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0 章 狐狼交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章 狐狼交绥

一条黑影出现在上房窗下,是奉命专程来搜查司徒明月下榻之处的金老四,在“青竹老人”的带引下他已经改邪归正,彻底地换成了一个新人,不再作邪门勾当,但执行这一类的任务他可是大行家。

他凭经验,一下子便摸到了司徒明月住的房间。

司徒明月在邙山脚下的破屋被“霹雳夫人”她们绊住。金老四可以毫不无顾忌的行事,略作观察之后,他堂而皇之地从客厅进人房间,如果是干本行人凭一双夜眼和两只灵手就可以不费事地达到目的,但现在是来找线索,必须要作细密的观察,所以他晃着火折子,燃了灯。

灯一亮,他一下子僵住了,从头一脚发了麻。

靠房角的椅子上坐了个半裸的年轻女人,说她是半裸,因为她上身还披了件薄衫,但没有扣,是敞开的,不能让人看到的部位一眼便已无遗,如果丢掉薄衫,她是全裸。

人长得相当妖艳,各部位的配搭当然是完美无瑕而且诱惑的程度堪以强烈二字来形容,即使真的有所谓柳下惠,保证绝对会心乱,但金老四没有,以他从前的行业而言,这种镜头他看得太多,甚至还是有声有色的。

他现在只是惊愕和无措。

这女人怎会悄悄藏在司徒明月的房里?

司徒明月何以改变得这么彻底?

金老四一眼便判出这女人不是正经货色,而且还是个可怕的人物,女人该睡在床上,因为现在是下半夜,她却坐在椅卜,很可能是有了警觉而采取的行动,如果不燃灯,一下子还无法发觉她坐在房角处;同时,她这等形象面对陌生男人,不但没有羞涩之态,居然还面露微笑,她的笑,给金老四的感觉是利刃,是尖锐的刺。

很快,金老四镇定下来,他必须凭经验应付这场面:“请问……姑娘是……”

“你猜?”声音娇媚得跟她的人一样惹火。

“我主人的朋友?”金老四这句话大有学问,他称司徒明月为我主人,便表明了他的身份,掩饰了擅闯房间。

“你说对了!”一顿又道:“你大概就是金老四?”

“一点不错。”金老四这下子可就笃定了。

“你主人呢?”

“这……”金老四皱起眉头:“有了麻烦。”

“什么麻烦?”女的敛了笑容,一本正经。

“在邙山脚下的废宅外边被人截住……”

“噢!谁能截得住他?”

“了不起的人物,‘霹雳夫人’师徒。”

“哦!”女的站起身来,胸前一阵晃荡。

“请问姑娘的称呼?”

“你主人没对你说过?”

“没有!”

“我叫白水仙!”

“白姑娘!”斗鸡眼突然瞪大:“小的知道了,曾经听人说过,姑娘是留香院的……”后面半句应该是红得发紫的名花,但当着她的面他说不出口。

“知道就好,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

“搬救兵,可是……到处找不到人。”

“我马上去!”白水仙立刻转到床后换衣服,动作相当快,只一忽儿便穿着好了:“老四,你在这守着。”

“是!”金老四正中下怀,但不能不假惺惺地表示一下:“白姑娘,你……能斗得过‘霹雳夫人’那……”

“试试看,你主人不能没有帮手。”说完匆匆出房金老四送了出去,他的目的是要确定白水仙是否真的离去,她身法之轻盈快捷令他为之叶二,简直就像是一只夜鸟,几个起落便无影无踪,一个风尘女能具备这等功力,若非亲眼目睹,谁敢相信。

金老四回进房里,开始搜查。

被褥枕头衣橱—一翻检,连靴统子都没放过,但没发现任何碍眼或可疑的东西,他坐到原先白水仙坐过的椅子上发愣,两眼瞪着刷了花纸的天棚一突地,他发现帐顶位置的天棚有一道方形的切痕,很细的线条,不是十分注意绝看不出来,根据他的经验,那一片棚板是活的,而且通常是暗路或是藏重要东西的地方,他的精神为之一振,立即起身行动。

他把一个小木柜移到床边,再加上椅子,人站上去正好够到天棚,摸摸敲敲,然后轻轻向上一托,横推。

天棚开了天窗,掂起脚尖,伸手探索,手指头触及一样硬硬的东西,用手指头一夹一勾,很重,拖到天窗口,赫然是一柄长剑,剑身上附着包袱,他的心情开始紧”、取出来一看,一颗心剧烈地跳荡起来,他是熟得不能再熟,这帕剑赫然是司徒明月从不离身的“雪剑”。

假剑之谜揭开了。

包袱里包的是什么?

他全身都在发抖,记得五年前他曾经在警卫森严的青衣帮总坛盗过令符,来去自如,根本就没半丝紧张。

现在情况不同,他来这里白水仙知道,要是司徒明月发觉了,一百条命也不够他杀,同时,司徒明月要是凑巧赶回来撞上,就等于阎王老打的包票,玉皇大帝也无法相救,百分之百地死定了。

他不敢有分秒的耽搁,用最快的行动把一切还原,然后灭了灯拎起剑和包袱,像逃避瘟疫般冲了出去。

刚到院于,正院屋脊上倏现人影。

他全身的细胞都收缩了,飞鼠般藏进了一叶花树之中。

人影飘落院心,一点不错是司徒明月和白水仙。

两人就停在丈许之外的花台边。

金老四手捂胸口深呼吸,生怕心跳声会惊动两人。

真要命,两人竟没有进房的意思。

“房里没灯,金老四走了?”司徒明月开口。

“可能是!”白水仙嗲声回答。

“奇怪,他……怎会找到此地来?”

“咦!你的跟班,难道……”

“这小子来这里有问题。”

“什么意思?”

“我根本没告诉他我的住处。”

“哦!我明白,有他在身边你一切都不方便对吗?”

“我们进房去看看!司徒明月挪步。

金老四心里直念佛,两人不进房他无法脱身。

两人进房,房里随即亮起了灯。

金老四稳住不敢动,他深深明白司徒明月的警觉性,他要等待可以动的机会,因为他成身的花叶正对着窗子。

“司徒大侠,想不到你易容之术巧夺造化之功。”

“白姑娘,你……什么意思?”

金老四在暗中心头剧震,难道司徒明月竟是假的?除了行为,声音容貌动作不折不扣,谁能冒充得了?怎么可能Y“别紧张,我只是猜测。”白水仙媚声不变。

“这猜测不嫌太离谱了么?”

“绝不离谱。”

“怎么说?”

“我是做什么的想来不必我再加以说明了!”

“你是……做什么的?”

“咦!很妙,你不知道我是专门陪男人睡觉的?”

“白姑娘,你在逗我的乐子?”

“不,不是逗乐子,也不是寻开心,我是认真的。”

“噢!我很想听听。”

“好!那你听着,于我这一行的,对男人在床上的动作最敏感,各有各的习惯,每个绝不相同,而你司徒大侠跟一个常常找我的人的习惯动作完全一样,身体的特征也一样,熄了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他是谁?”司徒明月的声调寒中带粟。

“我不必说,也不想说,也许……永远保守秘密。”

“白水仙……”司徒明月的声音高亢起来。

“司徒大侠!”白水仙的声音依然不失娇媚:“我知道这一说会引起你的杀意,不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打灭口的主意,别忘了你曾经服食过‘定心丹’……”

“什么你……”

“司徒大侠,我曾一直如此称呼你,让我们两个之间也保留一份秘密,那不是挺有意思么?”说完一阵荡笑。

金老四的心弦连连震颤,这真是骇人听闻的秘事,他在默念着“定心丹”,顾名思义,定是一种控制人的药物,看起来白水仙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事实已经证明这个行为诡异的司徒明月是冒牌货,他是谁?真正的司徒明月又有什么遭遇”

“白水仙,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留香院的姑娘。”

“唉!”她叹息了一声,但叹息的声音仍然很好听:“司徒大侠,我已经厌倦了生张熟魏的卖笑生涯,极想从良归正,天幸遇上你这么个恩客,有力量帮助我达到心愿,这是缘分,也是天意……”

“你想要威胁我”

“这么说多不好听,我是求你帮助。”

“什么条件?”

“两万两黄金,你应该不在乎这小小数目。”

“什么?两万两黄金……你的胃口太大了吧?”

“司徒大侠,我不认为你会在意这点区区之数。”

“这叫区区之数?哈哈哈哈,如果我不答应呢?”

“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不过……你付的代价就难以估计了,你有家有业,一旦身份揭穿,可以想到后果是什么,而且……你不可能活着走出天香楼。”

金老四极想看看现场的情况,但他不敢,因为他身边带着江湖人人垂涎的“雪剑”和不明内容的包袱,要是不慎易手,那可不得了,他只有继续听下去,他希望能从双方的话中找出进一步的线索,最主要的是真司徒明月的生死下落和假司徒明月的来路,如果“青竹老人”这时来到将是天大的好机会,不过,这只是空想,几个老怪物不可能到天香楼来,他自己来搜查也不过是试试看而已。

“白姑娘!”假司徒明月的口气又变:“你有把握让我不能活着离开天香楼?”

“对,而且是绝对的把握。”

“说说看?”“说穿便不灵了。”

“你以为我会屈服于虚声恫吓?”

“司徒大侠,你可以试试看的。不过,只能试一次,因为人只有一条命,只能死一次。”白水仙的意态很从容,仿佛是在跟局外人闲聊。

话声中断。

金老四判断必是假司徒明月在深思考虑,因为这是生死的抉择,白水仙敢于勒索,当然是有了妥慎的安排。

过了好一会话声再起。

“白姑娘,如果我们结合……”

“我早料到你会打这个主意,可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不可能?”

“第一,我的出身不能见容于有名望的家庭,那会有辱门风;第二,大侠你的个性我非常清楚,你这只是缓兵之计,一旦脱身,便会不择手段对付我。”

“白姑娘,你太多疑了。”

“我不想分辩,这毫无意义。”

“可是有一点你没想到。”

“噢!你倒说说看?”

“你无法享受两万两黄金。”

“为什么?”

“因为你背叛了主人。”这一句的声调特别有力。

空气又突然沉寂下来,看情形假司徒明月的这句话发生了效力,可是,谁是白水仙的主人?“格格格格!”白水仙脆生生地笑了一声,以既娇且媚又甜又柔的声音道:“我的好司徒大侠,承蒙你这么关怀,不过,能不能享受两万两黄金,又如何享受法是我自己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说到背叛主人四个字,我当然会有打算,至于大侠你,却是主人的敌人,一个阴险可怕的敌人,江湖上如何对付像你这样的敌人,谅来你一定非常清楚。”如果先听声音而不知道谈话的内容,简直就像是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妇在享受闺房之乐。

“白姑娘,算我服了你了!”

“噢!你没有别的选择,这是最聪明的决定。”

“两万两黄金至少得十匹马驮,你如何带走?”

“毋须马驮,一辆马车足够而且有人会替我平安送到指定的地点,保证万无一失。”白水仙轻描淡写地说。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你,司徒大侠。”

“我?”假司徒明月手指鼻子,一下子会不过意来。

“对,你不但不会拒绝,还会心甘情愿地送。”

“你有这么大的自信?”眼里已隐现杀光。

“当然,因为我就是主人特派执行‘定心任务’之人,现在你无妨运气试试,但注意一点,不能过猛,微微提气即可,否则你会遗恨终生。”

假司徒明月两眼瞪得滚圆。

白水仙仍然是那么媚那么柔,意态悠闲。

金老四在花树叶中只有用耳朵听的份儿。

假司徒明月不能不试,不管怎样,他必须要弄明白真相,于是,他暗中缓缓提气,一提之下,登时心胆俱寒,真气变成了数股仿佛严冬里门缝壁隙的贼风,如钢针般刺向心脉,白水仙的话不假,如果猛一运功,势非立毙不可。

“如何?”白水仙笑哈哈地问。

“你够狠。”假司徒明月咬牙切齿。

“不是我狠,只是因缘时会。”

“我……已经永远不能运功用武?”声音是颤栗的。

“不,事完之后,我会替你解去这一层禁制。”

“‘定心丹’的作用仍在?”

“对!”

“白姑娘,如果你能为我彻底解除‘定心丹’之毒,可以再开一个条件,我不会计较任何代价,即使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可惜我没这么大福分,我解不了。”

假司徒明月的心直向下沉,如果没有别的门路,这辈子便注定受制于神火教主,他不明白在毫无征兆之下,白水仙是如何做手脚的。

“白姑娘,我只问一句话……”

“说吧。”

“你不见有任何动作,如何使‘定心丹’发生作用?”他急迫地等候答案。

“司徒大侠,我们既然结过合体之缘,如果不告诉你,显见得我白水仙薄情寡义,让你知道也无妨,有一种诱发的药味,混合在我的体香里,只要一进你的鼻孔,‘定心丹’就生妙用,而这药味我可以随意控制,可以发,也可以不发,不必有任何明显的动作。”

假司徒明月默然了片刻:“好,我认了,说,两万两黄金如何交给你?”

“很容易,备一辆大车,由你亲自驾御,明晚三更,会有人在七里河边等你,到时候会告诉你下一步该如何做。记住,不要玩任何花样,否则你就会后悔莫及。天快亮了,我该向你告辞,明晚见!”

金老四以最快的动作掠出跨院。

拂晓时分。

封树人的茅屋幽居。

几个老怪物围在桌边。:青竹老人”莫三白、“玩铁大师”

南宫宇、风不变和怪老人外加一个马二先生”

桌上放着金老四带回来的“雪剑”和包袱。

金老四已经叙完了此行经过。

南宫宇沉重地道:“雪剑落入人手,司徒明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他是被“金剑帮”挟持到洛阳的,冒充他的当然也是“金剑帮”的帮徒,目前得设法找出对方的巢穴。”

“青竹老人”击桌道:“三十年老娘倒绷孩儿,这筋斗栽得不小,传扬出去,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别想再在江湖混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喝老酒等着进棺材吧!”

怪老人道:“先打开包袱看看。”

金老四上前解开包袱,里面包的似是衣物,一件件抖开来,蓝布短衫一套,再就是一个平底黑布袋,两侧开孔,靠底是两个像眼睛的小洞,最后是金黄色布套……。

“呀!”金老四怪叫起来,一手提着黑布袋,一手拎着黄布套,斗鸡眼瞪得老大,连身子都抖了起来。

“你鬼叫什么?”“青竹老人”瞪着金老四。

“您老人家没看出来?”

“看出什么来?”

“金剑密使‘无头人’和黄布套蒙面人同属一个人,而现在易容冒充司徒大侠的也就是他,真想不到……”

怪老人“啊!”了一声,目暴寒芒。

风不变和马二先生不清楚这一段识有瞪眼的份儿。

“青竹老人”点着头道:“谜底算是揭穿了,‘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五口的灭门血案就是这王八蛋做的。”

金老四道:“可是……他是谁?”

“青竹老人”道:“管他是谁,所有的账全算在金剑帮主头上准错不了。”

马二先生眉头一蹙道:“金剑帮主又是谁?”怪老人沉声道:“眼前最要紧的是查出司徒明月的生死下落,现在我们有两条线索,两个有利条件……”

“青竹老人”嗯了一声道:“老小子你就说说看。”

怪老人摇摇头道:“人老了就会昏职,冒充司徒明月的在行为上有许多不合情理的表现,我们竟然没有立即警觉,掉以轻心,要不是金老四……”

“青竹老人”抬手止住他的话头道:“老小子,现在发牢骚没用,我们只是大意不是昏聩,快说正经的。”

怪老人扫了所有在场的一眼,沉凝道:“我响两条线索,一条是托身风尘的白水仙,另一条是冒充者本人,而重点在七里河,人夜以前必须布置好,至于两个有利条件,一个是对方并不知道秘密已经被揭,变成我暗敌明的情势,再一个是‘雪剑’已经回笼,减少了一半的顾忌,各位以为然否?”

“玩铁大师”南官宇道:“言之有理,不过有一点必须加以考虑……”

“青竹老人”道:“打铁的,你老小子想到什么?”

南宫宇道:“冒充者此刻定已发觉剑物失窃,虽然他不知道落人谁手,但定然警觉行迹已经败露,很可能会改变原来计划。”

金老四插嘴道:“依小的看法,此点不足虑,冒充者丢失东西,他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定然是白水仙,白水仙就是不认帐也很难被相信,如果在人晚之前他们双方没碰头,这档事就不会提前揭开,小的负责钉牢那婊子。”

风不变欲言又止,但始终没开口,只皱了几下眉,他的表情没人注意到。

“青竹老人”抬手道:“好,我们都坐下来慢慢商量,老四,你小子要钉人就赶快去,别脱了线。”

金老四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天香楼。

跨院上房,天色朦朦亮,房里没灯火,仍是暗沉沉地,但房里有人在交谈,一个是假司徒明月,另一个声音较沉厚,似是半百左近的老人。

“丢了雪剑是极大的损失。”沉厚的声音。

“还有那包行头,行藏已经无法掩饰,这……”假司徒明月的声音,但现在已不再那么冷漠而是焦急。

“原先的计划非改变不可,一桩桩解决吧!”

“盗走东西不留痕迹,表示是老手做的。”

“你说那叫金老四的是这一行出身!”

“对,不过他是司徒明月忠心耿耿的跟班,在不知情的情形下.他不会动我的手脚,最有可能还是那婊子,她已经全摸清了我的底,所以才敢讹诈两万两黄金,她自称是‘定心任务’执行者,在教中位份绝对不低,该不该到留香院去找她?”

“不能,打草惊蛇反而不妙。”

“那怎么办?”

“今晚到七里河本人会收拾她,只是有一点,在约会时间之前,不能放松对她的监视,要多派得力的人去执行,还有就是那金老四,他是那帮老怪的猎犬肥他解决掉会省却许多麻烦,派专人去做。”

“好,七里河之约如何安排?”

“本人的计划是……”

声音低下去已不可闻。

----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