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6 章 诛鬼伏魔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六章 诛鬼伏魔

夜已深。

月正明。

司徒明月与封子丹隐身在堡楼里,高耸的堡楼,可以俯瞰全堡内外,如果有什么动静,逃不出楼中人的视线。

“封老弟,你跟管寒星关系如此密切,在此之前,你从没怀疑过他老子便是金剑帮主?”司徒明月目注外问。

“没有,小弟一直认为管寒星只是靠帮之人。”

“在开封,为何要杀害‘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

“因为齐老英雄知道金剑帮的秘密。”

“为了灭口?”

“对。”

“柳家母女遇害的确与管寒星有关?”

“以小弟所知,不是他做的。”

“何以见得?”

“他不止一次向小弟提起他十分喜欢柳漱玉姑娘,可惜他争不过你司徒大哥,但并不死心,他要得到她。柳姑娘母女遇害,他曾经发誓要追凶报仇,看他的神情并非作假,而是发自内心的话,所以小弟认为他不会辣手摧花,因为他一直还抱着希望。”

“唉!”司徒明月深深叹了口气。

封子丹突地从窗口向里指道:“看,后院……”

司徒明月目光遥遥扫去,心头登时一紧。

后院正屋走廊,一个幽灵般的人影已到了月光照及之处,一阵逡游之后又缩了回去,胸前似乎还抱了样东西。

“窃盗趁虚而人么?”封于丹低声说。

“不可能,再大胆的窃盗也不敢进白云堡开路,而白云堡是在神火教霸占之下,这出现的人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负有任务的神火教徒,一个是白云堡的人回来取遗落的贵重东西。”司徒明月冷沉地加以判断。

“需要加以查究么?”

“不必,那不是我们要等的对象,不必暴露行迹。”

又一条人影不能说是人影,只是个淡影,并不具人影——从后面屋面掠过,没人另一重院落之中,行动之飘忽使人感觉仿佛是眼花,这种形同鬼魅的身法功力稍差的根本无法发现,但逃不过司徒明月这等高手的视线。

“先后两人是一路么?”封子丹也看到了。

“也许是,也许是互相追逐。”

“这等身法江湖罕见……”

“目前所知,只有一个人可能。”司徒明月心中一动,他想到了“鬼中鬼”甘十斗,甘十斗是管彤云的同路人,他之出现非常可能。

“‘鬼中鬼’?”封子丹反应不赖。

“看样子要逮住他很难。”

突地,那原先一现而隐胸抱东西的人影又出现,四下一阵扫瞄之后,穿过院落,进入前厅所遮的死角。

“那家伙像朝前面来?”封子丹紧贴堡楼窗棂。

“来了!”司徒明月点点头。

人影从前厅门出现,鬼鬼祟祟地一阵张望,然后步下走廊,进入月光中,现在可以看清楚了,是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胸前紧抱着一个尺长的锦盒,他朝左侧方的一排矮屋走去,看样子是准备由这一方跃出堡墙。

就在那汉子走了几步作势想加快速度的瞬间,四条人影从矮屋之中扑出,那汉子抹转头飞弹两丈,一耸身,窜上大厅屋面,身法利落得惊人,堪堪站稳身形,屋脊反面突然冒出三条人影,扬手便发出暗器,那汉子在避无可避之下,一个钡fj翻,半空变为飞燕抄水落回地面。

右侧方暗影中又标出四条人影,一共八人飞风合围。

那汉子转朝堡门方向突围,八人之中的两个闪电般剧弧兜截,一流的身手,行动快捷无伦,那汉子顿被圈在核心之中。

尸司徒大哥,我们要采取行动么?”

“弄清楚情况再说。”

厅顶屋脊上的人影隐去,看来是定位埋伏的暗桩。这汉子是什么身份,所为何事,暂时成了谜。

“你是什么人?”

“你们又是什么人?”汉子反问。

“相好的,到这里来作贼真是不长眼。”

“我是贼那你们是强盗?”

“先逮下他再说。”包围圈缩小到两丈直径左右,那发话的在腰际一摸,扬手,手中多了个小红葫芦。

“神火!”那汉子栗叫了声。

“你还挺有见识的。”

“你们是神火教的人?”

“不错,听清楚,小葫芦一开口,你马上便会化成灰,现在规规矩矩回答,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地龙张三,奉命办事。”

“办什么事?”

“取这盒子!”

“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你奉谁之命办事?”,“堡主!”

“原来你是白云堡的人,把东西交出来。”

“这么容易?”

“你想被神火烧成焦炭?”

“你绝不敢放火。”

“不敢,那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绝对不是笑话。”地龙张三似乎有所恃而不恐。“这盒子是武林人连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你们烧我,盒子当然连作烧成灰,而事后被你们教主知道,你们几个会是什么下场不必说也该知道,你敢么?”

那问话的神火教徒呆了一呆。

“你刚刚说你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是不知道,我不认字,看不懂盒子里东西上写的是什么,但知道是无价之宝,我接受的命令是物在人在,物亡人亡。”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最好是物在人亡,省得活着回去不好交代。”随着话声,一条人影切人人围,看不清用的是什么手法,闷叫声中,地龙张三仆了下去,怀抱的锦盒已到了那突然而现的人手中。

现在可以看清了,杀人取宝的是个中年汉子。

堡楼上,司徒明月脱口道:“是他!”

封子丹道:“他是谁?”

司徒明月道:“神火教外堂巡察牟有利。”

牟有利打开锦盒,看了看,口里“啊!”了一声。

八人之一道:“巡察,是什么无价之宝?”

牟有利道:“这东西得亲自呈与教主,你们各归原位,继续监视的任务,这具尸体也拖走别摆在这里。”

“是!”八人齐应一声,其中一人带着地龙张三的尸体然后左右各四退离现场。

牟有利再次打开盒盖,想了想,褪下外衫,把锦盒包妥,两只衣袖是现成的背带,把包裹捆在背上,然后奔向广场侧后方,纵身上屋。

司徒明月匆匆向封子丹道:“你守在此地别动,我去截牟有利弄清楚情况。”没完,从堡楼飘落堡外。

牟有利从侧方越堡墙而出,左右一望之后,朝东北角奔去,一小片杂木林环绕山脚,穿过杂木林便登邙山。正当他冒出林子,准备向上升登之际,一条人影突然出现身前,是个满面于思贵公子打扮的健壮人物,腰间的剑在月光下映出宝气珠光。

“什么人?”牟有利喝问。

“无剑公子!”司徒明月淡淡回答。

“你……阁下就是无剑公子!”

“不错。”

“有什么指教?”

“把你背上的包袱解下来让本公子过目。”

“什么?你……”牟有利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本公子已经说得很明白。”

“阁下不是跟敝教主有过合作的协定么?”

“有,但这是两回事。”

“阁下这样做……是否违反了……”

“牟有利,放明白些,你从地龙张三手甲硬抢来的东西是本公子先发现的,所以本公子尹必须要知道是什么东西,多一句话都不必说。”

牟有利心头大震,他与无剑公子索昧生平,人家很顺口地便叫出他的名字,而他对他却一无所知,只是奉上命不许与此人为敌,现在对方要他交出锦盒,这锦盒如果交出去等于拱手献宝,教主知道了非砍头不可,这该怎么办。唯一办法只有设法脱身一途,心念之中,身形一贪,想倒纵入林……

一股无形劲气袭上身来,使他真力全泄,不由亡魂大冒,无剑公于用的是哪一门子功夫他无从知晓,只是感觉上相当玄奇,也可以说是邪门,看来要想脱身根本就是妄想,他回过身来,正对司徒明月。……现在,司徒明月注意到了,上一次双方接触时,牟有利腰间悬了六个小葫芦,现在变成了三个,两红一白,那白的想来就是神火教主所发明的所谓“无火之火”,但他并不在乎,他已具备了克制之道。

“你阁下要迫牟某人用杀手?”牟有利已打定了主意。

“你居然还有杀手?”

“足可取你性命。”

“‘无火之火’?”

“你说对了!”

“嘿!本公子不必拔剑,只要你手指头一动就得躺下,你没有任何机会,不信就马上试试看。”

牟有利心头发了毛,但剑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必须拼死维护背上的锦盒。

司徒明月的目光没有剩余芒,是澄澈的清光,与月光同色但更亮,这是内功修为到了某一极高层次的表现。

对峙,一动就能决生死。空气凝固,时间冻结,杀机像一引即发的炸药。

现在司徒明月对付牟有利的武器是一个“快”字,闪电杀手的功力已更上层楼,他有绝对的信心克敌得手。他脱困之后首次对敌,他要借此考量一下自己的能耐到了什么程度,因为真正的大敌还在后头。

不管僵持多久,事情总有一个开端,然后是结果。

牟有利的手按上腰间的小白葫芦。

司徒明月的手掌向前发出。

如果形容其快,双方几乎不见动作,只是改变了手的位置,而这改变仿佛又是原本的姿势,不见火光,不见劲气,场面;依然是静止的。

没有计算时间,也许很长,也许极短。

牟有利的口角鼻孔溢出了鲜血。

司徒明月缓缓收回手掌。

牟有利栽了下去,“砰!”这是现场唯一的声音。

司徒明月解下牟有利背上的包袱,打开,取出锦盒,再揭开盒盖,里面又是个扁平的玉匣,玉匣正中内刻了四个古篆字,赫然是《玉机金经》,百年来独一无二的治剑名家,“顽铁大师”南宫宇的失物。,的确是无价之宝。

司徒明月持盒的手感到一阵发麻,内心起了强烈的冲击,南宫宇以“雪剑”为酬,要他完成的就是这任务。

当年“鬼客”辛公望在古陵中巧得了玉狮子,因无法开启,由神偷“空空儿”盗取了南宫宇的机簧宝典《玉机金经》,其后玉狮落人“天龙神君”之手,而“天龙神君”在行宫遇害,最后得主“古月世家”第一代主人“神刀客”惨死,玉狮与金经下落成谜。十年之后传出玉狮在胡家堡失窃,不知落人谁手,而金经由目击者马二先生证实落在“鬼中鬼”甘十斗的手中,与甘十斗同路的蒙面客已证实是白云堡主管彤云,两人也就是谋害“天龙神君”的凶手,现在,金经算是原璧归赵了。

经过这么多这么大的风浪波折,得回确属不易。

超人的镇定功夫,司徒明月随即冷静下来,他倏然想到,这么珍贵而且关系重大的东西,管彤云在被神火教迫离之际,为什么不随身带走,事后差遣一个小角色地龙张三来取回,这当中会不会另有文章?

空气突然起了波动,这在一般高手是无法觉察的,但司徒明月却有了强烈的反应,凭本能和经验这轻微的空气波动不寻常。

他没有任何动作,但已经立即戒备应变。

新成就的“混元神功”比当初雪剑在手更具威力。

月光很亮,地面投影掠到,虚幻的影子,一抹浮光。

司徒明月朝空际挥出一掌,这一掌是依投影掠来的角度不经思考本能挥出,而且用的功夫有别于对付牟有利。

“波!”地一声空爆,有条黑影旋空而降,眼前丈外多了个人,是个土老头。

“鬼中鬼”甘十斗!司徒明月在心里暗叫了一声,他脱出地牢密室之后,外间的一切具细状况都已经全部了解。

“无剑公子,你算是哪一路的!”甘十斗开口。

“自己一路!”司徒明月沉静地回答。

“现在把东西交出来。”

“凭什么?”

“不该得的东西到了手是祸不是福,老夫完全是基于一片好心,并非窥视这件东西,老实告诉你,这是不祥之物,沾之者必有奇惨下场。”

“嘿!你阁下眼前就有奇惨下场。”

“什么意思?”

“因为在下不辞千辛万苦为的就是找你阁下。”

“噢!”甘十斗以一种极古怪的神情望着司徒明月。“你在找老夫……这可是怪事,你知道老夫是谁?”

“‘鬼中鬼’甘十斗。”

甘十斗连退两步,两眼瞪圆,眸光变成了两根线直盯在司徒明月脸上。名列当今一魔二鬼三妖四怪七大顶尖人物之一的他,大大地震惊了,被人一口道出来路算是栽了大跟头,因找他的人不但名不见经传,而且还是个后生小子,他对他一无所知,连武功路数都看不出来。

“找老夫何事?”

“代人讨一笔陈年旧债。”

“代谁讨债?”

“‘天龙神君’谷中强。”

“哈哈哈哈……”甘十斗一愕之后哈哈狂笑起来。

司徒明月缓缓把锦盒放在脚边地上,然后冷冷地望着“鬼中鬼”甘十斗,他必须腾出手来才能挥洒自如。

甘十斗收了笑声。“无剑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阁下不是要这东西吗?”

“对!”

“这就是了,人要是活着才能有求有欲,死了便连他自己都不属于自己,更无所谓身外之物了,现在我们的赌局已经形成,赢家就带着东西走,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你准备跟老夫赌命?”

“一点不错。”

“你有把握赢?”甘十斗眼里已泛杀机。

“八成!”司徒明月毫不踌躇。

“那就来吧,别虚耗时间了。”

司徒明月心念疾转,说什么也要把这恶鬼撂下,必要时便动剑,为“鬼中鬼”拔剑是值得的,据“青竹老人”的判断,对方除了成名武功“森罗丧元掌”之外,另练成了独门杀着,用“混元神功”对付应该可操胜券。

双方迅快地各取位置。

凝立对峙。

“鬼中鬼”再诡,已无从施展鬼蜮伎俩,只有凭真功实力硬拼一途,当然,他有他的自信,他并非等闲人物。

毫无疑问,双方一出手定然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人影出现,一个、二个、三个……一共有五六个之多,不同方位,各据角度,停在三五丈之间,远远近近,显然是有计划的包围。对峙的双方只能看到视线许可的角度范围,身后的情况便无法了解了。

司徒明月一见这些人现身,心里更加稳定如山。

甘十斗可就不同了,心意随着情势改变,他立即放弃了拼搏的念头,考虑以什么方式脱身,不期而至的第一个都可以说是劲敌,加上来路不明的无剑公子,他不但毫无胜算,而且处于绝对的劣势。他唯一仗恃的是移形换影的鬼魅身法,赖以脱身应该不成问题。

“无剑公子,原来你是这帮老怪物中的一个?”

“随便阁下怎么想,反正是你的末日到了。”

“你可能估计错误了!”

甘十斗最后一个“了”字离口,人突然像空气般从司徒明月的视线中消失,真正的鬼魅也不过如此。司徒明月有反应,但只是一种感觉,意识到对方要遁走,根本无法采取行动,因为太猝然也太快了。

平空响起一个闷雷,气流破裂有如突发的怪风,树丛传开一片沙沙之声,声势惊人却又带着无比的诡异。

司徒明月知道采取行动的是“秘魔”。

两条人影双双落地,果然是须眉俱白满脸瘰疬的“秘魔”和“鬼中鬼”甘十斗,看来魔力胜过了鬼功。

远处人影移近,是“青竹老人”、马二先生、风不变、“顽铁大师”南宫宇、纪大妞和金老四,江湖罕见的坚强的阵容。听听就足以吓坏人。

司徒明月心念,一转,立即捧起脚边的锦盒送到南宫宇的手上,这东西绝对不能再有所闪失,否则前功尽弃。

南宫宇接过,激动地道:“小子,老夫没看错人。”

司徒明月淡淡地道:“前辈,侥幸而已。”

“鬼中鬼”甘十斗成了困兽,俗语说困兽犹斗,但他已失去了斗志,在这一大堆通天避地角色的包围下自知难以侥幸,他虽是邪门中的邪门人物,但名头地位仍然是更顾及的,明知必死也不能表现窝囊。

他逐一打量各人,然后面对“秘魔”。

“我们是头一次正式见面?”

“不错!”

“在场的都是见过面的老朋友,唯独对你‘秘魔’只是闻其名而不识其人,今晚实在幸会!”甘十斗从容至极。

“岂止幸会!天大的巧合。”

“你阁下是助拳帮忙的?”

“对!”

“目的何在呢?”

“你如果知道本人是谁就不必问这句话。”

“你阁下是谁?”甘十斗目芒闪了闪。

“青竹老人”插口道:“让他看看!”

“秘魔”抬手,抓去假发面具,露出一张威武十足的脸孔,年纪只在五十岁之间。

“呀!”甘十斗栗叫,他已无法保持从容,脸孔立时扭曲成了一个怪形,噔噔退了两步,眸子里尽是骇色。“谷中强,你,……居然还活着?”

“当然,绝对不会是鬼!”

纪大妞和金老四同时发出惊呼。

司徒明月没出声,但内心的震撼强烈到了极致,这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的事,名列七大怪异之首的“秘魔”竟然是“天龙神君”谷中强的化身,怪不得他称“青竹老人”作大哥。自己还一心一意在追查谋害他的凶手,看来南宫宇和“青竹老人”他们可能是在最近才知道他的身份。

“谷中强,你当年……怎么会不死?”

“甘十斗,你太迷信你那‘森罗丧元掌’,本人的‘天龙神功’正好是心脉的铁术,心脉不断就可以不死,如果当时你再狠些,杀人残尸,本人一百条命也留不住,本人一息尚存,为了疗伤,远遁荒山绝地,因祸得福,巧逢百年前‘天雪子’遗留秘笈,练成现在的功力,这应该说是拜你之赐。”,“甘十斗,你一掌使我十几年见不得人,想不到今晚我又有幸参与你的送终大会。”马二先生接了—句。

甘十斗一阵痉挛之后,突然扬头挺胸。

“这是天意,但我姓甘的并不亏本,这十几年来你们付出的足可作为我的代价,遗憾的是我太大意,也太仁慈,没有及早采取断然的行动。”

“你甘十斗口里居然还吐得出仁慈二字,那天下所有的邪恶之徒都该成佛了?告诉你,你死一百次还嫌不够。”“青竹老人”顿了顿竹棍。“你死了会进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我本鬼中鬼,化鬼又何妨!”

“你不准备逃命了?”

“笑话,甘十斗岂能沾上逃命二字。”

“那你认命?”

“准备怎样对付我?”

“碎骨挑筋,废去武功,用铁练子与狗同锁如何?”

“很妙的主意,可惜你们只能设想。”

司徒明月脱口大叫一声:“注意!”他之所以叫这一声是因为他敏感地发觉甘十斗在话完之后目光中有一种异样的神色闪动了一下,这是一个人在准备有所行动之前的先兆,虽然是首次直接接触,但他对这邪门人物已有了某种程度的了解,这种反应几乎可以说是出于本能上的直觉,也是累积经验的运用。

反应出声已经够快,但还是比甘十斗的行动慢了那么一丝丝。

在场的都是拔尖人物,但也只是感觉眼睛仿佛花了花。

纪大妞已被甘十斗从后扼住脖子。

这一着谁也没料到,他竟然拣纪大妞下手,可能他认为纪大妞是所有在场者中最弱的一环,而且还是女人。

甘十斗把纪大妞向侧后拖退数步,更近丛林边缘。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下,凭他的身法,要脱身是太容易了。

“甘十斗你这叫不要脸!”

“姓甘的,你比下三流还要烂一流。”风不变补上了一句。

“哈哈哈哈!”甘十斗得意地大笑了一声。“你们都要脸,都是上流的江湖人,我这下流的还要流下去,流到你们一个二个地进棺材。这小妞的颈子想来不怎么硬,很容易折断,你们这些自命上流的不会牺牲她吧?”

纪大妞脖子被扼住居然神色不变,不动不吭。

司徒明月可就不然了,血管里的血液在加速奔流,他欠纪大妞的太多,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能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他说过永远把她当亲妹妹看待,他有绝对的责任救她脱离魔掌,即使是赔上自己的性命。

“姓甘的,你想要什么?”司徒明月迫近前去。

“‘玉机金经’和你腰间的剑。”

“两样东西在于郡无权绐你。”

“那就闭上嘴。”

“除此之外你可以开口任何条件。”

“如果我要你代我杀一个人……”

“谁?”

“谷中强!”

司徒明月全身为之一震,甘十斗竟然要他杀“天龙神君”,他能为了救纪大妞而答应这疯狂的条件么?

“天龙神君”现在已经恢复本来面目,不再是恶形怪状的“秘魔”,闻言之下,重重地哼了一声没开口说话。

“甘十斗,你以为制住这丫头就可以予取予求乱开条件活着离开?告诉你,别做这清秋大梦,你已经注定成为北邙的新鬼,我老人家有的是绝活妙事供你消遣,准保你投胎转世之后都忘不了。”“青竹老人”斜睨着甘十斗。

“莫三白,少斗嘴皮子,到一边风凉去。”

“姓甘的!”司徒明月接回话。“你放人,本公子保证你平安离开。”

“嘿!还要你小子保证?”

“如果你伤了她,知道本公子将怎么做?”

“你小子怎么做?”

“把你碎尸,然后把金剑帮徒剑剑斩绝。”

“啊哈!无剑公子,说狠话无济于事,你要把本人碎尸是做梦,杀尽斩绝金剑帮徒就算办得到也与本人无关,不管怎么说,这丑妞会先死对不对!”

司,徒明月的身躯开始发抖,他已激动到了极致。

纪大妞的眼珠微见突出,是扼得太紧的缘故。

眼前的态势任你功力通玄,也无法奈何甘十斗,除非牺牲人质,但谁也不会有这种意念,这是违反正道的。

“条件以后再谈,本人告辞,各位最好站在原地别动。”甘十斗说完,倒拖着纪大妞后退,他笃定可以脱身。

司徒明月真想不顾一切出手,但还是忍住了。

“青竹老人”大话说了,但还是没辙。

甘十斗如果退进林子,便是他的天下了。

纪大妞可能是喘不过气来,双手上扬乱摇。

怪事突然发生。

甘十斗在退了三步之后,忽地闷呼一声,松开了手。同一瞬间,他身后出现一条人影,附了上去,赫然是金老四,这情况几乎在任何人意料之外,谁都没发觉金老四是什么时候悄悄巡进甘十斗身后的树丛。

金老四的宝刀已抵实甘十斗的后心。

“青竹老人”刚才说有绝活妙事对付甘十斗,金老四这一着棋可能就是他下的,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动金老四最内行不过,简直就是只通灵的老鼠,说得更恰当些,是一只滑溜的蟑螂,行动完全无声无息。

司徒明月顿然了悟纪大妞之所以沉得住气,她的阴功伤人于无形,刚刚扬手乱摇,就是出其不意的反击。

纪大妞回身面对甘十斗。

司徒明月弹到了金老四侧后位置,以防甘十斗逃脱。

几个老怪物紧紧围上。

“青竹老人”怪声怪气地道:“好小子,不赖!”他头一次称赞金老四。

甘十斗被人用刀子抵住后心可能是生平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当然,究其实他是栽在纪大妞的手里,他没望任何人,只注定身前其貌不扬的纪大妞。

“师父,是不是捅了他?”金老四得理不饶人,以他这种角色居然有机会把名震江湖的“鬼中鬼”制在刀下,简直的是奇迹,也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怪事,就像是做梦一般,而这梦足可传诵三代。

“慢着,还要问口供。”“青竹老人”抬了抬手。

“如果再被他溜了……”

“那我们这帮老小子全部上吊。”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青竹老人”收金老四为徒这一段他现在才知道,不过照理,这应该只是迟早的事。

甘十斗冷哼了一声,仍然望着纪大妞,表示他虽然栽了,但并不把这批老怪物放在眼里,神情上几乎没有什么改变,镇定如恒。

“老夫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他开了口。

“什么错误?”纪大妞冷声反问。

“明明知道你丫头练有无形阴功却没加以防制。”

“这是天意!”

“什么叫天意?老夫一辈子不信这个,事在人为,犯了错就得付出代价。”顿了顿又道:“丫头,老夫经过长时间的思虑,就是想不出你这一门阴功的来路,你愿意说出来么?”眸子里飘出企盼之色,武功对武人的诱惑力是非常大的,他忘了目前的处境,却去追究武功。

“我不会说!”纪大妞断然拒绝。

“这太遗憾了!”甘十斗摇头。

马二先生大声道:“时辰不早,要问什么赶快问。”

“青竹老人”斜起眼道:“甘十斗,你老小子是喜欢站着回答还是趴下去说话?”

甘十斗头一昂道:“莫三白,你少耀武扬威,想捡现成么?

换一个情况,你老小子还真不是我姓甘的对手。”

“天龙神君”上步。

“甘十斗,你准备如何还债?”

“你谷中强说呢?”

“让你现世可能比杀你更好。”

“希望你能办得到。”

“甘十斗!”马二先生插了话。“你欠我的合并在谷老弟项下一起计算。”

“青竹老人”提了提竹棍道:“算帐是下一步,先等我糟老头子把该问的话问完。”话峰略顿。“甘十斗,照你在江湖的臭名声,不应该受管彤云那老小于的支使,而你居然蹲下来替他卖命,这是为什么?”

“你想知道?”

“当然!”

“你老怪物把这谜题带进棺材吧!”吧字声中,单手暴扬,抓向正面的纪大妞,快得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

惊叫声中,纪大妞左臂被抓牢,扭转。

谁也料不到甘十斗会再来这一手。

司徒明月掌已扬起但没吐劲,因为他这一掌下去,甘十斗固无幸免,但纪大妞也必随之遭殃。

“啊!”随之是一声惨哼。

看甘十斗的态势,他是准备在制住纪大妞之后回手对付金老四,但他的身躯只扭转一半,右手也在中途,人便僵住不动了。

“好家伙!”金老四后退一大步,扬起手中短刀。

“什么好家伙?”司徒明月吐口气问。

“他身上有护心铁片,要不是这柄可以削铁的宝刀,还真捅不进去。”

大家这才明白甘十斗在利刃控制之下居然敢反击,原来他倚恃是护心铁片,却没估到金老四手中的宝刀是“顽铁大师”继雪剑之后精冶的另一样利器,切金断玉。

“天……意!”甘十斗的脸孔扭歪,手松开。

“你居然也承认天意了?”“青竹老人”目芒闪了闪。

纪大妞侧挪。

甘十斗的尸身栽了下去。

一代巨邪就这么结束了他充满罪恶的生命,而且是死在原本偷鸡摸狗出身的金老四刀下,江湖中的事的确令人莫测。

“天龙神君”沉声道:“他总算付出了代价。”

风不变接着道:“元凶尚未授首,此事暂时不能宣扬出去,不然就会增加而后行动的困难。甘十斗可以说是管彤云的靠山,要是他知道靠山已倒,定然会采取非常的应变手段,要逮他可就难上加难了。”

“青竹老人”手抚胡须道:“此事我会有所安排。”

纪大妞突然走近“天龙神君”谷中强。

“谷前辈,晚辈想跟您私下谈谈。”

“跟老夫私下谈谈?”谷中强大感意外。

所有在场的也大为困惑,纪大妞到目前为止仍属来路不明的人物,她想跟“天龙神君”私下谈些什么?“天龙神君”隐姓埋名化身“秘魔”,刚刚才公开身份,纪大妞年纪轻轻,不可能与他有瓜葛,如果为了“金剑帮”的公案,她大可找“;青竹老人”他们谈谈,何以独独找上“天龙神君”?这当中有什么文章?

最敏感的是司徒明月,因为潜意识中他像关心自己的亲人一样关切纪大妞,这是他对她唯一的酬情方式。

“是!”纪大妞点头,眸子里有一种异样的光影在浮动,这显示她要谈的问题不寻常。

“纪姑娘要跟老夫谈些什么?”

“很重要的大事。”

“姑娘的意思要换个地方?”

“对!”

“准备到哪里去谈?”

“越僻静越好,第三者不能参与。”说着瞟了司徒明月一眼。

这一眼,使司徒明月心中又是一动。

“天龙神君”谷中强沉默了片刻,终于点头。

所有在场的全投注以不解的眼光。

“天龙神君”谷中强环视在场的一眼,抱了抱拳然后举步。

纪大妞深望司徒明月一眼,然后跟着举步。

两人朝登山方向奔去。

马二先生道:“这丫头捣什么鬼?”

风不变接着道:“我始终觉得这丫头邪门。”

“青竹老人”朝司徒明月比了个手势,司徒明月立即会意,弹身尾随下去。

银汉无声,玉盘业已平西。

白云寺后的碑碣林里,“天龙神君”谷中强与纪大妞相对。

纪大妞眸子里射出可怕的寒芒,显示这不是好约会。

“纪姑娘,你要跟老夫谈什么?”

“十八年前的一桩公案。”

“噢!什么公案?”

“杀人公案!”纪大妞咬了咬牙。“十年前江湖传言你姓谷的在行宫密室遇害身亡,夫债妻还,这笔血债本打算向你妻索讨,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的确是老天有眼,使我能完成报仇的心愿。”

“纪姑娘,你……到底在说什么?”谷中强不愠不火,依然非常沉着,显示出他的修养与风度。

“我在说不共戴天之仇。”

“不共戴天乃是亲仇,你什么来路?”

“纪东离的遗孤!”纪大妞一字一句切齿说出。

“纪东离?”谷中强目芒乍闪。“大漠之虎?”

“不错!”

暗中尾随而至隐伏在石碑之后的司徒明月心头为之一震,想不到纪大妞是无恶不作的“大漠之虎”纪东离的女儿。

当年纪东离神奇地横尸大漠,不但轰动江湖也大快人心,却原是“天龙神君”谷中强的杰作。

纪大妞刚刚说过“夫债妻还”四个字,指的是她到“四绝山庄”索仇的那桩事,现在却追到了正点子。

“老夫承认曾经为江湖除害。”

“谷中强,你说话客气些。”纪大妞厉叫。

“事实如此,要怎么客气?”

“我要你血债血偿!”

“那当年被令尊毒害的无辜者怎么说?”

“我只知道父仇不共戴天。”

“以老夫所知,纪东离并无妻室子女……”

“你胡说!”纪大妞眼里已布满杀光。

“哈哈哈哈……”谷中强狂笑起来。

“不许笑,这并不可笑!”纪大妞厉吼。

“老夫杀人是尽武人的本分,维护武道。”

“我报仇是尽子女的本分,维持孝道。”纪大妞针锋相对地回答。

“你自信能报得了仇?”

“当然!”

“很好!你尽管出手就是,老夫不会逃避。”

司徒明月大感为难,他该不该现身阻止?

“天龙神君”谷中强是代表正义的一方,当年杀“大漠之虎”纪东离是基于武道替江湖除害,并非私人恩怨,但纪大妞乃为父报仇不能说她不对。如果谷中强输了,难以对“青竹老人”他们交代。要是纪大妞不敌,自己岂能坐视?尤有甚者,纪大妞的母亲和舅舅又怎肯甘休,势必演变成双方尖锐对立,自己正好夹在中间。眼前能用什么方法阻止双方拚搏,再由“青竹老人”他们出面化解?

一时之间,他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司徒明月苦思无计之际,情况遽尔发生。

“隆!”一声巨响,宛如山崩地陷,空气被震碎,空气被撕裂,双方各退两步,扬起的手徐徐放落,纪大妞正好退到碑座处,身躯自然地靠上碑缘。

谷中强的“天龙神功”对抗纪大妞的阴功,想不到会产生这等骇人的威势,到底是谁强谁弱?孰胜孰败?

司徒明月为之惊住了。

谷中强举步欺向纪大妞。

司徒明月准备不顾一切现身阻止。

谷中强扬起右掌,作势要向纪大妞劈下。

纪大妞直起身,双手又放下,显然已无反抗之力。

司徒明月正待张口喝阻,意外地谷中强收手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步履有些蹒跚,看样子他已经受了伤。

纪大妞口里呻吟了一声,软软地倒在碑座之前。

司徒明月弹身趋近,忘其所以地挨着坐下,把纪大妞的上半身扶靠在他的腿上,这时才看清纪大妞双目失神,口角隐有血渍,看样子伤势不轻,局面是两败俱伤,只是“天龙神君”谷中强还有余力出手,他放过了她。

“大妞,你伤得怎样?”司徒明月急声问。

“你……司徒大哥……”纪大妞奄奄——息。

司徒明月顿悟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无剑公子,不但形貌衣着改变,连雪剑外观都刻意加以装饰,纪大妞在身受严重内伤的情况下,怎会一下子便认出来?

“大妞,你怎么认出是我?”“金……老四……偷偷告诉我的。”

“哦,原来如此,你的伤……”

“绝对死不了,就是死……无憾,因为……我死在你的怀里,是一种……幸福。”嘴角牵了牵,那是笑。

司徒明月的心弦剧烈震颤起来,看来她痴情未泯。

“大妞,我说过……永远把你当亲妹妹看待”司徒明月很困难地说。

“司徒大哥,你……嫌我丑……所以……”

“绝对不是,我必须持守在柳漱玉坟前的誓言。”

“我不怪……你。”

“那就好!”

“谷中强人呢?”

“他走了,像也受了伤。”

“我……低估了他,不过……我还会再找他。”

“大妞,先别谈这些,让我看看你的伤?”

“我的心……好像要停止跳动……”说着以手抚胸。

“让我检查—遍。”

“好!”纪大妞缓缓闭上了眼,此刻,她像一个生病的幼儿躺在母亲的怀里,安适,舒泰,忘了身外的一切。

司徒明月为她检查经脉穴道,检查,绝对避免不了肌肤的接触,尤其是敏感的部位更加难以下指,指开始了那么几下,他的额头已经冒汗了,他是绝对守礼的武士,不同于一般江湖人,要不是纪大妞,他可能有所考虑。

好不容易像受罪般检查完毕,他拭了拭额汗。纪大妞伤势的确不轻”心脉欲断还续,尤其有—股岔气横在冲带二脉之间,“带脉”环腰一周,如果要打通,得从腹结气海二穴着手,一个黄花大闺女,肚脐以下怎能让男人碰?司徒明月久久没出声。

“司徒大哥……怎么样?”

“冲带:二脉受阻。”

你……能打通?”

“能,只是……”

“只是什么?”

----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