕十二收回目光凝注在莫北那张瘦削的老脸上,道:“莫老二,我敬你是老一辈英雄,你可别不识抬举。”

莫北勃然色变,道:“姓燕的,你这叫什么话!”

燕十二冷冷说道:“你兄弟俱是成名多年的老江湖了,明白话应该用不着我多说,我可以整你那手足亲兄弟,逼你说出我想知道的,但是我敬你兄弟是老一辈的英雄,让你在不伤和气的情形下说出来,你应该知足。”

莫北沉默了一下,眼一瞪道:“你想知道什么?我话说在前头,齐如鸿待我们兄弟不薄,要我兄弟做出卖朋友的事,我可是宁死不干。”

这句话听得在场众人无不暗暗点头。

燕十二点头道:“就冲你这一句话,我保你兄弟不少一根寒毛就是……”

顿了顿道:“话我也要说在前头,我可以放过齐如鸿父子,可是我绝不放过司徒英,我问的是司徒英的下落,这你是非说不可。”

莫北神情忽然一松,摇头说道:“姓燕的,你找错人了,我兄弟不知道司徒英在哪儿,不妨告诉你,齐如鸿也正在找他呢,事到临头他却一个人脚底下抹了油,这种人不够意思,太不够朋友。”

燕十二淡然一笑道:“谁要是把司徒英当成朋友,那是牵着自己的鼻子往地狱里拉,司徒英—生只知道为自己,何尝为别人着想过,这个人是永远养不熟的,你把心都掏给他,他随时随地都能咬你一口。”

莫北道:“齐如鸿现在明白了,可是明白时已经太迟了,创业不易,花费了半生心血的齐家寨已经毁了。”

燕十二道:“那么你就该把司徒英的下落告诉我。”

莫北道:“信不信在你,我兄弟是真不知道。”

燕十二道:“那么谁知道?齐如鸿?”

莫北摇头说道:“我兄弟不知道的事,他也不会知道,他要是知道早带着人找去了。”

燕十二沉吟了一下,道:“那么……据我所知,齐如鸿如今暂时在大王庄姓秦的家里栖身,在这时候你兄弟向外走干什么?”

莫北道:“我不能告诉你,这件事跟司徒英的下落丝毫没有关系。”

燕十二道:“我信得过你,可是你得说个理由给我听听。”

莫北沉默了—下道:“我两个找轩辕玉去,齐如鸿的一点家当,全让他给捞走了。”

燕十二呆了一呆,摇头说道:“齐如鸿是一方霸主,也算得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物,奈何没有用人之明……”

莫北道:“我兄弟早就告诉过他,那轩辕玉虽然有一副好外表,可是内藏奸诈,不可重用,奈何齐如鸿他偏不听,不但不听,反而没几天工夫就委以总护法重任……”

毛胡子哈的一声道:“真瞧不出啊,那小子真是总护法,身分还在你兄弟两个之上,齐如鸿真是瞎了眼了啊。”

莫北道:“齐如鸿为人相当精明,这半生以来只做过两件错事,一是结交司徒英,一是重用轩辕玉,结果这件事把他整个儿地毁了,看来为人做事是一步也错不得的。”

燕十二道:“为人做事本就一步也错不得,一念误百行俱非,到头来吃亏上当那还算小事,大则身败名裂万劫难复……”

顿了顿道:“你兄弟是直往东去,看来你兄弟是知道轩辕玉的去处。”

莫北道:“我兄弟是知道东边有他一个去处,可没把握在那儿。”

燕十二道:“你兄弟俩是他的对手么?他的身手一定相当不错,要不然齐如鸿不会这样倚重他。”

莫北道:“他的身手是比我兄弟为高,不过我兄弟一旦要联了手,到最后究竟鹿死谁手,那就很难说了。”

计老二忽然神色一动道:“轩辕玉跟司徒英的交情怎么样?”

莫北呆了一呆道:“你是说他两个可能跑到一处去,捞齐如鸿家当的事,是他俩事先商量好的?”

计老二道:“看轩辕玉的心性为人,他似乎应该跟司徒英臭味相投,他两个私下里有勾结,不是没有可能。”

莫北想了想,道:“轩辕玉以前不认识司徒英,不过司徒英来了之后他两个倒是过从挺密的,司徒英经常到他屋里去。”

计老二两眼一亮,道:“这就差不多了,我跟你打个商量,你兄弟带我们去碰碰运气去,碰对了,我们包管把轩辕玉连同齐如鸿的家当都交给你兄弟,怎么样?”

莫北两眼一睁:“你这话可当真么?”

计老二道:“大丈夫说话,一句就是—句,我们要的也只是……”

莫北目光—扫道:“你们之中谁是头儿?我找头儿说话。”

计老二道:“燕爷就是我们的头儿,我说的话燕爷—定认!”

莫北道:“那就行了,只是万一轩辕玉要是跟司徒英走到了—处,那事情可就变得扎手了……”

莫北道:“你们不知道,轩辕玉是怎么个出身?”

毛胡子道:“那小子是怎么个出身?”

莫北道:“你们可听说过三才教么?”

“三才教?”大伙儿听得都—怔,谁也没听过江湖上何时有这么一个三才教,连胸罗渊博的燕十二、久走江湖的赵化龙李广义都不知道。

独独计老二吃了一惊,叫了一声:“三才教,你说轩辕玉那……”

毛胡子道:“老二,你知道三才教?三才教是个什么样的玩艺儿?”

计老二脸色稍显凝重,道:“三才教崛起于五十年前,在江湖上的日子很短,不过短短三数年工夫就悄声匿迹没了影儿,虽然他们在江湖上的日子仅仅是短短的三数年,可是已经震惊了天下武林,黑白二道无不谈虎色变……”

毛胡子双眉一耸,道:“这么厉害?”

计老二道:“恐怕我说的还稍嫌不够,三才教的人没多少,自天、地、人三君以下分天地人三坛,三坛之中乃拥有为数不等的好手,天坛之下有四大金刚,地坛之中有判官,黑白二无常,牛头马面,人坛之下龙虎六将等,曲指算算,连天地人三君都算上,也不过十八个人,可是这十八个人不得了,人人有一身诡异莫测的武功,而且一层比一层高,尤其是他的行动神秘飘忽,令人捉摸不定,还带点鬼怪味儿……”

毛胡子道:“你说它在江湖中崛起只不过短短三数年工夫就没影儿了,那是为什么?”

计老二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了,大概是碰着什么厉害人了吧。”

毛胡子道:“所以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山还有一山高,长虫再毒也有个克它的玩意儿,这三才教不是打不死的金刚,没什么大不了的。”

计老二眉锋一皱,道:“大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毛胡子还没开口,赵化龙突然说道:“二爷怎么知道这个三才教?”

计老二摇摇头,道:“说穿了不值一文钱,我那二大爷是个包打听,还是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告诉我的。”

赵化龙道:“三才教既然在四十多年前就销声匿迹了,为什么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突然又在江湖上露了头儿。”

计老二摇头说道:“那就不知道了,或许他们的对头克星已经死了。”

毛胡子道:“这倒是不无可能,人吃五谷杂粮,谁也免不了生老病死,四十多年的岁月,他们的对头克星死了,而三才教的这些人,也不可能还是当年那一批了,有什么好怕的。”

计老二道:“大哥,这不是怕,眼前这些人,哪一个是怕人的人,我只是让大伙儿知道知道三才教当年的厉害,大伙儿心里有个底儿,一旦碰上了好提高些警觉,多增加一分小心。”

李广义点头说道:“计二爷说得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多一分小心,也可增加一分致胜的机会。”

经李广义这么一说,毛胡子就不便再说什么了。

他这里默然未语,一直没说话的燕十二突然开了口:“莫老二,三才教的人既然称得上神秘两字,当然不会轻易显露行藏,那么你是怎么知道轩辕玉是三才教中的人?”

莫北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去年夏天轩辕玉一个人跑到河里去洗澡,恰好我有事找他去了,我一眼看见他左胳膊近肩头处,由上而下的刺着三个小人像……”

计老二道:“不错,听我二大爷说,三才教的人左胳膊上都刺着三尊人像,那就是天、地、人三君,一经刺上了这三个人像,这辈子就是三才教的入了,六亲不认,连生身的爹娘也不能要了,一旦有了叛教的行为,就要接受最严厉的教规制裁,我没见过那是什么样的教规,不过我听说那比死还怕人!”

毛胡子冷哼一声道:“老二,你可真会吓人哪,要不是跟前都是些胆大的,可真能让你吓没了斗志,世上还有哪一桩比死还可怕的。”

莫北道:“你这个兄弟不是吓人,他说的句句是实,当世之中像他这么熟知三才教的还真不多见。”

毛胡子“哈”的一声道:“老二,听见了么,敢情你还是这世上有数的几个人之中的一个呢。”

燕十二望着莫北道:“可知道这轩辕玉是那天、地,人三坛中哪一坛的人?”

莫北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除了他自己跟他们三才教的人之外,恐怕不会有别人知道。”

燕十二道:“这我就不懂了,既然你早在去年夏天就已经知道轩辕玉是三才教中人了,为什么不告诉齐如鸿?”

莫北道:“这个……这个……我没敢说,说实在的,我兄弟也不敢招惹三才教,不过那并不是说我为了我们弟兄俩自身的安危就不顾齐家寨的安危了,我曾经劝告齐如鸿不可重用轩辕玉,也曾几度暗示他轩辕玉的出身不正,奈何他总是不听……”

燕十二道:“你要是直接了当告诉齐如鸿,轩辕玉是三才教中人,相信他一定不会再把轩辕玉留在齐家寨。”

莫北道:“我也知道,可是……可是,身为一个下属,我认为我做的已经尽了本份!”

燕十二淡然一笑道:“齐如鸿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轩辕玉是三才教中人了?”

莫北摇头说道:“他还不知道。”

燕十二道:“那么,你兄弟以前既不敢招惹轩辕玉,为什么现在联袂找他索还齐如鸿的家当去,难道你兄弟俩胆突然大了不成?”

莫北老脸微微一红,道:“这个……这个,我兄弟认为齐如鸿养虎成患,今天丢了家当,我兄弟当初没有明说,也有一部分责任,为消除这份愧疚,为报齐如鸿待我兄弟的厚恩,我兄弟只有豁出命了……”

燕十二道:“你可知道你弟兄冒了很大的险?”

莫北道:“当然知道,运气好嘛碰上的是轩辕玉一个,运气不好嘛,一下撞进他们的窝里,那也只有把命留在那儿了。”

燕十二淡然一笑道:“那么咱们如今闲话少说,把你这位兄长叫醒,把咱们合作的事告诉他,然后就赶快上路吧。”

他往后退了—步。

莫北转个身,一掌拍在莫南的胸口上,莫南咳嗽一声醒了过来,两眼一睁,翻身便要往起跳。

莫北伸手按住了他,连忙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静静听毕,莫南不再动了,沉默了一下,道:“老二,你可别上了人家的当啊。”

莫北摇头说道:“不会的,这几位不是那种人,我信得过。”

莫南道:“既然你信得过,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么咱们这就走吧,耽误太久会让老寨主挂心。”

两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各自藏好兵刃之后,莫北一抱拳,道:“我兄弟前行带路了。”

他转身要走。

莫南一把拉住了他,道:“慢着,老二,我还有句话要跟他们说个清楚!”

目光一顿,望着燕十二道:“姓燕的,承蒙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家老寨主,我兄弟私心甚为感激……”

燕十二淡然说道:“那你莫老大就不必客气了,只能找到司徒英,我们是可以放过齐如鸿,这等于也是交换的条件。”

莫南道:“司徒英能跟轩辕玉在一起,这话可是你们说的,我兄弟并没有这么说。”

燕十二微一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懂,你尽可以放心,司徒英要是没跟轩辕玉在一起,我们今后也只找司徒英,不找齐如鸿,而且这一趟我们也照样帮你兄弟对付轩辕玉,行了吧。”

莫南一双老眼中光芒闪射,道:“姓燕的,你是个明白人,咱们是丈夫一言。”

燕十二道:“驷马难追。”

莫南一点头,道:“好,老二,咱们走。”

偕同莫北双双腾身往前掠去。

燕十二等就跟在莫南、莫北兄弟俩的后头,可是并没有跟得太近,似乎是有意保持一段距离。

驰进中,燕十二一招计老二低低说道:“二爷,我有点怀疑……”

计老二微—点头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有点,这俩当初既然那么怕轩辕玉,如今便绝没有自告奋勇的道理,他俩既深感齐如鸿恩厚,对齐如鸿一片忠心,当初也绝不会怕死畏事,顾自身安危隐而不报,分明是一对怕死畏事,自私自利的小人。”

燕十二道:“那么,以你看他俩这一趟是干什么去?”

计老二道:“不是当初就跟三才教有勾结,便是如今看看情势不对,舍弃齐如鸿改投轩辕玉去。”

燕十二倏然笑道:“委实是英雄所见略同,我所以没当场拆穿他俩,就是故意让他俩在暗暗自得的情形下,乖乖给咱们带路……”

计老二道:“照这么看,这俩老小子可能想坑咱们。”

燕十二道:“恐怕是八九不离十,有备无患,告诉大伙儿一声。”

计老二点了点头,马上往一旁挪去。

过不一会儿,赵化龙靠了过来,道:“兄弟,你打算怎么办?”

燕十二道:“到时候看情形,咱们见机行事,您跟二哥紧紧盯牢他两个就是,—看不对马上先制住他俩。”

赵化龙道:“行,把他们俩交给我跟你二哥就是……”

顿了顿道:“兄弟,你真打算放过齐如鸿?”

燕十二道:“对付这种人不能不施诈,我要是放过了齐如鸿,八方镖局那么多弟兄们的性命,让谁来偿,我准备找到了司徒英之后再找他。”

赵化龙吁了一口气道:“这就行了,泉下的弟兄,活在世上的孤儿寡妇,咱们对他们不能没个交代,我这就招呼你二哥盯他俩去。”

立即往李广义那边纵去。

莫南、莫北兄弟的身法不慢,燕十二等人的脚程更快,转眼工夫一口气又驰出了十几二十里去,眼前是黑忽忽的一片,那又是—片大庄院,占地之大不下于大王庄姓秦的那一片庄院。

莫南、莫北兄弟立即收势停身。

赵化龙跟李广义立即靠过去,紧挨着他兄弟停了下来。

莫南、莫北兄弟俩茫然不觉,莫南往那片大庄院一指,道:“就是这儿。”

燕十二仔细打量了眼前这片大庄院一阵,只见围墙丈高、林木森森,屋脊连绵,建筑得有条不紊,整整齐齐,只是不见—点灯光,听不见—点声息。

他打量过一阵之后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柳大龙道:“看方向像是柳村,跟大王庄、齐家寨成鼎足之势,齐家寨跟这儿的距离,都在二十里以上,但是这儿距离都只有十几二十里,村子里种遍了柳树,所以叫柳村。”

莫南看了柳大龙一眼,道:“不错,没想到你对这一带挺熟的。”

柳大龙淡然说道:“保镖生涯,走南闯北,哪儿没去过,不熟还行?”

张一飞道:“这儿要是柳村的话,这一大片庄院的主人就该姓佟。”

莫南扫了张一飞一眼,道:“不错,这座庄院的主人的确姓佟,也就是这一带声名仅次于齐家寨的佟大胡子。”

燕十二淡然问道:“较诸大王庄那姓秦的如何?”

莫南道:“实力在伯仲间,声名则凌驾于姓秦的之上。”

燕十二道:“这佟大胡子可认识大王庄那姓秦的?”

莫南道:“当然认识,都是一块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不认识的道理,不过二老之间,绝少来往。”

燕十二道:“为什么?”

莫南道:“同行是冤家,同行之间哪有不明争暗斗的。”

燕十二道:“你兄弟怎么知道轩辕玉在佟大胡子这儿?”

莫南道:“我兄弟是推测,他常到佟大胡子这儿来走动。”

燕十二道:“这么说,你兄弟并没有把握?”

莫南道:“本来就是,除了亲眼看见之外,任何事都不能说有把握。”

燕十二微一点头道:“说得好,咱们怎么进去,是明的还是暗的。”

莫北道:“以我看这种事还是暗的好,轩辕玉狡猾,要是司徒英也在这儿他更狡猾,不如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免得走脱任何一个。”

燕十二点头说道:“我听你的,咱们过去。”

他作势就急往近处扑。

莫北伸手一拦,道:“佟大胡子这儿,我兄弟也来过几趟,里头是怎么个情形,我兄弟俩熟,还是让我兄弟俩先上吧。”

他俩要动。

燕十二一施眼色,赵化龙跟李广义一人拦住了一个。

燕十二道:“我说过要帮你兄弟的忙的,你们俩还是往后站吧。”

莫北道:“那怎么好……”

燕十二道:“没什么不好的,万一你两个不小心惊动了他们,这一道就要费手脚更加费事了。”

莫南脸色一变道:“姓燕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燕十二淡然一笑道:“以我看大王庄那姓秦的跟眼前柳村佟大胡子俱都是三才教的人,即使不是三才教的人,也跟三才教脱不了关联,你兄弟则是早跟三才教有勾结,如今把齐如鸿父子引进了大王庄秦家,又赶到这儿来报信儿……”

莫南、莫北双双脸色大变,两个人闪身就要动。

赵化龙、李广义比他俩快,一人一拳已捣在了他俩肚子上,他俩闷哼一声刚一弯腰,赵化龙、李广义的两只铁拳又落在他俩的后脑勺上,他俩趴下了,没再动。

计老二道:“燕爷,我现在可以确定他俩早跟轩辕玉有勾结了。”

燕十二道:“不错,我也是刚才才想起,要不是他们早跟轩辕玉有勾结,莫北看见了轩辕玉胳膊上的刺像,轩辕玉岂会让他两个活到如今。”

毛胡子哼的一声道:“这种货色居然跟三才教有勾结,三才教是怎么样一个玩意儿就可想而知了。”

燕十二淡淡说道:“毛老大,轻敌乃武家大忌。”

毛胡子脸一红,闭上了嘴,没再说话。

燕十二目光投向那片大庄院,道:“最好是来个迅雷不及掩耳,这儿距大王庄不过十几二十里地,只有一点火光大王庄都能看得见。”

毛胡子道:“燕爷,您分派人手就是。”

燕十二微一摇头,道:“不忙,多看看再说……”

查老五道:“里头的人恐怕都睡得跟猪一样。”

计老二翻了他一眼道:“老江湖了怎么说这种话,越是这样越不是好兆头,懂么,再说人家是干什么吃的,焉能一点防备没有,若是有防备,又让你看不出来,这才是厉害。”

查老五咧嘴一笑,道:“你们说我多这一句嘴干什么。”

大伙儿都笑了,但都没笑出声。

燕十二忽然说道:“我跟大哥、二哥进去,其他的留在外头,听计二爷指挥调度。”

毛胡子道:“怎么,燕爷,里头不要我?”

燕十二道:“倒不是里头不要你,而是外头少不了你。”

毛胡子一咧嘴道:“燕爷真会说话,行,外头就外头吧,只是燕爷,您得给我们放几个出来。”

燕十二道:“我们三个人哪照顾得了这么多,只是毛老大你们切记住,万一司徒英闯了出来,就让他跑,我自会跟将出来。”

毛胡子口齿启动了一下,旋即说道:“知道了,您放心就是,我们拦不住他不拦他。”

燕十二目光从莫南莫北兄弟俩身上掠过,道:“把他俩带上,我要拿他们派点用场,走。”

当先向大庄院扑去。

赵化龙跟李广义一人抓起一个,跟着扑了过去。

三个人翻过丈高的围墙,轻轻的落在院子里。

没—点动静,似乎是人不知,鬼不觉。

赵化龙低低说道:“兄弟,我看不大对。”

燕十二微一点头道:“敌暗我明,小心。”

话声方落,不远处一处暗影里响起了一声冷哼,随即两道金风破空之声袭到。

庄院里太黑,看不见是什么东西。

李广义右手—抖长剑就要去格。

燕十二忙道:“二哥,别造次,用左手里的东西挡。”

一句话提醒了李广义,他右手一收长剑,左手跟着扬起,噗、噗两声,来物全打在莫南那胖胖的身子上。

可怜莫南早被李广义制住了穴道,连吭都没能吭一声。

—股火焦燎味钻入鼻中。

李广义一惊说道:“兄弟,不好,是火器。”

燕十二道:“我闻见了,再有就拿他兄弟挡,忘恩负义的卖主小人,不留也罢。”

话声方落金风破空之声大作,似乎从前面三个方向分别射来。

赵化龙、李广义一抡手里的盾牌,双双迎上一步。

噗、噗、噗一连十几声,刹时焦燎之味扑鼻,中人欲呕。

燕十二淡然说道:“躲在暗处偷袭,连头都不敢露一露,算得什么英雄好汉。三才教就是凭这一手崛起于五十年前的么?”

只听一个冰冷话声传了过来:“小辈,你是何人?”

燕十二道:“我姓燕!”

那冰冷话声道:“你可是那近年来才自江湖中崛起,有十二郎之称的姓燕小子?”

燕十二道:“怎么,你知道我燕某人么,看来我燕某人算是成名了!”

那冰冷话声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再瞒再不承认那显得小气,我三才教跟你姓燕的,井水不犯河水,你姓燕的三更半夜闯到我这儿来是什么意思?”

燕十二道:“你是谁,佟大胡子么?”

那冰冷话声道:“我家庄主何等身份?岂会轻易跟你这后生小子说话!”

燕十二“哦”的一声道:“这么说,佟大胡子在三才教中的身份不低?”

那冰冷话声道:“低如何,不低又如何?”

燕十二道:“我找佟大胡子说话,若不希望我跟你三才教作对,就叫佟大胡子他开开金口。”

那冰冷话声道:“你有什么话找我说也是一样。”

燕十二没理他,一偏头道:“大哥,二哥,咱们往里闯。”

赵化龙、李广义双双答应一声,以莫南、莫北兄弟挡在身前,大步往里闯去。

只听那冰冷话声喝道:“姓燕的,叫你的人站住,再不站住我可要……”

燕十二一笑说道:“三才教充其量不过是缩头缩尾见不得人之辈,有什么鬼蜮伎俩尽管施出就是!”

那冰冷话声再喝说道:“招呼他们。”

噗、噗两声,左前,右前两处暗影火光一闪,紧接着两道光疾射而至。

燕十二轻喝一声:“留神。”

然后伸手从李广义腰间革囊中摸出了几颗飞蝗石,抖手打了出去。

随听左前右前,那火光一闪的两处暗影里响起了几声闷哼。

燕十二一笑说道:“怎么能打不能挨。”

蓦然一个低沉话声从前面传了过来:“姓燕的,老夫在此。”

燕十二一拉赵化龙、李广义三个人同时停了步,燕十二一步越前,道:“可是佟大胡子?”

那低沉话声:“不错,正是老夫。”

这低沉话声乍听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可是燕十二何许人?一听就听出这低沉话声来自正前方十多丈处。

他当即说道:“你要早开开金口,不就没事了么!”

前面暗影中的佟大胡子道:“你找老夫有什么话说?”

燕十二道:“你是这儿的主人,只有你才做得了主,我跟你要个人。”

佟大胡子道:“你找老夫要谁?”

燕十二道:“以前的禁军统领,现在是钦命缉拿的叛逆司徒英。”

佟大胡子冷哼一声道:“原来你是官家的鹰犬。”

燕十二道:“轩辕玉既是你三才教中人,你就不该有这种误会。”

佟大胡子道:“老夫没见着轩辕玉……”

燕十二—笑说道:“佟大胡子,说这话也不怕有失你的身份?”

佟大胡子道:“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不该闯到老夫这儿来找事!”

燕十二道:“我不说过么,我要的只是司徒英。”

佟大胡子道:“老夫连那司徒英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是么!”燕十二道:“我问你,轩辕玉可在这儿?”

佟大胡子道:“他在这儿如何,不在这儿又如何?”

燕十二道:“别跟我耍花招,告诉我他在这儿不在这儿。”

佟大胡子道:“他在这儿,他跟司徒英有什么关系?”

燕十二道:“关系大着呢,有人告诉我轩辕玉带着那穷途末路的司徒英到了你这儿。”

佟大胡子道:“谁告诉你的?”

燕十二道:“莫南、莫北兄弟。”

对,反正是死无对证。

佟大胡子道:“谁是莫南、莫北兄弟?”

燕十二一笑道:“姓佟的,这你就又失了你的身份了,轩辕玉跟他兄弟共过事,你会不知道他兄弟是何许人?”

佟大胡子道:“轩辕玉并没有告诉过老夫……”

燕十二:道:“姓佟的,咱们废话少说,我不管你这儿是三才教的一处什么所在,我仅只要司徒英一个人,你要是不把他交出来,可别怪我跟你三才教做对。”

佟大胡子道:“老夫刚才说过,司徒英不在这儿,他跟我三才教没有关系,根本就没有到这儿来。”

燕十二双眉扬起,微微—笑,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们不必再说什么了,大哥、二哥,咱们往里闯。”

迈步往前行去。

敌暗我明,身在放人包围之中,赵化龙跟李广义不敢离他太远,忙双双迈步跟了上去。

耳听佟大胡子一声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愿意死,你们就来吧。”

活声方落,四面八方异响大作,似乎是满天花雨般从四下里罩了下来。

黑暗之中摸不清对方用的是什么暗器,加以为数太多也不好抵挡,燕十二匆忙之间目光一扫已看准了一处掩蔽所在,喝了一声:“大哥,二哥,跟我来。”

腾身往左前方扑去。

那是一处屋角,三个人刚躲到屋角后,嗤嗤之声连响,回头看时,只见适才站立处地上方圆两三丈内,青光闪动,浓烟直冒,三个人不由心头震动,吃了—惊。

李广义道:“这是有毒的火器,还好咱们见机得早……”

—语未了,脑后风起,一柄鬼头刀从身后暗影中挥过来,向着李广义当头劈下。

李广义倏然惊觉,要动。

燕十二比他更快,他一挥右掌正抓在那持鬼头刀的手腕之上,猛力—抖,直往外摔去。

适时又听得四面八方异响大作,一声声凄厉惨呼惊心动魄,只见外面青光又自闪起,这回不是闪自地上,而是闪自一个黑衣汉子的身上。

那黑衣汉子被一片青光包围着,简直就像个会发光的怪人,嗤嗤连响,浓烟直冒,只见他满地乱滚,听他鬼叫鬼叫的,跟下油锅炸没什么两样。

转眼工夫,青光跟浓烟都没了,那黑衣汉子也不动了,空气中弥漫了一股子焦燎味儿,好难闻。

赵化龙、李广义为之触目心惊道:“怪不得三才教这么惊人,使黑白二道谈虎色变。”

燕十二扬了扬眉道:“照这么看,就是司徒英跟他们没关系,我也要跟他们周旋到底。”

一顿说道:“走,大哥,二哥,咱们换个地方,这兄弟俩不必带了。”

当先往附近另一处屋角扑了过去。

三个人刚换地方躲到这一处屋角后,随见四个手提鬼头刀的黑衣汉子绕过适才三人隐身那处屋角,扬手就要打出暗器,忽然一怔又同时收住了手。

想必是发现三个人已然不见了。

燕十二又从李广义腰间革囊里摸出三块飞蝗石,照准三个黑衣汉子的眉心抖手打了出去。

他这里一扬手,那里砰然连响,三个黑衣汉子捂着脸倒了下去。

赵化龙低低笑道:“兄弟好手法,这一手我得学上个三两年!”

忽听佟大胡子一声沉喝:“点火。”

随着这一声沉喝,火光一闪,四面八方出现了十几二十枝火把,把方圆十几丈内照耀得光同白昼。

持火把的都是手提鬼头刀的黑衣汉子。

李广义道:“这是干什么?”

一语方了,火光下出现了两个人,一个俊朗洒脱的白衣客,一个两目阴沉的黑衣人,只见他两个四道锐利目光四下一扫,那俊朗白衣客开口说道:“三才教地坛生死二判座下含冤、负屈在此,姓燕的朋友请站出来说话。”

李广义道:“好嘛,咱们到了地幽冥府森罗殿了!”

赵龙化道:“怎么样,兄弟,咱们要不要出去?”

燕十二道:“人家明白叫阵了,咱们岂有不出去之理,大哥,二哥,请紧随我身后。”

从屋角后闪出,大步走了出去,赵化龙、李广义一左一右,双双紧随在他身后。

十几二十个持火把黑衣汉子隔几步一个,成弧状站立,那白衣客跟黑衣人就站在正中前方。

燕十二隔两丈停了步,道:“姓燕的出来了,怎么样?”

白衣客道:“你等找的是齐家寨,跟本教似乎扯不上关联。”

燕十二道:“原先我要的只是司徒英,如今不同了,三才教手段阴狠毒辣,我实在看不过去,既然让我碰上了,若是不闻不问,任你三才教在武林中存在下去,那是我的罪过……”

黑衣人冰冷说道:“这么说你不只是向本教要那司徒英了?”

“对。”燕十二点头道:“现在我不但要司徒英,而且要你三才教从此在武林中除名。”

黑衣人道:“你有多大能耐敢说这句话!”

燕十二道:“要知道我有多大能耐并不难,试试看也就知道了。”

黑衣人突然仰天一阵森冷长笑:“打从五十年前本教自武林中崛起那一天起,就从没一个敢说这种大话,今天终于碰上了一个,叫人好不高兴……”

燕十二道:“你怎不想想四十多年前,三才教是怎么突然销声匿迹,无踪无影的?”

黑衣人笑声忽住,脸色陡然一变,道:“以你说呢?”

燕十二摇摇头道:“你三才教人自己明白,我不大清楚。”

黑衣人道:“你知道些什么?”

燕十二道:“我只知道一句话十五个字。”

黑衣人道:“什么?”

燕十二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

黑衣人怒笑说道:“好大的口气!”

闪身攻了过来,单掌一挥直袭燕十二心口。

这黑衣人不但一上手便攻人要害,而且那掌力带着—股子阴森森的冷气,像是一股从冰窖里吹出来的风,一接触外边的空气,空气马上就会凝住似的。

赵化龙道:“兄弟小心,此人练有独特掌功。”

燕十二道:“多谢大哥,我省得。”

右掌一挺,硬迎了上去,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井底之蛙不知天多高,地多厚,你这是找死。”

他说话间两只手掌已然接近,就在两只手掌欲接未接一刹那间,燕十二掌心突然往外—吐。

黑衣人那只手掌如受重击,闷哼一声无力垂下,踉跄着退了回去。

燕十二笑道:“怎么样,阁下,我的口气并不算大吧!”

白影一闪,那白衣客已然逼到。

“能击退我再说大话不迟。”

不知道燕十二有什么感受,连站在燕十二身后的赵化龙跟李广义都觉得一股炙热之气迎面逼来,几乎令人窒息。

赵化龙忙道:“兄弟,这两个掌功一阴一阳……”

燕十二道:“阴柔的我领教过了,让我再试试阳刚的。”

仍然是那么一掌拍了出去。

白衣客似乎知道燕十二这一掌厉害,他没硬碰,掌势突然一变,刹那之间向燕十二攻出了八掌。

只见掌影满天飞舞,热力四溢,赵化龙、李广义禁受不住,身不由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燕十二脚下却未移动分毫,只上半身前后左右躲闪,腰跟蛇一样,一连躲过了八掌凌厉无比的攻势。

白衣客一连攻出八掌,连燕十二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不由有点羞怒,冷哼声中又欺前一步,抬手就要再次出掌。

只听燕十二一声轻笑道:“阁下,现在该看我的了。”

突出一指点了过去,直指白衣客心坎要穴。

白衣客没想到燕十二的反击这么快,一惊侧身,打算躲过燕十二这—指,岂料燕十二手腕倏沉,一只手掌灵蛇一般,一下正拍在白衣客左肋上。

砰然一声,白衣客踉跄暴退,一口鲜血喷出老远,他脸色变了,不但变得煞白没有一点血色,而且凄厉怕人。

只听他—声狞笑,隔着老远扬起双掌。

李广义忙道:“兄弟,留神暗器!”

话声方落,远处暗影里传来佟大胡子一声沉喝:“退。”

只这么一声退,刹时间火把全灭,眼前顿成一片黑暗。

赵化龙、李广义过的是保镖生涯,长年奔走在外,什么阵仗没见过,阅历上自然相当丰富,就在眼前一黑的同时,他两个已一人拉住燕十二一条胳膊,三个人一起往一旁翻了出去。

轰然—声,火光疾闪,适才二人站立处地上,不知被什么炸了个大坑,尘土洒得三人满头脸。

燕十二暗暗倒抽—口冷气,心想自己平素以快著称,这一回却让他二人抢了先,鬼蜮伎俩防不胜防,看来对敌拼斗,单靠一个快字是不够的……

只听李广义道:“兄弟,他们都退走了。”

燕十二抬眼一看,可不,眼前哪还有人了,就在这一转眼工夫。那白衣客、黑衣人跟那十几二十个黑衣汉子已退得—干二净,无影无踪,凝神再听听,什么动静也听不见了。

二个人掸掸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赵化龙道:“难道他们撤出去了不成?”

李广义道:“不可能,外头有咱们的人,没听见什么动静!”

燕十二竭尽目力四下搜索了一遍,一个活的也没有看见,他道:“三才教不应该是这么怕事的吧,走,咱们往里找找去,各自留神他们的鬼蜮伎俩。”

他往前迈了步,赵化龙、李广义各以掌中兵刃护住要害,紧跟在他身后。

佟大胡子这座庄院相当大,一共有三进院落,三个人由前院过第二进直进入后院,每一处无不静悄悄的,听不见一点声息,看不见一个人影。

赵化龙诧声说道:“没听见外头咱们的人有什么动静,难道他们升了天,入了地不成?”

燕十二冷冷一笑,低低说道:“升天未必,入地倒有可能,走,咱们出去。”

当先拔起往外腾射而去。

刚翻墙头,忽听一声大笑响起:“真不容易啊,可让我等着了一个。”

一条魁伟人影挟着一片金刃破风之声当头扑到。

燕十二一听那笑声就知道是谁了,忙道:“毛老大,是我。”

来人可不正是毛胡子,他硬生生收住短刀,一个筋头往后翻去,落地便道:“好险,怎么是您三位,里头那一伙儿呢?”

赵化龙在燕十二身后说道:“我们正要问你们呢!”

毛胡子一怔道:“您三位正要问我们几个,没看见啊,怎么,里头找不着?”

说话问计老二,脂粉花三郎,桑凤,查老五,樊老六,解七妞几个都掠了过来。

燕十二没多说,冲着大伙儿一递眼色,道:“想必他们投奔大王庄去了,咱们走吧。”

带着大伙儿往夜色中腾掠而去,看看出了十几丈距离,突然—挥手,道:“趴下!”

大伙儿心里都明白,一起趴在了草丛里。

计老二凑近些低低说道:“燕爷,您以为他们还在里头?”

燕十二道:“庄院里可能有外通的神秘地道,主要的或许已经从地道里跑了,可是他们不会不留一两个无关紧要的露出头来探探动静,咱们就逮那露头探动静的。”

毛胡子道:“这儿离庄院太远了,万一他们只露头出来怎么办?”

燕十二笑道:“不要紧,我自有办法,稍待如听我一声走,大哥跟二哥往东,毛老大跟计老二往西,查老五跟樊老六往北,我走正面,咱们从四面进去,来个四面包抄,见人就逮,要活的!”

毛胡子道:“我明白了,您下令吧。”

燕十二道:“不急,再等等。”

计老二道:“燕爷刚才听见里头挺热闹的,里头究竟怎么个情形?”

燕十二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计老二听毕便道:“燕爷,那穿白衣的那个就是轩辕玉。”

燕十二一怔,道:“怎么,他就是轩辕玉?”

毛胡子道:“轩辕玉又怎么样,还不是让燕爷一巴掌打得吐血。”

计老二道:“轩辕玉既是地坛生死判官座下含冤、负屈中的一个,那佟大胡子就可能是生死判官中的一个了,他一直没露面,不知道他一身功夫怎么样。”

赵化龙道:“不是我说丧气话,以轩辕玉的一身功力看,眼前咱们这些人,除了燕爷之外,没一个是那佟大胡子的对手。”

毛胡子哼了一声道:“我就不信,只让我碰上他,我非斗斗他不可,看看是他佟大胡子行,还是我毛胡子行。”

赵化龙皱了皱眉,没说话。

计老二看了毛胡子一眼,刚想说他两句。

忽然庄院大门左边那围墙上,有个人影露了露头又缩了下去。

随听燕十二一声走!他跟脱弩之矢一般,当先窜了出去。

赵化龙等不敢怠慢,也忙跟着窜了出去。

燕十二先发先到,他翻墙进入了庄院,一眼便看见一条人影,在前头几丈外往后疾奔,他笑了一声道:“好朋友,你走不了了。”

跨步追了过去。

那人影似乎吓了一大跳,脚下更快,一头便扑进了二进院子那黝黑的夜色里。

就在这时,二进院子那黝黑的院子里响起了毛胡子的冷喝:“兔崽子,你还想往哪儿跑,躺下吧。”

随听砰然一声,像有什么重物摔在地上。

燕十二一步跨进二进院子,只见三方面的自己人都到了,地上躺着一个人影,正挣扎着往起爬,他一步跨到一指点了下去。

那人影连哼都没哼一声的又躺了下去。

燕十二道:“这儿不能待,带他出去。”

毛胡子上前一把提起了那人。

几个人出了庄院回到原地会合了脂粉花三郎、桑凤跟解七妞,毛胡子一松手便把那人摔在地上。

好在是摔在草丛里,不然这—下还真不轻。

是个背插鬼头刀的黑衣汉子,闭着眼,满脸都是惊恐色。

燕十二拍开了他的穴道,毛胡子跟着一脚踩下,正踩在那黑衣汉子的胸口上。

那黑衣汉子醒了过来,可是毛胡子一只大脚踩在他胸口上,他没能动—动,还直喘气,脸涨得通红。

燕十二道:“你落在我们手里,算你倒霉,不过你要是有一句说一句,我也会一根寒毛不动你的放了你,是福是祸那都看你自己了,说吧,佟大胡子他们哪儿去了?”

那黑衣汉子没说话。

毛胡子道:“你要是耍硬的那你就算倒定了霉。”

脚下微一用力,那黑衣汉子嘴一张,忙道:“走了……”

毛胡子道:“废话,我还不知道他走了,要你说,他上哪儿去了?”

那黑衣汉子嘴张了几张,道:“大……大王庄。”

燕十二一笑说道:“没想到竟让我猜中了,怎么去的,经由秘密地道是不是?”

那黑衣汉子吃力的点了点头道:“是,是……”

燕十二道:“那条秘密地道的入口在什么地方?”

那黑衣汉子道:“就在后院一口枯井里。”

毛胡子道:“好啊,这些没水的井还是派上用场了。”

燕十二道:“出口呢,在什么地方?”

那黑衣汉子道:“由这往东里许处一片树林里。”

毛胡子两眼一睁道:“燕爷,走,咱们现在赶去!”

燕十二摇头说道:“来不及了……”

毛胡子道:“那么咱们一直找上大王庄。”

计老二道:“也来不及了,佟大胡子一到他们就准撤走了。”

燕十二道:“除了这两处庄院之外,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去处?”

那黑衣汉子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毛胡子冷哼了一声,脚下刚要用力。

那黑衣汉子忙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就是杀了我我还是不知道。”

燕十二抬手拦住了毛胡子,道:“你可看见过司徒英?”

那黑衣汉子道:“我没有看见他,不过我知道他来了,是白爷带他来的。”

毛胡子道:“谁是白爷?”

计老二道:“这还用问么,就是轩辕玉。”

燕十二道:“如今司徒英人呢?”

那黑衣汉子道:“在这儿呆没多久就走了,听说是见地君去。”

燕十二道:“你们那地君在何处?”

那黑衣汉子道:“这个就不是我们这些人所知道的了,地君的所在只有生死两位判爷知道。”

燕十二眉锋微皱,沉吟未语。

计老二看了他一眼,道:“燕爷……”

燕十二忽一拍手道:“毛老大,让他走!”

毛胡子一怔道,“燕爷,您怎么说,让他走?”

燕十二点了点头道:“是的,让他走,我找的只是司徒英,不愿意多伤无辜!”

毛胡子迟疑着挪开了脚。

那黑衣汉子捡回一条命。爬起来没命的奔去。

计老二望着黑汉子的背影,道:“燕爷,咱们要不要盯他?”

燕十二道:“他没处可去,一定会去找他们的人,是不?”

计老二笑了,道:“这就对了,咱们分两拨,老五跟我走。”

话落,他带着查老五,向着那黑衣汉子奔跑方向腾掠而去。

毛胡子道:“燕爷,咱们也动身吧!”

燕十二道:“不忙,咱们不能离二爷跟五爷太近,要离那么近,就不用分两拨了。”

毛胡子道:“你是怕人多被他们发现?”

燕十二微一点头道:“人少也不会惊跑他们。”

毛胡子哼了—声道:“他们要是看老二跟老五只两个人,想来个以大吃小,吃了他们,他俩是倒了黑霉。”

说话间计老二跟查老五已然去了百丈,身形隐在茫茫的夜色里,快看不见了。

燕十二道:“行了,咱们走。”

大伙儿立即腾身往计老二跟查老五跟踪方向腾掠过去。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