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 章 雕玉观音的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雕玉观音的人

雪,已经化了,满地泥泞。

怎么不?这条路上打日出到何落就不知道要走过多少人、多少车辆、多少牲口。

究竟有多少,没人数过,谁吃了饭闲着没事儿坐在道旁数这个去,反正,脚印一双双,车辆印儿一条条,脚印一个个,印在地上一遍又一遍,满地泥泞,泥星又溅得老远,连遥远路边那光秃秃的老树干上都是。

雪是化了,风还挺大,似利刃儿般,刮着,刮进人脖子里使人浑身打哆嗦,到在脸上几乎把人的脸割裂,北方人都知道,也都领略过。

这条路,本是条黄土路,在别个季节里,地上厚厚的一层,人马过处,车辆辗过,再碰上一阵阵风,黄土满天,老半天瞧不见人影。

这条路,笔直的一条,东望望没头儿,西望望也没头儿,这么长的一条路,一天不知有多少人打这条路过,要是没个歇脚地儿那还行?

有这么个人,他为别人想,也为自己打算,就在这路道分两棵柏树下筑了那么一大间茅草房,卖吃卖喝,还让人坐着歇脚,门口一块招牌挂得老高:十里铺。

在这个季节里的这一天,看看天色快晌午了,天还是阴沉沉、黑压压的一片,没边儿,头顶上跟扣了个大锅似的,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十里铺的门口那块土墙上,半坐半俺的靠了一个男人,一个小伙子,小伙子也不算小了,看年纪也该二十出头了。个子长得挺好,人长得更不赖,长长的眉,斜飞几乎入了鬓,那双眼睛挺大,也挺有精神,黑的乌黑,白的雪白,还透亮地,也带着机灵。

那鼻子,挺直,高高的,那张嘴,嘴角微微向上翘着点儿,带着几分俏皮,就这么个人,这么个小伙子。

要说他是靠在那儿晒日头,那是老叫驴跟在马屁股后头,不对劲儿,这种天儿哪还有回头儿,只有那刀儿一般的寒风,要说他是等在那儿逢人去伸手乞讨,那是更冤枉,小伙子他哪里像个要饭的叫化子,你瞧。

上身一件皮袄,下身一条皮裤,旧是旧了点儿,可是皮裤没补钉,浑身上下没一点脏。皮袄领口敞开着,两个扣子没扣,里头的毛往外翻着,腰里系一条宽皮带,脚下一双旧皮靴,头上一顶皮帽,仿佛往上掀着,衬得小伙子有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劲儿,就为这,这会是要饭的叫化子,谁又敢相信。

那么;他靠在那儿干什么?

瞧吧,绝了,没这种买卖,没这种生意。

他右手是一柄小刀,刀口儿挺薄,通体雪亮,看上去挺快,左手握着一块白白的,石头似的东西,那一块,下半块还是有角有棱儿的,上半块却已成了像,一个女人的半身像,想必,他还要往下刻,还没刻好。

不是么,他正在一刀一刀的刻,一刀下去,那一块跟豆腐似的,应刀掉下一片,一块,他毫不费劲,虽信手挥刀,可是刻出来的像却栩栩如生,好手艺,较诸当代的几位名匠毫不逊色。

大冷天里靠在十里铺门口刻这玩意儿,已经够瞧的了,再瞧。

蓦地,这条路的西头儿,出现了两条黑影,来势甚快,那是两人两骑。

小伙子的刀加快了,一刀刀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真的,是两人两骑,忽然间来近,看得更清楚,两匹仅是一般的黑马,高头神骏,行家一看就知道是异种,准定是关外来的,再看那配备,不须行家,任何人一看也知道名贵异常。鞍上,是两个高大魁伟大汉,都是一脸的络腮胡,精神十足,威态逼人,两人的右腿边儿上还挂着一具革囊。

这两个大汉打扮装束跟小伙子差不多,可是人家那身行头可比小伙子的高明,帽是獭皮,皮袄硬是黑貂,就论这身行头,怕不值个千儿八百两的,小伙子跟人家一比,可就寒伧多了。

两匹黑马来近,人立,马嘶,打旋儿,一起针住,好俊的骑术。

两个大汉下马,把马在门前挂马场上拴好,解下鞍边革囊,并肩大步,往十里铺走来,人到门口,小伙子最后一刀恰好刻完。

栩栩如生的一尊观音像,雪白的一尊,连一点瑕疵都没有,任何人一见都会爱不释手。

小伙子伸胳膊,出刀,刀口向外,正迎着两个大汉的四条腿,两个大汉脸色一变,倏然收腿停步,浓眉一掀,还没有说话,小伙子笑了,一咧嘴,好白的一口牙,先开了口:二位,留一步,随便赏几个,好让我买几个包子买碗酒。“左手一抬,递过了那尊观音像。

敢情,他要卖,而且是随刻随卖。

两个大汉脸色恢复了正常,左边那大双目光一凝,开了口,好宏亮的嗓门儿,能震得人耳鼓做响:“什么意思?”

小伙子一欠身站了起来,个头儿可不比那两个矮,颀长的身材,挺得直,怕找不出几个来:“二位,大冷天里回家,不捎点儿稀奇东西回去,捎什么好?没有比这个好的,二位应该是识货的行家,请瞧瞧,上好的和阗玉,连一点瑕疵都没有,这尊观音像搁在别处,少说也值几百两,我请二位随便赏……”

右边大汉抬起毛茸茸的大手,劈手一把夺过了那尊观音像,凝目一看,讶然的说道:“不差,确是上好的和阗玉,你……”

小伙子一咧嘴,微微笑道:“别的没有,和阗玉我多得很,二位请看……”

他回手往身后指了指,身后头,土墙根儿有一个布袋,布袋里鼓鼓的,有角有棱儿的,敢情一布袋玉石。

两个大汉本能的一怔,小伙子接着又说了话:“二位要是嫌一尊不够,我可以马上再雕,要几尊有几尊,二位不妨进去坐坐,一壶酒的功夫。”

两个大汉对他快速的手艺似乎没多大兴趣,右边大汉凝目道:“你哪里来这么多和阗玉?”

小伙子道:“这没什么稀奇,我们那儿要多少有多少。”

右边大汉说道:“这口袋全是和阗玉?”

小伙子道:“是的,二位。”

右边大汉自左边大汉手里抢过那尊玉观音看了看之后,凝目问道:“你说这值——”

小伙子截口说道:“这尊观音像要是搁在别处,少说值几百两,我做的是过路生意,这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了,二位随便给。”

右边大汉一点头,道:“那好,这一尊我先拿了,仍照这一尊再雕一尊,待会儿我俩走的时候再拿,银子一块儿给。”

小伙子乐了,道:“谢谢二位,谢谢二位!”

左边大汉一皱浓眉道:“大哥,你要这劳什子干什么?”

“干什么?”右边大汉接着道:“问得好,把这两尊观音像带回堡里,往上一献,还怕爷不高兴么?我包他会爱不释手。”

左边大汉点了点头道:“好吧。听你的了。”

迈步掀棉布帘进了十里铺。

右边大汉望着小伙子道:“要快,待会儿我们来拿了就走。”

小伙子道:“你放心,莫说是一尊,二位就是要十尊我也赶得出来,二位尽管进去歇脚取暖去,要是耽误了二位的事,我那尊观音像分文不要,奉送就是。”

右边大汉一点头道:“那就好。”

掀起棉布帘进了十里铺。

小伙子笑了,生意做成了,馍、酒有了着落了,哪能不笑,他矮身靠在墙边儿,从身后布袋里掏出一块玉石又开始雕上了。

当一尊观音像雕了一半的时候,从十里铺前这条路的东头,驰来一辆单套高篷马车,车前两匹马,雪白,马上两个白净脸中年汉子,穿的都是雪白狐裘,气概、阔绰,不亚于刚才那两个大汉,所不同的是刚才那两个大汉粗矿豪迈,带点很浓的江湖通俗气息,这两匹白马上的两位,则不知来自哪个大户人家,文文静静的,可是这份文静之中,含有一种超人,且如岳峙一般的镇定。

两匹白马配银镫银鞍,鞍边挂着一个细巧的革囊。

两人两骑后的那辆单套高篷马车,车把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一张鸡皮老脸,眉毛胡子都白了,头上扣顶三块瓦看不见头发。相信头发也是白的。

两匹马前导,马车在后头紧跟着,当车马经过十里铺门口的时候,老车把式突然控造停了下来,把鞭往车旁一插,自言自语地道:“酒没了,馋得喉咙冒火,我去打一葫芦酒去,路上好喝喝,要不然我挨不过—里路了。”

说着往身后一摸,提起一个大红葫芦来。就要下地。

这时候,车篷里传出了清朗话声:“敖老,外边儿有歇脚的地儿么?”

老车把式扭头望向车篷,道“怎么?您醒了,已到十里铺了。”

牢笼里那清朗声道:“那索性把车往边儿上靠靠,我也下车歇歇会。”

老车把式应了一声道:“您下车吧,可别坐久了,咱们还得赶路,这种天地路不好走,平常日子一口气数十里,如今只能走七里路就算不错了。”

说着,他把葫芦往座位上一放,顺手掀开了车篷。

车篷掀处,从车里钻出个人来,这个人一出来,阴沉黑暗的无为之一亮。

那是位年轻人,一位年轻的公子哥儿,一身雪白的狐裘,白里透红的一张脸,弯弯的两道眉,一双凤眼,白的白,黑的黑,水汪汪的,比那雕观音像的小伙子那双眼还分明。

那鼻子,小巧而玲珑,那张嘴。鲜红鲜红的,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脸蛋儿嫩得能拧出水来。

这一位公子哥儿,打着灯笼也找不出几个来,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材略嫌矮小了一些。

俊公子哥儿刚下了车,一双干净的皮靴沾上了泥,他皱了皱眉道:“这种天地,真讨厌。”

东看看,西看看,想找块好地儿下脚,可是哪有好地儿呢。

俊公子哥儿一下车,两匹白马上的那两个中年白裘汉子也下了马,顺手解下那个细长的革囊走过来。

车辕上那老车把式一扬手中红葫芦,开了口:“那我就不进去了,我待在外头看车看马,你两个待会儿给我带一葫芦酒出来就行了,说完一顿又说道:”接住了!“手一松,葫芦脱手飞了出来。

左边那中年白裘汉子扬手接住红葫芦。

俊美公子哥儿在前,两个中年白裘汉子提着革囊在后头,好不容易的挨到十里铺门口……

刚要走进去,那位俊公子却又停了步,凝目,他望着小伙子手里那尊刚雕好的观音像道:“好手艺!”

小伙子抬眼咧嘴一笑:“您夸奖。”。“俊公子哥儿跟着又是一句:”怕是和阗玉……“

小伙子道:“您是位识货的行家。”

俊公子哥儿指了指那尊观音像,那双手白皙修长,手指头根根似玉,比那块和阗玉毫不逊色。

“你这是——”

“小伙子道:”随雕随卖,换几个钱买酒喝。“俊公子哥儿一怔:”换几个钱卖,像这种玉观音卖多少钱一尊?“

小伙子道:“哪位要是看中了,随便给都行。”

俊公子哥儿叫道:“随便给,阁下,要知道这是和阗玉……”

小伙子含笑说道:“谢谢您,我知道,我是和阗来的。”

俊公子哥儿道:“你可知道。这是一尊玉观音,价值连城……”

小伙子笑着说道:“我也知道,这种玉石是一种名贵的东西,雕刻亦是一种不俗的手艺,一尊玉观音只适于名士淑媛,我若是要价,那是俗,您说是不是”

俊公子哥儿征了一怔,一双凤眼睁得者大凝望着小伙子,一会儿才道:“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你阁下这种雅人,我不敢说买,我拿样东西换你这尊玉观音,行么?”,小伙子一抬头道:“抱歉!”

“怎么?”俊公子哥儿忙道:“你非卖不可?”

小伙子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这尊玉观音别人订了,买主正在里头歇脚取暖,出来就要拿走,我这儿正赶哪。”

“啊,”俊公子哥儿那白里透红的脸泛起了失望神色,但旋即他两眼一睁,又道:“那……你还有没有,能不能再给我雕一尊,我能等,等多久都行。”

“那行,”小伙子含笑点了头道:“我再给您雕一尊,只是,怕您得多等会儿。”

刚才还讲快速,怎么如今碰上这位俊公子哥儿,却要人多等会儿?

俊公子哥儿精神一振,好不高兴,忙道:“行,行,我刚说过,等多久都行。”

小伙子含笑摆摆手,道:“那您请吧,雕好了我会给您送进去。”

俊公子哥儿迈步要进十里铺,可是突然他又停了下来,望着小伙子眨眨眼道:“进去雕不好么?我请你喝一杯,一边儿喝一边儿雕。”

小伙子摇头说道:“谢谢你,这种手艺不能分心,刀刀都要恰到好处,毫厘之差那就不算上品,也白糟蹋一块美玉。”

俊公子哥儿点头说道:“说得是,说得是,那么我就不敢勉强你了,可千万好好给我雕一尊,我不会少给你的。”

小伙子笑笑说道:“我只求一顿饭,多了我也未必要。”

俊公子哥儿一怔,深深的看了小伙子一眼,没再说话,带着那两个中年白裘汉子掀帘走进了古里铺。

小伙子又笑了,矮着身子靠到了土墙根儿。

没多久十里铺棉布帘掀动。从里头一连走出好几个人,瞧这些人的神色,个个带着仓惶,就在这时,小伙子站起了身子,一手拿着那尊雕好的观音像,一手提着那布口袋,迈步也进了十里铺。

如今的十里铺里只有两张桌子坐着人,那是把门的一张,跟靠里的一张。

靠里的一张桌子上,坐着那位俊美公子哥儿,也许是十里铺里头比外头暖和,再不就是因为酒意,使公子哥儿本来白里透红的那张脸,如今更红了,像搽了胭脂似的。

把门那张桌上,坐着那两个魁伟的大汉,两具革囊放在桌子上,两对锐利的眼神,直瞪着靠里的那张桌。

那两个穿白裘的中年汉子则站在俊公子哥儿身后,手里仍提着那细长的革囊。

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十里铺里的气氛扯得很紧,隐隐的令人有股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可不是么,瞧,那掌柜的跟两个伙计站在柜台边儿上,脸儿像纸一般白,浑身在打哆嗦。

小伙子似乎没发觉到不对,他似乎也没看到,一进十里铺便低着头到了同个大汉的桌子前:“二位,这一尊玉观音雕好了。”

两个大汉看都没看他一眼,右边那大汉道:“放在桌上,站远些!”

小伙子一听征了一怔。可是他没多说话,依言把那尊玉观音放在了桌上,他迟疑了一下,赔笑着又说道:“二位的赏钱……”

右边大汉砰然一声拍了桌子。转过头来一瞪眼。喝道:“聋了么,给我站远点儿,少不了你的。”

小伙子又一证,没敢再多问,答应着向后退去。

这时候那俊公子哥儿开了口。“阁下,请到这边儿来坐、别让疯狗咬了你。”

小伙子似乎没听懂,眨动了一下两眼,道:“疯狗,哪儿来的疯狗?”

嘴里说着,眼还一直在满地寻找,最后,他那双目光射落在两个大汉身上,若有所悟,轻轻的哦了一声。

这一声哦却出了祸事,右边大汉浓眉一轩,怨声骂道:“妈格巴子。”

一按桌子就要往起站,左边大汉伸手拦住了他,冷冷说道:“老二,你好心情。”

右边大汉冷哼一声,没动,尽管他没动,小伙子可寒了心。

敬鬼神而远之,退得远远的,到一张桌前坐了下去,手往下探,摸着摸着从布口袋里摸出一块玉石,竟然坐在那儿又雕了起来,根本不知道眼前有这场暴风雨即将发生。

俊公子哥儿看了他一眼,两道长眉一皱,转眼望向两个大汉,冷冷说道:“我跟你们话在前头,既然是冲着我来的,就别跟旁人过不去。”

左边大汉咧了嘴,笑得狰狞:“这请放心,我兄弟还怕脏了两只手呢。”

俊公子哥儿道:“那就好,你两个是什么意思,明说吧。”左边大汉道:“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们少主把雷家堡整个儿修葺一新,只为请您去一趟!”“”那容易!“俊公子哥地道:”回去告诉你们少主一声,我最近没空!“左边大汉笑道:”鲍姑娘,以您的身份,不该说这话。“

鲍姑娘!敢情是位姑娘,俊公子哥儿脸一红眼角扫了小伙子一下,小伙子全神贯注在玉石之间,根本就没听见。

俊公子哥儿当即又把目光转河两个大汉,道:“这话什么意思?”

左边大汉咧嘴道:“我兄弟已经跟到了十里铺,您该知道雷家堡的规法,您说,我兄弟敢这么空着手回去?”

俊公子哥儿淡然一笑,道:“你们雷家堡的规矩我知道,可是你雷家堡的人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要说个不字就是不,谁也拿我没办法。”

左边大汉笑道:“这个我兄弟知道,您是出了名的刚烈,只是,我兄弟为了项上这颗人头,说不得也不妨冒险试上一试了。”

话落,伸手就去抓桌上革囊。

突然,一个苍劲而冰冷的话声从门口传了进来:“谁敢动一动,我要谁的爪子。”

左边大汉神情一震,手是抓住了革囊,可是他一时没敢往起拿,他问了一声:“你是……”

那苍劲冰冷声说道:“赶车的。”

可不是么,十里铺门口,那块棉布门审前,可不正站着那位老车把式,就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左边大汉脸色一变,居然把那只抓住革囊的手又缩了回去。

老车把式冷哼一声道:“你两个听清楚了,今儿个我们还要赶路,没工夫……”一顿,话声修然转平和:“酒给我打好了么?”

俊公子哥儿身后,左边那白裘汉子立即答道:“敖老,打好了。”

车把式转望俊公子哥儿,道:“你该歇够了,咱们还得赶路。”

俊公子哥儿转眼望了小伙子一下,小伙子那手里观音像已雕好了一半,他当即转过眼又道:“敖老,你也进来坐会儿好不,我们等这尊玉观音,马上就好了。”

老车把式眉毛一皱,迈步就要往里走,忽然,他霍然一个大转身,一掌劈向那块厚厚的棉布长帘。

砰然一声,棉布帘没动,老车把式自己却踉踉跄跄直退了好几步,他脸色大变,身形倒退,一闪退到使公子哥儿身前,神情紧张的望着那块棉布帘,一双老眼紧盯,一眨不眨。

两个大双面有喜色,四眼圆睁,霍然站起,往两边一退,二人恭谨的躬下身去。

这时,那块棉布帘往里掀起,一阵刺骨寒风刮了进来,吹得屋里一冷,能让人打心里直哆嗦。

随着这阵刀儿一般的寒风,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是个中年人,瘦瘦的,个子高高的,穿一件灰鼠皮袍,气派阔绰,像个有钱大爷,长眉细目白净脸儿,唇上留着两微小胡子。

他背着手,一进来便盯上了老车把式,含笑说这:“敖老好俊的听觉,还好是我,要换个别人岂不被拍上了。”

老车把式直望着他没说话。“,俊公子哥儿的神情已不如先前那么镇定,显着他有了不安,他开了口:”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中年小胡子淡然一笑道:”马武、马威兄弟应该告诉过鲍姑娘,还用我再多说么,天色不早,晚了不好走,正好鲍姑娘自己有车,这顿吃喝挂在雷家堡的帐上,您请起驾吧。“

俊公子哥儿霍然站起,中年小胡子脸色一沉,目光扫了老车把式和两个白裘汉子一眼道:“鲍姑娘应该不会愿意连累别人”

俊公子哥儿脸色大变,老车把式身形突然暴长半尺,一束白胡子根根直起,神态逼人。

俊公子哥儿忙伸手拦住了他。道:“敖老,别这样,就让我到雷家堡坐坐去吧。”

老车把式威态倏敛,一颗白头垂了下去,没有说话。

中年小胡子笑了,笑得得意而阴,接着:“马武、马威,护驾。”话落,他转身就要往外走。

突然,那张桌子站起小伙子,他开了口:“喂,喂,这位,慢点儿,请留一步。”

中年小胡子停步回身,目光一凝,道:“你叫我?”

小伙子未语先笑,道:“我正是在叫您。”

中年小胡子道:“你是干什么的?”

小伙子一指两个大汉道:“这两位知道,我是卖玉观音的,您瞧,他两位照顾我的生意,一口气买了两尊……”

中年小胡子目光扫向那两尊玉观音,两眼中突现奇光,长眉一掀,道:“好玉,好手艺。什么事?”

小伙子道:“您夸奖,我请教一您是不是要请这位,这位鲍姑娘做客去?”

中年小胡子道:“不错,怎么?”

小伙子道:“我想跟您打个商量,您是不是能等一会儿。”

中年小胡子道:“你什么意思?”

小伙子道:“是这样的,这位姑娘买了我一尊玉观音,可是我还没雕好,所以,请你……”

中年小胡子,啪的一声,转眼望向俊公子哥儿,道:“是么?

鲍姑娘。“俊公子哥儿道:”不错,是我刚才进门的时候订的。“

中年小胡子微微一笑道:“既然这样,我岂敢急急催驾,只是……”目光一转,落在小伙子身上,接道:“要等多久?”

小伙子摇头笑道:“那可难说,您知道,无论什么事都是开头难,收尾也难,尤其是雕玉这种手艺,一刀不好便会前功尽弃,不但不能算上品,也白白糟蹋了一块上好的美玉……”

中年小胡子倏然一笑道:“你是个有心人,既然你这么说,我不能等,鲍姑娘也只好不要这尊玉观音了。”

小伙子忙摇头说道:“那不行,这是我的生意,我靠这吃饭,说什么也得等我做成这笔生意。”

中年小胡子笑意更浓,深深盯了那小伙子一眼,笑容忽然一敛,脸色随着一沉,冷然喝道:“马武、马威,催驾。”

两个大汉一转身,恭应一声,伸手抓起桌上革囊,大步逼向俊公子哥儿那张桌。

小伙子迈步截了上去,道:“君子不挡人财路,几位这是存心跟我过不去,砸我的饭碗,这种事我可不答应一…”

走到俊公子哥儿桌前几尺处一站,扬着那柄雕像小刀,望着两个大汉说道:“二位,别往前走了,要不然我把二位当观音像雕。”

两个大汉像没听见,脚下大步依然,转眼间已逼到小伙子跟前,左边大汉冷然喝道:“马格巴子,不知死活的东西,滚开。”

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掌,就要去抓小伙子。

小伙子倏然一声道:“看看咱们谁滚开。”

他一翻腕,两个大汉惊呼而退。

再看时,两个大汉皮袄胸口处各裂了一个大口子,左边大汉更惨,骂人的是他,一脸络腮胡都被递光了。

没人看清楚小伙子是怎么出手的,可是在场的任何一个都知道,小伙子这一手快速得惊人。

抬手一刀不但恰到好处地在两个大汉胸口割了一个大口子,还剃去了左边大汉的一脸络腮胡,制得精光,没伤着一点肌肤,这一手令人咋舌。

俊公子哥儿一双凤眼睁得老大。

老车把式抬起了头,一脸的惊容。

那中年小胡子脸上惊容一闪而逝。

小伙子用那把雕玉小刀指着左边大汉说道:“你再敢说出一个脏字,下面就是你的鼻子了,我在这儿坐坐,生意没做成之前,谁也别想拉走我的主顾。”

他盘腿往地上一坐,低头又雕起他的观音像。

两个大汉定过了神,各一抖革囊,铮然龙啸,两人手里多了一柄薄而雪亮的雁翎刀,不约而同跨步欺上,各抡起一个大刀花,向着小伙子当头劈下。

俊公子哥儿忙道:“阁下,留神,这是雷家堡的断魂刀法。”

小伙子像没听见,仍然低头在股他的观音像,容持两柄雁翎刀接近顶门,他拿刀右手突然住上一场。

两个大汉大叫一声抱腕而退,当当两声,两柄雁翎刀掉在小伙子眼前,血,从两个大汉的左手下头缝里渗了出来,一滴,一滴,直往下滴……

中年小胡子脸色陡然一变,冷喝道:“你两个退下。”

一声退字,两个大汉闪身退回桌后。

、中年小胡子目射奇光,打量了小伙子一眼,逐步走了过来,俊公子哥儿神情一紧,道:“阁下,这人是……”

小伙子低着头截了口,他仍然在雕那尊观音像,“韩克用,美号邪煞,雷家堡的右护法。”

俊公子哥儿一怔,中年小胡子韩克用脸色则微微一变道:“你知道我?”

小伙子道:“我还不算太孤陋寡闻。”

韩克用凝注目光,道:“那么我请教——”

小伙子头仍没抬,道:“两把刀上刻着有,你随便拿起一把看看就知道了。”

韩克用一双细目一眯,伸腿出脚,一勾一撩,一柄雁翎刀飞了起来,他伸手抓住刀柄,往刀上一看,一怔:“燕十二……”

“对了,”小伙子道:“我姓燕,行十二。”

韩克用冷笑一声道:“阁下,你显得小气……”

“你错了,”小伙子燕十二道:“我在哪儿都是用这个名字,不过在和阗,跟我一块儿从小长大的那些朋友,他们都叫我十二郎!”

“好吧,”韩克用微一点头道:“就是燕十二吧,燕朋友哪儿来?”

燕十二抬眼,说道:“没听见么?和阗,你不看我是干什么的,吃的是什么饭。”

韩克用道:“燕朋友真是和阗来的?”

燕十二说得妙,道:“这还假得了,不信你可以到和阗去问问看。”

韩克用冷冷一笑道:“燕朋友,和阗可远得很啊。”

燕十二道:“是不近,”接着叉道:“不过只要走,迟早总有到的一天,你说是么?我不就是从那儿来的么,我还不是用这两条腿走到这儿来的。”

说得是,韩克用微一点头道:“我请教,燕朋友跟鲍家是……”

燕十二抬头反问道:“你可曾听说鲍家有我这个朋友,鲍家的几位也在这儿,你也可以问问他几位,以前有没有见过我。”

韩克用道:“那么燕朋友为什么伸手管这档子闲事?”

燕十二摇头说道:“这真是从哪儿说起,弄了半天你倒怪起我管闲事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君子不挡人财路……”

韩克用截口说道:“这么说燕朋友是只为生意?”

“不错。”燕十二点头说道:“在生意没做成之前,谁也别想拉走我的主顾,没了主顾那还行,我吃什么,喝什么,到中原来为的就是这个,谁要存心砸我的饭碗,挡我的财路,说不得我只得用雕玉的手艺跟他拼一拼了。”

韩克用冷冷一笑道:“燕朋友既然这么说,那么,你雕你的观音像,我等。”

燕十二微微一怔,道:“怎么说,你愿等?”

韩克用点头说道:“是的,我愿等。”

燕十二道:“我可不敢说要等多久啊!”

韩克用道:“不要紧,多久我都等。”他扫了燕十二手中那尊观音像一眼,燕十二手中那等观音像就剩下脚没雕了,还能等多久,他打定的好主意。

燕十二也没犹豫的点了点头,笑笑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我没想到雷家堡的右护法这么好说话,只要不挡我的财路,不砸我的饭碗就行,你等吧,等我雕好了这尊观音像,做成了这笔生意,我马上站起来走路,这儿有桌有椅,你请随便坐坐吧,要是枯坐无聊,你可以叫一桌酒菜,自斟自饮,边吃喝边等,反正雷家堡有的是银子,吃喝不穷,花不完。”

韩克用目光一凝,道:“燕朋友,这话可是你说的。”燕十二点头说道:“不错,是我说的。”

韩克用没再说话,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在燕十二跟前坐了下来,直瞅着燕十二,一眨不眨。

燕十二根本没再看他,低下头又雕起了那尊观音像。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用心,既然管这件事,他应该一刀刀雕得很慢才对,可是他一刀一刀不但未见慢,反而比刚才雕得还快。

韩克用看得有点诧异,道:“燕朋友这朋友值得交……”

燕十二忙抬头道:“什么意思?”

韩克用道:“燕朋友果然只是为生意。”

“我明白了。”燕十二说道:“你说我雕得快,是不?”

韩克用微一点头道:“不错。”

燕十二道:“既然说我快,那我就雕慢点儿。”手上果然慢了下来。

韩克用脸色一变,旋即说道:“燕朋友刚才说过,无论什么事,开头难收尾也难,眼看这尊观音像就要雕好,是该慢一点儿。”

燕十二道:“谢谢你提醒我,哎哟,糟了……”

他手上用的劲儿大了些,一刀把那尊观音像的两只脚给削了去,他抬起头来便埋怨韩克用道:“你看看,都是你跟我说话,在这里打岔,把一尊刚雕好的观音像毁了,这下不但糟蹋一块美玉,又叫我怎么交给主顾人家,说不得我只有再给人赚一尊……”"韩克用怔了一怔,旋即笑了。笑得阴阴的。“这么说我又得多等等了?”

“可不是么。”燕十二道:“本来已经雕好了,谁叫你在这儿跟我打岔,让我分心,你多等会儿有什么要紧,要知道我得多赔上一块和阗玉,你想想着,一块和阗玉值多少两银子。”

韩克用笑道:“我刚说燕朋友这种朋友值得交,看来我没说错,燕朋友,你真够朋友,算了,我不等了,你也别再赚了,我没工夫这儿陪你作耍……”

说完站了起来,双臂往下一垂,道:“燕朋友、请站起来,韩某人领教领教你的雕玉手艺,今儿个你能胜过我韩某人一招半式,冲着你,我带着马武兄弟俩扭头就走,要是燕朋友你比我差点儿,今儿个我得好好交你这位值得交的好朋友。”

燕十二抬眼凝望着韩克用,笑道:“爽快人,干脆,你早这样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了么,说领教我不敢当,只请你在赐教的时候手下留点情,因为我是靠这雕玉手艺吃饭的。”“韩克用淡然一笑道:”燕朋友,场面话不必说得太多了,你站起来吧。“燕十二微一摇头道:”不,我有点懒,想坐在这儿陪你玩两手!“。

韩克用脸色一变,笑道:“敢情燕朋友还挺狂、挺傲,也好,我不勉强,无论什么事,勉强了都不大好。”

话落,他闪身便要跨步,但是他肩头刚晃,身子刚动,燕十二一个身子突然离地平射而起,直扑韩克用,一闪而回,他盘坐在原处望韩克用含笑说道、“韩右护法,承让。”

韩克用一张脸煞白,任何人都看得见,他那一件价值不菲,名贵异常的灰鼠皮袍的领口之处,添了一道小口,这道小口是横的一道,起领,再往上移分毫,断的却是喉管。

燕十二刚才对付马武、马威,便占一个快字,如今这一手更快得惊人,连雷家堡的右护法邪煞韩克用都来不及招架,这不能不算骇人听闻。

突然韩克用笑了一,笑得怕人:“燕朋友,我认为你这前后三次出手有点取巧,我想看些实在的……”

他手往下一探,抓起靠在椅子腿上的那辆雁翎刀,抬臂挺刀,刀尖真指燕十二眉心,缓缓刺了出去。

藏十二咧嘴一笑道:“断魂刀法雷家堡人人会使,可是在韩右护法手里,这威力便绝然不同,胜过刚才那两位何止十倍。”

嘴里说着话,他两眼凝注刀尖,一动没动。

韩克用一把雁翎刀速得很慢,可是由于双方距离很近,不过几尺光景。所以尽管缓慢,一转眼功夫,那柄雁翎刀的刀尖,也就递到了燕十二眼前,只差半尺便刺到了燕十二眉心,只往前一递也就到了。

可是就在这柄雁翎刀,递到燕十二眼前半尺处的时候,韩克用那缓慢的前递之势突然停了下来,明亮森寒的刀尖,就停在燕十二眼前,一动不动。

行家一眼便能看出,雷家堡人手里这种雁翎刀不是凡铁,每一把都是百炼精钢打造而成,明亮刺眼,森寒逼人,在这种距离,应该能使人紧张,使人惊伯,使人有透不过气来之感。

可是在燕十二脸上找不出紧张,也找不出惊怕,看到的只是镇定。岳峙一般的镇定。还有那一丝可掬也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两眼硬往刀尖一眨不眨。

突然,韩克用持刀右臂一振,刀尖为之一动。

燕十二似乎没看见,依然故我。

接着,韩克用的右管起了轻微的颤抖,那雁翎刀的刀尖也不住的在燕十二眼前晃动,只见那森寒的光亮一闪一闪的。

而燕十二仍没动分毫。

随着手臂的轻颤,这大冷的天,就算十里铺里暖和,该也暧和不到哪儿去,韩克用的额角竟然现了汗迹,没多久额头、鼻梁上,全是汗珠,那柄雁翎刀也抖得越见厉害。

俊公子哥儿、老车把式、还有那两个白裘中年汉子,脸上都泛起了惊容,还有一种难以相信,而又不能不信的神色。

就在这时侯,韩克用突然垂下雁翎刀,长吁一口气,有如释重负之慨,脸煞白,一松手,雁翎刀掉在地上,他望了燕十二深深一眼,话说得有气无力,也带点颤抖:“燕朋友,韩某人领教了。”

扭头走了出去。

马武、马威兄弟没顾及,伸手要去抓桌上那两尊玉观音。

燕十二淡然喝道:“把手缩回去,你两个不配。”

马武、马成两个还真听话,忙把手缩了回去,扭头跟了出去,转眼间,外头响起了急促蹄声,由近而远。

燕十二笑了,挺身站了起来。

拍拍裤子上的土,头也没回,道:“桌上这两尊玉观音,我奉送了。”

说完把那柄雕玉小刀往腰间宽皮带里一插,提起布口袋迈步就走。

身后响起了俊公子哥儿的急叫:“阁下,慢点儿,请留一步。”

燕十二停步回身,含笑开口:“公子哥儿有什么见教?”

俊公子哥儿脸一红,道:“你明明知道我是鲍家……”

燕十二笑笑说道:“那么鲍姑娘有什么见教?”

俊公子哥儿眨动了一下凤目,道:“你大概知道我叫鲍云凤……”

燕十二道:“谢谢鲍姑娘赐告。”

俊公子哥儿鲍云凤微微一怔:“这么说你不知道……”

燕十二笑笑截口说道:“这都不关紧要,是不?鲍姑娘。”

鲍云凤道:“那么你呢?”

燕十二道:“我什么?”

鲍云凤道:“你贵姓大名,怎么称呼?”

燕十二道:“鲍姑娘刚才没听见么?燕十二,鲍姑娘要是愿意,可以叫我一声十二郎。”

鲍云凤道:“你不愿意告诉我?”

燕十二道:“我这不是告诉鲍姑娘了么!”

鲍云凤摇头说道:“我不信这是你的真名实姓。”

“鲍姑娘,”燕十二郎笑说道:“真名实姓又如何,鲍姑娘知道有个来自和阗的玉匠,十二郎,还不够么?”

鲍云凤沉默了一下道:“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愿再多问了,我还没有谢过……”

“谢过?”燕十二笑道:“鲍姑娘,这个谢字俗得很。”

鲍云凤道:“那您叫我怎么说?”

燕十二道:“最好什么都别说。”

鲍云凤道:“难道我不该谢你?”

燕十二道:“或许该,但不必。”

鲍云风道:“这话什么意思?”

燕十二笑笑说道:“何不放在心里,说出来就俗了。”

鲍云凤笑了,像乍放的花朵,美而动人。“你是个雅人,我听你的!”

燕十二道:“整天跟玉石在一起的人怎么会俗,就算原是个俗人,长年沾尽玉石灵气,那身俗气也应该消尽了。”

鲍云凤笑得更美,更动人,深深一眼,道:“过来坐坐。咱们多聊聊,好么?”

燕十二微一摇头道:“抱歉,蒙鲍姑娘宠邀,我理应从命,而且受宠若惊,可是我是路过这儿,还有事儿,不能久留!”

鲍云凤有些急了,忙道:“我还有话问你!”

燕十二道:“鲍姑娘站在那儿问,我站在这儿答不挺好么?”

鲍云凤似乎有点不愿意,可是她也不便强邀,沉默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要伸手……”

燕十二没等说完便截了口道:“我碰上了。”

鲍云凤道:“你碰上了?”

燕十二道:“鲍姑娘,我是靠手艺糊口,靠刻观音像为生的玉匠,老远的从和阗来中原,为的是他年多挣些回去,像我这么一个人,会愿意在中原惹是生非么,那不是给我自己找麻烦,砸我自己的饭碗么?可是我碰上了又有什么法子,再说,雷家堡人挡我的财路,拉我的主顾……”

鲍云凤淡淡一笑,道:“十二郎阁下,你说完了么?”

燕十二道:“鲍姑娘要是不愿意听,就在这儿也可以打住。”

鲍云凤微一摇头道:“我不信你是碰上的,因为你知道邪煞韩克用,也分明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相信你是个靠手艺糊口,卖观音像为生的玉匠,因为你有一身极其高绝,连身为雷家堡右护法的邪煞韩克用都不是对手的武学!”

“武学?”

十二郎笑了,道:“鲍姑娘大概把我刚才那两手当成了武学。”

鲍云凤道:“难道不是?”

燕十二笑道:“鲍姑娘这是在这儿这么说,要是移到和阗,非让人笑掉大牙不可,鲍姑娘看见了。刚才我三次出手,都是取巧占个快字,这是我从小练出来的抢玉功夫,在和阗,玉石没主儿,谁抢得准,谁快,大块的玉石就是谁的……”

鲍云凤道:“我没有去过和阗!”

燕十二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哪年鲍姑娘去一趟就知道了”

鲍云凤微微一笑道:“那么刚才那一式飞身扑刺……”

燕十二道:“鲍姑娘,玉石可不一定都在平地,有时候还要跳起来抢的。”

“好话。”鲍云凤道:“那么刚才韩克用演断魂刀法,你阁下静坐地上,无懈可击,让韩克用找不出一点下手的破绽,这可是……”

燕十二笑笑说道:“鲍姑娘,我那是静坐不动,我是吓呆了,谁知道身为雷家堡右护法的邪煞韩克用反被我唬住了。”

鲍云凤道:“我明明知道……你要知道,你无论怎么说,怎么瞒,那都没有用的,鲍家也是个武林世家,鲍家的人都不是庸手。”

燕十二道:“鲍姑娘。你问完了么?”

鲍云凤道:“你急着走?”

燕十二道:“是的,鲍姑娘,我不能久待。”

鲍云凤道:“我想请你到我家去盘桓几天,做几天客!”

燕十二道:“谢谢的姑娘的好意,我说过,我是路过,还有别的事儿……”

鲍云凤道:“你知道,我还要往西去,难免不碰上雷家堡的人,雷家堡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你能让我再落进他们手里么?”

燕十二微微一笑道:“说句话鲍姑娘别生气,刚才我是碰上的,不得已,我不愿惹是生非,更不会自找麻烦,往后的事我不管了。”

鲍云凤听得一怔,就在她这一怔神工夫,燕十二提着他装玉石的布口袋已然出了十里铺。

鲍云凤定过神来,大喝一声:“喂,十二郎,你等等。”

腾身从桌上掠过,直扑十里铺门口,掀开棉布帘一看,又怔住了,路上空荡荡的,从东到西,哪有一个人影儿。

这燕十二的确占个快字,无论哪回事儿,他都够快的。

身后响起了老车把式话声:“姑娘,咱们碰上了奇人。奇人奇行,咱们也别追了,回去吧。”

鲍云凤霍然转过了身:“回去?”

老车把式造:“正如您所说,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鲍云凤双眉一扬,道:“雷玉龙他以为劫捞了我就能成事,他这是做梦!”

老车把式道:“姑娘,他用这种手法固然不能成事,可是万一您真落在他手里,那……那可不大好,您说是么?”

鲍云凤脸色一变,沉默了,沉默半晌,转身要往外走,突然一眼瞥见桌上那两尊玉观音,她迈步走过去一手一个,拿起那两尊玉观音。转身走了出去。

她默默的上了车,两名白裘汉子也默默的上了马,老车把式登上车辕也默默的掉转了车头……

可是,车头刚掉转过来,大道西头出现了六个黑点。

那是六人六骑,风驰电掣般的往这边驰了过来。

两个白裘汉子脸色一变,道:“敖老,他们来了。”

那坐在车辕上的老车把式神色凝重,道:“我看见了,你们俩后面护车,我要赶一阵……”

只听车里传出鲍云凤话声:“敖老,我不走,别败了鲍家的名头。停下车别动,我要看看他们敢把我怎么样。”

就在这两句话工夫,那六人六前已驰进了五十丈内,现在再走也来不及了,老车把式没回头,道:“你两个到车两边来,没我的话不许轻动。”

那两个白裘汉子应了一声,放马驰向马车左右。

那六人六骑来得好快,两个白裘汉子刚到马车左右,铁蹄溅起一地泥泞,那六八六骑已然擦着马车旁边掠过,然后一起作飞旋,停了下来,前一后三,最后是两个。

前面是一匹白马,高头,神骏,较上是位俊美年轻人,皮抱、皮帽、皮靴,袖口卷着,左手无备指戴着一枚乌黑乌黑的指环。

后面三骑,一色黑马,右边是邪煞韩克用。

居中是个身穿皮袍,肤色黝黑的干瘪瘦老头,相貌平庸,一点也不起眼,可是那双眼律税利的吓人。

左边是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的红面老者,狮鼻海口,威态逼人。

最后那两骑,则是装束打扮,个头儿跟马武、马威两兄弟同样的两个大汉。

就是六人六骑,排在路中央,拦住了马车。

马停,前面的白马上那俊美年轻人冷冷开了四:“敖老,你没看见我么?”

老车把式白眉轩动了一下,白胡子也为之一抖,他坐着没动,淡淡说道:“赶车的见过雷少堡主。”

敢情这位是雷家堡的少堡主,那怪不得。

俊美年轻人冷冷一笑道:“敖光,你好大的架子,你家姑娘呢?”

老车把式敖光还没有开口,车里已然传出鲍云凤冰冷话声:“雷玉龙,你的架子也不小。”

俊美年轻人雷玉龙笑了,这回不是冷笑:“鲍家妹子,那要看对谁了……”

鲍云凤冷笑说道:“对别人我不管,也管不着,对我鲍家的人,你少逞威风,少摆架子。”

雷玉龙笑笑说道:“当着鲍家妹子,我怎么敢?”

话锋一转,道:“鲍家妹子,隔着车篷说话,这不大好吧?”

评然一声,车篷掀开了,鲍云凤出现在车门口,道:“我出来了,你怎么样?”

雷玉龙道:“鲍家妹子这话……我敢把鲍家妹子怎么样,我没有别的意思,听说鲍家妹子在这儿,我赶来看看,顺便也找个人……”

鲍云凤道:“我那位十二郎?”

雷玉龙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找他。”

鲍云凤冷冷说道:“你来迟了一步,人家已经走了。”

雷玉龙哦的一声道:“是么?”周光扫向十里铺!

那红脸老者沉声说道:“进去看看去。”

那两个大汉增身离鞍而起,直扑十里铺掀帘走了进去,转眼又从十里铺里掠了出来,落在马前躬下身去。“禀少主,没人。”

雷玉龙双眉一扬。道:“这么说我真来迟了一步?”目光一凝,望着鲍云凤道:“我没想到鲍家妹子交上这么一个朋友……”“鲍云凤道:”是又怎么样?“

雷玉龙道:“鲍家妹子怎么老爱说这句话,我不是说了么,我敢把鲍家妹子怎么样?”一顿,接道:“鲍家妹子,听说你这位姓燕的朋友,有一身不俗的所学。”

鲍云凤道:“这你别问我,问间移雷家堡的那位有护法就知道了”

韩克用脸一红,倏又转白。

那高大红脸老者突然冷冷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路江湖的人哪有一个能保长胜不败的,鲍姑娘这位朋友走得嫌早了些,我特地赶来领教,没想到……”

那干瘪瘦老者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开了口:“只要请到鲍姑娘,你还愁没有机会领教鲍姑娘朋友的绝学么?”

说的是,高大红脸老者鞍上欠身,道:“多谢指点。”

雷玉龙一扬手,止住了身后的话,望着鲍云凤道:“鲍家妹子,这儿离雷家堡不远……”

鲍云凤道:“你想怎么样?”

雷玉龙道:“鲍家妹子怎么老爱这么说,我只是想请鲍家妹子到雷家堡住上几天,做几天客去。”

鲍云风冷然说道:“好意心领,我没空,下回再说吧。”

雷玉龙道:“鲍家妹子难得出来一趟,雷家堡近在咫尺……”

鲍云凤道:“就是在我眼前,我不想去就是不想去,敖老,走。”

车辕上老车把式敖光一声答应挥起了鞭,赶起马车直往前冲去。

那干瘪瘦老头儿冷冷一笑,高大红脸老者驰马越前,挥掌扣住了套车马的双辔头,那匹营车马立即被钉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鲍云凤险上变了色,冷叱说道:“雷玉龙,你这是算什么?”

雷玉龙淡然一笑道:“没别的,鲍家妹子,我这人好客,你不愿到我雷家堡去,我只有硬请了……”

转眼望向敖光,道:“敖光,你下来。”

敖光高坐车辕上没动,道:“雷少堡主叫赶车的下去,是什么意思?”

雷玉龙道:“我让你回鲍家报个信儿去,就说鲍姑娘让雷玉龙请走了”

敖光白眉一转,道:“少堡主如有所令谕,赶车的焉敢不遵。”

突然抖鞭而起,直向高大红脸老者那控辔右手腕抽去。

高大红胜老者浓眉双耸,叫一声:“大胆!”

韩克用冷笑越前,闪电探掌抓住鞭梢,沉腕一抖,喝道:“下来。”

敖光身形一震,人离了车辕飞起,直向马车左前方落去,他没有摔着,但是够难堪的,老眼暴睁,猛张,就要扑,鲍云凤忙开口喝道:“敖光,别动!”

敖光没动,鲍云凤接着说道:“既然雷少堡主有这么一番好意,我就到雷家堡去住几天好了,你带他们两个回去说一声。”

敖光威煞倏敛。欠身应道:“是,姑娘。”

雷玉龙笑了。“鲍家妹子要是早这么好说话,不就没事儿了么?”

离鞍腾起,直上车辕、坐稳、控缰、抖鞭喝道:“开道。”

干瘪瘦老者偕同韩克用、高大红脸老者,带着那两个大汉立即向来路驰去。

这里,雷玉龙调转车头。抖缰、鞍马,赶着马车跟了去,转眼间成了一个小黑点。

敖光眼看雷玉龙赶着马车去远,老脸上突然浮现一丝异样神色,这丝异样神色令人难以言喻。说不出那是什么。

一声“走”字,带着两个穿白裘的中年汉子往东驰去。

雷家堡的人走了。

鲍家的人也走了。

在那十里铺的后屋瓦面上冒起了一条人影,赫然是那位自称燕十二的小伙子,他皱着眉锋,像是在思索什么,旋即,他飞身惊起,越过十里铺的屋脊直落在大道上。踩着满地的泥泞,横过大路,往南边荒郊而去。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